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黄鹰全集 >> 魔刀 >> 正文  
第一章 烟雨南湖烟雨楼          双击滚屏阅读

第一章 烟雨南湖烟雨楼

作者:黄鹰    文章来源:黄鹰全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9/26
  六月二十四日,烟雨楼。
  这一天所发生的事情就表面看来已经不简单,但其后变化的复杂,仍然在沈胜衣意料之外。
  若换是一般人,经过这一天,只怕会远远离开这地方,可惜他非独胆大过人,而且好奇心之重亦是在一般人之上。所以他非独留下来,而且还插手其中。
  但即使没有他的加入,事情的本身,已经够复杂的了。
  复杂而且恐怖。

×      ×      ×

  烟雨楼在南湖,南离嘉兴县城不过二里,鸳湖与其支流都是在这地方会合,西灯含翠堵,北虹饮濠染,供水千家,背城百雉,兼葭杨柳,落叶荷花,是名胜,也是一个游玩的好地方。
  既然到了嘉兴,沈胜衣当然亦不会忘记来南湖一行。
  这已是他的第二次到来南湖,第一次距离现在却已有十年。
  当时他只有十八岁,已击败江南五大剑客,还与被称为天下第一剑客的“一怒杀龙手”祖惊虹打了一个不分胜负,声名之盛,一时无两。
  少年得志,第一次的游南湖,他心情的轻松可想而知,当时他甚至不知道有所谓悲哀有所谓忧虑。
  十年后的今日,他虽然更加有名,心境却最少苍老了一倍。
  南湖的景色依然,他雇用的那个船娘又是那么的年轻,一袭藕色衣裳,紧裹着纤腰一束,婀娜多姿,他多看一眼,不由想起十年前载他往来南湖的那个船娘,若是那么巧再邂逅今天,不知道已变成怎样了,又是否还认得出来?
  再十年,眼前这藉色衣宴的船娘又如何?
  心念一转再转,沈胜衣不由露出了一丝苦笑。无论如何,十年之前他是绝不会有这种念头。

×      ×      ×

  六月二十四乃是习俗相传的荷花生日,这一天南湖本该很热闹才是,但事实却相反,放目望去,湖上就只有几只小船来往。
  沈胜衣没有在意,纵目欣赏周围的景色,一壶美酒,一碟花生,自得其乐。
  这时候已接近正午,天色并不怎样好,乌云一片,大风吹过,竟飘下一阵烟雨来。
  湖心的烟雨楼在烟雨中迷蒙,周围的景色就像是醉眼惺忪中欣赏着一幅美画。
  沈胜衣一些醉意也没有,却仍然不由半谜起眼睛,对着烟雨楼乾了一杯,喃喃说道:”烟雨南湖烟雨楼,这才是名符其实。”
  船娘一笑,继续划动竹篙,船轻快的从柳树下穿过。
  南湖树木多,柳尤多,风吹万柳飘舞,沈胜衣披散在肩膀的头发亦随着柳丝飘舞起来,一袭白衣亦飘飞,看来更潇,仿佛就要乘风飘去,飘入南湖烟雨申。
  他从容将酒斟下,一面吩咐那船娘,“姑娘,劳烦你送我到烟雨楼那边。”
  船娘一呆,问道:“公子,你认识张大爷?”
  “张大爷,那一个张大爷?”沈胜衣停下斟酒,奇怪的望着那个船娘。“为什么我要认识他?”
  船娘轻叹一口气:“公子既然不认识,那就不要上烟雨楼了。”
  沈胜衣笑问:“莫不是烟雨楼已给那位张大爷买去了?”
  船娘摇头,沈胜衣再问:“那位张大爷到底是什么人?”
  “听说一身武功和势力很大。”船娘看来好像要告诉沈胜衣多一些,却不知如何说话,歉疚的笑了笑。
  沈胜衣目光一转,道:“看来这位张大爷的势力的确很大,否则这南湖在今天应该不会变成这样子。”
  “今天是荷花生日,游客最少要比平日多一半。”船娘看看烟雨楼,显得有些无可奈何。“听说不能上烟雨楼,很多人也都改去别处了。”
  沈胜衣笑笑:“游西湖不一定要上烟雨楼,只是能上烟雨楼更好。”
  船娘又歉疚的望了沈胜衣一眼:“公子只说是游湖,所以我……”
  “你现在不是已经说了。”沈胜衣一顿转问:“这位张大爷到底怎样说话。”
  “他只是要借烟雨楼一天宴客,希望别的人不要前去骚扰。”
  “说得很客气。”沈胜衣又问:“看来这位张大爷在附近的人缘还不算大坏。”
  “好像没听说地做过什么坏事。”
  沈胜衣沉吟道:“好像这样的一个人突然要霸占烟雨楼来宴客,只怕有他的不得已的苦衷。”
  一顿转问:“我们接近一些怎样?”
  船娘会意:“公子是不是要看看那位张大爷?”
  沈胜衣笑道:“来到嘉兴,能够一见嘉兴的名人亦不枉此行,何况这位张大爷又如此有趣。”
  船娘“噗哧”一笑。“公子岂非更有趣?”
  沈胜衣“哦”的一声,看了那位船娘一眼,摸了摸鼻子。“谢谢你。”
  船娘又一征,沈胜衣接道:“很少人说我有趣,尤其是女孩子。”
  船娘的俏脸微红,转过身,又偷看了沈胜衣一眼,才举起竹窝划前去。
  沈胜衣继续斟酒,到他将杯举起来的时候,那只小船离开烟雨楼已经很近了。
  两叶轻舟即时从楼旁水榭荡出,箭一样左右向沈胜衣这边射来。
  船娘一眼瞥见,忙将船停下,转头方待问沈胜衣,那两叶小舟已到了船边。
  舟上各有两个蓝衣青年,背负长剑。
  剑虽然未出鞘,蓝衣青年的目光却有如出鞘的剑一样锐利,盯着沈胜衣。
  “四位好——”沈胜衣举杯打了一个招呼。
  蓝衣青年有些诧异的相互望了一眼,显然并不认识沈胜衣,右面第一个随即问道:“阁下可是要上烟雨楼?”
  “游南湖又焉能不上烟雨楼……”
  沈胜衣话才说到一半,那个船娘已忙着替他解释:“这位公子只是要划近一些,看一看那位张大爷。”
  “看看是什么意思?”蓝衣青年的目光更锐利,就像是尖针一样。
  “就是看看——”沈胜衣到现在仍然面露微笑。
  四个蓝衣青年听了却一丝笑容也没有,右面第一个突然问:“高姓?”
  “姓沈——”那个蓝衣青年上下打量了沈胜衣一遍,忽又问:“沈胜衣?”
  这三个字出口,其余三个蓝衣青年的目光一齐亮起来,到沈胜衣应一声,“正是!”脸全都沉下来,四只稳定而有力的右手,同时握住了剑柄。
  那个船娘不由得变了面色,沈胜衣亦自一征:“四位——”语声未已,那四个蓝衣青年的剑已经“呛”出鞠,狭长的剑锋“飕飕”的一抖,两支剑当先向沈胜衣迎面刺来。
  沈胜衣酒壶一举,以壶嘴锁住了右面来剑,左掌杯一翻,“叮”的正好将左面来剑套在杯内!
  壶与杯竟然都未碎,那四个蓝衣青年面色又是一变,后面两支剑旋倒刺上,刺向沈胜衣的要害!
  沈胜衣身形突地一转,左手杯连翻,“叮叮”两声,迅速将那两剑套住震开!
  四个蓝衣青年叱喝一声:“好!”收剑出剑,四支剑流星一样再刺向沈胜衣。
  沈胜衣轻喝一声,身形疾往上拔了起来,四剑齐从他脚下刺空,他身形再一动,竟就向烟雨楼那边掠去!
  四个蓝衣青年面色大变,一齐催舟,那两叶小船立时急弦箭矢也似射回!
  船娘都看在眼内,只吓得花容失色,瘫软在船上。
  沈胜衣左手杯,右手壶,身形卸风一飞三丈,斜往湖面落下,四剑同时刺到,眼看便要刺在沈胜衣身上。
  那刹那沈胜衣的双脚一缩,身形竟然又往上腾起来,避三剑,右脚一点,正好踩在第四剑的剑脊之上!
  小舟去势未绝,剑势亦未绝,沈胜衣的身形竟有如柳絮一样轻盈,对于剑势竟一些影响也没有,顺着剑势再去前一丈,才离开剑脊!
  那个蓝衣青年这时候才感觉沈胜衣的重量,手中剑不禁一沉。
  其余三剑迅速刺到,但仍然慢了一分,沈胜衣已飕的直向那边水榭掠去。
  水榭中标枪也似立着一个灰衣中年人,看着沈胜衣掠来,双手一翻,已变了一对日月轮,却见到沈胜衣掠进水榭内,那对日月轮才攻出!
  日月轮本就是奇门兵器,在那个灰衣人手中使来,更加诡异。
  那对日月轮攻到一半,仍然只是攻向沈胜衣的胸腹,但再攻前半尺,竟变了连削沈胜衣十三处要害!
  他快,沈胜衣更快,右手酒壶一落,就像是打在蛇的七寸一样,“叮”一声,日月轮的攻势竟被他一酒壶敲死!
  沈胜衣的身形同时一旋,继续飞前,从对面掠出了水榭。
  灰衣人霍地转身,已不见沈胜衣,闷哼一声,从相反的方向掠出水榭,双脚往栏杆一点,“一鹤冲天”,掠上了水榭的滴水飞檐。
  沈胜衣果然就坐在水榭的瓦面上,已斟了满满的一杯酒,正要喝下。
  灰衣人冷笑:“阁下好身手。”
  “彼此——”沈胜衣举杯一饮而尽。
  灰衣人看着他将酒喝完,才暴喝上前,日月轮交飞,一团光也似滚前去。
  沈胜衣倒踩七星,身形飞闪,才将日月轮让开,周围已多了八个蓝衣青年。
  灰衣人目光一闪,身形倒退,闪出了八个蓝衣青年的包围之外。
  那八个蓝衣青年同时转动,手中剑嗡嗡作响,身形虽然不停,剑尖始终不离沈胜衣。
  “八卦剑阵?”沈胜衣语声未落,身形已动,竟迎着那八个蓝衣青年转动的身形转动起来。
  那八个蓝衣青年一看沈胜衣的身形变化,面色骤变,八剑齐出!
  寒光飞闪,一重重剑网迎头向沈胜衣下,却始终差那么一步,被沈胜衣脱出了剑网之外。
  绝无疑问,沈胜衣对于这个八卦剑阵也甚有研究。
  一连脱出了十八重剑网,他的身形左一闪,再右一转,已脱出八卦阵外。
  灰衣人已经在等着他,日月轮都还未攻到,他已又绕了开去,身形一栽一翻,又入了水榭!
  “截住他!”灰衣人大喝,日月轮护住了要害,抢先第一个掠入水榭。
  八个蓝衣青年应声亦一一飞鸟一样,疾掠了下去。
  沈胜衣已经不在水榭之内,灰衣人日月轮一收,目光及处,面色大变。
  那片刻沈胜衣竟然已上了烟雨楼头。
  由水榭到烟雨楼,还有八个蓝衣青年,剑都已在手,从他们惊讶的神态看来,他们并不是没有拦阻,只不过拦阻不住。
  灰衣人一咬牙,追了过去。

×      ×      ×

  烟雨飘飞,烟雨楼在烟雨中仿佛亦要化成烟雨飘去,有如人间仙境。
  楼中这时候亦坐着三个神仙一样的老翁,在持螯把酒谈笑。
  他们一个个童颜白发,相貌明显的不同,衣饰也全不一样。左面的一个一身红衣,一张脸亦是紫红色,目光有如火焰般辉煌,酒量甚宏,大口大口的喝下,吃蟹的技术并不高明,持螯把酒时,酒未吞而唇先破,却吃得很快。
  右面的一个白衣如云,面色亦好像白雪一样,身旁放着一条梨木杖。
  他吃蟹吃得很有规则,先吃黄,再吃肉,后咬脚,到未才啮螯。
  这两人之间的那个老人,一头白发披散,一身青衣,出尘脱俗,又是另一番吃像,专吃肉,不咬脚。
  三人之外还有另一个老人,那个老人坐在主位上,一身锦衣,白发童颜,身材虽然肥胖,绝不难看,只是一些仙气也没有,无论怎样看来都只像一个大腹贾,却是以他吃得最为高明。
  他吃得很慢,很精致,吃前先看看蟹身,再看看脚与螯,然后拔开,一部份一节节地去吃。
  沈胜衣的闯进来,并没有引起他们的注意,他们若不是聋子、瞎子,应该就是没有将沈胜衣放在心上了。
  沈胜衣并不在乎,他虽然不认识这四个老人,但一看那衣着装束,亦已心中有数。
  他也没有上前去惊扰他们,就站在一旁,后面追上来的灰衣人并没有追进来在楼外停下脚步,敌视沈胜衣。
  那些蓝衣青年亦纷纷在灰衣人后面停下来,一个个禁若寒蝉。
  对于烟雨楼中的四个老人,他们显然都很敬畏。
  四个老人始终没有理会,自顾说话。
  红衣老人的语声最是洪亮,一下子痛尽杯中美酒,将酒杯往面前几子重重的一顿,道:“什么荷花生日,完全是骗人的玩意。”
  “骗不倒你就是了。”青衣老人的语声很柔和,一些火气也没有。
  红衣老人大笑:“当然骗不倒我,其实你们也没有理由看不到,这湖上非但没有荷花,连荷叶也没有一片。”
  青衣老人点头:“荷花开也要近秋,现在还是盛暑。”
  白衣老人插口道:“无角的香菱也是到了秋天才熟。”
  他的语声更柔和,柔和得来且阴森,非但丝毫不带火气,简直有些冰冷。
  红衣老人瞪眼道:“不用你提醒,我也知道西湖以菱、蟹着名。”
  白衣老人说道:“现在连蟹也瘦得可怜。”
  红衣老人道:“蟹也是要到了秋天才能肥美。”
  “南湖秋气潇而清淡,最适宜游玩。”青衣老人笑接道:“我们不是到来游玩。”
  白衣老人冷冷道:“所以虽然没有荷花香菱,蟹又嫌太瘦,只要酒还是美酒,我们也应该心满意足的了。”
  红衣老人厉声道:“我可没有说过不满意,不心足。”
  主位那个锦衣老人听到这里,终于开口:“有人说看一个人吃蟹就知道那个人的性格,现在看来果然是大有道理。”
  “你说!”红衣老人霍地转过脸去。
  “楚兄囫囵吞枣,自是性烈如火。”锦衣老人的目光转向白衣老人。“这与秦兄的冷静却完全相反。”
  青衣老人笑问:“我又如何?”
  “完全是大诗人模样,去芜存精。”
  “这是说我很浪费了,张兄自己又如何呢?”
  锦衣老人方待回答,白衣老人已冷应道:“就像地做生意一样,一分一都计较,说好听一些,是从容审慎,精打细算,落在他手上的人,只怕没有多少剩下来的了。”
  锦衣老人放声大笑。
  红衣老人突然道:“都是废话。”转向沈胜衣。“他们不将你放在眼内,我没有。”
  白衣老人冷冷接道:“却怎到现在才招呼?”
  红衣老人应声瞪一眼,回头又问沈胜衣:“你杯中可还有酒?”
  “壶中有——”沈胜衣将酒斟下。
  “不管是友是敌,就凭你这一份胆量,已值得我敬你一杯!”红衣老人接将杯举起。
  一饮而尽,沈胜衣才应道:“老前辈言重了。”
  “我不叫老前辈,叫楚烈!”
  “霹雳楚烈,精打细算张环,雪剑双绝柳清风,铁石心肠秦独鹤,”江南四友“的大名,晚辈早已如雷贯耳。”
  白衣秦独鹤冷笑道:“我看你也不是无名小卒。”
  “晚辈沈胜衣。”
  四个老人齐皆一征,楚烈大笑。“好一个沈胜衣!”
  秦独鹤语声冰冷,接道:“的确是很不错的。”
  锦衣老人道:“张环早已没有人叫的了,这附近的人都习惯叫我做张千户。”
  沈胜衣笑笑道:“老前辈这些年来精打细算,可说是大有成绩。”
  张千户拈须微笑:“总算过得去。”
  青衣柳清风接问:“小兄弟今天到来南湖,不知道有何目的?”
  “游湖——”沈胜衣手一举杯。“喝酒。”
  “想不到小兄弟竟有此兴致。”柳清风呷了一口酒。“高官厚禄,肥马轻裘,新诗映珠玑,豪文冲牛耳,终究不如,雁荡泉一湫,西湖月一钩……”
  沈胜衣紧接道:“孤山一枝梅,南湖一杯酒。”
  “正是正是。”柳清风有些奇怪的望着沈胜衣。“怎么江湖传说,你竟会是一个只懂得用剑的武夫?”
  秦独鹤冷截:“怎么不问他为什么要上烟雨楼?”
  沈胜衣道:“那个船娘告诉我,有一位张大爷要借用这座烟雨楼一天……”
  张千户淡淡的一笑。“你到底还是冲着我来的。”
  柳清风接道:“江湖传说虽然很多都已经失真,你与艾飞雨乃好朋友这一件事,相信还是事实。”
  沈胜衣一征:“莫非他那里得罪了四位老前辈?”
  “他说是要杀我们。”张千户盯稳沈胜衣。
  “不曾听他说过与四位结怨,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张千户盯着沈胜衣一会才回答:“我也不知道。”
  沈胜表叉是一征。
  张千户目光一转:“看来他不像是说谎。”
  “完全不像!”楚烈说得更肯定,柳清风亦道:“我想来想去,可也想不出他有说谎的必要。”
  秦独鹤冷冷的道:“那是因为他说的一枝梅,一杯酒,说对了你的脾胃,知人口面,我还是要一试!”
  语声一落放下杯,缓缓站起身子,木杖在握,突然毒蛇一样刺了出去!
  沈胜衣身形急闪。
  秦独鹤木杖紧迫,飕飕声中,一杖飞灵变幻,连刺沈胜表十三处要害!
  沈胜衣连闪七杖,一翻腕,竟然将酒壶穿在杖上,身形再一转,退过了一旁。
  那支木杖多了这一个酒壶,变化立时就一缓,接着那六杖亦失了分寸。
  秦独鹤面色似乎更白,杖一抖,酒壶飞脱,飞出了楼外,飞进了湖中。
  他接杖一顿,冷笑道:“盛名天下,果无虚士!”
  红衣楚烈看得跃跃欲动,一声:“让我也来过几招!”长身直扑沈胜衣。
  他的一双手远比一般人长大,掌心有如株砂一样,还未拍到,劲风已激起了沈胜衣的衣袂。
  沈胜衣身形飘忽,连闪楚烈十二掌,已到了一条柱子之前。
  楚烈大笑:“看你如何躲得开我这一招!”双掌一翻,接连三变,猛可一拍!
  沈胜衣身形也三变,左手杯往前一送,身形再一变,壁虎一样地贴着那条柱子游窜了上去。
  楚烈双掌一拍,“叭”的将那只酒杯拍成粉碎,攻势亦断,当场一呆。
  张千户地出手了,三颗明珠脱手急打沈胜衣三处穴道。
  沈胜衣一个翻身,凌空落下,那三颗明珠也就在他一翻的那刹那消失不见。
  张千户抚掌笑道:“好,好,英雄出少年。”
  柳清风目光一落,叹了一口气:“大哥还是那副德性,你若是肯再浪费一些,纵然不能将他打下来,他应付得只怕也没有这么容易。”
  张千户捋着须,从容道:“反正不能将他打下来,为什么不省一些?”
  楚烈大笑道:“若不是如此精打细算,他又怎能变成张千户?”
  秦独鹤冷冷接道:“那三颗明珠他本该也省回才是。”
  “第一次见面,本该有一些见面礼才像样。”张千户目光一转。“无论如何,这一次我都要比你们阔气得多。是不是?小兄弟。”
  沈胜衣摊开右掌,那三珠就在他掌心,每一颗都晶莹光洁,显然也甚为值钱。
  “以明珠为暗器,老前辈实在很阔气,不过秦老前辈的杖,楚老前辈的掌,晚辈亦受益不浅。”
  秦独鹤脸上终于露出一丝笑容,楚烈更就大荣,柳清风却又叹了一口气。“看来我若是不出手,反而就变得小家了。”
  他说着站起身,一反腕,剑已出鞘,一剑平胸刺了出去。
  那一剑刺得甚慢,表面上看来平淡无奇,既没有秦独鹤杖势的险恶,也没有楚烈掌势的狂劲,沈胜衣的神态反而凝重起来。
  他盯着刺来的剑,没有动,一直到那一剑距离还有半尺,才突然一动!
  那一剑即时一快,间发之差,从沈胜衣左肩膀刺空!
  柳清风连随收了剑入鞘,只是一道声:“好。”
  张千户笑接:“能够一眼就看出你剑路的人,这只怕还是第一个。”
  柳清风点头。
  张千户转向沈胜衣。“若是单打独斗,我们四人相信没有一个是你的对手。”
  沈胜次方待说什么,楚烈已笑顾他道:“你既已知道他精打细算,亦应该知道无论他说什么,在说之前是必已经考虑清楚。”
  沈胜衣只好住口。
  张千户接道:“你若是突施暗算,我们四人相信亦无一幸免,而既然如此,你当然没有必要先来一探究竟。”
  “所以我们应该相信你所以上来烟雨楼,只是要看看到底间怎么回事。”秦独鹤的脸倏又沉下。“一个人好奇心这样重,并不是一件好事。”
  “也不是一件坏事!”柳清风接上口:“我们年轻的时候岂非也是如此?”
  楚烈转望张千户:“我们问问他,也许知道艾飞雨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张千户看看楚烈,摇头:“你就是不肯动脑筋。”
  “有时而已。”楚烈带笑转问沈胜衣:“你什么时候到来嘉兴?”
  “昨天黄昏。”
  “只是南下路过?”秦独鹤接问。
  沈胜衣点头:“事情到底是怎么开始的?”
  “由我的一个徒弟被杀,他叫江平——”柳清风语声仍然是那么平静:“艾飞雨找上他的时候,他正在一间小酒家之内与两个朋友喝酒,很清醒,没有与任何人发生争执,在杀他之前,艾飞雨只说了五句话——”
  “你是柳清风的徒弟?”楚烈说出了第一句话。
  秦独鹤接道:“我叫艾飞雨,快剑艾飞雨。”
  张千户跟着说出了最后两句。“任何与江南四友有关系的人我都要杀,你你是第一个!”
  “然后他就真的拔剑,一剑将江平刺杀。”柳清风的目光始终停留在沈胜衣的面上:”除了江平的两个朋友,小酒家的老板和小二之外,还有十二个客人,他们现在仍然都生存。”
  沈胜衣听到这里才问:“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
  “六月初六。”柳清风沉着声道:“之后,我的另外三个徒弟,以及楚烈打点屋子的张义一家四口,也都为艾飞两所杀。”
  秦独鹤接道:“我的两个侄儿,还有张记绸缎庄在嘉兴总店的上下二十六个人都先后死在艾飞雨的剑下。”
  张千户补充道:“这是六月十九傍晚发生的事情,艾飞雨进去买了一疋白绫,突然拔剑杀人,最后以人头为笔,以白绫为纸,留下了他的名字。”
  沈胜衣一面听面色亦一面变,嘟喃道:“飞雨不是这种人。”
  张千户双掌倏的一拍,那个灰衣中年人应声从楼外走进来。
  “这是韩奇,是我的外甥,也是我的心腹,一向替我监视我在嘉兴城中的业务,事发之后,他是第一个到达现场。”张千户补充道:“当时他从店外走过,发觉本是上店时间,店门竟然紧闭,所以进去一看究竟。”
  沈胜衣目光一转。“以老前辈的精明,当然不会挑错人。”
  韩奇充满敌意的目光望着沈胜衣,突然道:“这个人是艾飞雨的好朋友。”
  张千户笑:“这句话现在才说,是不是迟了一些?”
  韩奇点头。
  张千户接道:“我吩咐过你们未得我许可,不得进来骚扰,你并没有违背我的话。”一顿又道:“这个人既然是沈胜衣,你们拦他不住也不是你们的错,不过,我们既然留得他在这里这么久,你应该就知道什么是废话的了。”
  韩奇的头垂得更低。
  张千户转对沈胜衣道:“韩奇跟了我已经有二十三年,他的话应该是值得相信的。”
  沈胜衣领首,道:“若是不相信,老前辈也不会留他在身旁二十多年之久。”
  张千户随即吩咐韩奇,“快将那疋白绫拿来。”

×      ×      ×

  白绫如云,字本来是鲜血,现在已变得黯淡。只有“艾飞雨”三字,写得很大,也很狂,是要由这个字认出一个人的笔迹来,显然是没有可能的事情。
  所有的目光仍然集中在沈胜衣的面上,沈胜衣细看了一眼,苦笑。
  他方等开口,张千户已道:“任何一个人拿着人头做笔,在白绫上随便写下这三个字,相信都没有多大的分别。”
  沈胜衣一声叹息:“何况晚辈对这位朋友的笔迹也不怎样熟悉。”
  张千户笑道:“我给你看这幅白绫,目的只是要让你知道我说的都是事实。”
  沈胜衣叹息道:“晚辈也只是奇怪,飞雨怎会突然变成这样子。”
  张千户道:“很多人都奇怪,江湖上的朋友都公认艾飞雨是一个侠客。”
  沈胜衣郑重的道:“他确实做过不少只有侠客才会做的事情。”
  张千户道:“否则他只怕也不会变成你的朋友。”
  沈胜衣道:“会不会是有人……”
  张千户知道沈胜衣要说什么,摇头道:“清风那个徒弟的两个朋友部曾经见过艾飞雨几面。”
  沈胜衣沉默了下去。
  柳清风接道:“最奇怪的却还是我们四人非独没有与姓艾的结怨,甚至连姓艾的朋友也没有。”
  沈胜衣沉吟一下道:“艾飞雨可是真的姓艾。”
  张千户点头道:“这一点我们已经查得很清楚,而根据我们查得的资料,在事发之前半年,艾飞雨便已离家外出,不知下落,也没有任何的消息给家人。”
  柳清风补充道:“只是他先后多次都是一去就一年半载,习以为常,他的家人也不以为意,但知道了他是这样杀人,亦无不极表诧异。”
  张千户沉声接道:“每一个人都不像在说谎,所以我们肯定,这件事一定另有内情。”
  楚烈大笑道:“无论如何我们却仍然要多谢艾飞雨,若不是他这么一闹,我们这四个老朋友也不知什么时候才会聚在一起。”
  沈胜衣目光一转:“四位老前辈选择在这里相会是不是……”
  张千户摇头一笑。“这只是因为我们四人在这里结拜,二十年前决定各散东西,离筵也是设于这里。”
  沈胜衣沉默了下去。
  张千户笑着又道:“艾飞雨若是知道我们在这里相聚,也许会有所行动,所以我索性不让别人进入这里来,以免误伤无辜。”
  沈胜衣颔首:“这么说,四位在这里相信已布下了天罗地网。”
  秦独鹤冷冷的道:“进来这里的人,若是没有我们的命令,要离开,嘿——”他没有说下去,沈胜衣也没有问,楚烈移步到栏杆前,笑接道:“游湖的船只十九是我们的人,不过,我绝不以为艾飞雨会闯进这个陷阱来!”
  沈胜次微喟:“晚辈却是希望他看不出这是一个陷阱。”
  “哦?”楚烈一征。
  张千户、柳清风、秦独鹤好像已明白沈胜衣说话,一齐皱起了眉头。
  楚烈目光从三人面上转过,方待问,沈胜衣已道:“这个陷阱实于太大了,而且杀人者的目标不一定是四位老前辈。”
  楚烈恍然道:“他若是只杀我们的弟子,我们在这烟雨楼中确来不及救援。”
  张千户当机立断:“韩奇,快将所有人召到烟雨楼下!”
  韩奇应声奔出,一阵凄凉的号角声即随于楼外响起来。

×      ×      ×

  号角声甫响,一叶小舟突然从柳阴中穿出,带着一下急促的水声划破水面穿出,箭一样射向两丈外的一只小船。
  小舟上一个渔夫模样的人,衣竹笠,旁边放着一个鱼篓,手中一支钓竿,他也就以钓竿为篙。
  他坐在舟上垂钓的时候,无论怎样看也只像一个渔夫,可是这一动,就很不像了。
  两丈距离眨眼即至!
  那只小船上一个渔娘,两个客人,那两个客人隔着一张几子相对而生,都是作文士装束的。
  几上一壶酒,一碟花生,那两个文士一杯在手,虽然一派把酒谈心的样子,却难得说上几句话,面上亦无笑容,听到号角声,都转向烟雨楼那边望夫。
  那刹那,他们亦听到那一下急促的水声,一征,一齐回过头。
  年纪较大的那一个一眼瞥见,脱口一声“小心”,那个渔夫的钓竿已脱手飞出,飕一声,飞插进他的胸膛。
  另一个文士惊呼拔剑,才起身,匹练也似的一道剑光已然到了眼前。
  渔夫钓竿一掷出,身形亦离舟飞出,反手拔出了藏在衣下的长剑,疾刺了出去!
  文士一剑挡不住,渔夫的剑已刺进了他的咽喉,“夺”地一声,一刺一挑,文士立时曳着一道血虹飞离了小船,堕进了湖中。
  渔夫身形正好落在船中,从容将钓竿拔出来,那个渔娘已经瘫软,倒在船头,只是发抖。
  渔夫没有理会,悍立在船上,盯着左右划来的两只小船。
  左面船上四个蓝衣青年,右面船上一个渔娘,两个中年汉子。
  那个渔娘看见死了人,手部骇软了,尽管摇橹,那只小船非独去得不快,而且有时还打转着。
  一个中年汉子急不及待,一把将橹夺过,用力摇前,右手刀已在握。
  渔夫只是看,没有动。
  右船虽然慢很多,但距离却也近很多,还是先接近,两个中年汉子一声吆喝,一齐扑上!
  渔夫这才动,钓竿“忽哨”一声,鱼钩曳着钓线飞出,不偏不倚,竟钩进一个中年汉子的眉心!
  那个中年汉子惊呼挥刀,刷的将钓线削断,身形立时变了向湖面堕下。
  渔夫左手的钓竿即时一挑,“夺”的插进了那个中年汉子的脸!
  他的剑同时出手,反手一剑刷的将钓竿削断。
  那个中年汉子带着半截断竿“叹通”直堕进湖里,周围的湖面旋即泛起了无数涟漪,一缕鲜血接从他堕下的位置,漂浮上来。
  钩并不致命,这一竿却是必死无救。
  另一个中年汉子那片刻已落下,连劈七刀,渔夫只一剑便将他的刀势封住,左手半截断竿乘隙穿进,插向胸膛!
  中年汉子急退,船上有多阔,这一退便已到船舷,一脚踏空,身形一裁!
  渔夫断竿顺势往前一送,“噗”的还是刺进了那个中年汉子的胸膛!
  中年汉子翻身堕水,渔夫脚一瞪,身形亦动,回掠入自己那叶小舟中。
  四个蓝衣青年的船这时候已到了,看见渔夫离船,齐声暴喝,冷不防那只小船给渔夫那一瞪,猛打了一个转,正撞在他们那只船的船头上。
  渔娘已瘫软船中,这一撞并没有将她撞进水里,那四个蓝衣青年站立船上,却大受影响,一阵前扑后仰,但都能够迅速稳定下来。
  那渔夫即时又离开那叶小舟,一声长啸,凌空从当中那只小船之上掠过,疾向那四个蓝衣青年扑下。
  剑光一闪,一个蓝衣青年的人头飞上了半天。
  无头的体连随被渔夫撞飞出船外,渔夫脚尖在船板上一点,滴溜溜一转,又发出了三剑。
  三个蓝衣青年各自接了一剑,一齐回攻,渔夫剑与人飞旋,剑光飞闪中半截衣怒雪一样飞碎,两个青年亦在剑光中倒下!
  渔夫左手一钩一抖,扯下剩下那截寰衣,前往迎去!
  “哧”的第四个蓝衣青年的剑将衣穿透,渔夫的剑同时刺出,亦穿透衣,却刺入了那个蓝衣青年的小腹!
  寰衣隔断了目光,那个蓝衣青年抽剑欲退,渔夫的剑已穿腹而过!
  裂帛接一声,衣变成了两片,左右激飞,蓝衣青年的身同时被挑飞半空,血雨飞中,直堕进湖里。
  渔夫按剑,回头,四只小船如箭射来,每一只小船上都有四个蓝衣青年。
  船到,剑到,喝叱声中,四个蓝衣青年当先离船,人剑如箭离弦,一齐射向渔夫!
  渔夫冷笑,身形突然一沉,霹雳一声,脚下那只小船拦腰两断,左右荡开,渔夫当中直栽水里!
  那四个蓝衣青年身形已落下,失去了落脚的地方,齐地堕进水里,两个突然发出一声惨呼,一挺腰,从水里冒了出来,立即又沉了下去。
  在他们周围的水面迅速被鲜血染红,另外两个蓝衣青年相继冒出水面,一个一翻身,爬上旁边涌来的同伴的船,一个才冒出,一支剑已从他的后颈刺入,咽喉穿出,惨叫也没有一声便已丧命。
  他的体才沉下,一顶竹笠便在附近浮起来,船上那些蓝衣青年的目光不约而同集中在那顶竹笠之上,人手一挥,各自发出了一支匕首,那顶竹笠寒光中被斩碎,几支匕首直飞入水里,却一些反应也没有。
  在右面那只小船旁边的水面那刹那间突然激起一条水柱,那个渔夫从水里冲天标起,水花飞贱未下,他的人已在那只小船上,剑同时穿透一个蓝衣青年的咽喉!
  其他人惶然回头,惊呼声未绝,又一人被刺倒,渔夫的出手非常独快,而且狠毒,一剑致命,绝不留情!
  他的相貌却一些也不像是那么心狠手辣的人,挺鼻,薄唇,剑眉,星目,英俊面潇,只有他的目光,尖锐而冷酷,倒是很配合他的出手。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责任编辑:凌妙颜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二十二章 后患
    第二十一章 摄魄勾魂
    第二十章 易容
    第十九章 赌徒
    第十八章 无双谱
    第十七章 人间绝色
    第十六章 白骨骷髅
    第十五章 叛逆
    第十四章 粉侯
    第十三章 仙笛离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