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九岗十八坡
 
作者:鲈鱼脍  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9-05-09 22:53:22  评论:0 点击:

  秦正山和老许俩人对视了几秒钟,突然一齐笑了起来。被我看穿底牌了,还想用笑来掩饰,也太不高明了吧。我心里想,正想揭穿他俩,突然脑后生风,就听秦队喊了一声“老尤!”,我也反应迅速,猛地侧了一下身子,一棒子砰地砸在我身边的地上,直接把黄土砸了一个坑。
  “老尤!你干什么?”秦队冲着我身后喊。
  “他知道咱们了!”我身后一个瓮声回答。我回头一看身后的人,一眼就觉得这是一个莽夫。
  “尤、俊、达。”我一字一顿地说,看他一脸惊愕,接着说:“你没有死,你们仨是一伙的!”我一指秦队和老许,“你俩也不是警察!朱秦尤许、何吕施张、孔曹严华、金魏陶姜,你们是朱姜寨的,我已经猜到了,你们和江田村一样,也是守陵人的后代!”
  要揭底,索性就揭得彻底些,让他们知道马王爷究竟是不是三只眼。
  “不错!”秦队倒也光棍,没有耍赖不认账。
  “设了这么大一个圈套骗我来,是要找散瘀墨还是要找孤绝坟?”他们是用化瘀笔把我引出来的,当然只能和化瘀笔有关。
  “我们只要散瘀墨,就算找到孤绝坟,也不会做散瘀墨。”秦正山倒是耿直,直来直去,实话实话。
  “我也没有散瘀墨,不过,你们要是帮我找到孤绝坟,我,”我顿了一下,权衡了一下说:“我可以帮你们做。”其实我根本不会做散瘀墨,我从来没问过我老舅,我也不会问,但我只能敷衍他们,拖延一时是一时,慢慢想办法。
  “看来找你来,还是找对了。你表弟去长白山可能白去了。我们知道的孤绝坟,只有鬼子坑的田马兰坟。”秦正山说。既然他是假冒的警察,也就不是什么队长了。
  “那就带我去鬼子坑吧。”
  “我们听说田马兰坟被你老舅用完了。”秦正山的意思,分明是说去了也没什么用了。所谓用了,意思是孤绝坟没用了,据我所知,一个孤绝坟只能制一盒散瘀墨,正常大小的墨盒,至于为什么,我也不清楚。
  “我都不知道我老舅是否用过,你们怎么知道?”我也只能诈他们。“我们是因为知道他曾经用过,才找到他的。”老秦这倒是实话,没见过我老舅用,他们怎么知道。“你怎么就知道我老舅的散瘀墨是用田马兰的孤绝坟做的?”
  “这——”老秦一愣,再往下说他可是没根据了。他们仨简单核计了一下,老许冲我挥了一下手,意思是走吧。我站了起来,掸了掸身上的土,刚才没注意一侧身的时候,还把裤子刮坏了,虽然尤俊达一棒子没打着我,也弄得我浑身狼狈。
  “你们就这个样子带我去?”我一脸气恼,“昨天过来到现在,没吃好没喝好没睡好,连个澡都没洗,现在弄成这样——既然话都说清楚了,合作也要像个合作的样子吧?”
  “没问题,一起去!”秦正山爽快地答应了,他和老许一直跟着我,这大热天的,也好不到哪里去,索性大家一起去,顺便交流一下感情。这么一耽搁,就误了大事,但当时我并没有意识到。我忘了雨夜灵车那人也是去鬼子坑的了,虽然我不知道他为什么去那里。
  下午两点多了我们才又上路,临出发,秦正山特意叮嘱老许看看油箱,这个二货什么错误都犯,老许“嘎”地一声,说“放心吧,这回准没事!”
  车子从马路上拐下来,直奔山里,都是山路,颠簸得厉害,想打盹也不行了,秦正山提醒我说:“鬼子坑那地方这么多年估计也没人去过,坟也早就被冲平了,老尤特意去了一回,可没见到什么坟。”
  我心想,八十多年了山沟里一座孤坟,当年看坟人死了之后,早就做了手脚,你要能找到才怪!“早就被雨水冲平了。”我敷衍着,帮他猜测,“但地址没错,终归会找到。”
  “对了,田马兰带着鬼子到鬼子坑了,后来怎么地了?”老许还念念不忘讲了半截的故事。
  “当然死在鬼子坑了!还能怎样。不然怎么会埋在那里。”
  “怎么死的?是不是让鬼子——”
  “滚犊子!”我气愤地截断老许的话,看他一脸猥琐的笑,我就知道丫的想什么呢,“你奶奶——”
  “别胡说!”秦正山也是打断他的话,同时我骂老许的奶奶也没骂出来。
  “嘎——”老许先声夺人之后,很老实地说:“你慢慢说,我慢慢开!”
  “你觉得好玩啊?惨着呢。田马兰根本不知道九缸十八锅,来到砬子坡,实在走不动了,其实就是预定的把鬼子的小队带到这里为止,告诉领队的鬼子,根本没有九缸十八锅,你们小鬼子蠢啊,是九岗十八坡,这儿有九个山岗,十八个山坡。鬼子恼羞成怒,围住田马兰举起了上着刺刀的枪,寒光闪闪,田马兰自从知道今生再也无法和赵子安在一起了,早已没了生念,喊了一声打吧,鬼子的身后就响起了枪声。这是唯一的一次青草驴子队与民兵自卫团的合作。”
  “我爷爷就是自卫团里的。”尤俊达插了一句。
  “真的啊?”我觉得他爷爷是青草驴子队的才对。
  “当然真的,我小时候我爷爷说过,他说他们还和土匪一起合伙打过鬼子呢。”尤俊达略显自豪地说。
  “也许就是鬼子坑这仗呢。”
  “别打岔,去你爷爷的,后来怎么地了?”由于严重地影响了老许听故事,老许骂了尤俊达一句。
  “后来,鬼子的这个小队十了个人就都被打死在鬼子坑了!田马兰也被鬼子打死了。田马兰事先告诉青草驴子队抢了她的谢老三,死在何处就葬在何地,谢老三就把田马兰埋在了鬼子坑。青草驴子队也被打散了,谢老三没死,断了一条腿。”
  “幸亏把田马兰埋在鬼子坑。”秦正山感慨地说。
  我明白他的意思,如果不是埋在这深山老林里,说不定早就被利用了。可是,又是谁泄露出来田马兰的坟是孤绝坟呢?要知道,孤绝坟可绝不是一般的坟啊。
  “车就能开到这儿了,下来走吧。”老许熄了车,说了一声。我们三人也下了车,扛着长锨短锄,走进山坳。
  “看那车——”刚走了不远,走在前头的老许叫了一声,“这不那灵车吗?”人家的车本来不是灵车,硬给改叫灵车了。尤俊达不知道,我和秦正山一看,果然是。
  “怎么开这儿来了?”秦正山纳闷地问。
  “操蛋!咱们来晚了!他也是去鬼子坑的!”我忽然想起,惊叫了一声!

相关热词搜索: 茶本诡话

上一篇:第九章 九缸十八锅
下一篇:第十一章 田马兰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