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回 舍此而外,别无妙境;普天之下,唯此一关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更新时间:2019-05-13 07:21:22  评论:0 点击:

  南宫琦将他与七心魔君洪炎打赌上当之事说完,已将近黄昏时候,站起身来道:“现在你总明白我要求你不要向他人提及此事的原因了吧。”
  王一萍生平最佩服这种一诺千金的大丈夫,闻言遂道:“前辈放心,我决不向旁人提及这事。”
  南宫琦仿佛还有什么要说,停留了片刻,却默然转身,疾跃而去。
  王一萍经历了这一次,才知七心魔君不但功力深厚,而且诡诈异常,今后真是丝毫也大意不得。
  这一路地势甚为占怪,眼前视界虽然十分辽阔,可是脚下可走的,似乎只有那么一条,如果不往前走,势必只有后退。
  王一萍对怪老头儿所说孔方中业已被掳走一事已不置怀疑;可是他觉得绝无循路退回之理,经过一阵短暂的考虑之后,仍然决定继续前行。
  第二天,王一萍又来到一座奇险的黑谷之前,心想能省点麻烦,还是省点麻烦的好,因此并不进人黑谷,径自施展轻功,贴壁而上,想绕行过去。
  攀上削壁,远远可以看见一处颇具规模的庄院,伫立在两峰之间。
  王一萍足下加劲,惊飙一般,向前飞泻,不消多时,已自来到庄门前。
  那茅屋前的一块白木横匾上龙翔凤舞般,写着“天下第一关”五个大字。
  王一萍乍见之下,不由大为惊愕,有生以来,尚未听人提到过天下竟有第二个“天下第一关”。
  而且匾上字迹和当年草圣王羲之亲笔所书的五字真迹,一般无二。
  王一萍站在大门外正在发愣,突然听见门内传来一阵极轻微的衣襟带风之声;可是,到了距离大门不远的地方,即戛然而止,紧跟着响起一片拖踏的足步声。
  王一萍眉心暗皱,心中觉得有点可疑,未容他多作考虑,大门已呀然敞开,走出一个年近六旬,步履蹒跚的老人来。
  他好像事先并不知道门外有人似的,一眼看见王一萍之后,脸上顿时现出一副惊诧的神情道:“难怪今天一大早起来,就听见屋脊上那只翘尾巴喜鹊,仲着脖子直叫唤,敢情真有贵人驾到。”
  那老人一面说话,一面咳嗽,喉咙管里呼噜呼嚕地响个不停,分明是有一口浓痰在那儿作怪,再看他面色黄中带青,眼神涣散,一点也不像是武林中人。
  王一萍抑住心头疑窦,道:“在下路过宝庄,因为看见这副横匾上的字写得实在太好,一时大为敬佩,停下来看了几眼。”
  老人微一侧首,斜着向上瞄视了一眼,道:“一块白木头上刻着几个大字,这有什么好瞧的?”
  王一萍猜想这“天下第一关”五字或许出于临摹,所以这老头子才说没有什么好瞧,可是继而一想,刻在山海关上那五字,与此刻挂在头顶的这五字,大小悬殊,根本不可能是临摹而来,证明是写上去的,那么这人在庄前竖上这么一副匾额,用意如何,倒颇费猜测了。
  王一萍心中猜疑了一阵并不想追究,拱了拱手,就待离去。
  老人一把抓住王一萍衣袖道:“相公请进来小憩片刻,我老头子只晓得吃饭睡觉,什么字儿画儿的我可一窍不通,不过我们家姑娘对于诗书琴画,可是件件皆精,也许勉强可以陪相公作些个吟风弄月的风雅之事。”
  王一萍始终觉得这座庄院异常神秘,不肯轻易停留,因而推托道:“在下刻下正有要事,急须赶路,他日得暇,一定再来宝庄,并向你家姑娘讨教。”
  那老人扯住王一萍衣袖不肯放开,笑道:“您这就不对了,您说您有要事在身,急欲赶路,就凭你这两条腿?嘿嘿,您别看我年老,可是我心里明白,您一定是一位游山玩水的才子,你若不肯进去休息休息,大约是瞧不起我。”
  王一萍始终觉得这老人令人可疑,心意一动,手臂不经意地向后一掣,似是想将衣袖夺出,那老头上身立被带得向前一倾,脚下一个踉跄,向前跌了出去。
  王一萍一试之下,发觉这老人委实一点武功不会,当下伸手将老人扶住,口中连声说道:“在下一时粗心大意,不知可曾闪着腰没有?”
  老人笑着道:“哪里就娇嫩得会闪了腰去,您放心。”
  老人抓住王一萍衣袖的手却始终没有松开。
  王一萍既然试出老人并无武功,疑心已释,想想这一路餐风饮露,备极辛劳,何妨在此叨扰一顿,因此也就不再坚拒。
  老人见王一萍已有转意,立即侧身一旁,将王一萍让进大门之内。
  门内是一大片花圃,修饰得异常精致,至于亭台楼榭的构建,竟完全是江南风味,王一萍心中暗暗称奇,不住地猜想此庄主人究竟是何身份。
  老人引着王一萍来到一间极雅致的静室内坐定,遂即退了出去,不多一会,飞帘掀处,走进一个玉洁冰清般的淡装美人来。
  王一萍赶忙欠身而起,那淡装女子,莲步轻移,大大方方走到王一萍身前,含笑道:“相公请坐,我家姑娘日来冒受风寒,卧病在床,不克亲来奉客,心中至为悚恐,特命冰儿前来奉伺。”
  王一萍听淡装女子这样一说,方知来人只是一名婢女,心想凭她这份素淡高雅、清莹脱俗的气质,居然只是一位下人,那她奉侍的主人是位什么样的人物,不难想像。
  王一萍被那老头儿硬拖进来,多少还有点不愿意,此刻对这位尚未谋面的神秘山庄的女主人竟然不由自主地生出一片企慕之意。
  淡装女子脸上始终带着一丝淡淡的微笑,和她身上素雅的装束,温秀的举止,令人油然生出一种企慕之意。
  淡装女子道:“冰儿想请公子先去水阁中观赏几副前人字画。”
  语毕,好像认定王一萍不致拒绝似的,向王一萍微一颔首,转身向门外走去。
  王一萍好似着了魔一般,跟在淡装女子身后,也向门外走去。
  花径扶疏,满眼芳菲。淡装女子引着王一萍穿行在一片浓密的花树之中,不久即已来到一座池塘旁边,岸上一座九曲回桥,直通湖心,湖中筑有一座高达三层的风阁。
  王一萍在京中曾经畅游所有名园,觉得能够和此处一比的,实也寥寥无几。
  淡装女子首先踏上回桥,王一萍看了庄中气势,已断定不是普通人物。
  王一萍边走边想,淡装女子已将水阁阁门打开。
  走进水阁,迎面就可看见一幅马钦山的松下观月图。
  王一萍久居京畿,常与各名门公子相过往,在诗词歌赋h面颇下过一番苦功,尤其常为一般人所称道的,是他超人一等的鉴赏力,任何古字古画,只要让他过眼一遍,即可辨出真伪。
  眼下这幅月下观松笔法,气势,甚至落款格局,无不洋溢一片古意,分明是一幅千真万确的前人真迹。
  这座庄院建筑在人迹罕至的荒山之中,已是十分令人费解,而庄中居然藏有艺苑中视若瑰宝的月下观松图,更使人摸不清此庄主人是何身份。
  淡装女子业已走近楼梯口,见王一萍站在那幅月下观松图之前,状若痴呆,不觉莞尔一笑,道:“王老头没有看错,公子果然是一位风雅才子,我家姑娘生平没有其他嗜好,就是喜好收藏古今字画,您要是想看,何不跟我到楼上来。”
  王一萍听出淡装女子言外之意,仿佛是说阁上才是真正收藏字画的地方。
  王一萍心中愈来愈觉惊奇,但脚下可未停留,一掠而上。
  淡装女子见王一萍从阁下一跃就上了二楼,丝毫不觉惊奇,返身走近阁门,绕着水阁打了一转,将全部窗户完全打开。
  王一萍纵目一扫,当真惊愕得状若木鸡。只是呈现在眼前的数十帧字画,无一不是世间绝无仅有的古人真迹,王一萍一再揉着眼睛,不敢相信。
  王一萍也曾有过此梦想,有朝一日,能将古今留传下来的字画收罗一尽,陈诸雅室,专供一干极有天分而对华夏艺文锲而不舍的有心人玩赏临摹。
  王一萍在京中居处也曾辟出一间雅室,专门收藏了一些难得一见的字画,可是拿来和此地一比,相去简直不可以道里计。
  王一萍又惊又羡,如醉如痴,望着满室琳琅满目,美不胜收的字画,不知该从哪一幅看起才好。
  突然听见一声极清越的木鱼声,隔着水池传来,淡装女子随手将身旁的窗户掩上,轻柔地道:“请公子下楼用饭。”
  王一萍犹自沉醉在水阁字画之中,根本没有听见,淡服女子见状,掩嘴一笑,绕室一遭,又将所有的窗户重又掩上,阁下光影一暗,方始将王一萍惊醒。
  淡装女子见了王一萍脸上惊诧之色,笑道:“公子已在阁上玩赏了将近两个时辰,难道一点也不觉得腹饥么?”
  王一萍当真一点也不觉得饥饿,再说就算是腹中饥饿,他也宁愿暂时忍受,也舍不得离开此地。
  淡装女子明明知道王一萍心意,仍道:“只要公子乐意,尽可留在此地,尽情观赏,最好是我家姑娘早日康复,和公子在这水阁之上,品茗长谈,一定别有一番情趣。
  王一萍被淡装女子这一番话说得不胜向往之至,淡装女子见王一萍留恋不舍离去,不觉又是莞尔一笑,扭转娇躯,径向阁底走去。
  王一萍见淡装女子已走下楼梯,觉得没有单独一人留在水阁上不下去之理,可是心里实在是舍不得离开。
  回到先前一度小憩的精舍,业已置妥一桌素席。
  王一萍放眼一看,见那席面上仅只四菜一汤,可是人未走近,已有一股清香之气传来。
  淡服女子秀目扫过席面,眉心微皱,满怀歉意地道:“贵宾光临,时间太过仓促,整治不出什么好东西来,怠慢之处,还望公子原谅则个。”
  淡装女子一面让坐,一面指着席上四样菜肴道:“一样熏雀舌,一样油浸鹅掌,一样珍珠盅,一样翡翠玉。中间那一碗是用一百条各种不同的蛇肉,绞成肉泥,所挤出来的汁烹调而成,称做百蛇羹。”
  王一萍并非一个没有见过大场面的人,可是这等待客盛肴,不但豪侈,而且高雅。
  淡装女子温婉笑道:“公子请慢慢享用,冰儿还须赶去服侍姑娘,回头再领公子到水阁去。”
  语毕,扭转娇躯,转移莲步,款摆柔腰,娉婷而去。
  王一萍望着淡装女子逝去的背影,出了老大一阵神,方始端碗举箸。
  这一顿饭吃下来,使王一萍心中诧异之感平空又增加了几分,心想就是当今圣上,只怕轻易也尝不到这般佳肴,而这所神秘庄院,却拿来款待一个不速而至的客人,实在是稀奇又稀奇的事情。
  王一萍这些日子来根本未曾正正式式地进过一次饮食,这时也不怕别人笑话,将桌上四色奇肴和一碗珍贵已极的百蛇羹吃得一干二净,渐又想起水阁中情景。
  恰在此时,一片清幽无比的箫声隔空传来。
  王一萍不觉听得悠然神往,突然有人在身后缓缓说道:“公子又在发什么呆?”
  王一萍悚然一惊,极快地转过身来,瞥见原是那淡装女子站在身后。赧然问道:“是谁在吹箫?”
  淡装女子道:“大约是姑娘闲着无事,吹上一曲玩玩,不料公子竟也听得呆了。”
  王一萍脸上一红,讪讪地道:“实在是吹得太好了,以致听出了神,这真是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
  淡装女子道:“公子太过谬奖了,这不过是姑娘随便吹着玩玩,您就比做仙曲,哪天若是用心吹上一曲,不知公子听了又当如何说法呢?”
  王一萍轻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地说道:“唉,真可惜。”淡装女子诧异地问道:“你说什么真可惜?”
  王一萍心无城府,立将心中所想到的顺口而出,道:“我说你们姑娘如果不是住在这等僻静之地,必可成为一个名响遐迩的才女。”
  淡装女子道:“不怕公子笑话,我家姑娘生平最瞧不起的就是这个,您也不想想,我家姑娘若是存有一分想取得声名的心思,也不会那么老远地住到这种地方来了。”
  王一萍心中暗暗叫了一声惭愧,一时低头不语。
  淡装女子见王一萍似有不安之状,忙道:“可是冰儿无心之言,得罪了公子?”
  王一萍否认道:“哪里,哪里!”
  淡装女子仿佛已将王一萍心事猜透,轻笑了一声,道:“虽然公子不肯承认,可是我已猜出,否则怎会好好地突然不说话了呢?”王一萍见这淡装女子不但长得清逸脱俗,而且心思极巧,生平从未遇见过这等女子,不觉生出一股绮念。
  淡装女子道:“如果公子再不说话,就证明我的猜测不错,那么,我只有向公子下跪,请求原宥了。”
  说毕,两膝一曲,当真就要跪下地去。
  王一萍却忙道:“姑娘请起,姑娘请起。”
  说时,伸手就要拦阻,两手已经伸出,突又缩了回来,只因王一萍想到男女授受不亲,对方虽然是一个下人,自己也不能不稍稍顾全一些礼法,因此又将伸出的手臂收回,闪身让在一旁,道:“你不要这样,我说话就是!”
  淡装女子哪里是当真要向王一萍下跪,闻言立又站直身子,道:“那公子可得当真说,而且不许显得勉强。”
  王一萍一时之间,想不出该说些什么才好。王一萍平日走马章台,面对一些名噪一时的艳姝,照例是妙语如珠,可是今天不知如何,竟然感到语塞。
  淡装女子斜托香腮,一双美目,直直地盯在王一萍脸上,王一萍和她的目光一对,突道:“在下有一句话,放在心中已久,也许说将出来,,会惹得姑娘见怪。”
  淡装女子道:“你说吧!”
  王一萍道:“在下无意中经过宝庄,竟被迎为上宾,不但日赐盛肴,而且又将庄中珍藏,赐予观赏,让在下一饱眼福,实在有点受宠若惊。”
  淡装女子淡然一笑,道:“这有什么值得奇怪的,这不过是我家姑娘对客人表示的一些敬意而已。”
  王一萍对淡装女子的答复并不感到满意,道:“在下总觉得未免太过。”
  淡装女子脸上突然现出一丝怪异的笑容,道:“公子真的是这样想吗?也许公子再过些时候,就会有另一种想法了。”
  王一萍只当淡装女子这话的意思是说时间长久之后,惊奇的感觉就会冲淡了,心想水阁中任何一幅字画,只要能见到一幅,也就可算是毕生奇遇,何况是满楼珍宝,一览无余——因此,微微摇了摇头。
  淡装女子道:“这阁中所藏虽然不足百帧,可是已费尽姑娘无穷心血,公子今天虽然走马看花似的观赏过一遍,一定还觉得意犹未尽,甚至感到百看不厌。”
  王一萍十分同意淡装女子的说法,不由自主地将头微微连点。
  淡装女子道:“庄里除了水阁中藏的字画而外,尚有几屋藏书,许多已成为海内孤本,冰儿自会带公子尽情赏玩。”

相关热词搜索:剑气书香

上一篇:第十九回 艰难霸业,非虞即诈;千金一诺,为情一字
下一篇:第二十一回 君且归去,前途凶险;卿亦云往,后顾凄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