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回 绿树迷离,蟾魄幻彩;碧波浩荡,青凤生姿
 
作者:古龙  版权:本站首发  更新时间:2019-06-11 06:32:54  评论:0 点击:

  笑天叟诧异熊倜来此救什么人?他对于东方灵兄妹,尚未明等的遭遇,一概不知,熊倜当后面天阴教人瞬息即至之际,也无暇详述,反是笑天叟一拉他的手说:“那我俩去一趟白凤堂,小侠要救的自然是我们这一方面的朋友了!”
  熊倜刚一点头,已被笑天叟拉着向黑暗中隐去。
  他俩绕过前面塞外愚夫和黑衣摩勒白景祥宇文秀等交手之处,以极快的身法,闪入迎面一片密林之中。
  笑天叟忘不了他的老毛病,仰天又打了两声哈哈,中间夹着一声锐长的啸音,笑声震动了林木枝叶,沙沙作响。
  他俩一直向树木最密的地方钻进去,笑天叟说:“我已经跟老尧打过招呼,他逗这些魔星子玩玩之后,自会溜回船上等候我们,我俩弄了一只船,停泊在渔矶那边,不会被他们发觉的。你要救的人是武当加盟的朋友么?这儿很僻静,略谈谈你别后的情形吧!”
  熊倜用最简括扼要的叙述,使笑天叟能够明了崆峒秋雯师太云中青凤与尚未明的关系,他希望先把老道婆师徒救出以后,再一同去找荻洲!熊倜语焉不详,没提尚未明被困所在,使笑天叟略感惊愕,但是他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熊倜把他的意见表示出来,如此做法可以把崆峒派拉入阵营,增加一份实力,而且柳眉这女孩子,情义深重,的确感人肺腑!
  笑天叟长叹一声说:“不想武当山聚会的各位好友,许多朋友遭遇了不平凡的厄难!天阴教人手段之阴险毒辣,是无可比拟了!”
  夏芸的事,熊倜不愿明说,因为这是他自己的私事!
  熊倜最后提及遇上银杖婆婆之事,笑天叟肃然庄容说:“那是老夫的师姑,崆峒派朋友被擒一整天了,还是从速前往援救,迟则生变,白凤堂就在前面,这就去吧!”
  那边厮杀之声,渐渐宁静下去,没有声息了!
  天阴教那两起儿人,像又展开了大规模的搜索,火把的光焰分向两面摇闪过去,却无人走近这片密林。
  笑天叟与熊倜,一前一后,向南面越过一带高冈。
  螺狮坳的形势,颇为险峻,树木庞杂,路径曲折回环,笑天叟虽然探听明白白凤堂的方向位置,但是走起来却颇为不易,夜间常常遇见叉路,他俩拣那平坦而较宽的路急急奔驰,不料却反迷了方向。
  越走越荒凉,前面一堆岩石,路径突然断了!
  显然他们走迷了路,如往来路倒转回去,是否返回原处,也成了疑问!笑天叟怔怔的停了脚步,打量着四周情形。
  他心里极为鳖拗,自诩探明岛上的形势,却反而把路走错,耽延的时间过久,天光一亮,行动就非常不便了!
  难道这就是天阴教人练的阵法?
  熊倜提议纵上那一堆岩石看看有无通路,当然也只有这一个办法,他俩瞬息间都攀登岩石之上。
  立时又把他们弄迷糊了,眼前丛林随着地势高下起伏,有许多十余丈高小崖,一排儿列峙着。
  他们姑且向前面纵去,但是并未找见路径。
  螺狮坳其有很复杂的地形,天阴教人故设疑阵,他们却有另外辨认的标识,不过夜间生人很难发现而已。
  无论怎样转来转去,其实总是在这个山坳里,不过荒林密菁,茂草丛生,使迷路的人难于发现正确的方向。
  他俩也正为这种天然地形困惑着。
  绕过一座小崖之后,自密林中突然闪映过来一道灯光,他俩不禁为之大喜,灯光所在,至少可以找见正路吧!
  但那一线之光,在林中闪晃不定,为浓厚的枝叶掩映,而正向侧面隐去。
  笑天叟急急拉了熊倜一把说:“快追上去!只要碰上个人,总可以问出白凤堂所在!”
  他们理想中的白凤堂,应该规模不小,孰知并不如此。所以任何人也会忽略了隐没在密林中的房屋。
  何况还在夜间呢!
  他俩以迅如奔电的速度,向那一线灯光隐现之处驰去。
  岂知又碰上了一片巨大的绿岩,而灌木茂草一直接上了不算陡峭的岩壁,灯光竟不再显现!
  他们又碰壁了,仔细窥察地上衰草倾侧的迹象,显然是有三四个人踏过去留下的痕迹,绿岩两侧,却和其他的山崖相连,不知哪面通着路径,他们又踌躇不前,若再走错一步,将会迷途更远了。
  但是在静寂的夜空里,突然一声惨厉的长嗥,声震林表,那声音极为刺耳难听,竟像夜鸣的鸱枭!
  立使熊倜和笑天叟大大吃了一惊!
  怪声发自绿岩背后,纵然凄厉欲绝,仍可辨出发自人口,而并非野兽之类,对面绿岩并非高不可攀。
  而这怪声发出,无异指示他们强敌当前,这一片境界,更变得阴森可怖,若是寻常人无疑以为遇上山妖鬼魅了!
  接着又有杂乱的叫嚣之声,而那些人声,都出自娇脆的妇女口中,莺嗔燕咤,乱糟糟暄成一团闹声。
  笑天叟老于江湖,但也为眼前这种情形怔住!
  熊倜首先向绿岩上面跃升,笑天叟也用不着迟疑,只有翻过山岩,一窥究竟,说不定那一面就是白凤堂!
  他俩纵至岩顶,眼前却突然一亮,火光烛天,岩下丛林中却辟出一亩方元平地,像个空旷的场子!
  火把高举在九个白衣少女的手中,她们另一只手中,却各挺着一面白缎绣着彩凤的三角旗儿,那旗旂前端,锋利如剑,她们各占据一个方位,晃摇着手中白凤旗,蛮妇跳月一般,舞起一种奇妙的姿态。
  奇怪的四周并看不见房屋!
  他俩又为这怪现象相视愕然!
  绿岩这一面却比较陡峭,挺出许多奇形怪状的岩石,笑天叟拦住熊倜说:“熊老弟,千万注意,这谅必就是他们的九宫迷魂阵法,那些旗儿上面,必有蹊跷,我和老尧珍藏前辈传留的一般迷香解药,不知能否抵御得住她们旗子里卷裹特制的迷魂砂呢!”
  熊倜遂也不敢轻易跃落下去。
  他询问迷魂砂是种什么东西,笑天叟说:“我俩多日来经过多次的偷探扁山,只听说及这迷魂砂之名,其详细的内容,尚不得而知,若是江湖下五门那一类的东西,就好应付了!只怕她们另外有些鬼名堂,因为主持这九宫阵法的人,乃是岭南一魔勿恶夫人呀!”
  眼前只有这九个女孩子,刚才那一声怪嗥,又出于何人之口?颇为费解。她们的白凤堂,又比荆州府时神秘多了。
  他俩却又不能不下去一探,笑天叟正用肘骨撞他一下,低低说:“下面一定埋伏森严,千万仔细!”
  熊倜连忙应是,他们正待寻可落足的石笋,跃下去,突又一声怪嗥,就发自他们立足的岩下莽莽密林之中。
  首先一道婀袅身段的青影,自林中激射而出。
  那人显然是个女人,却用一道青纱掩住面孔,她手中一柄青光闪闪的古剑,在她身后挽了个剑花,化为点点寒星,那身手的确超乎寻常,似乎在截击后面追来的敌人,果然紧随着她又纵出来一道身影。
  熊倜看那前面的女人,身材入目颇为熟悉,只一时想不起是谁。而后面的人双足沾地,露现了一副狰狞面孔。
  竟是一位四十开外的妇人,一身雪白衣裳,而苍白的发髻上居然簪满了花朵,和那副天生的獠牙大口,狰狞可怖的面孔,极不相称!天阴教中年老妇女,往往打扮得妖妖娆娆,使你作三日呕!
  后面白衣妇人,手中却是一幅白绫长巾,质料颇为怪异,因为夹着许多金色线纹,一闪一闪的放出光彩。
  她的内功相当可观,她像就以这条白绫巾作为武器,而白巾卷舒自如,呼呼随着上去卷那青衣人的长剑,而那种软巾,被她运用得可柔可刚,挟着极大的劲力。
  笑天叟一收脚步指着说:“那丑妇人就是勿恶夫人,未可轻敌,但是前面这个女人,又是什么人?”
  青衣女人总想用她的剑迎削那幅白巾,而那丑妇——勿恶夫人,却滑溜溜不肯上当,她那条两丈长的软巾,在空中荡起了呼呼的啸音,伸缩上下,宛如匹练横空,游龙腾拿,招式诡谲已极。
  但是青衣人的剑法,却更使熊倜吃惊,既灵巧而又奥妙,远非寻常剑法所可比拟,是熊倜从未瞻仰过的。
  笑天叟也叹为观止,又大为惊奇说:“啊呀,这是武林中久已失传的蟾魄剑法,但非本身炼成寒魄功,是不能发挥它的妙用,看来她是个身怀绝技的女子!”
  他一提及寒魄功,熊倜恍然大悟,眼前这青衣人,不是青魄仙子还有谁呀!
  他于是向下面大声疾呼:“青姊姊!熊倜和一位朋友在此,一同营救尚未明和崆峒秋雯师太师徒来的!”
  笑天叟对这少年怀疑了,他怎会和这青衣人相识?昆仑双杰连日在君山窥探,也曾瞥见过见两次这青衣女人,她轻功绝佳,一晃就隐去,使他们无法接近。
  岩下正在翩翩恶斗的青衣人,侧耳一听,她向发声之处注视了一下,左手却向左面一段山崖信手一指。
  聪明心细的熊倜,他会意了,青魄仙子是示意他们去那里相会。他很快告诉笑天叟:“那是青魄仙子姊姊,我们快过那边崖上去等候她!”其实下面的勿恶夫人早也听见他的叫喊,立时大为愤怒,而又暗为吃惊。
  熊倜的名气,使这位新加入天阴教的岭南一魔,也久闻盛名了。一个青衣人她尚且斗不过,再加上个熊倜,那岂不使她乱了手脚。
  勿恶夫人向青衣人喝道:“朋友,你这一套剑法从哪儿偷偷学来的,你又擅入白风堂捣乱,罪不可逭,朋友你敢领略一下我的九宫迷魂阵么?”
  青衣人以死板板的腔调回答,带着轻蔑的冷笑:“勿恶婆娘,你调教她们九个女孩子,还没有成熟,也不会有多大威力,明年清明节,我一定来欣赏一下你的阵法,单只迷魂毒砂一种不算高明的玩意,还难不倒我青魄仙子,这是‘百毒神诀’中的玩意儿吧!”
  青魄仙子自通名号,又提出”百毒神诀”,这种迷魂百毒砂的渊源,如何不使岭南一魔大为震惊!
  她又强颜说:“青魄姊妹,我看不出你的年纪,无法称呼,既然是同道,何必还帮助外人?”原来百毒神诀,创自明末的百毒魔君,著成此书后,称雄武林三十年,终为明末七隐把他殛死在九岭山,门下弟子也伤亡殆尽。
  他这本秘书,仅有两个逃得性命的弟子,各珍藏了一份抄本,从此分为北毒南蛊两派,岭南一魔正是南蛊的后世弟子,所以她疑惑青衣人是北毒一支的后裔,颇有结识同门之愿,却不料青魄仙子得自中岳石室的,只是对于百毒神诀的克制方式,反而是正派高人亲手留下的呢。
  青魄仙子正想和她的熊弟弟相会,她心里已兴奋透顶,隔了多日不见,宛如失去一件与本身不可分离的至宝,她更不愿和勿恶夫人厮缠下去。她乘机假充内行,遂神秘地冷笑了一声,收回她的青魄剑,故意说:“那我们以后有缘再会吧!彼此盘盘道行,也无不可!崆峒秋雯道婆师徒,与我有点泛泛之交,所以不忍她们遭受毒害,百毒一宗门下,又何须依附天阴教?”
  她说完,身形飘然逝去,一晃眼已没入幽林深处。
  勿恶夫人莫测高深,她也停手不攻了,急得叫道:“青家姊妹,我俩就此谈谈吧!你真和她们有交情,不看僧面看佛面,这两个又是崆峒友派,一切都好商量!”
  她又再三呼唤,态度非常亲切,勿恶夫人竟似他乡遇故知,心情一变而为欢欣愉快,然而青魄仙子却一去不回了!
  当熊倜笑天叟飞跃至左面崖顶,青魄仙子也差不多同时到达,他三人互相介绍厮见。勿恶夫人回想起刚才绿岩之上,有男子声音,称青衣人为青姊姊,而他又自称熊倜,心中又不免泛疑!
  她一挥手,暂停操演九宫阵法,分派那九个女孩子,分为三起儿,向四下里搜索,因为熊倜是天阴教人必欲得而甘心的劲敌,至于熊倜和百毒门下的青魄仙子,怎会结为相识,她无暇多费心思去推敲个中内幕了。
  笑天叟并未听过武林中有这么一位青魄仙子,她又蒙着面纱,那副僵冷不具生人气息的面孔,无从窥见,但既是熊倜的朋友,他俩彼此又那么亲切称呼,也就无庸置疑,自然是正派一方的高手了!
  青魄仙子刚才那几手奥妙的剑法,使笑天叟极为钦佩。可是他不知该按什么行辈称呼,遂含糊称她“青魄侠女”。
  熊倜则娓娓细述来洞庭扁山的经过。
  青魄仙子打断他的叙述,点首说:“正好,我也是来救云中青凤柳妹妹的,她是个冷静而多情的女孩子,尚未明既是你的结拜兄弟,她钟情于他,以至舍死忘生来救他,陷身扁山,那更值得人赞许了!弟弟你确是个侠肝义胆的好男儿!”
  青魄仙子说话的冷漠口腔,使笑天叟引为奇事。
  其实青魄仙子已大大改变了孤独冷酷的习性,她和初遇熊倜时判若两人,因为她已获得了熊倜,和东方瑛朱欢等人的温暖友情,人类的感情,往往如此隐藏蓄积日久,颇有一泻千里之势,只怕没有足以开启心灵之扉的机纽而已!
  但是若揭去面纱,她的庐山真面,还是可以吓倒一般人的!青魄仙子心情愉快之后,是也有些觉出自己的面孔,太过于惊世骇俗,不得不以一层薄纱,躲避一般世人的眼目,这正是她心情逐渐恢复固有的温暖和热诚——人类的善之本能啊!熊倜则对她非常感激,极愿作为她的小弟弟。
  他和她俩各自的愉快心情,是很难互相彻底了解的!
  熊倜正苦于没法找寻秋雯师太师徒,青魄仙子又说:“我白天发现道婆们被他们押送来螺狮坳,我就跟缀上了!姊姊我惭愧出入君山数次,竟不能得手,连软骨酥筋散解药贮藏之所,都没探听出来,天阴教计划的周密,确属不凡,恐怕只有八翼神君自己独掌这个秘密了!”
  她又说:“白凤堂人并不集中一处,而是分散在一带密林之中,每个角落都有她们的踪迹,而且互相连络得非常严密巧妙,姊姊本是来探听那解药的,却无意中追随至此,起初我把她们也追丢了,后来才从那绿岩下面发现了巢穴!”
  青魄仙子一指刚才熊倜等站立的岩峰,又说:“紧靠着岩壁,只有一间茅草房子,被大树密密遮住,任何人来回走过十几趟,也无从发现,不过这片空场子太扎眼了!由茅屋通入石洞,更可洞穿绿岩的那面,仿佛是个狡兔之窟,出没无常,设计得的确巧妙极了!”
  熊倜问道:“那么秋雯道婆们就在绿岩下石洞之中了,青姊姊帮助我们,快些拯救她俩出险吧!还有尚未明被囚在荻洲,不知荻洲究在哪里?”
  笑天叟呵呵仰面低笑,说:“荻洲么,我们的船就泊在它对面渔矶之旁!巧极了,老夫从荻洲下面来往过两次,一片长满芦荻的荒凉沙滩,谁能相信那上面囚禁着人?迟不如快,先救柳眉师徒为要!青女侠轻车熟路请你作个领导的人吧!”
  笑天叟以昆仑高手,仍对于青魄仙子表示着钦佩之意。
  青魄仙子却冷冷摇手说:“且慢!待我先把下面情形说明,再作计议!”
  熊倜非常信服他这位青姊姊,笑天叟则不相信白凤堂的缪天雯、勿恶夫人,会厉害到什么程度?
  青魄仙子说:“绿岩下面这座石洞,只是勿恶夫人和些操演阵法的少女,我刚才无意中撞进去,和她交起手来!缪天雯并不在此。秋雯道婆和柳眉,据说送至佛头崖石洞里了!所以还须搜查这佛头崖所在呢。”
  她又考虑了一阵,才说:“熊弟弟随我去找佛头崖,方大侠在下面监规她们,如果勿恶夫人出洞声援,把她们缠住游斗,免得碍手碍脚!但是切记勿恶夫人那条绫巾浸有奇毒,不可让沾上衣服,迷魂砂也非常歹毒,总之以避免和她们纠缠为最妥!”
  笑天叟赞成她的主张,遂把他和塞外愚夫藏舟的渔矶位置所在说明,约定天明以前,在船上相会。
  于是他们立即分头行事。

相关热词搜索:苍穹神剑

上一篇:第三十九回 轻信谰言,惊碎芳心;横渡烟波,倏陷魔掌
下一篇:第四十一回 三龙投毒,尊者受愚;双剑合璧,侠士轻生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