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月黑风高夜 刀光血映红
 
作者:龙乘风  来源:龙乘风作品集  更新时间:2019-06-05 16:34:17  评论:0 点击:

  绝大多数的人,如果骤然看见一块黄金之后,一双眼睛都难兔会比平时睁得更大一些。
  黄金是世界上最能令人目眩的事物。
  但雷祥飞吃惊,并不是因为看见了黄金。
  就算一块更大百倍的黄金,都不会令他为之大吃一惊。
  但骆锋从袋中摸出来的事物,既是黄金,同时也是一柄体积细小的金枪。
  这种金枪,枪膛只能容纳两颗子弹,射程不远,但在短距离之下发射,又有谁能幸免?
  砰!
  砰!
  两颗子弹相继射出
  雷祥飞不能相信那是事实。
  但他垂下脸,就看见自己胸膛上,冒出了两滩血。
  一个跄踉,雷祥飞就在这天上午十时二十二分的时候,中枪致命。
  他临死的时候,还看见了另一张冰冷无情的脸。
  这张脸不但冰冷,而且孕育着一种令人无法描叙的残酷笑意。
  在那一刹那之间,雷祥飞终于知道了一件事。
  骆锋并不像他的父亲骆定国般容易对付,而且他的野心比骆定国大得多。
  他的手段也比较骆定国更厉害。
  同时,雷祥飞更知道了另一件事,葛大手已背叛了雷家。
  他临死时看见的那张冰冷无情的脸,就是葛大手。
  骆锋枪杀雷祥飞,葛大手看得清清楚楚。
  他一点也不觉得意外,因为骆锋已秘密地把葛大手收买过来。
  在短短的一上午,雷氏父子同时完蛋。
  这是一件轰动全市的大事!

×      ×      ×

  十小时之后,已是当晚八点十分。
  在雷公馆之内一切都已改变。
  改变的不是地方,也不是这里的修饰和家具布置,而是人。
  大厅依旧,人面全非。
  以往经常在这里出入的人,现在都已被打死。
  活活打死!
  一个一个的打死!
  雷老板的手下,谁若不肯归顺,谁就被杀!
  现在,这个地方的主人,已不再是雷老板。
  主人一死,就再也不能成为主人。
  不但主人死了,连少主人也被枪杀。
  对于雷家来说,这自然是一场可怕的浩劫。
  在大厅的中央,有两张绣花高背的大椅。
  以往,除了雷老板和雷祥飞之外,谁都不敢坐在这两张椅子之上。

  三年前,曾有一个年轻的快刀手,来投靠雷老板。
  他做事勤快,武功也不错,半年之内,替雷老板立过不少汗马功劳。
  但有一天,他趁雷老板不在的时候,悄悄地坐在这两张绣花高背大椅上,享受享受。
  他觉得这两张绣花高背大椅很不错,坐在这种椅子上,就像是躺在云堆里一样舒服写意。
  可是,到了第二天早上,他就被人发现躺在一条又脏又臭的污水沟里,整张脸都已被一块大石压扁。
  自此之后,谁都不敢坐在这两张大椅之上。
  ——皇帝的龙椅不能坐。
  ——雷老板的大椅也不能坐。
  这是每一个人都应该紧记的。

×      ×      ×

  在今天之前,的确没有人敢坐在这两张椅子上。
  别人不敢。
  丁冲也不敢。
  但现在,情况已改变。
  在这两张椅子上,左边坐着的人,就是丁冲。
  而右边那一张椅子,也坐着另一个人,他就是骆家公子骆锋。
  在大厅之中,除了丁冲和骆锋之外,还有阿木。
  阿木坐在一张精致的皮椅上,神态肃穆。
  丁冲脸上的表情,也和阿木差不多。
  他们都是同一类型的人。
  但同一类型的人物,也有分别的地方!
  他们之间的分别,就是丁冲的野心,远比阿木强烈。
  野心是一种怪物。
  它可以膨胀,而且永远不断在膨胀下去。
  漫无止境的野心,就像是一发不可收拾的炸药,它可以埋葬任何人。
  然而,它也可以埋葬了自己。
  雷氏父子一向都瞧不起丁冲,终于把他们一起毁掉。
  晚饭已刚用过。
  丁冲和骆锋,以主人的身份,与阿木一起用膳。
  饭后,气氛沉寂下来。
  阿木又像以前般,木然地坐着,好像对什么事情都不会发生兴趣。
  过了好一会,骆锋才对阿木说道:“这一次行刺雷老板能够顺利成功,你的功劳不少。”
  阿木淡淡的道:“行刺老雷,一向是我的心愿,他这种禽兽不如的恶魔,活在世上,对任何人都没有益处。”
  骆锋击掌大笑道:“说得好!难怪丁师兄说你是一个深藏不露,大智若愚的人物。”
  阿木说道:“大智若愚四字愧不敢当。”
  丁冲忽然叹了口气,道:“现时这个地方,除了詹大亨之外,又有谁能与咱们冲锋党分庭抗礼呢?你若肯加盟冲锋党,前途将会无可限量。”
  “冲锋党!”阿木淡淡一笑:“直到现在我才知道,原来你们的秘密组织,就是冲锋党。”
  丁冲悠悠一笑,道:“雷老板父子一向都瞧不起别人,尤其是我。”
  骆锋冷冷的接道:“他们一向都以为丁仲的儿子是个脓包,连他是我的师兄都不知道。”
  阿木道:“正因为他们知道的事不多,所以才会在猝然不防之下,被你们暗杀了。”
  骆锋道:“无论任何人,若与冲锋党为敌,都一定会得到一个悲惨的结局。”
  阿木摇了摇头,说道:“请恕难遵尊命!”
  丁冲道:“难道你认为留在双鹏帮,会更加有出息吗?”
  阿木道:“我本来就是一个没出息的人,就算勉强加入冲锋党,恐怕也难有振作。”
  骆锋露出了一个神秘的微笑:“话可不是这样说,如果你把双鹏帮的底细都抖露出来,本公子保证你在一个月之内,就变成百万钜富。”
  百万钜富!
  这四个字的确很吸引人。
  可惜,阿木丝毫不为所动。
  “我不想做百万钜富,”他倏地站直了身子,“我只想离开这里,回到乡村做个平平凡凡的农夫。”
  “农夫?”骆锋忍不住轰声大笑起来:“你会去做一个农夫?”
  阿木冷冷的道:“我从前本来就是个农夫,那时候的生活,远比现在愉快。”
  骆锋笑声停止,长长吐了口气,道:“好,你去做农夫,我不反对,但在你回去乡下之前,你一定要把双鹏帮的内部情况说出来。”
  阿木冷笑着,道:“我不会出卖朋友,你别做梦。”
  骆锋和丁冲的脸色同时沉下。
  尤其是骆锋,他那张脸简直变成了白无常般骇人。
  “阿木,”骆锋也站直了身子,双眼凶芒毕露,“我可以给你三分钟的时间考虑。”
  阿木冷笑道:“就算你给我三年的时间考虑,我都绝不会改变主意。”
  丁冲叹了口气。
  骆锋目中突然露出一丝恶毒的笑意,缓缓道:“叶金刚是你的老朋友?”
  阿木并不否认。
  骆锋冰冷的声音又道:“据说雷祥飞的妻子,以前是叶金刚的情人?”
  阿木一言不发。
  骆锋忽然又笑了笑,笑得像是一条狡猾的狐狸:“霍玲珑的确是一个很动人的女孩子,她嫁了给雷祥飞这种人,实在可惜。”
  阿木仍然保持沉默。
  “你可知道,霍玲珑为什么要赶走叶金刚?”骆锋的声调,突然压得很低。
  阿木摇头,
  其实他心里知道,在江边码头,霍玲珑故意说出那些话,是因为受了雷祥飞的压迫,她不能不那样做。
  因为霍针的性命,已被雷氏父子威胁着。
  如果霍玲珑不顺从雷祥飞的旨意去做,他们就算未必会杀了霍针,但大吃苦头恐怕在所难免。
  霍玲珑一向都是个很孝顺的女儿。
  为了父亲的性命,她不能不听雷祥飞的话,把叶金刚逼走。
  事实上,她已经成为了雷家的媳妇,纵使对叶金刚旧情难忘,缘份却已尽了。
  骆锋忽然大笑。
  “我可以放你回去,让你告诉叶金刚,霍玲珑已落在本公子的手里。”
  阿木的眸子陡地一阵发光。
  骆锋嘿嘿一笑,道:“不但霍玲珑在本公子手里,连她的父亲霍针,他也已成为了阶下之囚了。”
  丁冲缓缓地叹着气,然后对阿木说道:“骆锋的话,句句都是实话,如果叶金刚想救回他俩父女的性命,只有一个办法。”
  阿木忍不住道:“什么办法?”
  丁冲道:“三日之内,把詹大亨的脑袋割下来,交换霍针父女的性命!”
  阿木遣:“否则如何?”
  丁冲淡淡的说道:“骆锋是个怎样的人,我很清楚,他将会先把霍针活活捏死,然后再把他的女儿先奸后杀!”
  阿木突然机伶伶的打了个寒颤。
  骆锋冷笑一声,对阿木说道:“你现在可以走了,但是我要你在离开这里之前,你要放下一点东西。”
  阿木脸色发白:“你要什么尽管说,你要我的一只手,还是两条腿?”
  骆锋嘿嘿一笑。
  “本公子什么都不想要,只想剜下你的一只眼睛!”

相关热词搜索:血战冲锋党

上一篇:第一章 蟠龙虎踞斗 相残无尽期
下一篇:最后一页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