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疑案未明还孽债 忏情无奈托遗孤
2022-07-22 12:14:02   作者:梁羽生   来源:梁羽生家园   评论:0   点击:

  灯火阑珊,暗香浮动,伊人何处?露白葭苍,曾是旧时行路。
  清梦已随潮咽尽,怅望家山云树。恨鸿爪还留,盟鸥非旧,又西飞去。
  记宝扇求诗,香巾索字,见笑当年崔护。燕子穿帘,早入王堂谢户。
  凌波微步姗姗远,肠断江郎别浦。怕桃叶桃根,他年重见,此心良苦!

  ——调寄陌上花

  烟雾迷漾,万木无声,山雨欲来。
  林深路陡,行人怅望,白云深处,可是家乡?
  在这山雨欲来之际,觅食的鸟儿早已回巢。寂寂空山,只有两个旅人还在默默无言的赶路。
  他们并不是来自异乡的客人,也不是鸟倦知还的游子。
  他们是一对年轻的夫妻,男的如玉树临风,女的如鲜花初放,看来十分登对。只可惜他们夫妻的名份,却还未曾得到别人的承认。他们是在一年之前,瞒着家人私奔的。
  云海变幻,人生也何尝不是一样?当他们离开家乡时,只道永远也不会回来的了,谁知不过才隔别一年,他们又踏着旧时的脚印。
  为什么他们又要回来?你若问他们,恐怕他们也唯有苦笑。
  那男的现在就正在心中苦笑,要不是妻子再三恳求,他怎样也不敢回来的。他不敢想象回到师门的时候,将会出现一种什么样难堪的场面。
  不过,他这惶恐不安的心情,却没有表现出来。他偷觑妻子的面色,只见妻子的面色比天色还更沉暗。“看来玉妹的心情也不见得比我好过。”他想。
  “唉,咱们还是别回去吧!”话到口边,还未说出,忽然被一声雷声打断了。
  女的似乎被雷声吓着,尖叫了一声,险些跌倒。男的连忙将她拥在怀里。
  “京、京郎,我、我怕!”
  “两湖大侠的女儿,居然会怕打雷。好在这里没有旁人听见,否则恐怕就要当作笑话在江湖流传了!”
  江湖上谁不知道两湖大侠何其武的名字,他是武当派俗家弟子中数一数二的人物,七十二手连环夺命剑法,据说比武当派的掌门还高三分。这个女子正是他的独生女儿何玉燕。男的是他的二弟子耿京士。他们还有个大师兄,名叫戈振军。
  何玉燕苦笑道:“两湖大侠的女儿,嘿嘿,两湖大侠的女儿,我做出这等有辱门风的事情,还有什么颜面承认‘是两湖大侠的女儿’!”
  耿京士低头道:“都是我不好,连累了你。”
  何玉燕一顿足道:“是你害了我!”
  耿京士本是满怀歉意的,但何玉燕这个“害”字却是说得未免太重了,他呆了一呆,黯然道:“咱们做夫妻也做了一年了,你还不肯原谅我么?”
  何玉燕软了心肠,一戳他的额角道:“傻瓜,我不肯原谅你,还要你跟我回家?我说的不是这个、这个……哼,要不是你害了我,我怎会走几步山路都险些摔跤?”
  耿京士蓦然省起,道:“不错,我真是傻瓜,连我们的孩子都忘记了。让我听听他的动静。”
  他把耳朵贴着妻子胀卜卜的肚皮,笑道:“我听见了,他在你的肚子里伸拳踢腿呢,长大了一定是个武学高手。”
  何玉燕推开他道:“嬉皮笑脸,我可没兴趣看你这副死相!看天色恐怕要下大雨,快走吧!”
  耿京士道:“你走得这样快,小心咱们的孩子!”
  何玉燕道:“这条山路我比你熟悉,最险的地方已经走过了,不会跌倒的了。”
  最险的地方真的已经走过。前面就是坦途?当然,何玉燕心里所想的并不是这条山路。
  她心里毫无把握,不觉轻轻叹了口气:“要不是为了这个孩子……”她没有说下去,但耿京士当然是懂得的。何玉燕正是因为发觉自己有了孩子,在遥远的异乡举目无亲,这才渴望回家。
  “你看头顶厚厚的黑云,恐怕赶不及回家了,咱们还是找个地方避雨吧。”耿京士道。
  何玉燕好像没有听见,走得更快了。云层闪过电光,天边又响起雷声。
  何玉燕咒道:“要下雨就下个痛快吧,老是打雷,却不下雨,闷死人了!”
  耿京士道:“你心里烦,我吹支曲子给你解闷。”
  他拿出笛子,吹一支何玉燕最爱听的小调。何玉燕跟着笛声,默念曲辞:
  晚风前,柳梢鸦定,天边月上。静悄悄,帘控金钩,灯灭银釭。
  春眠拥绣床,麝兰香散芙蓉帐。猛听得脚步声响到纱窗。不见萧郎,多管是耍人儿躲在回廊。
  启双扉欲骂轻狂,但见些风筛竹影,露坠花香。叹一声痴心妄想,添多少深闺魔障。
  这本是一支轻快的小调,何玉燕却听得又是伤心,又是悔恨,心中自叹:“深闺魔障,深闺魔障!”不过在伤心悔恨中,却也感到几分温柔滋味。心情越发矛盾,也就越发不安。
  她终于忍受不住,忽地叫道:“不要吹了,你越吹我越心烦!”
  耿京士愕然道:“你怎么啦?”一看她的面色,心中明白了,喟然叹道:“你还在恼我么?”
  不错,这本是何玉燕最喜欢听的一支曲子,她就是因为被二师兄的笛声引诱,在一个春风沉醉的晚上,铸成大错的。也是在那天晚上,她第一次喝了酒,不,不是酒,是人生的苦杯。
  何玉燕道:“不做也已做了,还有什么好说。我不是恼你,只是觉得没脸见我,见我爹爹。”
  耿京士忽道:“说真的,我实在有点害怕。只怕到了你家,咱们夫妻就做不成了。不如让我回辽东去,你在孩子生下之后,再来和我相聚。”
  何玉燕道:“丑媳妇终须要见翁姑,怕见也得见呀。爹爹虽然严厉,我知道他心里是最疼我的。如今米已成炊,他看在我有了他的外孙份上,最多把你骂一顿,终归还是会原谅你的。咦,你在想什么?”
  耿京士道:“我,我没想什么。啊,大雨来了,快,快过那边避雨。”这次没有雷声,大雨却忽地倾盆而降。
  他们躲在一块从山壁横伸出来的石屏底下,雨越下越大,何玉燕不知是否欣赏雨景,看得出了神。
  她忽然想起了大师兄,离家出走那天,在和大师兄道别的时候,也是下着这样的倾盆大雨。她感到没脸见的人,其实不是爹爹,是大师兄。
  “嗯,大师兄……”就在她心中想着大师兄的时候,耿京士忽然说了出来。
  何玉燕心头一震,大声说道:“你想说什么,别放在肚子里,尽管对我说出来!”
  耿京士道:“说实在话,我是害怕大师兄。”
  何玉燕道:“你放心,他一定原谅你的。”
  耿京士道:“不,我知道他绝对不会放过我!”
  何玉燕道:“你相信我的话,师兄其实早已原谅你了。”
  耿京士道:“你怎么知道?”
  何玉燕道:“我的话你不信,要大师兄亲口和你说,你才相信吗?”
  就在此时,电光闪过,忽然看见两个人向他们跑来。跑在前面的正是他们的大师兄戈振军。
  跟在大师兄后面的是老家人何亮,何亮跑得慢,还在山坡上,大师兄则已来到他们的面前了。
  何玉燕觉得奇怪,她的家是在山南五里开外的一条村庄,下着这样大的雨,他们为什么跑上山来?难道他们有未卜先知之能,特地来接她回家?
  唉,为什么大师兄的面色这样阴沉可怖?
  他不说话,冰冷的目光从她的身上转到耿京士的身上,就像有着不共戴天之仇似的狠狠盯着他。
  雨势已经小了一些,天没那么黑了。何玉燕清楚的看到了大师兄脸上的神情,不由自己地打了一个寒噤,比雨势最大的时候还觉寒冷。
  她能够理解大师兄的伤心,但却不能理解他这种异乎寻常的冰冷。她从来也没有见过大师兄这种充满恨意的目光。大师兄没说话,她也不敢说话。
  好像一年前的情景重现,那天她在大雨中和大师兄道别,也曾看见他目蕴泪光。但目光中却并无恨意。而现在他的面色却比那天还更可怖,还更阴沉!
  “他见我和京士回来,自是免不了伤心。但无论如何也不应该比那天更加伤心吧?那天我是和他诀别的啊!当时我根本就没想到还要回来,他也只道以后是再也见不到我的了。但他还是宽恕了我们。现在我们回来,为什么他却这样?难道还有什么事情比那天他知道我要永远离开他还更令他伤心的?”
  她忍受不住大师兄这样冰冷的目光,虽然他的目光不是盯着她。她鼓起勇气道:“大师兄,我们回来了!”
  戈振军这才回过头来,说道:“你早就应该回来的!”
  她说的是“我们”,但戈振军说的却只是一个“你”字!
  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事情和她所想的完全两样!
  她感觉得到,耿京士的担心不是过虑了。
  她呆了一呆,颤声说道:“大师兄,我知道我们对不起你……”
  戈振军道:“这话你早已说过了,用不着说第二遍。我也从来没有怪你对不起我。”
  还是只提她一个人!
  何玉燕再次鼓起勇气道:“大师兄,那么你自己说过的话呢?”
  戈振军道:“我也是说了就一定算数,从来不说第二遍!”
  何玉燕燃起希望,忙说道:“多谢大师兄一诺千金,京士,还不过来给大师兄叩——”
  突然,她的话好像给冻结起来,说不下去了。
  大师兄仍是那么样冰冷的脸色,只是望向她的目光似乎多了几分怜悯的神情。
  耿京士也好像给“冻僵”了,动也不动。
  何玉燕打了个寒颤,叫起来道:“大师兄,你忘记了吗,那天你亲口和我说过的——”
  戈振军道:“我没有忘记,我说过的话,每一个字我都记得,忘记的好像是你!”
  忘记,她怎会忘记?
  那天的情景如在目前!
  也是像现在一样,下着大雨,也是像现在一样,她站在大师兄面前,只是少了一个耿京士。
  大师兄也是像刚才那样,望着她,没说话。
  她顾不得大雨滂沱,双膝跪了下去。
  “师哥,我对不起你。我、我——”
  “你怎么啦?有话好说,不必这样!”
  “我没脸和你说,只求你——”
  大师兄轻轻叹了口气,说道:“是不是你要和二师弟走了?”
  何玉燕心头一震,“师哥,你都知道了?”
  大师兄点了点头,面色比天色还更沉暗。
  何玉燕哭起来道:“师哥,我不能做你的妻子了,我不敢求你原谅,只求你放过他。”
  戈振军涩声道:“我早知道会有今天的事的。二师弟多才多艺,又会讨你喜欢,我本来比不上他!”
  何玉燕道:“师哥,不是我想变心。爹爹将我自幼许配给你,我本来也很想做你的好妻子。唉,这些话其实现在已是无需说了,说了,你也不会相信。”
  戈振军眼睛一亮,说道:“你是受了他的诱骗,上了他的当?”
  何玉燕道:“也不能全怪他。只怪我命,命该有此孽障!”
  戈振军道:“这样说,你其实也是喜欢他的。”
  何玉燕说道:“师哥,你别问了。你肯原谅我们,就让我们走。不肯,我就任由你的处置!”她宁愿独自承担过错,戈振军的确是无须问下去了。
  戈振军挥了挥手,颓然说道:“你们走吧,只要二师弟真的是对你好,我也不会怪他。不过……”
  何玉燕忙问:“不过什么?”
  戈振军道:“你们今后打算怎样?”
  何玉燕道:“埋名隐姓,远走他乡。”
  戈振军叹道:“何必如此?”
  何玉燕道:“我爹的脾气你是知道的,他一向又不大喜欢京士,这件事情,若是给他知道,我是他的女儿,或许可免一死,京士恐怕、恐怕最少也要给他废掉武功!”
  戈振军道:“暂时避开一下也好,待师父的气平了,我再替你们说项。不过江湖上人心险诈,你们年纪还轻,在江湖行走,可千万要小心择友,别要误入歧途,坠了你爹的侠义名声。”
  何玉燕道:“师哥,你放心,我们也害怕给爹爹抓回来的。我们又怎敢仗着他的名头在江湖上招摇?我已经说过,我们是决意在没人知道的异乡埋名隐居的了。纵然默默无闻,过此一生,也无所谓。”
  戈振军道:“你们也用不着这样消沉,师父的脾气虽然执拗,终归还是会原谅你们的。那时你们仍然可以做一对名扬江湖的少年英侠。”
  何玉燕道:“那恐怕已经是十年八载之后的事情了。”
  戈振军道:“二师弟害怕师父,也未免害怕得太过份了。其实你们无须……”
  何玉燕道:“我知道,我们瞒着爹爹偷走,更会惹他生气。但我现在是嫁鸡随鸡,只能听从京士主意。”其实她有一句话是不敢对大师兄说出来的,她知道耿京士最害怕的并不是她的父亲,却正是她的大师兄。
  戈振军道:“你既已决意跟他走,我也不劝阻你们了。但愿你记得我的话。”
  何玉燕道:“我会牢记在心的。师哥,你若没有别的吩咐,那我走了。”
  没想到才不过一年,他们又已回来。
  没想到丈夫担心的,现在竟然成为事实。
  眼前的景物宛似当时,为什么大师兄的口气全都变了。
  她带点气愤问道:“大师兄,我忘记了什么?”
  戈振军道:“我是说过可以原谅耿京士把你从我身边抢走,但没说过可以原谅他做的任何一件事情!你是不是要我把那两句话重说一遍?”
  何玉燕亢声道:“我们并没有误入歧途,也没有坠了爹爹的侠义名声!”
  戈振军脸部毫无表情,冷冷说道:“我不是说你!”
  耿京士不知道他们那天说过些什么,他只知道大师兄是决不会放过他的了。他被大师兄冰冷的目光盯得难以忍受,突然大声说道:“师妹,你不要替我求情。大师兄,我是对不住你,你喜欢怎样处置我,就怎样处置我吧!”
  戈振军道:“你不是对不起我,你是对不起师父!”
  耿京士吃了一惊,叫起来道:“你说什么,我怎样对不起师父?”
  戈振军还没回答,那老家人何亮亦已来到了。何亮是她家老仆,对她的父亲最为忠心,论辈份还是她的族中长辈。
  何亮气呼呼的对着耿京士戟指而骂:“岂只对不住这么轻松,你,你这奸贼——”
  戈振军道:“大叔,先别这样骂他,问清楚了再说!”
  何亮道:“还用得着问吗?我亲眼见到的!”
  耿京士也生气了,叫道:“说清楚点,你见到什么,因何骂我奸贼?”
  戈振军摆一摆手,说道:“这件事情,我会弄清楚的。师妹,你跟何大叔先回家吧!”
  何玉燕道:“不,我和京士已经做了夫妻,他的事就是我的事。我要留在这里陪他!”
  何亮道:“小姐,你知道他做了什么事吗?要是知道了还庇护他,那就休怪我,休怪我——”
  何玉燕道:“你要对我怎样?”

相关热词搜索:武当一剑

下一篇:第一回 未泯杂念参无相 三戒当持号不岐
上一篇:
第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