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薛二爷的秘密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更新时间:2019-06-11 17:21:36  评论:0 点击:

  薛笑人住的屋子几乎和他哥哥完全一式一样,只不过窗前积尘,檐下结网,连廊上的地板都已腐朽,走上去就会“吱吱格格”的发响。
  门,倒是关着的,而且还用草绳在门栓上打了个结。
  假如有人想进去,用十根草绳打十个结也照样拦不住,用草绳打结的意思,只不过是想知道有没有人偷偷进去过而已。
  这意思楚留香自然很明白。
  他眼睛闪着光,仿佛看到件很有趣的事,眼睛盯着这草绳的结,研究了很久,才打开结,推开门。
  可是他并没有立刻走进去。
  门还在随风摇晃着,发出阵阵刺耳的声响。
  屋子里暗得很,日光被高墙、浓荫、重檐所挡,根本照不进去。
  楚留香等自己的眼睛完全适应黑暗之后,才试探着往里走,走得非常慢,而且非常小心。
  难道他认为这屋子里会有什么危险不成?
  不错,有时“疯子”的确是很危险的,但疯子住的破屋子又会有什么危险呢?

×      ×      ×

  无论谁要去找“薛宝宝”,一走进这屋子,都会认为自己走错了,因为这实在不像是男人住的地方。
  屋子的角落里,放着一张很大的梳妆台,上面摆满了各式各样的东西,十样中倒有九样是女子梳妆时用的。
  床上、椅子上,堆满了各式各样的衣服,每一件都是花花绿绿,五颜六色,十个女孩子只怕最多也只有一两个人敢穿这种衣裳。
  住在这里的若当真是个女人,这女人也必定很有问题,何况住在这里的竟是个男人,四十多岁的男人。
  这男人自然毫无疑问是个疯子。
  楚留香的眼神似又黯淡了下去。
  他在屋子里打转着,将每样东西都拿起来瞧瞧。
  他忽然发现“薛宝宝”居然是个很考究的人,用的东西都是上好的货,衣裳的质料也很高贵,而且很干净。
  而且这屋子里的东西虽摆得乱七八糟,其实却简直可说是一尘不染,每样东西都干净极了。
  是谁在打扫屋子?
  若有人替他打扫屋子,为什么没有人替他打扫院子?
  楚留香的眼睛又亮了。
  突然在屋顶上“忽律律”一声响。
  楚留香一惊,反手将一根银簪射了出去。
  银簪本就在妆台上的,他正拿在手里把玩,此刻但见银光一闪,“夺”的一声,钉入了屋顶。
  屋顶上竟发出了一声令人毛骨耸然的声音。
  原来这屋子的梁下还有层木板,看来仿佛建有阁楼,但却看不到楼梯,也看不到入口。
  银簪只剩下一小截露在外面,闪闪发着光。
  楚留香身子轻飘飘的掠了上去,贴在屋顶上,就像是一张饼贴在锅里,平平的、稳稳的,绝没有人担心他会掉下来。
  他轻轻的拔出了银簪,就发现有一丝血随着银簪流出,暗紫的血看来几乎就像墨汁,而且带着种无法形容的恶臭。
  楚留香笑了:“原来只不过是只老鼠。”
  但这只老鼠却帮了他很大的忙。
  他先将屋顶上的血渍擦干净,然后再用银簪轻敲。
  屋顶上自然是空的。
  楚留香游鱼般在屋顶下滑了半圈,突然一伸手,一块木板就奇迹般被他托了起来,露出了黑黝黝的入口。
          ×    ×    ×
  外面的骚动惊呼声已离得更远了。
  令人失望的是这阁楼上并没有什么惊人的秘密,只不过有张凳子,有个衣箱。
  衣箱很破旧,像是久已被主人所废弃,但楚留香用手去摸了摸,上面的积尘居然并不多。
  打开衣箱一看,里面只不过有几件很普通的衣服。
  这些衣服绝没有丝毫奇异之处,谁看到都不会觉得奇怪。
  只有楚留香例外,也许就因为这些衣服太平凡,太普通了,楚留香才会觉得奇怪。
  一个疯子的阁楼上,怎会藏着普通人穿的衣服?若说这些衣服是普通人穿的,衣箱上的积尘怎的不多?
  楚留香放下衣服,盖好衣箱,从原路退下去,将木板盖好,自下面望上去,绝对看不出有人上去过。
  然后他又将那根银簪放回梳妆台,走出门,关起门,用原来的那根草绳,在门栓上打了个相同的结。
  看他的样子,居然好像就要走了。
  墙头上的火苗已化作轻烟,火势显然已被扑灭了。
  院外传来一阵呼唤声,正是来找楚留香的。
  楚留香突然一掠而起,轻烟般掠上屋脊。
  他听到有两个人奔入这院子,一人唤道:“楚相公,楚大侠,我家庄主请您到前厅用茶。”
  另一人道:“人家明明已经走了,你还穷吼什么?”
  那人似乎又瞧了半天,才嘀咕着道:“他怎么会不告而别,莫非是被我们那位宝贝二爷拉走了。”
  另一人笑道:“这姓楚的一来,就害得我们这些人几天没得好睡,让他吃吃我们那位宝贝二爷的苦头也好。”
  楚留香闷声不响的听着,只有暗中苦笑,等这两人又走了出去,他忽然掀起了几片屋瓦,在屋顶上挖了个洞,将挖出来的泥灰都用块大手巾包了起来,用屋瓦压着,免得被风吹散。
  这些事若换了别人来做,不免要大费周章,但楚留香却做得又干净,又利落,而且连一点声音都没有,就算有条猫睡在屋顶下,都绝不会被惊动,从头到尾还没有半盏茶功夫,他已神不知,鬼不觉的又溜回了那阁楼。
  天光从洞里照进来,阁楼比刚才亮得多了。
  楚留香找着了那只死老鼠,远远抛到一边,扯下块衣襟,将木板上的血渍和尘土都擦得干干净净。
  木板上就露出了方才被银簪钉出来的小孔,楚留香伏在上面瞧了瞧,又用那根开锁的铁丝将这小孔稍微捅大了一些。
  然后他就舒舒服服的躺了下来,轻轻的摸着鼻子,嘴角露出了微笑,像是对这所有的一切都觉得很满意。
  过了半晌,他居然似乎睡着了。
  又不知过了多久,下面的门忽然发出“吱”的声响,明明睡着了的楚留香居然也立刻就醒了过来。
  他轻轻一翻身,眼睛就已凑近到那针眼般的小孔上。
  楚留香早已将位置算好,开孔的时候,所用的手法也很巧妙,是以这孔虽不大,但一个人若走进屋子,他主要的活动范围,全都在这小孔的视线之内,从下面望上去,这小孔却只不过是个小黑点。
  走进屋子来的,果然就是薛宝宝。
  只见他一面打呵欠,一面伸懒腰,一面又用两手捶着胸膛,在屋子里打了几个转,像是在活动筋骨。
  除了他身上穿的衣服外,看他现在的举动,实在并没有什么疯疯癫癫的模样,但一个疯子回到自己的屋子里,是不是就会变得正常些呢?世上大多数的疯子,岂非都是见到人之后才发疯的吗?
  楚留香似乎瞧得很有趣,因为他虽然见多识广,却也从来不知道疯子一个人的时候会做些什么样的事。
  只见薛宝宝踱了几个圈子,就坐到梳妆台前,望着铜镜呆呆的出神,又拿起一根银簪,放在鼻子上嗅了嗅,对着镜子做个鬼脸,喃喃道:“死小偷,坏小偷,你想来偷什么?”
  他果然已经发现有人进过这屋子。
  楚留香面上不禁露出了得意之色,就好像一个猎人已捉住了狐狸的尾巴,谁知他刚一眨眼,薛宝宝突然不见了。
  原来他也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一闪身已到了楚留香瞧不见的角落,楚留香虽瞧不见他,还是听到地板在“吱吱”的响。
  薛宝宝他究竟在干什么?
  若是换了别人,一定会沉住气等他再出现,但楚留香却知道自己等得已经久了,现在这时机再也不能错过。
  他身子一翻,已掀起那块木板。
  楚留香的身子已落叶般飘下!

相关热词搜索:鬼恋侠情

上一篇:第九章 惺惺相惜
下一篇:第十一章 情有所钟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