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追索
 
作者:柳残阳  来源:本站首发  更新时间:2019-05-15 13:57:15  评论:0 点击:

  第十一章 追索

  这间破烂潮霉的茅屋中,突然间凝聚了成形的杀气与悸动的火爆,甚至连桌上跳闪的烛光,也隐隐映幻着血红了……
  司马照胆并不在乎硬干一场,他原本便是打着这样的算盘而来,况且,正如他所说,哪一边吃亏或占便宜,彼此间早已心头有数了。
  自然,颜远翼也明白形势的发展对他们不会有多大个益处——如果现在就先拼个死活的话。
  他朝中间一站,向单佗暗暗使了个眼色,冷静的道:“大哥,你怎么也冲动起来了?此刻若是兴起阵仗,成败输赢且不去说,七妹第一个就得遭殃,刀把子捏在人家手里,不忍着点行么?”
  单佗粗声呼吸了几次,这才硬将一口鸟气咽了下去,他怨毒的瞪着司马照胆,一个字一个字的叫道:“姓司马的,如若你胆敢伤害我们七妹一根汗毛,我不生拆你这全身骨架子,我就不姓单!”
  司马照胆夷然不惧的道:“单老大,这却要看各位的行动而定了,你们不再回头打那票赎银的主意,易香莲即可活蹦乱跳的回来,否则,我想要答应你也只怕我那伙计不点头!”
  单佗吼道:“你还有什么伙计?”
  何小飞尖声道:“大哥,姓司马的那个搭档,是六扇门的鹰爪孙!”
  深深吸了口气,单佗和着眼道:“司马照胆,你可真越混越有出息了,竟替六扇门当起狗腿子来,我问你,你还有什么为我们江湖道上露脸增光的事没干?”
  司马照胆似笑非笑的道:“这是我个人的事,单老大,你在你的九禽会称字号,大概还管不着我这一段吧!”
  何小飞又在嚣叫:“不要脸,司马照胆,你替官家当爪牙,做帮凶,迫害江湖同道,正是倒行逆施,罪大恶极,祖宗的颜面,师门的规矩,全叫你丢尽掷光了……”
  嘿嘿一笑,司马照胆道:“你歇口气,何小飞,不必这么慷慨激昂,我的所行所为,犯不着向各位解释,若是我对,亦无须申辩,若是我错,自有公议,都不是各位能以裁决定论的,官府之内,并非皆乃贪吏恶役,正如江湖之中,也不是尽多任侠尚义之士一样!”
  颜远翼冷冷的道:“司马照胆,你不要指桑骂槐。”
  司马照胆道:“三爷,你又为何如此敏感?”
  白鹏奚邦赶忙打岔道:“你说个时间吧,司马照胆,什么时候把易香莲交还给我们?”
  想了想,司马照胆道:“在我把那笔赎银找回来之后——”
  奚邦接道:“总得有个期限不是?不能说你找上十年,我们便得等上十年!”
  司马照胆微笑道:“四爷,你别以为我养得起那只花孔雀,十年?光吃也把我吃垮了,不必打这么长远的算盘,我想至多也就是十天八天吧!”
  奚邦寒着声道:“那么,十天以后我们去大祥圩接人!”
  摇摇头,司马照胆道:“不,十天,或者用不着这么久,我把人送来这里。”
  单佗大声道:“如果你食言?”
  神色一沉,司马照胆道:“可惜各位并没有第二条路好选择,食言与否,全在我了;不过我先告诉各位,易香莲在我那里只是个累赘,我留置她的目的仅在于对各位有所钳制,你们别想豁了边,以为她还能顶个多大价钱!”
  单佗强压着怒气道:“到时候你把人交来就行,否则,司马照胆!你往后的日子就不会好过了!”
  司马照胆道:“我会记着你的话,单老大!”
  手抚下巴,奚邦忽然改变了一种语调:“司马照胆,依我看,你似是胸有成竹的样子?”
  司马照胆道:“阁下指的是什么?”
  奚邦慢条斯理的道:“当然是那些黑吃黑的朋友!”
  “哦”了一声,司马照胆道:“你的意思是说,我知道那些人是何方神圣?”
  奚邦颔首道:“不错,我正是这个意思。”
  怪异的一笑,司马照胆道:“你想岔了,四爷,我并不知道那些人是谁。”
  奚邦有些愠意的道:“只怕你是言不由衷吧?”
  司马照胆道:“四爷,事实上我不知道,你怎能用猜测来断定真伪。”
  哼了哼,奚邦道:“将来我们会查明的,司马照胆,不要把我们看成白痴!”
  向四周的一干瘟神们拱了拱手,司马照胆道:“告辞啦,各位,你们这厢闲着看蚂蚁上树,兄弟我却命苦,只怕有得奔波劳累的了……”
  奚邦眯着眼道:“其实,我们很愿相助一臂之力……”
  豁然一笑,司马照胆道:“心领,心领……”
  他正待离开,双臂刚向两侧平展,何小飞已突然出声:“慢着!”望向何小飞,他皱着眉道:“姑奶奶又有什么事?”
  何小飞悻悻的道:“我问你,你是用什么诡计跟我来到这里的?”
  司马照胆不由莞尔:“原来是这个,何小飞,这里头并没有什么玄妙之处,仅是一种心理上的下意识诱导以及一点小技巧的配合而已,我一再提醒你逃走的意念,又故意制造一个有利你逃走的机会,等到这个机会来临,你若不逃,那才叫奇怪……”
  何小飞怒道:“但是,你在离开我的时候,分明点了我的穴道……”
  司马照胆道:“这就是所谓小技巧的运用了,我当时只用了一般点穴手法的三成力道,功能仅可将你暂时制住,只要你—待挣扎逼气,自可解制,在你而言,会觉得是我的疏忽,是你的侥幸,其实正好相反,乃是我的侥幸,你的疏忽!”
  恨得几乎咬碎了下唇,何小飞白着脸道:“黑暗荒野中,你又是如何缀着我的?”
  司马照胆笑道:“这更简单,我乘你不觉当中,早就在你背后洒上一把磷粉——这玩意我一向随身携备,它的功用相当不少,譬如说在黑暗里会发出荧光一类,而你的轻功不差,可惜我却更好,所以一路上吊下来,不愁会追丢了你……”
  何小飞自齿缝中吸气,她痛恨的道:“司马照胆,你如此整我,我永远忘不了……我会十百倍的报还于你,我会让你辗转哀号,生死不能……”
  司马照胆和悦的道:“等到那一天,那一刻再说,何小飞,现在未免言之过早了。”
  单佗冷峭的道:“并不早,司马照胆,你心里存个底,等到事情临头,你才不会觉得过于突兀。”
  司马照胆漠然道:“单老大,你们千万也要记牢,我是不大好相与的,一旦惹翻了我,对各位而言,怕也不会是桩太愉快的事!”
  双眉紧拢,阴影掩罩着单佗火毒的双眸,他坚定的道:“九禽会向来不受任何人的责辱、嘲弄,以及恫吓,这些,你都占全了,所以我们不会与你甘休的,司马照胆,或许不是今晚、不是明朝,但那一天也远不了!”
  司马照胆平淡的道:“你们从香山的老盘卷来此地,总也希望另扎根基,或者重起炉灶,至少,也有个满捞满盆钵的打算——只要你们不招惹我,单老大,这个心愿便很可能达到,反之,我敢说你们会不会再回香山都是问题了!”
  单佗沉缓的道:“司马照胆,人有傲骨是好事,但狂得离了谱,就近乎愚昧了,你把你自己抬举得也太可笑了!”
  黑雕齐向川暴戾的道:“我们迟早会试上一试的,大哥,便由他自我陶醉吧。”
  赤鹫雷超风更是迫不及待:“最好现在就同这杂种豁开来干!”
  司马照胆揺摇头,道:“不慌,各位,不慌,且等你们不须再有顾忌的时候再说——等易香莲回来之后,岂不是更热闹?”
  于是,在九禽会这些人的怒目瞪视下,司马照胆再度两臂平伸,只见他微微振压向下,人已有如一只冲天的鹰隼,乍升即冥,宛若业已腾入九天之上。
  茅舍内,寂然无声,单佗呆呆凝住着顶端那个司马照胆飞逸而去的破洞,不由兴起了一种错觉,那个破洞,似乎越变越大,越来越深,他竟感到莫大的吸力,似乎要被吞噬进去一般……

×      ×      ×

  四海浪迹的豪客,到底要比局处一隅的地头蛇在见闻上要广博得多,也繁杂得多,不错,司马照胆知道那五个蒙面客的来历及出身。
  在江北一带专门以一式矛尖斧与银锥盾为兵器的江湖人物,只有甜泉镇的小五虎五个同门师兄弟,正巧,他们也都是绿林黑道之属,要说干这种黑吃黑的把戏,对他们而言,不算是什么离谱的事。
  司马照胆与甜泉镇的小五虎并不相识,只是听得个传闻,但他和这小五虎师父却早就有过交识,而问题便也出在这里。
  小五虎的师父,早年在宫廷里当过太监,自然“那话儿”也不能违例的阉掉了,举凡太监出身的人,心理上总有点不大正常,免不了心性窄,好猜忌的毛病,生理上也就特别透着一股娘娘腔,小五虎的这位尊师,这些习惯都有,而他为了掩饰自己的缺憾,更着意强调他表面上属于男性英伟阳刚的气质,因此便益发弄得四不像之外,进而养成了他那骄狂跋扈,蛮横无理的习气,不仅反复易变,疑神疑鬼,连人们多看他一眼,他也会琢磨上半天,又经常想岔了,麻烦便由此而生。
  六年以前,司马照胆在一个七家镖局子的盟会上,便与这小五虎的师父有了初识,当时他不知这位仁兄的出身,酒酣耳热之际,无意间谈及军中战马远戍塞边之前的阉割问题,而毫无牵扯性的一句话,居然引起了小五虎师父的愤怒,当场便与他闹了个颇不愉快,幸而做主人的出面打圆场,双方才没有形成僵局。
  司马照胆认识小五虎的师父,便在那时,而他对小五虎几个的印象特深,也在那时,因为这五个兄弟当场都在,他们更帮着乃师摆出了阵仗——一式的矛尖斧加上一式的银锥盾。事后,司马照胆曾仔细询问过他们的来历,是以他知道这五个人的根由,江北地区,似此等调调者,仅有这“独家招牌'小五虎的师父,人称“粉面无常”曹少儒。
  现在,司马照胆便是前往甜泉镇去拜访这粉面无常曹少儒,他当然明白,这也不会是一趟愉快的旅程。
  甜泉镇隔着大祥圩约有三十里地左右,并不算远,但这个地方,原未包括在司马照胆的行程以内,若非出了这个意外,恐怕司马照胆下辈子也没有兴趣去走上一遭。
  近午时分,他已进了甜泉镇在这里,曹少儒可真是响叮当的大人物,只要随便找人一问,就很容易找着这位甜泉镇上坐地大爷的府邸。
  房子是相当够气派的品字形建筑,石砌的院墙,挡不住里面那着意夸张的飞檐拱脊,碧瓦朱栏,宽厚的黑漆大门上钉着浮亮的兽环一对,九级青石台阶上窄下阔的朝两侧铺出,似是向过往的人们做着无声的炫耀,甜泉镇上,可再难找出相似的第二户人家了。
  为了行动方便,司马照胆没有骑马,纯是劳动自己两条尊腿奔波了这几十里路程,他心里有数,想要回这票银子,只怕光用嘴巴是济不上事了。
  非常温文又有礼的,他轻叩着黑漆大门上的兽环,而里面的人也并没有使他久等,当他叩环三次,门已无声启开。

相关热词搜索:义劫

上一篇:第三章 施计
下一篇:最后一页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