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
2021-03-20 20:29:32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三人漫无目的在长白山中搜索着,但是一天又过去了,仍然没有发现狼人的踪迹。
  这天入夜,他们找到一座山洞,便在洞中生火过夜,林歌和朱五绝为了怕引起金糊涂酒瘾发作,都不再喝酒,只在火堆边吃着干粮,烤火取暖。
  金糊涂道:“你们为何不喝酒?”
  林歌道:“不喝。”
  金糊涂道:“你们只管喝,别为我担心,我说戒就戒。”
  朱五绝道:“戒你个大头鬼!”
  金糊涂道:“好,就算为了保命好了,我可不喜欢你们把我当作可怜虫来看待,你们只管喝吧!”
  朱五绝道:“我也要戒了。”
  金糊涂道:“为什么?”
  朱五绝道:“为了这两瓮酒,可知耽误了咱们多少行程,若不要挑这担捞什子,咱们要跳就跳想飞便飞,说不定早就逮到那狼人了。”
  林歌道:“不错,明天开始,咱们不要再挑着这些东西,爬上山峰上去找一找。”
  朱五绝道:“不但不挑,我索性……”
  说到这里,抓过扁担便要去砸破酒瓮。
  金糊涂大惊道:“慢着!”
  朱五绝道:“怎么呢?”
  金糊涂走去护着那两瓮酒,说道:“不挑就不挑,干么要砸掉它,这是最够劲的二窝头呀!”
  朱五绝冷笑道:“现在就是十八窝头,对你也不管用了。”
  金糊涂道:“留着!留着!说不定改天咱们把人参貂皮端到姬飞飞跟前,她一高兴为我解了腹内之毒,那时我便可痛痛快快的喝个酩酊大醉。”
  朱五绝放下扁担,长叹一声道:“不是我浇你冷水,你这个希望只怕很渺茫。”
  金糊涂道:“不一定,我这个人天生命苦,不会这么轻轻易易就离开这人间苦海的。”
  林歌道:“那狼人腿上中了一剑,必是躲藏起来养伤,因此才找不到他的踪迹。”
  金糊涂点头道:“不错,可惜不知他躲在何处,奈何!”
  林歌道:“他躲藏的地点,必是在人迹无至的山上,明天咱们先攀上主峰去找一找看。”
  这句话刚刚说完,他忽然转头向洞外望去,目光炯炯地道:“什么人?”
  金糊涂和朱五绝也听到洞外传来异响,两人伸手取过兵器,准备应变。
  “对不起,打扰了。”
  人影一闪,一个白衣人已出现在洞口上!
  这白衣人年约四十出头,相貌相当英俊,身材也相当倾长,头上戴着一顶竹笠,脚上穿着一双乌拉鞋,手中握着一把刀,模样十分潇洒飘逸。
  他举手揭下竹笠,向林歌三人略一欠身,含笑道:“在下可以进去吗?”
  朱五绝叫道:“是你——赵虹!”
  听到“赵虹”二字,林歌的心弦微微一震,因为这个名字他听到已久了。
  当今武林,有所谓“十大高手”之说,宋七刀、老翰林、金糊涂、朱五绝便是“十大高手”中的
  人物;林歌因是“后起之秀”,故未被列名,但他对“十大高手”早已耳熟能详,眼前这位赵虹号称
  “过路客”,正是“十大”中排名第七的人,金糊涂和朱五绝曾不只一次提到这个人,说他的“七十二地煞刀”如何如何的厉害,是以林歌虽未见过这个人,对他却已有相当程度的了解了。
  过路客赵虹目光一扫林歌三人,最后视线停留在金糊涂的面上,哈哈大笑道:“金糊涂,你也在啊!”
  金糊涂神色十分冷淡,答道:“你来干么?”
  赵虹道:“你们来干什么,我便是来干什么,咱们有志一同。”
  金糊涂冷冷淡淡地道:“有志一同这句话说得太早了些。”
  赵虹笑道:“怎么呢?”
  金糊涂道:“因为你还没征求我们三人的同意。”
  赵虹哈哈大笑道:“奇哉怪也,这长白山又不是你们的私产,那狼人也不是从你肚子里崩出来的,我为什么要先征求你们的同意?”
  金糊涂道:“要和我们在一起,就得征求我们的同意。”
  赵虹道:“我为什么要和你们在一起?”
  金糊涂道:“不和我们在一起,便请即刻退出这山洞。”
  赵虹道:“这座山洞是你们化钱买的?”
  金糊涂眉头一锁,很不高兴地道:“姓赵的,我最不喜欢你的地方就是这一点,你这人太喜欢强词夺理,跟你讲话,就像跟女人讲话一样缠夹!”
  朱五绝觉得现在多一个帮手不是坏事,便道:“金糊涂,这位赵朋友也有可取之处,大家能在这长白山中见面也算有缘,你就少说一句吧。”
  金糊涂冷笑道:“我这一生已注定只交两个朋友,一个林歌,一个是你。”
  朱五绝道:“多交一个也不妨啊。”
  金糊涂道:“多交一个便是滥交了。”
  朱五绝道:“可是你……”
  他想点醒他:既然已被百毒公主下了毒,此时此地多交一个朋友,等于多一分力量去对付狼人和百毒公主,但话到嘴边,思及赵虹的为人,便住口不说了。
  金糊涂明白他的心意,仰头哈哈笑道:“论语曰:‘益者三友……友直、友谅、友多闻,益矣!’若是交上那些自私自利狗皮倒灶的朋友,则如引狼入室,后患无穷!”
  赵虹脸色一变道:“你在骂我?”
  金糊涂笑道:“哈哈,这世上自私自利的人也不只你一个,你何必往自己脸上贴金呢!”
  林歌忍不住笑了起来。
  赵虹更是恼怒,但他是有目的而来的,当下忍住气道:“金糊涂,我不记得什么时候得罪了你,致使你对我赵虹成见如此之深?”
  金糊涂道:“没有,你没有得罪过我,我只是不想交你这个朋友罢了。”
  赵虹转望林歌,微微一笑道:“你不想交我这个朋友,别人未必跟你一样。”
  林歌欠身道:“对不起,我跟金糊涂是一个鼻孔出气的。”
  他数度听金糊涂提起这个“过路客赵虹”,说他为人如何的阴险自私狡猾如狐,是以说话也就不讲究客气了。
  赵虹碰了个钉子,居然仍不发火,吃吃的轻笑道:“林老弟,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我知道你们现在已陷入困境,再过四天你们如不能拿到那批人参貂皮,他的一条命便要报销了,此时此地,你们难道不需要一个帮手吗?”
  林歌斜眼望他问道:“你能帮什么忙?”
  赵虹道:“我能帮助你们找到那狼人。”
  林歌道:“你是说你知道狼人躲藏在哪里?”
  赵虹道:“正是。”
  林歌道:“他在哪里?”
  赵虹道:“这个等谈好了条件再说吧。”
  余糊涂冷笑道:“姓赵的,你找错人了,我们三人不是商人!”
  赵虹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金糊涂道:“我们不跟人家谈条件。”
  赵虹道:“这个条件非谈不可,我千辛万苦才找到那狼人躲藏之处,拿到那批人参貂皮之后,难道不能分一些?”
  林歌道:“不能,因为我们必须拿那些东西去换回金糊涂一条命。”
  赵虹道:“百毒公主并不知那些东西有多少,我拿走三分之一她也不会知道。”
  朱五绝道:“这话有道理!林歌,咱们可以接受这个条件。”
  林歌也觉救金糊涂的命要紧,不必在此时耍个性,便点头道:“好,赵朋友,你把狼人躲藏的地点说出来,咱们一起去动手,干掉狼人之后,你带走全部的三分之一。”
  赵虹眼睛一瞟金糊涂,带着讽刺的表情笑道:“不知金大侠同意不同意?”
  金糊涂道:“不同意!”
  林歌劝道:“金糊涂,君子斗志不斗气,你该明白这个道理。”
  金糊涂道:“我明白得很,可是我更明白跟这姓赵的打交道的后果,他的鬼点子多得很,绝不会只得到三分之一为满足。”
  赵虹怒道:“你这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一个人来到长白山,哪有能力带走全部的人参貂皮?”
  金糊涂道:“反正我知道你是黄鼠狼绐鸡拜年,没安着好心肠。”
  赵虹更怒,回顾林歌愤愤然道:“你听他说的什么话?他这人就是疑心病重,因此愁白了头发!”
  林歌道:“金糊涂,既然他知道狼人躲藏之处,这比什么都有价值,我看就跟他合伙干一次看看,要是横生枝节,我第一个不饶人。”
  金糊涂耸耸肩道:“要去,你和五绝跟他去,我是打定主意宁死不跟奸商合伙的。”
  朱五绝道:“你不去也好,就在这洞中看守东西——对了,赵朋友,你既发现狼人躲藏之处.,为何不一个人干,却来找我们合伙?”
  赵虹笑道:“老实说,我比你们早一个月上山,我曾经见过狼人杀人,许多武林高手只一个照面便被他掐断了脖子,我自知一人制服不了他,因此才来找你们一起行动。”
  林歌道:“记住,不能有阴谋,否则我林歌会对你不客气。”
  赵虹道:“绝对没有阴谋,不过在我们动身去杀狼人之前,必须先干掉两个人。”
  金糊涂一哼道:”你们听听,这就是他的作风,得寸进尺!”
  林歌问道:“要干掉谁?”
  赵虹道:“天山二叟。”
  林歌摇头道:“没这个道理,为杀狼人而杀天山二叟,不像话!”
  赵虹道:“这两个老家伙不除,我们即使得到那批东西,也是带不走的。”
  林歌道:“不错,他们可能会动手抢夺,但我不能在他们未动手之前就杀了他们。”
  赵虹道:“为什么?”
  林歌道:“因为我不是狼人。”
  赵虹道:“要等他们动手抢夺的时候,你才肯杀人?”
  林歌道:“他们动手抢夺的时候,我也不一定要杀死他们,我只要让他们达不到目的也就是了。
  赵虹道:“你有此能力?”
  林歌点点头道:“大概可以。”
  赵虹道:“除了天山二叟之外,可能还有不少人已经入山,你能把所有的人一一击退吗?”
  林歌道:“尽力而为。”
  赵虹道:“好,咱们就这么说定了——金糊涂,你去不去?”
  金糊涂道:“不去!”
  赵虹道:“他们二人愿为你拚命,你自己倒不肯出力,这不是笑话吗?”
  金糊涂道:“我情愿毒发而死,绝不愿上奸商的恶当!”
  林歌道:“金糊涂,咱们曾经上过‘劳碌剑客葛天靖’的恶当,结果也并不吃亏。”(事详拙作西出阳关一剑客)
  金糊涂道:“这一次不一样,反正要去你们去,我是打定主意不去的。”
  林歌不悦道:“奇怪,你怎么忽然变得这么顽固不化了?”
  金糊涂哈哈笑道:“抱歉,就这么一次,请原谅则个。”
  朱五绝道:“去吧!去吧!三个臭皮匠抵得一个诸葛亮,何况咱们三人还不是臭皮匠,我不相信有人能叫咱们上当吃亏。”
  金糊涂摇头道:“我说不去就不去,你们不用多说了。”
  林歌转对赵虹问道:“咱们什么时候动身?”
  赵虹道:“明早。”
  林歌道:“距此多远?”
  赵虹道:“不近,只怕要走两天。”
  林歌道:“来回四天?”
  赵虹道:“是。”
  林歌道:“这不成,来回就要四天,一定会超过百毒公主的期限。”
  赵虹道:“这倒是事实,咱们不一定能一到地头就将那狼人打杀,就算一切顺利,搬运那些东西也很费时间……嗯,要不然咱们立刻动身。”
  朱五绝道:“好,立刻出发!”
  林歌回对金糊涂道:“你就待在这里等我们回来,没事不要离开。”
  金糊涂道:“可以。”
  林歌道:“不管情况如何,我们都会在期满前一天赶回来。”
  朱五绝道:“对,杀不了狼人拿不到那批东西,我们在期满之前赶回来,找百毒公主拚命去!”
  金糊涂挥挥手道:“去吧!去吧!但愿菩萨保佑你们,不要上了恶人的当!”
  于是,林、朱二人带上所需食物,随与过路客赵虹动身上路,连夜往深山赶去。
  赵虹领路疾行,他是当今武林的十大高手之一,身手自是了得,行进的速度极快,似一匹识途老马,一路翻山越岭向北疾进。
  走了大半夜,离开山洞已有四、五十里地,赵虹忽在一处林中住足道:“咱们歇一歇吧。”
  林歌问道:“还有多远?”
  赵虹道:“照咱们这个脚程,要是不停歇的话,过午可到。”
  朱五绝是个胖子,最不擅急行军,这回一口气赶了四十多里山区,已累得气喘如牛,便在树下坐倒,道:“歇一歇……歇一歇再走。”

相关热词搜索:一剑染红长白雪

下一篇:十三
上一篇:
十一

栏目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