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怪尝佳酿 远赴长安城
 
2020-08-04 10:18:28   作者:龙乘风   来源:龙乘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唐竹权早就站在练武厅的中央。
  卫空空不甘示弱地冲出,两人果然交手起来!
  唐竹权的五绝指法,天下无双。
  卫空空的砍脑袋剑法,威震江湖。
  这一战打起上来,应该非常可观。然而,他们的“拼命”却是徒具姿势,并非生死相搏。
  他们越战越远,顷刻之间,竟然混战到那条短窄的走廊。
  龙城璧与简天痴相视一笑,也大步跟了上去!
  就在此刻,走廊外蓦地传来一阵惨呼之声。
  只听得卫空空与唐竹权同时大喝,兵器交鸣之声响个不停。
  龙城璧与简天痴心里有数。
  唐、卫二人无故争吵,甚至动武,并不是喝醉,而是他们早已察觉到走廊之外,有敌人掩至。
  龙城璧、简天痴都是江湖经验老到之辈,一眼便看出在故弄玄虚,以内哄为名,却出其不意把敌人杀个措手不及。
  唐竹权身材胖大,骤眼看来,给人一种迟钝的感觉。
  但他刚到走廊,立刻就有两个黑衣人被他用五绝指法击倒。
  另外还有六个黑衣人,手持刀剑,扑向卫空空。
  卫空空目光如炬,一眼便已认出这六个黑衣人中,其中有三个人乃是横行陇北多年的“勾魂三魔手”。
  三魔手虽然用刀作为兵刃,但最厉害的还是他们的左手。
  他们往往以刀作为掩护,敌人只顾对付其兵刃,冷不防主要杀着,却是来自他们的左手。
  左手勾魂,穿心锁脉,是三魔手的拿手好戏。
  卫空空非常痛恨三魔手这种无恶不作的江湖败类,三年前几乎与他们火拼,但最后却给龙城璧劝了开去。
  龙城璧劝开卫空空,是因当时卫空空醉得很厉害,根本连剑都拿不稳。
  想不到现在勾魂三魔手竟然闯到这间豆脑店的后堂,卫空空自然不再客气,施展平生绝学与三人周旋。
  三年前卫空空喝得烂醉如泥。
  现在的卫空空,也有七八分酒意。
  但每当卫空空有七八分酒意之际,正是他发挥砍脑袋剑法威力最大的时候。
  飕!飕!飕!
  砍脑袋剑法来了!
  但这一次,卫空空并没有砍掉他们的脑袋,而是把他们三人的左手,全部砍了下来。
  唐竹权咧嘴大笑,道:“砍得好!”
  勾魂三魔手的脸色同时变成惨白。
  另外三个黑衣人,却极为凶悍,不顾一切的挥剑缠斗卫空空。
  卫空空剑锋抖动,虽然手中一柄长剑并非品质上佳的宝剑,但杀气之强烈,连站在三丈之外的简天痴亦深深察觉得到。
  简天痴看得不住点头。
  卫空空剑气如虹,十招之内,再把这三人持剑的右手全部砍断。
  六个黑衣人,相顾失色。
  勾魂三魔手的左手全部被砍断。
  而另外三个黑衣人,却被砍断右手。
  唐竹权大吼一声,把其中一个揪住,左左右右的,一连赏了他七八记耳光。
  这七八记耳光打得很重,这人差点就被打得晕倒过去!
  龙城璧背负双手,冷冷笑道:“店门外的朋友,为什么不进来喝一杯酒?”
  走廊外无人答话。
  简天痴嘿嘿一笑,道:“金蹄堡的总舵子,果然找上门来了。”
  唐竹权一手就把手上的黑衣人甩掉。
  龙城璧又冷冷的说道:“站在店门外的,莫非是金蹄堡的‘七大护法’?”
  走廊外仍然毫无动静。
  几个受了伤的黑衣人,包括勾魂三魔手在内,已纷纷退了开去。

×      ×      ×

  在这间平时完全没有人注意的豆脑店门外,现在已静悄悄的又出现了七个血衣人。
  这七个人的衣衫,本是雪白绸缎缝制的长袍。
  但雪白长袍,都已染上了斑斑的血迹。
  这些血迹,早已干透。
  这七个血衣人,显然与刚才那几个黑衣人同一伙的。
  龙城璧站在最前,按住唐竹权,不让他冲出去。
  忽然间,一阵清晰的马蹄声响起。
  三匹枣红骏马,竟然缓缓地从豆脑店门外,踱步内进,直达练武厅之内。
  这三匹枣红骏马,都有马鞍。
  马鞍上没有人,但却分别缚着三个竹篮!
  第一匹马上的竹篮,装满了珍珠。
  第一篮珍珠,每一粒都又圆又大,而且色泽光亮可人。
  而第二匹马上的竹篮,则盛载着一双制作精巧的玉马。
  而第三匹马上的竹篮,只盛载着一个方形锦盒。
  简天痴冷冷一笑:“哼!这算是什么意思?”
  三匹骏马之后,是七个血衣人相继随之大步而入。
  龙城璧目光一闪,道:“果然是金蹄堡七大护法都来了。”
  简天痴冷喝道:“尔等擅闯此地,分明不把老子看在眼内!”
  七个血衣人脸上皆无表情,彷彿完全没有听到简天痴的说话。
  突然之间,一阵长笑之声从走廊外传至。
  接着,一个朱衣金扇大汉,在一群黑衣武士簇拥之下,神气十足地傲然而来。
  龙城璧嘿嘿一笑,道:“‘富贵山庄’的朱庄主,竟然在金蹄堡中做了狗奴才!”
  唐竹权目中杀机倏现:“他就是去年在魔树坪外奸杀六名妇孺的朱五?”
  朱衣大汉冷哼一声:“唐胖子,久仰大名了。”
  唐竹权冷冷一笑:“朱五,你已到了罪恶贯盈的时候了。”
  朱五冷笑:“现在并不是打架的时候。”
  唐竹权道:“不是打架的时候?难道你是到这里来谈生意?”
  朱五沉吟片刻,冷笑道:“这一次你说对了。”
  龙城璧悠悠地一笑,道:“谈生意必须要有本钱。”
  朱五道:“朱某可不是做惯无本买卖的人,谈生意的本钱,早已准备妥当。”
  龙城璧身形忽起,彷似一只轻盈的小鸟,落在第一匹马的马背上。
  他俯身拾起几颗珍珠,眸子里闪出来的光芒,比珍珠的光芒犹更刺人眼目。
  龙城璧淡淡一笑,对朱五道:“光是这一篮珍珠,便已价值不菲。”
  朱五微微一笑,一双眼睛直盯着那些珍珠:“龙大侠是识货之人,当然不会看错。”
  龙城璧淡淡的说下去:“这一篮珍珠,一共是三百九十八颗。”
  唐竹权大奇:“你怎会知道得这样清楚?
  龙城璧含笑不语,静静地看着朱五。
  朱五的脸色,阴晴不定,终于强笑道:“龙城璧,朱某没有说错,你果然是个有眼光的人,一眼便看出这里有三百九十八颗珍珠。”
  龙城璧仍然一言不发。
  唐竹权忍不住再问:“为什么你会知道得这样清楚?”
  龙城璧笑一笑,道:“五个月前大名府巨富杨桐泽家中,被人强抢了一批价值连城的珍珠,数目不多不少,恰巧是三百九十八颗。”
  唐竹权总算明白过来。
  朱五的神态,立刻又回复平静:“无论这些珍珠的来历如何,总是价值连城的宝物,这一点大概没有错吧?”
  龙城璧点点头,道:“这句话说倒是不错。”
  说完这八个字之后,他又已飘落在第二匹马的马背之上。
  龙城璧拿起竹篮里的一匹玉马,看了半晌,忍不住赞口道:“果然不愧是西汉名匠的精心杰作,光是琢磨的工艺价值,就已在万两黄金之上。”
  朱五淡淡一笑:“好眼光!”
  龙城璧却叹了口气,道:“这一双玉马,本是陕西万柏谷谷主袁长青之物,但袁谷主现在已被埋葬在数千里外的一株枯树下。”
  朱五的脸色又变了。
  龙城璧冷冷一笑:“这件事龙某知道与你绝对无关。”
  朱五一怔。
  龙城璧又冷笑道:“凭你的力量,还不足以把袁谷主和万柏谷的长青八老尽数伏击毙命。”
  朱五冷冷道:“龙城璧,你的说话越来越不成体统了。”
  “不成体统?”龙城璧仰天长笑,笑声穿云裂石:“在下雪刀浪子,本来就是一个不成体统的人,你说这种话,简直等于白说。”
  朱五哑然,不再说话了。
  龙城璧又再飞跃到第三匹马的马背上去。
  这匹马背上的竹篮,盛放着一个方形的锦盒。
  锦盒很精致,里面放着的东西,不问而知,必然是极其贵重的。
  龙城璧也不客气,一手就掀开了这个方形的锦盒。
  这个锦盒一经打开,卫空空的脸色立刻变得苍白。
  锦盒里只有一条紫玉精制而成的玉鱼而已。
  玉鱼上有三个小字。
  卫空空虽然相隔得远,看不清楚玉鱼上面刻着的小字,但他早已知道这三个字是什么。
  这三个小字,就是刻着他自己的名字——卫空空。

×      ×      ×

  卫空空!
  玉鱼上雕刻着的小字,竟然是“卫空空”!
  当龙城璧看见了这三个字之后,先是一怔,继而恍然大悟。
  他已明白这一条玉鱼的来历。
  不等卫空空发作,龙城璧已首先拔刀从马背上俯冲而下,直指着朱五。
  “七层云雾峰珠玑山庄的薛三小姐在什么地方?”
  朱五笑了。
  他的笑,是属于皮笑肉不笑的一种。
  卫空空的长剑也已出鞘,他把身子拦在龙城璧的面前,对朱五说道:“阁下也许该知道,在下与薛三小姐的关系吧?”
  朱五狞笑着,道:“江湖上,又有谁不知道,薛惜瑶是偷脑袋大侠卫空空的未婚妻?”
  卫空空强忍怒气,道:“既然阁下知道这一点,劳烦相告一声,这一条玉鱼是从什么地方得来的呢?”
  朱五哈哈一笑:“快人快语,实不相瞒,薛三小姐已落入咱们的掌握之中!”
  卫空空双眉紧蹙:“如此说来,尔等来到此地,是冲着卫某人而来的了?”
  朱五笑了笑,道:“卫大侠果然是明白事理的人,朱某今番到此,并无别心,只想诚心诚意,与阁下做点买卖。”
  “买卖?”卫空空冷笑道:“什么买卖?”
  朱五突然把嗓子压低道:“咱们什么都不想要,只想要阁下的那匹猴子马!”

相关热词搜索:宝马奇缘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施展计中计 保存猴子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