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惺惺相惜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更新时间:2019-06-11 17:18:26  评论:0 点击:

  楚留香现在只剩下一个问题。
  施茵既然没有死,那么左明珠又怎能借她的魂而复活呢?
  左明珠的死本是千真万确,一点也不假的。
  张简斋一代名医,多少总该能分得出一个人的生死,他既已断定左明珠死了,她就万无复活之理。
  这问题的确很难解释,但楚留香却居然一点也不着急,看来竟像是早已胸有成竹似的。
  小秃子要请他喝豆腐浆,吃烧饼油条,他就去了。
  “请客”本是件很愉快的事,能请人的客,总比要人请愉快得多,最妙的是,越穷的人反而越喜欢请客。
  小秃子开心极了,简直恨不得将这小店的烧饼油条和豆腐脑全搬出来,不停的劝楚留香多吃一些。
  这时天还没有亮,东方刚现出淡淡的鱼肚白色。
  楚留香喝到第二碗豆腐浆的时候,小火神和小麻子也找来了,两人的脸色都很焦急,像是很紧张。
  小麻子还在不住东张西望,就像生怕有人跟踪似的。
  小火神一坐下来,就压低声音道:“昨天晚上又出了两件大事。”
  楚留香道:“哦,什么事?”
  小火神道:“两件事都是在薛家庄里发生的……”
  小麻子抢着道:“薛衣人藏的几口宝剑,竟会不见了。”
  小火神道:“薛家庄里连烧饭的厨子都会几手剑法,护院的家丁更可说无一不是高手,这人竟能出入自如,而且还偷走了薛衣人的藏剑,不说别的,只说这份轻功,这份胆量,就已经非同小可。”
  他嘴里说着话,眼睛却骨碌碌在楚留香脸上打转。
  楚留香笑了笑,道:“不错,有这种轻功的人实在不多,但这件事我早已知道了……”
  小火神怔了怔,连呼吸都停住了。
  小麻子吃吃道:“香……香帅你怎么会知道的?”
  楚留香悠然道:“第一个知道宝剑失窃的人,自然是那偷剑的人了……”
  他故意停住语声,只见小火神和小麻子两人脸色却已发了白,而且在偷偷使眼色,显然已认定了楚留香就是偷剑的人。
  楚留香这才微笑着接道:“但我知道这件事,却是薛衣人自己告诉我的。”
  小麻子松了口气,道:“这就难怪香帅比我们知道得还早了。”
  楚留香道:“第二件事呢?”
  小火神声音压得更低,道:“薛家庄昨天晚上居然来了刺客。”
  楚留香也觉得有些意外,皱眉道:“刺客?要谋刺谁?”
  小火神道:“薛衣人。”
  楚留香缓缓抬起手,不知不觉又摸在鼻子上了。
  小火神道:“薛衣人号称天下第一剑客,居然还有人敢去刺杀他,这人的胆子,实在比老虎还大。”
  他一面说话,一面不住用眼睛偷偷去瞟楚留香。
  楚留香忍不住笑道:“你既然以为这人就是我,为什么不说出来呢?”
  小火神脸红了,吃吃笑道:“听薛家庄的人说,他们四五十个人,非但没有捉住这刺客,而且连他的身材面貌都没看清楚,只闻到一阵淡淡的香气,所以我想……我想……”
  楚留香微笑道:“你想什么?”
  小火神讪讪的笑道:“除了楚香帅之外,我实在想不出第二个人有这么高的轻功,这么大的胆子。”
  楚留香叹了口气,苦笑道:“莫说你想不出,连我都想不出来。”
  小麻子道:“现在薛衣人已认定了这两件事都是香帅做的,所以从三更起,已派出好几批人分头来找香帅,又在‘掷杯山庄’那边埋下了暗桩。”
  小火神道:“城里城外总共只有这么大一点地方,香帅若不赶紧想个法子,只怕迟早会被他们发现的。”
  小秃子忽然一拍桌子,大声道:“想法子?想什么法子?你难道要香帅躲起来,或是要香帅逃走吗?”
  小火神脸一沉,叱道:“你少说话……香帅,薛衣人虽没有真的收过徒弟,但门下家丁却都得过他的传授,剑法都不弱,薛家庄上上下下,加起来一共有七八十把剑,就连眼前盛极一时的黄山派都不敢和他们硬拼,香帅你又何苦跟他们斗这闲气。”
  楚留香微笑道:“多谢你的好意,只可惜事已至此,我就算想跑,也跑不了的。”
  突听一人冷笑道:“你总算还聪明,到了这时,你还能跑得了,那才是怪事。”

×      ×      ×

  卖豆腐浆的地方是个在街角搭起的竹棚子,这句话说完,只听“哗”的一声,竹棚的顶突然被掀起。
  十余个劲装急服的黑衣人同时跃了下来,每个人掌中都提着柄青钢剑,身手果然全都不弱。
  小火神的脸色立刻变了,反手抄起张板凳抛了出去,板凳虽不重,这一掷之力却不小。
  谁知为首那黑衣人轻轻用剑尖一挑,就将这张板凳拨了回来,来势竟比去势更强,几乎就摔在小火神身上。
  桌子上装豆腐的碗全都被摔得粉碎。
  那黑衣人怒喝道:“小火神,我们拿你当朋友,向你打听楚留香的消息,你不说也就罢了,谁知你竟吃里扒外,反到姓楚的这里出卖我们。”
  怒喝声中,已有两三柄剑向小火神刺出。
  楚留香突然长身而起,这几人吃了一惊,不由自主退了两步,谁知楚留香只是拍了拍小秃子的肩膀,微笑道:“这豆腐浆真好,我临走前一定还要来吃一次。”
  小秃子虽已吓得脸色发白,却还是笑道:“好,下次还是我请。”
  楚留香笑道:“下次该轮到我了。”
  小秃子道:“不,不,不,我只请得起豆腐浆,你要请,就请我喝酒。”
  他们一搭一档,竟似全未将这些黑衣剑手瞧在眼里。
  为首那黑衣人怒喝一声,闪电般一剑刺出。
  其余的人也立刻挥剑抢攻,这些人不但剑法快,出手的部位配合得也很巧妙,就只这出手一剑,别人便难以招架。
  只听“呛啷啷”一阵响,剑与剑相击,剑光包围中的楚留香不知用了个什么身法,竟然不见了。
  黑衣人一惊,退后,回剑护身。
  只听竹棚上传下一阵笑声,原来楚留香不知何时已掠上竹棚,正含笑瞧着他们,悠然道:“你们不是我的对手,还是带我去见薛庄主吧。”
  黑衣人纷纷呼喝着,又想扑上去,却被为首的人喝阻,这人一双眼睛倒也很有威仪,瞪着楚留香道:“你敢去见我家庄主?”
  楚留香笑道:“为何不敢?难道他会吃人么?”

×      ×      ×

  天已亮了。
  楚留香悠然走在前面,满脸容光焕发,神情也很愉快,看他的样子,谁也想不到他一夜没有睡觉,更想不到跟在他身后的那些人随时都可能在他背后刺个大窟窿。
  跟在他身后的人越来越多了,好几路的人都汇集在一处,大家都在窃窃私议,不明白这姓楚的胆子为何这么大,居然竟敢跟着他们回去,有些人甚至认为这人一定和他们二庄主一样,脑袋有些毛病。
  小火神、小秃子和小麻子三个人也在后面远远的跟着,看到楚留香的悠闲之态,他们也猜不出他在打什么主意,手心都不禁捏着把冷汗。
  薛家庄已无异龙潭虎穴,薛衣人的剑更比龙虎还可怕,楚留香此番一去,还能活着走出来么?
  小火神一面走,一面打手式,于是四面八方的叫化子也全都汇集了过来,跟在他身后的人也越来越多了。
  前面走着一个很英俊,又潇洒的人,后面跟着一群凶神恶煞般的剑手,再后面还有一群叫化子。
  这行列当真是浩浩荡荡,好看极了,幸好此时天刚亮,街上的行人还不多,两旁的店铺也还没有开门。
  他们到了薛家庄时,薛衣人并没有迎出来,却搬了把很舒服的椅子,坐在后园的树阴下闭目养神。
  这位天下第一剑客,果然不愧为江湖中的大行家,“以逸待劳”这四个字,谁也没有他知道得清楚。
  有关楚留香的故事他已听得多了,江湖传说中,简直已将“楚香帅”说成了一个神话般的人物。
  这些传说他虽然不太相信,但“妙僧”无花、南宫灵、石观音,甚至“水母’阴姬都曾败在楚留香手下,这些事绝不会假,无论楚留香用什么法子取胜,但胜就是胜,也不是别的东西所能代替的。
  薛衣人对楚留香从来也没有存过丝毫轻视之心,此刻他心里甚至有些兴奋,有些紧张。
  这种感觉他已多年未有了,所以他现在一定要沉得住气,直等楚留香已到了他面前,他才张开眼来。
  楚留香正瞧着他微笑。
  薛衣人道:“你来了。”
  楚留香道:“我来了。”
  薛衣人道:“你的伤好了么?”
  楚留香道:“托福,好得多了。”
  薛衣人道:“很好。”
  他再也不多问一句,不多说一句话,就站起来,挥了挥手,旁边就有人捧了来一柄剑。
  剑很长,比江湖通用的似乎要长三寸到四寸,剑已出鞘,并没有剑穗,他的剑既非为了装饰,也非为了好看。
  他的剑是为了杀人的!
  铁灰色的剑,却发着淡淡的青光,楚留香虽远在数尺外,已可感觉到自剑上发出的森森寒意。
  楚留香道:“好剑,这才是真正的利器。”
  薛衣人并没有取剑,淡淡道:“你用什么兵刃?”
  楚留香没有回答这句话,却四下望了一眼。
  劲装佩刀的黑衣人已将后园围了起来。
  楚留香道:“你不嫌这里太挤了么?”
  薛衣人冷冷道:“薛某生平与人交手,从未借过别人一指之力。”
  楚留香道:“我也知道他们绝不敢出手的,但他们都是你的属下,有他们在旁边,纵不出手,也令我觉得有威胁。”
  他笑了笑,接着道:“我一夜未睡,此刻与你交手,已失天时;这是你的花园,你对此间一木一树都熟悉得很,我在这里与你交手,又已失了地利;若再失人和,这一战你不必出手,我已是必败无疑的了。”
  薛衣人冷冷的凝注着他,目光虽然冷酷,但却已露出一丝敬重之色,这是大行家对另一大行家特有的敬意。
  两人目光相对,彼此心里都已有了了解。
  薛衣人忽然挥了挥手,道:“退下去,没有我的吩咐,谁也不许进入此地。”
  楚留香道:“多谢。”
  他面色也渐渐凝重,这“多谢”两个字中绝无丝毫讽刺之意,他一生中虽说过许多次“多谢”,但却从没一次说得如此慎重,因为他知道薛衣人令属下退后,也是对他的一种敬意。
  这一战纵然立分生死,这敬份意也同样值得感激。
  自敌人处得到的敬意,永远比自朋友得来的更难能可贵,也更令人感动。

相关热词搜索:鬼恋侠情

上一篇:第八章 成人之美
下一篇:第十章 薛二爷的秘密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