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黄鹰全集 >> 屠龙 >> 正文  
第一章  天下名捕快,幸遇有心人          双击滚屏阅读

第一章  天下名捕快,幸遇有心人

作者:黄鹰    文章来源:黄鹰全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10/11
  春雨连绵。
  查四在这连绵不绝的春雨下赶了三个时辰的路,一身衣衫早已湿透,身上大小十七处伤口无一不在作痛,仿佛全都要迸裂开来。
  他很疲倦,但始终都没有歇息下来,一直到现在,看见了路口那座破庙,才突然生出歇一歇的念头。
  那座破庙看来也不知多少年没有修葺,一半已塌下,还有一半本来是好好的,但到查四来到门前,竟然亦塌下。
  查四很明白自己已交上了霉运,却怎也不相信倒霉到这地步,脚步一收同时,双手便抄住了腰间缠着的那条寒铁链。
  迷蒙烟雨中,尘土飞扬,砖墙倒塌,瓦片纷堕,到一切静止,查四的目光便落在神坛上。
  神坛一角已崩落,一尊残破不堪的山神塑像倒在坛下,原来供奉这塑像的地方,现在却标枪也似的挺立着一个灰衣人。
  那个灰衣人眼盖低垂,年纪看来已不轻,须发俱灰白,面色亦是灰灰败败的,毫无血色,若不是风吹衣衫飘舞,不难令人错觉以为只是一个土偶。
  他浑身上下也沾满了灰尘,却竟似一无所觉。
  查四盯着这个灰衣人,一声也不发,双手低垂,暗运真气,走遍全身。
  灰衣人木立不动,面无表情,那满面刀刻也似的皱纹仿佛已完全硬化,一些变化也没有。
  连运十三遍真气,查四双手终于收缩了一下,寒铁链“呛”的一响。
  灰衣人眼盖即时一颤,缓缓张开来,一双眼睛赫然也是灰灰白白的,阴森而恐怖,语声也是一样,突然开口,问:“你已经休息够了?”
  查四道:“虽然还不够,但是你老人家肯给我这个休息的机会,我已经感激得很。”
  “你没有忘记老夫?”
  “灰鹤田老前辈……。”
  “何不直呼田贞一?”
  查四冷静地道:“恭敬不如从命。”
  “你还记得有老夫这个人,当然也没有忘记老夫当日说的话。”
  “我的记性若是不好,也不能在六扇门立足这么久。”
  田贞一冷笑接道:“老夫唯一的儿子犯了奸杀罪,不幸落在你手上,在你将他押往沧州大牢之前,老夫曾经私下暗中找你求情。”
  “还准备了万两黄金作酬劳。”
  “只要你在押解途中佯装疏忽,让老夫的儿子有逃走的机会。”田贞一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可是你坚决拒绝,老夫唯一的儿子结果就郁死在沧州大牢之内。”
  “我吃公门饭,一切当然得秉公办理。”
  “是么——”田贞一接道:“当时老夫就发誓一定要将你亲手杀掉,挫骨扬灰。”
  “承蒙老人家高抬贵手,查四才能够活到现在。”
  田贞一厉声道:“老夫一直所以不杀你,只是因为你是公门中的名人,上动天庭,不想冒抄家灭族之险。”一顿接道:“本以为这一生是没有希望的了,哪知道老天开眼,毕竟给老夫等到了这一天,你这个名捕终于被逐出公门”。
  查四冷然说道:“那你老家还等什么?”
  田贞一大笑:“要杀你的人没有一千也在八百,老夫原可以等一等,杀一个舒舒服服,却又担心你真的给别人砍倒错过了手刃仇人的机会。”
  查四不能不承认田贞一说的是事实,他身上的十七处伤口,也正是要杀他的人所赐。
  要杀他的人非独多,而且显然都出动了。
  他十七岁入公门,十六年来破案无数,拘捕的犯人也无数,由于他的机智、武勇、正直,使他成为天下三大名捕之一,名动朝野,当今天子甚至召之进宫,赏赐丹书铁券。
  以一个捕头能够得到这种荣耀,简直是空前绝后,也由于他这种特殊的身份,部分犯人的亲属虽然恨之刺骨,也不敢公然对他怎样。
  以他这个年纪,当然前途未可限量。却也就在他这如日中天的时候,他竟然犯了一个不可宽恕的错误,若非有丹书铁券保命,他早已难逃一死。而命虽然保存了,他的官职却已被革除,这是十天前的事。
  由始至终他没有为自己分辩过一句,交代好一切,一个人飘然出了衙门。
  没有人知道他要到什么地方,但他的仇人在得到消息后,早已窥伺在衙门外。
  十天下来,他先后已遇上了八次袭击,虽不是怎样厉害的对手,为数实在不少,他虽然一一闯过,亦难免一伤再伤。
  灰鹤田贞一绝无疑问武功在那拨人的任何一个之上,而没有必胜的把握,这个田贞一相信也不会一个人等候在这儿。
  那半边破庙也正就是被他震塌,内功练到这个地步的人并不多,查四自问亦做不到。
  他很清楚彼此的武功有一段距离,可是他亦完全没有选择的余地。
  看样子他甚至毫不在乎,而且还催促对方动手。
  这只是他不想将太多的时间放在这方面,生死也好,速战速决。
  死,自是一切到此为止,侥幸能够活下来,他必须尽快上路,继续完成未了的心愿。
  他当然希望能够活下来,否则也不会选择这条路。
  这条路他原以为是最安全的一条路。
  田贞一可不知道那许多,大笑着摇着头,接道:“你也不必向老夫求情。”
  查四冷截道:“我不是傻瓜,你老人家也最好别再说这么多废话。”
  田贞一笑容一敛,一声“好!”道,“姓查的果然是一条汉子,老夫留你一条全尸!”语声一落,沉腰坐马,双手前后左右“霍霍”几下虚式。
  那双手枯瘦如鹤爪,可是一动之下,劲风呼啸,声势夺人。
  查四只是懒洋洋地向田贞一招招手,似乎根本就没有将这个人放在心上。
  田贞一看在眼内,一股怒火陡然由心底涌上来,鹤唳般一声长啸,拔起身子,周围的灰尘同时被带动,疾扬起来,他人在半空,双臂一振,衣袖“劈啪”一下暴响,身形凌空一个翻滚,双手暴伸,曲指如钩,当头向查四抓落。
  查四一条寒铁链立即蛇腾般展开,疾卷向田贞一的脖子,田贞一的身形同时一弓,右手五指一合如鹤嘴,啄在铁链上。
  这一啄就像啄在蛇的七寸要害上,那条寒铁链一荡,立即在半空软下来,田贞一紧接扑下,尖啸声中,左手抓向查四的咽喉,右手紧接向他眉心啄落。查四身子及时往地上一倒,贴地滚开,寒铁链同时反挥,再击向田贞一。
  双手落空,田贞一身形又一弓,往上拔起来,铁链从他的脚下扫空,他双手一沉,凌空又袭向查四,迷蒙烟雨中,远看去竟真的像一只灰鹤。
  查四有如一条黑蛇,翻腾在地上,一身衣衫,遍是泥泞。
  田贞一连连扑击,时左时右,忽前忽后,也竟是将查四当做蛇一样戏耍,一面尖叫怪笑不绝,乐不可支。
  好像他这种高手,当然看得出查四有多少斤两,看得出查四绝不是他的对手。
  他却也不急着置查四于死地,一心要将他弄个筋疲力尽,拿下来折磨上三五天,才消得心头那股怨恨。
  查四知道田贞一打的是什么主意,他虽然看不透田贞一的心,却已看到了那眼中的怨毒。
  他反而放下心来,以田贞一的武功,若是一开始便下杀手,他绝对招架不住,那是死定了,现在他反而有反击活命的机会。
  他继续滚动闪避,仿佛根本不能够站起来,其实就是在等候机会。
  这当然也因为他知道田贞一的武功特长,他们虽然没有交过手,田贞一那个宝贝儿子已经在被他抓起来的时候给了他一个清楚明白。
  他若是站着,整个身子便都成为田贞一攻击的目标,这样在地上滚动最少将目标减少了一倍,那条寒铁链也因为他精通地趟身法,仍然能够发挥相当威力,只是对田贞一完全不能够构成威胁。
  百招一过,他越滚越慢,相反田贞一越来越灵活,双手寻隙抵暇,再来十招,也不知在查四身上抓啄了多少下。
  查四一身衣衫被啄得片片破裂,遍体鳞伤,再接一招,寒铁链亦被啄脱,田贞一意犹未尽,长唳声中,双手一啄一抓一抛,将查四抛进了前面丈外的一个水坑里。
  水花激溅,坑里的水迅速被染红,查四身上的伤口给冷水一刺激,一阵刺痛,不由一声呻吟,双手抚胸,才从水坑站起来,又倒了下去。
  田贞一在水坑旁边落下,看见查四这样子,不禁放声大笑起来,也就在他大笑声中,查四水坑里怒龙般一滚,双手掀起了一股浊水,泼撞向田贞一的面门,当中竟还夹杂着十数枚暗器。
  田贞一那刹那眼前一片水光,耳听暗器声响,知道闪避已来不及,双手往胸前一贴,再一阵乱抓,竟然将那十数枚暗器完全接下,那股浊水却撞上了他的面门,虽然伤不着,亦将他泼得落汤鸡样,好不狼狈。
  那也不是什么暗器,只是十数枚铜钱,田贞一一入手便知道,脱口一声:“不好!”双脚已感到一阵麻痹。
  查四在浊水铜钱出手同时,身形亦箭一样扑向田贞一下盘,双手随即扣住了田贞一双脚穴道,猛一抡将他抛进水坑里。
  田贞一的反应实在不算慢的了,双手扣着的铜钱立即射出,但还是比查四慢了一步,身子已被抛出,铜钱齐射皆空。
  查四毫无疑问已经将所有的距离以及每一个动作需要的时间都算准,全部动作一气呵成,本来表现得那么疲乏的身子刹那间以前所未有的灵活,接着倒下,贴地一滚,探手将寒铁链抓回,向水坑那边疾挥了过去。
  田贞一给那一抛,一头撞进水坑里,听觉视线反应完全被坑水扰乱,也就像常人一样,慌不迭地从水里将头抬起来,那条寒铁链立即缠上了他的脖子,在他双手抓向铁链之前,铁链已勒断了他的咽喉。
  他所有的动作立时停顿,一个身子突然僵直,仰面倒下,双睛怒突,他武功还在查四之上,乐极忘形,一下疏忽,反为查四放倒,当然死不瞑目。
  查四亦倒下,仰卧在坑旁,摊开手脚,张开嘴巴,不住喘气,浑身的气力仿佛都已经耗尽。
  一声马嘶即时传来,查四入耳惊心,浑身一震,循声望去,只见破庙后不远的几株树旁,转出一匹灰马。
  那匹灰马连鞍绳都是灰色,不问而知,是灰鹤田贞一的坐骑,查四精神立即大振,挣扎着爬起身子,一面喘气,一面跌跌撞撞地向那匹灰马走去。
  夜已深,雨仍然飘飞。
  查四一骑终于进了白沙镇长街,那匹灰马虽然是千中选一的骏马,这一段路走下来,亦已经疲乏不堪,查四更就不用说,双手紧抱着马脖子,伏在马背上,随着灰马的前行左摇右摆,看样子随时都会从马背上摔下来。
  长街两旁的店铺都已经关上门户,疏落有几点灯光,一片静寂,灰马走过,“的的”蹄声,分外响亮。
  转过街口,前面一片空地的一面高墙下,油布拉开,摆了一个面档,三套残破的木凳桌。
  每套凳桌都有一个客人,当中是一个一身银白色衣衫的青年,额勒玉带,腰佩明珠宝剑,完全是富有人家公子装束。
  在他左边的也是一个青年,一身衣衫破破烂烂,脚踏一对前面卖生姜,后面卖鸭蛋的破鞋,非独没有像那个富家公子的坐得端正,而且是蹲在凳上。
  右边的一个年纪比两个青年加起来似乎还要大,蓑衣竹笠,竟然是一个渔翁,在他的桌上还放着一条钓竿。
  三人的面前都放着一碗面,却都没有动筷子。
  面档只有一盏破灯笼照明,三人的面庞也都是藏在灯影中,煮面的是一个大胖子,看来是闷慌了,也给自己煮上了一碗,而且吃得很起劲。
  面香随风飘送入查四的鼻子,查四的鼻翼抽动了一下,缓缓抬起头来,看到那块迎风招展,写着老大一个“面”字的布幔,精神大振同时,饥饿的感觉更强烈,一带缰绳,策骑向那边奔去。
  来到面档前面的时候,那个大胖子已经将面吃完,正将碗中面汁倒进嘴巴,“呼噜呼噜”地狂喝,对于自己煮的东西显然极欣赏。
  富家公子却即时一皱眉,叹息道:“这之前,我不时听到别人骂你不是人,现在才知道,骂得对极了。”
  胖子的碗仍覆在面上,含糊地“哦”一声。
  富家公子的目光接落在面前那碗面上,摇头道:“这碗面哪里是人吃的。”衣袖一拂,那碗面从桌上飞起来,向胖子飞去。查四已滚鞍下马,看在眼内,一颗心突然沉下去。
  那碗面正撞在胖子手的空碗上,竟然一些声响也没有发出来,也没有溅出点滴,胖子手中的空碗给这一撞,却立时像长了翅膀般,与富家公子飞撞来那碗面一齐飞出了丈外,他方才用碗覆着的那张脸立时现在查四眼前。查四的瞳孔刹那暴缩,胖子的相貌并不难看,笑容尤其亲切,一双眼睛正笑得挤成两条线,查四却已看到了从眼缝中透出来的狠毒光芒,右手已握在寒铁链上。
  胖子随即笑对查四道:“你朋友是一个公正严明的大捕头,来评评道理,我哪里不是人样,怎会不是人。”
  查四没有作声,暗运真气。
  富家公子接道:“你弄的那碗面怎么我这个人却是连一口也吃不下?”
  胖子叹息道:“这只是你公子养尊处优,平日吃的全都是珍馐百味。”
  “那么小汪?”富家公子笑问。
  那个衣衫褴褛的青年应道:“我随便煮的都要比他煮的好吃,自是提不起兴趣。”接对胖子说道:“我看你还是去做你的老本行,剐鸡杀鸭去好了。”
  “花老九——”胖子转向那个老渔翁:“你怎样说话?”
  渔翁摇头道:“老夫只吃海上鲜。”
  胖子笑骂道:“你们却鼓励老子买下这个面档!”
  富家公子笑笑道:“到现在你还不知道这只是因为我们四个当中,只有你像个煮面的。”
  这四个人自顾说话,竟没有再理会查四,查四也没有插口,只是一遍又一遍暗运真气。
  富家公子随口道:“客人来了,你怎么还不上前招呼?”
  胖子好像这才醒觉,一拍脑袋,道:“查大人,请——”
  查四终于开口,冷冷道:“阁下认错人了。”
  胖子一怔,举手揉了揉眼睛,试探地道:“你朋友不姓查?”
  “我姓查,可不是什么查大人,也不是什么公正严明的大捕头。”
  胖子大笑,乐不可支地用手中一对煮面用、长逾两尺的竹筷子不住地敲在旁边的几只大碗上,敲得“崩崩”乱响。
  其他三人若无其事,富家公子接摆手:“查爷,请坐——”
  查四摇头:“坐了还是要起来,不坐也罢。”
  “查爷果然是一个爽快人。”
  富家公子笑笑:“我只知道坐着好说话。”
  查四冷冷道:“这大概因为你能够坐着说话的机会并不多。”
  小汪笑顾富家公子,道:“他是说你在金龙堂中只有站着的份儿。”
  富家公子淡然道:“所以能够坐着的时候,我总会坐着。”
  查四目光一扫,冷冷道:“几位在这里等我就是要跟我说这些废话?”
  富家公子抚掌赞道:“爽快爽快。”
  花老九终于忍不住插口:“我们这位孙公子的老毛病又发作了。”
  小汪摇头道:“一个酸气十足,一个老气横秋,一个傻气大发,这样下去只怕天亮也未了事,还是我来说好了。”
  花老九冷笑:“只怕你狗口长不出象牙来。”
  “狗口当然长不出象牙。”小汪说着懒洋洋地从凳上站起身子,接对查四道:“堂主发出金龙令,要我们全力追你的人头,你自己了断还是由我们动手?”查四又问:“他怎么不亲自来拿?”
  小汪道:“当然就是有我们出动已经足够。”语声一落,身形已离开凳子,风车般一转,在查四头上滚过,落在查四的后面。
  查四没有动,他知道这个小汪一身轻功高强,绝不是他伤疲之身所能够迫及。
  花老九一手抄起鱼竿,接一抖披着的蓑衣,缓步走了出来,孙公子第三个动身,与花老九一左一右将查四夹在当中。
  胖子仍然在狂敲竹筷,简直就像一个疯子,那几只碗已经被他敲得片片破裂。
  查四没有将这个人当做疯子看待,他知道这人虽然看来又胖又笨,身手其实在小汪三人之上,狠辣更有甚之,小汪三人杀的人加起来也没有他的多,现在虽然在那里乱敲竹筷,第一个动手的人说不定反而就是他。
  查四也并不在乎这四个人如何出手,无论一齐上抑或一个个的来,以他伤疲之身都绝不可能闯得过去,但他的手并没有将寒铁链松开,反而握得更紧。
  雨飘飞不绝,凄迷的灯光下有如烟一样。
  孙公子忽然伸手往面上抹一把,再一抖衣衫,说道:“你们难道不知道我这袭衣服是今天才换上的。”
  小汪笑道:“我只知道这袭衣服是穿在你的身上。”
  花老九接道:“老夫这一身装束,就是在雨下站上个半天也不要紧。”
  “那我只好先出手了。”孙公子叹了一口气,右手“呛”的拔出了腰间明珠宝剑。
  查四仍然不动,孙公子长剑挽了一朵花,道:“请——”
  与之同时,花老九的钓竿亦一动,缠在钓竿上的一条发亮的银线曳着一个老大的铁钩脱出,半空中一旋,落在花老九的左掌中,小汪亦自腰间带出一柄软剑,迎风抖得笔直。
  他们话是那么说,还是要一齐动手,那边的胖子同时亦停下了敲动竹筷,笑望着查四了。
  查四也只是一抖手中寒铁链,五人都没有再动,但已是一触即发之势。
  正当此际,一个清朗的声音突然传来:“四位都是江湖上的名人,联手来对付一个受伤的人,不怕传出惹人笑话?”
  除了胖子,查四等全都不由得循声望去,只见面档的高墙上,不知何时已经坐了一个人。
  这个人一身白衣如雪,长发披肩,相貌虽然不大英俊,却是说不出的潇洒。
  “沈胜衣!”孙公子第一个叫出来。
  花老九小汪应声变了面色,胖子笑容即时一敛,肩头激动,看似便要从面档内窜出来,到底没有,这个人看来尽管疯疯颠颠,事实比其他三人冷静得多。
  查四大喜,亦叫一声:“沈兄!”语声神态俱都非常激动,不全是因为沈胜衣武功高强,有之相助便可以转危为安,还因为自己一路浴血苦战,遇上的全都是敌人,到现在才遇上一个朋友。
  他的朋友本来就不多,在这种情形之下,更就不敢指望他们会相助,不是他们全都不够义气,乃是因为他们的武功要非太糟,就是行踪太飘忽,再说他亦不希望牵累任何朋友。
  但他的朋友现在到底还是来了。
  沈胜衣目光接落在他身上,道:“查兄莫怪,这两天以来,我们已经跑折了四匹马。”
  “你们?”查四一怔。
  “还有小武。”
  “小武?”查四又是一怔:“那天小武看见我走出衙门,立即飞身上马,绝尘而去,其实就是赶去找你?”
  “难道你以为他是那种一见你失势便避之则吉,唯恐惹祸上身的人么?”
  查四叹了一口气,说道:“我虽然知道不是,但看见他那样子,难免亦感到有些奇怪,他现在人呢?”
  “他日以继夜赶路,找着我的时候,已累得站也站不稳,因为放心不下,仍然跟了来,到这儿才与我分开,分头去打听你的消息。”
  “你们如何知道我这个时候必会到这儿?”
  “你说的醉话虽然不多,对找寻你的下落已经足够。”
  查四轻“哦”一声:“那天我喝醉了,说了一些醉话,原来他都记着。”
  沈胜衣笑道:“若是那天他也醉倒,听不清楚可就麻烦了。”
  查四苦笑了一下,问:“你既然来了,我就是赶也赶你不走的,是不是?”
  沈胜衣道:“小武够朋友,我若是不够,你不骂,小武的嘴巴也不会饶我。”
  “这我什么也不说了。”
  沈胜衣目光一转,道:“就是说,那四位也未必有耐性听下去。”
  花老九听到这里,冷笑道:“你说了这许多,只有这一句我们听得进耳。”
  孙公子接一声冷笑:“姓沈的,你知道我们是什么人?”
  沈胜衣道:“难道不是金龙堂的?”
  孙公子道:“你若是插手这件事,就是与整个金龙堂为敌。”
  小汪接道:“若是再与这个姓查的拉上关系,那便等于要与所有江湖上的朋友为敌了。”
  沈胜衣道:“幸好这里只有我们几个人。”
  胖子笑接道:“骂你小汪不懂说话没错,有谁不知道姓查的惩恶除奸,与他作对的都是坏蛋,你那么一句话,所有江湖人都变成败类了。”
  沈胜衣道:“有名胡说八道的人说话有条理,说话应该有条理的人却反而胡说八道,实在有趣得很。”
  胖子应道:“我叫胡来,也只有胡来,胡说八道的只是说我胡说八道的人。”
  沈胜衣没有作声,身形突然离开了墙头,一支箭也似疾射下来。
  与之同时,孙公子的剑突然猛刺向查四面门,小汪软剑亦刺向查四背后,花老九鱼竿一挥,铁钩曳着银线飞向咽喉。
  胖子胡来也动了,却是一个酒坛也似地滚过面档,贴地滚向查四的下盘,双手已多了一对奇形钩刀。
  查四暴喝,寒铁链奋力抖开“呛当当”环身飞舞,一个身子勉强向上拔起来。
  双剑被寒铁链震开,铁钩变了钩在查四的小腹上,裂帛一声,钩开了一道血沟,胡来双刀当然落空,身形却紧接往上弹起,双刀再锁向查四双脚。
  沈胜衣这时候也掠到,剑在左手出现,正中查四那条寒铁链,查四只觉一股奇大力道撞来,连人带铁链被撞飞丈外,正好避开了胡来与孙公子小汪双剑的再次袭击。
  沈胜衣借这一撞风车大翻身,落在查四的身前,花老九铁钩随即飞至正迎上他的剑,银线迅速将剑缠了一个结实。
  花老九大喜,那知道猛来一股大力一拖,连人带钩竿向沈胜衣那边飞去,他这才知道沈胜衣非独看透了他的心意,而且抢制先机。
  小汪孙公子双剑齐上,反被花老九所阻,只有胡来完全不受影响,双刀滚地斩至!
  眼看这双刀便要斩上沈胜衣双脚,一个人突然飞至,挡在沈胜衣之前,胡来一看那装束便知道是花老九,暗骂一声,双刀一顿,“鲤鱼打挺”一跃而起,双刀改从花老九胁下刺出。
  花老九实在想不到沈胜衣的内力如此强劲,人在半空猛又被再一牵,不由疾落在沈胜衣面前,他的反应也不慢,钩竿一分为二,齐插向沈胜衣胸膛。
  两支锋利已极的缅刀同时从断口中弹出来,这两截钩竿便变成了两支长刀。
  这一着实在出人意外,只可惜沈胜衣的剑虽然缠着银线,并不受银线牵制,已在他落下同时刺回,刺进了他的咽喉。
  花老九闷哼一声,身子一仰,但立即被胡来撞回,胡来的双刀仍从胁下刺到。
  沈胜衣抽剑身,让来刀,出右拳,疾击在花老九胸膛上。
  花老九中拳倒飞,胡来及时矮身让花老九头上飞过,贴地一滚,双刀便削向沈胜衣两脚小腿,小汪孙公子左右齐上。
  沈胜衣的剑从银线脱出,身形急拔而起,在他后面的查四把握机会,寒铁链当头抽下,却被胡来双刀挡去,小汪孙公子紧迫着沈胜衣拔起的身子,双剑交击,一击不中,沈胜衣便从小汪头上滚过去。
  小汪半空转,挥剑追击,一剑削空,第二剑还未削出,沈胜衣的剑已刺进了他的眉心,鲜血一股箭也似激射。
  沈胜衣身形接一落一转,又挡在查四之前,对住了胡来刺向查四的双刀。
  胡来双刀自下而上,自上而下,盘旋飞舞,连攻百刀,可是沈胜衣身形紧接上下,他竟然一刀也攻不进去。
  查四没有退下,寒铁链一抖,转攻向孙公子,瞥眼看沈胜衣接连击倒二人,精神大振,铁链纵横,一口气竟然将孙公子迫出丈外。
  孙公子剑势飘忽,查四根本不理会那许多,铁链挥舞,没头没脑地抽下,孙公子剑势才起了变化,便已给铁链截断,一连数次都是如此,不由怒道:“姓查的无招无式,是什么武功。”
  查四冷应道:“我又不是在卖武讨赏,要那许多招式干什么?”
  说话间他链下不停,抽得孙公子一支剑“呛啷”直响,所有的招式变化,亦尽被抽散,孙公子连声冷笑,暴退三丈,脱出查四铁链所及的范围,绕着查四转动起来。
  查四挥链三击不及,没有再出手,静立在那里,孙公子长剑立即配合身形,虚虚实实,吞吞吐吐,绕着查四连连袭击。
  查四沉着应付,一连接下了孙公子三十九剑,突然欺前,挥鞭疾击,孙公子一声冷笑,身形绕开,冷不防后面沈胜衣一剑袭来。
  沈胜衣剑刃迎着胡来双刀,以快斗快,那片刻之间已对拆百招,突然暴退,剑截孙公子旁绕的身形。
  孙公子那刹只觉一股剑气袭来,奇寒澈骨,身形一绕开,便迎上查四袭来的铁链,他脑后没有长着眼睛,查四却是看着沈胜衣欺向他才往前扑击,接连七链都抽在剑上,孙公子身形顿乱。
  沈胜衣一剑截击,立即回接胡来双刀,十九刀接下,身形暴长,在孙公子身旁掠过,胡来一声“小心”出,他的剑已刺进孙公子后背。
  孙公子若不是应声偏身,这一剑便得刺进他的后心,但剑上蕴藏着的内力仍然将他撞得一个踉跄,查四看准机会,一链随即抽在他握剑的右臂上。
  他那条右臂迎链断折,长剑脱手飞出,惨呼声中,铁链已缠上他的脖子。
  沈胜衣身形接转,扑击胡来,孙公子三人都已经倒下,他现在当然可以放开手脚,专心对付胡来了。
  胡来肥胖的身子同时扑倒,却不是滚地攻向沈胜衣,而是陀螺般一转,疾退了回去。
  他虽然肥胖,正好配合那种怪异的身法,眨眼间已到了面档之前,一弹而起,上了那块张开的油布,再一弹,油布倒下,他肥胖的身子却已滚上了高墙,再滚而消失。
  沈胜衣一看知道很难追及,也不放心留下查四在这里,没有迫前去,伸手扶住查四,查四已实支持不住,将孙公子勒倒,一个身子亦倒了下来。
  以现在这种情形,金龙堂若是还有人在一旁窥伺,无须胡来孙公子那样的高手亦可以随便将他击杀,沈胜衣这又怎会瞧不出。
  查四一把扶着沈胜衣,身子立即又挺起来,喘着气:“不要紧……”
  沈胜衣摇头道:“大家都知道你是一条铁汉,你却也莫要因此就当自己是铁打的。”
  查四苦笑道:“你们根本不清楚这到底是什么回事。”
  “可是我们都清楚你的为人,深信你绝不会做出违背道义的事情。”
  查四叹一口气,道:“你们最好也知道金龙堂的势力有多大。”
  “据说南七北六十三省都有金龙堂的分舵,每发生的十件案子里就有一件是金龙堂的人做的,而那些案子大都令人发指,所以金龙堂的声誉非独不好,很多人甚至认为金龙堂这三个字与卑鄙下流同样意思,也所以金龙堂势力尽管大,堂中的人都不敢在江湖上公开承认。”
  查四道:“这都是事实,白道不在话下,即使黑道中人亦大都甚为鄙视金龙堂的人,他们亦明白自己犯了众怒,在江湖上完全吃不开,可是到这个地步,已无药可救,唯一的办法,就是将金龙堂解散,连金龙堂这个名字也不要,从头来过。”
  “那需要很大的决心、魄力。”
  “现在这个金龙堂主肯定没有这个决心、魄力。”查四长叹。
  沈胜衣扶着查四在面档的一张凳子坐下,道:“据说金龙堂中地位比较重要的人,身份都非常秘密。”
  “你也知道的,那是为了避免麻烦,就好像胡来四人,知道他们的身份的人并不多,我所以知道,只因为在职期间不断与他接触。”
  “以我所知,你是为了对付金龙堂,花了很多心血……”
  查四道:“这是值得的,只要毁去金龙堂,天下间的罪案最少便可以减少十分之一,更不知可以救回多少无辜性命。”
  沈胜衣道:“小武跟我说,你做得很成功,甚至金龙堂堂主那么重要、那么秘密的一个人也终于给你找出来。”
  查四垂下头,一会儿才道:“这个人的确秘密得很,五个月前,我抓住了一个在金龙堂中身份尤在胡来之上的人,也竟然一样不知道他们的堂主是什么人,但他却知道这个人的一个秘密,他就凭这个秘密保住了一条命,而我也就凭这个秘密将人找出来。”一顿又道:“这个人有一种怪癖,有那种怪癖声价又远在一般以上的人并不多。”
  沈胜衣颔首:“越是不择手段的人越是懂得享受,一个人若是甘于淡薄,也根本不会做那些令人发指齿冷的事情,为了掩饰他的财富来源与从容得到一般人不能够得到的享受,当然需要一个比较特别、比较显赫的地位。”
  “要接近他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我是利用这个人的怪癖,花了三个月的时间,才令他堕入陷阱,同时试出他真正的身份。”
  “要将他抓住,只怕也并不容易。”
  查四叹息道:“那名副其实是一场血战,他虽然在陷阱中,到我将他抓住的时候,与同去的十八个手下亦无一幸免。”
  他又一声叹息,接道:“也因为他身份的特殊,在开始行动,未能够完全证实,我们都不能够作任何透露,知道所有秘密的,其实只有我,而我事前唯一能够做的就是将有关的一切录下,连同圣上所赐的丹书铁券封起来,存放在张押司那儿,留言有什么不测,在约定时间回不来,则由他将密函呈交有关部门。”
  “张押司就是你曾经对我提及的铁押司?”
  “不错,这个人铁胆心肠铁手段,所以有铁押司之称,密函交给他保管,最适合不过。”
  “以金龙堂主的经验当然会考虑到你是有备而去,即使没有落在你手上,相信要将你杀掉,也不敢草率行动。”
  “最重要的是他根本不知道我到底掌握住什么线索,怎会找到去,可是他的手下未必会考虑到这许多,所以我只有带着他直接回沧州。”
  沈胜衣接道:“小武说消息还是传开,很多人都知道金龙堂主已经落在你手中,也因此沧州附近百里的捕吏官兵俱都奉令出动接应,但他们看到你的时候你却是只得一个人,而回到沧州,又随即到铁押司那儿将封存的函件取回,以至连铁押司也不相信金龙堂主中途乘你不备逃去,当然最重要的还是你拒绝透露所拘捕的金龙堂主到底是什么人,甚至拒绝交出此前所得到的任何证据。”
  查四叹了一口气,沈胜衣又道:“这在官府来说应该是一个不可宽恕的错误,幸好你有丹书铁券,否则在沧州便已难逃一死。”
  查四只是叹气,沈胜衣笑道:“不少说你是得到了金龙堂主很大的好处。”
  查四问:“你以为是怎么一回事?”
  “若是我没有猜错,定必是你与那个金龙堂主或者什么有关系的人取得了协议,令你觉得将人放走比带回去更好。”
  查四怔怔地望着沈胜衣,沈胜衣接问:“能够减少天下十分之一的罪案,即使牺牲个人荣誉,也是值得的,是不是?”查四没有立即回答,只是用力地扳着沈胜衣的肩头,大笑起来。
  只听这笑声,已知道他的心情很激动,他的朋友原就不多,出了这件事就更少了,现在这个朋友非独不在乎金龙堂的势力,而且完全明白他的动机、苦心。
  沈胜衣等他笑完了才接道:“只是这件事看来并没有你想的那么顺利。”
  查四摇头道:“由开始我就知道,但只要还有一线希望,我都绝不会放弃。”
  “你赶得这么急,可是约了什么人在前面相会?”
  查四颔首道:“还要走上三天,我却是走不下去了。”
  沈胜衣道:“由我走又如何?”
  “你应该明白这件事是怎样危险。”
  “我们不是今天才认识。”
  查四微笑:“你为人怎样我难道还不清楚,喜欢去就去好了。”
  沈胜衣转问道:“你现在是不是好多了?”
  查四立即站起来:“我挺得住,你不必担心——”
  沈胜衣笑道:“我只是要知道你现在的情形,只要你挺得住,我这便将你送到小武那儿去。”
  “只要你告诉我小武在那儿,我便能够找到去。”
  沈胜衣道:“我却是不知道应该走那个方向,应该怎样做。”
  查四哑然大笑:“看我就是糊涂,竟然忘记了还没有告诉你那是怎么回事。”
  他接从怀中拿出一支金钗,身子不觉又一栽,沈胜衣一把扶住,道:“小武与我约好了入夜之后在这儿的五福客栈相会,我们这就去,路上也正好说清楚。”
  查四忽然叹了一口气,道:“金龙堂说不定已倾巢而出,小武虽然身手也不错……我看我还是独自……”
  沈胜衣截道:“小武的身手如何我比你更清楚,不管他是否在五福客栈,跟着我就会将你送到另一个地方。”
  查四目光一闪:“郭庄?”
  沈胜衣点头,说道:“金龙堂纵然再霸道,相信也不敢公然闹上郭庄,而且,他们知道你独个儿留下,一定会想到这件事你已交给我去完成,当然先去将我截下来。”
  “老弟——”查四长叹。
  沈胜衣截道:“这时候你还来说废话么?”
  查四伸手握着沈胜衣那扶着自己臂膀的手,道:“老弟,都交给你了。”
  沈胜衣微一点头,没有说放心什么的话,因为他知道查四一定会放心,而他也从来没有让朋友失望。
  这一次他自信也不会。
  小武其实已不小的了,比起沈胜衣,只小半年,身材却较之要魁梧。
  他是峨嵋派的俗家弟子,但没有名门弟子那种拘谨,只要他认为无愧于心,做得开心,无论什么事情他都会毫不犹疑地去做。
  也就因为他这种不拘小节的性格,他的朋友很多,然而能够令他敬服的,只有两个,就是沈胜衣与查四,所以他虽然相约在入夜之后仍再找了大半个时辰,到处打探查四的下落,一直到那些店都要上店了才回去。
  他已经很疲倦,拖着脚步,五福客栈在望,才加快一些,也只希望进去便看见沈胜衣和查四。
  事实沈胜衣查四亦正向这边走来,但他却是再不能见到他们的了。
  死神已经向他招手。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责任编辑:凌妙颜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十一章  展开肉搏战,河畔屠金龙
    第十章  堆乱石为阵,反抗大屠杀
    第九章  坏人杀坏人,河原大会师
    第八章  先作权宜计,处理善后事
    第七章  照诺言行事,堂主保老命
    第六章  捕头作人质,交换花名册
    第五章  杀手中杀手,未雨先绸缪
    第四章  撤离桃花林,长老受惩罚
    第三章  掳走查捕头,谋夺花名册
    第二章  投靠赛孟尝,送羊入虎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