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并骨
 
作者:鲈鱼脍  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9-05-09 23:03:51  评论:0 点击:

  自称赵瞎子徒弟的墨镜愣了一愣,有点不服气地说:“其实,我应该算是的。”

  “也是,付出了很到代价,也应该有所回报。”我的语气带着讥讽,“你,参加了赵瞎子的弑师!”

  墨镜身体明显一颤,他没料到我冒出这么一句。其实,我也不确定赵瞎子是否真的杀了通天老道,还是二十多年前,无意中听见我老舅和赵瞎子吵架,我老舅说的这么一句,我突然想起,藉此诈一诈他。墨镜的嘴张了几张,嗫嚅了几下,好像想问点什么,又终于放弃了,转而问我:“为什么阻止?”他一指棺材,意思很明白,为什么阻止他们打开棺材。

  “你要并骨?”我瞬间捋了一下他们的意图,实在不能确定他们要干什么,只能从赵瞎子和田马兰的关系上猜测。

  墨镜点点头,说:“对!”这回倒是直截了当。

  “我没阻止,别把板子打在我身上。”看来我得澄清一下,他认为我是领头的了。至于赵瞎子究竟该不该和田马兰并骨,田马兰要是活着是不是愿意,这都和我无关,也不是我考虑的事儿。不过,我心里倒是确认了一件事,就是二十多年没有消息的赵瞎子终于死了,算起了他至少一百挂零了,虽然瞎了八十多年,也活够本了,但恐怕他的绝技失传了,谁知道呢。

  “你们不是一起的?”他的墨镜看着我,手却指着秦正山,眼睛看不见,倒是把人区别得很清楚,我虽然刚才见识了他的两只瞎窟窿,还是怀疑他不是真瞎。

  “你和他一起来的,也未必就是一起的。”我望了一眼田既望。

  墨镜知道我说的是田既望,打了声哈哈,说:“你说对了,还真不是一起的。半夜里还真不好找他。找不到他,我怎么知道棺材埋在哪儿。”

  我冲田既望招了一下手,田既望神情有点害怕墨镜,但还是走近前来。“你领他们来的?”我想确认一下,虽然感觉没有任何意义。田既望点了点头。“你怎么知道棺材就埋在这儿?就是这一口?”田既望露出了着急的神色,大概是埋怨我怎么能照直了问。

  墨镜嘿嘿冷笑了一声,说:“你倒是替我先问了。”话刚说完,迈步向棺材凑近了几步,举起手杖,又猛地向棺材盖子戳了下去,一连戳了好几下,砰砰作响,盖子上被砸出几个小凹坑,露出木头的白茬口。墨镜直起腰,说:“埋了八十多年,竟然没糟没烂,还这么结实,好木料啊!”

  这话显然是言不由衷,话里有话。“说吧,你以为不说,你就能瞒过去了?他不说破,也是看着你怎么表演而已。”我是想让田既望当众说清楚,也好让这些人知道这里面确实没有我什么事,我想置身事外,没料到反而越陷越深了。

  既然墨镜知道田既望这个人,一定是赵瞎子的交代。九鬼还魂阵收尾出了意外,被砸了一组还魂镜,赵瞎子就知道功亏一篑,感觉对不起田马兰,虽然救活了田既望,但田既望很容易夭折,也不会达到正常寿命。这也是他一时疏忽,没有给田既望算算命,却不知田既望在之后却另有奇遇,虽然羸弱一点,却并未像其他八鬼一样早早地壮年就真做了鬼。后来赵瞎子又回过江田村,发现了田既望竟然还活着,偷偷给他算了一卦,算完之后,苦笑一声说:“这个疯子!”却是谁也不明白什么意思。

  现在墨镜通过田既望找到了田马兰的坟,挖出了棺材,想要给赵瞎子和田马兰并骨,田既望却给找了个假棺材(当然并不是假的,但不会是田马兰的),看来田既望不是很简单啊。我想到此,不由得多打量了田既望几眼,田既望出家躲灾,是哪个高人的指点呢?我看着田既望,但田既望却没有看我,反而望向秦正山。我心里一动,原来田既望和秦正山才是一伙的,他们实际也在找田马兰的坟墓,但是没找到,想利用我来帮他们找。墨镜一伙仅是个碰巧的意外出现,他们才做了个假局。这里是秦正山的地盘,做个假坟可太容易了。昨晚田既望出现,我以为是奔我来的,看来是我想错了,他是要和秦正山碰面,是江田村和朱姜寨的接头,实际是两大守陵人接头。本来今天是要带我来找田马兰坟的,却不料田既望半夜里被墨镜一伙给抓走了,田既望一定是在路上偷个机会给秦正山发了信息,告知了他们的行车路线,老许把车停在半路,也不是没油了,而是预谋,否则哪有那么巧?

  “你既然看了我留给你的信息,你怎么还来这里!”我觉得我想明白了,冲着田既望喊了起来。

  “什么信息?”田既望被我突然一喊,吓愣了。

  “还装糊涂!他没告诉你?”我一指秦正山,但我发现秦正山也愣住了,也不像是装的。“还不明白?我们一起去施家沟殡仪馆了,你没去?”“我没去。”田既望一脸糊涂。我在殡仪馆我老舅的骨灰盒上留了信息,我知道一定会有人发现,这个人我以为就是田既望,这样看来,是我错了,不是他,还能是谁呢?

  我和田既望一吵,把墨镜搞糊涂了,他好像并不知道我们为什么吵,大概也没兴趣听,突然在我和田既望之间挥了一下手杖,打断了我俩说话,然后用手杖指着田既望,“田马兰的坟到底在哪儿?”

  “在,在,王——”田既望不敢说又害怕,刚说了三个字,秦正山喊了一声“不许说!”

  墨镜手杖一转,直指秦正山,不屑地说:“你说不许说就不说?说!”秦正山顺手举起铁锹,迎着手杖就挥了过去,嘴里喊了一声“少拿这打狗棍指我!”铁锹正击打在手杖上,只听“当”地一声,手杖纹丝没动,把秦正山震得手臂发麻,秦正山惊叫一声“铁的?”墨镜手臂前伸,手杖正戳在秦正山右腿弯上,秦正山一个趔趄,身子一歪,摔倒在地,正好一个下坡,打了一个滚,身子靠在棺材上。就在这时,秦正山感觉棺材里好像有人在捶打棺材盖子,秦正山急忙往后缩身,这时,在场的所有人都听见棺材里传出了砰砰的声音,大眼袋和小四眼吓得跪地上就磕起头来。墨镜侧耳凝听,一脸迷惘的神色。就在这时,随着“嘎吱”“嘎吱”两声,棺材盖子被拱开了一道缝,一只绿手伸了出来。

相关热词搜索:茶本诡话

上一篇:第十四章 周家四天王
下一篇:第十六章 锁喉枪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