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柳残阳 >> 千魔之仇 >> 正文  
第二十七章 天伦之乐          双击滚屏阅读

第二十七章 天伦之乐

作者:柳残阳    来源:柳残阳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8/8
   “千面黑狐”古蒙见侯乙问出这话,朝“魔神”戈青望了一眼,才道:“明年端午节前后,‘摘星攀月,邵震,邀‘赤雷啸虹’邓昆,和‘铁胆金戈’萧彬,往鲁北晏城‘北冥会’总坛……”
  话到这里,有所顾忌似的,又朝“魔神”戈青望一眼,不敢继续说下去……
  “剑虹山庄”庄主,“铁掌开碑”丁兆钧接口道:“古蒙,这话你刚才已说过……三人会聚鲁北晏城,除了商议应付戈道友之策外,又将如何?”
  “千面黑狐”古蒙,嗫嗫了下,道:“邵震请邓昆、萧彬二人,将昔年砍自‘魔神’戈青身上,已晒成骨干的肢骨、头颅,带往鲁北晏城‘北冥会’总坛……”
  “布衣银箫”于瘦竹听来出奇,不禁插嘴问道:“此人体肢骨带去晏城则甚,难道替‘魔神’戈道友筑墓安葬?”
  古蒙摇摇头,道:“并非筑墓安葬……把晒于的肢骨、头颅碾成粉未……
  粉未再迎风吹散……”
  “杯中神游”侯乙听到这些话,两颗醉眼直瞪出来,看了看“魔神”戈青,才吼声道:“够凶,够狠,够歹毒了……人娘的,这是‘粉骨扬灰’嘛!”
  “魔神”戈青,冷然一笑,道:“古蒙,你回去转知‘摘星攀月’邵震,老夫戈青再次出现江湖,“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前往北地江湖,了断这桩公案!”
  话落,一声苍雄长啸,身形暴递而起……眨眼间,一颗黑点消失在蓝天白云之下。
  “杯中神游”侯乙,朝着“魔神”戈青身形消失的方向凝视一眼,向“千面黑狐”古蒙挥挥手,道:“古蒙,你去吧……在你临走时,咱醉老头儿送你一句话……做人坏事做不得,即使阎王爷爷还没有派追魂使者来追你这条命,你武功被废,双臂残缺,这辈子的活罪也够你受了!”
  “千面黑狐”古蒙,默然无语……转身蹒跚踽踽,移步离去。
  “杯中神游”候乙,葫芦对准嘴,大口酒送进嘴里,“嗨”了声,道:“这次石兄弟,又不知去哪里‘上毛坑’啦?”
  “玉枝金雀”孟玲,遥手一指,道:“醉伯伯,来啦!”
  衣袂风飘,身形如电,“白玉龙”石鸣峰翩然而至……
  肩背上,搭着一只囊袋。
  “布衣银箫”于瘦竹,含笑道:“石少侠这套轻功身法,睥睨江湖,冠绝天下武林石鸣峰微微一躬身,道:“不敢,于前辈,那是您夸奖了……”
  转首向“铁掌开碑”丁兆钧,又道:“丁庄主,您不妨找个藉口,派人通知‘白沙塘’镇上富绅华铭振,告诉他不必再将三千两银子,送来这里‘海神庙’。”
  丁兆钧点点头,道:“是的……此事不需石少侠操心,老夫知道。”
  众人离“海神庙”,向“九如湾”方向而来……
  石鸣峰倏然想起,又道:“丁庄主,石某昔年与恩师‘魔神’戈青之间的渊源,这件事千万别宣扬于江湖……”
  丁兆钧连连点头,道:“石少侠,您放心,老夫守口如瓶。”
  侯乙这话已问过几次,现在又问出嘴来:“石兄弟,鲁西巨野的‘摩天神龙’向老头儿,也不知道你和‘魔神’戈道友之间的渊源?”
  石鸣峰摇摇头,道:“他老人家不知道……”
  慨然不已,又道:“师父师母对鸣峰视若己出,呜峰不愿让这件惊撼当今天下武林之事,给他们两位老人家担心……”
  孟玲接口道:“鸣峰,但你以戈前辈形相露脸江湖之事,鲁西‘摩天神龙’向前辈,迟早也会知道……”
  石鸣峰点点头,道:“不错,孟玲……可是这桩公案未有个了断之前,鸣峰不希望鲁西巨野的师父师母知道……”
  微微一顿,又道:“鸣峰用昔年恩师戈青形相,露脸江南武林,固然在虚虚实实之下,震慑群獠之胆,但扮此形相的另外一个原因,就是生怕会移祸到鲁西巨野师父‘摩天神龙’向公瑜身上……”
  “杯中神游”侯乙接口道:“石兄弟,你说得不错,这是你考虑周到的地方……现在剩下的这三个龟孙王八,都是北地江湖雄踞一方的角色……”
  “寒霞秀士”骆胜接口道:“侯前辈说得有理……‘北冥会’邵震、‘卧龙山庄’萧彬,和晋中云中山华阳峰的‘八荒铁蹄会,邓昆,如果知道石少侠扮妆昔年‘魔神’戈前辈的内委底细,而石少侠又是‘摩天神龙’向前辈的人室弟子,就会迁怒到向前辈身上……”
  “羽化九腾”吕方道:“‘摩天神龙’向前辈虽然名列当代武林一位剑术宗师,但在这伙人群围袭之下,却也不是轻易所能应付的……”
  “布衣银箫”于瘦竹,突然移转到一个话题上,向石鸣峰道:“石少侠,老夫有句不见外的话,不知您听来认为如何……”
  石鸣峰道:“于前辈,鸣峰愿聆教益!”
  “布衣银箫”于瘦竹道:“据刚才‘千面黑狐’古蒙所说,明年端午前后,‘赤雷啸虹”邓昆,‘铁胆金戈’萧彬,将携带昔年戈道友肢骨,赴鲁北晏城与‘摘星攀月’邵震会聚,到时联手并肩,目标也就在您石少侠身上……”
  目注石鸣峰一眼,又道:“石少侠虽然身怀绝技,但只身单剑要与这些魔獠颌顽,怕不容易占到便宜……”
  “杯中神游”侯乙接口道:“于老儿,听你弦外之音,是要助咱石兄弟一臂之力?”
  “布衣银箫”于瘦竹道:“侯道友,‘一臂之力’可不敢当,老夫愿效棉薄之劳……”
  于瘦竹此话出口,石鸣峰待要接上回答时,“羽化九腾”吕方,“寒霞秀士”骆胜,和那位“剑虹山庄”庄主丁兆钧等三人,都表示有这份心意。
  石鸣峰十分不安,道:“为了鸣峰之事,怎能偏劳您等数位?”
  于瘦竹道:“石少侠,老夫等不见外的说出此话,您也就不必推辞了。”
  “杯中神游”侯乙,哈哈一笑道:“石兄弟,恭敬不如从命,你别辜负了他们几位一番的好意!”
  众人边谈边走着,似乎没有多久,已来到“九如湾”的“剑虹山庄”。
  丁兆钧吩咐一名护院庄丁,去往“白沙塘”镇上华家,告知富绅华铭振,说是那勒索银两之人,已打发离去,不必再将叁千两银子送去“海神庙”。
  敢情“剑虹山庄”庄主“铁掌开碑”丁兆钩,乃是附近百里方圆内知名之士,华铭振经此庄丁传言后,知道这位丁庄主暗中相助,已将此事做了了断,显然对丁兆钧暗暗感激不尽。
  众人为了要商议对付北地三枭,“八荒铁蹄会”邓昆,“卧龙山庄”萧彬,“北冥会”
  邵震之策,就在“剑虹山庄”,暂时逗留下来。
  “铁掌开碑”丁兆钧,接待嘉宾,趁兴就陪同众人来到相距不远的岳口城里一游。
  县城不比镇甸!果然,大街小巷热闹非凡,街道两边,鳞次栉比,都是各行的买卖店铺。
  众人走来东门大街……孟玲一指前面,道:“鸣峰,那边围了好多人,不知在干什么?”
  石鸣峰含笑一点头,道:“我们走去看看!”
  两人走向前面时,“杯中神游”侯乙等众人,也衔尾跟来。
  两人走来围有大堆人之处,看到一人从人墙堆挤出来,脸上带着笑容,那人手里小心翼翼拿着一只钩嘴彩羽的鹦鹉。
  孟玲看到那人手中,托着一只昂然而立,有六七寸高的红嘴鹦鹉,嘻的笑了声,道:“鸣峰,围了这么多人,原来里面是卖小鸟的……”
  石鸣峰尚未回答,那个从人墙堆里挤出来的人,已含笑接上道:“姑娘,不止是小鸟,还有小狗小猫……那些小狗小猫,还会叫会跳的呢!”
  石鸣峰听来出奇,含笑道:“尊驾此话不说也罢,小狗小猫自然会叫会跳的!”
  他们说着时、衔尾众人已走近过来。
  那人一指手中鹦鹉,哈哈笑道:“这位公子,里面那位老丈卖的猫狗小鸟,并非活的,都是一双手做成的……您看……”
  众人朝那人手中彩羽鹦鹉看去,看来栩栩如生,跟活的鹦鹉一般元二,但仔细看时,那并非是活的鹦鹉,而是用手工做成的。
  众人看得叹为观止……
  “杯中神游”侯乙道:“此人有这份手艺,冠上‘巧夺天工’四字,当之无愧!”
  那人指了指围成一圈的人墙堆,道:“你数位不妨挤进里面一看,有不少唯妙唯肖,都是手工做成的东西。”
  众人挤进人堆,探头看去……围成一圈的人堆中央,地上放着犬猫小鸟,边沿坐着一个年在六十开外的老者。
  老者手指在小狗腹部按了下……这只人工做成的小狗,汪汪吠叫,摇头摆尾,在地上游走。
  老者又在小猫腹部按了下……这只小猫“咪呜,咪鸣”边走边叫起来。
  孟玲看得有趣,“咭”地笑了声,道:“鸣峰,这些小猫小狗,跟真的一模一样,看来真好玩,咱们买一只回去!”
  这缕脆生生,珠玉相撞似的声音,听进席地坐着的老者耳里,不期然中,抬脸朝孟玲这边看来!
  老者视线投向孟玲脸上,就在这短暂间,两眼就像磁石吸铁似的牢牢吸住……
  脸色神情,瞬息间,接连数变……那是像遇到一桩不可思议,无法想象的事。
  旁边“杯中神游”侯乙,虽然整天背着酒葫芦,醉中打乾坤,却是酒醉心不醉,对每一件事物的演变,反应极是敏锐……
  此刻,侯乙看到这个卖手工做成的大猫小鸟的老者,带着一付异样的神情,注意到孟玲身上,便立即注意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这老家伙,看到孟丫头长得漂亮,“穷星未退,色星高照”,想人非非,打起甚么主意来啦?”
  不,不,不像!
  这老头儿脸相端正……两眼视线中除了惊诧,意外之外,并未含有邪恶。淫乱之色!
  石鸣峰听到孟玲此话,含笑答道:“你喜欢地上那一样东西,就问问这位老丈多少钱,不妨买了回去!”
  孟玲指着地上一只小狗,向老者问道:“老伯伯,这只小狗多少钱?”
  老者眼中,浮起一层薄薄的泪光,脸上却是含笑道:“姑娘,地上这些东西,你捡喜欢的拿去,老夫送你就是!”
  孟玲听到这些话,不但无法会意过来,而且诧然怔了下……做买卖的将本求利,怎么随便把东西送给一个不认识的人?
  这些话听进侯乙耳里,想到老者刚才投向孟玲那副异样的神情……“人生何处不相逢”,难道这老头儿跟孟玲之间,会隐含一幕不可思议的“离合?”
  “杯中神游”侯乙,“阿哈”一笑,向席地坐着的老者,问道:“尊驾,贵姓,不知如何称呼?”
  老者从地上站起,抱拳一礼,道:“不敢,小可姓‘孟’,排行第三‘孟三’便是……”
  孟玲脆生生“呀”了一声,接口道:“老伯伯,您也姓‘孟’?”
  老者两眼薄薄的泪光,又如浓了些,哈哈笑道:“姑娘问出此话,敢情你也是‘孟’姓了?”
  孟玲点点头,道:“嗯,咱姓‘孟’,叫‘孟玲’……”
  孟三轻轻念出“孟玲”两字,身子微微震颤了下,还是含笑道:“孟姑娘,你今年该是十九、二十了?”
  孟玲诧然怔了下,道:“孟伯伯,您怎么知道咱孟玲,年岁是十九、二十?”
  孟三含笑又道:“孟姑娘,如果老夫没有猜错,你可能是从豫西外方山那一带来此?”
  孟玲一双秋水似的明眸,睁得又圆又大,点点头,道:“对啊,孟伯伯您怎么知道?”
  随同孟玲一起的“布衣银箫”于瘦竹,“羽化九腾”吕方,“寒霞秀士”骆胜,还有“剑虹山庄”庄主“铁掌开碑”丁兆钧,这些人那一个不是萍踪各地,见闻瀚博的“老江湖”?
  孟玲尚未察觉到有异样之处……
  “铁掌开碑”丁兆钧,抱拳一礼,道:“孟老丈,在下‘铁掌开碑’丁兆钧……”
  又把众人名号引见了下,接着含笑道:“孟老丈,您将地上东西收起,我等找一个地方聚聚如何?”
  孟三连连点头,道:“甚好,小老儿正有此意!”
  孟三收起地上东西,扎成一包,负在肩上……石鸣峰一指大街的斜对面,道:“丁庄主,那边有家‘明春园’酒店……”
  丁兆钧含笑道:“石少侠说得不错,现在快将晌午用膳时分了!”
  众人来“明春园”酒店,围桌坐下,吩咐店伙端上吃喝酒菜……酒菜端上来,宾主酒过三巡……
  “铁掌开碑”丁兆钧,一指孟玲,含笑问道:“孟老丈,您如何知道孟姑娘今年十九、二十……又如何知道来自豫西外方山?”
  丁兆钧这一问,让这个浑然不觉的“玉枝金雀”孟玲,开了窍……
  对啊,这位老伯怕也姓“孟”,他对自己内委,底细,如何知道这等清楚?
  一双圆滚滚的明眸,直朝孟三看来。
  孟三两眼孕含着两颗欲坠未坠的泪珠,脸上却是带着笑容道:“老夫浪迹天涯,固然是为了躲避仇踪,但主要原因,是要寻找我苦命女儿的下落……”
  孟玲“哇”的哭叫起来……接着却是天打木头人似的,愣愣怔住了!
  孟三一指孟玲,道:“这孩子跟她当年的娘,长得一模一样……”
  孟玲听到这话,骤给震荡了一下,站起身,跪到孟三跟前,道:“爹……您是玲儿的爹?”
  孟三轻轻抚着孟玲柔软的头发,道:“玲儿,这些年来,苦了你,委屈你了!”
  孟玲大颗的泪珠滚了下来,仰起脸,问道:“爹,娘呢?”
  孟三两行老泪也流了下来,喟然道:“玲儿,你娘生下你,‘坐月,尚未满,熬不住奔波,辛劳,撇下你爹,就先走啦……”
  孟玲又是“哇”声大哭起来……泪眼模糊,望着孟三,幽幽道:“爹,您和娘怎这么狠心,扔下自己骨肉的玲儿……”
  孟三流泪道:“孩子,你骂得好……但你爹娘实在也是出于不得已……当时仇家已衔尾追来……你跟爹娘在一起,会一起丧命仇家之手……把你扔下,说不定你会遇到善心人,把你扶养长大……”
  “杯中神游”侯乙,看到父女重逢的一幕,鼻子酸溜溜的……听孟三说到“仇家”此话,吼了声,道:“孟老儿,此仇家是谁,竟害得你们家破人亡?”
  孟三把女儿孟玲扶起,把她座椅移来自己旁边,让她坐下……听到侯乙问出这话,喟然道:“晋中云中山华阳峰,‘八荒铁铁蹄会’掌门‘赤雷啸虹,邓昆……”
  孟三的仇家,竟是“八荒铁蹄会”的邓昆,众人听来感到十分意外。
  “布衣银萧”于瘦竹听到此话,视线朝着已从孟三背上解下,放在地上的那大包人工所制的狗猫小鸟看了眼,突然想到一件事上,向孟三试探问道:“孟老丈,昔年扬誉北地武林,怀有古时诸葛武候‘流牛木马’之技的‘神手星魁’孟廷元……您可识得此人?”
  孟三神情微微一震,沉吟半晌,才轻轻叹了口气,道:“孟某受声誉之累,邓昆在相邀不成之下,终于恼羞成怒,追踪扑杀……使孟某撇下了骨肉、妻小又途中去世,落得一个家破人亡……”
  众人听到此话,不由骇然怔住……
  孟玲之父,此自称“孟三”的老者,原来是北地武林有“异人奇士”之称的“神手星魁”孟廷元。
  以“神手星魁”孟廷无所怀之绝,作此小猫小狗,飞禽鸟类,那不啻是略施雕虫小技而已。
  据北地江湖传闻,“神手星魁”孟廷元身怀之技,不但“流牛木马”可比美昔年诸葛武侯,且能制成天空飞的,潜水游的,诸类不可思议的兵家利器。
  “铁掌开碑”丁兆钩问道:“孟道友,‘赤雷啸虹’邓昆,邀您入伙‘八荒铁蹄会’?”
  “神手星魁”孟廷元点点头,道:“不错,‘赤雷啸虹’邓老儿,邀孟某人伙‘八荒铁蹄会’,乃是要替他设计构造一批‘铁骑’……”
  旁边的孟玲听来出奇,不由接口问道:“爹,‘铁骑’又是甚么玩意儿?”
  孟廷元缓缓一点头,道:“玲儿,‘赤雷啸虹’邓昆创立‘八荒铁蹄会’此一门派,由于其中运用了‘铁蹄’两字,就邀爹替他设计构制一种‘铁骑’……”
  朝围坐桌座众人视线游转一匝,又道:“邓昆所指的‘铁骑’,类似昔年诸葛孔明所制的‘流牛木马’,此种‘铁骑’就是一匹‘铁马’,‘铁马’完成,不畏刀剑,冲向敌阵,脚程迅快……”
  “杯中神游”侯乙,醉眼一眨,道:“孟老儿,结果您拒绝了?”
  “神手星魁”孟廷元道:“孟某诵读古人经书,知明哲保身,岂能替此辈匪类,助纣为虐,与他伉瀣一气……”
  敢情以时间算来,现在“神手星魁”孟廷无所说的情形,已是快将二十年前的事了……
  眼前虽然众人已知他和“八荒铁蹄会”之间,所演变的情形,“布衣银箫”于瘦竹,还是带着试探的口气,问道:“孟道友,您可知‘八荒铁蹄会’,目前的情形如何?”
  孟廷元慨然道:“自从柳颖生下玲儿,‘坐月’中去世后,孟某对云诡波橘,阴险歹毒的江湖,既惧又恨,已不问江湖是非……”
  抬脸朝于瘦竹一瞥,又道:“‘八荒铁蹄会’目前情形如何,老夫就不甚清楚了。”
  于瘦竹就将眼前北地江湖的形势、演变,简要他说了一番……
  接着又道:“我等此番正欲高举正义之帜,伸讨北地江湖中‘赤雷啸虹’邓昆,‘摘星攀月’邵震,和‘铁胆金戈’萧彬之獠。”
  旁边的孟玲悄悄问道:“爹,娘的名儿叫‘柳颖’?”
  孟廷元点点头,道:“不错,你娘叫‘柳颖’……昔年北地武林中有‘玄衣女’之称……”
  话到此,带着一份内咎的心情,不胜关怀的问道:“玲儿,你又是那位善心人,将你扶养长大的?”
  孟玲就将当初师父“洛水芙蓉”尹屏,救了自己的经过情形,详细告诉了父亲……接着又道:“这些情形,都是玲儿长大,懂得人事后,师父才说的……”
  “神手星魁”孟廷元缓缓点头,道:“玲儿,想不到你因祸得福,给这位当代武林前辈。洛水芙蓉’尹屏所救……”
  “铁掌开碑”丁兆钧问道:“孟道友,您如何得知孟姑娘来自豫西外方山?”
  孟廷元慨然道:“当时拙妻柳颖生下玲儿没有多久,老夫妇二人,遭‘赤雷啸虹’邓昆带人追杀,地点就在外方山金斗岭的山麓一带……”
  一指旁边孟玲,又道:“这孩子尚在嗷嗷待哺之时,如蒙善心人所救,应不会是来自远地之人,一定也是外方山附近的人……是以老夫向玲儿问出此话……”
  话落到此,向女儿又道:“孩子,你取名‘孟玲’,那是尹老前辈看到附在你身上那块布了……”
  孟玲点点头,道:“是的,爹……师父告诉玲儿,布上写有玲儿的姓名,和生辰八字……”
  轻轻吁了口气,又道:“‘师父对玲儿视若己出,十分疼爱,除了‘孟玲’这姓名外,她老人家替玲儿取了个‘玉枝金雀’的称号……艺技有成,师父吩咐玲儿,踪游江湖各地,寻访十九年前失散的父母亲下落……”
  “杯中神游”侯乙“嗨”了声,道:“孟丫头,还有一件事,你没有告诉你爹……”
  孟玲怔了下,道:“醉伯伯,还有那一件事?”
  “神手星魁”孟廷元,从女儿和这位“杯中神游”侯道友谈话的情形看来,此游戏人间,玩世不恭的风尘奇人,与女儿已是深浓的“忘年之交”。
  “杯中神游”侯乙,醉眼一眯,嘻嘻一笑,道:“孟丫头,你师父不但传了你一身杰出的武技,还教会了你嘴上喝酒的功夫……你在幼龄时,这老婆子用‘酒酿’喂你,这件事你没有告诉你爹……”
  孟廷元含笑问道:“玲儿,这位尹前辈用‘酒酿’喂你?”
  孟玲脸一红,轻轻应了声。
  侯乙大口酒送进嘴里,又道:“孟丫头,还有一件事,你也忘了告诉你爹啦……”
  孟玲一脸迷惑之色,问道:“醉伯伯,您说……又是那一件事?”
  “杯中神游”候乙,指了指旁边的石鸣峰,道:“你没有把你这个‘白玉龙’石鸣峰,替你爹引见一番!”
  孟玲见这位醉伯伯,出口无忌的说出这话,这张脸蛋火辣辣红热起来。
  其实刚才“铁掌开碑”丁兆钧,已经把在场的人,都替“神手星魁”孟廷元引见介绍过。
  侯乙此话听进孟廷元耳里,又看到女儿那份神情,已知道这位侯道友所指的是那一回事……
  朝石鸣峰这边看去……器宇轩朗,英姿过人……是个堪称“人中之龙”的年轻人。
  孟廷元含笑点头,道:“侯道友,这位‘白玉龙’石少侠,刚才丁庄主已替老夫引见过……”
  众人围桌而坐,吃喝谈着时,“剑虹山庄”庄主“铁掌开碑”丁兆钧,向孟廷元道:“孟道友,此后不必抛头露面,干犬猫小鸟的买卖……
  ‘剑虹山庄’虽无广厦千间,但也不会嫌多了您父女二位,在舍间住下就是了。”
  “神手星魁”孟廷元,殊感不安道:“丁庄主,老夫与小女怎能有扰了尊府?”
  “布衣银箫”于瘦竹接口道:“孟道友,我等忝列武林同道,不必为了区区小事感到不安!”
  “杯中神游”侯乙,大口酒送进嘴里,道:“孟丫头,你有了爹,可别把醉伯伯丢在一边,不理不睬啦!”
  孟玲羞羞一笑,道:“不会的,醉伯伯……”
  端起桌上酒杯:“来,醉伯怕,孟玲敬您酒!”
  “铁掌开碑”丁兆钩,朝众人回顾一匝后,目光落向孟廷元身上,道:“孟道友,我等回‘剑虹山庄’后,共同商议应对北地三枭之策……”
  “神手星魁”孟廷元,喟然道:“老夫渡过几将二十年的颠沛流浪生涯,蒙老天爷见怜,使我孟廷元父女俩团聚……”
  朝桌座众人望了眼,又道:“但老夫身怀之技平平,不足与高手颌顽,岂非只是辜负了丁庄主和各位的期望?”
  “布衣银箫”于瘦竹,不以为然道:“孟道友,兵家所谓‘艺技’,并不局限于拳掌刀剑之类……昔年‘八荒铁蹄会’掌门‘赤雷啸虹’邓昆,由于得不到孟道友之助,带人追踪扑杀于豫西外方山金斗岭之麓,就是这个原因……”
  “铁掌开碑”丁兆钧道:“孟道友,昔年‘赤雷啸虹,邓昆,邀您替他设计构制类似‘流牛木马’诸类的‘铁骑’,此番我等同仇敌忾,以您昔年北地武林‘神手星魁,之称,不妨设计构制一些制敌利器,这未尝不强于拳掌刀剑!”
  “杯中神游”候乙,哈哈一笑,道:“孟老儿,有其才必有其用,你带了孟丫头去‘剑虹山庄’,替咱们想出一些制敌利器……你在大街小巷,叫卖犬猫飞禽,那可真愧煞你昔年‘神手星魁’四字了。”
  孟玲挨近父亲旁边,悄声道:“爹,您去‘剑虹山庄’,如果有甚么使唤,玲儿和鸣峰,都会听您话的。”
  “神手星魁”孟廷元,听到女儿嘴里吐出“鸣峰”两字,侧首朝这年轻人多看了眼……
  微微一点头,含笑道:“玲儿,爹陪你等去‘剑虹山庄’就是。”
  众人在岳口城东门大街“明春园”酒店用过午膳后,取道往“九如湾”的“剑虹山庄”
  而来。
  -------------
  幻想时代 扫校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