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人约黄昏后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更新时间:2019-06-11 17:00:51  评论:0 点击:

  天还没有黑,石绣云就已在等着了。
  她既不知道楚留香为何要约她在这里相见,更想不到自己会在亲姐姐的坟墓前和一个陌生的男人约会。
  但她却还是来了,还没有吃晚饭,她的心就已飞到了这里,刚提起筷子,就恨不得一口将饭扒光。
  然后她就站在门口等天黑,左等天也不黑,右等天也不黑,她常听人说到了秋天,天就会黑得早些的。
  可是,天黑得为什么特别慢?
  幸好这地方很荒僻,终日也瞧不见人影,所以她一个人站在这里痴痴的等,无论等多久都不怕被人瞧见。
  望着自己姐姐的坟,她心里本该发酸、发苦才是,但现在只要一想起楚留香,她心里就觉得甜甜的,把别的事全都忘了。
  脚还有些疼,她已将楚留香替她包伤的那块丝巾悄悄藏在怀里,悄悄换了双新绣鞋。
  姐姐刚死了没几天,她就穿上新绣鞋了,她自己也觉得自己很不对,却又实在忍不住不穿。
  她将这双新绣鞋脱下来好几次,最后还是穿了出来,她觉得楚留香的一双眼睛总是在瞟着她的脚。
  她觉得自己一穿上这双新鞋子,脚就显得特别好看。
  天越来越黑,风越来越冷。
  她却觉得身子在发热,热得要命。
  “他为什么还不来?会不会不来了?”
  她咬着嘴唇,望着刚升起的新月。
  “月亮升到树这么高的时候,他若还不来,我绝不再等。”
  可是月亮早已爬过了树梢,她还是在等。
  她一面痴痴的等,一面悄悄的恨。
  “他就算来了,我也绝不睬他。”
  可是一瞧见楚留香的身影,她就什么都忘了,忘得干干净净。
  她飞也似的迎了上去。

×      ×      ×

  楚留香终于来了,还带了许多人。
  石绣云刚跑出两步,又停下脚。
  楚留香正在对着她微笑,笑得那么温柔。
  “你为什么要带这么多人来呢?”石绣云咬了咬牙,扭头就走。
  她希望楚留香追上来,但却偏偏听不到脚步声,她忍不住放缓了脚步,想回头去瞧,却又怕被人家笑。
  她又是生气,又是伤心,又有些着急,有些后悔,正不知该如何是好,突听身旁有人在笑,楚留香不知何时已追上来了,正带着笑瞧着她,笑得那么可爱,又那么可恨,像是已看透了她的心事。
  石绣云的脸红了。
  楚留香没有追上来的时候,她想停下来等,楚留香追了上来,她的脚步就又加快了,低着头从楚留香面前冲了过去。
  但楚留香却拉住了她,柔声道:“你要到哪里去?”
  石绣云咬着嘴唇,跺着脚道:“放手,让我走,你既然不愿见我,为何又来拉着我?”
  楚留香道:“谁说我不愿见你?”
  石绣云道:“那么就算我不愿见你好了,让我走吧。”
  楚留香道:“你既然不愿见我,为什么要在这里等我?”
  石绣云的脸更红,眼圈儿也红了,跺着脚道:“不错,我是想见你,你明知我一定会在这里等你,所以就带这么多人来瞧,瞧你多有本事,到处都有女孩子等你。”
  楚留香笑了,道:“其实我也不想带他们来的,但有件事却非要他们帮忙不可。”
  石绣云忍不住问道:“什么事?”
  楚留香道:“我要他们将这座坟挖开来瞧瞧。”
  石绣云叫了起来,道:“你……你疯了!为什么要挖我姐姐的坟?”
  楚留香道:“这不是你姐姐的坟,若是我猜的不错,这一定是座空坟。”
  石绣云哽声道:“谁说的?我明明看到他们将棺材埋下去……”
  楚留香道:“他们虽然将棺材埋了下去,但棺材绝不会有人。”
  他轻轻抚着石绣云的手,柔声道:“我绝不会骗你,否则我就不会约你到这里来了,只要你肯等一等,就会知道我说的话不假。”

×      ×      ×

  棺材里果然没有人,只装着几块砖头。
  冷夜荒坟,秋风瑟瑟,冷清清的星光照着一座挖开的新坟,一口薄薄的棺材,棺材里却只有几块砖头……
  死人到哪里去了?难道她已复活?
  石绣云全身都在发抖,终于忍不住嘶声大喊起来。
  “我姐姐到哪里去了?我姐姐怎会变成了砖头?”
  凄厉的呼声带起了回音,宛如鬼哭,又宛如鬼笑,四下荒坟中的冤鬼似乎都一齐溶入了回音中,在向她嘲弄。
  就连久走江湖的丐帮弟子心里都不禁泛起了一阵寒意。
  楚留香轻轻搂住了石绣云的肩头,道:“你有没有看到他们将你姐姐的尸身放人棺材?”
  石绣云道:“我看到的,我是亲眼看到的。”
  楚留香道:“钉棺材的时候呢?”
  石绣云想了想,道:“盖棺的时候我不在……我本来也不愿离开的,可是二婶怕我悲哀过度,一定要我回房去。”
  楚留香道:“是你二叔钉的棺材?”
  石绣云道:“嗯。”
  楚留香道:“现在他的人呢?”
  石绣云道:“我姐姐落葬后第二天,二叔就到省城去了。”
  楚留香道:“去干什么?”
  石绣云道:“去替薛家庄采办年货。”
  采办年货自然是件很肥的差事。
  楚留香眼睛亮了,道:“薛家庄的年货是不是每年都由他采购?”
  石绣云道:“往年都不是。”
  楚留香嘴角露出一丝难测的笑容,喃喃道:“往年都不是,今年这差事却忽然落到他头上了……有趣有趣,这件事的确有趣得很。”
  他忽又问道:“这差使是不是薛二公子派给他的?”
  石绣云道:“不错,就因为如此,所以我才更认为姐姐是被他害死的,他为了赎罪,所以才将差使派给我二叔。”
  楚留香叹了口气,道:“他只怕不是为了赎罪,而是……”
  石绣云道:“是什么?”
  楚留香叹道:“这件事复杂得很,现在我就算对你说了,你也不会明白。”
  石绣云流泪道:“我也不想明白,我只想知道我姐姐的尸身到哪里去了?”
  楚留香沉吟了半晌,道:“若是我猜的不错,不出三天,我就可以将她的尸身带回给你。”
  石绣云道:“你……你知道她的尸体在哪里?”
  楚留香道:“到目前为止,我还只不过是猜测而已,并不能确定。”
  石绣云道:“她尸身难道是被人盗走的?”
  楚留香道:“嗯。”
  石绣云道:“是谁盗走了她的尸身,为的是什么?她又没有什么珍贵的陪葬之物,那人将她的尸身盗走又有什么用?”
  楚留香柔声道:“现在你最好什么都不要多问,我答应你,三天之内,我一定将所有的事都对你说清楚。”

×      ×      ×

  楚留香回到“掷杯山庄”的时候,天已快亮了。
  左轻侯虽然早已睡下,但一听到楚留香回来,立刻就披着衣裳赶到他房里,一见面就握着他的手,道:“兄弟,整天都见不到你的人影,可真快把我急死,你究竟跑到哪里去了?可探出什么消息?”
  楚留香笑了笑,先不回答他这句话,却反问道:“丁二侠呢?”
  左轻侯道:“丁老二本来一直在逼着我,简直逼得我要发疯,但今天晚上,也不知为什么,他又忽然跑了,连话都没有说,看情形好像家里出了什么事似的。”
  他叹了口气,苦笑着又道:“兄弟,不是我幸灾乐祸,但我真希望他们家里出些事,莫要再到这里来逼我。”
  楚留香道:“姑娘呢?”
  左轻侯道:“她倒真听你的话,整天都将自己关在屋里,没有出来。”
  楚留香道:“她本来就是个乖孩子。”
  左轻侯道:“可是……可是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我究竟该怎么办?丁家那边也不能老是这样拖下去。”
  他紧紧拉着楚留香的手,道:“兄弟,你可千万要替我想个法子。”
  楚留香道:“法子总是有的,但二哥你现在却不能着急,也许不出三天,什么事就都可以解决了……”
  三天,三天……这三天内难道会有什么奇迹出现不成?
  左轻侯还待再问,楚留香却居然已睡着了。

×      ×      ×

  楚留香一觉醒来,就听说有两个人在外面等着他。
  一个是丐帮的弟子,左二爷已请他在客厅里喝茶,还有一个人却不肯说出自己的来意,而且一直等在大门外,不肯进来。
  楚留香皱了皱眉头道:“这人长得是什么样子?”
  回话的人叫左升,是左二爷的亲信,自然也是个很精明干练的人,他想了想,才赔着笑道:“这人长得倒也很平常,但形迹却很可疑,而且不说实话。”
  楚留香道:“哦?”
  左升道:“他说是自远道赶来的,但小人看他身上却很干净,一点也没有风尘之色,骑来的那匹马也不像是走过远路的。”
  楚留香道:“你看他像不像练家子?”
  左升道:“他走路很轻快,动作也很敏捷,看来虽有几分功夫,但却绝不像是江湖人,小人敢担保他这辈子绝没有走出过松江府百里外。”
  楚留香笑了笑道:“难怪二爷总是说你能干,就凭你这双眼睛,江湖中已很少有人能赶得上你了。”
  左升赶紧躬身道:“这还不都是二爷和香帅你老人家的教诲。”
  楚留香道:“二爷呢?”
  左升道:“二爷吃了张老先生两帖宁神药,到午时才歇下,现在还没有醒。”
  楚留香道:“大姑娘呢?”
  左升道:“姑娘看来气色倒很好,而且也吃得下东西了,就是不让人到她屋里去,整天关着房门在屋子里……”
  他叹了口气,压低了声音,道:“香帅总该知道,姑娘以前不是这样子的,从来不愿关在屋子里,这件事……这件事的确有点邪门。”
  楚留香沉吟着,道:“烦你去禀报姑娘,就说我明天一定有好消息告诉她,叫她莫要着急。”
  左升道:“你老人家现在是不是要先到客厅去见见那位丐帮的小兄弟?”
  楚留香道:“是。”

相关热词搜索:鬼恋侠情

上一篇:第六章 死里逃生
下一篇:第八章 成人之美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