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黄易 龙战在野 正文

第十八章 绝代风流
 
2020-08-19 18:08:34   作者:黄易   来源:黄易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苏映珍在刚一奔出之际,她的脑中一片混乱,几乎什么也不能想,刚才那一剑,匹练也似的剑光,就在她的身后掠过。
  虽然那一剑未曾刺中她,但是她却可以感到,剑上的寒芒,令她全身发颤!
  这也使她知道,她的父亲,真是想杀她!
  所以当她才一向外驰去之际,她心中只想到了一点:绝不能让父亲追上,绝不能!若是一让他追上的话,那么自己一定性命难保了!
  她竭力策着马,那匹白马也尽力向前奔驰着,转眼之间,已然奔驰出了十来里,苏映珍一拉马头,令马转进了一片密林之中。
  她回头看去,不见有人马追来,心中才畧静了一静。可是随即又思潮起伏,不知想起多少事来!
  她第一件想到的事,自然是自己问自己:父亲为什么要生那么大的气?
  她第二件想起的事,则是何以宋天池会身受重伤的?至于第三件,当然是两件事联在一起:父亲大发雷霆,甚至要杀自己,是不是和宋天池身受重伤一事有关的呢?
  苏映珍一想到这里,不由自主全身都感到了一股凉意,像是整个人,都浸在冰水之中一样,而且,她也明白七师哥为什么要叫她逃走了!
  宋天池到豹子庄来的那年,只有十三岁,而她,苏映珍是十二岁。当时,苏映珍根本不觉得宋天池的来到,有什么特别。
  因为豹子庄在武林中十分出名,来来往往的武林高手,有的一住经年,绝不算是什么出奇的事,在苏映珍而言,只不过是庄上多了一个顽皮的男孩子而已。
  可是,随着时间慢慢地过去,顽皮的男孩子,却变成了武功越来越高的少年,又渐渐地变成了那么可爱的年轻人!宋天池在豹子庄上,住了五年,到后来,豹子庄上的每一个人,都可以看到苏庄主的爱女,和宋天池形影不离的情形。
  而在宋天池走了之后,人人也都知道,苏映珍整个人都改变了。而最令得苏映珍此际在密林中想来,觉得心寒的,是她在听到了宋天池已然娶妻之后的失态!
  那天晚上,她和父亲以及八个师兄,一齐在大堂之中闲谈,有两个江湖高手求见,讲起了宋天池,讲到他在论剑大会上得了第一,也讲起他娶了妻子时,苏映珍突然跳了起来,指斥那两人是胡说八道,而当她在知道了那两人其实并不是胡说八道之际,她竟昏了过去!
  那也就是说,豹子庄上,人人都知道她和宋天池相爱,也人人都知道宋天池突然娶妻之后对她的打击,和她心中的愤恨。
  那是人人都知道的事情。
  而宋天池要回到豹子庄来,她面色铁青地冲出庄去,众人追赶她,却没有她驰得快,等到众人看到受了重伤,倒卧在血泊中的宋天池时,会想到什么呢?苏映珍在密林之中,一想到这一点时,她实是不由自主,打起寒颤来!
  所有的人,都自然而然会想到,那是她,苏映珍,因为妬恨,而伤害了宋天池!
  所以,她父亲才会不由分说地打她,所以,她七师哥才会叫她快逃,所以……
  苏映珍想到这里,只觉得一阵昏眩,身子一侧,竟从马背上直跌了下来,她跌在地上,连连地喘着气,那实在太可怕了,也实在太寃枉了!
  她恨宋天池,恨宋天池变了心,她有足够要杀死宋天池的理由,因为宋天池骗了她,却又娶了别的女子为妻。但是她却没有伤害过宋天池!
  在她自豹子庄中直奔了出来,在半路上遇到宋天池之际,宋天池已经身受重伤了!
  苏映珍自然不知道伤了宋天池的是什么人,因为当她看到宋天池的时候,只有他一个人,而苏映珍也曾立时策马追赶,也未曾发现别的什么人。苏映珍在地上伏了好一会,才慢慢地站了起来。
  她的心中,自己安慰着自己:那是不要紧的,只不过是一个误会,宋天池自然知道伤他的是什么人,就算每一个人都以为是自己伤害宋天池的,只要宋天池一讲出敌人究竟是谁来,就可以误会冰释了。苏映珍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可是她的心却又立时向下沉去!
  因为她想到了宋天池伤得昏迷不醒的神情,如果宋天池根本不醒过来,而伤重死去了呢?
  苏映珍的身子又不禁发起抖来,那实在是太可怕了,可怕的是不但人家对她的误会,她无法解释,而且,宋天池若是就这样死了,害死他的人又是什么人?不论苏映珍心中如何恨宋天池,但是她是深爱着宋天池的,宋天池是不是死了,她一定要弄清楚,而且,她也不能一直躲在林子中,她更不能从此什么人也不见,她一定要回去!
  苏映珍又深深地吸进了一口气,当时策马逃走,那是逼不得已的事。
  但如果逃走了之后,不立即回去,别人对她的误会,不是要加深了一层了么?
  她一想到这一点,伸手在鞍上一拍,便待翻身上马,可是就在此际,她七师哥陈青松的声音,远远传了过来,叫道:“师妹,你在哪里?师妹,你快应我,是我一个人!”
  他的叫声越传越近,蹄声嘚嘚,已然进了林中。苏映珍身形闪动,离开了那匹白马来到了一株大树之后,向前看去。只见陈青松在马上东张西望,仍然不断地在叫着她。果然只有他一个人。
  苏映珍自树后转出身子来,道:“七师哥,我在这里!”
  陈青松陡地循声转过头来,一看到了苏映珍,如获至宝,连忙翻身下马,向苏映珍奔了过来,道:“师妹,刚才可真吓死我了,师父的那一剑,来得如此之急,唉,当时我整个人都僵硬了,只觉得头皮发麻,幸而你早一步上了马!”
  苏映珍苦笑着,道:“七师哥,宋……天池怎样了?”
  陈青松呆了一呆,道:“他现在怎样了,我也不知道,我们才一遇到他的时候,他昏迷不醒,师父立时命人将他送回庄去,我未曾再到庄上,就借口有别的事,来找你了。”
  陈青松讲到这里,顿了一顿,才叹了一口气,道:“师妹,我早就觉得宋天池这人靠不住,他娶了妻子,还要回豹子庄来,分明是存心气你,也太不将我们放在眼中了,确然难怪你生气的,可是……你出手也太重了些,如果他有不测,师父可──”
  陈青松才讲到这里,苏映珍已尖声道:“你,你以为是我伤了宋天池?”陈青松呆了一呆,像是在一时之间,不明白苏映珍这样反问自己是什么意思。但是他随即苦笑了起来,道:“师妹,这……这不是你,还会是谁呢?”苏映珍一听得陈青松那样讲法,便知道自己所料不错了。她那时的心中,实在是十分慌乱,她有生以来,一直都是在极其平静的环境中渡过的。虽然她也学武,但是她却从来也未曾在江湖上走动过。对于江湖上一切波诡云谲,险恶无比的事情,她也未曾经历过。
  然而这时,她却隐隐感到,有一个巨大的阴谋,正在向她罩了下来。而且,她似乎已无法摆脱这个阴谋的笼罩了!
  如果苏映珍不是一个个性十分坚强的人,在那样的情形下,她一定手足无措,不知所从了。
  但是苏映珍却不是那样的人,当她觉察到整件事情中,可能有一个巨大的阴谋之际,她反倒镇定了下来。虽然她的脸色仍然是如此苍白,但是她的声音却也不再发颤了。
  她沉声道:“爹一见了我,就掴我的脸,也是为了他以为是我伤了宋天池?”
  陈青松道:“是啊,师父一看到宋兄弟受了伤,急得直冒汗,师妹,你想想,宋兄弟才得了第一高手的衔头,正是武林之中,万众瞩目的人,如果有了什么差错,豹子庄三字,在武林中自然不能再提了,而且,宋家的高手还十分多,他们岂肯干休?唉,师妹,这下子,你真是闯了大祸了。”苏映珍的声音,更是镇定了,道:“七师哥,你知道,我是从来不会撒谎,更不会做了事不认的?”陈青松道:“自然,我是知道的。”
  苏映珍道:“那就行了,我吿诉你,宋天池绝不是我下手伤他的,我一马当先,奔在前面,看到他伏在马背之上,马儿向前奔过来,我迎上前去时,他已经受了重创,不省人事了。”
  陈青松望定了苏映珍,并不出声。
  苏映珍看出陈青松脸上的神情,只是惊异,而并没有怀疑,她心中感到十分安慰,因为她早已知道,她将事实讲了出来之后,就算世上所有的人,都怀疑她的话,陈青松仍然会相信她的。她可以肯定这一点,因为她少女敏锐的心灵,早已了解到了陈青松心底深处对她的感情,虽然陈青松从来也未曾对她说过什么。苏映珍畧顿了一倾,又道:“所以,七师哥,我不能就这样一走了之,我一定要回去,向爹说明白,我根本没有伤过任何人!”
  陈青松吓了一跳,双手乱摇,道:“师妹,那……万万不可,师父的脾气,你是知道的,他……正在怒火头上,你若是去见他──”
  苏映珍打断了他的话,道:“如果我不去见他的话,反倒我真是心虚了,况且,宋大哥要是已醒转,那岂不是什么问题也没有了?”
  陈青松紧抿着嘴,想了片刻,才叹了一声,道:“师妹,我看那仍不是好办法,不如这样,你在什么地方,先躲躲,我回庄子去看看情形,如果宋兄弟已然醒转,那自然没有事,我立时来见你,你看可好?”
  苏映珍知道陈青松一向行事稳细,而且他那样说,也十分有理,苏映珍自然点头答应,她又道:“七师哥,我想我正遇上了挺大的麻烦,事情只怕远不止那样简单,你一定要帮我才好!”陈青松忙道:“自然,师妹,你放心,我相信你所说的话,不论你处境怎样恶劣,我总是帮你的。”
  陈青松的话,像是每一个字,都是从肺腑之中掏出来的一样,苏映珍在那样彷徨无主的处境之下听来,心中更是感动。
  她只觉得胸口一热,已是泪盈于睫,而她又不愿让陈青松看到她流泪,是以她连忙偏过头去,道:“七师哥,我是知道你对我好的,可是──”她讲到这里,便觉得十分难以讲下去,因为她虽然知道陈青松对她好,但是她芳心所属的却是宋天池!陈青松的声音,似乎也有点梗塞,他忙道:“师妹,我知道,你不用说,我知道。”苏映珍叹了一声,道:“出了这座林子,那里有几间破茅屋,我就在那里等你。”陈青松也不说什么,点着头又上马疾驰而去。
  苏映珍眼看陈青松出了林子,她也上马向前奔去,在快出林子之际,她下了马,伸手在马股上用力击了一掌,那白马一声长嘶,向前疾奔了开去。
  苏映珍身形掠起,向另一个方向奔了出去,在快要奔出林子之际,便可以看到那四五间东倒西歪的茅屋了,那本是几个猎户居住的,后来,猎户搬走了,茅屋没人料理,便破败不堪。
  在那样的破屋中藏身,自然是十分妥当,不会有人知道的了。
  苏映珍来到了屋前,拣了其中一间,钻了进去,将身子缩在干草堆上。直到这时,她的眼泪,终于忍不住,疾涌了出来。
  她的心中又是伤心,又是愤怒,百感交集,而且此际只有她一个人,她实在是可以哭一个痛快的。她哭了许久,才停了下来。
  陈青松还没有来,附近静得出奇,苏映珍的心中,渐渐有些不安起来。整件事实在太怪了,谁伤了宋天池?宋天池不可能是一个人前来豹子庄的,和他在一起的人又到哪里去了?
  他的妻子呢?
  在一听到了宋天池已经娶了妻子的消息之后,苏映珍根本不能静下来去想一想宋天池的妻子。但这时,苏映珍却非去想她不可了,因为这个女子,既然是宋天池的妻子,自然是应该和宋天池在一起的。而她却不知去向,这不是极其可疑么?
  可是,当苏映珍正欲想一想宋天池的新婚夫人之际,她觉得她根本无法去想!因为她对宋天池的新婚夫人,可以说是一无所知!
  她没有听得任何人讲起过那女子姓什么,叫什么,是什么模样,是哪一门派的,似乎讲起宋天池已然娶妻的人也不知道,那最早说起宋天池已然娶妻的两个人,只是说宋天池在得了荣誉之后不久,便在开封府中成的亲,当时很多武林中人都参加了盛宴,新婚夫人珠冠低垂,也没有人看得清她的模样。在成亲之后,宋天池就和他的新婚夫人,一齐游山玩水,沿途上自然也遇到了不少武林中人,其中便有好几起人,曾到豹子庄来说起过他们遇到宋天池的情形,但是他们却也似乎未曾见过新娘子,据他们说,新娘子是在马车的车厢之中的。
  苏映珍在当时,自然没有用心去听那些事。
  因为那是她绝不愿听到的事。
  可是此际,她却有些后悔,自己为什么不将那些话听得清楚一些。如果她听得清楚一些的话,那么,她这时也不至于对那女子一无所知了。
  在痛哭了一场之后,苏映珍的心境,更平静了不少,她平静到开始怀疑宋天池是不是真的对自己负心,会去娶别的女子,她也开始怀疑那突如其来的婚事,其中有着重大的隐情!
  然而,她却完全像是在极浓的浓雾之中,摸索前进一样,她好像可以感到在她的眼前,似乎有着什么东西,但是她却根本无法看得清那究竟是什么!
  苏映珍不论怎样想,都想不出头绪来,时间却慢慢地过去,陈青松无论如何应该回来了,莫非在庄上又发生了什么意外?
  她推开那扇倒了一大半的门,向外望去,日头正当中,阳光透过浓密的树叶,射在地上,成了一个闪亮的小圆点,林子中十分静,苏映珍伏了下来,将耳朵贴在地上,仔细地听着,又过了一盏茶时,她听到了马蹄声。马蹄声忽急忽缓地传了过来,听来十分不正常,像是一个喝醉了酒的人的脚步声一样。
  苏映珍听到了那样的马蹄声,便呆了一呆,心忖:那是陈青松么?如果是陈青松的话,他为什么不是急急向前奔来,而是那样忽快忽慢呢?
  那可能不是陈青松,而是别人!
  而苏映珍知道,这时,她是不适宜被别人遇见的,是以她连忙又缩回身子去,但是她还是聚精会神地听着。马蹄声渐渐传得近了,似乎正是向着那几间茅屋来的。可是马蹄声越是传得近,便越是来得慢,陈青松难道不想快点将庄中的情形吿诉自己么?他会走得如此之慢么?
  苏映珍肯定了那不是陈青松!是以她只希望那马蹄声快快过去,但是马蹄声移动得更慢了,最后,甚至完全停了下来。
  苏映珍心中怦怦乱跳,她实在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她用心向外倾听着,却突然听到了陈青松的声音在叫道:“师妹,师……妹……”
  陈青松的声音听来,显得上气不接下气,苏映珍陡地一震,一挺身,翻手一掌,击在茅屋顶上,“呼”地一声响,在茅屋的顶上,击了一个大洞,她人也从茅屋顶的洞中,直穿了出去!
  她一穿出了茅屋,便看到了那匹马。
  那匹马停在两丈开外,陈青松伏在马背上,和苏映珍才看到宋天池的时候一样,而且更相似的是,马身上,也已染满了鲜血,鲜血是从陈青松的胁下流出来的!
  苏映珍看清这等情形之际,她的身子还在半空之中,她陡地一惊,整个人自半空之中,直跌了下来,好在林中地上,落叶积得甚厚,而且她心中惊骇之极,是以她虽然跌了下来,但是也全然不觉得疼痛。她才一落地,便手在地上一按,疾跃了起来,向前奔了过去。
  那两丈远近的距离,却令得苏映珍越向前去,越是双腿发软!
  她看到陈青松软绵绵地伏在马背上,一动也不动,而鲜血却不断地在流出来。陈青松已然是苏映珍唯一可信的人了,可是他却也受了重伤!
  苏映珍赶到了陈青松的身边,伸手在陈青松的肩头上疾点了几下,想先替他封穴止血,但是陈青松的伤口甚大,却并没有什么作用。
  她用力点着陈青松的穴道,陈青松的身子,震了一震,想勉力从马背上坐起来。
  苏映珍连忙将他的身子扶住,道:“七师哥,你别动,你别动,伤你的是谁?七师哥,告诉我!”
  陈青松的手扬了起来,看来他像是想做一个什么手势,但是苏映珍却全然不明白,她还想再问时,只听得陈青松已开了口。
  他的声音,极其微弱,而且断断续续,只听得他道:“师妹,洛阳城……中,白云……观……”他讲到这里,口唇还在不断地开合着,可是却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
  苏映珍听得陈青松终于开了口,心中不禁一喜,但是她听得陈青松忽然讲起什么洛阳城中的事情来,她大为疑惑。因为陈青松和她分手之后,自然是回豹子庄去的,他不可能是在豹子庄的途中受伤的,一定是到了豹子庄之后,又来找自己的半途之中受了袭击!
  袭击他的人,一定就是伤了宋天池的人,因为陈青松和宋天池一样,是双胁之下受了伤!
  由此可知,那行凶的人,一定还在附近,那么,陈青松为什么不说那凶手在什么地方,是什么人,却说起什么洛阳城中来了?
  苏映珍心念电转,急问道:“七师哥,伤你的人是谁,你快说,你别急,我立时送你回庄去!”
  陈青松勉力挣扎着,道:“师妹,你……你……我……我……”
  他像是想趁这最后的一刻,来表示他自己的心意的,可是他实在伤重之极,连讲了几个“我”字,一个比一个轻,讲到最后,突然便住了声,双眼直瞪着苏映珍,眼中已一点生气也没有了!
  苏映珍不由自主,大叫了起来,陡地一缩身子。她本来是扶住了陈青松的,她一缩身子,陈青松的身子一侧,自马鞍之上,直跌了下来,“叭”地一声,跌倒在地上,动也不动了。
  苏映珍心头乱跳,她的身上,染满了陈青松的血渍,而陈青松──苏映珍连忙俯身下去,叫道:“七师哥!”她一面叫,一面伸手去探陈青松的鼻息,当她的手指放到了陈青松的鼻孔之前,她只觉得遍体生凉,陈青松已然死了!
  陈青松显然死得极不甘心,因为他的双眼,还睁得十分大。苏映珍强忍着心头的悲痛,轻轻地将陈青松的眼皮,扳了下来。
  苏映珍的泪水,又扑簌簌地落了下来,她喃喃道:“七师哥,你的心意我是知道的,我一定替你报仇,我一生一世都感激你的。”
  她讲到这里,突然站了起来,高声叫道:“出来,你出来,你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你不露面?为什么你要杀了七师哥,你出来!”
  苏映珍声嘶力竭地叫着,她的叫喊声,冲破了林中的寂静,树梢上的飞鸟,全惊得振翼飞了起来,苏映珍叫了好久,可是当她的声音静下来之后,却没有任何声音接了下去!
  苏映珍大口地喘着气,她不能再等了,她要立时回到庄上去,将陈青松也已遇难的事,讲给父亲听。苏映珍抱起了陈青松的尸体,使之伏在马背上,她牵着马,向前疾奔出了十来丈,撮唇高啸了起来。不一会,她的那匹白马便已听到了她的啸声,奔了过来,苏映珍上了马,拉住了陈青松那匹马的马缰,向前疾驰而出。
  转眼之间,她便已冲出了林子,来到了道上。她停也不停,继续向前驰去。
  她真希望那个先伤了宋天池,后伤了陈青松的人也来害她,那么她就可以知道他究竟是谁了。
  可是路上却十分静,阳光晒得路面像是生出一阵烟雾来,八只马蹄在路面上踏出急骤的蹄声来。离豹子庄渐渐近了!
  豹子庄是苏映珍自小长大的地方,是她的家!
  可是这时候,当苏映珍渐渐接近豹子庄的时候,她像是在接近一个陌生的地方!因为她竟无法知道,她到了庄上之后,会有什么样的事情发生!
  一反往常的情形,豹子庄的大门口,一个人也没有,庄前的木栅紧闭着,苏映珍来到了木栅之前,不得不停了下来。
  她大声叫道:“快开栅!”
  她连叫了几声,仍然没有人应,苏映珍一抖手,掣出了短剑来,正待向木栅上削去,她剑才出鞘,突然听得身后,传来了暴雷也似一声巨喝!
  苏映珍立时转过身来,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凉气!她的父亲,锦鹞子苏豹,就在她的身后!而且,她还有七个师哥,也环立在苏豹身后,形成了一个半圆,已将她围住!
  苏映珍立时看出,她父亲的脸上,满是怒容,而她几位师兄脸上,却大多数是带着惋惜的神情,他们虽未曾出声,但是苏映珍似乎可以听得出他们心中都在叹着气,在说着:小师妹,你怎么做下这种无法无天的事!
  从苏豹的神情中,苏映珍心知要为自己辩护,绝不是容易的事情,但是她还是非辩护不可!
  她尽量使自己的声音,听来十分镇定,道:“爹,宋大哥怎么了?”
  苏豹“哈哈”怪笑了起来,苏映珍尖声道:“爹,你为什么不分青红皂白?宋大哥不是我伤的,伤了宋大哥的人,又害死了七师哥,你看看他的伤口,和宋大哥是一样的,难道七师哥也是我害的么?”
  苏豹的笑声,突然停止,厉声道:“不是你是谁?”他一面说,一面手中的长剑,又平平地向着苏映珍,举了起来。
  但在这时,苏映珍的声音,却变得更加平静,她甚至冷笑着,道:“我明白,爹,你是心中害怕。你看到宋大哥受了伤,可能性命难保,于是你心中害怕,你怕宋家的人寻上门来,你怕武林中人传言,宋大哥是你害的,所以你才要寃枉我,所以你才一定要杀了我,等宋家的人找上来时,你可以有个交代!”
  苏映珍一面说着,苏豹的长剑,不停地在缓缓向上移来,直到已对准了苏映珍的咽喉!苏映珍的面色更加苍白,但是她的语音,却也更加镇定,她连声冷笑着,续道:“可是你难道不想想,若是你一口咬定了是我做的,却可以使真凶逍遥了!”苏豹一字一顿道:“不是你,是谁?”
  苏映珍立时道:“可以问宋大哥,他难道──”苏映珍看出父亲的面色不对,心中大吃了一惊,失声问了三个字,却是再也难以讲得下去。如果宋天池已然死了,那实是不堪设想了!
  苏豹“哼”地一声,道:“他昏迷不醒,如何说得出来,武林中事情传得极快,我看不出三日,必然有人找上门来,你却是最大的嫌疑,在宋家的人找上门来之前,你不能离开半步!”
  苏映珍又惊又怒,她一直十分崇敬她的父亲,却再也想不到自己的父亲在武林中的名头,如此响亮,但遇到有什么事,却如此胆怯,而且还如此自私,只顾他自己,全然不为他的女儿着想!
  苏映珍尖声道:“不去找真凶了么?”
  苏豹道:“周围三十里,我们皆已找过,却不见有什么人,真凶──”他讲到这里,双眼直视着苏映珍,显见他的心中,根本不相信苏映珍!苏映珍的心中难过之极,她缓缓吸了一口气,道:“可是我却非得找到真凶不可,我不能在庄上等,我一定要去找!”
  苏豹一听,长剑突然向前一指道:“不行!”
  可是他“不行”两字,才一出口,苏映珍的身形,却已向上,疾拔而起,她一拔起身形,落在木栅门之上,紧接着向后一翻,便已翻进了庄中!
  她前面的去路,全被人阻住,如果她要向前硬冲的话,那是绝冲不出去的。苏映珍也正因为看准了这一点,是以她反向庄内跃去!
  她一跃进了庄子中,转身向前便掠了出去,转眼之间,便已掠过了大堂,穿过了走廊,迎面遇到了两个庄丁。苏映珍明知父亲一定随后追来了,但是她还是想见一见宋天池!她一看到那两个庄丁,便问道:“宋大哥在何处?”那两个庄丁一看到苏映珍,已然大吃了一惊,苏映珍再一问,他们神色更是尴尬到了极点,其中一个胆子大些,劝道:“小姐,宋家公子已然身受重伤,你……也该放过他了!”
  苏映珍怒道:“你在胡说些什么?我要见他,问他究竟和什么人动过手来!”
  那两个庄丁仍然不信,苏映珍大怒,她心知父亲若是一追到,自己更不能和宋天池见面了,她倏地伸手,便抓住了其中一人的肩头,喝道:“快带我去!”
  那庄丁被苏映珍抓住了肩头,吓得身子发抖,另一个却急忙道:“小姐──”
  但是他只讲了两个字,苏映珍突然一转身,一脚飞起,便已踢在那人的腰际,踢得那人一个踉跄,向外连跌出了六七步去。
  被苏映珍抓住的那庄丁更是大惊,忙道:“我说了,小姐,宋公子在庄主的书房中。”
  苏映珍一松手,身形已掠了起来,她急速地向前奔着,当她奔到了他父亲的书房门口之际,已听得她父亲的呼喝声,远远地传了过来。
  苏映珍一到了门前,侧身一撞,“砰”地一声,便已将门撞了开来,书房中有好几个人在,此际都愕然站了起来。苏映珍一眼便看到一个老者,正是庄中的大夫,接着,便看到躺在榻上的宋天池,她忙问:“怎样了?”
  那大夫摇着头,道:“伤得十分之重,尚幸未伤及心脉,但是昏迷不醒,却──”
  苏映珍哪里耐烦听那大夫摇头晃脑慢慢地数说,她一步抢到了榻前,向宋天池看去。
  只见宋天池面如金纸,双目紧闭,气息微弱,仍然昏迷不醒,看那情形,在他的口中,显然是问不出什么来的,苏映珍正在无法可施间,已然听得房门口,传来了她父亲的一声大喝!
  她不及想及别的,她倏地振臂,拔剑出鞘,足尖点地,人已斜斜向前,来到了窗前,“刷刷”两剑,将窗棂一齐削断,她连头也不回,便向外直穿了出去!
  她一出了窗子,便听得苏豹怪声叫道:“拦住她!”
  苏映珍紧咬着牙,一个翻身,短剑向前疾刺而出,她也根本未曾看清,拦在她前面的是个什么人,只看到自己的短剑一出,那两个人便立刻闪了开来,她也在那两人之间,飕地掠了过去。
  她真气连提,转眼之间,便奔到了后园,在一座假山石上一点足,身形翻起,已然出了围墙,墙脚下的野草比人还高,她一落下了墙,身形便没在野草之中。
  苏映珍在草丛中喘了一口气,她做梦也想不到,她会要那样狼狈地逃出自己的家!
  她只停了极短的时间,便继续向前,奔了出去,一直到奔出了七八里,才又停了下来。
  她的心中乱到了极点,但是她自己吿诉自己,心情缭乱是没有用的,不找出伤害宋天池和陈青松的真凶来,连自己的父亲都不能相信,遑论别人?
  苏映珍几乎可以肯定那行凶的人一定还在附近,要不然,陈青松就不会遇害。可是即使知道那人就在方圆数十里之内,又如何找得到他?而且,那行凶的人是什么模样的,苏映珍也根本不知道,就算此际出现在她的面前,她也全然不知。
  那么,用什么方法才能找到那真凶呢?
  苏映珍本来就觉得那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是以她才要陈青松相助,但现在陈青松却也不明不白地死了,只剩下了她一个人,事情自然更困难了!
  苏映珍一想起了七师哥陈青松的惨死,心中自然又是一阵难过,而她也自然而然,想起陈青松负着重创,来到林子尽头的茅屋来见她,咽气之前所讲的话来。
  陈青松在咽气之前,只对她讲了几句话,其中有两句,是陈青松希望她明白,他蕴藏在心内许多年的一片爱心,那对陈青松而言,自然十分重要,如果他能使苏映珍明白他的心意,他是死而无憾的了。可是,另外一句话,听来却像是一点关系也没有的,陈青松曾说什么,“洛阳城中白云观”,苏映珍当时便深以为异,不明白陈青松何以在性命垂危之际,忽然会讲起这样不相干的话来。
  然而此际,苏映珍仔细想来,却觉得那“洛阳城中白云观”这句话,一定极其重要!如果陈青松当时能将一句话讲完的话,那么,整件事情,可能已经水落石出了!
  而他虽然没有将这句话讲完,也总算讲出了一个地名来。
  在洛阳城中的白云观中,一定有着极重要的线索,可以吿诉人,宋天池是为谁所伤的!苏映珍一想到这里,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已然有了决定:到洛阳城去!
  豹子庄离洛阳,只有二十七里,洛阳也是苏映珍常去游玩的地方,她未曾到过白云观,但是也知道白云观在洛阳城西,一个十分冷僻的地方,是一个小小的道观。
  苏映珍仓猝间从自己的家中逃了出来,自然没有牲口,是以当她决定要到洛阳去之际,她只有展动身形,向前奔了出去。
  而且,她并不走大路,只是拣十分隐蔽的小路,向前飞奔着。

相关热词搜索:龙战在野

上一篇:第十七章 恩清义绝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