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知己仇敌
2020-04-03 18:26:23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黄昏以前,正是一天中生意最清淡的时候。
  孙驼子正坐在门口晒太阳。
  就在这时候,李寻欢带着孙小红来了,孙驼子再也想不到这两人会凑在一起,而且还有说有笑的。
  这两人会成为朋友,倒真是件怪事。
  李寻欢故意不去看孙驼子的表情,心里却也觉得很好笑,他实在连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怎会和这位小姑娘交上朋友的。
  这位小姑娘说起话来就像是百灵鸟,一开口就“吱吱喳喳”的说个不停,而且有时简直叫人招架不住。
  李寻欢一向认为世上只有两件事最令他头疼。
  第一件就是吃饭时忽然发现满桌上的人都是不喝酒的。
  第二件就是忽然遇着个多嘴的女人。
  这第二件事往往比第一件更令他头疼十倍。
  奇怪的是,他现在非但一点也不觉得头疼,反而觉得很愉快。
  大多数酒量好的人,总喜欢有人来找他拼酒的,只要有人来找他拼酒,别的事都可暂时放到一边。
  这拼酒的对手若是个漂亮女人,那就更令人愉快了。
  一个女人若是又聪明、又漂亮、又会喝酒,就算多嘴些,男人也可以忍受的——但除了这种女人外,别的女人还是少多嘴的好。
  一路上,李寻欢已知道,那说书的老头子叫孙白发,就是这位孙小红姑娘的爷爷,她父母很早就死了,一直都是跟着爷爷过活的,祖孙两人相依为命,简直从来也没有一天离开过。
  听到这里,李寻欢就忍不住要问她:“那么你爷爷现在为何没有在你身边呢?”
  孙小红这次的回答倒很简单。她说:“我爷爷到城外接人去了。”
  李寻欢本来还想问她:“接人为何要到城外去接?”
  “接的人是谁?”
  “既然只不过是去接人,为什么不带你去?”
  但李寻欢一向很识相,也一向不愿被人看成是个多嘴的男人——和孙小红在一起,也根本就没有机会让他多嘴。
  她好像存心不让李寻欢再问第二句话,已抢着先问他:“小李飞刀,例不虚发,你这手飞刀是怎么练出来的呢?”
  “听说你有个好朋友叫‘阿飞’,他出手之快,也和你差不多,但现在他已忽然失踪了,你知不知道他在哪里?”
  “你也失踪了两年,江湖中谁也想不到你原来一直躲在孙驼子的小店里,你为什么要躲在那里?”
  “现在你行藏既露,以后来找你的人一定不少,你是不是还打算留在这里?如果你想走,又要去哪里?”
  “梅花盗究竟是什么人?”
  “他已有两年未露面,是不是已被人除去了?”
  “他是被谁除去的?是不是你?”

×      ×      ×

  孙小红问的这些话,李寻欢连一句也没有答复——有些话固然是他不愿回答的,有些话却连他自己也不知该如何回答。
  他早已猜出林仙儿就是梅花盗。
  他也早已知道阿飞是绝不忍向林仙儿下手的。
  那天,他还是让阿飞去了,他知道这少年的外表虽冷酷,但心里面却蕴藏像火一般的热情。
  他知道阿飞必定是带着林仙儿走了。
  但他们到哪里去了呢?
  林仙儿以后是不是会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林仙儿是不是真的会对阿飞生出感情?
  想起这些问题,李寻欢就不免要叹息。
  他也不知道今后自己该怎么打算?
  一直到了孙驼子的小店,坐了下去,他才暂时停止去想这些令他烦恼的事,因为这时酒已摆到他面前。
  孙小红一直在瞅着他,眼睛里带着温柔的笑意。仿佛她不但很欣赏这个人,也很了解这个人。
  李寻欢抬起头,接触到她的温柔的眼波。
  他的心居然跳了跳。
  孙小红嫣然笑道:“现在我们可以开始拼酒了么?”
  李寻欢道:“好。”
  孙小红眼波流动,道:“那么,你说我们该如何拼法?”
  李寻欢道:“拼酒难道还有许多种方法?”
  孙小红道:“当然了,你不知道?”
  李寻欢笑道:“我只知道一种方法,那就是大家都把酒喝到肚子里去,谁喝的酒先在肚子里造反,谁就输了。”
  孙小红“噗哧”一笑,又忍住,摇着头道:“如此看来,你喝酒的学问还是不够。”
  李寻欢道:“哦?”
  孙小红道:“拼酒有文拼,有武拼。”
  李寻欢道:“文拼是如何拼法?武拼又是如何拼法?”
  孙小红道:“你刚刚说的法子,就是武拼,那简直是牛饮。”
  李寻欢道:“牛饮?”
  孙小红道:“大家直着脖子,把酒拼命往嘴里倒,不是牛饮是什么?”
  李寻欢笑道:“不把酒往嘴里倒,难道往耳朵里倒?”
  孙小红笑也不笑,板着脸道:“你要真能用耳朵喝酒,我倒真比不过你,只好算你赢了。”
  李寻欢笑道:“用耳朵喝酒太慢,我可没那么斯文。”
  孙小红道:“我一个女孩子,怎么能跟你武拼,但文拼也有许多种,你可以随便选一种。”
  李寻欢道:“有哪几种?”
  孙小红道:“有猜拳行令,击鼓传花,但这些法子都太俗气,像我们这种人拼酒,自然不能用这么俗气的法子。”
  李寻欢道:“如此说来,还剩下几种法子来让我选呢?”
  孙小红道:“只剩下一种法子。”
  李寻欢忍不住笑了。
  孙小红自己也忍不住笑了,嫣然道:“虽然只剩下一种法子,但这种法子不但最新奇,也最有趣,就算有一万种法子,你也一定会选这种的。”
  李寻欢笑道:“酒已在桌,我只想快点喝下去,用什么法子都无妨。”
  孙小红道:“好,你听着,这法子其实也简单得很。”
  李寻欢只好听着。
  孙小红道:“我问你一句话,你若能回答,就算你赢了,我就得喝一大杯。”
  李寻欢道:“我若答不出,就算输了么?”
  孙小红道:“你就算回答不出,也不算输,直到我将自己问的这问题回答出来,你才算输。”
  她嫣然一笑,接着道:“你说这法子公平不公平?好不好?”
  李寻欢沉吟着,道:“我若输了,就轮到我来问你了,是吗?”
  孙小红摇头道:“不对,赢的人可以一直问下去,直到输为止。”
  李寻欢笑道:“你若一直问我些你的私人琐事,我岂非要一直输到底。”
  孙小红也笑了,道:“我当然不能问你那些话,我若问你,我母亲是谁?我兄弟有几人?我有几岁……你当然不知道。”
  李寻欢道:“那么,你准备问些什么呢?”
  孙小红道:“只要拼酒一开始,你就可以听到我要问些什么。”
  李寻欢拿起杯酒,笑道:“我已在准备输了。”
  孙小红笑道:“好,你听着,我现在就开始问你第一句话。”
  她忽然敛去了笑容,目光凝注着李寻欢,一字字道:“你知不知道那封信是谁写的?”

×      ×      ×

  这句话实在问得很惊人!
  李寻欢的眼睛立刻亮了,失声道:“我不知道……你难道知道?”
  孙小红淡淡一笑,道:“我若不知道,就不会问你了,写那封信的人就是……”
  她故意停住语声,停了很久,才缓缓接着道:“就是林仙儿!”
  这问题的回答更惊人!
  李寻欢虽然一向很沉得住气,此刻也不禁耸然动容,道:“你怎么知道是她?”
  孙小红悠然道:“现在还未轮到你问我,先喝了这杯酒再说吧!”
  李寻欢立刻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孙小红道:“你可知道阿飞现在的情况?”
  李寻欢道:“不知道。”
  孙小红道:“他虽然还是和林仙儿在一起,但林仙儿做的事,他却完全被蒙在鼓里。”
  李寻欢急着问道:“他……他现在何处?”
  孙小红摇着头,叹着气道:“你怎么如此性急,等你赢了时再问也不迟呀?”
  李寻欢只好将第二杯酒也喝了下去,这杯子比碗还大,他喝得比平时更快,因为他急着要听第三个问题。
  孙小红道:“你可知道林仙儿为何要写那封信?”
  李寻欢道:“不知道。”
  他虽已隐约的猜出了林仙儿的目的,却还是无法确定。
  孙小红道:“因为她知道只要有人想对龙夫人林诗音不利,你就一定会挺身而出的,她要诱你现身,再找人找你!因为她一直将你当做最大的对头,最怕的是你,最恨的也是你,你若不死,她就不敢出头。”
  李寻欢长长叹了口气,喝下第三杯酒。
  孙小红道:“你可知道第一个要杀你的人是谁?”
  李寻欢苦笑道:“要杀我的人太多了,又岂只一个。”
  孙小红道:“但能杀得了你的人却也许只有两三个,第一个就是上官金虹!”
  这回答并未出李寻欢意料,他喝下第四杯,却又忍不住问道:“他现在来了么?”
  孙小红摇着头笑道:“你看你,老毛病又犯了,还未轮到你问的时候,你偏偏要问。”
  她接着又道:“上官金虹这人的脾气,你当然知道,普通的宝藏,自然不能令他动心,这次他怎么会动了心呢?”
  李寻欢道:“不知道。”
  孙小红道:“因为他听说昔年天下第一位名侠沈浪是令尊的好朋友。”
  李寻欢道:“沈大侠的确是先父的道义之交,但他多年前便已买棹东渡,退隐于海外之仙山,却和这件事有何关系?”
  孙小红笑道:“我就让你先问一问吧,不然我看你真要憋死了,但你却得先喝三大杯,我才回答你这个问题。”
  她仿佛存心想将李寻欢灌醉似的,只不过她的问题实在太惊人,回答更惊人,李寻欢明知要喝醉,也只得喝下去。
  孙小红这才接着道:“因为他听说沈大侠归隐之前,曾托令尊保管两本书,这两本书就是他毕生所练的武功心法,你只练了其中的一本,小李飞刀就已无敌于天下,若是两本都练成,那还得了,所以连上官金虹那样的人也无法不动心了。”
  李寻欢怔了半晌,苦笑道:“若真有这回事,怎会连我自己都不知道?”
  孙小红道:“我也知道这全是林仙儿造出来的谣言,沈大侠绝世惊才,最了解人心之弱点,又怎会留下什么武功秘笈来让后人争夺。”
  她笑了笑,缓缓接着道:“就算他有武功秘笈要留下,也不会留在你家,他和令尊既然是道义之交,又怎会在你家留下个祸胎?”
  李寻欢叹了口气,道:“正是如此。”
  孙小红眨着眼,道:“我知道你心里一定有很多问题想问我,我若不让你赢一次,你不急死才怪,所以我现在要问你的,你一定能回答得出。”
  她眼睛瞅着李寻欢,慢慢的问道:“你现在心里头是不是还只有她一个人?甚至不惜为她而死……我说的‘她’是谁,你自然知道的。”
  李寻欢又怔住了。
  他从未想到孙小红会问出这么样一句话来。
  无论谁问他这句话,他本绝不会回答的——这是他一生中最痛苦的秘密,也是他最秘密的痛苦。
  若有人问他这句话,无异将一把刀刺入他心里。
  他实在不懂孙小红为何要问出来?
  但孙小红的目光却仍是那么温柔,看不出有丝毫恶意。
  少女们太多好奇,她难道也只是为了好奇。
  她自然绝不会是为了要伤害李寻欢的,否则她怎会向李寻欢说出那么多秘密?而且每件秘密说出后都只有对李寻欢有利。
  但她究竟是谁呢?
  她怎么知道那么多秘密?
  她的祖父显然也是位风尘异人,“孙白发”看来只不过是他的化名,那么,他本来的名字是什么呢?
  他出城去接的是谁?是不是上官金虹?
  阿飞和林仙儿究竟藏在那里?
  这许多问题正是李寻欢不惜牺牲一切也得知道的!

相关热词搜索:铁胆大侠魂

下一篇:第七章 吃人的蝎子
上一篇:
第五章 漫漫长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