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一夜缠绵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更新时间:2019-06-11 17:28:47  评论:0 点击:

  气锅鸡、红炆鸭、狮子头、清蒸鱼……这些都是要讲究火候的功夫名菜,梁妈想必已准备一整天了。
  但这些菜现在却还是原封不动的放在桌子上,因为桌上已只剩下两个人,而这两人连一点吃菜的意思都没有。
  客人并没有走,走的反而是主人,每个人走的时候都有一套很好的理由,虽然谁都听得出那些理由是假的。
  他们的意思只不过是想将楚留香和石绣云两个人单独留下来而已,这意思非但楚留香懂得,石绣云也懂得。
  妙的是她并没有要别人留下来,自己也没有走。
  她拿着筷子,轻轻敲着酒杯,像是想敲碎屋子里的静寂,又像是觉得这双手没处安放,所以要找些事来做做。
  她脸上有薄薄的一层红晕,又不太红,在淡淡的灯光下看来,真是说不出的娇艳,说不出的妩媚。
  她低垂着眼,长长的睫毛覆盖在眼帘上,白玉般的牙齿轻轻咬着樱桃般的红唇,咬得却又不太重。
  院子里秋风正吹着梧桐。
  酒,是翠绿色的,浮动着一阵阵幽香。
  如此秋夜,如此佳人,如此美酒,纵然不饮,也该醉了。
  对佳人和美酒,楚留香的经验也许比大多数的人都丰富得多,但也不知为了什么,此刻他的心竟也在跳个不停。
  他很少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
  石绣云忽然抬起眼睛,眼波从他的脸上滑到他的手,于是她面靥上就露出了一对浅浅的酒涡。
  她轻轻的问:“你不敬我酒?”
  楚留香道:“你会喝酒?”
  石绣云眼波流动,道:“你若敢跟我拼酒,我一定把你灌醉。”
  楚留香也笑了,道:“好,我敬你一杯。”
  石绣云撇了撇嘴,道:“多小气,要敬就敬三杯,你……你怕我会喝醉?”
  她很快的倒了三杯酒,很快的就一口气喝了下去。
  一个人会不会喝酒,从他举杯的姿势就可以看得出来,楚留香一看她举杯的姿势,就知道她至少是喝过酒的。
  他也喝了三杯,笑道:“老实说,我倒真未想到你会喝酒,而且酒量还不错。”
  石绣云用眼角瞟着他,道:“怎么,你看我们是乡下人,是不是?告诉你,乡下人也会喝酒的。”
  她又开始倒酒,悠悠的接着道:“我再告诉你,今年过年的时候,我一个人就喝了一坛,你信不信?”
  楚留香失笑道:“如此说来,我倒真该找小胡来跟你喝酒才是。”
  石绣云道:“小胡是谁?”
  楚留香道:“他叫胡铁花,是我的老朋友,也是我的好朋友,他的酒量比我强得多。”
  石绣云笑道:“好,下次你找他来,我灌醉他给你看,可是今天……今天……我却只要跟你喝酒。”
  她举起杯,道:“来,我敬你。你敬我三杯,我敬你六杯,我的气派比你大多了吧?”
  楚留香摸了摸鼻子,道:“六杯?”
  石绣云咕嘟一口,将第一杯酒喝了下去,道:“六杯,你嫌少?还是嫌多了?”
  楚留香笑道:“好像是多了些。”
  石绣云瞪着他,娇嗔道:“怎么,你怕我喝醉是不是?只要你自己不醉就好了,莫管我。”
  这六杯酒她喝得更快,喝完她的脸就更红了。
  楚留香柔声道:“我喝完了这六杯,就送你回去好不好?”
  石绣云眼珠子一转,道:“你……你先喝完再说。”
  六杯酒在楚留香说来,自然算不了什么。
  他喝完了六杯,就问道:“现在你该回去了吧。”
  石绣云咬着樱唇,低下头,慢慢的将一双新绣鞋脱了下来,却将一双白生生的天足盘在椅上,然后又慢慢的抬起头,凝注着楚留香,一字字道:“我不回去。”
  楚留香道:“你……你不回去?为什么?”
  石绣云又在倒酒,道:“没有为什么,我就是不想回去。”
  她眼波在楚留香脸上一转,嫣然道:“来,现在该轮到你敬我酒了。”
  楚留香只有摸鼻子,摸自己的鼻子。
  石绣云垂下头,幽幽的道:“我的心情不好,我想喝酒,你难道就不肯陪陪我?”
  楚留香暗中叹了口气,道:“只要你不喝醉,我陪你喝三天都没关系。”
  石绣云道:“你怕我喝醉?”
  楚留香苦笑道:“谁喝醉我都怕,我什么都不怕,就怕喝醉酒的人。”
  石绣云噗哧一笑,道:“我保证绝不喝醉,行不行?”
  楚留香只有举杯,道:“好,我敬你。”

×      ×      ×

  其实楚留香自然也知道,没有人能保证自己不喝醉的,惟一能要自己不喝醉的法子就是根本不喝。
  这法子虽不算妙,但却很有效。
  只可惜很多人都不肯用这法子,所以每天喝醉酒的人还是很多。
  楚留香也知道劝人喝酒固然不好,劝人不喝也不好,因为你越劝他不喝,他往往会喝得越多。
  他只希望石绣云的酒量真的不错。
  石绣云酒量的确不错,只不过没有她自己想像中那么好而已——每个人的酒量都没有自己想像中那么好的。
  石绣云的眼波已远不如方才那么灵活了。
  她瞪着楚留香,用筷子指着楚留香的鼻子,吃吃笑道:“你不是好人,我早就知道你不是好人……我第一次看见你的时候,就知道我要倒楣了。”
  楚留香苦笑道:“我哪点不好?”
  石绣云格格笑道:“你把我灌醉了……你把我灌醉了。”
  楚留香又好气,又好笑,道:“你不是说你不会醉的吗?”
  石绣云皱了皱鼻子,扮了个鬼脸,拿起酒杯,又放了下去,喃喃道:“这里好闷,闷死人了,陪我出去走走好不好。”
  楚留香立刻站了起来,道:“好。”
  石绣云弯下腰,几乎将头伸到桌子底下了,道:“我的鞋……我的鞋子呢?”
  她的鞋子已踢到楚留香这边来了。
  楚留香只有替她捡了起来。
  谁知石绣云却抬起脚,吃吃笑道:“你替我穿上……你不替我穿,我就不走。”
  纤秀的脚,盈盈一握。
  楚留香的心不觉又在跳。
  对他这样的男人说来,这小丫头做得实在未免太过分了,简直就好像在欺负他,好像说他不敢似的。
  楚留香简直忍不住想给她点教训了。
  可是这次楚留香却什么也没有做,只是替她穿上鞋,扶她出了门,她两只手挂在楚留香肩膀上,整个人都挂在他肩膀上。
  夜凉如水。
  星光映在青石板路上,青石板路上映着星光。
  秋风温柔得就像是情人的呼吸。
  楚留香忽然觉得自己也有些醉了。
  他全未看到黑暗中正有双发亮的眼睛在盯着他。

×      ×      ×

  木屋里并不太暗,因为星光也悄悄的溜了进来。
  楚留香也不知为什么要听石绣云的话将她带来这里,也许他真的有些醉了。
  石绣云快乐得就像只云雀,轻盈的转了个身,道:“你可知道我为什么要到这里来?”
  楚留香没有说话。
  石绣云道:“因为这是我第一眼看到你的地方。”
  楚留香道:“走吧。”
  此时此刻,他忽然说出这两个字来,实在妙得很。
  石绣云道:“走?为什么要走?”
  楚留香道:“你若再不走,可知道我会怎么样?”
  石绣云娇笑着,摇着头。
  楚留香尽量使自己的表情看来凶狠些,沉着声音道:“你既已知道我不是好人,你就该猜得出我要做什么事,你快些走是你的运气,否则我就要撕破你的衣服,然后……”
  他话还没有说完,石绣云突然“嘤咛”一声,投入他怀里,紧紧的勾住了他的脖子,道:“你真坏死了,我就知道你总有一天会这么样对我的。”
  楚留香怔住了。
  他只不过是在嘴上说说,想吓吓她而已,谁知她自己反而“实行”了起来,他想推……
  他推在最不该推的地方。
  石绣云的笑声如银铃,断断续续的银铃,她握起了他的手,将他的手塞入她的衣襟里,悄悄道:“你摸摸我身上是不是在发烧?”
  她身上的确在发烧。
  楚留香虽然有些舍不得,还是很快的就将手抽了出来,谁知石绣云却又拿起他的手,狠狠咬了一口。
  她咬着他的手指,道:“你这个坏东西,你一直在勾引我,你以为我不知道?现在你又逃了……你若敢逃走,小心我咬断你的手指。”
  楚留香是个男人,而且没有毛病。
  一点毛病也没有。

相关热词搜索:鬼恋侠情

上一篇:第十一章 情有所钟
下一篇:最后一页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