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抚仙湖上风云起
 
作者:金陵  来源:网络转载  更新时间:2019-05-09 13:57:34  评论:0 点击:

  光阴荏苒,转瞬三个月过去了。
  这三个月中间,叶秋白已经把天枢九式练得炉火纯青,熟练无比。
  而且这三个月中,靠着洞中寒冷怪风的渗浸,叶秋白全副骨骼筋脉完全改变。
  筋脉一变,穴道也随之转移,所以想用平常点穴功夫伤他,是行不通的。
  这种奇异遭遇除了绝命杀神以外,恐怕宇宙之大,再也找不到第二个人。
  一日,正当他静坐洞中,默运内功,行起小周天功夫之际,洞穴深处响起一阵宏亮的笑声……
  叶秋白吓了一跳,抬头望去,一个老者赫然映人眼帘,正是那绝命杀神。
  绝命杀神笑声一停,不知如何人已经到了眼前。
  凭叶秋白在洞中摸索三月的眼力,竟没有看出他用的是什么步法。
  杀神注视了他半晌,冷削的嘴唇浮起一丝慈爱的笑意,柔声道:“你现在自信武功已经练成了吧?”
  叶秋白连忙躬身答道:“晚辈遵照字条所嘱,已将天枢九式练成。”
  绝命杀神说一声:“好!”
  长袖一挥,劲风直向叶秋白卷去。所用的正是天枢九式中的第七式穿云裂石。
  叶秋白心念一动,运起全身内力奋力一挡……
  只闻裂帛般大响,绝命杀神纹风不动,叶秋白也凝神伫立,两人都没有退后一步。
  杀神面上泛出欣喜之色,说道:“你随我来!”
  话落,身子已掠在五丈之外,叶秋白连忙追赶。
  绝命杀神深入洞穴,左转右弯,直把叶秋白累得俊脸飞红,气喘呼呼。
  不多时,两人已到了一个绝妙去处、原来山洞走完,立刻现出一块平台,四面削壁如刀,猿猴也难攀登。
  平台上有一间小屋,红砖绿瓦,不知是如何盖成的。附近遍生奇花异草,芳香醉人,真是世外仙境。
  绝命杀神走进小屋,向案上一幅人像跪下,叶秋白见状也连忙跪下。
  杀神口中喃喃自语一番,然后站起身来,正色向叶秋白说道:“你要拜我为师,现在有资格了。”
  叶秋白闻言,连忙又跪下叩了三个响头,绝命杀神含笑接受。
  叶秋白站稳身形,忽见绝命杀神面色一整,眼睛又恢复了冷削阴森,沉声道:“为师现在可以把师门来历告诉你了,你仔细听着……”
  绝命杀神面色阴沉,眼睛望着天空,似乎怀着无限心事,沉默半财道:“为师是清华上人第二十七代弟子,清华上人是一代奇土,学道成仙,一生奇遇数之不尽。”
  “清华上人成仙之后,将一生学道经过全部记载在一本秘笈中,传至上一代门人手中时,一个不慎竟被各派剑客联手夺去,至今尚下落不明。”
  “为师武功并非得自清华上人之秘芨,只是得自适才玄机穴,然后又自创了几种绝技,虽然江湖人称三尊之一,但思及师门重宝,不能不常耿耿于怀也。”
  “为师过去半生杀戳,多半与这秘笈有关。
  江湖人有所不知,误以为我专门诛杀名门正派剑侠,认为师父是邪派中人,而以杀神视之。平心而论,为师所杀极少冤死者,但与谋夺有关之人却不在少数。”
  叶秋白走前一步,诚挚的对绝命杀神说:“师父,不管您在江湖上肇下多少仇怨,为徒的心中只有对您的感激,将来待徒儿报了杀父之仇,便代师父了结所有的江湖恩怨,师父意下如何呢?”
  多年以来,绝命杀神第一次真正受到感动,冷酷的眼神也不觉变得柔和,现出无限复杂的神色。
  他默立一会儿,突向叶秋白招手道:“从现在起,我传给你天魔大法。在此之前,你得先学成为师的独门绝活一迷离步。”
  说罢,绝命杀神立刻就将迷离步法传给叶秋白。
  叶秋白天赋本好,过目不忘,两个时辰之后,汗流浃背的他已经学会了迷离步法。
  杀神面露惊奇之色,心中却暗自庆幸得到了一个赋质奇佳的徒ㄦ。
  于是绝命杀神为他打通全身奇经八脉,任、督等脉骼一经打通,顿时内力大增,进步亦更加神速。
  最后,生死玄关也由杀神运行真气把它堪破了。
  从此以后,叶秋白不啻脱胎换骨,再世为人。
  天魔大法是绝命杀神数十年来苦心孤诣创造出来的,威力不在天枢九式之下,但因天魔大法出手太过毒辣,只有吩咐秋白,非遇深仇大恶之人,绝不轻易出手。
  杀神看见秋白进步飞速,心中高兴非凡。
  匆匆一年过去,绝命杀神传授秋白堪舆之术、制穴解穴之术、金针之术、医药治病诸丹方,几乎将胸中所有一股脑儿全传给了叶秋白。
  叶秋白这才知道绝命杀神的学问如汪洋海深,对师恩之浩大,更是感激零涕。
  一次,山中雷雨大作,绝命杀神将秋白唤出屋外,慎重的传授了他生平最大秘密——闪灵掌。
  杀神嘱咐他,不遇十恶不赦之人绝不施用,施用之时,须雷电大作四外无人之际,以作掩饰,否则定将惊世骇俗,至为不智。
  叶秋白铭记在心,那敢忘记?
  杀神又传授了他一套万古愁刀法。
  这套刀法名是一套,其实只有一招。这一招诡异万分,只一上手,便将对方卷入自己刀光之中,如影随形,任对方如何化解也无法脱身。
  这一招可随对方还手情形化作千百招式,除非自己存心让敌,对方知趣退身,否则一流高手也难幸免。
  大器已成,绝命杀神也知道自己大限已到,强作欢颜,但终难掩内心无限之悲戚。
  生离死别,圣人也难消受,何况凡人。
  这时,叶秋白在山上已经整整过了两个年头。
  星目剑眉,俊美无伦,但眉宇之间,因感触师父的强掩悲痛而显得焦灼疑虑。
  两年以来,师徒之间已经建立了深厚的感情,那是人类的天性,无可压抑的感情!
  绝命杀神冷酷阴森的眼神,只要一见秋白,就转变成无限的关爱。
  而秋白对于杀神,更是像对父亲般的尊敬与感激。
  两年来,这种珍贵的感情使得他们不愿须臾分离。
  但今天,绝命杀神知道自己死期已至。
  他要把重责大任放到秋白的肩上,因为他们就要天人永诀了。
  他死了之后,叶秋白没有后顾之忧,便可以为所欲为的为自己化解无限的罪孽了。
  这是他唯一的心愿。
  至于他自己,生前并非没有勇气去面对这些血债,而是一股傲气,使他不愿向人低头。
  这天,他把秋白叫到跟前,忍住眼泪说道:“让为师的再嘱咐你一遍。”
  叶秋白一听师父如此说,似乎知道了将要发生什么大事似的,眼圈不禁红了起来。
  杀神强抑悲痛,含笑说道:“二十多年前,为师的为了一个宇内独尊的名号,与其他二尊——白云上人和轮回圣僧交过一次手,结果三天拼斗下来,没有胜负。
  于是为师的闭门苦练,在习成闪灵掌之后,正要再次邀约相会,不料轮回圣僧已经仙去,白云上人也无故绝迹江湖。
  “将来你代为师的解脱了天下怨仇之后,不妨找到白云上人再次印证武功,白云上人如果不敌,为师的在九泉之下,会为自己高兴也为你高兴。
  你行走江湖后,凡遇昔日为师父的罪孽所害者,绝对不要与他们动手,即使动手也只能防身,不能还击,以免使得为师的九泉难安。
  “遇见有人与我有血海深仇,为师的希望你能为师父代流鲜血,为师的知道这事难极,但只希望你见机而为,不必太过勉强。”
  杀神说到这里,神色哀伤忧郁至极,叶秋白闻言不禁凄然泪下。
  他并不是惧怕自己将有流血之苦,而是听到师父口气十分不祥,似乎有寻死之意,不由暗暗注意师父的举动。
  绝命杀神继续说下去,神色更见凄楚。
  “为师的尚有一件心事要让你知道,若干年前,师父曾有一个妻子,她因为做了一件对不起我的事情,投崖而死,我俩生有一女,被她携去,不知下落,你日后见了她,可得好生看待。”
  叶秋白连忙点头称是,眼睛仍不瞬的望着杀神。
  绝命杀神继续说:“玄机洞府里的大寒池中,藏有补血珍品血石髓及绝命狂刀,我今日送给你,日后行走江湖,睹物思人,务必遵行为师的意志,你答应吗?”
  叶秋白含泪答应。
  绝命杀神倏地站起,厉声道:“秋儿,你且发誓我听!”
  叶秋白猛吃一惊,闻言立刻跪地誓道:“徒儿如违师命,天诛地灭。”
  绝命杀神凄然笑道:“我以后也无法看着你了,你既已发誓,为师的已完全放心。”
  叶秋白闻言连忙跪下道:“师父,秋儿尚有一事想请示师父!”
  绝命杀神说道:“秋儿有事快讲。”
  叶秋白颤声道:“请问师父,秋儿于入山寻师途中,曾听江湖上传闻,谓二十年前师父在罗罗峰顶,以闪灵掌击毙四十九个各派掌门人,不知此案将来要弟子如何了结?请师父明示,以便弟子遵循:”
  闻言,杀神脸色大变,打起精神大声喝道:“秋儿!为师已隐居在此三十余年,江湖传闻中二十年前罗罗峰顶之事绝非为师所为,可能是江湖上有人想嫁祸于我。
  秋儿!你下山以后,一定要替为师的查出此人,昭示江湖大众,勿使为师妁含冤莫白。”
  言罢,绝命杀神噗通一声仆倒在地上,两腿一伸,长嘘出最后一口气……
  从此,一代武林奇人就撒手长逝了。

相关热词搜索:亡魂谷

上一篇:第一章  枫红片片惊残梦
下一篇:第三章  一剑光寒情未了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