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谢长江
 
作者:鲈鱼脍  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9-05-09 23:00:06  评论:0 点击:

  谢长江一连几天过得十分难受,自从抓回了田马兰,一直没和自己那帮驴友朝面,但也没去见田马兰。驴友们也奇怪,老大这是怎么了呢?你自己违反规矩,你是老大,我们也没说什么,你干啥不见我们,连新抓回来的那个大姑娘也不见?田马兰被关在单独一间屋子里,驴友们都眼睁睁地瞅着呢,除了隔着窗户送饭,老大愣是一直没来见过。
  田马兰也纳闷,都被抓来三四天了,要奸要杀痛快点啊,要勒索赎金是不是也该打声招呼,怎么就不声不响地把自己晾在这儿了?看来赎金要得不少,这一下子会要了老爹的命,平常花一个大子儿都心疼好几天,这要是一下子被勒索个十万八万的,他也就不用活了。也不知道赵子安回来没?
  每个人都有猜测,但都是从自己的角度想的,谁也没猜对谢长江是怎么想的。谢长江现在是十分后悔,抢回来之后,一冷静,啪啪抽自己好几个嘴巴,心说,我这是干什么啊?
  说起谢长江,可不是普通的胡子。东北的胡子,也就是土匪(山东叫响马),那是十分的厉害,张作霖张大帅就是胡子出身,后来的座山雕名气很大,但和张作霖是没法比的,不值一提。谢长江原先可不是胡子,是正经的军人出身,读过东北讲武堂,是张作霖手下五虎将之一姜登选的铁哥们儿。1925年11月,发生了另一位五虎将郭松龄郭鬼子起兵反奉事件,这是张作霖做梦也不曾想到的,姜登选闻听之后,特意来到滦州规劝郭松龄,不料反被郭松龄杀害,其实就是活埋了。看过《连城诀》的都知道,凌霜华是怎么死的,后来狄云把棺木打开,凌霜华还举着手呢,棺材盖儿内侧被凌霜华刻了一组数字。郭松龄兵败被杀之后,又一位五虎将韩麟春亲自为姜登选迁坟,当时第一个挖开棺木的就是谢长江,打开棺材一看,只见绑缚姜登选的绳子已经脱落,棺材里面被姜登选抓得乱七八糟,遍布抓痕,惨不忍睹,说明姜登选根本没死,是生生被活埋了,姜登选在棺材里挣开了捆绑的绳子,但出不去棺材,活活憋死在里面了。谢长江心灰意冷,在郭松龄和张学良的巨流河之战中,趁乱脱下军装,逃回原籍。偏巧他的原籍却与郭松龄是一个地方的,奉天深井子镇。
  谢长江在老家呆了两年,联络了一些同道,成立了一个治安所,主要是防备小日本,因为小鬼子有点不老实,经常出来骚扰。又过了一年,他出嫁的妹子谢兰子回娘家,遭遇了小日本鬼子。在小鬼子的逼迫下,谢兰子宁不受辱,跳进了大辽河。谢长江知道以后,痛不欲生,发誓报仇,专门收拾小鬼子。1931年,小日本终于发动了九一八事变,奉天被小鬼子占领,随后不久,东三省沦陷。谢长江觉得报仇的机会来了,却万料到,东北军一枪未放,撤退到山海关里了。谢长江大骂一群怂包,索性自己正式地拉起了绺子。拉绺子,又叫起局,东北话意思就是组建一支土匪队伍,大绺子几千人上万人也不新鲜,小绺子几十人也有,胡子头儿被称作“大当家的”或者“大横把”。当上了大横把基本就能实现土匪的人生目标了:手上有枪,胯下有马,炕上有女人,身后有兄弟!谢长江却只有“三有”,他的炕上没女人!既然没有,抓来了田马兰,就应该有了,这是兄弟们的共识,但是却都想错了!
  谢长江初见田马兰,怪叫一声,是因为看见田马兰太像自己死去的妹妹谢兰子了!人生若只如初见,初见什么样,会决定产生什么关系。男女之间第一眼相见,如果没有怦然心动,那么放心,交往一辈子,只会有感情,绝没有爱情。爱情就是一刹那的心跳,所谓一见钟情,一见要是未能钟情,那就别抱爱情的希望了!谢长江初见田马兰,就是看见了妹妹一样,自然绝不会让田马兰成为自己的女人。何况,谢长江曾经暗暗发誓,不消灭小鬼子绝不成家。
  谢长江抢回了田马兰,实际是很快就后悔了,想放回去,在兄弟面前又不好交代;不放回去,当初拉绺子的时候,也不是要干抢男霸女这勾当啊!这么一犹豫,可就第二天了。过了夜,这情况不复杂也变得复杂了!一个大姑娘被青草驴子队抢去了,过夜了,就算没什么事,却再也难以说清白了。谢长江意识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已经晚了。
  青草驴子队其他兄弟看大哥一连三天没动静,谢长江的马拉子(警卫)龙子龙(表示姓孙)就找了另外几个当家的,龙子龙就说了,“我核计可能是咱们大当家的面子薄,不好意思直接和崽子们(兄弟们)说,我看就别等大当家的说话了,咱们就给办了得了?”有个当家的智力较差,就问:“办啥?”龙子龙一撇嘴,“废话,当然是娶平头子(媳妇)了。”“哦!”大伙就异口同声了。大家心里想,既然你老孙都这样说,你和大当家的关系近,可能就是大当家的意思。人多好办事,崽子们就张灯结彩披红挂绿的给舵窑(住处)准备起来了。就在弄得热热闹闹的时候,赵子安来了!
  谁也不知道赵子安是怎么找到窑口的,走到大门就被马拉子拦住了。赵子安背个褡裢,也不客气,直接表示赎人来了。马拉子禀告进去,把谢长江吓一跳,赎人?赎什么人?我也没派崽子去放笼(送信)啊!谢长江本来想把人叫进来,一想自己这两三天没出屋了,出来看看吧,别让兄弟们多心。谢长江出屋一看,又吓了一跳,满窑喜庆,这是要干什么站在大门外的赵子安也纳闷,但越看越不对劲儿,表面上波澜不惊,内心里已经翻江倒海了。
  谢长江来到大门口,和赵子安一对话,就知道赵子安误会了!谢长江说:“我也没送黑页子(送信),赎什么人,既然你是她未婚夫,正好把她领走吧!”跟在身后的龙子龙一听就愣了,说:“大当家的,咱们都准备好了,怎么能让他领走呢?”谢长江也没听明白龙子龙说的啥意思,当着赵子安的面儿,也没仔细问,只是摆了一下手。龙子龙明白,这是别废话,照着办。龙子龙紧跑进去,敲了敲田马兰的屋门,把关着田马兰的屋门打开,就把田马兰领出来了。田马兰临出来的时候,问了问龙子龙,知道是赵子安来接,谢长江也没刁难,很高兴,还简单拾掇了几下,这几天田马兰听天由命,好吃好喝好睡也没受罪,风采依旧。
  田马兰来到大门口,谢长江带领龙子龙就进院去了。赵子安上下打量田马兰,看得田马兰反倒有点不好意思了,嗔道:“看啥?回去看!”赵子安说:“你没事吧?”田马兰一愣,心想,我都站在你面前了,这不好好的吗,哪来的事啊!顺嘴答应一声:“没事,很好。”在土匪舵窑里好几天,居然能很好。赵子安望了望充满喜庆气氛的院子,又说了一句:“真没事?”田马兰一瞬间就明白赵子安的心理了。人遇到任何危险,第一想到保命,保住命之后,立刻就想到又没破财又没失身才好。其实,赵子安还真没那么多想,田马兰却不是这么认为,突然之间对赵子安失望之极,故意笑着说:“当然没事啦!”回手向院内一指,说:“有事怎么结婚啊!”

相关热词搜索:茶本诡话

上一篇:第十一章 田马兰
下一篇:第十三章 通天老道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