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展计中计 保存猴子马
 
2020-08-04 10:29:41   作者:龙乘风   来源:龙乘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龙城璧,你一直都跟踪着我?”
  “不错。”
  “你为什么要跟踪我?”
  “在下有一个好消息相告。”
  严连玉冷冷道:“请说。”
  龙城璧道:“阁下希望得到血汗宝马,在下已把它拴在一间客栈的马厩内。”
  严连玉冷笑一声:“你以为严某是三岁小孩,会听你的胡诌?”
  龙城璧淡淡一笑:“在下今天滴酒未曾沾唇,毫无醉意,又岂会胡说八道。”
  严连玉一阵动容,但仍满腹狐疑,说道:“血汗宝马本是冷禅大师的爱驹,何以会落在你的手上?”
  龙城璧悠悠一笑,道:“难道你没听到方丈大师的说话?”
  严连玉道:“嘿!血汗宝马真的给人牵走?”
  龙城璧道:“不错。”
  严连玉道:“牵走这匹马的人就是阁下?”
  “你说错了,”龙城璧摇头道:“牵走这匹马的人,是梅桃李。”
  “梅桃李?”严连玉的脸色变了,目光一转,盯在冷禅大师的脸上:“你为什么会让梅桃李牵走血汗宝马?”
  冷禅大师叹了口气,道:“血汗宝马曾患上梅花毒癣,这件事严施主大概还不知道吧?”
  严连玉一怔。
  梅花毒癣是马儿的克星,一旦患上了这种毒癣,不出十天,就会浑身肌肉霉烂而死。
  这种毒癣,在苗、夷蛮族地带,较为多见,根本无法可治。
  严连玉厉声道:“大师此语当真?”
  冷禅大师忍不住冷冷一笑,道:“老僧之言,句句属实,岂会像尔等狂妄之徒,指鹿为马,肆无忌惮。”
  显然,严连玉昔才冒充雪刀浪子之举,已令到这位高僧大为反感。
  严连玉冷冷道:“就算血汗宝马患上梅花毒癣,又怎会给梅桃李牵走?”
  冷禅大师沉声道:“血汗宝马患毒发第八日,全身肌肉已开始霉烂,竟日哀鸣不已。”
  严连玉追问下去:“后来如何?”
  冷禅大师道:“佛门虽然戒杀,然而此马身受顽疾羁缠,无法治癒,痛苦不堪,老僧已决意将它毁灭,免使它遭受更多的痛苦。”
  严连玉一声咳嗽,目中露出疑惑之色:“既然如此,又与梅桃李何关?”
  冷禅大师叹息接道:“正当老僧准备动手之际,梅施主突然求见,说有办法可以把马治好。”
  “梅桃李能治马疾?”严连玉冷哼一声,“简直荒谬!”
  冷禅大师摇摇头道:“严施主言之差矣。”
  严连玉一愕。
  冷禅大师道:“梅施主虽然并非治马能手,但他却拥有治马癣的良方。”
  严连玉冷笑道:“梅桃李的本事不大,吹牛倒是吹得挺不错的。”
  龙城璧淡然一笑道:“这一次他并没有吹牛,血汗宝马身上的梅花毒癣,真的给他治好了。”
  严连玉哼一声:“现在马儿何在?”
  龙城璧道:“梅桃李治马之前,已向冷禅大师言明,医好血汗宝马后,这匹马便是他的。”
  严连玉道:“好不要脸。”
  龙城璧道:“非偷非抢,总比阁下恃强好得多。”
  严连玉一声冷笑,手中长剑一动:“梅桃李敲了一记竹杠之后,为什么这匹马又会落在阁下的手中?”
  龙城璧悠悠说道:“梅桃李知道阁下对于血汗宝马很感兴趣,所以付托在下,把这匹宝马让了给你。”
  严连玉目露怀疑之色:“他为什么要这样做?难道他不怕严某凭这匹血汗宝马,在马王大赛之中获得胜利?”
  龙城璧笑了笑:“在下以前从未见过梅桃李,也不知道他为人怎样,既然他托我办这件事,在下又何苦问长问短?”
  严连玉冷冷道:“你倒推得干净。”
  龙城璧道:“梅桃李费尽心思才把这匹马治好,当然不会白白的就把它双手奉送。”
  严连玉道:“这一点,早在严某意料之中,他有什么条件,不妨直说。”
  龙城璧道:“他的条件,就是要你切掉一只手指,无论是大拇指也好,食指也好,就算是尾指也不妨。”
  严连玉的脸色倏地一变!
  龙城璧淡淡一笑:“用一只手指就能换到一匹罕世难求的血汗宝马,着实划算得很,若是换上龙某有这种机会,就算割下一条胳臂,也是值得的。”
  严连玉冷笑一声,道:“梅桃李狡猾无比,严某若割去一指,只能换到一匹毒癣还未痊癒的病马,岂非贻笑武林,还要白白牺牲一指?”
  龙城璧正色说道;“这一点,阁下绝对可以放心。”
  严连玉双眉一扬:“你敢保证血汗宝马身上的梅花毒癣已痊癒?”
  龙城璧道:“绝对可以,在下可以保证,血汗宝马的梅花毒癣已完全痊癒。”
  严连玉听到这里,眉头一皱:“梅花毒癣虽已痊癒,倘若此马另有伤病,那又如何?”
  龙城璧道:“如有半点伤病,龙某愿以一臂赎罪。”
  严连玉嘿嘿笑道:“此语当真?”
  龙城璧傲然道:“在下既出此言,决无反悔。”
  严连玉沉吟片刻,突然剑光一闪,左手尾指已被削断。
  龙城璧一声喝采:“好!”
  严连玉神色不变,问道:“严某已削下一指,马呢?”
  龙城璧悠悠一笑:“还有一项条件,你还未答允。”
  严连玉这一次脸色变了。
  “龙城璧,你竟敢在这个时候耍花样,出尔反尔?”
  龙城璧淡然笑道:“刚才在下说的是梅桃李的条件,而不是龙某人的条件。”
  严连玉差点连肺都给气炸。
  但现在光火又有什么作用,事实上龙城璧一直都只是说着梅桃李的条件,至于他自己又有什么条件才肯把血汗宝马藏身之所说出来,倒是并未开口。
  严连玉强忍怒气,终于道:“好,你有什么条件?尽管说出来。”
  龙城璧淡淡的说道:“在下希望你马上释放薛三小姐。”
  “释放薛惜瑶?”
  “不错,这是独一无二的条件。”
  严连玉考虑片刻,毅然道:“除此之外,再无其他条件?”
  龙城璧道:“这个自然,总不成要了你的脑袋吧?”
  严连玉冷哼一声:“若明日放人,后天你就要把藏马的地方说出来。”
  龙城璧微微一笑,道:“那很好,在下就在玉马寺中盘桓两天,只要你放了薛三小姐,什么事情都容易商量。”
  严连玉道:“再问一句,血汗宝马的健康是否正常?”
  龙城璧面色一寒:“龙某早已说过,这匹马绝无伤病,健康绝对正常,你再问下去,岂不嫌太婆婆妈妈?”
  严连玉的脸色很不好看。
  他的左尾指被削断,早已扎好了伤口,流的血不算少,也不算太多。
  但他的脸色,却像个被砍下脑袋了的人。
  为了这匹马,他不惜牺牲一切。
  就算是真的要砍掉脑袋,他也要这匹马。
  他要在马王大赛之日,彻底击败金蹄追风和猴子马。
  他要夺取马王之王的胜利奖品。
  ——严连玉的目标,是上官美凤。
  ——但金蹄堡堡主石九烧全力支持严连玉,他的目标又是什么?

×      ×      ×

  正月十四日,雨后黄昏。
  踏着满径飘零散落的桃花,龙城璧又回到了长安城。
  他在玉马寺住了两天,吃了两天斋菜,喝了两天淡而无味的清茶。
  直到他得到了确切的情报之后,知道薛惜瑶已被释放,他才把血汗宝马的下落说出。
  严连玉知道了血汗宝马的下落之后,立刻就马不停蹄的赶路。
  血汗宝马已成为他最重要的目标物。
  龙城璧拜别过冷禅和铁禅两位大师,又匆匆策马回到长安。
  他唯一担心的人,是简天痴。
  简天痴隐姓埋名,在长安城里卖豆脑,但仍然秘密组织了一个帮会。
  这一个帮会,专门与恶势力作对,平时帮众练武,就在那间豆脑店后的练武厅进行。
  现在,简天痴中了八毒劲的奇毒,虽然凭着碧血灵芝丸暂保性命,但仍然未能痊癒。
  卫空空已修函派人送到医谷,要求许窍之调遣一两名老国手,前来营救简天痴的性命。
  原来简天痴中毒极深,不能捱受长途跋涉的旅程,否则卫空空早已把他送往医谷医治。
  龙城璧却在正月初五的时候,神秘失踪,连司马血和唐竹权都不知道他去了什么地方。
  他们当然没有想到,龙城璧和梅桃李搭上了。
  这件事,是梅桃李主动的。
  他已得到血汗宝马,同时也的确把梅花毒癣治好。
  当他知道金蹄堡中人要前往玉马寺夺马的时候,他立即找到龙城璧。
  他可以把血汗宝马交出来,使玉马寺避过一次浩劫。
  他唯一的条件,就是要严连玉自动砍下一根手指。
  连龙城璧都不了解梅桃李为什么出这种条件。
  最后,梅桃李伸出了他的左手,尾指竟然不见。
  龙城璧一怔,道:“难道你的尾指是给严连玉砍掉的?”
  梅桃李摇头:“不是他,而是我自己砍下来的。”
  龙城璧道:“啊!为什么你要把尾指砍掉?”
  梅桃李道:“两年前我曾与严连玉碰头,他说我假情假义,其实并非真心爱上上官美凤。”
  龙城璧道:“就是为了他这句说话,你就砍断了一指?”
  梅桃李道:“你觉得我很傻?是个傻子?”
  龙城璧叹了口气,摇头道:“你并不是个傻子,但却是个痴情汉。”
  梅桃李痴痴一笑。
  于是他就把血汗宝马的下落告诉给龙城璧。
  他从未见过雪刀浪子,但却对他相当信任。
  雪刀浪子虽然是个浪子,但在江湖上,他给予人的信心,却比许多徒具大侠之名的人,更加强烈得多。

×      ×      ×

  “如果你活在那一个时代,也应该相信龙城璧,相信雪刀浪子!”
  这句说话,是司马纵横说的。
  司马纵横,是一百二十年后的一代奇侠,也是猎刀的第四代主人。
  若干年后,有人拿龙城璧和司马纵横作一个比较。
  结果,他们发现龙城璧和司马纵横都是同一类型的人物。
  唯一不同的地方,是龙城璧只有一个唐竹君,也只有这一段恋史。
  而司马纵横却有三个令他毕生难以忘怀的女人,当然也有三段更复杂的恋情。
  没有女人的男人,固然可怜。
  拥有太多女人的男人,也并不一定值得羡慕。
  因为他们虽然艳福无边,却换来一辈子的烦恼、一辈子的头疼。
  单思痛苦。
  相思也痛苦。
  女人太多,又何尝不是一件痛苦的事呢?

相关热词搜索:宝马奇缘

上一篇:醉怪尝佳酿 远赴长安城
下一篇:佛门喋血战 断指换神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