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陈青云 >> 狂龙傲凤 >> 正文  
第十三章 万里追踪 连闯三关           ★★★ 双击滚屏阅读

第十三章 万里追踪 连闯三关

作者:陈青云    来源:陈青云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7/12/25
第十三章 万里追踪 连闯三关
  “属下听令。”中年人趋前躬身。
  “请出无回之剑?”
  “遵命。”总监察的脸色白了一白,走向屏风后。
  小龙不明白何谓无回之剑,但看倩况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正副教习和两老者的脸色也沉重起袭
  工夫不大,总监察捧了一把剑重新出现。
  单看剑柄和剑鞘的精细镶嵌装饰,就知道是一柄名剑,但何以要称无回之剑呢?
  小龙冷冷地望着,心房已经收紧。
  “立即转到英雄殿。”剑谷主人抬了抬手。
  英雄殿,又是个新鲜的名词。
  五人齐齐躬身。
  猴相老者朝小龙作了一个“请”的手势,侧身,那样子是要小龙跟他同行。
  小龙转身,挪动脚步,猴相老者与他并肩而行。
  小龙不愿露出田可怯意,事实上他也不怕。在入谷之先,他就已经抱定了闯龙潭,入虎穴的心理。现在他想:“剑谷主人在听提起他儿子之时,突然暴怒,是想抹杀事实,还是借以掩饰他儿子的败德乱行?”(此处出现败笔。小龙与余巧巧,并无婚凭,谷主儿子也没说明有无婚姻,就算有家室,再找一个二妻或小妾,也不能说败德乱行。)
  顾盼之间,来到左边酬魔石屋的居中一间门外,英雄殿,三个金字的匾额。
  这英雄殿是作何用的,小龙没时间去想。
  猴相老者已经跨了进去,然后侧身道:“请进。”神色之间还不怎样无礼。
  小龙跟着进殿。
  正中靠壁有披红的长案,座椅,两侧各有六把椅子雁翅形展开,此外便空无一物。
  小龙立即意识到这是比武较技的场所。
  目光转动之下,全身的肌肉顿时抽紧。他发现殿地上尽是新旧相间的血斑,这是流血的地方。
  心念未已,剑谷主人率同总教习一行来到。进入之后,剑谷主人在长案后就座,其余左右就椅分立,那职司总监的手里仍横着那柄无回之剑。
  “浪子小龙。”剑谷主人发了话:“这里面是英雄之殿,剑是无回之剑,现在你准备决斗。”
  决斗二字,点明了一切。
  小龙算是完全领悟了,在英雄之殿决斗,加上无回之剑,是一场不死不休的殊死之斗。
  “在下可以说话么?”小龙不再自称小可,改称在下,他无须那么谦卑。
  “可以。”剑谷主人脸色是冷酷的。
  在场的全都面无表情。
  “袂斗有规矩么?”
  “只有一个规矩,斗到死为止。”
  “有一方倒地为止么?”
  “不,你倒地为止。”
  “这公平么?”小龙的怒火倏燃,目赤筋涨。
  “很公平,因为你已过了三关,所以用这方式让你死得像个英雄。”剑谷主人的声音近乎阴残。
  “嘿嗯嗯嗯。”小龙怒极而笑:“这的确很公平,集全谷之力,对付在下一人,想不到堂堂剑谷,竟然是这么个邪恶黑暗的鬼魅之域……”
  “住口。”
  “在下可以选第一个对手么?”
  “可以,你随便指定一人。”"
  “在下选谷中少主。”
  “砰。”剑谷主人猛拍长案,脸孔竟然起了抽搐。那神情变得说多可怕有多可怕,铜铃般的眼珠暴突,像是要喷出火焰。
  小龙大惑不解,为什么一提致少主二字,剑谷主人就产生如此强烈的不近人情的反应,这当中有什么古怪的原因存在?
  “总监,你头一个下场。”剑谷主人发了令,声音是激动的。
  称总监的中年脸孔白了一白,转面躬身,应了一声:“遵命。”然后拔出无回之剑,把剑鞘留放长案之上,提剑下场。
  小龙怒叫道:“谷主,在下向你挑战,这里是英雄殿,不敢接受挑战,便是不齿于武林的鼠辈。”他这话刻毒狂妄到了极点。
  在场的剑谷高手怒哼出声,剑谷主人扶案而起。
  总监已站到小龙正面五尺之处,这是出剑的最佳距离,小龙没看他,仍瞪着创谷主人。
  “身为剑谷之主,不敢应战么?”小龙存心激对方出头。
  这样,他所对付只是一个,即使不敌而牺牲,死在谷主剑下,要比车轮战下丧生强几倍。
  猴相老者就站在小龙身后。
  “浪子,你怕英雄式的死,所以要激怒谷主给你一个痛快,对不对?”他开了口。
  小龙根本不睬猴相老者,连眼睛都没转一下。
  “总监察,你退下。”
  “是。”统监察倒退回原位。
  剑谷主人离开长案,绕到正面,伸手。
  总监察立即把剑双手奉上。
  在场的人人变色,谷主亲自决斗是从来没发生过的事,而对手只是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
  剑谷主人持剑上前。
  小龙现在是横了心,铁了胆,完全把生死置之度外,更不去想后果。他要跟仅属传闻的剑谷之主决斗。
  他拔出剑,扔掉剑鞘,决死的表示,双方已正面相对。
  “谷主,令公子不出面是见不得人么?”小龙唯一不忘的是他闯入死域的目的。
  “用你的剑。”剑谷主人暴叫如雷,失去了一谷之主的风度,也完全违反剑道高手养气制气的原则。
  到底为什么会发生这反常的现象?小龙已经没时间去想,他必须全力面对可怕的现实。
  剑谷主人的剑术究竟高到什么境地?小龙同样没去考虑,想这些是多余的了。
  殿里的空气紧张得使人窒赢
  “你能不死在老夫剑下你就可以离开。”剑谷主人咬牙说出了这句话。
  “……”小龙没作声,在他直觉的反应里,能在剑谷主人剑下活着的希望微乎其微。
  “出手。”剑谷主人手中的无回之剑斜斜扬起。
  小龙丝毫也不敢托大,他取了势,凝神壹志,人剑合一,功力也运到极限。
  “呀。”短促的喝叫,小龙出剑,凌厉无前的攻击。
  剑谷主人避开,没还击,玄奥无方的闪避身法。
  他要矜持谷主的身份,小龙如此想,一击落空,第二次攻击随即出手。
  剑谷主人又神奇地闪开,依然没出剑,保持原姿。
  小龙没动气,但旺盛的攻击意图已升华到了极致,攻出,第三次,用的是同一式绝招,但气势显然不同,破釜沉舟的一击。
  乍合乍分,殿里起了被压抑的低沉惊呼。
  剑谷主人的紫袍在当脚处裂了口,但没见血。
  “接剑。”剑谷主人出手。
  剑光闪耀,一舜即灭。
  小龙左脚见红,但他没哼出声。
  剑光再闪,传出金铁交鸣之声。
  小龙打了个踉跄,他已尽力封架,但无法完全封挡,右脚又冒了红。
  对方的剑,像是有灵性的东西,能从毫无间隙之中找出间隙,也可以说是制造出间隙。
  “着。”随着这一声栗喝,剑谷主人的剑尖刺进了小龙的心窝。玄厉而快得不能再快的一刺,就差那么一丝丝,小龙应变不及。
  剑入心窝,仅只是半寸,流血,但不至于致命。
  小龙双眼暴突,狠瞪着剑谷主人。三处剑伤,渗出的血染红了整个上半身,死亡的阴形掠过心头,但只是刹那便告消失,他不在乎生死。
  他心里承认剑谷主人的剑术比他洗练,高明。
  血洒英雄殿,死得像个英雄,没什么不甘心的。
  剑,紧紧握在手中,还保持着半攻的姿势,如果剑谷主人出剑没那么神速,他已攻击出去。
  “把剑扔下。”剑谷主人冷喝出声。
  “不。”小龙抗声回态
  “别忘记剑在你的心窝。”
  “身为武士,宁死不弃剑,剑在人在,剑亡人亡。谷主下手就是。”
  剑尖一颇,小龙的全身也随之一颤。因为这一颤,创口便加大了几分,缓和了的血水又大量冒出。
  “弃剑。”剑谷主人大吼。
  “办不到。”小龙也以同样大的果吼声因答。
  在殿内的几个高级弟子,在原地木立着,各有不同的表情。
  “弃剑,认输,老夫破例放你出谷。”
  “在下说过办不到。”
  “你愿意死?”剑谷主人语音转为冰氛
  “大丈夫生而何欢,死而何惧。此地是英雄殿,在下虽然只是个无名小卒,更谈不上英雄二字。但手握长剑,不管生死,总得要像个握剑的人。”小龙的声音且而平静。
  没有慷概激昂之色,的确是生死不在乎的祥子,也就是武士本色。
  “求饶你就讨以活下去。”总监察突然插嘴。
  “哼。”小龙不屑地了他一眼,说道:“浪子小龙口里绝对吐不出求饶的字眼。”
  总监察似乎还要说话,但被谷主以眼色止住。
  “你真的愿意死?”剑谷主人声音转厉。
  “多余的话。”
  “老夫现在杀你,只是振碗之劳。”
  “……”小龙高高昂起了头。
  “你只消口里说声投降,便可在谷里取得很高的地位,老夫再破例。”
  小龙心中一动,但最后他以摇头作答。
  “好,老夫成全你。”
  反正是死,他不能就这么毫无反抗地让利剑穿胸。沉哼一声,手中封闪电撩起,没存任何希望。他只是要死得象个武士。
  “锵”的一声,剑谷主人的剑被撩开,小龙本能地退了一大步。
  他反面呆住了,剑谷主人竟然容他反抗?
  剑谷主人的脸孔在抽扭,楞望着小龙。
  小龙困惑万分,难道剑谷主人是个心智不正常的老人,为什么有这种既不近情,也不合理的表现?
  旁观的没半个行动,的确是古怪。
  困惑、意外只是转瞬的时间,既然有了这种机会,小龙当然不会放过。他立即取势,斗志又告复苏。
  剑谷主人的剑尖垂及地面,眸子里闪理哟是一片茫然,他望着空处,似在想什么。
  这情况的确令小龙无比的迷惑。
  “总监察,送他出去里。”剑谷主人声调颓然。
  “遵命。”总监察躬了躬身。
  小龙真正地茫然了,意想不到的转变。
  为什匆小龙连连在心里自问。
  “浪子,请。”总监察抬手。
  “记住,此地的一切,不许在江湖中泄搏半点……”剑谷主人沉声发话,音调极不正常。
  “浪子,这一点你能办得到么?目光恢复凌厉,照在小龙的脸上。
  “可以,在下一定做到。”小龙吐口气,又道:“在下也有一句话要说,为了余巧巧,在下有一天会再来。”说完举步。
  剑谷主人的老脸又起变化,但小龙已经看不到。
  总监察送小龙到谷碑之前止步。
  “浪子,你的确是命大。”总监察古怪地笑笑。
  “在下会再来。”小龙在心里暗誓,等功力能击败剑谷主人之时,再闯剑谷,以洗今朝的屈辱。至于余巧巧,他既然琵琶别抱,没有再追续的必要。所抛不掉的,是一口气而已。人争一口气,佛争一护香。堂堂男子汉,这口气是输不起的。
  “浪子,区区劝你不要再来。”
  “为什么?”
  “等你的武理就练到跟谷主现在一样,谷主又已升高到另一极限,所以你无法赢过剑谷之主。何况,武林天下恐怕难以找到高过谷主的人指点你。”
  这是老实话,小龙何尝没想到,只是他非争回这口气不可,即使肝胆涂地也在所不惜。
  武士,有一种执着狂,由于这种狂劲,才会产生许多出类拔萃的人物。武功没有绝对的第一。如果有,只是限于某一时全而已。小龙深信这一点。
  “在下不会改变主意,被认为不自力也无所谓。”小龙虽然受了重创,但他毫不气馁。
  “有志气。”总监察竖了竖大拇指。
  “好说。”小龙略作沉吟,忍不住问道:“在下此来要找的对象是少谷主,为什么他不敢出面?”
  “你请便吧。”总监察回避回答这问题,脸色极不自然。
  “阁下不愿回答。”
  “不是不愿,是不能。”
  “为什么不能。”小龙脱口而出,立即想到这一问多余。
  “不能就是不能,能回答就是能了。”
  “后会有期。”小龙不再多问,抱抱拳,咬牙忍住伤痛,昂首离去。
  天高山月小。
  小龙躺卧在赤松林里的山石上,仰望山间的夜月,他在静静地想。
  余巧巧既有今目的移情别恋,又何必当初的献身以明清白?
  如果余巧巧是以此为报复的手段,目的在使自己痛苦一辈子,那她付出的牺牲太大而且也太傻。自己除了愤慨,不会有深重的痛苦。
  堂堂剑谷少主,不敢露面,不怕丢人么?
  为什么在提到少主时,剑谷主人恍若变成了另一个人,其中有什么蹊跷?
  剑谷主人为什么不杀人绝祸根,反而放自己离开,他是自视太高还是拐有居心?
  ……
  突地,小龙感觉至瞬边来了人。
  没有任何声音,也不见任何影子,他只是直觉地感到身边有人,这只能说成练武者的超感觉。
  他绝对相信自己的感觉,他沉缓地开了口:“什么人?”
  他判断很可能是剑谷的人追踪而来。
  回咨的,是一个极其耳熟的女人声音。
  “是我。”
  小龙像触电似的弹了起来。
  月光下,-远一近站着两条人影,近处的是杀人者马素绫,利落的短打扮,没蒙面。稍远的是她新收的婢女小婵。
  主婢俩在此时此地出现,使小龙大惊意外。
  她是真的马素绫,还是余巧巧的化身?
  小龙定眼望着对方,看不出任何可疑之处。
  余巧巧在此现身过,马素绫也不速而至,不会是巧合,事有可疑。
  小龙的情绪起了波动,一时之间不知如何开口。
  “浪子。”马素绫先开了口:“我听说你不颐生死要闯剑谷,我急急地赶了来。”
  “你听谁说的?”
  “鬼胎公子毛涛。”
  “哦!你赶来做什么?;
  “怎么,你不接受我的关怀?”
  “……”小龙的心弦为之一益,答不上话来。
  “你受了伤?”马素绫挪步上前。
  “皮肉之伤,死不了。”
  “我替你敷药,我身边带得有。”
  “不必。”小龙断然拒绝。至于为什么不肯接贺时方时好意,他自己也没定见,说不上来。
  “浪子,你心里只有一个余巧巧?”马素绫笑了笑,接着以调侃的声音说道:“她现在躺在别人怀里,她早已经是别人的人,何必死心眼?”
  “也是毛涛告诉你的?”小龙语音激越,马素绫的话不但刺耳,而且扎心。
  “这已经是事实,谁说都是一样。”马素绫冷冷地回答。
  小龙心念急转:“如果她是余巧巧的化身,便不会说这种话。可是大哥和风娇都一致这么肯定,该怎么解释?现在是面面相对,看不出她有易容的痕迹,而声音的确是杀人者一向的腔调……”
  心念之中,寒声道:“你真的就是杀人者?”
  “姨!这还能假?”
  “你不是余巧巧?”
  “会是么?”马素绫偏起了头,斜晚着沙龙,很撩人的姿态。
  “我要证实。”
  “证实?这真是天大的笑话,你如何证实?”
  “用剑。”
  “用剑……”马素绫后退一步:“什么意思?”
  小龙站好了位置,手按剑柄,鞘子用左手下压朝后,作出了拔剑之势。
  “现在我要施展杀手,如果你招架不了,或是躲不过,那你就只好认命。”右脚后引半步,剑离鞘一尺。
  “哈哈哈哈……”马素绫听小龙说完之后,突地大笑起来。她像是听到了什么极端可笑的事,忍不住要大笑,只差没笑得弯下腰去。
  “这有什么好笑?”
  “太可笑了。”马素绫强忍住笑道:“天底下竟然会有这种怪事,你跟余巧巧有过合体之缘,又不是不认识她,硬栽别人是她、还要动杀手,你不是突然失心疯吧?”一说完,又笑了一阵。
  小龙当然也觉得自己的行为荒谬可笑,但他实在没别的办法解开这谜团。
  他之所以要动剑,是因为杀人者曾教过他一招杀手,他要以这招杀手测试对方。如果马素绫真是杀人者,她不会躲不过。
  “呛。”长剑完全离鞘。
  站在远处的小婵直打哆嗦。
  “浪子,我没带剑怎么办?”
  “用你拿手的兵刃。”
  “你是指匕首?”
  “不错,你师父李四姑的绝活。”
  “我不想在你身上扎洞。
  “只要你有能耐,随便扎好了。”小龙口里这么说,心头却不自禁地冒出寒意。
  实际上,他没跟杀人者真正动过手。她的武功到底高到什么程度,不得而知。倒是匕首的威力,他见识过。两年前鼎鼎大名的鲁东客就是被匕首捅死的。
  马素绫-翻腕,手里多了柄细窄的匕首,一指宽,七寸长,像一片韭菜叶子,月光下寒芒如针。
  她是杀人者几乎无疑问。
  小龙有些踌躇了,刚才的决定多少有些孟浪。
  “浪子,能不动剑么?”马素绫寒声问。
  “这个……”小龙意念电似一转,说道:“可以,不过有条件。”
  “噢!什么条件?”
  “让我摸摸你的脸。”说完,脸上一热。
  “这也叫条件?你爱摸就摸吧。”马素绫一口便答应了,还带着笑容。
  小龙收了剑,硬起头皮前跨一大步,双方是伸手的距离,摸女人的脸,也算是新鲜事。
  “浪子,我不明白你在捣什么鬼?”
  “证实你的话。”
  “这与摸脸何干?”
  “等会告诉你。”
  “好,你摸吧。”
  小龙伸手,轻轻一咬牙,抚上马素绫的粉腮,细腻柔滑的脸瓤触手令人心神震颤。
  “好痒!格格格格……”马素绫忍不住笑出声。
  小龙的手指尖轻轻搔爬,他主要的是要证实她是否段有面具,或是涂了易容之物。
  十折十打哟粉腮,丝毫无伪。
  马素绫的笑声突然中止,眸光顿时凝聚。
  小龙陡地一震,他感觉肋下有尖刺之感,立即意识到那是要命的匕首,他先没提防到这一着。
  “浪子,我很喜欢你,你是我心目中最理想的对象。”马素绫的声音很娇媚。
  “……”小龙利乍声。
  “可是……你喜欢的是余巧巧,我很失望。”
  “由于你使我失望,所以我恨你。”
  “……”小龙知道快要话入正题。
  “我恨不得杀了你。”
  “现在是你杀我的最好机会。”小龙沉住气。
  “不错,我只消把手向前一送,就能达到目的。”
  “嗯!那你就抓住机会吧,这种机会不可能有第二次。”小龙笑了笑,他并非完全无视于生死,但经历死亡的次数多了,就变成不在乎。两个时辰前,他就在剑谷主人的剑下经历了一次。
  “我不相信你不在乎?”马素绫吐气如兰。
  “你指望我向你求饶?”
  “我知道你不会。”
  “那不就结了。”
  “浪子,你真的一点也不喜欢我?”马素绫的嘴几乎贴上小龙的脸颊。
  “也许有那么一天,我会真正喜欢你,因为你我都是狠人,有很多相似之处。”
  “为什么要等那么一天?为什么不现在?”
  “如果我现在说喜欢你,等于屈服在你匕首之下,那多没意思。”
  哈哈一笑,马素绫退了开去,收起了匕首。
  小龙为之一愕,这女人实在令人莫测。
  “浪子,你早料定我不会真的对你下手,所以你能沉得住气,对不对?”
  “我没这么想。”
  “我也没要你一定承认,这有失男人的自尊,浪子……”马素绫突然变得像个淑女,语调十分温柔:“言归正传,你真的进了剑谷?”
  “唔。”
  “见到你要找的人没有?”
  想到余巧巧,小龙立刻狂激起来,但为了不愿在马素绫面前表露自己的弱点,硬生生把心火压了下去。
  现在是荒山月夜,脸上表情的变化,不像白天那样容易被发觉,情绪的变化也就容易掩饰了。
  “没见到。”小龙的回答冷而谈。
  “怎么受的伤?”
  “这个……抱歉,我答应过人家不谈谷里的任何事。”小龙一口推净。
  “浪子,你……好像变了?”
  “我什么变了?”
  “说话不像以前的爽快。”
  “那是你的看法,我还是我,丝毫未变。”小龙的内心感到一阵愧疚。不管怎么样,杀人者对他是有人性的,而他表现的近于无情。
  “浪子,现在你准备怎么办?”
  “出山。”
  “放弃找余巧巧?”
  “以后再说。”小龙含糊地回答。
  这时,他才突然想起人家巴巴地赶到这穷山恶岭,说人情,够大;说关怀,够深;而他竟连个谢字都没有,的确是有点说不过去。心念之中,讪讪地道:“马姑娘,承你关切,不辞辛劳地赶到山中来,这笔人情……我记下。”
  “这大可不必,我们不是今天才认识。”马素绫眸光闪动:“浪子,我有个要求请你回应。”
  “请说。”小龙的态度语气大大改观。
  “我重申我上次的条件,请保守我身份的秘密。”
  “我并没有食言。”
  “我穿上行头是杀人者,现在的形象是马素绫,即使是你亲手足也不要说破,成么?”
  小龙点点头,但没出声。心里想:杀人者与大哥大嫂们原来是一路,不可能不知道她的身份。大哥却指称杀人者是余巧巧,是凭猜测么?余巧巧跟他们关系更密切,长时间相处,难道一点点破绽都看不出来?”
  “你答应了?”马素绫像是不放心地问。
  “答应是答应,不过……”
  “不过什么?”
  “我有一点不明白。”
  “说说看。”
  “你在开封大公子他们面前从来没显落过真面目么?”小龙定睛注视对方。
  “没有,从来没有。”马素绫回答得很干脆,突然又像想到什么似地“啊”了一声,道:“对了,我现在才想到,你一见到我就叫巧巧,是他们如此判断的,对不对?”
  “不错。”小龙精神一振。这正是一直困扰他的大问题,也是心上一个死结,马素绫主动提出,可望能解开这个结。
  “这是个误会。”
  “什么误会?”
  “我以前不是说过我跟余巧巧情感极深,有次为了做一件大事,我要她扮成我,可能有人无意中发现,所以这误会便形成了。
  ”顿了顿,又道:“浪子,我是诚心希望你们结合的,我也喜欢你,但不能从余巧巧手中夺取你,我愿意自我牺牲成全份布,可是现在……唉!算了,说了也没意思。”
  小龙大为激动,再也无法掩饰内,口的感受,道:“马姑娘,我……很感激你。”
  “算了,暂时不谈这些吧!我替你敷药,你坐下。”马素绫手指身边的山石。
  小龙茫然坐下,他没拒绝,因为他的情绪异常紊乱,似乎自我已失去主宰。
  马素绫撕开他的上衣,检视伤口,轻轻按摸。
  小婵这时走近前来,好奇地望着两人,在一个刚刚踏入江湖的少女来说,一切都是新鲜的。才动刀抡剑,又笑顽相对,她实在不解。
  马素绫从怀中取出一瓶药粉,细心地洒敷在小龙的伤口上。
  片刻工夫之后,小龙只觉痛楚全消,伤口还有清凉之感,不由脱口道:“马姑娘,好药。”
  马素绫笑笑道“祖传秘方,如果换了别人,我经时舍不得拿出来用。”
  小龙下意识地感瓢心头一荡,道:“荣幸之至。”
  马素绫挨着小龙坐的山石边坐了下来,关切地道:“你这身衣服已经不能穿了,不到镇上卖不到衣服,该怎么办?”
  小龙不经意的道:“等出山再说吧。”
  一条纤巧人影,从不远处横掠而过,从身形可以判断是个女的。
  小龙登时心中一动,紧接着又是一条较高大的人影追踪掠过。
  小龙陡起蹦下山石。
  “啊。”马素绫惊叫出声,可能她也发现了那一男一女两条人影。
  寒夜深山,男女追逐是绝对不寻常的事。
  小龙片言不发,朝准方向电奔而去。他连想都不想,因为余巧巧和剑谷少主这档事,像一根插在肉里的尖刺,只要轻轻一碰便会产生剧痛。本能的连锁反应,他不必想,因为这是他的痛处。
  “浪子。”马素绫高叫了一声。
  小龙的身影已迅速地在乱石丛树间消失。
  “小姐,刚才那……”小婵期期地开口。
  “少问,别忘了我的叮嘱。”马素绫立即喝止:“你不必跟我,反正你跟不上。照原路出山,到老地方等我。记住,我一再交代过你的那些话。”说完,也立即弹身奔了去。
  小婵木立在当场,摇摇头,喃喃自瀚直:“我真不明白,小姐到底在卖什么药?”
  小龙发狂地追了下去,他认定所见的一男一女身影,定是余巧巧和剑谷少主无疑。在这种地方,这种时分,不可能有其他江湖人活动。
  崎岖的山地,没有路,有的地方月光照不到,望去一片黑。这种情况下追人,几乎是不可能的事,对方只要随便在什么地方一躲,神仙也难发现。
  小龙一个劲的猛追,前面不见人影,可以说是盲目的行动。这种追法,等于是完全的暴露。
  眼前是片谷地,有草没有树,一眼可以望透,没有任何影子。
  小龙在谷地边的暗影中停了下来。他想:不是追岔了方向便是追过了头。以自己的速度而论,应该是追得上的,而一路根本没见被追的影子。”
  他喘息着,猎犬似地眼睛不断地扫瞄。
  他感觉身上的伤口已在流血,但他全不在意,他的目的是要追到人。
  “簌簌。”右后方专来了响动。
  小龙心头一紧,回过身,没动,他不再莽撞了,静静地观察。
  约莫五丈之外,月光从稀落的松针间漏下,不怎么明朗,但可以辨物。只见一条人影在旋动着身体四方张望,是个男的。
  小龙像夜猫子般无声无息的迫去。
  那人影在张顾了一阵之后,弹身从左边奔去。
  “站住。”小龙大喝一声,闪电般斜里作去。
  人影似乎被突如其来的喝声惊得一窒。
  就在这瞬间,小龙已截到对方身前。
  三十不到的年纪,短打扮,长相不俗。
  小龙依稀记得这形象,正是那跟余巧巧在潭顶上惊鸿一现的男人,他全身的肌肉在刹那间收紧,两只眼也瞪大了,右手不期然地抓牢了剑柄。
  “你是谁?”对方发问,声调倒是相当沉着。
  “在下浪子小龙。”小龙两眼连眨都不眨地注定对方:“朋友什么来路?”
  “区区潘长文。”目光和声调一样地很平和:“你唤住区区有什么指教么?”
  小龙略感一窒,对方报名潘长文,而在听到自己名号之后也没异样反应,他会是剑谷少主么?剑谷主人是姓潘么?
  “朋友在剑谷中是什么地位?”
  “剑谷?”潘长文显出惊讶之状:“你怎么把区区扯上了剑谷?”
  “你否认?”小龙暗自咬牙。
  “根本没有的事,谈不上否认二字。”
  “很好,在下请问,余巧巧现在何处?你们之间是什么关系。”
  “什么余巧巧,不认识。”潘长文完全否认。
  “嗯!你刚才追赶的是什么人?”小龙怒气冲顶。
  “追人?哈哈哈哈,这太可笑了。浪子,你怎么尽说些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
  潘长文镇定如恒,说谎的工夫可说到了家。
  “哈哈哈哈……小龙笑一了起来,是怒极的笑,笑声中饱含着杀机。
  “你自己也感觉好笑,是吗?”潘长文装聋作哑,装得像真的一样。
  “姓潘的,你说对了,在下的确感觉好笑,笑你不知死活,笑你不长眼看错了人。”
  “怪事,你没来由硬栽赃呀?”潘长文仰起脸,眼珠子乱转。
  “你是一概否认?”
  “没有的事如何承认?”
  “那好,在下没话可说了,现在伯推备自卫。”
  “怎么,讲打?”潘长文后退了代步。
  “不止是打,要你的命。”小龙拔出了长剑。
  “真的要动剑?”潘长文似乎有所恃,一副满无所谓的样子。
  小龙又气得说不出话,抖了抖手中剑,就要出手的样子,枝叶间漏下的月光映着剑身,发出栗人的寒芒。
  “浪子,且慢动手。”
  “你想说什么?”
  “区区生平不带刀,不佩剑,也不跟人动手。”
  “那是你的事,同样宰你。”小龙杀机如狂。
  “要宰区区可没那么容易。”
  “那你就试试看?”剑光暴闪,小龙长剑挥出。
  潘长文的身形鬼魅似地一转,竟然脱出剑圈之外,身法之奇诡,令人叹为观止。
  小龙一击落空,准备再出手。
  潘长文的身形没停,已转到八尺外的树身之后。
  小龙气得发抖。
  “浪子,你听着,区区实在不想跟你作对,如果你答应抹消这过节,区区告诉你实话。”
  “那得看情形而定。”小龙紧咬着牙。
  “首先区区向你保证,没碰过你的女人。”
  “还有呢?”小龙心中一动。
  “刚才你看至那女人就是余巧巧。”
  小龙的怒火杀机变成了激动。
  “你要找她……”潘长文接着说下去:“凭你的本领和运气,一句话,区区是临时客串演这戏的,现在想想没意思,所以告诉你实话。”
  “你是剑谷少主?”小龙更形激动。
  “不是,连剑谷的口子都没进过。
  “是实话?”
  “既然区区是自愿说出来的,当然不会假。”
  “谁要你演的戏?”
  “对不起,这区区就无法奉告了。”
  “你不说恐怕不行。”小龙弹身迫近。
  潘长文可滑溜,在小龙身形一动之际,他立即换了一个位置,藏倒另一株松树的后面。
  “浪子,你是江湖人,知道江湖的规矩,区区也是一言九鼎的人物,答应了别人的话就不能食言。咱们今后河水不犯并冰,各走各的路。你要追人就快,别再浪费时间了。”说完,身形一闪,倏忽消失。
  小龙恨得牙舜痒,但他没追去。以对方所显示的鬼魅身法,他知道不容易追到。姓潘的话有多少可信呢?他无从判别,挫挫牙,奔离现场。
  小龙离开后不久,潘长文现身出来,自言自语地道:“我是该这么做,这场浑水淌不得。”
  一个女人的声音接口道:“可惜称已经趟进去了。”
  潘长文吃了一惊,但仍保持镇定,道:杀人者么?”
  “不错。”
  一条人影从林间飘了出来,秀发披肩,绢帕蒙脸,长裙曳地,月光下显得十分诡异可怖。
  “没尾孤,你为什么要打反张?”杀人者语冷如冰。
  “我想过了,弄下去迟早一天,我这没尾狐会变成没头狐。浪子他们已经够难缠,如果再加上剑谷,我一百条命也不够死。”潘长文大摇其头。
  “可是你已经趟进去了。”
  “现在抽腿还不算远”
  “恐怕迟了。”
  “为什么?”
  “因为你只有一条命。”杀人者语音带煞。
  “哈哈,听口气……你想杀人?”
  “恐怕是的。”
  “我没泄你的底,我守住了诺言。”
  “不错,可是你的嘴还能说话,迟早一天,你还是会说出来,只有彻底封住才保险。”
  “哈哈哈哈。”潘长文大笑出声。
  “真亏你还能笑得出来。”
  “这有什么笑不出来的,没尾狐虽然只有一条命,但要取走可没那么简单。”潘长文声音变冷。
  “别自鸣得意,我才不屑对你下手,另外有人代劳,要杀你简单不过,你会伸长脖子等。”
  “哟!有这种事?”
  “我问你,孤狸最怕什么?”
  “没尾巴,没尾巴让人抓,还有什么可怕的?”
  “如果我说出来,你可别发抖。”
  "有意思,说说看?”
  “双头猎狗,怎么样?”
  潘长文连退三步,老半天才进出声音。
  “怎么,你……认识他?”声音果然有些颤斜,两眼也直了。
  “岂止认识。”杀人者的声音由冷变阴:“我要他东他就不往西,我说一他绝对不会说二。”
  “你们是什么关系?”
  这你不必知道。”杀人者停了停,声调突转为温和:“没尾狐,你仔细考虑一下,人只能死一次,就算你愿意死,也得求个痛快对不对?”
  “你……威胁我?”潘长文声厉内荏。
  “我干吗要威胁你,这是事实,你也不得不承认。”轻轻一笑,又道:你答应替我办事,我陪你睡过觉,这代价够大,你以为我喜欢做蚀本的生意?”
  潘长文眼珠子转了半晌才开口:“你要我怎么办?”
  “再作下去,会有你意想不到的好处。”
  “什么好处?”潘长文口风转变。
  “现在别问,将来自知。”
  “不会事完封我的口吧?”
  “哈哈哈哈。”杀人者脆笑了一声:“事完就用不着封口了,何况……我很喜欢你,你是真正的男人。”轻着,轻盈上步。
  潘长文后退,他还是存有戒心。
  “现在事情砸了,怎么办?”他己完全屈服。
  “不算砸,错有错着,你听我的就是。”
  “好吧。”
  天明,日出。
  晓雾渐收,小龙奔驰了大半夜,没看至徐巧巧的影子,人已疲惫不堪。
  他坐在出山的路口休息,一身血污,衣衫碎裂,那形象简直见不得人。但山里是找不到衣物更换的,要换,非等到山外市镇上不可。
  他实在想放弃再追寻余巧巧,但两年的奔波辛苦,如果不找倒余巧巧解开心头上这个死结,的确心有未甘。
  剑谷之行不但白费,还几乎送了命,这口怨气也无法吞毛
  突地,他想起了鬼胎公子。
  余巧巧与剑谷少主在一道,是鬼胎公子说的。余巧巧的确在山里现身,跟她一起的是潘长文,潘长文否认是剑谷少主,却透露临时客串演的戏,是鬼胎公子要他演戏的么?目的何在呢?
  记得鬼胎公子在鬼屋现身时,曾声言为了余巧巧要自己的命,后来他的丑八怪老婆不速而至,又改口说是开玩笑,最后说出剑谷这一段。
  谜底就在鬼胎公子身上,小龙挫了挫牙,决心要找鬼胎公子。
  “浪子。”呼唤声中,人影出现,来的是马素绫,本来面目的装束,手里拿了包东西,说道:“害我在山里胡撞了一夜,你是发了什么邪?”
  “我去追人。”
  “哦!追什么人?”马素绫显得很惊奇。
  “两个可疑的人。”
  “追上了没有?”
  “追上了男的,叫潘长文。”
  “潘长文。”马素绫秀眉一紧:“我认识这个人,他就是江湖上有名的邪道人物没尾狐。”
  “没尾狐。”小龙脱口惊叫,咬咬下属直:“难怪那么狡猾,这名号我听说过,只不知道他的本名。”
  “没尾狐被你追上怎么样?”
  “没什么。”小龙不想多说。
  “你说追上男的,八成还有个女的?”
  “嗯!就是余巧巧,没尾狐说的。”小龙又激动起来,双眼变成火红。
  “怪事。”马素竣也显出激动之色:“她不是跟剑谷少主……”
  “我看那是一场戏。”小龙打断了马素绫的话:“马姑娘,怎样才能找到鬼胎公子?”
  “怎么,你找鬼胎公子做什么?”马素绫脸上微微变色。
  “你别管,只说怎样才能找到他。”
  “这……很难说,此人相当诡秘,等出了山再说吧。”
  像忽然想到什么似的,说道:“我刚才路过一户山居人家,想到你这身狼狈相,特地买了套衣服给你换。旧的,将就先换上。”说着,把衣服递给小龙。
  小龙接过,感激地深望了马素绫一眼,起身到树后把衣服换上。
  短装,质料不错,也很合身,换好走回原地。
  “呀!很合身,不错。”马素绫偏起头看。
  “奇怪,山里会有这种衣裳……”
  “役什么奇怪的,人家是进城才穿的,平时当宝放着,我给了三两银子人家才答应出卖。”笑了笑道:“你身上的伤,感觉怎么样?”
  “没什么不舒服的感觉,想来无碍了。”
  “上路吧,饿得怪难受的。”
  “对了,那个叫小婵的姑娘呢?”
  “我要她先出山去了。”
  “那哦们走吧!
  两人并肩而行。
  走没几步,马素绫突然”啊”了一声道:“我们别走在一道,分开走。”
  “为什么?”小龙下意识地心中一动。
  “余巧巧既然在山中出现,你找她,我也要找她,说不定她还在附近一带,分开走,多一个碰上她的机会。”马素绫眸光闪动。
  “有道理。”小龙立刻赞成。
  “你先走,顺正路。”
  “好。”小龙顺道大步行去。
  小龙走远,马素绫反奔入山。
  武林高手的身体,被形容为铁铸铜浇,受得起风雨挨得起刀枪,普通人挺不住的,在他们眼中可不当回事。
  但天底下很多事又常常超越情理之外。小龙病了,莫名其如哟病,想不出原因也摸不出名。不是大病,就是人感觉恹恹的,胃口不开,精神不振。
  他离开崤山,回到灵宝,住进这间他常住的老店已经七天。
  病象是两天前显露的。
  他自己有个解释,就是闯剑谷受了伤,在山里感了风寒,此外再找不出恰当的理由。
  病就是病,人吃了五谷谁不生病,他并不怎么在乎,有病得求医。
  他已经要店家去请先生,现在他就是在等先生。
  “先生,就是这间房里的客人。”门外传来店小二的声音。
  “唔。”
  “先生请进。”小二推开门。
  一个身负药箱的江湖郎中进入房中。
  “哦。”小龙惊叫。
  “哦。”郎中也惊叫。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