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展计中计 保存猴子马
 
2020-08-04 10:29:41   作者:龙乘风   来源:龙乘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龙城璧刚回到了长安,就碰见了丁黑狗。
  丁黑狗是丐帮的三袋弟子,也是龙城璧的好朋友。
  丁黑狗立刻带了龙城璧来到一间杂货店。
  杂货店后有一条后巷,这条巷子又长又窄,而且弯弯曲曲,一直伸展到数百丈外。
  龙城璧足迹踏遍天下,但这种巷子他也从未见过。
  只见巷的两旁,都染满着干透的血痕,也有兵器碰凿遗下来的痕迹。
  丁黑狗道:“这是杀人巷。”
  龙城璧道:“杀人巷?这里经常有人在拼命?”
  丁黑狗道:“每年十余次总免不了,长安城里的人都有这种习惯,一旦要动武决斗解决纷争的时候,多半都会相约在这里动手。”
  龙城璧四下打量一番,道:“这是一条死巷,无论是谁困在这里,都只有死战一途。”
  丁黑狗道:“不是把敌人杀死,就是被敌人所杀,除此之外根本无路可走。”
  龙城璧长长一阵叹息。
  长安城是个美丽的大城。
  想不到在这种地方居然也有如此可怕的杀人巷。
  丁黑狗又接下去说道:“在这条杀人巷的尽头,有一座道观,唐竹权、司马血和卫空空等人都在那里。”
  龙城璧道:“不醉神翁的伤势现在如何?”
  丁黑狗道:“他快要完了。”
  龙城璧叹道:“想不到一代名侠,竟然葬身在尼庵之内。”
  丁黑狗一怔。
  龙城璧忽然脸上变得毫无表情,他不喜、不怒、不哀、也不乐,只是木然地盯着丁黑狗。
  丁黑狗给他目不转睛的看得有点毛管直竖。
  龙城璧缓缓的说道:“你听见我的说话没有?”
  丁黑狗道:“当然听见。”
  龙城璧道:“这条杀人巷的尽头,并非道观,而是尼庵。”
  龙城璧眼中闪烁着迫人在光芒。
  丁黑狗一凛。
  龙城璧忽然冷笑了一声,道:“你以为我不知道这条杀人巷的尽头是什么地方?你错了。”
  丁黑狗脸色一变,身子向后直退。
  龙城璧也没有追上来,只是冷冷地说道:“朋友,你疏乎了一件事。”
  丁黑狗道:“你……你误会了!”
  龙城璧淡淡道:“我没有任何的误会,丁黑狗脖子的左方,有一条刀伤疤痕,直伸展到右面胸膛,那是他去年与几个流氓打架时遗下来的痕迹。”
  丁黑狗一呆。
  龙城璧电光似的目光,直逼着他的脖子。
  他的脖子没有疤痕。
  “朋友,你究竟是谁?为什么要冒充丁黑狗?”龙城璧有点发怒了。
  “铮”一声响,风雪之刀出鞘。
  “丁黑狗”的脸,立刻就变成死灰之色。
  他想逃,但这是杀人巷,他已无路可走。
  他突然“噗”声跪下,高呼饶命。
  龙城璧眉头一皱,沉声叱道:“住口,别吭声,再叫一声,你以后想再叫也没有机会了。”
  假丁黑狗立刻住口,依然又跪又拜,要求龙城璧刀下留情。
  龙城璧没有动手杀他。
  这个冒充丁黑狗的人,显然是个第八流的草包货色,但他脸上做过的易容功夫,却显然是出自名师之手。
  虽然龙城璧已看出了其中破绽,但这一手易容功夫可堪称是第一流的。
  “你叫什么名字?”
  “柴继。”
  “柴继?”龙城璧冷笑一声:“莫不是长安升福大街号称‘十二神将’之一的柴老鼠?”
  紫继一凛。
  十二神将只不过是一群流氓组成的乌合之众,想不到龙城璧竟然一口就叫得出来,而且还把柴继的诨号都搬了出来。
  柴继不敢否认,慄然遣:“小的正是柴老鼠。”
  龙城璧嘿嘿一笑,道:“你虽名为老鼠,但胆子却比老虎还大。”
  柴继脸色大变,又连串的叩了几个响头:“龙英雄,小的嗜赌成性,欠下八霸堂数百两银子,身不由主才唯有冒险一搏,下次决计不敢了!”
  “下次?”龙城璧冷冷道:“还谈什么下次?恐怕这一次龙某就要被你困在杀人巷内!”
  就在这个时候,杀人巷两端,分别出现了三个黑衣人。
  前三人。
  后亦三人。
  前三人手里无刀,亦无剑,什么兵器都没有。
  但他们的手,却戴上惨绿的皮手套。
  后面的三个人,一人持剑,一人持刀,还有一人,左刀右剑,显然刀剑合璧,一个人使用两件兵器。
  龙城璧叹了口气,突然一脚就把柴继踢开。
  柴继虽然被踢一脚,但没有受伤,只是痛了一阵。
  龙城璧没有杀他。
  这种人,龙城璧不想杀。
  他只是一条虫,一条嗜赌成性,没出息的可怜虫。
  柴继拾回一条性命,匆匆夺路飞奔。
  突然,一条绿影在他的眼前亮起。
  柴继大吃一惊,以为八霸堂的人要杀自己灭口。
  但他的担心是多余的,八霸堂的人并不重视他的死活。
  他们唯一要对付的人,只是雪刀浪子龙城璧。

×      ×      ×

  柴继走了。
  他此一去,就再也没有在长安城出现过。
  他到了徐州,他的舅父在徐州有点生意,经常都派人到长安怂恿柴继改过自新,回到徐州学做生意。
  学做生意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但柴继突然改变了以往的性格。
  不再嗜赌,而且做事很勤力。
  连他的舅父都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突然改变得这样快,而且改变得这样好。
  他以为柴家祖宗有灵,浪子回头了。
  他当然不知道,柴继能有向善的机会,完全是另外一个浪子赐予他的。
  否则,柴继早已死在浪子的刀下。
  柴继从一个流氓浪子,改变成为一个殷实的生意商人。
  但另一个浪子龙城璧又怎样?

×      ×      ×

  龙城璧虽然是龙氏世家的三少爷,龙氏世家又是济南府的名门望族,经营着不少大生意,但算来算去,他都绝不是个生意人。
  从前不是。
  现在不是。
  将来也不是。
  他是个浪子。
  不折不扣的雪刀浪子。
  他喜欢凭手中一柄风雪之刀,锄强梁,护弱少。
  他并不像“王”。
  “王”是孤独的。
  而且这种孤独,可以把“王”困在一个樊笼里。
  “王者风范”四个字,龙城璧连半点都沾不上。
  他只是个醉客、刀客,落拓江湖的浪子。
  虽然他也有最孤独的时候,但他也是最合群的。
  他曾经率领数以百计的武林高手,与江湖上的恶势力展开殊死之战。
  他曾赢过。
  也曾输过。
  他赢得漂亮!也输得漂亮!
  现在他的处境是面临着一条死巷——杀人巷。
  杀人巷里有六个杀手!
  八霸堂的杀手!

×      ×      ×

  八霸堂并非有“八霸”。
  八霸堂只有“一霸”,也就是八霸堂的堂主金八霸!
  金八霸是金蹄堡的第二号人物,除了堡主石九烧之外,谁都得听他的命令。
  现在,龙城璧已闯进了一条死巷中。
  这是杀人巷!
  也是杀人的陷阱。
  这条巷很窄,越长的兵器就越吃亏。
  所以,在这种地形上,没有兵器的人,反而占了便宜。
  龙城璧面前的三个黑衣人,脸色枯黄,个子也不高,像三个病夫似的。
  但龙城璧不敢小觑这三个人。
  因为他们就是十年前绿手门一百八十八名高手中,唯一剩下来的三位。
  十年之前,龙城璧刚刚出道江湖,当年最激烈、最惨酷的一场厮杀,也在同时展开。
  那是绿手门与江湖八大门派之间的生死战。
  绿手门秘密训练了一批杀手,他们什么武器都不用,只戴着一套惨绿的皮手套而已。
  这种手套无腥无臭,但却剧毒无比,一经沾在人身,立刻就会现出一道深可见骨的血痕,而且极难救治。
  八大门派伤亡惨重。
  绿手门也在这一战中元气大损,一百八十八名高手只剩下二十五个。
  六年之后,绿手门仅剩下来的二十五人,分批伏击少林武当的长老辈高手。
  他们这一次的伏击行动,完全是为了报复。
  结果,少林千悔大师、千寓大师、千腾大师及千湖大师战死,武当寒桥道长、寒钰道长及最盛名的极乙真人,亦被绿手门的杀手伏击毙命。
  而绿手门的二十五人,也仅余下了三个。
  他们就是葛擎、宗天武和陆飘。

×      ×      ×

  葛擎杀人之前,最喜欢先嗅嗅自己的手套。
  这是毒手套。
  嗅一嗅不会嗅死人。
  但一掌拍在敌人的脸上,敌人立刻就会变成死人。
  他加入八霸堂,已整整三年。
  三年来,他从未嗅过自己的手套,也未杀过任何人。
  他觉得郁郁不得志。
  ——世间上有一种人,当他练成了武功之后,就想去伤害别人,彷彿不杀害别人,就会辜负了自己的武功。
  ——葛擎就是这种人,虽然八霸堂供给他白花花的银子,也供给他最好的女人和最好的酒,但他还是不大满意,觉得自己郁郁不得志。
  他要杀人。
  杀人,对他来说是一种发泄,也是一种享受。
  所以,当他接到八霸堂第一道杀人命令的时候,他立刻就把怀中的女人一手推开,小心翼翼地戴上杀人的手套。
  绿手门的手套,含有剧毒,佩戴的时候一定要万分小心,如果偶一不慎,就会自食其果,先中奇毒。
  葛擎以杀人为享受。
  可惜这一次的杀人行动,已是他最后的一次。
  原来他连自己想要杀的人是谁都不知道。
  他只知道对方是一个刀客,一个年轻的刀客。
  但他却未曾料到,这个人竟然是雪刀浪子龙城璧!

×      ×      ×

  缠魂手,追风步!
  在这条狭窄的杀人巷里,葛擎所练的武功可说是占尽上风。
  他已看准了这个年轻刀客的破绽,深信必然一击即中。
  他相信自己在三招之内,就可以把对方活活捏死。
  可是,当他双手出击的时候,突然就觉得双膝一麻,整个身子失去了平衡,仰天向后倒下。
  当他发觉到双膝在冒血的时候,他的胸膛也冒出了大量的鲜血。
  飕!
  刀锋亮如白银,银光快如电闪。
  缠魂手的手亦在不停挥舞,但葛擎的脑袋已搬了家。
  葛擎身中三刀。
  第一刀削膝。
  第二刀劈在胸膛上。
  葛擎仍不服气,再攻。
  风雪之刀也不再客气,索性来一招“法场斩首”,把他的脑袋整个砍下!

×      ×      ×

  “法场斩首”是偷脑袋大侠卫空空的绝技之一。
  砍脑袋剑法,一点也不简单。
  龙城璧与卫空空是老朋友,砍脑袋剑法的精义,龙城璧早已豁然于胸。
  近来,龙城璧偶然也会使用砍脑袋剑法,虽然,他用的不是剑而是刀。
  龙城璧又将八条龙刀法和砍脑袋剑法并在一起,变成了一套亦剑亦刀的古怪招数。
  这种“怪招”,往往也能在紧要关头屡奏奇效。
  葛擎一出手就是狠毒无比的招数,再加上他手戴毒手套,更是毒上加毒。
  这一种人,龙城璧是绝不会对他客气的。

相关热词搜索:宝马奇缘

上一篇:醉怪尝佳酿 远赴长安城
下一篇:佛门喋血战 断指换神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