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一剑光寒情未了
 
作者:金陵  来源:网络转载  更新时间:2019-05-09 13:57:34  评论:0 点击:

  原来叶秋白一抱之下,手臂探进风仪的臂下腋间,难怪她笑出声来。
  叶秋白发觉后之,俊脸不禁飞红,他手脚不敢闯着,倏然一声大喝,施展天枢九式中的第五式——泥牛人海。
  叶秋白双手一曲,由上而下击出一掌。
  白骨真君狂笑一声,运足十成内力,一掌发出。
  一声问响,如击败革,白骨真君连退几步。再看叶秋白,则气沉身静,纹风不动。
  他心中大骇,知道此番遇上大敌,势难讨到好处。
  白骨真君突从身上取出—-枝三孔长箫,箫身刻满骷髅人形,叶、黄两人—看之下,知道这是他的成名兵刃——白骨箫、白骨真君持箫在手,并不进逼,却用嘴凑近箫管,呜呜吹了起来。
  初时声音不大,入耳动听,两人只觉可疑,也不知其中奥妙。到了后来,曲调慢慢变得凄楚起来,如怨如慕,如泣如诉,似乎倚闾,老归悲秋,人生朝露,不堪回首。
  叶、黄两人听得心烦意乱,六神无主。
  突然叶秋白一声:“不好!”连忙运气抵挡,涤思净虑,慢慢的觉得净台明镜,心无点尘;再看风仪,则已面容惨淡,香汗淋漓。
  大惊之下,他急忙运起金刚罡气,护住二人全身。
  少顷,黄风仪面色稍缓,只是珠泪纷纷,流个不停。
  白骨真君吹到后来,突然声息全无,但白骨箫三个洞眼里却慢慢升起一股白雾。
  他狞笑一声,说道:“三十年前,老夫不慎为绝命杀神所算,废去一半武功,今天,老夫要以白骨箫的透骨冷风,取你二人性命!”
  话一说完,白骨真君用力一吹,那股白雾电般射了过来,未到之前,已有一股冰寒刺骨的感觉。白雾袭来,却被金刚罡气挡在外面,冲射不进。
  白骨真君再用力吹,那股白雾逐渐加浓,慢慢掩住两人身形。
  叶秋白这才明白对方何以要暗算自己,原来他已看出大寒阴风正是绝命杀神早年的成名招数之一。
  但黄风仪却懵然不知。
  她只感觉冷风愈来愈近,似乎就要穿过二人护身之罡气,心中焦—灼万分。
  她身子被叶秋白紧紧抱住,在这重要关头,她竟觉得无限快慰,这真是女人天性,如此时刻,也难忘儿女私情。
  突闻—声大喝,金刚罡气消失,那股白雾也风流云散。
  黄风仪睁眼一看,不禁大为吃惊。
  原来不知何时,叶秋白已经欺到白骨真君身前,一只手抓住白骨真君手腕经脉。
  叭哒一声,那枝白骨箫跌落在地上,滚出老远……。
  白骨真君面色难看已极,额上冷汗渗出,额上那颗肉瘤也胀得铁青山。
  原来叶秋白施展了一手天魔大法,将金刚罡气幻为网状,反而包 围了那股淡白寒气,然后施展迷离步,使出天枢九式中的第二式水中捞月扣住白骨真君经脉,那枝白骨箫自然脱手落地。
  叶秋白看见风仪无碍,突然松手放开白骨真君的手腕。
  白骨真君料不到他会如此,只当他又要施展什么鬼技,等了一会儿还不见动静,知道自己又是死里逃生了。
  他长叹一声,道:“罢了!罢了!”拾起长箫,疾驰出林去了。
  黄风仪大为不解,叶秋白望她一眼,知道她心中疑惑,也不解释,只说:“天色已晚,我们得去找间客栈。”
  二人相视微笑,这一波折,顿使两人变得亲密起来,于是一同回到湖畔小镇上。
  客栈里,两人谈到一更时分,才分别就寝。

×      ×      ×

  深夜。
  客栈外一个人影跃上墙头,只一飘身便飞人一间客房。
  这时,墙上又出现另一个身影,悄悄尾随着先前那个黑影突然一声大喝,房内灯光大明。
  房中站着三个人,叶秋白一手扣着白骨真君手腕,一面望着另外一个苍发老人。
  黄风仪也走了过来,看见三人,微露讶容。
  白骨真君一见那苍发老人,突然面露绝望之色。
  苍发老人微喟一声,道:“你还是恶性不改,又惹上厉害对手了。”
  他手一抱拳,向叶秋白道:“少侠身手不凡,我沧浪渔隐算是白替你们担心了。”
  黄风仪一闻此言,面色大变,噗通一声跪倒在地,说道:“沧浪前辈,侄女黄风仪这里拜见了。”
  沧浪渔隐目光一闪,讶道:“你……你是黄衫客的……?”
  黄风仪突然珠泪滚落,哽咽道:“沧浪前辈,黄衫客正是家父在二十年前访友失踪,侄女由先慈养大,先慈前年逝世之际,命侄女寻找一位沧浪渔隐,说渔隐是家父至友,必能告知家父下落,又命侄女投靠前辈,所以……”
  说到此处,竟哽咽着说不下去。
  沧浪渔隐长叹一声,道:“唉!说来已是许久以前的事了。”
  叶秋白向沧浪渔隐问道:“沧浪前辈,这人该如何处置?”
  渔隐虎目一扫,怒声道:“白骨真君,你知罪吗?”
  白骨真君眼睛不看渔隐,却将怨毒的目光紧盯住叶秋白。
  渔隐见他这种神色也甚奇怪,说道:“我九曜帮三老地位高于帮主,但素来不问帮中事务。数年以来,他纵容部下胡作非为,我三老为整理门户虽曾警告过他,一时也未加惩戒。
  不料他自恃学成白骨箫,自以为天下无敌,竟暗害其他二老。我身为三老之首,不能容他遗祸人间,所以天涯追踪,终于在弥勒山将他击伤。
  不知何故他竟未死?现在又来找两位的麻烦。既然少侠将他制住,如何发落,我不便过问。至于敝帮门规,却须由我亲手将他制住,始能自己发落,现在任由你处置他吧。”
  叶秋白听渔隐说完,叹息一声,忆及师父遗命,又把手放开。
  白骨真君脱身之后,狠狠瞪视三人一眼,说道:“青山不改,后会有期。”
  话落,一个身子穿窗而出,眨眼不见。
  沧浪渔隐也不追赶,却向黄凤仪道:你是想知道黄衫客的下落吗?黄凤仪又连忙跪下,说道:“万望沧浪伯父告知侄女。”
  沧浪渔隐突从身上取出一纸黄帖,扔在风仪面前,流泪道:“侄女,你自己看吧!”
  黄风仪将黄帖接过一看,恍然大悟,顿时珠泪泉涌,只喊得一声“爸爸”便昏厥过去。
  原来那黄帖上面写的是:“中秋月夜,罗罗峰顶,万千仇怨,一并解决。”下面的署名是“绝命杀神”。
  敢情这正是当年绝命杀神下给清秋子的一纸邀帖。
  现在,这张邀帖到了沧浪渔隐手中,那定是与黄衫客有关系了。
  当年黄衫客将这纸邀帖交给渔隐保管,飘然而去,除了赴约之外,还会去哪里?
  原来黄衫客是清秋子的同门师弟,这纸黄帖是从清秋子那儿得来的,那么,四十九人之中,毫无疑问其中一定有一位是黄衫客了。
  黄风仪一见黄帖,立刻猜到父亲的去向,难怪她眼泪直流,晕厥了过去。
  叶秋白呆呆的看着这一幕,心中正如火烧一般,难受已极。
  黄风仪和绝命杀神之间有杀父之仇,一旦知道自己的师父是谁后,她会怎么样呢?
  他简直不敢再想下去,但是他知道罗罗峰顶那个绝命杀神绝不是自己师父。
  他勉强压抑骚动的思绪,想找出一种合理的解释。
  不可否认的,黄风仪的音容笑貌已经深烙在他心中。
  他知道自己对她已有不可磨灭的爱意。
  但是,人世间的变化太突然了、也太快了。
  眼看自己就将要血溅玉人面前,为师父还清这笔孽债。
  他顿时心如刀割,他并不怕死,但是父仇未报,母亲音讯全无,他不能就这样死了啊!
  他望着黄风仪缓缓苏醒过来,自己心乱如麻,不知如何去安慰她。
  “绝……命……杀……神……”
  黄风仪银牙紧咬,他看在眼里不禁万分矛盾。
  叶秋白突然一咬牙,狠声说道:“凤仪姐姐,我正是绝命杀神的徒弟,他已经辞世了,杀你父亲的那个绝命杀神是冒牌货,我们一起去找他报仇。”
  这话一出,两人都大吃一惊。
  “什么?你是……?”
  黄风仪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竟会是绝命杀神的徒弟?他,这么正直、俊秀、爽朗,自己对他早已芳心暗许,怎么偏偏他会是杀父仇人的徒弟?她几乎又要昏厥过去了。
  他活在她的心坎里,永难磨灭,早在滇西道上初次相会,她就对他萌生爱意。
  两年之后,他们又在抚仙湖见面了,这次,他竟比以前更为俊美,她为他的神采深深痴迷。
  林中对敌,他们曾经那样亲密的拥抱在一起,使她一想起来,就禁不住耳鸣心跳,满面通红,心头却甜蜜得什么也不愿想了。
  现在,眼看着春梦成空;江湖如此善变,真要翻脸成仇?
  她猛地抹去脸上的泪珠,发狂般的跃出窗子,向沉沉黑夜疾奔而去。
  叶秋白吃了一惊,跟着飘身出来。
  他在匆忙中回头向沧浪渔隐说道:“沧浪前辈,咱们有缘再会吧!”
  话落,一个身子奔雷般赶了上去,但见月光下一前一后两条黑影,消失在弥勒山麓。

相关热词搜索:亡魂谷

上一篇:第二章  抚仙湖上风云起
下一篇:最后一页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