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展计中计 保存猴子马
 
2020-08-04 10:29:41   作者:龙乘风   来源:龙乘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葛擎的脑袋已滚在墙边。
  他的身体已倒卧血泊之上。
  但宗天武和陆飘好像没有看见这件事,仍然很冷静地站在龙城璧的面前。
  龙城璧冷冷一笑,道:“两位想不想再活下去?”
  宗天武的回答很简单,只有一个字:“想!”
  龙城璧轻吁一口气,道:“既然你还不想死,最好马上就离开这里。”
  这一次答话的人是陆飘,他的回答也很简单,只有两个字:“不能。”
  龙城璧叹息着,道:“两位何以仍然执迷不悟,难道现在你们还不知道我是谁吗?”
  宗天武冷冰冰的一笑:“葛擎不知道,但咱们知道。”
  龙城璧道:“你们知道我是谁?”
  宗天武冷冷笑道:“是雪刀浪子龙城璧。”
  龙城璧微微一怔,道:“刚才你的朋友已死在我的刀下,难道你不怕?”
  宗天武毅然道:“江湖中人,本来就是过着刀头舐血的生涯,若然怕死,又与猪狗何异?”
  龙城璧为之动容,突然狂笑道:“说得好!英雄不怕死,怕死非英雄!”
  宗天武倏地摆出一个很古怪的姿势!
  ——金鸡独立,仰首向天,左手在前,右手在后。
  陆飘的姿势更古怪。
  ——以手代足,腰向后弯,左腿向前,右腿向后。
  龙城璧的脸色变了。
  “天残地缺疯魔掌!”
  背后三个黑衣人同时冷冷地说道:“你说对了!”

×      ×      ×

  天残地缺是两个人的外号。
  天残蓝无掌,地缺包世独,都是三十年前中原武林的大恶魔。
  这两人天生残废,蓝无掌缺少一只手,包世独没有两腿,但他们创练了一套“疯魔掌”,横行江湖,未逢敌手。
  天残地缺贻祸武林,已非一日,后来终于有人组成“歼魔队”,纠合江湖上绝顶高手十余人,向蓝、包二人大兴问罪之师。
  结果,天残地缺被歼魔队的刀斧斩成肉酱。
  但歼魔队高手十余人,也只剩下了四个。
  天残地缺的疯魔掌,就此失传。
  但三十年后,在这条杀人巷里,竟然又有人使用这种诡异绝伦的武功。
  龙城璧虽然以前从未见过天残地缺疯魔掌,但此刻看见宗天武和陆飘的怪异姿势,便已知道他们已经练成了这套失传已久的武功。
  陆飘格格一笑:“龙城璧果然有点眼力。”
  宗天武冷笑道:“可惜他很快就会什么都看不见了。”
  龙城璧的身子微微向后退。
  陆飘以手代足,突然身如怪鸟,扑向龙城璧。
  龙城璧向右闪。
  但右面是墙,他只能闪开一尺。
  就在这一刹那间,宗天武凌空一个筋斗,反手飞劈龙城璧。
  陆飘的右腿,也同时踢了过来。
  巷中地方狭窄,龙城璧的雪刀不易施展。
  陆飘和宗天武的脸上,都露出了一股笑意。
  那是杀人时的笑意。
  他们已经把龙城璧逼到巷墙边。
  龙城璧的刀已根本无法施展。
  三人之间的距离已越来越近,宗天武的手已向龙城璧的脸上拍去。
  这一拍之力,并不很大。
  但宗天武却敢肯定无论是任何人的脸,都绝对挨不起这一击。
  这一掌,是邪门的,是任何人都难以招架的。
  龙城璧的俊脸居然连动都不动,甚至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宗天武杀人时的笑意已越来越甚。
  突然间,龙城璧也在笑。
  “宗天武,你输了!”
  短短六个字的时间里,龙城璧的身子竟转换了三个方向。
  左闪!
  冲前!
  向右跨出一步!
  然后,反手一掌,重重的击在宗天武背上!

×      ×      ×

  毒手套,疯魔掌!
  宗天武的一掌也在同时加快速度,向前一拍。
  可是,龙城璧已不在巷墙边。
  所以,宗天武这一掌,只是拍在巷墙之上。
  墙很厚。
  宗天武这一掌,已把这道墙印了一个大洞,但仍未穿到墙的另一边去。
  这道墙的砖,也比龙城璧想象之中坚实得多。
  掌印深入墙中九寸。
  宗天武的脸上仍有笑意。
  但他的笑容已僵硬,他的脸就像一个在火窑里烧红的瓷瓶。
  陆飘亲眼看见宗天武一掌拍下。
  他暗暗喝采,他以为龙城璧这一次无论如何都躲不开去。
  可是,他还是估错了龙城璧,忽视了雪刀浪子潜在躯体里的惊人力量。
  “叭”的一声,宗天武已被击中一掌,人却硬挺挺的倒下。
  陆飘也在同一时间,挥出了最凌厉的一击。

×      ×      ×

  陆飘身形如箭,刹那之间,已左七右八,一连踢出十五腿。
  这十五腿出脚之快,确实惊人。
  但龙城璧左臂挥动,就已把这十五腿完全化解开去。
  陆飘的眼睛,陡地射出一股狠毒的光芒。
  这已不是人的眼睛。
  他的面目,简直比野兽还更狰狞。
  他现在已存心拼命,不顾一切的又再冲了过去。
  陡地。
  飕!
  风雪之刀急转直落,卷起一阵骇人的银芒。
  陆飘闷哼一声,再踢一脚。
  但这一脚已毫无威胁之力,而是垂死的挣扎。
  他的胸膛竟已裂开。
  龙城璧喟然轻轻一叹,回刀入鞘。
  刀锋上本来有血。
  但刀还未入鞘,血迹已消失得干干净净。
  陆飘颤声道:“这……就是……就是八条龙刀法?”
  龙城璧没有回答。
  他只是面容一黯,目光却扫落在后面三个黑衣人的脸上。
  陆飘却在这个时候,像一棵枯树遇上暴风雨般,了无声息的倒下。
  葛擎、宗天武和陆飘,是绿手门唯一余下来的三人。
  他们不但是绿手门的高手,同时,宗天武和陆飘更练成天残地缺疯魔掌。
  没有人知道他们如何练成这套武功。
  从前没有人知道,现在没有人知道。
  将来也是一样。
  世间上的事情,开始的时候像个谜,到终结的时候,也像个谜。
  找寻哑谜的结果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但有一件事是可以肯定的——
  自从宗天武和陆飘死后,天残地缺疯魔掌就真的失传了。
  站在龙城璧身后的三个黑衣人,脸上都有一种诧异的神色。
  龙城璧的目光,现在只集中在其中一人的脸上。
  这人左手持刀,右手持剑。
  刀剑合璧。
  龙城璧淡淡一笑,道:“阁下可是天剑地刀,瀑影山人的高足易翊?”
  黑衣人并不否认,微微点头。
  龙城璧抽了口凉气,道:“瀑影山人乃江湖怪杰,八年前在下曾与他老人家有过一面之缘。”
  易翊道:“这件事我知道,家师并曾与你对过掌,结果居然平分秋色,谁也没有占得上风。”
  龙城璧道:“那是令师尊故意承让而已。”
  易翊道:“阁下不必谦逊,龙心神诀乃龙家绝技,又有谁能轻易将你击败。”
  龙城璧盯着易翊,道:“你现在是不是想试一试?”
  易翊道:“试什么?”
  龙城璧道:“试一试你能否把在下杀掉。”
  易翊摇头:“不想。”
  龙城璧一怔,继而哂然一笑,道:“难道你不打算杀我?”
  易翊道:“我为什么要杀你?”
  龙城璧道:“绿手门的三位高手已经死了,难道你不想替他们报仇?”
  “报仇?”易翊仰天大笑:“我为什么要替他们报仇?何况,既然连他们都不能把你杀死,我又何必多此一举,甚至要白白赔上一条命?”
  龙城璧一愕,冷笑道:“你倒坦白得很。”
  易翊道:“家师生平以坦诚待人,名传天下。易某别的功夫学不到家师一成,但这一点倒学得九成以上。”
  龙城璧朗声一笑,道:“好!难得金蹄堡中,还有像阁下这一号人物。”
  易翊道:“龙大侠过奖了。”
  龙城璧眉头一皱。
  近年来,称号他为“龙大侠”的人越来越多。
  但他不承认是什么“大侠”。
  事实上,他也不像个“大侠”。
  他只像个浪子——
  一个到处流浪,喜欢喝酒、喜欢“多管闲事”的雪刀浪子。

×      ×      ×

  易翊的话说到这里,突然把手中的刀剑,插回鞘里。
  在他身旁的两个黑衣人,也把刀剑插回鞘中。
  龙城璧又是一怔。
  “三位果真并无动手之意?”
  易翊道:“实不相瞒,咱们的武功俱不如葛擎、宗天武和陆飘,又岂会随便动手白白送死?”
  龙城璧道:“既然如此,三位奉命到此,有何目的?”
  易翊道:“咱们的任务,是看看葛擎等三人能否把你除去。”
  龙城璧道:“现在他们都已变成了死鬼,阁下有什么话要对我说?”
  易翊道:“那是关于一个人的下落,要向阁下奉告。”
  龙城璧道:“谁?”
  易翊忽然笑了。
  他的笑,并不是坦诚待人的那种笑,而是像一条老奸巨猾的老狐狸的奸笑。
  龙城璧怒道:“有话快说,何必装模作样,吞吞吐吐的?”
  易翊的笑声立止,换上一副冷酷的神情道:“简天痴现在已落在咱们手中。”
  龙城璧脸色陡然一变。
  易翊冷冷一笑,道:“简天痴曾要求卫空空帮忙,用猴子马参加马王大赛,目的就是那五万两黄金。”
  龙城璧道:“简神翁欲夺取五万两黄金,是为了要建立起他组织里的基础,准备与金蹄堡一决高下。”
  易翊道:“可惜到目前为止,简天痴仍然敌不过本堡,套一句老话,那好像是螳臂挡车,蜻蜓撼柱。”
  龙城璧道:“简神翁已决意加强组织的力量,在在需财,那五万两黄金的奖赏,对他来说无疑是极具诱惑的。”
  易翊道:“宝马别院每隔十年,都例必举行一次盛大的马王大赛,而且奖赏都极具吸引力。”
  龙城璧道:“神马天尊上官骥富甲一方,五万两黄金在他来说,并不是一笔巨大的数目。”
  易翊道:“但江湖中人,又有多少人拥有这么多财富?简天痴垂涎这笔奖赏,自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龙城璧正色道:“简神翁具有他自己的一套理想,绝非如你想象般的是个财迷心窍之徒。”
  易翊嘿嘿一笑:“说得真动听,也难得卫空空居然答应简天痴的要求,愿意亲骑猴子马,替简天痴争夺那一笔奖赏。”
  龙城璧面色一沉:“这些事别再提了,石九烧把简神翁劫去,意欲何为?”
  易翊冷冷一笑:“马王大赛那一天,如果猴子马出赛,简天痴就会变成一只刺猬!”
  龙城璧深深的吸了口气。
  易翊双手一拱,道:“该说的话已经说完,易某告辞了。”
  说完,与另外两个黑衣人掉头而去。
  龙城璧目送三人消失在长巷的弯角中,并没有追赶。
  不醉神翁简天痴被劫去,这件事是否属实?
  龙城璧眉头紧皱。显然,他心中对这件事情的看法,并不乐观。
  简天痴本已身中奇毒,现在又成为阶下之囚,后果自然更加不堪设想。

相关热词搜索:宝马奇缘

上一篇:醉怪尝佳酿 远赴长安城
下一篇:佛门喋血战 断指换神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