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回 步步艰难,如赴鬼域;事事扑朔,恰似谜城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更新时间:2019-05-13 07:18:45  评论:0 点击:

  且说王一萍漫步而行,状至悠闲,兴之所至便随口吟上几句前人留下的绝妙诗句。
  有时到了峰回路转的地方,偶一扭首,瞥见黑珠和查猛两人遥遥跟在数里之外,也是缓步而行,王一萍只当没有看见,仍然缓步前行。
  足足耗有一个时辰,始走近那条断涧。
  首先跃人眼帘的是一具无臂、无腿、无耳,混身血泥污迹的尸体,正是妄想逃走,结果被七心魔君手下十八名弓手击断双臂双腿,终致失血而死的铁塔胡西伦。
  王一萍从未见人死得这般惨法,看了一眼,立即将目光移开,不忍再看。
  再往前走数步,地上横七竖八,全是死人,这些人有男有女,许多都是王一萍见过一眼的,可是死法几乎完全是一样,都是被人劈去脑袋而死,不过仔细一看,才知并非真的被人砍掉首级,而是被人施用内力,硬将头颅压进胸腔里去。
  王一萍感到一阵呕心,真想大吐一阵。
  那柄插在地上的软剑已向前倾斜得很厉害,眼看着即将横倒地上。
  王一萍小心翼翼地从那片几乎全部血污的地上走过,伸手朝剑柄上一拍,一支软剑即齐柄没入涧岸中。
  王一萍心想焦猛口中的七心魔君,必是在此地将那些人全部杀死,方始离去。
  他察看了一下横牵涧上的丝绳,以及涧岸两旁残余的桥墩,心里已经明白是怎么回事,他本想将软剑重新插过,再从丝绳上走过去。但他突然有一种奇怪的念头,他很想看看清楚,黑珠的轻功造诣究竟如何?因此又将软剑拔松,恢复以前将倒未倒的样子,在涧边负手而立,等候黑珠和查猛两人。
  不出一顿饭时,黑珠和查猛两人果然姗姗而来。
  查猛一眼就发现涧边仅余桥墩,双眼一瞪,立即开口骂道:“是哪个王八羔子干下的好事?”
  黑珠莞尔一笑道:“查老二,我说你真是越老越糊涂了,你也不想,这事除了七心魔君而外,还会有谁?”
  査猛重重地击了一下大腿,点头道:“姑娘骂得不错,果然是我糊涂,不过事情还不打紧,有了这个也就难不住人了!”
  说时,伸手向那丝绳一指。
  黑珠神色凝重地注视着那根丝绳,道:“查老二,你想七心魔君故意留下这一条丝绳,用意何在?”
  查猛嘿嘿一笑道:“这我可不糊涂,七心魔君八成埋伏在附近,只等有人上去,然后突然现身,给人一个措手不及。”
  黑珠不同意查猛的看法,摇头道:“凭七心魔君那样的人物,你想他肯施出这等不光明的手段?”
  查猛闻言不由一愕,道:“这么说来,又没有猜对,唉!管他恁地,我们且先过了此润再说!”
  黑珠默默不语,显然她也觉得应当先设法渡过涧去再说。查猛撒开大步,向插在地上的软剑走去,边走边说道:“黑姑娘,我查猛先过去,请姑娘为我掠阵。”
  王一萍微微摇了摇头,心中暗道:“早知这老家伙有此能奈,何必在此地消费这许多时间。”
  查猛走过王一萍身边,因为心中认定王一萍停在涧边,驻足不前,显然是因没有把握从丝绳上渡过之故,因此在与王一萍擦身而近的当儿,冷哼了一声。
  王一萍装做没有听见,心想让他们两人走在前面也好,因此根本不加理睬。
  查猛走到软剑旁边,并不上绳,却先伸手向剑柄按去。
  黑珠不待他手指按实,立即阻止道:“且慢!”
  查猛指尖已将触及剑柄,闻声立将五指撤回,扭过头来,诧异地望着黑珠,黑珠咬了一咬嘴唇,徐道:“这位相公比我们先到,自然应当让他先过去。”
  查猛心中颇不以为然,但也不敢反驳。
  王一萍也不多言,腾身而起,径向丝绳上落去。
  查猛见状大声喝阻道:“喂,愣小子,你怎地不把剑插稳了?敢情是有点活得不耐烦?”
  王一萍洒然一笑,身子恍如飞絮,轻巧地落在丝绳上,那柄摇晃欲倒的软剑居然连动也没有晃动一下。
  查猛嘴里咕噜了两声,谁也听不清他在说些什么。
  王一萍在丝绳略作停留,立即向前移去。
  王一萍没有练过这一门功夫,不过凭他一身所负的绝顶轻功,居然毫不吃力,眨眼之间,已移出数丈之遥。
  查猛直到此时,方始觉得这位年青后生功力之佳,远在自己预料之上。
  涧底但闻浪声震耳,却没有金丸射来,七心魔君洪炎和他手下的十八名弓手也不知去了哪里,始终未再现身,这一来可便宜了王一萍,安安稳稳地渡过了这条宽达二十丈以上的深涧。
  查猛自己肚里有数,知道除非这条丝绳两头结紧,否则,以自己的轻功造诣,极难从绳上渡过,可是要他自己承认不行,又觉得心有不甘。
  黑珠轻移莲步,走近软剑,足尖一点,人已到了丝绳上,距离剑柄仅只数寸光景,道:“查老二你先过去吧!”
  查猛闻言,呆在当地发愣。他知道黑珠轻功固然较他高出甚多,他也想到任凭轻功练得再好,也不可能说半点重量全没有,这种道理黑珠想来不至于不明白,那么,她的这种做法,岂不十分令人费解?
  黑珠见了查猛脸上犹豫之色,催道:“查老二,你没有听见么?”
  查猛一眼瞥见隔涧负手而立的王一萍,正在对他微微发笑,心下一横,道:“我查二猛子这就上来。”
  话音未落,人已腾空而起。
  查猛轻功也颇不弱,偌大一个身躯,落上丝绳,居然也只将丝绳压得向下略略一沉,这还是像王一萍这样人物,换了旁人,只怕一点也看不出来。
  黑珠俟查猛上了丝绳,轻声道:“查老二,你尽管放心,不必担心这柄软剑。”
  查猛点了点头,抬起右脚,向削跨出一步。
  查猛开始时走得十分谨慎。但走出数步之后,立即觉得脚下那根丝绳竟然十分平稳,他自然明白必是黑珠暗中施了什么法子,可是究竟施的什么巧法?他却理会不出。
  查猛一来对黑珠有着绝对的信任,二来也是因为王一萍已安然渡过,而七心魔君洪炎并未出现,证明他并未隐伏一旁,因此放心大胆地从绳上渡过。
  黑珠俟查猛才一渡过,突然向前凌空一跃,那柄业已摇摇欲倒的软剑哪里吃得住这一下,极快地向前一倾倒。
  王一萍大吃一惊,但却想不出办法可以救她,查猛更是惊得面色如土,瞠目而立。
  黑珠这一跃足有六七丈远,而且跃得不低,那柄软剑在经过几度摇晃之后,竟然奇迹似的依然未曾全倒,可是王一萍和查猛都看得十分清切,只要再加些许微力,这柄软剑非倒不可。换句话说,黑珠势必坠落深涧,跌得粉身碎骨。
  黑珠仿佛根本未曾察觉这种间不容发的危境,身子缓缓向丝绳上落去。
  查猛已忍不住大声急道:“黑姑娘,快用手抓紧丝绳!”
  说时,单足一跃,落在飞抓近旁,双手握住丝绳,神情显得紧张已极。
  王一萍觉得除此以外,委实别无他法可想。
  黑珠在足尖将要沾及丝绳之前的一刹时,玉臂反甩,一溜青光,直奔那柄软剑,只听得“叮”的一声,黑珠足尖业已踏中丝绳,而且又二度向前纵去。
  原来适才那“叮”的一声,竟是黑珠所发暗器击中剑柄时所发出,黑珠指力不弱,这一击之力,已使软剑往下陷入二寸之多。
  这一着无论时间准头只要差着一点,黑珠的一条性命就得完蛋,真可说惊险到了极点。
  王一萍心中大为叹服,禁不住轻轻地为她喝了一声彩。
  查猛瞪大了眼睛,望着那柄插在对涧的软剑,心想这种办法,自己并非办不对,不过,一时却想它不出。
  黑珠二度纵落,已飘然落上涧岸。
  查猛手臂一抖,将对涧软剑抖落涧中,然后又将石中飞抓取出,顺手往涧中一抛,道:“免得那些自不量力的混帐小子平白送了性命。”
  黑珠向四周略一察看,觉得七心魔君居然并未隐在附近,的确出人意料,不过她自信判断不会有错,也许七心魔君的确就在附近,只是未曾及时现身而已。
  王一萍见黑珠和查猛都已过涧,遂又背负双手,继续向前缓步走去。
  黑珠直待王一萍走出半里路光景,始轻轻向前迈出一步,目光不时向四周扫视,道:“奇怪,怎么我这次竟料不中了?”
  查猛也觉得七心魔君洪炎既然放出七色追魂彩焰,并将在场诸人,杀戮殆尽,他既然毁桥在前,又何必留绳于后?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两人心中各有所疑,但均放在心中,未曾说出,一连转过两座峰脚,来到一座谷口。远远即已看见王一萍站在那儿,不时回望,似是有意等候两人。
  王一萍俟两人走近,指着峡谷中道:“黑姑娘,这座峡谷形势奇险,只怕有人暗中埋伏,在下以为……”
  黑珠冷冷望着王一萍尚未开口,查猛已抢先说道:“谢谢阁下好意,黑姑娘在草篷中就已说过。咱们只一离开草篷,即成仇敌,你我其志都在活神农孔方中手中的儿味灵药,而且是不弄到手,誓不罢休,这是彼此心里都十分明白。以后咱们各走各的,如果你胆小怕死,跟在咱们后面也成,不过必须缀后十里。”
  王一萍略一琢磨查猛语意,立即明白查猛心生误会,以为自己驻足不前,是因为不敢涉险。暗笑一声,足尖一点,身形比电还快,抢在查猛前面直向谷中投去。
  黑珠待王一萍走了一程,方始说道:“查老二,我们也跟着进去。”
  谷中光影甚暗,两侧怪石嶙峋,十分可怖。
  黑珠料定七心魔君必然会在这必经之路设下极厉害的埋伏,因此跃进之际,尽管速度甚快,可是始终注意着峡谷两侧,尤其是谷顶一带。
  这条峡谷极为曲折,王一萍最初因为受了查猛的影响,也认为峡谷中可能会有七心魔君设下的埋伏,可是足足过了顿饭时间,略一估计至少前行了已有十里之遥,并未发生任何事故。
  那条峡谷似乎还不知有多远,王一萍始终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认定峡谷中,必有埋伏。
  果然继续又向前走出一程,赫然有一具男尸,横挡路中。
  王一萍走近一看,又在路上找出一道痕线,线旁写着:“逾此一步,有死无生!”
  王一萍向那具尸体仔细打量了一番,并未发现任何伤痕,因而无法判定那人因何致死,不过从那具尸体的肤色看来,似乎距离死去之时并不太久。
  王一萍因为曾与五毒之首的毒儒欧阳善初打过交道,见识过欧阳善初用毒技巧之精,着实高人一等。
  这具尸体既然查看不出致死原因,可能不是因伤致死,而是因为身中奇毒之故。想到此处,自然不肯用手去翻动尸体。
  王一萍摸出怀中短剑,将尸体翻转,用剑刃将那具尸体的胸衣轻轻挑破。果然在那人胸腹之间,发现七块颜色极淡的痕印,错非细看,否则极难发现那七块痕印,竟分别呈现出七种不同的颜色,恰与天空彩焰颜色相符。
  王一萍直到此时,始敢肯定这人果真是丧命七心魔君之手。
  同时王一萍也已想到,七心魔君洪炎既然下了毒手,杀死多人,此刻移放一具尸体在此,其意或许并不仅止于恐吓而已。想到此处,想到既然来到此地,哪里再有退缩之理?决定尽速前行。
  王一萍右脚才一迈过路中所划横线,耳中立即听见一片极为尖涩的嘶啼之声,七条尺来长的细线,飞矢一般,分从四面八方,齐向王一萍身上击到。

相关热词搜索:剑气书香

上一篇:第十七回 前有凶魔,后有煞神;彩焰追魂,金丸夺命
下一篇:第十九回 艰难霸业,非虞即诈;千金一诺,为情一字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