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部 百足之虫
2020-04-17 22:33:37   执笔人:   来源:名家接龙   评论:0   点击:

  任之重忽然想起一事,转过面来,向路峰问道:“老班长,你未到‘缆车站’现场,却猜得出那条‘黑色小蛇’的长短尺寸,以及‘脊有银丝’形状,可见得必然知道那条罕见小蛇的名称来历,但不知诸葛宏要把蛇儿捉去,是否还有甚大用?……”
  路峰苦笑道:“昆仑大侠,胸罗如海!凭我这点粗浅见识,那里能够对他‘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各种深谋远虑动作,均加准确蠡测?我只知道蛇名‘勾魂丝’,是苗疆特产,身具‘绝毒’,刀剑难伤!诸葛宏要把它捉走之故,可能意在‘解铃还是系铃人’,想从那条‘勾魂丝’的身上,找点东西,解救韩飞!免得浪费他身上虽有却不多的‘昆仑圣药’……”
  任之重认为路峰这种判断,多半符合事实,目光转处,突向高主管说道:“旅馆部的负责人来了,手里还拿着一只大型信封,定有新鲜情况,高主管,你去看看?……”
  高主管是外围警官,以前虽未参与这场斗争,但被告知事实以来,业已嗅出其中的紧张神秘气氛,暨极浓烈的血腥味道!
  故而,他根本不允许那姓许的旅馆部负责人,进入套房,是挡在外间门外,把脸色一沉,厉声叫道:“老许,我刚才已告诉你,任组长等,若是有甚需要,会用电话通知,否则,不许任何人接近惊扰!怎么,你自己竟……”
  许姓负责人见高主管已满面怒色,迥非平日的和善亲切嘴脸,不禁赶紧止步,举起手中拿的那只大型信封,苦着脸儿答道:“有人送这封信来,给甚么路老头,和陆小姐,说是有关‘两条人命’!我虽不敢妄加拆阅,却觉得信中装的是纸,没有特别重量,不像有甚么‘危险性’,才亲自把它送来!高主管不妨斟酌一下,是让我拿去,把信丢掉、或是毁掉,还是给你那两位朋友过目?”
  高主管接过信封,也不敢擅自拆阅,却与许姓负责人,有了同样认定,觉得信封虽来得蹊跷,似应不至于蕴藏有多大危险?……
  就在他皱眉考虑,究竟应该“毁信”,或“转信”,难于遽下决定之际,任之重已听见双方问答,在内间叫道:“高主管把信拿来,并请转告许先生,嗣后再若有类似情况,不妨先利用电话,和我们沟通一下!”
  高主管如言转告,并向那许姓负责人问道:“老许,信是谁送来的?他的人还在么?……”
  许姓负责人摇头答道:“是个五十左右的瘦削汉子送来,自称姓廖,人却陌生不识!他说送信之意,是要和路老头、陆小姐,订一场‘轮回之约’!时间、地点,拆信自知,敢不敢去,也任凭拆信人的胆量而定!……他是说完话儿,抛下信封就走,我正想细问,却人已没了影儿!……”
  高主管深知对方是‘良善平民”,决无问题,遂挥手饬退许姓负责人,把信封持入内室。
  任之重因对方曾经声明,要与路老头、陆小姐,订甚“轮回之约”,遂也不肯擅自拆阅,先向路峰和陆红看了一眼,皱眉说道:“这信封中,绝对不会没有花样!又其中确实是‘纸’,除了‘淬毒’以外,也不会有甚发生‘爆炸’,或内藏‘活物’危险!但我突然有种‘汗毛凛凛’的感觉,可能它蕴‘毒’极烈,会令‘拆信人’,立坠‘轮回’?老班长和陆红请对它莫加轻视,且先研究一个比较稳妥的‘拆信方式’?……因为,以你们两人的个性而言,我知道,决不肯‘毁信不拆’,甘心向对方示弱……”
  任之重刚刚把话说完,陆红已毫不思索的,接口笑道:“由我来拆,就是‘比较稳妥’的‘拆信方式’!因为,我对余武雄给我的‘综合奇毒’,廖老三给我的‘瘴毒’、‘蝎毒’,已尝试了好几次,‘昆仑圣药’也吸收了好几种,极可能在‘体质’上,已生变化,比其他一切都较我远为高明的路师叔,多具备了一些‘抗毒能力’……”
  她是边自发话,边自伸手来取那只“大型信封”!
  任之重虽知她说得有理,却仍有点不太放心,忍不住又瞟了路峰一眼,看着他是何种神色,有何表示?
  路峰点头笑道:“事实如此,当仁不让,由陆红拆信,确实是‘最佳人选’,但她因屡中‘奇毒’,多服‘圣药’,对于‘抗毒体质’,虽然必已加强,却在拆信前和拆信后,仍不妨都用‘银器试毒’,加以查验一下!……”
  陆红虽然胆大,却决不托大,她完全遵照路峰的指示,对信封之外,暨拆信后的其中所盛的三张纸儿,都一一用“银器”查验!
  但查验的结果,虽证明信外信内,均无丝毫“毒质”,陆红却突然娇躯发颤,双手微抖!
  任之重吓了一跳,失声叫道:“陆红,你全身发抖作啥?是……是不是中了‘毒’了,而又‘毒性极烈’!……”
  陆红答道:“信封内外,均无丝毫‘毒质’,我是被其中一件意料之外的‘奇怪东西’,吓……吓……吓……得有……有……点……发……抖……!……”
  说至‘吓得有点发抖’之际,她竟真的有点又复发起抖来,连语音也为之断断续续的颤抖不已!
  这回,连最稳重老到的路峰,也不禁有点奇怪起来?端起“高山茶”来,饮了一口,目注陆红问道:“信封内,只有三张纸儿!竟能把‘身经百战’、‘心雄万夫’的‘红色闪电’,吓得为之发抖,真正太以奇怪?我的经验不够,灵机蔽塞,猜测不透,只好用问的了!这三张纸儿,究竟是甚么威力奇强的神秘符箓?”
  陆红也喝口茶儿,略为镇定神思,摇头答道:“不是符箓都是实物!第一张是‘邀请书’,邀请任组长、路师叔、和我,今夜三更,准时到达‘轮回台’,去参观‘好戏’,并收殓两具尸体!……”
  任之重接口问道:“两具尸体是谁?第一张纸儿,是‘邀请书’,第二张和第三张纸儿,又是甚么?”
  陆红保持镇定,应声答道:“第二张纸儿,是‘地图’!因所谓‘轮回台’,是在深山,对方怕我们难于寻找,耽误了‘三更之约’,遂特意画了‘地图’,连‘方向’带‘距离’,都注释得清清楚楚!……”
  任之重冷笑道:‘他倒考虑得满周到嘛!既有‘邀请书’,又有‘地图’,足够用了,那‘第三张纸儿’……”
  一提到“第三张纸儿”,陆红便似无法再复保持镇定,索性把“第三张纸儿”,向任之重递去。
  但她那只递纸的手儿,又不禁相当明显的,发起抖来!……
  任之重见状,满怀诧异的赶紧接过一看,不禁失声叫道:“咦?怪事,怪事,这是李强缉获大量走私毒品,安定社会,奋勇当先,受伤建功,由‘一毛四’,晋升为‘两毛一’,上级特颁的‘嘉奖令’嘛!……”
  陆红为了促使自己清醒,保持镇定,用银牙紧咬嘴唇,“嗯”了一声,妙目中泪光盈盈,接口道:“李强对于‘荣誉’,极为重视!我知道,这张‘嘉奖令’,他一向贴身珍藏!如今居然落到‘响尾蛇’廖老三的手中,他……他……他多半已……已……已成为两……两具尸体之一……”
  路峰见她几乎已快把嘴唇咬出血来?遂咳嗽一声叫道:“陆红,你太紧张了,赶快放轻松些,才好担当大事,面对神秘强敌!我来开张药方,作为你的‘镇静剂’,如何?……”
  陆红肃立恭身,向路峰合掌一拜!
  路峰把两道平静目光,盯在陆红身上,缓缓说道:“见怪不怪,其怪自败,松柏不凋,金刚不坏……”
  陆红想不到路峰所谓的“镇静剂”,竟就是韩飞在电话中,要任之重转告自己的那几句话儿?不禁有些失望地,白了路峰一眼,双蹙秀眉叫道:“今夜三更,已是双方决战的最后生死关头,必须用‘本领’歼邪,凭‘实力’卫道,不能再搞甚么既似‘仙机’,又像‘佛偈’的虚无飘渺‘鬼板眼’了!……”
  路峰失笑道:“你竟把‘仙机’、‘佛偈’,看成‘鬼板眼’?也不怕天打雷劈……”
  陆红扬眉叫道:“我有三个重要问题,路师叔莫再‘虚幻回旋’,能不能给我好不抽象的‘实际解答’?”
  路峰道:“你且把所谓‘重要问题’,提出来,试试看吧?我虽不是‘万能先知’,但保证决不‘回旋’,一定尽力实答!”
  陆红叫道:“第一个问题是何谓‘松柏’?是指‘人’,还是指‘物’……”
  路峰笑道:“身外之‘物’,再贵重又复与我何涉?所谓‘松柏’,当然指‘人’!而我们这些人中,无论就‘年龄’、就‘声望’,或就‘能力’、‘操持’等,任何方面来说,够资格被称为‘松柏’的,只有你师傅诸葛宏……”
  陆红点头道:“我同意路师叔的这项答案!我师傅学究天人,胸罗万有,神通广大无比!慢说能‘经霜不凋’,就算把他活埋在‘万载寒冰,千年积雪’之下,也不会造成任何‘凋敝’,反而可能被他老人家来个‘顺手牵羊’,把对方的‘冰参’、‘雪莲’,都一齐挖出带走!……”
  路峰听得莞尔一笑,陆红又道:“第二个问题是‘何谓金刚’?‘金刚”是甚么东西?”
  路峰应声道:“‘金刚’是佛祖驾前的‘降魔神将’!除了身材高大,相貌威武,外表堂堂以外,更有一颗重视职守的‘赤胆忠心’!凡遇危险艰难,魑魅魍魉,‘金刚’总是身先士卒,奋勇当前!任老弟同不同意我的看法?我认为因为‘女金刚’三字,尚未见诸经典,目前只有李强那位‘现代小侠’,够资格被称为你们‘警察界’中的‘不坏金刚’,先锋大将!……”
  任之重尚未表示意见,高主管已在一旁笑道:“实至,必然名归!何止任组长?大概我们整个‘警察界’中,没有任何人会不同意推赠给李强大哥‘金刚’二字?”
  陆红又把她那美得撩人的鲜菱小嘴,微微噘了起来,自言自语说道:“他配么?他配称为‘金刚’?他有多高深的修为?抓几个走私毒枭,尚且挨了‘两刀一枪’,如今连贴身所藏的‘嘉奖令’,都被人家弄走,面对神秘得精于‘黑巫术’,惯弄心机,善役百毒的‘隐形厉害’大敌,竟能够‘金刚……不……坏……’?”
  自言到了末后,竟又不自主的语音颤抖起来!
  路峰和任之重,甚至于高主管,都体会得出陆红对李强爱之弥深,关怀过切的心情,谁也不肯与她作丝毫辩驳!
  陆红突然停了自言自语,目闪神光,望着路峰叫道:“路师叔,我第三个问题是‘青竹丝’廖老四既有个哥哥,叫‘响尾蛇’廖老三,则难道廖老三不可能还有两个哥哥,叫做‘百步蛇’廖老大,和‘雨伞蛇’廖老二么?……”
  路峰“呀”了一声,抚掌赞道:“这是个迄今尚无人提及的‘聪明问题’!根据各种迹象,廖老三似非单独作业?我们所面对的,极可能是个廖家兄弟甚至于包括父母的‘毒蛇集团’?今夜三更的‘轮回台”之约,大家务必特别小心一点!莫要正全神贯注在当面的‘响尾蛇’廖老三身上之际,却从背后出现一个更毒更凶的‘百步蛇’廖老大来!……”
  高主管向任之重说道:“组长,今晚三更的‘轮回之约’,对方好像没有请你?……”
  任之重笑道:“虽然没有请我,但既对我的老班长,和爱将‘红色闪电’,下了‘战书’,我怎能不算一份?……”
  高主管接口道:“我回去调动一些好手……”
  任之重立刻截断他的话题,摇手说道:‘高主管,我不是看不起你,并怀疑你手下能力?但去赴这种约会,人多毫无益处……”
  话方至此,看出高主管额上青筋愤起,神情已将激动,遂又加安慰笑道:“我知道你难于放心!这样吧,你召集两三名对地形熟悉的好手,在‘轮回台’附近,等候讯息。万一情况紧急,需要支援,我立以‘呼叫器’通知,使对方再狠再刁,也飞不出我们分区所布的‘扇形火网’之外……”
  经他这样一加安抚,高主管心中始略觉释然,立即要过陆红手中的那张“地图”,细加观察研究……
  由于知道“轮回台”是在山深之处,路途不近,路峰等生恐误了“三更之约”,当然提前入山,除各人趁手武器之外,并为了防止饥渴难耐,带了为数不多的干粮饮水。
  直等到了一座前有两峰相对的夹谷之中,任之重因早看熟“地图”,知道所谓“轮回台”,就在左面峰腰,遂命高主管和他所挑选的三名好手,就在谷中止步休息,万一听得自己用“呼叫器”,表示需要人力或火力支援时,再彼此会合,免得同时去人太多,有可能吓得对方故意规避,不敢出面践约!
  高主管深知事关重大,不敢违令,立即率人止步,觅地休息,并在周围洒了些早就备好带来的上号雄黄,防范蛇虫暗袭!
  路峰、任之重、陆红三人,爬上这道夹谷的左面峰腰,见有一片数丈方圆的石坪,向前平伸而出,石坪后方,是座参天峭壁,壁上翠绿苔藓,被人挖去部份,现出了“轮回”两个斗大字迹!
  任之重目光细扫四外,愕然叫道:“壁上有‘轮回’二字,这片平坦石坪,定然就是所谓的‘轮回台’了!我们业已如约来此,怎的不见那‘响尾蛇’廖老三的形影?……”
  话方至此,一片阴恻恻的笑声,已从对崖传来,有人接口说道:“我在这里,你们急些甚么?三更还没到呢!……”
  路峰、陆红与任之重一齐循声注目,才知对崖也有一片石坪,向这边平伸,两坪相距,仅约两丈四五,等于把石坪下的“夹谷宽度”,缩近不少,但人非鸟儿,仍然无法飞渡!
  对崖石坪之后,也是一片参天峭壁,与这边不同的是,壁上满布翠录苔藓,似乎没有被挖出“轮回”二字!
  由于时近三更,深山暗黑,看不清阴笑发话之人形状,只仿佛看见对崖石坪后方的参天峭壁之下,站着一条人影。
  陆红是胆量包天的女中英豪,她闪动身形,遂步走到石坪前端,向对崖提气高声问道:“廖老三,你请我们来赴‘轮回之约’的所在,到底是‘这边’?还是‘那边’?是由你过来?还是由我们过去?……”
  对崖削壁下的人影,也向前举步,和陆红完全一样,走到那片石坪前端,等于是与陆红相隔两丈四五,阴笑答道:“我既不必过去,你们也不必过来,这样大家才可以安心!我安心演上出‘好戏’,你们则安心看上一出‘好戏’!只等戏一演完,我的心愿便了!你们可能会生趣也终?一个个惭怒交迸,无可发泄的,从‘轮回台’上,自动跳下深谷,岂不便了结‘轮回之约’?”
  陆红听得先是怫亟,但旋即压制怒气,保持平静心情问道:“你要演甚好戏?……”
  廖老三万分得意的,取出一条上有七柄飞刀的“皮带刀鞘”,系在腰间,阴笑连声答道:“我要江头卖水,孔府论文,班门弄斧,在你这向以‘飞刀’手法自豪的‘红色闪电’面前,表演‘飞刀手法’!喏,三更已到,我生平计算精确,从不误时!你看,我所亲自设计,要把你们气急得‘自堕轮回’的‘特殊刀靶’,已然升起来了!”
  在廖老三得意发话之间,果然有两盏相当亮的“灯光”,从对崖的石坪之下,向上慢慢升起!
  等到升到石坪之上,原来是两根旗杆,杆上钉有两面木牌,木牌上各有一人,被铁环紧束手足、咽喉,固定在木牌之上!
  人的头上尺许位置,各挂了一盏不怕风雨,光度颇亮的“煤油灯”,使相隔两丈四五以外的陆红、路峰,暨任之重三人,都可以把木牌上两人的貌相、情况,看得清清楚楚!
  右面旗杆上,身困木牌,被五只粗巨铁环,分束手腕、脚踝,暨咽喉部位,丝毫动弹不得之人,正是连贴身所藏的“嘉奖令”都被廖老三弄走的“现代小侠’李强!
  左面那人,一切倩况,都与李强相同,是个颇像“圣诞公公”的白须白发老者,路峰和任之重等,早就把他推断为“昆仑大侠”!
  看清情况,他们个个都热血沸腾,知道下面的所谓“好戏”,是甚么凄惨局面!但包括能跑会跳的“红色闪电”陆红在内,都对那两片石坪之间的“两丈四五”距离,毫无办法,他们所能做得到的“泄愤举动”,诚如廖老三适才所言,只有在看完对方把诸葛宏和李强,恣意杀戮以后,一个个气得“自坠轮回”,向绝谷跳了下去!
  这时,路峰用几乎接近内家“蚁语传声”的极低极低语音,向陆红悄然叫道:“陆红,你和李强,都接受过严格特殊训练,快注意他的‘嘴唇’!我刚才发现他嘴唇微动,好似不便‘出声’,想对你说甚‘唇语’?”
  陆红心中一喜,但注目有顷以后,却气得把脚一顿!
  路峰方对她投过询问目光,陆红便凑过身去点头说道:“不错,他是说‘无声唇语’,但又全是废话!说甚么:‘见怪不怪,其怪自败,松柏不凋,金刚不坏!……”
  她因心中有气,说到后来,不曾压低语音,以至把最后“松柏不凋,金刚不坏”两句,被两丈四五以外的寥老三,倾耳听见!
  廖老三只听见后面,没听见前面,遂以为定是陆红自己安慰自己之言,发出一阵极具讽刺意味的狂笑说道:别再自己找安慰了!既已落在我廖老三的手中,‘松柏难免要凋,金刚照样会坏’!何况他们只不过是练过几天武学的‘血肉之躯’!……”
  说至此处,把“皮带刀鞘”上的七柄飞刀,全都取在手中,厉声叫道:“陆红,你练‘五柄飞刀’,我却练‘七柄飞刀’,你叫‘闪电手法’,我却叫‘七刃分尸’!如今,时辰已到,好戏开锣!你们三个人,都替我睁开眼睛看一看,我先杀‘诸葛老匹夫’,倒试试‘松柏是否不凋’?……”
  语音落处,右手电挥,七道电闪刀光,便向左面那块木板上的白发白须老者飞去!
  咽喉一刀,右肩一刀,左肩一刀,右胯一刀,左胯一刀,腰腹之间则并排连中两刀!
  七刀,刀刀皆中,“夺”然入木,手劲不轻,更有七股“血箭”,应刀狂喷而起!
  廖老三走向左面木牌,拿下飞刀,白发白须老人的尸首,便分为头颅、左右手、左右腿,以及腰腹切断等的“七块”,果然应了廖老三刚才吹嘘的“七刃分尸”之语!
  这时,廖老三手持那七柄血渍殷然的“飞刀”,走到石坪前端,想对均已满面泪痕,气急得六神无主的陆红、路峰、任之重等三人,耀武扬威,突然耳中听得:“见怪不怪,其怪自败,松柏不凋,金刚不坏……”
  发话人,仍是李强!但李强这次,不是用“无声唇语”,而是用他的嘹亮喉音,朗朗出口!
  廖老三勃然大怒,转身七刀齐发,口中并厉声骂道:“李强,松柏已凋,如今,倒看你这‘金刚’,会不会坏!你且还我四弟‘青竹丝’的命来!我照样把你尸分七块!”
  怪事来了,李强喉间、身上所束的粗巨“铁环”,突然成了“纸扎”的一般?被他一挣便断!
  刀先飞到,李强微一伸手,居然便一齐抄住?剑眉双轩,“哈哈”笑道:“‘金刚’既然不‘坏’!‘松柏’如何会‘凋’?凋的只是‘百步蛇’廖老大而已!廖老三,你居然把你‘大哥’,来个‘七刃分尸’?下手也太狠了!……”
  廖老三哪里肯信?但捡起滚落地下的“人头”,扯掉白发白须等化装用物,仔细一看,不禁目眥欲裂地,咬牙诧声叫道:“怪事!怪事!分明是我亲手把诸葛老匹夫和你,用‘铁环’束上‘分尸靶’的,那老匹夫却怎会变成我大哥?……”
  李强失笑道:“区区几枚‘铁环’,哪里束缚得住内外功已臻绝顶的‘昆仑大侠’!我师傅既获自由,你大哥便倒了大楣,当上‘替死鬼’了!我也乐得装模作样,在你背后,察看你究竟够多凶毒?有没有半丝可恕之道?……”
  廖老三咬牙已咬得顺着嘴角淌血,厉声问道:“老……老匹夫呢?……”
  李强笑道:“我师傅帮你把这两块‘分尸牌’,由石坪下升起以后,大概是到对崖去了?因为,那‘轮回’两个大字之下,还藏着一个身着绿衣,贴壁而立,在黑暗中,相当难以发现的‘雨伞蛇’廖老二呢!如今多半已被我师傅制住,抛下那壁旁‘蛇穴’,喂了‘穴’中,上千条的‘各种毒蛇’……”
  他说至此处,恢复了原来形相的诸葛宏,已笑吟吟的,由参天削壁上“轮回”两个大字下现身,向路峰、陆红等人,缓步走来!
  这时,李强玩弄着他那接得的“七柄飞刀”,向廖老三含笑叫道:“廖老三,你刚才所说自动跳下峡谷,以了结这场‘轮回之约’的办法,着实不错!如今,请你‘示范’!否则,我只好‘以其人之道,还制其人之身’!你应该明白,这‘七柄飞刀’,会在你身上的七个甚么部位,钻刺进去!……”
  说话之间,手上刀光又是一阵慑魂颤动,似欲联翩飞出?
  廖老三斗既无力,退又无路,万般无奈之下,一声凄然怒吼:“你们小心!”
  怒吼声中,人已纵出石坪,为他适才要逼人“自堕轮回”之语,来了个以身示范!
  人起,刀光也起,李强把那“七柄飞刀”,抛得和廖老三的身躯,一同落向黑不见底的千寻深谷!
  陆红透了一口长气,擦掉满头冷汗,撒娇似的,把娇躯偎向诸葛宏的怀中,并瞟着路峰,嫣然叫道:“路师叔,又有表演你这‘老江湖’,善于推断的机会来了!廖老三临死之前,所凄厉叫出的那一声‘你们小心……’,又是甚么意思?……”
  路峰失笑道:“在你师傅这‘长青不凋’的‘松柏’旁边,我最多是株‘老梅’,或是一株尚可略禁霜雪的‘竹子’而已!有甚么疑难问题,应该去问他这‘老老江湖’!我这‘秋萤爝火’,怎拟‘中天皓月’?只好既知机,又识趣的,来个‘近来学得乌龟法,能缩头时便缩头’了……”
  诸葛宏一阵“哈哈”大笑,众人便上了归程。
  但才回到任之重的“组长办公室”中,陆红对它爱极,把它抱在怀中,从乌来带回的那只“印度猫”,却微显不安地,伸出它那相当锐利的“小爪子”来,把陆红轻轻抓了一下!
  陆红“咦”了一声,扬眉叫道:“我就不相信你这‘小东西’,真能有多么强的感应能力?廖家‘毒蛇兄弟’,均已悉数歼除,按理说来,这任组长的‘办公室’中,不应该再有‘蛇味’?……”
  这时,被诸葛宏袪除“蛇毒”,先行遣回“台北”的韩飞,突然敲门走进,诸葛宏看他一眼,含笑问道:“韩老弟,我要你一回‘台北’,便把她先行逮捕的‘阿巴桑’呢……”
  韩飞苦笑答道:“我完全遵照老人家的指示,先出其不意地,制住‘阿巴桑’,然后把你交给我的一切‘邪毒伎俩’,再仔细讯问口供!但哪里知道‘雄精珠’才一上身,那‘阿巴桑’便全身强烈颤抖,发生惨嚎,干脆使我不及加以讯问,也不及加以阻止的,立即嚼舌而死!……”
  诸葛宏叹道:‘她是廖家四兄弟的‘母亲’,有点‘苗疆血统’,号称‘毒心蛇母’!大概弄蛇年久,连‘性格’带‘体质’,都渐渐与‘蛇’同化,才受不了那粒‘上品雄精珠’,对她产生‘克制作用’的莫大痛苦,加上明知廖家兄弟事败,失了再斗勇气,干脆自求解脱……”
  韩飞取出一粒比“龙眼”略大,带有浓冽“雄黄气味”的金黄色珠儿,交还诸葛宏道:“我生恐‘毒心蛇母’遗尸之上,还有甚么‘邪毒凶物’?故而先把她遗尸火化,然后仗恃‘雄精珠’护身,再来细搜由她负责打扫的‘组长办公室’,看看会不会和上次一样,被她装设了甚么‘窃听器’……”
  诸葛宏接口笑道:“不必搜了,她有东西留下,但不是甚么‘窃听器’等‘科技产品’,而是‘凶毒之物’!你看陆红怀中所抱那只‘印度猫’的眼睛,它一直神情紧张的,盯着任老弟所用那张办公桌,便可知道桌子的抽屉中,不是有条奇毒蛇儿,便是更厉害的‘百足之虫’?……”
  说至此处,先微开抽屉,把手中“雄精珠”塞进,再把抽屉关好。
  抽屉之中,顿时起了一阵活物翻滚,暨猛力爬行声息,但不久便告平静!
  诸葛宏第二度打开抽屉,取出一只大如人拳的“金毛人面蜘蛛”,和一条长约尺许的“紫黑蜈蚣”,但均已僵直死去,一动不动!
  他向满身冷汗,正暗庆自己又过一关的任之重笑道:“任老弟,毒蛇母子俱灭,‘百足之虫’也‘既死且僵’!你干脆休假几天,命人换张桌子,并把办公室彻底消毒,我真的动了游兴,立刻去趟‘昆仑’,看看那数十年久别的昔日遇师练艺之地……”
  话方至此,李强与陆红同声接口:“师傅,我们也去!我们有三个月的‘慰劳假’呢!”
  陆红这次不再规避,不再耍甚刁黠心机,主动愿作“三人行”了!于是,诸葛宏的脸上,展露慈祥笑容,李强的脸上,更是心满意足的遍布喜色!

  (全书完,zhychina初校,2020年4月) 

相关热词搜索:台湾江湖行

下一篇:最后一页
上一篇:
第七部 七彩双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