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黄易 龙战在野 正文

第十八章 绝代风流
 
2020-08-19 18:08:34   作者:黄易   来源:黄易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苏映珍骑着从豫威镖局的马厩中偷出来的骏马,在路上飞驰着,她什么也不想,只想早一刻赶到豹子庄。
  上弦月已然升起,路上十分冷清,只有她骑的那匹马儿发出的急骤的马蹄声。
  二三十里的路程,并不需要多久就可以赶得到,等到她已然可以看到豹子庄的灯火之际,她才勒了勒缰绳,停了一停。
  豹子庄的灯火,她是再熟悉也没有的,多少次她和宋天池并辔驰骋,驰得太远,回来的时候,天色已黑,他们都可以看到豹子庄的灯光。
  而现在,当苏映珍又看到了那熟悉的灯光,又想起了往事之际,她只觉得心头像有无数枚利刺在刺扎着她一样,感到了一股难以言喻的痛苦!
  她将自己的身子紧贴在马背上,但那并不能减少她心中的痛苦,她用力踢着马腹,马儿又向前疾奔了出去。
  这一下奔出之势更快,不到一盏茶时,已然奔到了庄前的木栅处,只听得几个人同时惊叫了起来:“小姐回来了!”
  苏映珍手在鞍上一按,身形已疾飞了起来,越过了木栅,落下地来。
  她刚一落地,便看到两个人疾奔了过来,那两个人一看到了她,便倏地站定,齐声道:“师妹,你怎么回来了,唉,你怎么……”
  那是苏映珍的大师哥和二师哥,他们两人,惊惶失措的神情,和苏映珍那种异乎寻常的镇定,形成了一种强烈的对比。
  苏映珍的面色苍白得无以复加,但是她脸上的神情,却是在忍受了极度苦痛之后的坚毅,而决计不是恐惧或者慌张。
  她缓缓向前走着,道:“大师哥、二师哥,我为什么不能回来?豹子庄不是我的家么?”
  那两人一齐顿足,道:“可是小师妹,你现在实是不能回来的,因为……因为……”
  苏映珍冷冷地道:“因为什么?”
  那两人道:“因为宋兄弟已经──”
  他们讲到这里,突然住了口,似乎下面的话,十分难以出口。
  但是苏映珍仍然逼问道:“说啊,宋天池怎么了?”
  那两人逼不得已,道:“宋兄弟已经死了!”
  苏映珍听了那句话,应该大吃一惊才是的,可是她非但不吃惊,反倒像是那是她意料之中的事情一样,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
  看到她那样神情,她两位师兄,目瞪口呆,不知如何才好!
  苏映珍一面笑,一面大踏步向前走去。她两个师兄,本来是拦在她前面的,一见她大笑着向前走来,心中大骇,忙向旁让了开来。
  苏映珍向前走出了两三丈,只见又有三四人奔了过来,接着,只听得一声巨吼,她的父亲,自庄中奔了出来,苏映珍站定了身子,苏豹来到了她的身前,一声大喝,道:“孽畜,你回来了,好,好,宋家的人,找上门来,我总算有交代了!”
  苏映珍本来一直是在笑着的,她的笑,本来也就是极其悲愤的笑,但她听得父亲那样讲法,心中只感到一阵极度的伤心,连那样的笑声也发不出来了。
  她用十分平静的声音道:“爹,你似乎除了自己可以对人有交代之外,什么都不想了?”
  苏豹陡地一怔,他自然也听出了女儿话中对他的谴责,可是他还是喃喃地道:“宋天池死了,我……我总不成没有交代。”
  苏映珍冷笑着,道:“你不必担心没有交代,宋天池怎么了?”
  苏豹的身子一震,道:“他已死了!”
  苏映珍又是“哈哈”一笑,道:“想必已然收殓了,是不是?”
  苏豹又惊又恐,说不出话来,苏映珍已然道:“带我去看看他,我有几句话要问他。”苏豹怒道:“他人也死了,你还在开什么玩笑?”苏映珍冷冷地道:“你只带我去看他就是了,反正我人已回来了,不论什么人找上门来,你都可以有交代了,你还怕什么?”
一时之间,苏豹实是不知道女儿在闹些什么玄虚,他在身后摆了摆手,示意在他身后的几个弟子,将苏映珍围了起来,然后才道:“好,你跟我来。”苏映珍若无其事,跟在苏豹的后面,向前走去,转眼之间,便到了大厅之上,只见素烛高燃,大堂之中,放着一副灵柩,苏映珍一看到了那具棺木,便踏前了两步,一伸手,按在棺盖之上,苏豹还未及弄明白她要作什么时,只见苏映珍陡地用力一掀,“砰”地一声响,已然将棺盖掀了开来,同时,只见她一翻手,手中的短剑,已指住了棺木之中宋天池的咽喉。
  苏豹这一惊,实是非同小可,厉声叱喝道:“你疯──”
  他一面叫,一面踏向前去。可是,当他踏前一步,看清了棺中的情形之后,他陡地呆住了!
  苏映珍的剑尖,指住了宋天池的咽喉,而宋天池则睁大了眼,满脸皆是惊骇之色,望定了苏映珍。苏豹实在没有法子说得出话来,宋天池死了,是他亲自抬入棺木的,何以这时候,宋天池却一点事也没有,又活了转来?而何以苏映珍又知道他没有死?宋天池究竟是在闹些什么玄虚?苏豹也算是久么江湖之人,但是此际,他却如堕五里雾中,根本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就在这时,只听得一阵脚步声,苏映珍的其余几个师兄,也已奔了进来,他们一进来,看到了那样情形,也都呆住了,作声不得。
  一时之间,每一个人都屏住了气息,一声不出,只有宋天池的喉间,发出了一阵“咯咯”的声响来,看他的样子,像是要从棺木中起身,但是苏映珍的剑尖,却对准了他的咽喉,令得他难以动弹!
  苏映珍的面色铁也似青,只听得她一字一顿,道:“宋天池,你好啊!”
  宋天池不敢讲得太大声,因为他若是讲话讲得太大声的话,喉部动得厉害,锋利的剑尖,一定会刺进他的喉咙之中了!
  是以他只是沉声道:“映珍,你……别……你快收回剑去!”
  苏豹也在这时,陡地踏前一步,厉声喝道:“天池,你在捣什么鬼?你何以要诈死?伤你的是谁,你……你根本没有受伤!”
  苏豹究竟是半辈子闯荡江湖的人,他已经看出,躺在棺木中的宋天池,非但没有死,而且,根本不像受了伤,一切全是假装出来的!
  苏映珍仍然用剑尖指住了宋天池的咽喉,由于她的手,把不住在微微发抖,是以剑尖已然划破了宋天池咽喉的皮肤,有血丝渗了出来。
  苏映珍并不转过头去,双眼仍然盯住了宋天池,但是她却对苏豹道:“爹,你现在明白了,他装成受伤,装作死去,全是为了害我!”
  宋天池的面色变得更难看了,苏豹却大惑不解,道:“映珍,他在豹子庄五年,我们可并没有亏待他啊,他为什么要害你?”
  苏映珍的心头又一阵发酸,泪水禁不住要涌了出来,她连忙将头抬了些,她是个性子十分刚强的姑娘,她决计不想在别人的面前流泪,尤其不想在宋天池的面前流泪。她缓缓地道:“爹,你说得对,我们并没有亏待他,但现在,他却不同了,他娶了新夫人!”
  苏豹怒道:“那又怎样,他自顾自娶新夫人,为什么要来害我的女儿?”
  苏映珍心头又是一阵剧痛,那一阵难忍的痛楚,几乎令得她要弯起身子来。但是她却还是挺直身子站着,她反而“哈哈”一笑,道:“是啊,但是他那位新夫人,却有点不寻常,爹,她是金圈帮的帮主!”
  苏映珍这一句话才出口,苏豹陡地吓了一跳。他虽然已是武林中一等一的高手,但一听到“金圈帮”三字,仍是不由自主,吓了一跳。
  而且,他后退一步之际,脚步十分沉重,震得棺木也动了一下,苏映珍的短剑,也在宋天池的颈际,划出了一道浅浅的口子。
  宋天池惊呼了起来,道:“你快缩回剑去,你既知我娶了什么人为妻,你还敢将我怎样?”
  苏映珍怪声笑了起来,道:“宋天池,你也未免想得太绝了!你为了攀炎附势,娶了金圈帮的帮主,你以为我就会稀罕你么?你为什么要那样害我?为什么要使人以为我杀了你?”
  宋天池忙道:“我……我不是只为了害你的,我是想人家以为我死了,我家中的长辈,自然也不会再来缠我,我便可以放心在江湖上行走了!”
  苏映珍不住冷笑着,道:“宋天池,你一直在骗我,到现在你还在骗我,你要死,可以不论怎样去死,何必要死在豹子庄上?你知道你的婚讯一传来,我一定对你恨之切骨,你又故意先派人送讯来,讲出你要到豹子庄来的确切时间,然后你就假装受伤,独自上路,宋天池,你料得真准,你知道我一定会独自来找你的,你有了新人我绝不稀罕你,可是你心肠……”
  苏映珍的性子再刚强,讲到这里,她也是难以再讲得下去!苏映珍的话,听得在一旁的苏豹,咬牙切齿,双眼圆睁,道:“宋天池,你好,我叫你一寸一寸的死!”
  宋天池的面色难看之极,但是,在他的口角,却浮起了一个十分奸猾,有恃无恐的奸笑来,道:“苏老伯,只怕你不敢杀我。”
  苏豹一抖手,长剑倏地出鞘,厉声道:“你看我敢不敢杀你!”
  他话未说完,一剑已向着宋天池的胸口,直刺了下去!那一剑的去势极其劲疾,眼看宋天池是绝躲不过去的了,但也就在那电光石火的一剎间,只见苏映珍手一横,短剑己打横挥出,“铮”地一声响,正格在苏豹的那柄长剑之上,将长剑挡了开去。
  宋天池本来是因为被苏映珍用剑尖对住了喉咙,所以才不能动弹的,此际苏映珍一横剑格开了长剑,宋天池一声怪叫,陡地一翻身,已然从棺木之中,直翻了起来。苏豹的六名弟子,一见宋天池自棺木之中跃了出来,立时身形展动,将宋天池围在中心,宋天池怪叫道:“真要逼我动手么?”
  那样讲法,好像他不愿意和人动手一样,可是事实上,他一面说,一面却双掌一错,身形陡地欺向前去,“呼”地一掌,便向一人的胸前劈去!那人连忙侧身避过他这一掌的掌势,但是他身形一侧间,宋天池手探处,已抓住了那人腰间所悬的长剑,一缩手,“锵”地一声,将长剑拔了出来!
  长剑一到了手中,宋天池更加狂妄,一声长啸,身形一转,背靠大柱而立,道:“苏老伯,你怎能怪我,我在你庄上,住了五年,你授我五年武功,可称不遗余力,我离开了豹子庄之后,又随家叔习了两年云雾剑法,我常常听得你们两人说,你们教我的武功,已是天下第一流的武功了,可是你凭良心说,那是不是第一流的武功?”
  苏豹踏前了两步,道:“武学之道,本无止境,一山还有一山高,世上岂有绝顶武功?”
  宋天池“哈哈”笑了起来,道:“但我现在至少找到了比你们的武功高出了不知多少倍的武功,我一定要学会它,我非学会它不可,我也必需摆脱以前和我一切有关的生活,我和以前已不同了!”
  苏豹的双眼之中,似要喷出火来,只听得他全身骨节,都发出了一阵“格格”的声响来,他手中的长剑,也平平举了起来。一看到苏豹手中的长剑,平举了起来,宋天池脸上那种得意的神情,也陡地消失了。他在豹子庄上住了五年之久,苏豹的那一招百发百中的绝招,他自然是知道的,而这时他在大堂之中,前面有苏豹父女,身后有苏豹六名弟子,他是退无可退,避无可避的!苏映珍一看到苏豹手中的长剑平举了起来,她忙叫道:“爹,别杀他,留着他,不必杀他!”
  可是锦鹞子苏豹心中,已将宋天池恨到了极点,他此际运足了功力,准备发那一招“鹞子觅食”,苏映珍的叫唤,他根本就没有听进去。
  就在苏映珍的话刚一讲完,只听得苏豹发出了一声怪吼,身形直拔了起来!
  他身形挟着一股劲风,是直上直下拔了起来的,但才一拔高了六七尺,身在半空之中,突然横了转来,连人带剑,向前电射而出!
  苏豹那一剑的来势,是如此之急,宋天池身形一矮,准备勉力迎敌苏豹的那一招,但是他长剑举起之际,已然觉得苏豹的长剑,剑光夺目,已将自己的全身罩住,剑势之盛,无以复加!宋天池的心中暗叫了一声糟糕,手已发起抖来。眼看苏豹连人带剑那一招,宋天池是万万抵敌不住的,但是也就在那电光石火的一剎间,只听得一声娇叱,起自窗外,紧接着,“砰”地一声,窗子已被撞得粉碎,一条人影,三圈金光,疾飞了进来!那人的来势,实在太快,急切之间,根本看不清那是什么人,也看不清他手中拿的什么兵刃,只见他突然向苏豹迎了上去,电光石火之间,听得“铮”地一声,两个人的身形,一起在半空中凝了一凝。两人的身形在半空之中停顿,只不过是电光石火一剎那的事。但是就在那一剎那间,众人已可以看清,自窗口中疾跃了进来的,是一个黑衣蒙面女子,那女子的黑布头罩之上,有三个金圈,胸前也绣有三个金圈,而她手中的兵刃也是三个金环!这时,她手中的三个金环,正砸在苏豹的长剑之上,苏豹五指一松,长剑已“呼”地一声,向上直飞了出去,“叭”地一声响,插进了梁中,没入足有尺许!
  而那黑衣女子的身形,可真灵巧之极,她手中的金圈,才一将长剑格开,缩手一个肘锤,已然向苏豹的胸前撞出!
  苏豹也是武林中一等一的高手,他在长剑被对方的大力,震得脱手飞起之后,心中已是吃惊之极,在半空之中,陡地翻了一个身!
  他在半空之中翻身的动作,和黑衣女子肘部疾撞而来,几乎是在同时间发生的事,只听得“砰”地一声,苏豹仍然未能避得开那一撞!
  但是,由于他的身子早已翻了过来,是以将那黑衣女子撞的力道,卸去了大半,那一撞,只令得他的身子,向外跌翻了出去,“砰”地一声响,重重地跌在地上,好一会爬不起来。
  而那黑衣女子,身形轻灵,已然落了下来,宋天池一见那黑衣女子撞窗而进,面上立时有了人色,此际,只听得他大叫一声,道:“金圈帮帮主在此,妄动者死!各站在原地!”
  苏豹的几个弟子,本来待向苏豹奔过去,将苏豹扶起来的,但才走了两步,一听得宋天池那样叫法,面色惨白,站立不动。
  宋天池“嘿嘿”笑着,手中的长剑一抖,抖出了一个十分美妙的剑花来,然后,手腕向下一沉,剑势突然凝住,剑尖正指向苏映珍的咽喉。
  那时,宋天池手中的长剑剑尖,离苏映珍的咽喉,还有三四尺许。
  但是他那样举剑对住了苏映珍,却是人人都知道他准备作什么的了。
  苏映珍一手按在桌上,她必需要那样子,才能维持身子不倒下去,宋天池要来杀她了!她的耳际嗡嗡作响,她只是勉力支撑着不让自己倒下去!她不愿意在宋天池的面前倒下去,一直到死,她都要站着!
  宋天池的长剑,渐渐向前伸来。
  他一面缓缓地刺出长剑,一面却还不断地冷笑着,等到剑尖离苏映珍的咽喉,只不过尺许远近时,才听得他道:“你可别怪我,若不是你起了杀我之心,我此际也不会取你性命的。”
  在这时候,苏映珍反倒变得出奇地镇定了,只听得她道:“你知道我要杀你的?你知道我一定会杀你,你曾将为什么你可以肯定这一点的原因,讲给金圈帮主听过么?”
  宋天池的面色,畧变了一变,只见他脸上,现出了十分凶狠的神情来,道:“少废话!”随着那三个字,他长剑突然又向前,伸了半尺!苏豹在一旁,撕心裂肺地叫道:“别害她,别害我女儿!”
  但是苏映珍的声音,却比刚才更镇定了,只听得她道:“爹,由得他下手,让金圈帮主也看看,他不只是甜言蜜语会哄人,也会穷凶极恶地杀人,而且杀的,是以前被他哄得死心塌地的女子。让金圈帮主看看,也好有一个戒心!”
  宋天池的长剑,本来是不断向前逼来的,可是一听得苏映珍这么说,他神情十分尴尬,忙回过头去,道:“你别听她胡说,她这种人,怎能和你相比!”
  苏映珍沉缓地道:“一山还有一山高,金圈帮主你不妨想想,如果有朝一日,他遇到了一个武功比你还高的女子,那你──”
  苏映珍才讲到这里,宋天池一声大喝,手中的长剑,也倏地刺出!
  但是,就在那一剎间,只听得金圈帮主一声娇叱,手中金环扬起,击在长剑之上,同时,她一伸手,抓住了宋天池的手臂,道:“走,我要好好和你谈谈!”
  宋天池大是惶恐,道:“我……我……”
  金圈帮主却冷冷地道:“我自有法子使你永不敢杀我,苏姑娘,多谢你提醒了我,走!”
  她一个“走”字才出口,带着宋天池,“飕”地一声,向外掠了开去,转眼不见。在宋天池临走时的神情上,人人都可以看出,宋天池也知道,他以后的日子绝不会好过,真是生不如死的了。

×      ×      ×

  又是清晨时分了。
  金圈帮主和宋天池走了之后,苏映珍便独自一人,坐在水池之旁。
  午夜过后,雾便渐渐浓了,到了清晨时分,她的长发上,又凝满了雾珠,雾在水面上尽情地变幻着,但是经过了那一日夜的变化之后,苏映珍却觉得人生的变幻,更奇幻,更不可测!
  她的心中阵阵剧痛,宋天池虽然奸恶可恨,但却是最知道她心情的,宋天池肯定他的婚讯一传到,她就会对他恨极而起杀意。
  苏映珍的确曾想杀了宋天池的,因为宋天池负了她,不但是在感情上,而且,在宋天池离开豹子庄前两天,在苏映珍的闺房之中……
  苏映珍心中对宋天池的恨意,宋天池心中自然是知道的,所以,在豫威镖局中,苏映珍可以想到,安排了那样毒计来陷害她的,只有深切了解她的人。那个人除了宋天池之外,不可能有第二个人!晨曦渐渐透过浓雾,射到了池面,幻出了许多奇异的光采,苏映珍长叹一声,站了起来。

  (全文完,Henry整理,漫天编校,2018-9)

相关热词搜索:龙战在野

上一篇:第十七章 恩清义绝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