第三十九回 轻信谰言,惊碎芳心;横渡烟波,倏陷魔掌
 
作者:古龙  版权:本站首发  更新时间:2019-06-10 07:44:56  评论:0 点击:

  不再听见云中青凤发话。
  那粗壮的声音又怪声大笑说:“秋道长和缪堂主关系很深,原都是一家人啊!白凤总堂临时驻在扁山,缪堂主正忙着训练一种阵法,她住在螺狮坳里,非常僻静,不过码头上随时有人接待,道长以崆峒高手,肯和敝教携手合作,那是我们求之不得的事。您这位后辈是哪一位?”
  秋雯老道姑似乎有所顾虑,没有立刻答复。
  别看他三人谈得非常融洽,但是天阴教人包藏祸心,笑脸迎人,背后也许埋藏着很可怕的毒手呢。
  熊倜顾虑秋雯道长和云中青凤的安危,他慢慢的蹑步溜入林中,向他们说话的地方凑过去,以密树掩蔽身形。
  走近四五丈外,可以很清晰的望见她三人了。
  老道姑踌躇一阵,突又发话说:“就是两河总瓢把子铁胆尚未明!他也是崆峒别派门下。”
  那位黄河一怪巨灵斧黄滔天,背着他那柄开山大斧,黝黑的脸孔上,闪动着一双朗朗的贼眼,他的目光总是向云中青凤的秋波寻觅接触的机会,虽则很难碰上一次,碰上了也仍是凛然不可犯的霜棱严威。
  黄河一怪怪笑入云,说:“不错,那小子很有骨气,不屈不挠,可惜我们已经把他废了!”这一句话,震惊了云中青凤,她芳心如同刀割斧削,忍不住芳容惨变,呜咽一声,双手掩住了她的脸孔!而熊倜也一阵心酸,眼里泪珠直滚。
  秋雯道姑怒喝道:“什么?你快说!把他废了?”
  黄河一怪道:“这有什么稀奇,他和本教作对,不废了他的武功还留下后患么?”柳眉的芳心,要跳出腔子以外了。
  黄河一怪又冷笑说:“教主因为他还有点利用的价值,暂时不要他的命,只灌下去软骨酥筋散,使他终身失去武功,变成了个无足轻重的废料!”
  他不理秋雯道姑那一副惶急不安的神态,和云中青凤悲凄无比的神情,得意地继续说:“教主已派人通知武当妙一真人,让他们派人来援救,援救出去也不过是一块废料,而本教正安排好了天罗地网,等待他们自行上钩呢!主要的我们要对付三个最厉害的坏蛋,什么熊倜,和玉面神剑常漫天夫妇!”
  天阴教人险阴毒辣,无所不用其极,真使熊倜热血上涌,发根立竖,果然他现在来自投罗网了!
  老道婆以极严厉的口吻,叱问:“黄舵主,快说贵教把这人幽囚在哪里!他想还活着吧!”
  黄河一怪,看在云中青凤面上,百炼钢化为绕指柔了,他竟不为老道姑这种疾颜厉色,稍感忿怒,反而奸笑说:“这是我应忠于教主保守的秘密,恕不能奉告!道长和缪堂主关系不浅,您还怕不能向她问出确实消息来!”
  老道姑冷笑,加以一声叹息说:“黄舵主,以令师兄秋阳道人的地位,你投身依靠天阴教,未免是一种奇耻大辱,以阁下一身武功,也犯不着寄人篱下!天阴教多行不义,各正派人士,正要加以扫荡,老身劝你早早抽身引退,方为上策!”
  黄河一怪奸笑说:“道长用不着巧言笼络我,倘若您这位高足有一句话交代,我黄滔天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正说时,林外噗噗噗有夜行人飞纵足音。
  黄河一怪双指扪唇,轻轻一嘘,示意老道姑们不要出声,他两个起落,向林外纵去,很清晰的听见他向几个汉子说:“这一带很清净,没有那些家伙的踪影!不必多跑冤枉腿了!回头在杏花楼喝几杯!”
  另一个粗鲁声音笑道:“我们早料黄舵主该出城来巡风呢!不过癞蛤蟆邬庆英报告上来,那悦来客店里,扎眼的人很有几个,其中就有那个熊倜,黄舵主不可大意,别让奸细从我们这地段溜进湖里去!还是一同去查访一下吧!”
  黄河一怪,虽想脱身回来和云中青凤泡一阵,却怕使他们启疑,搭讪着一同向城内来路飞纵而去。
  眼前那云中青凤,却因黄河一怪等走得远了,她忍不住悲悲切切哭了。
  老道姑长叹了一声,抚慰着她说:“孩子别哭了!哭又有什么用?老身带你连夜去见见缪堂主,只要他尚未受害,拼了老身师徒,总要把他救出来!”
  熊倜为这痴心多情的女孩子,感动得愣住了!
  她师徒数千里往返奔波,可见情之一字,力量有多么伟大!而她们正和他是同一目的!援救尚未明。
  云中青凤收住悲声,拭泪说:“师傅,你老人家待我太好了,我真累坏了您!可怜他一个铁铮铮的汉子,不知被可恶的天阴教人,折磨成什么样子!师傅,我们不回店房了,这就去吧!”
  老道姑叹息说:“阿眉,你可把我磨坏啦!油绸子衣服带出来没有?还有兵器也须用油绸套子裹住呢!湖里不比陆地,凭我师徒的水性,倒不会吃亏,不过一切须准备妥当!”原来秋雯道姑师徒,竟有很出色的水面上功夫呢。
  云中青凤指指背上包袱说:“师傅,都在里面!”于是她师徒头也不回,星夜向东南疾驰。
  她们的身后,隐隐尾随着熊倜。
  熊倜知道她俩是去设法营救尚未明,而且又都会水中功夫,正好和她们一道淌过湖面,君山也好,扁山也好,碰巧还可把解药弄到手。另一方面,她师徒实际本领并不太好,羊入虎口,若不去援助,于心难安。
  但是他又不愿露面和她们相见,一来女孩子的事,你最好让她自己去做,更加深了她和尚未明的感情,假如由她亲手救出尚未明的话!熊倜不知为什么,总不愿红帕少女和尚未明结为连理,虽则她的心意也值得感激。
  还有一层理由,熊倜不能露面,因为秋雯道姑和九天仙子颇有渊源,夹了他进去,也许反把事情弄得更糟!
  熊倜遂暗中跟着她们,十来里路,在她们脚下是很快就到,穿过这一带渔村,唤做二郎坞的。
  夜甫二更,她师徒走至码头上雇船,这儿都是些渔船,更有谁澈夜不眠,送她们过湖,但是重赏之下必有勇夫。竟有一条双桅大船,兜揽上这件生意,艄工水手就有四名,船舱也非常宽大。
  熊倜等她们都进入舱中,拖去跳板,拔锚开船之际,才施展潜形遁影轻功,纵上了船舱顶蓬,身子平伏下去。
  熊倜手脚非常轻妙,船蓬上多了个人,艄工和船客竟都不曾觉察,而那蓬顶是长方形,中间一道深槽,卧在低洼处,不怕被人望见,纵然是大白昼,也很稳妥,熊倜听见篙桨荡水之声,船已缓缓向波心漾去。
  他俯身舱蓬,又听见秋雯道姑师徒,商议着换了水靠油绸衣服,她们言明是开往扁山,越快赏钱越多。
  她师徒脚步声,也走出舱外,参加了摇桨撑篙。据她们说生长水乡,上了船如到家乡,弄着玩儿。
  她俩的手艺还真不错,这条大船,平空增加了一倍速度!万顷茫茫,水波微起!夜风轻轻掠拂人面。
  熊倜本可安安逸逸睡上一觉,但是他关心着这条船,所谓同舟共济,夜里湖面上是很少有船只了,有的只是岸边的渔火,她们是直冲着湖心疾驶的,熊倜只能仰看着星斗的转移,以判断夜里时辰的转换。
  熊倜为这可爱的女孩子,勾引起他对夏芸的愁思,以及对于东方瑛的系念,夜一分一刻过去了,而熊倜浑然不觉,初冬的夜寒清露,若在北方,这一宵风霜之苦,男子尚且难以禁受,何况女孩子呢!
  水程是直的,恰好仗着入冬的西北风,挂满了帆,更加快了激进的速度。里程不及百里,这一夜却够辛苦了!
  渐渐曙光将临,秋雯师太师徒,替换着各睡了个大觉,而熊倜也不知何时深入睡乡,被霜天寒露冻醒来了。
  一轮红日,自地平线上涌升。
  湖面上万道红霞,湖面上看日出,虽不及海洋里面的奇幻美妙,但也是一幅极难绘出的美丽画面!
  只可惜他和老道姑都无心欣赏这大自然的丽景!
  熊倜舒舒四肢,仰起头来,看那湖面上的风帆沙鸟,气象万千,前面扁山已遥遥在望,正有四艘快速长艇,向她们这条大船迎面驶来。快艇上面人声嘈杂,不像是普通渔船,转眼相距约二十余丈了。
  快艇分为两列,各一前一后,箭也似迎上前来。
  左边艇上船头站着个结实壮健的大汉,手捻一根两丈多长的铁篙,上身半裸,露出茸茸当胸的黑毛。右边艇上也同样站着一条大汉,手中却提着一双分水峨眉刺!每只艇各有两列十二个黑衣大汉摇浆。船行若飞。
  持峨眉刺的大汉,远远向这条大船上吆喝道:“什么船?快些停缆,听候检查!”
  老道姑和云中青凤,手提宝剑,穿着一色绿油绸水衣,凝立船头,老道姑向船上艄工们摆摆手说:“只管摇楫,贫道自有办法应付他!”
  那艄工却吓得魂不附体,悄声说:“那是玉鳞蛟郭庆生,翻浪蛟姜清和!道婆你可别弄坏我们的衣食饭碗!”
  凡是湖上的船,犯在四蛟手里,那就一条命都难保,轻则逐出三湘江湖,永不许你吃水面上的饭,所以怕成这样。
  老道姑也厉声喝道:“贫道崆峒秋雯,特来扁山访谒九天仙子缪天雯堂主的!”
  玉鳞蛟一听是白凤堂主的朋友,他不认得柳眉,颜色放和缓了许多,快艇已渐渐逼近,玉鳞蛟横刺抱拳说:“在下玉鳞蛟郭庆生,道长既与缪堂主相识,就请催船前行。不过船上还有何人,这位姑娘是什么人?”
  秋雯道姑面现不悦之色,但她不愿和这些粗鲁莽夫计较,微微冷笑说:“船上就只贫道师徒二人,郭君还有什么不放心?请登舟一查吧!敢烦代达缪堂主,如无暇接待故人,老身即行返棹告退!”
  她这一篇话,非常强硬,玉鳞蛟连连告罪说:“在下是奉令巡查,秋道长勿须介意!码头上自有兄弟伙替您通报。在下恕不奉陪了!”他说完,又向那四只快艇,撮口胡哨,高声说:“这位是崆峒秋雯道长,兄弟们随我去湖心巡查就是了!”又一摆手,四只快艇,擦舷而过,让开水面。
  那位翻浪蛟又把长篙一连向空中高举了三次,不知代表着什么意义,不过总算是把这条船放行了。
  秋雯道姑历年行道江湖,对于洞庭四蛟也仅略闻其名,蓬船又向扁山对岸漾去。岸边渔帆点点,不时有同样形式的快艇出没。老道姑为了徒弟,算是横了心,她以为九天仙子缪天雯不会和她翻脸!
  第一拨快艇过后,又有两只快艇朝着她们的船乘风破浪而来。这两只船上,触目都是黑衣劲装的汉子。
  艇上的指挥者,却是一男一女,两位俊秀少年,正是天阴教司礼双童,白衣龙女叶清清,黑衣摩勒白景祥。
  围绕在他俩身后的,还有西北道上英雄冲天雷雷震,东北关外的渤海神蛟曹学诗等。白景祥认识崆峒秋雯道姑,他和叶清清分立两艇船头,同时也发现了云中青凤柳眉。快艇分左右钳形并进,刹那间已接近了大船。
  白衣龙女叶清清敛衽一福,仍然笑得十分甜美,说:“原来是秋道长,把柳妹妹送回来了!”
  白景祥也拱手为礼说:“道长大义灭亲,不袒护门徒,确值得我们钦佩!我替道劳谢步了。请把柳妹妹交给叶龙女,一切听候缪堂主转请教主发落,在下不敢怠慢亏待了她,道长尽管放心!”
  白衣龙女也笑说:“道长如无其他的事,倒不妨游览一下洞庭风光,岳阳楼各处名胜呢!”
  司礼双童一搭一挡,说得十分轻松,却暗含着请你把人留下趁早走路之意,使秋雯道姑怒气勃发。老道姑勉强忍住怒气,还了一礼说:“老身特来拜访缪堂主,劣徒回山省亲我,不知又触犯了贵教什么规矩?”
  老道姑又肯定说:“待老身会会缪堂主,当面把话说清楚,崆峒弟子该不能不听她师傅的吩咐吧!”
  叶清清抿嘴一笑,唷了一声说:“那道长是一定要见缪堂主了——缪堂主为令徒的事,非常气恼,不过我们还是十二分尊重崆峒各位朋友,缪堂主刻下正教导几位姊妹,练习阵法,无暇会客,我可不敢代说挡驾二字。道长您自己应该知趣些!令徒既已投身本教,教规森严,可不能因过去是崆峒门下而另眼相看啊!”
  叶清清这几句话,更是咄咄逼人,请想老道姑怎不恼羞成怒呢。她仍然按捺住火性,冷笑说:“叶姑娘,凭你几句话,就能算数?老身不会见缪堂主,一切只好留待日后解决!眉儿自然暂时由老身管教了!”
  三只船相距不过数丈,两只快艇内许多汉子都勃然而起,似乎要发动什么手脚,叶清清却回身一摆手说:“暂勿轻动!”
  她又向老道姑呵呵笑了两声,柔声说:“这儿是洞庭,不是贵派的崆峒山,道长总算是位来客,未便立刻兵戎相见!你既然来了,不过就为柳妹妹的事,我们俩担保绝不害她,而且还照旧器重她,请她继任稚凤坛主,不过她须答应一件事!”
  老道姑脂油蒙了心,以为天阴教人还算卖给她人情,急急问说:“答应什么?老身可以替她斟酌一下!”
  叶清清笑说:“道长肯作主,那是再好不过的了。”
  她又向云中青凤招招手说:“柳妹妹,你忍心一走不想煞了我们么!恭喜柳妹妹你就要大喜了!缪堂主也赞成你和贵派令师兄单掌断魂单坛主,早谐鸾俦,妹妹如无异议,就请过我船上来,一道回白凤堂吧!”
  云中青凤脱离天阴教,正为不愿和她的师兄单掌断魂结婚,她立时气得面色铁青,仗着师傅在侧,厉声回答:“婚事应该由我自己选择决定,我就是瞧不顺眼那个家伙,叶姊姊你应该原谅我的苦衷!这事万难从命!”
  叶清清笑得前仰后合,说:“傻妹妹,你另有什么心上人么?你还不懂得教中规矩,替你指定了丈夫,姊妹们就应该顺从才是!别说傻话,单坛主哪一样不好,论人品,论本领不正是崆峒派的名手么!快来姊姊身畔,让我替你慢慢筹划一下,婚前应该准备些什么!”她简直是在哄小孩子了。
  云中青凤双目含泪,拉住师傅的胳膊说:“任凭怎样,我也再不回白凤堂,望求师傅作主!”老道姑连忙抚慰爱徒,答应她绝不把她交与天阴教人。果然天阴教人以为云中青凤逃出白凤堂,目的只在逃婚,不想怎样难为她。
  格于教规,才传出龙凤令旗,一体缉拿,单掌断魂早已替她求了几次情了。谁知柳眉又不领他这份儿情呀!
  两只快艇,转眼已至船边,老道姑是个诚实心地,她以为天阴教人还可磋商这件事,没想司礼双童猛然纵身一跃,已上了他们船头,紧接着又纵上来一位黑色道袍,满脸络腮胡,相貌丑陋的怪道人。
  这道人乃是四川青羊宫的瘟皇使者赵百胜。

相关热词搜索:苍穹神剑

上一篇:第三十八回 河畔定情,黯然销魂;月下蹑踪,阿谁共语
下一篇:第四十回 绿树迷离,蟾魄幻彩;碧波浩荡,青凤生姿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