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周家四天王
 
作者:鲈鱼脍  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9-05-09 23:02:06  评论:0 点击:

  “大当家的!二哥!”周三瓢“嘭”地一声撞开门,不等站稳喘匀,就急不可待地喊起来:“找到了!找到了!”
  他这一声喊,把屋里三个人吓了一跳,本来正商量这两天去砸崔大麻子的舵窑的事,也不得不停下。大哥周大锅叫了一声,“老三!啥玩意找到了?毛毛愣愣地呢。”老四周四盆本来盘腿坐在炕里,腾地跳下炕,迎着周三瓢,照着他肩膀就是一拳,“三哥,谁家的?”“不,不知道呢!”周三瓢扶助了周四锅。“管她谁家的,叫崽子们去抢回来得了!”刚捞到说话的周二碗瓮声瓮气地说。
  这是一座老院子,说话的四个人是当地的地头蛇,方圆百里都叫他们周家四天王,按照寺庙里魔家四大护法天王的叫法,不过,这四个,可绝不护法,没遇到他们烧杀抢掠欺男霸女就烧高香了。
  此地距离萨尔浒二百里左右,叫调兵山,现在是个地级市,在铁岭和法库之间,没有深山老林,多丘陵地区,地势相对平坦。周家哥四个,是当地的土匪头子,但名字却不是叫得比较霸气的龙虎彪豹一类,而是叫锅碗瓢盆。父母没文化,哥四个的名字挨着叫,老大就叫周大锅,老二就叫周二碗,以下是周三瓢和周四盆。名字虽然土气,却丝毫不影响人的暴戾之气。土匪有坐地分赃的,也有打游击干一票就走的,周家属于坐地分赃一类的,在当地有产业,势力大,把官家喂足了,官家也睁一眼闭一眼,基本相当于隋唐里二贤庄的单雄信。
  刚闯进门来的是老三,一对照名字就知道排行。周三瓢名字中有个“瓢”字,却既不和“瓢”有关,也不和“嫖”有染,在周家四天王里,相对却是最好的。那哥仨今天在家商量怎样砸崔大麻子的窑,一来是再过几天是周家老太太六十六大寿,图个喜庆,二来是崔大麻子最近有点翅膀渐硬脾气渐长,管红人旺,也就不尿周家兄弟了,周家四天王决定给崔大麻子点颜色看看。周三瓢扔下一句“你们怎么打算了我就跟着咋干”,就带着俩马拉子到军粮屯赶集去了,留家一个马拉子负责有急事传话。他的三个马拉子名字都比较怪,带出来的两个一个叫“靠边”,一个叫“闪开”,留家的叫“借光”。
  军粮屯是个镇子,不算大,每周一集,十里八乡的乡民都赶在这里买卖一些生活用品。周三瓢想寻找一点新鲜东西给老娘祝寿,也在人群里转来转去,一没留神,转身的时候,正撞到一个人的背后,那个人“啊”地一声,身子往前一冲,伏到了摊贩的摊床上。周三瓢听声音是个女的,刚要回身去扶,突然从侧面跳过来个少年,照着周三瓢的脸,“啪”的就是一个嘴巴。这是周三瓢做梦都没想到的,在这地方,居然还敢有人动他。靠边和闪开一时也愣住了,惊醒之下,双双“嗷”地一声就窜了过来,从后面就把那少年给拖住了。周三瓢刚要发作,恰好被撞的那女子转过身子来,喊了一声“龙子!”周三瓢听声音望去,一下子就愣住了。一个外地大姑娘,没见过。再一看那少年,明白了!一条道上的。从小土匪堆里长大的,谁啥样人准看不错。周三瓢冲靠边和闪开一摆手,示意放开那少年,笑着对姑娘说:“抱歉!抱歉!”那姑娘瞥了他一眼,没说话,一手拉过叫龙子的少年,仔细打量了一下。这时又有两个人凑了过来,周三瓢一见情势,拱了拱手,没再说话走开了。
  周三瓢没动手,不代表不动心,周三瓢还是动了真心了!走过一边,周三瓢指了指那姑娘,对“靠边”,说:“打听打听,是哪家的?”又对“闪开”说:“盯着点,看看还有啥人跟着?”
  那少年也不知说了句啥,被那姑娘打了一下头,带着后围上来的两个人,走了。周三瓢转念一想,既然是同路的,那未必就是这几个人,他们是从哪里来的呢?得回去问问大当家的,他们拜过码头没?要是来拜过,那么这个大姑娘……嘿嘿!周三瓢越想越美,大集也不逛了,一个人骑马回去了。
  叫龙子的少年,正是谢长江的马拉子龙子龙,那个姑娘正是田马兰。不仅是他们几个来到调兵山,谢长江的整个青草驴子队都来了。谢长江绝不会因为对田马兰的一己私情,而置青草驴子队于不顾,虽然没人派人立刻追踪赵子安,把他如何能够找到舵窑问个清楚,但他还是意识到了危险,这是多年军旅和土匪生涯养成的。

×      ×      ×

  谢长江喊了一声“孙崽!”龙子龙这位最贴身的马拉子保证是随叫随到,低头进屋叫了一声“大当家的!”谢长江厉声喝问:“那个赵子安怎么进来的?”龙子龙很少见大当家的发火,吓了一跳,膝盖一软,就势就要跪下。“没让你跪!”“问过趟线的了,都说没看见,不知哪旮旯绕进来的。”“通知崽子们,马上撤!路上啃点嚼谷”谢长江大事上还是当机立断的。
  土匪多年养成随时撤离的习惯,说走就走,绝不犹豫。只是因为田马兰耽搁了一阵,谢长江的意思,是让她马上回家。田马兰正在悲愤情绪上,虽然心中不舍赵子安,却也绝不想马上回去,她这么一坚持,对谢长江成了烫手山芋,无奈之下,答应带田马兰一起走。田马兰不会骑驴,又给她收拾出来一辆驴车。田马兰几天时间,仿佛经历人间冷暖,心中也是柔肠百转,但还是在她曾经呆着的厢房墙壁上,给赵子安留了字,就上了驴车,跟着青草驴子队走了。她可绝没想到,本来是个“肉票”,现在成了“匪婆”!
  土匪们各有各的队伍,也各有各的地盘,谢长江当然知道这一点,但他并不是要砸谁的窑,反而各处拜码头,所以也并没有哪个大当家刁难他。土匪江湖气息更浓,义气却尤其为重。谢长江这几十号人一路往北,寻找合适的还没人占领的地盘。
  往北走了几天,就到了调兵山,闯入了周家四天王的地盘,周家崽子也没注意,因为过几天是周家老太太六十六大寿,这是最讲究的,周家也有外地亲朋往这里来,所以也有眼生的人,崽子们也没往心里去。谢长江这伙人常年飘零,也习惯了各种生活环境,但是现在有田马兰,还是个女的,就有了麻烦,最起码连换洗衣服都没有。正赶上军粮屯大集,谢长江就派了龙子龙和其他两个崽子带着田马兰去采购生活用品。
  龙子龙虽然搞不清大当家的和田马兰到底怎么回事,但他心里,却把田马兰当成压寨夫人了,背地里就叫“三奶奶”,刚才脑袋上挨了田马兰一巴掌,就是他又喊了一句“三奶奶”,田马兰除了打一下,也拿他没办法。几个人本来就不想惹事,恰好遇到周三瓢假装好人,就想立即离开,却没有想到被闪开盯上了。

相关热词搜索:茶本诡话

上一篇:第十三章 通天老道
下一篇:第十五章 并骨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