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情有所钟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更新时间:2019-06-11 17:26:45  评论:0 点击:

  楚留香悄悄退了出去。
  为了这刺客组织的首领,他已不知花了多少心血,也不知道追踪了多久,现在他总算心愿得偿。
  可是他心里真的很高兴么?
  深秋昼短,暮色已将来临。
  秋风舞着黄叶,伶仃的枯枝也陪着在秋风中颤抖。
  楚留香自地上拾起了一片落叶,怔怔的看了许久,又轻轻的放了下去,看着它被秋风卷起。
  他挺起胸,走了出去。

×      ×      ×

  楚留香一走出薛家庄的门,就已发现有个人远远躲在树后,不时贼头贼脑的往这边偷偷看一眼。
  他虽然只露出半只眼睛,但楚留香也已认出他是谁了……除了小秃子外,谁有这么秃的头?
  小秃子一瞧见楚留香,眼睛就亮了起来,楚留香却好像根本没有瞧见他,小秃子急得直擦汗,直招手,楚留香还是不理,反而故意往另一边走。小秃子闪闪缩缩在后面跟着,也不敢出声招呼。
  刚在别人家里放完了火,心总是有些虚的,直等楚留香已走出很远,小秃子才敢赶过去,笑嘻嘻道:“你老人家若再不出来,可真要把我们急死了。”
  楚留香板着脸,道:“我一点也不老,也用不着你们着急。”
  小秃子怔了怔,赔笑道:“香帅莫非在生我们兄弟的气么,难道是为了我们兄弟不敢冲进去帮忙?”
  楚留香冷冷道:“帮忙倒不敢,只求你们以后莫要再认我这朋友就是了!”
  小秃子本来还在赔着笑,一听这句话,脸上的笑容忽然都僵在那里了,过了半晌,才期期艾艾的问道:“为……为什么?”
  楚留香道:“因为我虽然什么样的朋友都有,但杀人放火的朋友倒还没有,小小年纪就学会了杀人放火,长大了那还得了。”
  小秃子着急道:“我……我从来也没有杀过人哪!”
  楚留香道:“放火呢?”
  小秃子苦着脸道:“那……那倒不是没有,只不过……只不过……”
  楚留香道:“只不过怎样,只不过是为了我才放的火,是不是?”
  小秃子脸上直流汗,也不知是该点头,还是该摇头。
  楚留香道:“你为了我放火,我就该感激你,是不是?那么你将来若再为我杀人,我是不是更应该感激你?”
  小秃子急得几乎已快哭了出来。
  楚留香叹了口气,道:“你放火烧的若是恶人的屋子,杀的若是恶人,虽然已经不应该了,倒还情有可原,烧的若是好人的屋子,杀的若是好人,那么你无论为了谁都不行,无论什么理由都讲不通,你明白么?”
  小秃子拼命点头,眼泪已流了下来。
  楚留香脸色和缓了下来,道:“你现在年纪还轻,我一定要你明白‘大丈夫有所不为’这七个字,那就是说,有些事你无论为了什么理由,都绝不能做的!”
  小秃子“噗咚”一声就跪了下来,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哽声道:“我明白了,下次我再也不敢了,无论为了什么原因,我都绝不做坏事,绝不杀人放火。”
  楚留香这才展颜一笑,道:“只要你记着今天的这句话,你不但是我的好朋友,还是我的好兄弟!”
  他拉起小秃子笑道:“你还要记着,男人眼泪要往肚子里流,鼻涕却万万不可吞到肚子里去。”
  小秃子忍不住笑了,他不笑还好,一笑起来,险些真的将鼻涕吞了下去,赶紧用力一吸,两条鼻涕“呼噜”一声就又缩了回去。
  楚留香也忍不住笑道:“想不到你还有这么样一手内功绝技。”
  小秃子红着脸,吃吃笑道:“小麻子也总想学我这一手,却总是学不会,鼻涕弄得满脸都是。”
  楚留香道:“他在哪里?”
  小秃子道:“他陪着一个人在那边等着香帅,现在只怕已等得急死了。”

×      ×      ×

  小麻子果然已急死了,但他陪着的那个人却更急,连楚留香都未想到等他的人竟是薛斌的书僮倚剑。
  倚剑一见了楚留香,就要拜倒。
  楚留香当然拦住了他,笑问道:“你们本来就认识的?”
  小麻子抢着道:“我们要不认得他,,今天说不定就惨了,若不是他放了我们一马,刚才我们就未必能逃得了。”
  小秃子一听他又要说放火的事,赶紧将他拉到一边。
  倚剑恭声道:“香帅的意思,小人已转告给二公子。”
  楚留香道:“他的意思呢?”
  倚剑道:“二公子也已久慕香帅侠名,此刻只怕已在那边猎屋中恭候香帅的大驾了。”
  楚留香笑了笑道:“很好,再烦你去转告薛二公子,请他稍候片刻,说我马上就到。”
  等倚剑走了,楚留香又沉吟了半晌,道:“我还有件事,要找你们两个做。”
  小麻子怕挨骂,低着头不敢过来,小秃子已挨过了骂,觉得自己好像比小麻子神气多了,抢着道:“莫说一件事,一百件事也没关系。”
  楚留香拍了拍他肩头,笑道:“昨天晚上我去找的那对夫妻,你认得出么?”
  小秃子道:“当然认得出。”
  楚留香道:“好,你现在就去找他们,将他们也带到那边猎屋去,就说是我请他们去的。”
  小秃子道:“没问题!”
  楚留香道:“但是你们到了那边猎屋后,先在外面等着,最好莫要被人发现,等我叫你们进去时再露面。”
  小秃子一面点头,一面拉着小麻子就跑。
  楚留香仰面向天,长长伸了个懒腰,喃喃道:“谢天谢地,所有的麻烦事,总算都要过去了……”

×      ×      ×

  楚留香并没有费什么功夫就将左轻侯稳住,又将那位也不知是真还是假的“左明珠”姑娘带出了掷杯山庄。
  这位“左姑娘”脸色还是苍白得可怕,眼睛却亮得很,这两天她好像已养足了精神,但走路还是慢吞吞的,跟在楚留香后面走了很久,才悠悠的道:“现在已经快到三天了。”
  楚留香笑了笑,道:“我知道。”
  左姑娘道:“你答应过我,只要等三天,就让我回家的。”
  楚留香道:“嗯。”
  左姑娘道:“那么……那么你现在就肯让我走?”
  楚留香道:“我自然肯让你走,只不过,你回到家以后,你父母还认得你么?——若换了我,是绝不会认一个陌生女孩子做自己女儿的。”
  左姑娘咬着嘴唇,道:“可是……可是你已经答应过我,你就该替我去解释。”
  楚留香道:“金弓夫人会相信我的话?”
  左姑娘道:“江湖中谁不知道楚香帅一诺千金?只要香帅你说出来的话,就算是你的仇人,也绝不会不相信的。”
  楚留香沉默了半晌,忽又回头一笑,道:“你放心,我总叫你如愿就是,只不过什么事都要慢慢来,不能着急,一着急,我的章法就乱了。”
  左姑娘垂下了头,又走了半晌,前面已到了那小树林,远远望去,已可隐约见到那栋小木屋。
  她忽然停下脚步,道:“你……你既不想送我回家,想带我到哪里去?”
  楚留香道:“你瞧见那边的木屋了么?”
  左姑娘脸色更苍白,勉强点了点头。
  楚留香道:“我走累了,我们先到那屋子去坐坐。”
  左姑娘道:“我……我……我不想去。”
  她虽然勉强控制着自己,但嘴唇还是有些发抖。
  楚留香笑道:“那屋子里又没有鬼,你怕什么,何况,你已死过一次,就算有鬼你也不必害怕的。”
  左姑娘道:“我……我听说过那屋子是薛家的。”
  楚留香笑道:“你若是左明珠,自然不能到薛家的屋子去,但你又不是真的左明珠,左明珠早已死了,你只不过是借了她的尸还魂而已,为什么去不得?”
  他笑嘻嘻道:“何况,你既是薛二公子未过门的媳妇,迟早总是要到薛家去的。”
  左姑娘道:“可是……可是你……”
  楚留香道:“我也没有关系,我是薛衣人的朋友!”
  左姑娘好像呆住了,呆了半晌,勉强低着头跟楚留香走了过去,脚下就像是拖着千斤铁链似的。
  楚留香却走得很轻快,他们刚走到那木屋门口,门就开了,一个很英俊的锦衣少年推门走了出来。
  他脸上本来带着笑,显然是出来迎接楚留香的,但一瞧见这位“左姑娘”,他的笑容就冻结住了。
  左姑娘虽然一直垂着头,但脸色也难看得很。
  楚留香目光在两人脸上一扫,笑道:“两位原来早就认得了。”
  那少年和左姑娘立刻同时抢着道:“不认得……”
  楚留香笑道:“不认得?那也无妨,反正两位迟早总是要认得的。”
  他含笑向那少年一抱拳,道:“这位想必就是薛二公子了?”
  薛斌躬身垂首道:“不敢,弟子正是薛斌,香帅的大名,弟子早已如雷灌耳,却不知香帅这次有何吩咐?”
  楚留香道:“吩咐倒也不敢,请先进去坐坐再说。”
  他反倒像个主人,在门口含笑揖客,薛斌和左姑娘只有低着头往里走,就像是脖子忽然断了,再也抬不起头。
  倚剑立刻退了出来,退到门口,只听楚留香低声道:“等小秃子来了,叫他一个人先进来。”
  只见左姑娘和薛斌一个站在左边屋角,一个站在右边屋角,两人眼观鼻,鼻观心,动也不动。
  楚留香笑道:“这地方实在不错,就算是做新房,也做得过了……薛公子,你说是么?”
  薛斌哈哈道:“不敢……是……咳咳。”
  楚留香又在屋里踱了几个圈子,漫声笑道:“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若是约在此间,倒真不错……”
  他忽然拉开门,小秃子正好走到门口。
  楚留香笑道:“你来得正好,这两位不知你可认得么?”
  小秃子眼睛一转,立刻眉开眼笑,道:“怎么会不认得,这位公子和这位小姐都是大方人,第一次见面就给了我几两银子。”
  他话未说完,左姑娘和薛斌的脸色已变了。
  两人抢着道:“我不认得他……这孩子认错人了。”
  小秃子眨着眼笑道:“我绝不会认错,叫化遇到大方人,那是永远也忘不了的。”
  楚留香拊掌笑道:“如此说来,薛公子和左姑娘的确是早巳认得的了。”
  左姑娘忽然大叫起来道:“我……我不姓左,你们都看错了,我是施茵……我不认得他!”
  她一面狂吼,一面就想冲出去。
  但是她立刻就发现真的“施茵”已站在门口!
  楚留香指着施茵,含笑道:“你认得她么?”
  左明珠全身发抖,颤声道:“我……我……”
  楚留香道:“你若是施茵,她又是谁呢?”
  左明珠呻吟一声,突然晕了过去。

相关热词搜索:鬼恋侠情

上一篇:第十章 薛二爷的秘密
下一篇:第十二章 一夜缠绵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