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柳残阳 >> 索命鞭 >> 正文  
第二十八章            双击滚屏阅读

第二十八章

作者:柳残阳    来源:柳残阳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8/7
   两个人在黑夜里互相凝视着,此时没有一个人会开口说话,但,在两人内心里仿佛有许多话要说,要倾诉给对方听,这种前所未有的感受,使他俩各自暗中一惊,总觉得有很多地方似曾相识……
  雪花和尚的话,两人都没有理会。
  雪花和尚从两人的眼神里发觉了那种异样的情形,他心底里有种透凉的感觉,如果影子姑娘和铁无情是旧识,或是有一份深厚的感情,今日这整盘的计划,会完全溃不成形而前功尽弃。
  他合什道:“两位是旧识……”
  黄衫少女冷冷地道:“不认识……”
  雪花和尚大叫道:“那咱们还等什么?你没看到他那身气罡,再过一会儿,他那股气就要泄了,十神露就会攻上,咱们可不能轻易饶了这贼子,不然,往后,我们全不好过了……”
  黄衫少女冷冷地道:“我自有主张,你很烦人……”
  这种口吻和说辞,与她平常完全判若两人。
  长吸口气,铁无情道:“姑娘也是要来杀我的杀手……”
  点点头,黄衫少女笑道:“不错。”
  铁无情闻言之后,突然仰天一声长笑,此时此刻忽然觉得人的际遇好堪怜,昨日的美好,换成今日的杀机,谁又想到这位温文儒雅的少女会是位无情的杀手。
  黄衫少女见他忽然一笑,微微一愣,道:“你笑什么?”
  铁无情轻叹一声道:“人,真可怜,我们才认识,却又要互相仇杀,这际遇只怕是我俩独有的感受,姑娘,动手吧,我真替我们的际遇难过……”
  黄衫少女双眸睁得好大,一脸迷漾的神情微怔的望着铁无情。
  半晌,她才缓声道:“你不问问我的名字?”
  叹息一声,铁无情叹道:“相识不如不识,那样会更令人伤感情,姑娘,我知道你要杀我,一定有杀我的理由,但,我决不会相信你会是个杀手……”
  只见黄衫少女全身忽然泛起连串颤抖,她原本红艳透明的脸靥,此刻倏忽间变得苍白,苍白得有些怕人。
  铁无情心中一动,道:“你不舒服……”
  黄衫少女心弦颤了颤,连忙道:“没有……”
  铁无情淡淡地道:“如果你不舒服,咱们就不要动手了。”
  雪花和尚是何许人,他一眼就看出影子姑娘和铁无情之间有着某种不同的关连,否则,以影子在道上的行情,就是天塌下来,他也不会色变。
  雪花和尚嘿嘿地道:“影子,咱们是不是要闪(散)—一”
  影子这名字一落入铁无情耳里,他的心里真如雷雨般的那么震惊。
  江湖上最有名的杀手影子竟会是个女人,此人不但是个女人,还是个美丽的女人,怪不得那日一别之时,她自称是黄影子,原来她是告诉自己名字。
  屋里的锥子和蝎子更是大吃一惊,他们在杀手这一行里浪迹了很多年,深深知道影子在他们这一行里的行情。
  那可说名气之响,手段之厉,连他们从事这一行的人都咋舌不已,自己当家的,今日遇上了这个女煞星,顿感有股沉重的压力沉在心中。
  蝎子凝重的道:“当家的要小心……”
  哈娃娜焦急的道:“那怎么办?”
  虽然,她对铁无情的武功那么有信心,可是由影子的眼神里,由铁无情的表情里,女人最敏感的问题顿时掠过她的心头。
  她是女人,她知道一个女人思慕一个男人时,脸上的表情,眼里的神色,都会有种特殊而异样的神色。
  她忽然觉得骇怕起来,骇怕那种可怕的事情发生……
  蝎子可不知哈娃娜心里想些什么,道:“顾不了那么多,如果当家的真有什么不测,咱们拼了中了十神露的毒,也要抢救他……”
  仅这几句话间,黄衫少女已将头一甩,道:“雪花,你当我是什么人了,虽然我不愿和这样的一个人为敌,可是,我干爹的仇却不能不报,姓铁的砍了我干爹,我也一样要砍了他……”
  雪花大笑道:“好样的……”
  铁无情一震道:“你干爹是谁?”
  影子面上一寒,道:“穷神老爷子……”
  铁无情仰天一声大笑,他做梦也没想到穷家帮的当家老爷子穷神有这么一位标致的干女儿。
  他略收笑声道:“我终于明白你为什么要杀我了……”
  影子冷冷地道:“明白就好,你准备出手吧。”
  铁无情此刻将全身罡气发动的鼓鼓如风,他虽知道罡气最耗真力,但,面对着这样高绝的敌手,他根本没有选择的余地,剑已缓缓驭起。
  影子那身黄衫在风中飘动,她缓缓从身后解下了一柄细薄的长剑,那柄剑没有冷颤的寒芒,却泛射着一片黑乌乌之色,剑尖已斜指着铁无情。
  铁无情凝重的道:“请吧。”
  影子冷冷地道:“注意了,我的剑是不会留情的……”
  影子的身子真快速,那柄黑剑只不过是略略一抖,已挽起七个剑花,七个不同的方位,几乎封住了铁无情所有的退路。
  每一剑都是可虚可实,让人不知道到底那一剑是她真正要刺出的部位。
  铁无情真没想到一个豆蔻年华的少女,居然能把剑法练是这样专精,能在抖手间,发出这样凌厉的剑法,他哪敢稍存丝毫大意,在七朵剑浪临近身体的刹那,他的剑也斜翻了出去,正好对付了那七朵剑浪。
  影子似乎已知道这一招绝难得手,铁无情的剑才劈出来,她的人已不见了,已绕到铁无情的身后,一连十三招,那么快厉的攻了出去。
  铁无情的反应也够快,他凭那敏锐的反应,人在长剑劈出落空的刹那,他突然一个大旋身,长剑迎着影子的十三剑,连着点出八剑。
  两人都采取了以快制快的打法,只见两剑叮叮而响,在瞬息间,已互相攻出了三十余招。
  “突然——”
  铁无情的身子一个踉跄,身形忽然一缓,虽然这仅是一个很小的意外,但,对一个超绝的剑手来说,那无异是稍纵即逝的好机会。
  影子姑娘哪会轻易放弃这难得一见的机会,连着两剑劈了出去。
  这两剑又快又狠,几乎不给铁无情有还手的机会。
  铁无情处在这样危机的情况下,倏地跃身而起,长剑化着一缕白光,迎向对方的长剑——
  当——
  两人的身子在极短的时间内分开,影子姑娘的黄衫已被划开了一道裂缝,但铁无情却仿佛全身无力的僵立在那里。
  影子冷冷地道:“你中毒了!”
  的确,在那激烈的剑声中,他的罡气有了减弱之象。
  当他准备再运功之时,十神露的毒已乘虚而入,他在不知不觉中中了它的毒。
  铁无情点点头道:“姑娘果然厉害,居然能让我中毒……”
  影子冷冷地道:“你还能再斗么?”
  铁无情长笑道:“虽然中了毒,姑娘有兴趣,我照样奉陪……”
  雪花和尚嘿地一声道:“这是机会,姑娘,千万别放过他……”
  影子瞪了他一眼,道:“我自己知道该怎么做,哪需要你来提醒我!雪花,咱们只是合作,我却不必听命于你……”
  雪花和尚嘿嘿地道:“姑娘,咱们既是合作我和尚就有提醒姑娘的义务,姓铁的中了十神露,那就表示他已没有再博斗的能力,这种机会哪能白白放过一一一”
  影子哼地一声道:“我曾说过什么?”
  雪花和尚一呆,道:“他由你处置……”
  点点头,影子冷冷地道:“你还能记住这点,那就好办多了,当初咱们曾约定过,姓铁的由我负责,人也由我处置,至于他那帮子弟兄,那要看你的了……”
  雪花和尚对这位姑娘仿佛有很大的顾忌,面上虽有不悦之色,却不敢发作出来。
  气得一跺脚,道:“好,我对付屋里的那几个……”
  锥子失色道:“不好,咱们当家的中了毒……”
  蝎子跺脚,道:“锥子,咱们必须把当家的弄回来,我已算过,如果你我在一个翻纵间能将当家的抢回来,咱们也许不会中了十神露的毒—一”
  锥子道:“不管中与不中,蝎子,你负责抢人,我负责攻击影子,咱们不论生死,一定先把当家的弄回来——”
  哈娃娜焦急的道:“我也去。”
  蝎子怒道:“哈姑娘,现在不是谁去谁不去的问题,而是如何把当家的抢回来,你守在这里,只要给我们接应就好,咱们铁鹰兄弟总不能全栽在十神露下……”
  哈娃娜眼里含泪,哪晓得蝎子和锥子根本不给她有说话的半点机会。
  两个人已如幽灵般的向屋外射去。
  锥子的剑又快又利,先劈向站在铁无情旁边的雪花和尚。
  雪花和尚没想到锥子会先发制人。
  他大笑道:“送死的来了。”
  蝎子已发动了攻势,根本不管锥子的情形如何,人一射出,照着铁无情落去,伸手抓住铁无情,往退路跃去。
  在蝎子想像中影子姑娘必会翻剑阻拦,谁知影子姑娘仿佛没有感觉一样,任他将铁无情带去。
  雪花和尚一见大震,道:“姑娘,拦下他们……”
  仅这一疏神,锥子那会恋战,一移身,人已随着蝎子身后,射回屋里,那动作真快真速。
  雪花和尚怒道:“姑娘,你这是什么意思?”
  冷冷地,影子道:“有什么不对?”
  雪花和尚顿足道:“姓铁的明明已落在咱们手里,你为什么要他们将人救回去,姑娘,你只要一出剑,那个蝎子准会躺下,我真不明白,你怎么会突然心软了。”
  影子姑娘哼了声道:“你还怕他们跑了不成,别忘了十神露的天池老人的独门法宝,锥子和蝎子虽然行动快速,毕竟还是中了毒,他们只要把铁无情弄进了屋子,保证人人中毒……”
  雪花和尚一呆,拍拍那个光秃的和尚头,道:“我怎么没想到这点——”
  影子冷笑道:“你笨——”
  雪花和尚此刻眼见铁无情和那些手下个个中毒,心里当真一乐。
  他的手在挥动,站在远处的黑衣汉子已蜂涌般向这里扑来,将这间大屋团团的困住。
  哈娃娜脸色苍白,铁无情已柔弱的坐在地上,这正是十神露中毒的现象。
  她焦急的道:“我必须找到我爹……”
  她知道七绝神君是唯一研究过十神露之毒的人,虽未必能解,至少他让这种毒发作的慢一点,或者不让它继续恶化下去。
  铁无情叹了口气,道:“兄弟你俩太傻了……”
  蝎子颤声道:“只要能救回当家的,哪怕是……”
  铁无情苦笑道:“你俩错了,虽然你们把我抢回来了,可是却正好中了影子姑娘的诡计,她知道,你们只要一踏出这屋子,就会和我一样的中毒,十神露的毒,除了天衣老人,天下无人能解,眼前,你俩只怕已经和我一样,如果他们发动攻势,咱们如何去低抗他们……”
  仅这几句话间,蝎子和锥子的脸色已呈现出一片青白之色。
  锥子暗一运气,满面惊色的道:“我中毒了……”
  屋外传来雪花和尚的不屑笑声道:“铁鹰兄弟听着,你们当家的已中毒了,现在,我要你们通通出来向我投降,我雪花和尚也许念在佛祖的份上饶你们不死,除了姓铁的例外……”
  屋里这些铁血汉子闻言之后,个个怒发直竖,大眼睁得很大。
  虽然当家的栽了,他们却只觉气愤填膺,热血沸腾,个个扯出了刀剑,准备和屋外的人拼了。
  铁无情冷冷的道:“全部不准动手……”
  那些老兄弟闻言一怔,这话由他们当家的嘴里说出来,着实太意外了。
  他们兄弟个个都是肝胆相照,哪个都是悍不畏死的好汉子,谁又在乎如何的死,当家的突然不准他们动手,那不是比杀了他们还难过……
  其中,有个叫吴汉生的汉子,道:“当家的,我们不懂……”
  铁无情叹息一声道:“他们的目地只是我,你们就是拼了也挽不回今日的颓势,为了铁鹰兄弟不能全落在对方的手里,我会和他们谈条件,你们……”
  所有铁鹰兄弟俱变了颜色,他们各自互相瞄了一眼,几乎在同时的叫道:“当家的!兄弟们生死与共,谁也不会独活着——”
  这一刻,四周的黑衣汉子在雪花和尚的指挥下已冲向屋里。
  窗子上,大门上,俱已挤满了黑衣汉子,锥子虽然中了毒,但,那毒尚未完全发作。
  他怒吼道:“杀!”
  那个杀字一出口,屋里的铁鹰兄弟哇地冲杀过去,顿时,屋里屋外厮杀起来,血光四处崩现,惨叫之声不绝。
  铁鹰兄弟个个俱在拼命,出手之恨,还真将屋外的那些黑衣高手暂时击溃。
  蓦地里一一
  寂寂黑夜中传来一连串密骤的急速蹄声,眨眼间,黑夜里,二十四名红袍高手在陆大先生的率领下狂奔而来。
  这些人手里俱握着火油火把,熊熊之光将四野照得通明。
  影子姑娘冷冷地道:“陆大!你这是干什么?”
  陆大先生嘿嘿地道:“姑娘!铁无情和他那班子兄弟已困死在大屋里,咱们只要给他们一把火烧它个精光,不浪费一兵一卒,岂不是省很多事!”
  雪花和尚嘿嘿地道:“陆大!还真有你的,这招可想得妙!”
  陆大仰天大笑,道:“你看我的,我要他们全变成红烧鸡!”
  此人心肠甚毒,一挥手,二十几骑已挥舞着火把,驰着绕向那栋屋子,立刻有人向屋上浇着火油,熊熊的火炬如散射的箭,已扔向屋顶。
  火!一触即燃的冒出了烟一—
  一蓬浓密的烟已把那栋大屋罩住,四处有人被呛得咳嗽起来,屋子里的铁鹰兄弟已有人受不了,向外面冲出——
  雪花和尚大叫道:“出来一个宰一个!”
  他们在以逸待劳的守候着,两个铁鹰兄弟的头才伸出来,已被外边的刀剑砍了下来,这种危机的情势,立刻使屋里的人全呆住了。
  锥子长叹道:“真想不到咱们的兄弟会死在这屋子里!”
  铁无情大笑道:“那也好!至少咱们还能葬在一块!”
  此刻大伙虽在烈火的烤烧下,但,那火势还没烧过来,浓烟虽然呛得他们喘不过气来,却无人想到逃生这两个字,因为他们知道十神露的毒已完全发作了。
  陡地,黑烟中有人道:“你不想活了么?”
  随着那浓密的烟雾,铁无情在昏沉中,蓦见是那位影子姑娘。
  她真是人如其名,身法之快,若如影子,怎么进来的,连铁无情都没有看出来。
  他冷冷地道:“姑娘是要杀我?”
  影子冷冷地道:“在这种情况下杀你太没有格调了,我最不喜欢乘人之危,更不喜欢在不公平的情形下取得胜利,不过,你却是我一生中少见的敌手,杀了你我会难过,姓铁的,杀你是必然的手段,不过都是公平的决斗——”
  摇摇头,铁无情道:“好气魄,姑娘!如果铁某人今日能幸脱此劫,当会和你做一次公平的交手,毕竟,你是位真正的高手!”
  影子姑娘突然笑了起来,道:·
  “我会给你机会!”
  一抖手,一个绿玉瓶子射向铁无情,铁无情接在手中一愣,道:“这是……”
  “解药!”
  空中只有这两个字,影子姑娘人已消逝。
  铁无情心里一阵激荡,他做梦也没想到这个欲置他于死地的女人,会将解药送来,在这种情形下,他已顾不得多想了,拔开玉瓶,倒出一颗颗白色药丸,分给了蝎子和锥子,道:“快服下!”
  锥子犹疑的道:“当家的,万一这是毒药……?”
  铁无情大笑道:“咱们已经是快死的人了,还怕什么毒药?兄弟,姑且相信她一次,影子之名可不是那么容易得来的,她不会轻易的毁了她的名声!”
  一仰头药已入了口,哈娃娜夺过那个瓶子闻了闻,立刻分给了屋里每个人。
  她忍着浓烟的呛咳。道:“含一颗嘴里,此丸不但是解药,还可防止中毒,真想不到那女人的心肠还不错,没有乘危追杀我们……!”
  十神露发作得快,解得更快,天衣老人的解药真如神丹一样。
  铁无情顿时精神陡长,功力立刻恢复了。
  他双目寒光一涌,道:“兄弟,该咱们复仇了!”
  屋外影子姑娘虽然仍然站在寒地里,宛如一尊石像的望着这边,但,她脸上已浮现出一丝诡秘的笑意。
  火势加上风势,那屋子已全在火海之中。
  雪花和尚嘴上立刻泛起了狞笑,他不相信那班子铁鹰兄弟能藏在屋里不出来。
  他已张了网,只等鱼儿上钩。
  陆大先生更是得意这一次他总算解了心头之恨。
  影子冷冷地道:“这里就交给你们吧,我不喜欢看这种场面!”
  陆大得意的道:“姑娘!火烧铁无情,那可是难得的机会!”
  影子嘴角上泛起一丝冷笑,人已缓缓而去。
  谁也没有注意她临去的那一抹笑容,谁也不知她私下里已和铁无情会过了面,更不知道他们将有了更彻底的失败——
  影子的身影很快的消失在寒露里,风在啸——
  火舌已吞噬了那间大屋,四处已有人向外冲了,那是铁鹰兄弟。
  陆大先生的脸色开始凝重了,虽然他知道毁灭姓铁的一刻已经到来。
  他还是凝重的道:“陆家庄的弟子注意,今夜不准放走一个铁鹰的弟兄,杀一个黄金十两,逮了铁无情黄金百两,蝎子和锥子各五十两……”
  此话从黑夜飘了出去,字字句句那么有力,场中二十几位红袍汉子全是陆家久经训练的高手,闻言之后,个个精神抖擞、杀气迷漫,毕竟,黄金的诱惑太令人着迷,人人都守在最有利的位置,准备抢先出手。
  红袍汉子想争头功,黑衣汉子更不怠慢,因为他们代表着林家和范家,他们两家自是不甘示弱,雪花和尚已将赏金颁布了出去,决不输给陆家,重赏之下,人人都是勇夫,这一刻谁也不肯让谁抢了先机。
  勇气能破百劫,铁鹰兄弟凭了那股拼死的勇气终于露面了,在铁无情的领导下向屋外踏出来了,在他们身后,浓烟密布,火焰高涨,他们在这种情形下终于弃守那栋大屋子,所有围堵的人都紧张起来,虽然他们全中了毒,还是让这些人提心吊胆。
  陆大紧闭着嘴唇,道:“雪花大师……”
  雪花和尚的脸也在绷着,嗯了一声道:“什么事?老陆……!”
  陆大先生紧张的道:“他不是中了毒么?”
  雪花和尚一震,道:“不错!”
  陆大先生阴沉沉的道:“中了十神露而能走出来,这似乎不太可能的事,你看姓铁的,站得还是那么笔直,不像是中毒的样子!”
  雪花和尚嘿嘿地道:“十神露绝毒无比,没有解药,谁也治不好他,除非有人送了解药,不过,嘿嘿,那种机会太小了!”
  陆大心里一宽道:“那好,咱们去宰了他!”
  此刻,数十个红袍汉子和黑衣汉子已在一阵呐喊中冲了过去。
  铁无情仰天一声大笑,道:“兄弟,杀吧!咱们报仇的机会来了!”
  蝎子当先冲出来,道:“当家的!你去收拾那个和尚,这里由我们!”
  他的剑真利快,一抖剑,已有两个黑衣汉子穿了胸膛,鲜血如泉水般的涌出来。
  那悍烈的剑势全随着他身后的兄弟精神大震,纷纷挥剑杀去。
  雪花和尚一愣,道:“怪不得铁鹰兄弟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闯出这么大的名声呢,他们虽然在恶劣的环境下,依然有这么神勇的斗志,真不是普通人能办到的!”
  陆大心底一沉,道:“你看他们哪像是中毒的样子?”
  话未说完,铁无情已如一只翔翻在空中的大鸟向他俩疾掠而来。
  雪花和尚的手掌一合,惊声道:“他还能动手……”
  铁无情人在半空,长剑已疾劈而落,道:“雪花,你没有机会了!”
  雪花和尚蓦见一片光暴闪而来,人已疾移而闪,他故意移向陆大先生的身边。
  陆大已抖剑劈了出去,道:“雪花,干了他!”
  铁无情已动了杀机,脸上那股寒霜已令雪花和尚心颤胆寒的有了惧意。
  陆大那一剑可说是快速已极,谁知铁无情连看不看一眼,冷剑已划了过去,硬将陆大那一剑给砸向一边。
  雪花和尚双掌翻飞,股股强劲的掌劲罩向铁无情,而陆大更是拼命的连着挥出去八剑—一铁无情处在两大高手的夹攻下,居然面不改色,他身子连着跃,先避过雪花和尚那浩强的掌劲,剑刃突然一个回转,光刃在挥动间流闪。
  陆大的眼睛在强光中居然看不出何处是剑、何处是影,他只觉自己的小腹上如被割开了的刺痛,在惨叫声中,他的肚子给挑开了,连肠子都给翻了出来。
  陆大颤声叫道:“雪花!救我……”
  雪花和尚那份惊骇简直不是笔墨所能形容,他简直不相信铁无情中毒之后还有这份威力,轻易的挑了陆大先生。
  他吓得急速而退,颤道:“你不是中毒了?”
  铁无情用剑指着雪花,冷笑道:“不错!我是中过毒,不过,毒已解了!”
  雪花和尚大叫道:“我不信!除非天衣老人亲来!”
  铁无情冷冷地道:“他是来过了,不是他本人,却派了个人!”
  雪花和尚脸色迅速大变,他身子连着旋了七旋,人已退出三丈之外。
  厉声道:“姓铁的!我会查出来的,你等着,我会再找你!”
  仅这三两句话的空间,人已在七丈之外,铁无情满脸不屑的一笑。
  他高声道:“记住!没有下次,你还是躲远点——”
  陆大先生给劈了,雪花和尚跑了,剩下的那些汉子已知道事态的严重了。
  他们奔走、逃逸着吼道:“兄弟,别拼了,咱们快逃命吧!”
  遍地血腥,都是尸首,这一仗是酷厉的残杀,铁鹰兄弟死里逃生的情况下,个个拼命,那昂扬的勇气,愤烈的情潮,使他们的杀意浓烈,刀刀见血,剑剑夺命,陆家和林家的手下死伤得太多了,屠一刀服了解药,已恢复了精神,他憋了一肚子气而不能参与这么惨烈的盛会,始终认为是件憾事。
  他吼道:“妈的,我老屠居然没有赶上这个场面!”
  铁无情呵呵地道:“老屠,你又何必那么呕,机会可多着呢,以往咱们都处在挨打的地位,这几个令人可恼的东西,处处想毁了我们,打击我们,我们不能再被动,我们要立刻出击,休养几天,有机会让你杀个够!”
  老屠一扬眉道:“那就好,否则我出不了这口气!”
  长叹一声,铁无情叹道:“这次咱们能转败为胜,真亏了影子……”
  老屠一呆,道:“那女人可厉害的紧,她如果不离开,咱们的损失将不知增加多少,当家的这样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哈娃娜忽然冷冷地道:“人家可是当家的红粉知己,偷偷送来解药……”
  话中有话,语中含醋,谁都听得出来,酸溜溜地、直滴心坎,屠一刀是个老粗,闻言禁不住呆了呆。
  哪知铁无情情绪黯然的道:“咱们的确欠了人家!”
  一瞪杏眼,哈娃娜道:“你只知道欠了人家,别忘了,人家还会向你索命!她救你,并不是特别对你好感,而是她不想用这种方式杀你,她要很公平的解决掉你!”
  点点头,铁无情道:“我明白!”
  哈娃娜今日一反常态,道:“明白就好,千万记住,对敌人的仁慈,就是酷厉自己,她这也是一种手段,正是要你欠她什么,然后,她会慢慢的向你索回这些欠债,那正是表现她能力的地方!”
  别看哈娃娜平日不甚爱说话,此刻话匣子一开,便句句锋利,字字能响,令人对她有种刮目相看的感受。
  铁无情眉头一皱,道:“整理队伍,咱们出发了!”
  连他自己都不明白为了什么,脑子里思思念念都是黄衫少女的影子,他想拂掉这缕思维,可是,她却如一个看不见的幽灵一样,一直在他眼前晃动。
  蝎子将人数点清之后,道:“当家的,咱们要出发了!”
  铁无情嗯了一声道:“派出兄弟,我要林善和范老六的脑袋!”
  雪飞狐、陆大已经伏首,而范老六和林善却始终轻易不露面,对铁无情来说,他们只要存在一天,那仇恨便如啃噬他内心的一条毒蛇,使他日夜都不能安枕,想想父亲惨死的情形,他眼里顿时散射着那股无法消逝的恨意——
  蝎子恭身道:“当家的放心!不出三天,必有消息!”
  点点头,铁鹰兄弟在当家的统领下,数十个兄弟向苍茫的阴影中迈进,在他们的身后,尚传来声声鬼啾般的嗥叫,那种无奈的惨叫……
  西阳山神庙。
  那是座已破落颓毁的山神庙,是穷家帮设在西阳的分坛,这座山神庙外表虽然已破败不堪,但庙里已收拾得一尘不染,穷家帮弟子一大早就派人将这里打扫得干干净净,西阳山各路山径小路,全有穷家帮的弟子来往,这是他们穷家帮要在这里举行秘密会议,不容一个外人参与,所以事先全加派了人手,严防有外人闯入——
  而在入口外,每处可登山的道上,都在路边放了一只破碗,碗里盛了点残饭,然后,在碗里插了一根香,这是穷家帮的规矩,只要有秘密集会,破碗插香头,只要在道上跑过,混过、或听过的江湖朋友,都会远远的避开,那是告诉他们穷家帮在这里办事,没事者请回避,免得惹了麻烦。
  今日,西阳山各路口都放了破碗,也插了香头。
  日头刚刚升了起来,满山的云雾已渐渐散去,草梗间的寒露尚泛着晶莹的露光,自各山道口已见穷家帮弟子,三二、两两的向山神庙行进,穷家帮有数十年的历史,辈份高低,划分得很明显,每个进山神庙的汉子都是极有身份的人,依照顺序站立在自己的位置上。
  晌午刚过,有资格进山神庙的人已差不多全到了,没资格或辈份低的,全坐在山神庙的四周,虽不敢高谈阔论,但都在私自低语。
  仿佛,穷家帮已发生了大事……
  当——
  那是穷家帮的破锣,别看只是一面破黄铜锣,却是数代相传的破锣,在这面破锣的后面,代表着帮主的威严和地位,历代祖师,都在这面破锣下曲膝,锣声一响,所有在场的穷家帮弟子,全都恭身的肃立着,他们知道穷家帮的当家老祖宗到了。
  果然——
  不远处,六个破衫破裤的穷家帮弟子在前开道,两个穷家帮弟子抬着一个滑杆(即软轿,两个人抬的),穷神苍白着脸,面若黄蜡样的斜倚在滑杆上,一面破棉单子覆在他的肚子以下,而却没有看见他的脚露出来。
  四周的弟子已高声叫道:“帮主好!”
  穷神只是挥挥手,面上露出一抹苦涩的笑意,他一摇一晃的被弟子送进了山神庙……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