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成人之美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更新时间:2019-06-11 17:04:01  评论:0 点击:

  石绣云伏在楚留香背上,就好像腾云驾雾一样,一重重屋脊,一棵棵树木,迎面向她飞来,又自她脚底飞过去。
  她第一次领略到这种新奇的刺激,她觉得只要和楚留香在一起,随时随地都可能有新奇的事发生。
  这时他们已到了个很大的庭园中,他们悄悄穿过许多小竹林,来到个小院,院中竹叶萧萧,屋里一灯如豆。
  屋子里没有人,只有口棺材,烛台上的烛泪已干,仅剩下一灯荧荧,素幔黄棺,更显得说不出的凄凉萧索。
  神案上有个灵牌,上面写的名字是:“施茵”。
  石绣云颤声道:“这里难道是施家庄?”
  楚留香道:“嗯。”
  石绣云道:“你……你带我到这里来干什么?”
  楚留香没有说话,却推开门,拉着她走了进去。
  石绣云只觉全身都在发冷,道:“你这人真奇怪,带我到这里来干什么?”
  楚留香笑了笑,他笑得很神秘,道:“带你来看看这位施姑娘。”
  石绣云机伶伶打了个寒噤,嗄声道:“我不要看,我……我们快走吧!”
  楚留香非但不放她走,反而将她拉到棺材旁。
  石绣云几乎忍不住要骇极大叫起来,但却已怕得连声音都发不出了,她再也想不出楚留香为何要这样对她。
  楚留香竟已将棺材掀开。
  他全神都贯注在棺材里,竟未发觉窗外正有个人屏住了呼吸,在偷偷的盯住他,目中充满了怀恨之意。
  楚留香忽然将手伸入了棺材内,去摸死人的脸。
  石绣云牙齿格格的打战,人已几乎倒了下去。
  她这才发觉楚留香真的疯了,疯得可怕。
  楚留香似乎在死人脸上揭下了一层皮,忽然回头道:“你来看看,认不认得她?”
  石绣云拼命的摇头,道:“不……不……”
  楚留香柔声道:“你只要看一眼,就知道我为什么要你到这里来了。”
  石绣云只有去看一眼。
  这一眼看过,她也好像忽然疯了似的,张开嘴大叫起来。
  棺材里的死人竟是她姐姐!
  楚留香不等她叫声发出,已掩住了她的嘴。轻抚着她的背,等她的惊慌平静下来,再柔声道:“轻声说话,莫要惊动别人,知道吗?”
  石绣云点了点头,等楚留香放开手,她目中已不禁流下泪来,颤声泣道:“我姐姐的尸身怎会到这里来了?”
  楚留香眼睛里闪着光,缓缓道:“只因为有人要一个人的尸体来顶替施茵,你姐姐又恰巧病在垂危,所以他就选上了你姐姐。”
  石绣云道:“这……这人难道是和我二叔串通好了的?”
  楚留香叹了口气,道:“财帛动人心,这也怪不了你二叔。”
  石绣云张大了嘴,连气都几乎憋住了。
  她再也想不到世上竟有这种不可思议的事。
  过了半晌,她又忍不住问道:“棺材里既然是我姐姐,那么施茵到哪里去了?”
  楚留香一字字道:“若是我猜的不错,你很快就可看到她了!”

×      ×      ×

  等楚留香他们走出去,躲在窗外的人立刻也转身飞奔,星光照着她头上的白发,这人赫然竟是梁妈。
  难道她早知道棺材里的尸体并非她的茵儿?
  那么她又为何还要故作悲伤?
  这和善的老妇人难道也有什么诡秘的图谋不成?

×      ×      ×

  楚留香拉着石绣云,只望能快些离开这地方。
  但就在这时,突然一人道:“大叔,你骗我,大人怎么能骗小孩子。”
  这句话没说完,已有个人拦住了他的去路。
  只见这人红红的脸,头上却已白发苍苍,身上穿着件大红绣花的童衣,这不是那位薛宝宝是谁?
  楚留香暗中叹了口气,推开石绣云,悄悄道:“转角那边有道门,你快走,回家去等我。”
  石绣云早已吓呆了,连跑都已跑不动。
  薛宝宝根本没有留意到她,只是瞪着楚留香道:“你骗我,天上的星不是两万八千四百三十七个。”
  楚留香见到石绣云已走远,才笑了笑,道:“不是么?只怕我数错了。”
  薛宝宝道:“大人不可以骗小孩子,你却骗了我,我、我……”
  他的嘴一撇,忽然坐到地上放声大哭起来。
  这一着倒出了楚留香意料之外,只有赔笑道:“我今天晚上替你数清楚,明天再告诉你好不好?”
  薛宝宝道:“不行,你今天晚上就要陪我数,除非你肯让我摸摸你鼻子,否则我绝不放你走。”
  楚留香怔了怔,道:“你为什么要摸我的鼻子?”
  薛宝宝道:“因为你的鼻子很好玩。”
  楚留香失笑道:“我的鼻子很好玩?有什么好玩的?”
  薛宝宝道:“你的鼻子若不好玩,你自己为什么老是去摸它?”
  他跳着脚,撒赖道:“我也要摸你的鼻子,我也要摸……你不给我摸,我就要你赔星星。”
  被人摸鼻子虽然不大愉快,但总比数星星好多了。
  楚留香实在不愿和这白痴再纠缠,苦笑道:“我让你摸鼻子,你就不再缠着我?”
  薛宝宝立刻破涕为笑,道:“我只要摸一下,就让你走。”
  楚留香叹了口气,道:“好,你摸吧!”
  薛宝宝雀跃三丈,缓缓伸出手,去摸楚留香的鼻子。
  他脸上一直笑嘻嘻的,动作本来很慢,但突然间,竟闪电般向楚留香鼻洼旁的“迎香穴”一捏——
  楚留香只觉身子一麻,人已被他举了起来。
  只听他格格笑道:“你弄坏了我的星星,我要砸扁你的头!”
  他竟将楚留香的身子抡了起来,往假山上摔了过去。
  楚留香的头眼看就要被砸得稀烂。

×      ×      ×

  石绣云奔到角门时,已喘不过气来了。
  门虽然没有上锁,却是用铁栓拴着的。
  石绣云喘息着去拉铁栓,怎奈铁栓已被锈蚀住,她越着急,越拉不开,越拉不开,就越着急。
  她简直快急疯了,又不知楚留香会不会赶来。
  就在这时,突听一人格格笑道:“你既已来了,就在这里玩几天吧!何必急着走呢?”
  石绣云吓得魂都没有了,连头都不敢回,拔脚就跑。
  可是她才跑了两步,就有只又瘦又干,鬼爪般的手伸了过来,一把扼住了她雪白的脖子。她连惊呼都没发出,就晕了过去。

×      ×      ×

  楚留香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会上一个“白痴”的当,更没有想到,自己竟会死在这个“白痴”的手上。
  薛宝宝一松手,他身子就向假山飞了过去,这时他虽已能动弹,但若想改变身形,却是无论如何也来不及的了。
  他只有用手捂着头,希望能勉强挡一挡,可是他自己也知道这一撞就算不死,至少也去了半条命。
  那“疯子”还是不会放过他的。
  只听“轰”的一声,宛如天崩地裂,石头一片片飞了起来,他的头皮没有被撞破,假山反而被撞开了一个大洞。
  他的头难道比石头还硬?
  薛宝宝本来在拍手大笑着,此刻也怔住了,忽然大叫道:“不得了,不得了,这人的脑袋是铁做的。”
  他一面大叫,一面已转身飞奔了出去。
  楚留香只觉全身发疼,脑袋发晕,也弄不清这是怎么回事,他仿佛听到假山里有人惊呼,但眼睛发花,也看不清里面是否有人。
  只听一人惊呼道:“这不是楚香帅么……”
  声音又尖又响,一听就知道是花金弓。
  楚留香挣扎着,揉了揉眼睛,才看清自己竟已跌在一张床上,床旁边有个人用手掩住胸膛,正是花金弓。
  另外还有个男人已缩成一团,簌簌的发抖。
  这假山原来是空的,外面看来虽然很坚实,其实却薄得很,而且并不是石头,只是用水泥砌成了假山的模样,上面再铺些青草。
  这原来是花金弓和男人幽会的地方。
  楚留香忍不住笑了,他觉得自己运气实在不错。
  只见那男人已一溜烟逃了出去。
  楚留香也站了起来,抱拳笑道:“对不起,对不起,下次我若再往石头上撞时,一定先敲敲门。”
  花金弓却一把拉住了他,似笑非笑的瞟着他,道:“你现在就想走了?你难道不是来找我的?”
  楚留香实在不敢去瞧她那笑容,更不敢去瞧她赤裸裸的身子,他实在受不了,眼睛也不知该往哪里瞧才好,只有苦笑道:“我当然是来找你的……”
  他话还未说完,花金弓早已扑了过来,吃吃笑道:“小兄弟,我早就知道你迟早总忍不住会来找我的,我早就知道你不是好东西,看在你这双要人命的眼睛份上,姐姐我就答应了你这一次吧!”
  她身上汗淋淋的,又黏又湿,虽然到处都擦满了香油和花粉,却还是掩不住那一股狐骚臭。
  楚留香生平第一次觉得鼻子不灵也有好处,赶紧伸手去推,一不小心,却推在一团软绵绵的东西上。
  花金弓格格笑道:“你这双手可真不老实……”
  楚留香连动都不敢动了,苦着脸道:“我本来虽是来找你,可是我现在想不走也不行了。”
  花金弓道:“为什么?”
  楚留香道:“你难道没看到我是被薛宝宝抛进来的?现在他已经知道我在这里,这地方又有了个大洞,若是被别人瞧见,被施举人瞧见……”
  花金弓道:“我才不怕。”
  楚留香道:“可是薛宝宝若又回来捣蛋呢?那岂非大煞风景,你总该知道,他那种人是什么事都做得出的。”
  花金弓手这才松了,恨恨道:“这疯子,白痴……我饶他才怪。”
  楚留香这才松了口气,却又问道:“他真是白痴?白痴怎会有那么好的功夫?”
  花金弓道:“他从小就受哥哥的气,他哥哥总是骂他没出息,别人都说他是练武练疯了,我看他简直是被气疯了的。”
  楚留香沉默了很久,才叹息道:“哥哥若是太有名,做弟弟的人总是吃亏些的。”
  花金弓忽又拉住了他的手,楚留香吓得几乎连冷汗都冒出来了,幸好花金弓并没有什么动作,只是用眼睛瞟着他,道:“你还来不来?”
  楚留香轻咳了两声,道:“当然要来。”
  花金弓道:“什么时候?”
  楚留香道:“明……明后天,我一定……一定……”
  他忽然跳了起来,道:“又有人来了,我得赶紧走……”
  话未说完,他已钻了出去,逃得真快。
  幸好他走得快,否则麻烦又大了。
  他一走,就瞧见几十个人飞跑了过来,有的拿灯笼,有的提刀,走在前面的是个又高又大的胖老头,身上只穿着套短裤褂,手里也提着柄单刀,气得一张脸都红了,怒冲冲的挥着刀道:“谁打死那采花贼,赏一百两,千万莫让他逃走!”
  楚留香虽被他当做采花贼,倒也并不怪他。
  因为这人的确很可怜,不但娶错了媳妇,也娶错了老婆,家里有了这样两个女人,居然还未被气死已很不容易了。
  但他却怎会知道这里有个“采花贼”呢?
  难道是那“白痴”去告诉他的?
  楚留香越来越觉得那“白痴”危险,也越来越觉得他有意思了……

相关热词搜索:鬼恋侠情

上一篇:第七章 人约黄昏后
下一篇:第九章 惺惺相惜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