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作者:金陵  来源:网络转载  更新时间:2019-05-09 14:15:49  评论:0 点击:

  夜临了。
  括苍山正被一片乌云乌围。
  这盘亘数十里的中原名山,竟也不能摆脱夜的侵袭,渐渐呈现昏暗,天上月儿也害羞地躲藏起来。
  朦胧中,只微微听见那苍松劲柏被狂风刮过留下的一阵声响。在这肃杀的气氛里,括苍山失去了原有的明朗。
  “当”,从括苍山西北的峭壁戈连峰突然传来一声暴响,低沉洪亮,划破穆静长空。
  随即,密林中“嗖,嗖,嗖”如闪电般窜出三个人影,他们朝四周略一打量,便同时飘起几丈来高,巨鸟般地落在一块平地上。这三人晃肩、腾跃、转身,几乎在同时霎间,动作轻灵美妙,显然轻功造诣已臻顶峰。
  “当”,又一声清响从东方传来,这回响声似乎比上次更为猛烈响亮,乍听就象几件重兵器在猛力的相击。
  响声过后,三个全身黑衣蒙罩的汉子似乎更紧张了,目光灼灼远眺东方,竟然不敢走近那发声的地方,颇似有所顾忌。
  良久,左侧颀长的汉子委实不能忍耐了,一晃身就要纵起。
  另一个身材肥胖的黑衣汉子已经察觉,蓦地错步欺身,特长的手臂已攀在颀长人左肩,沉声道:“三弟卤莽不得,‘猫眼神’你能抵挡得住吗?好歹也得等那钟山一灵、河西二怪到场!”
  此人所指的竟是威震武林的三尊之一钟山一灵和九绝中的河西二怪。
  颀长汉子心有不甘,气道:“大哥,难道咱们‘点苍三子’,就奈何他不得吗?若一旦传出江湖,我们“点苍门人’跟在人家屁股后头捡残羹,今后还有脸皮见人?”
  原来这三人竟是名闻江湖的剑术名家“点苍三子”,老大“铁面容”,老二“屠龙侠”,老三“飞剑手”。
  “铁面容”突然一掀面罩,露出满脸虬须,郑重高道:“三弟,且勿暴躁,咱们十年来隐居山村为的是什么?还不是为了报当年折辱之仇,否则‘点苍三子’永无出头之日了,十年来咱们也忍受了,何必忙着一时呢?”
  又道:“近日来江湖传闻,‘猫眼神’兵器内,藏有绝世武功秘籍,只要咱们弄到手了,还不称雄天下吗?哈哈。”
  “铁面客”显然得意非凡:“嘿,可笑那‘钟山一灵’,‘河西二怪’被我略施小计,竟然也欲置‘猫眼神’死命为快,这正好乘机除掉‘猫眼神’,以后钟山老怪还不知有这等事,咱们取到秘籍苦练几手,天下就罕逢对手了,哈哈哈。”
  “还有……二弟你不必动手,用暗青子招呼,出其不意,攻其不备,配合我们围攻,饶他武功盖世,谅也难逃活命。”
  突然,兵器接触的响声又自响来,隐隐还夹着惨嚎。
  “铁面容”侧耳倾听,面色大变,急道:“不好,秦岭六煞力不从心,咱们快去接……”接字还没说完,人已一掠出数丈。
  “屠龙侠”、“飞剑手”也忙施展轻功,寻声追去。
  突然,“铁面容”大喝一声:“‘猫眼神’接招!”
  左手一扬,“嗤嗤嗤”三点寒星电奔而出。
  乌云弥漫中,只见在一株巨大松树前方较高平地上,正有一个青色面孔的汉子节节败退,目露恐惧的神色。
  “铁面容”认识这汉子,正是自己邀约而来的秦岭六煞之首“紫面煞”,在“紫面煞”一旁地上横直躺卧着七八个尸体,鲜血横溅。
  一个身材高大,面上蒙着猫皮面罩的人,正步步向“紫面煞”进逼,那两只青光闪闪的眸子,露出愤怒的神色,令人不敢逼视。
  由远处观之,就象一只夜半寻食的夜枭,在追捕猎物,连“点苍三子”
  这等人,也不禁暗暗打个冷战。
  三点寒星电奔而去,空中发出呜呜锐叫,刺耳风声正朝“猫眼神”袭到,显见“铁面客”内力武功,两皆不弱。
  “猫眼神”身形未移,但见袍袖扬处,三点寒星如泥沉海。
  “铁面客”似知前面三颗暗器不会收功,就在“猫眼神”袍袖抖扬之时,又自打出一点寒星。
  这次发出的暗器,更带起强烈破空之声,显然比上次发出的暗器,还要强劲得多。
  “叮”,“猫眼神”似乎没有注意到,“铁面客”的暗器正好击在“猫眼神”小腿的攀结穴上,发出清脆的声音,但那简直不象击中内体所产生的响声,而象两种铁器互击一般。
  “猫眼神”纵声长笑,眸中青光暴射,似乎已触起他的隐痛。
  “铁面容”简直不敢相信眼睛,凭自家的手劲打出暗器,竟还伤不了“猫眼神”难道他已练成金刚不坏之身,想着,心里不由得冒起一丝寒意。
  “铁面客”不愧为老江湖,心虽畏惧,但脸色却没有害怕的神色,带着诌笑道:“尊驾十载之别,功力竟已练成不坏之身,可喜,可贺……”
  “猫眼神”似乎被触着痛处,对他甚是厌恶:“‘铁面客’少废话,约来些什么出类拔萃的人物,不妨全叫出来,‘猫眼神’自信还接得住那些废料,哼。”
  “铁面客”心头一震,暗骂老贼狡猾。
  “猫眼神”已自不耐,冷冷道,“‘铁面容’,我‘猫眼神’可等不住了。”
  “铁面客”见援兵未至,不由得暗暗惊讶,但宁死也得跟“猫眼神”一拼,或许还有些生望,便望向“屠龙侠”、“飞剑手”二人打个眼色。
  岂料“猫眼神”已经察觉,冷笑一声,肩膀未动,人却飘到三子跟前,蓦地二掌分击三子,势如闪光连击。
  “点苍三子”只觉眼前一花,定睛看时,“猫眼神”凌厉却又丝毫不带风声的手掌已堪堪触到三人衣襟。
  只要“猫眼神”手指略吐,三人性命也随之乌有。
  “点苍三子”紧张的几乎窒息,偌大的宇宙里,三人只觉得自己的心房就要停止跳动。
  但是,出奇的是在三人略一定神后,心房还在剧烈地跳动,没有一个人发出临死一霎间的惨号。
  “铁面客”忍不住悄悄张开眼睛,却见“猫眼神”还立在对面,双手交抱,好整以暇,正冷冷的瞧着三人。
  此刻“铁面客”有了一线生机,脑子顿时灵活起来,狡黠地道:“尊驾武功盖世,在下决非敌手,不过……”
  “猫眼神”极快地接道:“不过什么?”
  “铁面客”强打声哈哈道:“只怕讲出来,尊驾定然生气。”
  “哼,说吧,我决不借此伤害你等就是。”
  “铁面容”顿觉事态有了起色,便故装神秘地道:“武林九绝之首‘碎尸人’,尊驾大概有个耳闻吧!”
  “猫眼神”脸色骤变,眸子里青光灼灼,显出神情激动异常,显然“铁面客”所提起的“碎尸人”必与他有段瓜葛往事。
  “铁面客”一见他那惨厉的眼神,不由受惊住口,“猫眼神”却忿忿地道:“说下去!”
  “前几天‘碎尸人’突然现身江湖,声称必将尊驾碎尸万段才能甘心……”
  “猫眼神”脸上肌肉,突然扭曲不停,喃喃地道:“‘碎尸人’,‘碎尸人’,想不到为件小事,竟反目成仇,毁我下肢,夺我秘籍不说,尚要斩尽杀绝,如此绝情绝义,丧尽天良,我还让他做什么……”
  “多少年来,尝尽肢离痛苦,为的是什么?小倩,小倩,你听到了吗?”
  “猫眼神”由于伤感,无病呻吟,嗓子也嘶哑了。
  “小倩,你才是我毕生难忘的心上人啊,晴雯名义上虽是我的妻子,但我并不爱她呀。小倩,你去何方?传闻你投向‘碎尸人’,我并不相信?因此,我……”
  “猫眼神”惆怅地回忆,那尽是凄苦断肠的往事。
  “我是深深爱你,为你而毁去双腿……”
  “猫眼神”突然神经质地狂笑起来,在这寂静的黑夜里,笑声直划云霄,一阵狂笑过后,“猫眼神”突又象小孩般哭泣起来。
  “点苍三子”对望一眼,知道时机稍纵即逝。
  却不料,“猫眼神”忽又止住哭泣,眸光一扫,冷哼一声。
  “点苍三子”只觉眼前一晃,如魔鬼般的“猫眼神”又活生生地逼在面前。
  “点苍三子”大惊,蓦地从远处隐隐传来一阵啸声,洪而不躁,入耳清鉴。
  “猫眼神”脸色微变,十年多以来,能使他脸上变色的事,尚不多见。
  “点苍三子”、“紫面煞”这才面呈喜色,似乎在死神手里,被活生生拉了回来一样。
  “铁面容”神色活现,嘿嘿笑道:“‘猫眼神’的对头来了,看你能神气多久。”
  “猫眼神”眸中杀机隐现,冷冷道,“未必。”

相关热词搜索:月落乌啼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第二章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