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黄鹰全集 >> 鬼箫 >> 正文  
第一章 箫声惊大地,剑气划长空          双击滚屏阅读

第一章 箫声惊大地,剑气划长空

作者:黄鹰    文章来源:黄鹰全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10/11
  箫
  冷雾飘香。
  梅香。
  雾从山壑之下,山林之间升起,香从山路那边飘来,十丈方坪,尽在雾香之中。
  已近拂晓,未到拂晓。
  雾香之中,倏的响起了一种非常奇怪的声音。
  那种声音就像是毒蛇在响尾,饥蚕在噬桑,寒蝉在振羽,恐怖,阴森,诡异!
  冬将尽。
  未尽。
  这时候蛇尚在冬眠,蚕噬桑,蝉振羽的季节更远。
  声音是从一支箫管吹出!
  箫声不住在变动,终于吹出了七个音,合成了一首完整的曲子。
  那并不是一般的曲子。低沉的地方,一若呻吟叹息,高拔的地方,却似呼啸叫嚷。
  痛苦的呻吟,苍凉的叹息,凄历的呼啸,喜悦的叫嚷。
  喜怒哀乐都尽在曲中,每一声都充满了强烈的活力。
  那种活力在活人的感受却恐怕只有毛骨悚然。
  那也根本就像是幽冥的乐章,不像是人间的曲凋,由始就仿似魔王突然下令设宴幽冥,群鬼狂呼,然后盛筵摆开,舞乐纷呈。
  人有喜怒哀乐,鬼也有喜怒哀乐,一心怨怒,满腔悲哀,美酒佳肴当前,亦难有喜乐之声。
  也许还没有人听过幽冥的乐章,但说那就是幽冥的乐章却只怕没有人否认。
  箫声一响动,周围的气氛也变得诡异起来,十丈方坪仿佛就变成了阴森恐怖的幽冥,飘浮在周围的烟雾仿佛就化成了舞蹈中的幽冥群鬼。
  吹箫人莫非就是幽冥的乐师?吹着的那一管莫非就是鬼箫?
  箫也许真的是鬼箫,吹箫人也许真的来自幽冥。
  四五十岁的年纪,青青白白的面色,吹箫人颧骨高耸,两腮无肉,脸容干瘪,眼眶亦是深陷,藏在眼窝之内的那一对眼珠子闪烁着青幽幽的光芒,骤看来就像是黑夜荒林中的两点磷火。
  吹箫人的身子同样枯瘦,那一袭黑布长衫虽已狭窄,穿在他的身上仍觉宽阔。
  衣袖也很宽阔,一双手却在袖外,手背上青筋毕露,活像是爬满了一条条的蚯蚓,手指却一如鸟爪,左五右四。吹箫人赫然就只得九只手指!
  九只手指一样可以品箫,右手的那只尾指在品箫来说根本就是多余。
  竹箫横抓在那九只手指之中,三尺长短,乌黑发亮,也不知是铁还是什么打就,绝不是竹制。
  箫绝不能吹出那种声音。
  箫声吹出了山外,林外。
  山路的两侧,方坪的三面,全都是山林,还有的,正对着山路的那—面却是一个山,壑,烟雾凄迷,深不见底。
  山壑的边缘有一块巨石,颜色斑驳,形状狰狰,烟雾中看来一似蓄势待发的一只蟾蜍。
  吹箫人就盘膝坐在这只蟾蜍的背上。
  箫声不住在变幻,人面却完全没有变化,若不是手指在颤动,若不是有风,风吹起了衣袂,头发,人简直不似一个生人,只像一块死石。
  风狂吹,急风。
  急风从山路那边吹来,吹开了烟雾,吹来了梅香。
  香欲远未远,又是一阵风吹来。
  急风这一阵不单止吹来了梅香,还吹来了急边的马蹄声。
  吹箫人目光一闪,萧吹的渐急。
  蹄声也好像逐渐急了起来,由远而近,由低而高,直似伴奏的鼓音。
  鼓音突歇,箫声刹那亦自停下。
  马已奔出了山路,奔入了方坪,马上人勒住了疆绳,连随滚鞍下马。
  那个人身上一袭银色的长衫,头上一条银色的抹额,七尺上下身裁,三叶’左右年纪,朱唇皓齿,凤目龙眉,那其中散发着的却并不是一种贵气,是傲气,特别是眉宇之间,眼瞳之内,那—种傲气更见明显!
  傲气凌人的目光,这下正落在吹箫人的面上。
  吹箫人焰火一样的那一对眼珠子却一动也不动,面上亦木无表情,恍如未见。
  银衣人一声冷笑,挥手将缰绳甩开,放步走向吹箫人。
  吹箫人仍无反应,似乎这来人与他并无关系。
  银衣人却分明是为了吹箫人而来,目光始终不离吹箫人面上,一直来到方坪中央,脚步方才停下,随即又一声冷笑,道:“倒要你久等了。”
  十丈方坪就只有他们两人,银衣人这句话显然是以吹箫人为对象。
  吹箫人应声缓缓放下了那一管黑管,面上终于有了变化,嘴角一咧,亦自冷笑道:“无妨。”
  “现在才只是时候,我并未迟到。”
  “我只是早到。”
  “你倒也不怕死,果然依约到来这里。”
  “生有何欢?死有何惧?”
  “好一个生有何欢,死有何惧。”银衣人突然大笑。“看来,你果然就是那一个鬼箫方玄!”
  吹箫人冷笑反问道:“你方才没有听到箫声?”
  “我听到。”银衣人微微颔首。“要非你鬼箫方玄,真还没有人能吹得出那一种鬼怪箫声。”
  方玄不以为尾,面上反见得色。“鬼箫只得这一支,方玄只得这一个。”
  “你也知道这是哪一个?”
  “约我到这里来的是十二连环坞的银鹏,这座山虽然也是胜地,平日不错也见游人,这种天气,这个时候,只怕还没有人有这种兴致,况且你又有方才那一番说话,当然你就是十二连环坞的银鹏!”
  “我正是银鹏!”银衣人傲然仰首,“你是必已知道我约你到此所为何事?”
  “信上已提及!”
  “那是必亦知道迟早有今日!”
  方玄冷笑不答。
  银鹏也自冷笑一声。“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方玄沉声应道:“方某人做事向来不问后果。”
  “亦不后悔?”
  “就现在再让我选择,我也是那么样!”
  银鹏忽然问道:“他们与你,似乎并无仇怨!”
  “我只是看不惯他们的所作所为。”
  银鹏皱起了眉头,转问道:“到底他们做了什么惹得你那么生气?”
  方玄正色道:“杀人放火,女淫掳掠,我闻声赶到的时候,正好看见他们八人在将四个五六岁的小孩子分尸刀下!”
  “原来是这种小事。”银鹏皱起的眉头一下开展。“他们杀的那些人与你有何关系?”
  “绝无关系。”
  “你那是路见不平的了?”
  “可以这样说。”
  银鹏奇怪地望着方玄。“据我所知你方玄并非侠义中人。”
  “我方玄一生做事只凭自己喜恶,本来就没有所谓邪正之分!”
  “你就看不惯那种事?”
  “没有人会看得惯,我方玄吹的虽是鬼箫,到底还是个人,还有人性。”
  “那是说他们算不上是人,没有人性?”
  “难道不是?”
  银鹏冷笑,转又问道:“这之前你可知道他们八人归我银鹏所管?是十二连环坞银鹏所属?”
  “未动手他们先挂出十二连环坞的招牌,只可惜十二连环坞还不在我方玄眼内!”方玄冷冷地一笑,“对于拔刀相向,存心杀我的人,我向来也就只有一种力、法。送他人黄泉!”
  “好办法!”银鹏听说反而拊掌大笑了起来,笑问道:“那是否你也知晓那八个人之中有我银鹏的—个表弟?”
  方玄冷笑道:“你那位表弟还不曾忘记捧出你这个表兄的名堂!”
  “哦?十二连环坞你也不放在眼内,难怪你也不将我银鹏放在心上。”
  方玄只是冷笑。
  银鹏接道:“八个人之中当场伏尸你鬼箫之下的其实只得七个人,还有的一个虽然亦难幸免,却在飞鸽传书之后才伤重身亡,所以我知道凶手是你!”
  方玄道:“以后我一定加倍小心!”
  银鹏接又道:“银鹏坞下所属千百,本来不在乎少那八个人,问题却就在那八个人之中,有我的一个表弟,即使我这个表兄肯罢手,我那个姑母也不依!”
  “所以你今日约我到这里来?”
  “南下百家集,这里是必经之地,因利成便,一举两得!”
  “在我来说也是一样!”
  “哦?敢情你也是要走一趟百家集?”
  “少废话!”方玄忽一声轻叱。
  “你我的废话也的,确多一些!”银鹏语声一寒,冷冷接道:“现在应该怎样,大概也不必你我再多作废话的了。”
  “不必!”方玄应声缓缓地在石上站起了身子。
  银鹏的右手即时握住了腰间长剑的剑柄,道:“你下来还是我上去?”
  方玄道:“石上一个人勉强,两个人放不开手脚,我下来!”语声甫落,方玄瘦长的身子从石上悠悠飘下。
  银鹏剑同时出鞘!
  那支剑与一般无异,护手却是一只双翼齐飞的银鹏!
  雕刻的纹理异常精致,那一只银鹏栩栩如生,通体却透着暗哑的血红色,似曾沾染不少鲜血。
  剑也实在杀了不少人,剑锋虽则不易聚血,银鹏上的纹理却轻易可以将血留下来!
  剑一出鞘,烟雾中便多了一股血腥气味,飘浮着的烟雾缓缓四散,仿佛幽冥中的群鬼亦震惊在剑下!
  银朋一剑当胸,目光落在剑锋之上,人与剑刹那仿佛合成了一个不可分离的整体!
  方玄看在眼内,青幽幽,焰火一样,闪烁的双瞳突然凝结,脱口道:“好!”
  银鹏冷笑道:“你先还是我先?”
  方玄黑萧低垂,道:“你又何妨?我又何妨?”
  银鹏以行动答复,一偏身,人剑斜刺里标上,哧哧哧,出手就三剑!
  只听哧哧哧那三下破空声响,已不难想像得那三剑的迅速,狠毒!
  也就在这下,凄厉已极的一阵箫声突然响起!
  方玄那一管黑箫迎风疾挥,空气贯入了箫管,激荡起一阵凄历的箫声!
  七音俱发,摄魄惊魂,箫音未绝,箫管已接连三振,敲开了刺来三剑,又再一振,呜的直点向银鹏的咽喉!
  箫才点划一半,铮的一声异响,箫管的前端突然弹出一支半尺长短,一指宽阔的利刃!
  箫未到,利刃已先到!
  银鹏的剑若是只以箫为对象,不难就伤于这突然出现的利刃之下!
  银鹏的剑果然只是以箫为对象,他的剑绝不比方玄的箫慢,只一挑便对住了点来的一箫,却对不住箫管突然弹出的那一支利刃!
  嗤的那一支利刃刹那射出了一道血口!
  血口在银鹏颈旁,总算他身经百战,反应敏锐,利刃入眼的同时,间不容发的刹那,让开了咽喉要害!
  方玄一击得手,右腕旋即内折,箫随手回,刃随箫返!
  染血的锋口切向银鹏的咽喉!
  这其实石火之间的事情,银鹏却似乎早知有此一着,一闪开咽喉的致命一击,人便已退后,箫刃回切之际,他的人最少已在丈外!
  他的左手下意识往颈旁一抹,抹了一手的鲜血,望了那鲜血一眼,他反而笑了起来。“好一个行侠仗义,锄强扶弱的鬼箫,这箫中藏刃,伤人于意外,莫非就是正人君子的所作所为?”
  “我不是说过一生做事只凭喜恶?”
  “这一次我记稳了!”银鹏狂笑飞身扑回,连人带剑,凌空扑击方玄!
  人剑破风,衣衫风中猎猎飞扬,这一下扑击其猛无比,银鹏简直就像真的变成了一头大鹏!
  方玄看在眼内,猛了咬牙,连人带箫亦自凌空飞起,迎向银鹏!
  箫刃剑锋刹那半空交击,铮的进出了一蓬火星,两条人影一合即分,银鹏激飞半空,方玄疾往下堕!
  一着地,方玄踉跄着又退两步,这两步退出,银鹏又凌空扑击下去!
  方玄一退再退!
  银鹏仰首猛笑不绝,身形陡落又起,再三扑击!
  这个人不单只笑声狂,剑势同样狂,一剑走千锋,就像是银鹏乌的翼,嘴,爪同时扑击,要就挡,要就退,绝对不容人在原地有闪避的余地!
  方玄显然已看出,方才才硬接了银鹏凌空一击。
  那一击接下来,便分出了高低,方玄的功力无疑不及银鹏,再硬接下去,不难就给剑上的力道震伤,方玄显然亦看出了这一点,所以才一退再退。
  他身形也算娇活,银鹏的再三扑击虽然一次比一次迅速,还是追不及。
  只可惜他的后面是山壑,他三退之后,最多只能再一退!
  银鹏看在眼内,第四次扑击!
  这一击方玄可以不接,但再来一击方玄若是仍然不接,便得堕身深壑。
  还可以再一退,方玄就再退一次,一退突然冲天拔起!
  一拔丈八,方玄反变了在银鹏头上,银鹏人还在地上,收住了剑势,正要第五次扑击,方玄已然凌空一个翻滚,头下脚上,倒冲而下,锋利的箫刃随势向银鹏当头插落!
  银鹏直似未觉,但箫刃一到,他的剑亦自及时赶上!
  呛啷的一声,剑刃一合一分,人亦一合一分,方玄凌空再一个翻滚,银鹏也借力使力,却是一偏身形飞鸟也似轻捷,表袂破空声一响一静,两人差不多同时收住了势子!
  方玄的面色立时一变。
  他那个翻滚本来要落在银鹏身后,但这下眼前就只见山壑烟雾迷离,并不见银鹏的影子。
  那偏身往外一绕一折,银鹏已然绕折回去方玄身后!
  两人身形一变再变,结果还是没有变,银鹏再一下扑击,方玄如果不接,一样非堕山壑不可!
  银鹏收住了势子,剑便又高举,那样子又是准备扑击之势!
  剑招并未发,剑势已弥天!
  银鹏再来这一下扑击,是必更凌厉!
  方玄虽然未回头,亦已感到了剑气的存在。阴森的一张脸不其而肃穆起来!
  两人并没有再动,周围的杀气,却越来越重!
  方坪飘浮的烟雾,也竟似要在杀气之中凝结!
  凝结着的烟雾忽然又飘浮!
  银鹏正在动,左脚猛一步踏前。整个人就像是一支正上弦的箭!
  箭欲射未射,方玄那边霍地回头,回身!
  目光一闪,寒芒一闪,方玄第一个发动,回身回头的同时,人就标枪一样飞了出去,呜的黑箫激风尖啸,七音齐发,锋利的箫刃箫声中射向银鹏的咽喉!
  箭几乎同时射出!
  银鹏箭一样迎向方玄,人就像是箭杆,剑就像是箭簇!
  箫刃剑锋呛啷的交击,银鹏猛一声暴喝,剑一吞一吐,接连十二剑飞刺!
  方玄也想抢制先机,但与银鹏相比,毕竟技逊一筹!
  抢不过就只有挨打的份儿,总算他方玄手底下实在有几下子,一口气接了下来。
  十二剑之后又是三剑。
  再来这。三剑就没有那么容易应付的了,接一剑,退一步,三剑接下来,方玄足足给震退了三步!
  三步之后就是山壑的边缘!
  银鹏嘴噙冷笑,一剑突化千锋!
  方玄咬牙力拒,鬼箫幻成了一道光幕,迎向雨点一样飞来的剑芒!
  金铁交击声珠走玉盘也似暴响!
  剑芒一刹那飞散,光幕亦裂开,方玄右手鬼箫横胸,左掌掩面,指缝间血如泉涌!
  银鹏嘴角的笑意更冷酷,一剑再高举,道:“好,再接这一剑!”
  语声甫落,剑即刺出!
  他说是一剑,果然就一剑,这一剑却如雷霆万钧!
  语声甫落,剑即刺出!
  方玄何等见识,岂有不知这一剑厉害,但又不能不接,一声怪叫,箫刃急展,掩面的左手同时落在握箫右手的手腕之上!
  左手一松开,方玄的一张脸又毕露无遗,那之上,以鼻为中心,赫然多了交叉的两道血口,血口的下端已及颈,上端也不过只差少许便划到眼眶!
  血流并未止,方玄的一张脸更见恐怖!
  他的神态同样恐怖,咬牙切齿,青幽幽的眼瞳仿佛已开始燃烧!
  这刹那,他混身的气力已声全集中在双手之上!
  银鹏的左手不知何时亦已搭上了剑柄,一样是双手各尽所能,全力挥剑!
  生死存亡看来就在两人这倾力一击之下!
  霹雳一声巨震,箫剑交击!
  银鹏的一支剑应声两断,半尺长短的一截剑锋嗤的激飞半空,人亦倒退七步!
  方玄那一鬼箫并无损缺,也并未脱手,整个人却断线纸鹞一样倒飞了出去!
  半空中一口鲜血喷出,人疾往下堕!
  下面是山壑!
  迷离的烟雾刹那吞没了方玄下堕的身子!
  烟雾中似乎还有一声怪叫,银鹏听在耳中,目光却落在那断去半尺的剑上,无限惋惜。
  这口剑伴他十二年,终于断在今朝。
  银鹏抚剑叹息在风中。
  风,晚风。
  晚风从日落处吹来。
  风中有一声呻吟。
  一个瘦长的黑衣人呻吟着蹒跚入了路侧那一间小茶馆。
  茶馆在百家集口,赶路的人走渴了都会人内歇上片刻,喝几杯茶润一下咽喉。
  黑衣人也不例外。
  “茶……”黑衣人的浯,声经已微弱,再透过一层黑布,更显得微弱。
  黑衣人的面上蒙着一方黑布,遮去一大半脸庞,还有—小半亦给那一头乱发遮去不少,清楚可见的就只有青幽幽,焰火—样的双瞳。
  卖茶的是—个老婆子,耳朵似乎还没有问题,应声提起了茶杯茶壶,忽然又放下。
  黑衣人一身衣服破破烂烂,乱发披额,简直就像是一个叫花子,老婆子的茶却是烧来卖的。
  黑衣人看在眼内,没有再作声,只是探手怀中取出了一小块碎银子,放在桌上。
  老婆子混身立时都有了气力,赶紧将茶壶茶杯送上。
  黑衣人呻吟一声,拉下了蒙面黑布。
  老婆子偷眼望去,不其而打了一个寒噤。
  黑衣人的面上,以鼻子为中心,赫然交叉着裂开两道并未完全结疤的血口!
  他显然很渴,不用杯,就双手捧起茶壶,将茶往嘴里直倒。
  老波这才发觉黑衣人的右手尾指断去,只得四只手指。
  黑衣人并没有在意,咕嘟咕嘟地连气将那壶茶喝光才将茶壶放卞,那目光一转,倏的落在老婆子的面上!
  老婆子不禁而又打了一个寒噤。
  黑衣人即时问道:“林家在那儿?”
  “林家?”老婆子诧异地望着黑衣人。
  黑衣人哑声接道:“百家集不是只得一家姓林?”
  “这个老婆子清楚。”老婆子手指门外嗫嚅着道:“你跟着这条路走,到了尽头往右转就见到的了,这里只有他们一家是官宦人家的后代,门庭的气派大的可以,最好认不过。”
  “哦。”黑衣人点头。
  “客官是林家的贵亲?”老婆子随即问这一句,一面尽是疑惑之色,她问的虽然好听,其实一些也不相信林家有这种寒酸亲戚。
  黑衣人没有作答,缓缓的拉起了蒙面的黑布,重新蒙住了脸庞。
  也就在这下,一骑人马突从门外奔过!
  马上人三十前后的年纪,仪容清秀。正襟危坐,目不斜视,一脸冷漠,似乎对于一切都不感兴趣。
  马是白色,人亦一身白衣,衣饰虽然并不华丽,却是整洁非常,与人相亲,犹其脱俗。
  老婆子无意门外一望,不觉脱口道:“喏,这不就是林家的大少爷。”
  黑衣人仍不应声。
  老婆子噜嗦着又道:“自从林老爷过身,一直就是这大少爷当的家,听讲这两天他要立室成家,这么大的一个人,早就应该娶妻生子了……”
  话口未完,黑衣人经已站起身子。
  老婆子只有闭上嘴巴。
  黑衣人一声不发,蹒跚着走出茶馆。
  转过身,老婆子才看到这黑衣人的腰后斜插着一管三尺长短的黑箫。
  出了茶馆,黑衣人便转左,走的正是那个林家大少爷骑马的方向。
  “这个人倒奇怪,就不知他跟那个林家到底有什么关系。”老婆子目送黑衣人离开,嘟喃着收拾茶杯茶壶。
  目光一落在茶壶之上,老婆子的面色就变了。
  那茶壶的壶嘴之上赫然沾染着几缕血丝!
  “血!”老婆子失色惊呼!
  “血?”林老夫人听说,也自微微变了面色。
  在林家来说,林老夫人的辈份是最高的了,不过,到底是个女人,少不免要讲一下三从四德,正所谓未嫁从父,既嫁从夫,夫死从子,这几年,很多事情,她都由得大儿子林天方做主。
  天方,天烈,天智,林家的三兄弟一如其名,犹其是林天方,不单止方直,而且他的所作所为林夫人大都很满意,只有这一件!
  林天方娶妻的这一件!
  一想起这一件,林老夫人就窝心,虽然说不过林天方,终于还是答应了下来,这一段日子,林天方几乎没有一顿饭是好吃的,饭前饭后总得要让林老夫人数说一番。
  今夜也不例外,好在林天智饭前赶回,带来集口茶馆那个老婆子的一番说话,将林老夫人的注意力引到傍晚出现在茶馆的那个黑衣人之上。
  听说那个黑衣人探问林家的所在,几乎所有人都一怔。
  这所谓所有人,加起来不过六个人,林老夫人、林天方、林天智之外,就是老夫人的胞弟乔康,侍候林家先后已三代的老管家林保,再一个林可儿。
  林家天方、天烈、天智三兄弟对下,还有这一个小妹子林可儿,今年才不过十五岁,四兄妹之中,以她最年轻,也以她最可人。
  平日尽管发生了什么不如意的事情,有她在一旁,有她的笑语,很容易就会缓和下来。
  这一次,却连她也闭上了嘴巴。
  好像这种事情,毕竟还是第一次发生。
  说到黑衣人喝过的茶壶留下血丝,非独林老夫人,就连林天方也自面色一变,脱口道:“那个人莫非身负重伤。”
  “说不定。”林天智想了一下,忽问道:“大哥怎么好像完全不知道这回事?”
  林天方奇怪的望了一眼林天智,反问道:“难道这回事我非知道不可?”
  林天智道:“那个老婆子当时曾见大哥你在门外策马走过。”
  林天方颔首道:“傍晚时分我不错策马走过那儿,可没有在意。”
  “那种地方的确不起眼,要不是那个老婆子出来将我叫住。我也不知道许多,”
  “那个老婆子可曾看到那个黑衣人的本来面目?”
  “黑衣人喝茶的时候,曾将蒙面的黑布拉下,老婆子总算看在眼内。”
  “是怎洋一个人?”
  “据讲约莫五十左右年纪,脸容干瘪,眼眶深陷,一封眼瞳就像是两团……”
  “两团什么?”
  “鬼火!”
  林天方一愕,一旁林可儿眼都大了,脱口道:“那是鬼?”
  林天方当场板起脸庞。“光天化日,那来的鬼,大人说话,小孩子少插嘴!”
  “十五岁了,还小?”
  林天方不再理会,转问道:“那之外还有什么特徵?”
  林天智道:“面上据讲交叉裂开了两条很长的血口……”
  “还有?”
  “腰后斜插着一管三尺长短的黑箫……”
  “还有?”
  “右手断去了尾指,左右加起来,一共只得九只手指!”
  “黑箫?九指?”林天方即时沉吟起来。
  林可儿一旁静静地听着。忽然举起了双手,装成吹箫的姿势,娇笑道:“九只手指—样可以吹箫呢。”
  “嗯。”林天方霍地抬头。“那莫非就是鬼箫方玄?”
  林天智一怔,问道:“鬼箫方玄又是什么人?”
  “你没有在江湖上走动过,难怪不知道这个人。”林天方沉吟着道:“这个人武功高强,亦邪亦正,一生做事不问是非,但凭自己喜恶!”
  “大哥认识他?”
  “素未谋面,只是闻名。”
  “那他找到这里,找上我家……”
  “也许那个老婆子听错了,听漏了。”林天方淡淡一笑。“我走马江湖前后不过三年,跟他压根儿没有拉上关系!”
  “无意中开罪了他亦未可知。”
  林天方应声一敛笑容,正要说什么,那边林夫人已自插口道:“早些依我说,留在家中读书不就好了,学人走什么江湖?”
  林天方才张开的嘴巴立时又闭上。
  老夫人那说话跟着来了。“要不是走那三年江湖,你也不至于认识耿家那个丫头,对于这头婚事,说到底我也是不称心,就不说我,你舅舅,还有保叔,又有那一个满意。”
  乔康望了林天方一眼,随即接上口。“不是我这个舅舅多嘴,你毕竟官宦人家之后。”
  老管家林保亦说道:“姓耿的可是江湖中人。”
  “江湖中人有什么不好?”林可儿一旁却忽的接上一句。
  “小孩子知道什么。”老夫人连随喝住。“耿家开的是镖局,那个丫头是长年跟着镖车出入,抛头露面,这种行事作风我们官宦人家可看不惯。”
  林天方闷到这下终于忍不住开口。“左一句官宦人家,右一句官宦人家,我倒想再问清楚,爹爹的爹爹做的到底是什么官。”
  “大小都是官。”
  “知县这种官即使不算小,也已是两代之前的事情,我们现在不过是给别人多收那几亩田租的一户普遍人家。”
  老夫人当场沉默了下去。
  厅堂的气氛一时间也变得异常沉闷,五个大人全都没有说话,没有动作,只有林可儿这个女孩子例外。
  她像是省起了什么,忽然走到林天智身旁,悄声道:“三哥,你说要给我找一个盒子,怎了?”
  “三哥还会骗你不成。”林天智笑应着自一侧拿起了一个半尺高下,半尺宽阔,一尺长短的盒子。“这盒子本来是载药材用的,大是大一点,不过也可以的了。”
  “嗯。”可儿微笑接下盒子。
  林天方一旁瞧的奇怪,不由就问道;“可儿,你要这盒子干什么?”
  “给红儿做棺材。”
  “你那双红鹦鹉死了?”
  “嗯,是今天早上的事情,我见他倒悬在架下,还以为他在玩耍,走近去看清楚,才知道是死了。”
  林天方点点头,没有再问下去,那边老夫人却接口道:“明天就是你大哥的大好日子,口上小心一点,别挂着那死字。”
  “红儿死了就是死了哟。”
  老夫人瞪了可儿一眼,转问林天方:“天烈回来了没有。”
  林天方摇头。
  “信送出这么多天,早就应该收到,应该回来的了。”老夫人语声一顿,咧开了一脸笑容。“你们三兄弟,说起来还是天烈本领,一个人开了那么大的一间绸缎庄子。”
  没有人应声。
  老夫人无奈住口。
  林天智这才搓了一下双手,道:“街上风很急,我看今夜有一番寒冷,用过饭,最好被窝子里钻。”
  老夫人笑骂道:“你就懂得睡觉。”
  “这有什么不好?”林天智耸耸肩膀。
  这的确没有什么不好。
  严格说起来,睡觉似乎就只有一个坏处,那就是与死亡太相似,一个死人与一个睡着的人之间只有很少的差异。
  入夜果然又寒冷起来。
  残冬到底也是冬,冬天本来就应该寒冷。
  风窗外飒飒直响,缝儿溜入来的寒气连灯都冷了。
  可儿却没有在被窝里头,捧着一双红鹦鹉呆坐在桌旁。
  那一双鹦鹉早就死了,棺材都已经找来,可儿还是将牝留着。
  林天智找来的那个木盒棺材就放在桌上,可儿往盒子瞄了一眼,叹了一口气。
  “这种天气:叫我怎忍心将你放入这个盒子,埋到地下去……”
  她自言自语未已,窗外突然响起了长长的一声尖啸!
  那一声尖啸迅速消失,也不知道是给夜风吹散还是被夜空吞噬。
  可儿不由的一怔。
  “是箫?谁吹的?怎么这样子难听?”可儿随即往窗那边望了一眼,满脸疑惑!
  箫声似乎就只是那一声,那一声之后,便不再出现。
  可儿凝神倾听了一会,点头道:“总算他知机,再那么胡吹,扰人清梦,我看保叔第一个就不会放过他!”
  她的目光连随回到那双死鹦鹉之上,又自言自语起来。
  “好像红儿这样子漂亮的鹦鹉我看是再找到第二双的,要说到漂亮,我那个未来嫂子相信一定很漂亮,要不,大哥又怎会力排众议,无论如何都要娶回来?”
  耿香莲无疑很漂亮,犹其她笑的时候。
  掀开了车帘子,眼看百家集已在望,耿香莲不觉又笑了。
  这一次,她笑得更美,陪嫁的丫头小菊一旁瞧着,不觉脱口道:“小姐,今天笑起来特别漂亮。”
  耿香莲回头轻叱道:“你胡说什么?”
  “小菊倒不是胡说。”一个笑语声立时车外响起。“新娘子嘛,怎么不漂亮?”
  “伯父,你又来了。”耿香莲笑填着赶紧将车帘子放下。
  策马走在车旁的耿亮看在眼内,笑得更大声。
  今天他实在开心。
  耿香莲十岁父母双亡,一直由他抚养,长大成人了,又得顾虑她的终身,到今天,他总算可以将这担子卸下,了却这件事。
  林天方文武双全,林家又是官宦人家之后,对于这一头亲事,他几乎由开始就赞成,何况林天方对耿香莲的情意这样浓,这样重,他早已看出,有那么一个夫婿,耿香莲往后的日子必会很好过。
  只要耿香莲往后的日子好过,他便已经满足。
  唯一不满意的是现在。
  现在已是正午,他的肚子已经很空,百家集虽则在望,还得走上一段路,而到了百家集,少不免还有一番应酬。
  一想到这些,耿亮往坐骑一鞭。
  希聿聿一声,马应鞭加快。
  一旁车把式连忙亦催策马车追上。
  正午,给人却是黄昏的感觉。
  天空一片灰暗,没有阳光。
  风吹凛冽,漫天飞沙。
  这样的天气,大道上的行人当然不会多,脚步全都放得很急。
  只有一个人例外。
  那个人是骑在马上,那灰马走得却比人还慢。
  耿亮一骑很快便自那骑旁边奔过。
  他本来没有在意,偶然在意。
  只一瞥,他的一双眼霍地睁大,脱口道:“你……你不是沈公子?”
  语声充满了惊讶。
  他实在想不到在这个地方遇上沈胜衣。
  沈胜衣同样意外。
  他的目光应声落在耿亮面上,一怔道:“原来是耿镖头!”
  耿亮展颜道:“沈公子,还记得老夫?”
  沈胜衣道:“十年多的邻居,怎么曾不记得?”
  “这几年不见,你在江湖上更有名了。”
  沈胜衣淡然一笑,道:“你那间镖局的生意可好?”
  耿亮道:“还算过得去,年轻的也很卖力,所以这两年已用不着我这个老家伙出马,话说是坐镇镖局,其实等如在享福的了。”
  沈胜衣瞟一眼耿亮身旁那一辆马车,道:“这一趟镖是必然非常重要。”
  耿亮顺着沈胜衣的目光望去,大笑道:“重要极了,别的我可以不管,这件事无论如何我得亲自出面。”
  沈胜衣脱口问道:“要赚上多少?”
  “相反,赔定了。”
  沈胜衣一怔。
  耿亮却笑得很开心,接道:“最低限度我就得赔掉香莲那丫头。”
  “香莲?”沈胜衣又是一怔。
  车帘子即时又掀开,现出了耿香莲那张俏脸,她笑望着沈胜衣道:“沈大哥,可还认得我?”
  “差点就不认得了,”沈胜衣笑道:“上次你还是一个梳着两条辫子的小姑娘,一下子这么大了。”
  耿香莲噗哧一笑,道:“一下子?六年也有了。”
  “这就六年?时间过得倒快。”沈胜衣一声轻叹,笑顾耿香莲。“怎样?沈大哥什么时候可以喝到你那一杯喜酒?”
  “现在!”这句话却是耿亮应的。
  耿香莲没有作声,垂下头,脸都红了。
  沈胜衣这才留意到耿香莲那一身衣饰。
  “原来这回事!”他大笑。
  耿亮笑得更开心,
  两人这一阵大笑。
  耿香莲又要拿车帘子往下放。
  也就在这下,一个语声突然划空传来!
  “什么事情值得这么高兴?”
  笑声一刹那凝结,
  那个语声简直就像是高岭的冰雪。
  沈胜衣耿亮循声望去,就看到了一个人缓缓策马打从路边的树林走了出来。
  那个人,一身银衣,脸庞同样冰雪也似寒冷。
  对于这张脸庞,沈胜衣完全没有印象,耿亮好像也一样。
  耿香莲却是例外,一看见那个银衣人,她的面色就变了。
  银衣人的目光随即落在耿香莲的面上。
  目光更寒冷!
  耿香莲当场打了一个寒噤,手一颤,车帘子“沙啦”落下!
  沈胜衣耿亮并未在意,马车车厢刚好在两人之间,银衣人的目光本来就迫视他们一样。
  车帘子落下,银衣人的目光也只有收回,薄削的嘴唇缓缓泛起了一丝阴森已极的笑意。
  耿亮一直在小心留意,忍不住问沈胜衣:“那可是你的朋友?”
  沈胜衣摇头,道:“我还以为他是在跟你招呼。”
  耿亮摇头尚未来得及,银衣人已自冷笑应道:“本来就是的。”
  耿亮不由的一怔,脱口道:“我并不认识你。”
  银衣人道:“我认识你就成了。”耿亮只有怔着。
  “闻你二十七岁开始走镖,三十多年来未尝失手!”
  耿亮道:“没有把握的镖我向来不接。”
  银衣道:“如此说,这一趟镖你是很有把握的了!”
  耿亮道:“这—趟我……”
  银衣人截口道:“不管你怎样,这一趟镖我取定了!”
  原来是取镖来的。
  耿亮也不知好气还是好笑,闷哼道:“朋友那儿来的消息?
  银衣人却反问道:“难道你不是耿亮?这一次你护送的不是那辆马车?”
  “我没有否认。”耿亮道:“不过马车里头是什么东西,未知你朋友又可有弄清楚?”
  银衣人一字字说道:“什么东西都给我留下?”
  耿亮冷笑一声道:“朋友是存心砸我这块招牌?”
  银衣人道:“随便你怎样说,要命的马上给我滚,滞则的话”
  “怎样?”
  “这样!”
  语声甫落,银衣人策马奔前,右手一落一挥!
  半空中刹那闪起一道银虹!
  耿亮已有防备,鞍旁挂着的那一把九环刀几乎同时在手!
  叮叮当当的九环齐响,匹链也似的一道刀光横载银虹!
  铮的一声刀光截住了银虹,但连随外翻,银虹的去势却未绝!
  耿亮正想滚鞍闪避,银虹忽又飞回!
  那是一支剑,没有剑尖的长剑!
  鞘长三尺,那支剑却只得二尺五六,竟断去了半尺左右!
  银衣人断剑斜挑,冷笑道:“这一剑我是给你一个明白,再来一剑我可要见血方收!”
  耿亮铁青着脸,握刀的右手手背,青筋暴起。
  那一刀他虽然未尽全力,但已有七分,银衣人却随手一剑就将那一刀劈开,他心中的惊讶可想得知。
  他并不怀疑银衣人的说话,可是银衣人要他留下那辆马车,还是情先取去他的性命。
  这一点他倒不怎样担心,在他的身旁还有一个沈胜衣,他绝不相信沈胜衣袖手旁观。
  一想到沈胜衣,他不由望了沈胜衣一眼。
  沈胜衣的目光却落在银衣人那断剑的护手之上!
  那断剑的护手是一只双翼齐飞的银鹏!
  只一眼,沈胜衣忽然开口问道:“十二连环坞的银鹏跟你是什么关系?”
  银衣人一怔,冷冷道:“我就是银鹏!”
  耿亮那才变了面色。
  行走江湖的朋友很少会不知道十二连环坞是怎样庞大的一个组织,银鹏坞的银鹏又是怎样可怕的一个人!
  沈胜衣却无动于衷,缓缓道:“江湖传言,银鹏皖北剑称第一,今日看来,果真不是全无根据!”
  银鹏哂笑道:“你懂得什么?”
  沈胜衣道:“也没有什么,只是对于剑,到底也不过一番苦功。”
  “哦?听你的口气,莫非要跟我用剑一分高低!”
  沈胜衣道:“如果你一定要动耿家的马车,这相信也一定是无可避免之事!”
  银鹏一剔眉,道:“你一心找死,我如果不成全你,未免过意不去!”
  沈胜衣淡淡地一笑,闭上嘴巴。
  这一份镇定,银鹏亦为之意外,他这才上下仔细的打量沈胜衣一眼,忽问道:“你这小子似乎并不简单,耿老头到底是你什么人?”
  沈胜衣道:“邻人。”
  银鹏接问道:“你小子又是什么东西?”
  沈胜衣道:“不是什么东西,是个人!”
  银鹏冷笑道:“我是问你的名字!”
  “沈胜衣。”
  银鹏一怔,喃喃道:“原来是你!”
  沈胜衣这张脸庞在他来说虽然陌生,这个名字在他来说已不陌生!
  他喃喃着突然翻手,一剑刺向沈胜衣的眉心!
  沈胜衣没有动!
  剑风已激起了他额前的几条乱发,他还是没有反应!
  他的神经简直比钢丝还要坚韧!
  耿亮一旁瞧着,眼都直了,他想叫沈胜衣小心,但,口尽管张着,却连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银鹏的神情也并不稳定。
  他知道自己这一剑的威力,即使是铁布衫,金钟罩,十三太保横链练的功夫也得破在这一剑之下!
  他绝不相信沈胜衣浑身刀枪不入。
  他也已算准了距离,沈胜衣若是就在原来的位置,三寸剑尖必入沈胜衣的眉心!
  剑尖!
  一想到剑尖,银鹏当场如遭雷极!
  他那支剑已没有剑尖!
  不单止剑尖,半尺长短的一截剑身在与方玄的箫刃交击之时断去!
  他出手的时候,却没有将这半尺也计算在内!
  剑果然刺空!
  沈胜衣盯着银鹏道:“这支剑如果三尺,应入我眉心,只可惜这支剑只得二尺五六!”
  银鹏闷哼。
  沈胜衣接道:“这支剑是必近日断尖!”
  银鹏点头。
  沈胜衣接又道:“剑断之后你是必没有再以之与人交手。”
  银鹏只有点头。
  “你用剑用得很好,心情却似乎并不稳定!”沈胜衣冷笑。“方才我若是出手,现在你可能已是一个死人!”
  银鹏铁青着脸道:“现在我还活着,心情也再没有什幺不妥。”
  沈胜衣冷笑无言。
  银鹏道:“一直我就想找你在剑上一比高低,难得今天有这个机会!”
  沈胜衣冷冷一笑,道:“就用你手上这支断剑?”
  银鹏目光转落在剑上,不其而露出一丝犹疑之色。
  沈胜衣只是冷笑。
  银鹏忽亦冷笑道:“你准备留在百家集多久?”
  沈胜衣沉吟不语。
  银鹏连随道:“等我两天,后天这个时候,我在百家集口会你,只要你在,即使得的是我,耿家的事情我也不再过问!”
  沈胜衣沉声道:“你这是要胁?”
  银鹏道:“我目的不过在见识一下天下知名的左手剑,至于那两天也不过用来找一口适当的长剑!”
  “不是去调集人手,好来对付我?”
  “我银鹏还不是这种人,亦从来就未将生死放在心上,但得公平,虽死无憾。”
  “你在江湖中声名狼藉,看来就只有这方面还像一个成名的剑客!”
  银鹏道:“你还未答复我。”
  沈胜衣道:“后天这个时候我就在百家集口等你!”
  银鹏一声“好”,瞟一眼耿亮,道:“耿老头,人说你是中原武林一名福将,果真有几分福气!”
  耿亮大笑道,“没有这几分福气,又怎会在今日遇上沈公子。”
  银鹏冷笑道:“我就差远了,不过林家那位大少爷也不见得好到哪里去!”
  耿亮一怔,他实在不明白银鹏那是什么意思。
  银鹏也没有解释,连随“哈”一声,勒转马头,原路奔了回去。
  耿亮望着银鹏的背影,不觉道:“这小子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沈胜衣随即问道:“他口中的林家大少爷到底是什么人?”
  耿亮道:“相信就是指林天方。”
  “林天方又是什么人?”
  “不就是香莲的未婚夫婿。”
  沈胜衣皱眉道:“银鹏莫非跟他有什么仇怨?”
  “这倒不清楚。”耿亮沉吟道:“不过似乎没有可能,据我所知,他虽然武功很好,还不是银鹏的对手,要是有什么仇怨,银鹏尽可以找他,没有理由找到我头上!”
  沈胜衣点头。
  耿亮笑接道:“不管怎样,事情到此都已了结。”
  沈胜衣道:“现在唯一还有麻烦的,只是我。”
  耿亮道:“所以最低限度我也得先来一声‘多谢’……”
  沈胜衣截口说道:“最不喜欢听到这两个字。”
  耿亮道:“那无论如何,今夜得多喝上几杯。”
  沈胜衣一笑,道:“方才我是跟香莲说笑,事实我平生最怕喝的就是喜酒。”
  “哦?”耿亮奇怪的望着沈胜衣。
  沈胜衣道:“那种场面太拘束,喝酒要轻松,否则就不是味道。”
  耿亮失笑道:“这么说,我惟有看准机会,偷壶酒,溜出来找你!”
  沈胜衣道:“百家集有多大?客栈不过三两间,你要找我也不是一件难事。”
  耿亮大笑。
  沈胜衣目光一闪,忽问道:“那边树下的锦衣人你可认识?”
  耿亮惊弓之鸟,笑声当场一顿转头望去。
  那边树下果然站着一个锦衣人。
  看样子,锦衣人正在打量他们,一见耿亮回望,便将头偏开,右手随即一带疆绳,纵身上了坐骑。
  耿亮多少看到了锦衣的脸庞,在他的眼中,那又是一张陌生的脸庞。
  他摇头,道:“我完全没有印象。”
  沈胜衣道:“也许就只是个路人,我不过见他一直在那儿呆望,随口问一句。”
  耿亮笑道:“怕是给方才发生的事情吓呆了。”
  说话间,锦衣人经已策马奔出,并不是百家集那个方向。
  沈胜衣目光连随转回,忽笑道:“连他都走了,我们还呆在这里干什么?”
  耿亮道:“想不到你比新娘子还心急。”
  沈胜衣大笑道:“你怎知香莲不是已急得恨不得背插双翼,一下子飞到百家集?”
  耿亮不禁亦大笑。
  这一次,耿香莲完全没有反应。
  正午。
  还未到正午,林保已恭候在大门外。
  林天方跟他说过,正午前后新娘子就会来到百家集。他虽然并不赞成这头亲事,也并没有忘记自己的身份只是一个下人。
  一切已打点妥当,集外亦已派人迎接,他还要做的,只是恭候在这里。
  风很急。
  他已感到风中的寒意,腰背不由的佝偻起来,他的目光依然灵活,却并不在远处,只落在门庭附近。
  门庭冷落,虽然是一派办喜事的模样,也不泛欢乐的气氛,还是难掩那一份箫条。
  想到昔日的荣华,林保不由得叹息。
  门外也有一声叹息。
  林保应声回头,就看到一个黑衣人。
  黑衣人黑巾蒙面,只露出一双眼睛,头向下,目光亦落在地上。
  林保立时省起林天智的说话。
  黑衣人就在阶前停下,果是找林家来的。
  在他的腰间,斜插着一管黑箫。
  看到那管黑箫,林保的目光不觉转向黑衣人的右手,他记得林天智说过,黑衣人的右手没有尾指,他却连一双手指也没有看到。
  黑衣人的右手藏在袖内,只露出一双左手,那双左手捏着一封信。
  林保目光转落在信上,脱口道:“你是那一位?”
  黑衣人没有抬头,也没有回答,却问道:“林天方可在?”嘶哑的嗓子,没有高低的语声,听来说不出的悸闷。
  林保勉强压抑住那种想吐的感觉,道:“大少爷在家,有什么事情广“将这封信交给他!”黑衣人左手一送,那封信自他手中冉冉飞出!
  林保下意识伸手去接,那封信竟就恰好落在他的手中!
  他的目光随而落在信封上。
  信封上五个字林天方亲拆。
  素白的信封,殷红的字,淡淡飘浮着腥味,竟是用血写的!
  林保惶然抬首,道:“你……”一个你字出口,林保便仿佛给人扼住的咽喉!
  黑衣人赫然已不知所踪!
  林保张目四顾,一种莫名的恐怖猛袭上心头,捧着那封信,跌跌撞撞的怆惶奔入庭院!
  他走的匆忙,冷不防一个人正从那边花径转出!
  乔康刚转出花径,林保就撞入他怀中!
  蓬一声,两个人变做滚地葫芦!
  林保猛一声怪叫,挣扎着站起身子。
  乔康也不慢,爬起身,瞪着林保道:“什么事这样匆忙?”
  林保这才看清楚那是林老夫人的兄长乔康,喘着气道:“黑衣人来了!”
  乔康诧异道:“那个黑衣人?”
  林保道:“茶寮那老婆子所见的……”
  “人呢?”
  “一眨眼就不见了,只留下这封信!”
  乔康接信在手,细看之下,变色道:“这信封上的字好像用血写的!”
  林保点头道:“我看就是了。”
  乔康道:“还有谁知道这件事?”
  林保道:“只是我知道。”
  乔康沉吟道:“今日是天方大喜的日子,这件事我看最好还是不要传开去,老夫人方面也是,免得她担心。”
  “大少爷那边?”
  “你我这就将信带给他,看到底什么回事,好得有一个防备。”乔康转问道:“他现在是在什么地方?”
  林保道:“应该还在听涛院。”
  听涛院听的不是海涛,也不是松涛,是竹涛。
  院子在庄院后面,除了与庄院后堂相接的一面例外,其他的三面,短墙外就是竹林。
  风吹竹动,一片涛声,这地方虽不能称得上人间仙境,总算得是清幽脱俗。
  院子的当中,一座小小的楼台,窗明几净,一尘不染。
  小楼的四面,甚至与后堂相连的那一条花径同样洒扫干净。
  要一个地方保持这样并不容易,所以没有必要,林天方并不欢迎他人进入听涛院,很多事情他都宁可自己动手。
  今日是无可奈何。
  他还未懂得如何布置新房。
  好在林家的婢仆都知道他有这种洁癖,一切都巳很小心。
  新房经已布置妥当,听涛院现在又只剩下他一个人。
  他并不太在乎,他早已习惯了孤独。
  他背负双手,独立在阶前,静听着那一阵又一阵的竹涛,一面的得色。
  今日他的心情似乎很好,也许就因为是他的大喜日子。
  乔康林保也就在这个时候到来。
  林天方居然一反常态,没有皱起眉头。
  甚至接信在手,他的神色也并无异样。
  他缓缓的撕开封口,抽出信笺踱了出去。
  乔康林保亦步亦趋,只想一看信笺内容。
  一个字他们也没有看到,却看到林天方的一双手突然颤抖起来。
  那双手颤抖着随即将信折好,放回封内。
  信上写的似乎并不多。
  乔康忍不住问:“天方,到底什么事?”
  “没有什么事。”林天方应声将信放入怀中,徐徐转过身来。
  他的面色已不是方才那样,变得很难看。
  乔康林保干瞪着眼睛,也不知应该怎样。
  林天方望了他们一眼,面上勉强挤出笑容,转问道:“耿家的人到了没有。”
  乔康林保不禁一怔。
  林天方迳自道:“还未到么?”
  “是。”林保呐呐应道:“少爷你……”
  林天方截口道:“我这儿很妥当,你出去给我小心看,耿家的车子一到便给我通知。”
  吩咐了这两句,林天方又背转过身踱了出去。
  他的面上已没有笑容,一丝也没有。
  又是风,吹来了竹涛阵阵,吹起了林天方的衣袂。
  他看来是这样的孤单。
  这孤单他已习惯,到了今夜这孤单亦已不再存在。
  耿香莲今夜开始就是他的妻子,长伴在他左右。
  婚礼并不算怎样隆重,但仪式繁多,到酒闭人散,亦已近二更。
  耿亮同样不喜欢太拘束,浅尝即止,回到客房的时候,也不过三分酒意。
  放目尽管一片的陌生,耿亮倒不在乎。
  走镖的人一年之中又有多少天不是置身于陌生的环境?
  这两年他虽然已没有出动,只是坐镇在镖局,这种感觉,他还能忍受,唯一令他难堪的是那份寂寞。
  他早年丧妻,膝下也并无子女,相依为命的一个侄女如今亦已嫁人。
  不过想到这担子终于放下,他不免亦有一种舒一口气的感觉。
  就这样思前想后,老是阖不下眼睛。
  二更都过了。
  耿亮数着更鼓,叹了一口气,索性起身,披上衣衫,走出房外。
  今夜的天气更冷。
  雪傍晚开始落下,现在更大了。
  灯光照耀下,飞舞风中的雪花,地上的积雪,依稀闪烁着冷光,一片难言的凄清。
  耿亮不禁又叹了一口气。
  这口气尚未消散,静寂的夜空突然传来惨叫一声!
  一声比一声凄厉,一连三声,突又死寂!
  只是这三声已足以惊动整个林家庄!
  灯光一时间纷纷亮起,窗户门户,一扇又一扇打开。
  耿亮惊讶未已,一个人已自走廊奔来!  —
  那个人的手中一个灯笼,灯光下耿亮看得很清楚,是老管家林保。
  林保一见耿亮,脚步一顿,道:“耿老爷你也听到了!”
  耿亮才点头,呜一声凄厉已极的怪叫又撕裂本已回复死寂的夜空!
  林保脱口说道:“好像是听涛院那边传来的!”
  耿亮当场变了面色。
  新房就在听涛院!
  “你等我一下,我去拿兵刃!”耿亮一声吩咐,转身急奔入房中。
  他到底是走惯江湖的人,立时就想到事情可能很严重。
  林保却给耿亮赫呆了。
  耿亮再出来的时候,手中就握着那一柄九环刀,道:“我们赶快去!”
  林保如梦方觉,嗄一声,忙举步奔出。
  两人转过了回廊,前面又一扇门户打开,林老夫人伸头出来,叫住了林保。
  “保叔,发生了什么事?”
  林保结结巴巴的道:“听涛院那边传来惨叫声,还有呜……的怪叫声……”
  “那是箫声!”林可儿应声从老夫人身旁闪出。
  “箫声?嘎,黑衣人!”林保不由就想起那个腰插黑箫的黑衣人,慌忙又举起脚步。
  耿亮更不慢,他虽然心急如焚,却苦于不懂门路。
  老夫人也着了慌,扶着可儿忙亦迫上去。
  几乎同时赶到听涛院的还有林天智,乔康,与及林家的几个婢仆。
  灯光照亮了月洞门上草书听涛院的那块横匾。
  耿亮一声:“小心!”拔刀出鞘,越众而出。林天智是第二个,手上三尺长一支长剑。
  有这一刀一剑开路,其他人的胆子也大了起来,相继穿过月洞门,踏上花径。
  花径上积雪盈寸,走过的地方,全都留下清楚的脚印。
  在他们进入之前,花径上却连一个脚印也没有。
  那一对新人虽然也曾走过,雪下得那么大,即使有脚印留下,也已为新雪所掩。耿亮在楼外收住了脚步,道:“方才显然没有人走经花径。”
  林天智抬头望了一眼.道:“里面电似乎并无异样。”
  楼中灯火通明,一片静寂,表面上看来,的确不像发生过什么。
  耿亮却摇头。“我们已来到这里,怎么里头仍然没有反应?”
  寒夜寂静,他们一路走来,火光闪动,人声嘈杂,绝对没有听不到的道理。
  林天智给耿亮这一提,不由面色一变,振吭呼道:“大哥!”
  一连几声,完全没有回答。林天智这才真的变了面色,耿亮亦自变色道:“我们到楼上瞧瞧!”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责任编辑:凌妙颜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四章 剖析揭凶案,维护掩真情
    第三章 单身袭刺客,双雄决生死
    第二章 洞房成鬼域,鸳鸯惨偕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