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黄易 龙战在野 正文

第十五章 奇谋妙计
 
2020-08-02 07:55:04   作者:黄易   来源:黄易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大年初一,到处都是恭喜发财之声。
  但龙城璧看见了唐竹权,却并不说恭喜发财,而是问他今天准备喝多少斤酒。
  唐竹权喉咙里酒虫又在作怪。
  他冷哼一声,怒声道:“那三十坛醉春风,已被宝马别院的人全部抢购一空。”
  龙城璧淡淡一笑:“这也是一件怪事,醉春风本来就是宝马别院酿制的佳酒,每年大年初一都拿出三十坛在青池阁寄卖,但现在居然又一早把自己寄卖的酒运回去。这种事,倒希望上官大侠能解释一二,也好让唐兄心息。”
  上官美凤扬了扬眉,冷笑说道:“哼!咱们偏就喜欢把这些酒运来运去,那又怎样?”
  龙城璧耸耸肩笑道:“上官小姐的说话,未免令在下有莫名其妙之感,宝马别院的人再无聊,也不会做出这种毫无意义的事吧?”
  上官美凤刚想反驳,上官美龙已接道:“阁下可就是雪刀浪子龙城璧大侠?”
  龙城璧淡然一笑,道:“正是龙某,不过大侠二字,着实愧不敢当。”
  上官美龙道:“宝马别院每年例必在此处寄卖三十坛醉春风,是十年前家父订下来的规矩!”
  龙城璧双眉一轩,道:“敢问用意何在?”
  上官美龙道:“醉春风不但是天下名酿,也是一种奇特的药酒。”
  龙城璧道:“它能治何种病症?”
  上官美龙道:“它可以根治风湿、疮毒、血瘤,更可以遏止‘魔衣蛾翼散’毒力的发作。”
  “魔衣蛾翼散?”龙城璧陡地一怔,喉际间忍不住发出了一下惊诧的声响。
  “不错,”上官美龙抽了口气,道:“魔衣蛾是一种含有剧毒的毒物,尤其是它的双翼,经过特别制炼之后,更是剧毒中的剧毒,魔衣蛾翼散自从八十年前在中原出现过之后,身中此毒之人,从未有任何人能幸免于难。”
  龙城璧诧然道:“醉春风这种酒能解此毒?”
  上官美龙道:“不能,但它却可以使毒性暂时不再发作,有效期间为三百八十天。”
  龙城璧道:“究竟是谁中了这种剧毒?”
  上官美龙长声浩叹,道:“中毒之人,是在下的伯父。”
  龙城璧稍微震动一下,道:“莫非是上官铮老侠?”
  上官美龙点头道:“不错,但伯父与家父素有隙嫌,他坚持不肯无条件接受醉春风,除非高价出售,他才肯派人前往购买,而且每次只购一坛,决不多取。”
  唐竹权怪眼一翻道:“想不到上官骥的胞弟,竟然是个脾气古怪的怪物。”
  上官美龙怒道:“你这个大胖子才是怪物!”
  唐竹权瞪大了眼睛,但却没有出言反驳。
  龙城璧道:“既然如此,今年又为何不再卖酒?难道突然发生了变化?”
  上官美龙点点头,叹道:“不错,因为伯父已于三日之前,突然逝世。”
  龙城璧道:“是否因为有魔衣蛾翼散的毒力发作令他不支病逝?”
  上官美龙又是一声叹道:“他并不是病逝,而是被人暗杀。”
  “暗杀?”龙城璧望着上官美龙:“凶手是谁,可曾找出?”
  上官美龙语声一沉道:“凶手虽然没有抓着,但已查出是‘鬼弩客’严魁干的。”
  龙城璧忍不住“哦”一声:“严魁此人,听说是‘金蹄堡’的杀手。”
  上官美龙道:“他不但是金蹄堡的杀手,也是金蹄堡主石九烧的东床快婿。”
  龙城璧道:“石九烧一直与令尊不和,想不到与你伯父也是势如水火。”
  上官美龙黯然道:“伯父虽然与家父不睦,但他也是正气凛然的一代豪杰,金蹄堡在江湖上恶名昭著,堡中上上下下,都是凶残无耻之辈,伯父身中奇毒,就是因为与金蹄堡作对,而惨被石九烧所暗杀的。”
  唐竹权突然插口说道:“上官铮既然已遭不幸,那三十坛醉春风又有何用?何不都卖给老子?让老子喝个痛痛快快。”
  上官美龙道:“现在这三十坛醉春风,已变成本届马王大赛三种奖赏之一。”
  唐竹权屈指一算,恍然道:“今年又是马王大赛的时候了。”
  上官美龙道:“马王大赛是宝马别院每隔十年例必举行的赛事,得胜名驹,就是马王之王。”
  龙城璧吐出口气:“十年前的马王大赛,在下也曾作旁观者,那的确是难得一见的盛会!”
  唐竹权说来说去,仍然念念不忘那三十坛醉春风:“赛马的人,未必喜欢喝酒。这三十坛酒若给一个尼姑、和尚之类的出家人赢得,又有何用?”
  上官美龙笑道:“马王大赛已有百余年历史,据纪录册上记载,从未有出家人参加比赛!”
  唐竹权揉揉胖大的肚子,不住地在叹气。
  龙城璧淡淡一笑,道:“如果在下没有猜错,贵院今次用醉春风作为赛马的奖赏,就是想把一个已退隐江湖多年的老魔头引出来。”
  上官美龙的脸色一变。
  他突然什么话也没有说,掉头就离开青池阁。
  上官美凤斜睨了唐竹权一眼,也跟着兄长离去。
  唐竹权气得七窍生烟。
  他从杭州老远的地方赶到长安,想把三十坛醉春风全部买下,结果连一滴都无法沾唇。
  他突然大声怒吼:“宝马别院上上下下,男女老幼个个都是王……”
  “王八蛋”三个字,他只骂了一半,便被龙城璧一手掩住他的嘴巴。
  龙城璧脸色一沉:“唐兄,这件事情大有蹊跷,你要喝酒,我带你到别一个地方去!”
  唐竹权一呆。
  龙城璧已拖着他走出大街,在街上左弯右转,居然带着唐竹权来到一间豆脑店之前。
  豆脑店门外摆满着各式各样的豆脑。
  光顾的人都是上了年纪的妇人较多。
  唐竹权皱着鼻子,盯着卖豆脑的那个老人。
  他立刻问龙城璧:“大年初一,难道豆脑店里有酒喝?”
  龙城璧淡淡一笑:“难道你以为我会带你来这里吃豆脑?”
  卖豆脑的老人很忙碌。
  他好像完全没有发觉龙城璧和唐竹权两人,一起走进了豆脑店之内。
  从外面看来,这一间店铺的面积并不广阔。
  但穿过了店铺外堂,转过一条短窄的走廊之后,里面竟然是一个气魄庄严的练武厅。
  练武厅两旁,分别摆着八座巨型的兵器架。
  兵器架上放置了各种各样的兵器,包括了刀、枪、剑、戟、矛、狼牙棒、钢盾、钢叉,还有镔铁制成的三节棍。
  唐竹权吁了口气。
  他想不到这间平平无奇的豆脑店,里面竟然有一个这样的练武厅。
  在练武厅的尽头,还有一张金桌。
  看见了这张金桌,唐竹权的心跳立刻快了起来。
  这一张金桌,最少也有千斤的重量。
  光是一千斤黄金的价值,就已经令人为之咋舌。
  但令到唐竹权为之一阵心跳的,并不是这一张金桌,而是金桌上的三十坛醉春风。
  三十坛醉春风,其中有两坛的泥封已被撬开。
  酒香四溢,唐竹权还没有忘记醉春风那种醉人的香气。
  唐竹权大步上前,捧起其中一坛,就想仰首喝下!
  三十坛醉春风的后面,突然响起了一个人的叹息声。
  唐竹权连忙把酒放下,问道:“卫空空?”
  酒坛后立刻冒出了一张英俊,但却带着七分酒意的脸。
  唐竹权没有猜错。
  他只是听到这个人一下的叹息,便已认出这把声音是卫空空的。
  卫空空!
  天下独一无二,专砍江湖败类脑袋的偷脑袋大侠卫空空,居然在这间豆脑店里喝酒。
  而且他喝的还是唐竹权渴望已久的醉春风。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      ×      ×

  醉春风果然是好酒。
  卫空空喝了两坛,浑身舒服极了。
  但他看见了唐竹权之后,却又浑身不舒服到了极点。
  唐竹权哼一声,道:“你独个儿躲在这里喝醉春风,居然不关照老子,这还算是什么朋友?”
  卫空空叹了口气道:“实不相瞒,连在下都不知道今天会有这种口福。”
  唐竹权冷冷一笑。
  龙城璧微微笑了笑,道:“卫空空的确不知道这里居然会有三十坛好酒在等待他,他就正如连你自己也不知道这里会有三十坛醉春风一样。”
  唐竹权抓抓腮子,道:“这些酒本已被宝马别院的王八蛋运回去了,怎么忽然又会在这里?”
  龙城璧淡淡一笑道:“宝马别院可以把酒运回去,咱们也可以把酒买回来。”
  唐竹权不懂。
  卫空空也是莫名其妙。
  就在这个时候,卖豆脑的老人来了。
  他卖的豆脑又香又滑。
  但这个老头儿的脸,却满是皱纹,而且身上还臭得很。
  那是酒臭。
  唐竹权一看见这个老人,就知道他也是个志同道合的醉鬼。
  龙城璧悠然一笑,道:“这三十坛醉春风,就是这位老前辈亲自买回来的。”
  唐竹权道:“宝马别院怎肯把酒卖给他?”
  卖豆脑的老人哈哈一笑,道:“他们当然不肯卖,但老子已把银子放在运酒的马车上,同时还点了‘靳氏双雄’的麻穴。这三十坛酒,就只好换一个地方,来到这里了。”
  靳氏双雄,是宝马别院的护院高手,双刀合璧,江湖上能撄其锋的人并不多。
  靳氏双雄负责运送三十坛醉春风,本可胜任愉快,但他们怎样也想不到途中居然会出现强盗。
  强盗通常是抢掠金银财物的。
  但这个强盗却抢酒。
  这三十坛酒的价值,最少也在黄金千两之谱。
  但这个强盗却只放下纹银三十两,就把这些酒全部抢走,临走的时候还对靳氏双雄说道:“这种比醋还酸的劣酒,一两纹银一坛,绝对没有亏待两位了。”
  靳氏双雄眼巴巴的望着三十坛醉春风被人抢去,竟然毫无还手之力。
  因为这个强盗一出手就已经把他们的麻穴制住。
  怪事年年有。
  想不到大年初一,会出现一个抢酒的强盗。
  这个强盗,就是卖豆脑的糟老头儿。
  他究竟是什么人呢?

×      ×      ×

  唐竹权自从二十岁开始,一直都自称“老子”!
  他说话的时候,总是满嘴老子前老子后的。
  甚至在他父亲唐老人面前,也曾自称“老子”。
  唐老人忍不住狠狠一拳就向他的脸上打去。
  唐老人喝骂道:“老子是你的老子,你是老子的儿子,你凭什么在我面前自称老子?”
  唐竹权自称老子已成习惯,这种自称,可谓粗鲁,毫无礼貌。
  但江湖上的人都知道,唐竹权本来就不是一个谦逊有礼的人。
  唐竹权喜欢自称老子,而这个卖豆脑的老人,也是喜欢自称老子的。
  唐竹权忍不住问龙城璧:“他究竟是谁?”
  龙城璧道:“唐兄,你常自诩酒量冠甲天下,但若与这位前辈相比,恐怕还有一段距离。”
  唐竹权一怔:“难道他就是四十年前的‘不醉神翁’简天痴?”
  卖豆脑的老人突然捻须大笑:“难得!难得!难得老子退隐江湖四十年,还有人能记得起不醉神翁这四个字。”
  龙城璧道:“这位老前辈,正是不醉神翁。”
  不醉神翁简天痴的辈份,比唐老人还高一辈!
  四十年前,简天痴曾在泰山召开论剑大会。
  论剑大会纯粹以武会友,点到即止,结果简天痴在第一阵就败了下来!
  击败简天痴的,是一个不见经传的无名剑客。
  其实那个剑客的剑法,虽然颇见突出,但亦绝非简天痴的敌手。
  但简天痴却故意败阵。
  为什么?
  原来这个剑客,是太湖一间酒庄的少东主。
  简天痴欠下这个少东主不少酒债,少东主对他说道:“论剑大会上你故意败阵,这笔酒债就一了百了,而且以后你要喝多少,就尽管到我的酒庄来喝个痛快。”
  简天痴不喜欢争名,亦不喜欢夺利。
  他唯一的嗜好,也是他唯一的缺点。
  为了偿还酒债,为了喝酒,他竟然不惜牺牲一世英名,故意败在这个酒庄少东主的剑下。
  三个月之后,简天痴到了太湖那间酒庄,喝个不亦乐乎。
  如是者疯狂地喝酒半年,忽然之间传出简天痴的死讯。
  简天痴因喝酒过量,醉死了。
  这一个消息,不胫而走,很快就传到武林里每一个角落!
  但一年之后,简天痴又重现江湖,他一出手就把那个酒庄少东主一剑杀死。
  简天痴为什么忽然要对他下毒手?
  原来这个少东主在泰山“扬威”之后,名声大噪,他居然立刻就开设了一间武馆,设帐授徒。
  “太湖神剑手”伍璜之名,已在泰山论剑大会中传遍天下。
  可惜伍璜并不是个正人君子。
  他的名气越大,势力也越大。
  当他势力坐大之后,他所干的坏事简直就令简天痴无法容忍。
  结果,简天痴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出面与伍璜交涉。
  伍璜居然暗中遣派高手,欲暗算简天痴!
  但简天痴功夫毕竟较高,经过一番剧战之下,伍璜全军覆没,而这个沽名钓誉的酒庄少东主也死在简天痴的手下。

×      ×      ×

  醉春风一坛又一坛的被喝掉。
  唐竹权大赞好酒。
  他一面赞,一面拼命的把酒猛灌。
  连简天痴都不能不承认这个大胖子是天下第一号醉鬼。
  现在的简天痴,虽然仍然喝酒,但喝的数量已大为减少。
  唐竹权对简天痴道:“如此佳酿,何不开怀痛饮一番?”
  简天痴叹息一声,道:“酒虽好,但老子的心情不好,又如何能开怀痛饮?”
  唐竹权放下酒坛,道:“老前辈究竟有何心事,不妨直说,若老子能够助一臂之力,自当效犬马之劳。”
  “犬马之劳四字,未免太显重一点吧?”卫空空笑了笑道:“他的心事,并非是你所能为他解决的。”
  唐竹权道:“却是何故?”
  简天痴道:“今届马王大赛,老子也在被邀请参加比赛之列。”
  “马王大赛?”唐竹权笑了笑,道:“这种玩艺儿可不怎样有趣,还是喝酒过瘾些。”
  龙城璧苦笑一声,道:“唐兄自然认为喝酒比骑马过瘾,但别人却不是这样想法。”
  “别人?”唐竹权道:“这个别人,你指是谁?”
  龙城璧道:“‘银衣血手魔’石九烧。”
  唐竹权道:“金蹄堡堡主?”
  龙城璧道:“不错,正是此人。”
  唐竹权冷冷一笑,道:“石九烧乃江湖败类,老子恨不得把他当作醉春风,一口吞掉。”
  龙城璧淡淡一笑,道:“醉春风是很可爱的好酒,但石九烧这个人却一点也不可爱。”
  唐竹权道:“何只不可爱,简直就令人可恶可憎可恨可……”
  卫空空一挥手,道:“别再可下去了,喝醉的人,总是特别噜苏。”
  唐竹权瞪眼怒道:“你敢说老子已经喝醉了?”
  卫空空道:“喝醉了的人,当然不会承认自己已经喝醉。”
  唐竹权一拍桌子,大骂道:“姓卫的,别以为老子怕了你的砍脑袋剑法。”
  卫空空冷笑一声:“难道你想与我一较高下?”
  唐竹权喉咙里发出一阵怒吼。
  “站出来,别躲在酒坛后。”
  “胖鬼,你以为卫某真的怕你?”
  “怕不怕你心中有数,站起来,咱们在这里拼个高低。”
  唐竹权咄咄逼人。
  卫空空也凶巴巴的样子。
  眼看这一对老朋友快要大打出手了,龙城璧和简天痴仍然无动于中,不但不劝一劝,反而在旁看得津津有味!
  难道他们真的希望两个人打上一场大架,真刀真枪的拼命?

相关热词搜索:龙战在野

上一篇:第十四章 幸保不失
下一篇:第十六章 决赛开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