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
2021-03-20 20:31:36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朱五绝有生以来,这是第一次碰到的怪事,以他的一身武功,天下实难找出几个对手,却不料今天竟栽在一个小姑娘的手里,他根本看不出她使的什么手法,竟就挨了一记耳光,这一惊真是非同小可,刹那间一张脸胀得通红,一时为之呆了。
  那少女掴了他一记耳光后,倒没继续出手,格格娇笑道:“喂!你说说看,是谁在教训谁呀?”
  朱五绝又惊又怒,大叫道:“林歌,我碰上鬼了,这丫头不简单,身法好怪!”
  林歌虽在与锡伯利全力搏斗,却也看见了朱五绝挨打的情形,心中亦惊骇万分,便道:“攻击!你要采取攻击!”
  攻击是最佳的防守,朱五绝当然明白这个道理,于是他大喝一声,跨步一掌推出,打出了他成名武林的“开山裂石十八劈空掌”!
  武林之中,练成“劈空掌”的人其实不少,但成就却有高低之分,他的劈空掌是公认的当今第一,此刻含恨出手,其力道之强自可想见,只听“呼!”的一声,顿如平地卷起一股飓风,地上积雪被刮起一大片,声势好不惊人。
  那少女不敢抵挡,一个横窜飘开数丈,拍手笑道:“没打到,哈哈!”
  朱五绝怒道:“再接一掌!”
  又是一股狂飇卷了过去。
  那少女轻功出奇的高明,娇躯一掠数丈,又避开去了。
  朱五绝刚才挨了她一记耳光,觉得若不将她收拾下来,一世英名就此完了,故决心要将她伤在掌下,当下双掌连环劈出,凌厉的掌风,一道接着一道,不停的推了出去。
  这一来,那少女有些吃不消了,一个闪避稍迟,被一股掌风带得身形如陀螺打转,摔倒在地。
  朱五绝赶上一步,骈指向她膝盖点去。
  他毕竟不是邪派人物,且知少女之母必是个顶厉害的世外高人,故出手不但有分寸,且不敢轻薄,只点少女的膝盖。
  不料就在此际,忽听一股极之猛烈的劲风迎面袭至,他抬头一看,大吃一惊,顾不得伤人,连忙斜肩掠开。
  原来,突然袭临的是一颗狼牙锤!
  这颗狼牙锤比一般所见的狼牙锤大出三倍,差不多是三颗人头加起来那么大,其重不怕有两百斤。
  一般使用流星锤和狼牙锤的人,大都有一身神力,但通常均只三五十斤重而已,此刻打到的狼牙锤却有三倍大,这使用狼牙锤的人岂非天神下降,否则那有这般大的力气?
  朱五绝定睛一望之下,不禁惊咦一声道:“老天,是一头大猩猩!”
  不错,打出狼牙锤的竟是一头面貌狰狞全身黑毛的大猩猩!
  这只大猩猩身材大约只高出普通人一个头,但腰大如桶,两条胳臂比人腿还粗大,它手上抓着系狼牙锤的铁鍊,因为没打中朱五绝,气得呀呀怪叫,正在收回狼牙锤,准备再度出击。
  那少女一个飞身躲到大猩猩身后,大叫道:“大黑,打死他!打死他!”
  大猩猩收回狼牙锤抡舞着,一边抡舞一边向朱五绝逼近,张开血盆大口,露出尖牙,狺狺的怪叫着。
  朱五绝心头发毛,一步一步往后退,口中说道:“赵虹,你干么老站着不动?快过来助我一臂之力呀!”
  赵虹道:“来了!”
  一个箭步跳到朱五绝身边,突然掌出如雷,五指抓上了朱五绝的肩井穴!
  朱五绝做梦也想不到他会对自己突施袭击,全身顿时酸麻无力,不禁大惊失色道:“姓赵的,你这是干什么?”
  赵虹冷笑一声,用刀柄在他命门穴上一戳,道:“躺下吧!”
  朱五绝眼前一黑,登时昏死过去。
  林歌一见赵虹反戈相对,大为愤怒,纵身后退,厉声道:“姓赵的,你莫非也是这一家人的仆人?”
  赵虹笑道:“猜对了。”
  林歌大怒道:“你骗我们到此何为?”
  赵虹道:“奉主人之命,清除进入长白山的武林朋友!”
  说了这话后,他向锡伯利使一眼色,两人便夹攻而上,一个七星宝刀,一个金色软剑,对林歌发动猛攻。
  林歌长啸一声,奋起迎战;他刚才与锡伯利打了七、八十招,虽然略占上风,一时却无法取胜,现在多了个赵虹,便觉压力奇大,有穷于应付之感,但一想到上了赵虹的当,这个气可大了,因之牛脾气发作,不顾一切的运剑拚斗起来。
  这时候,那少女走到朱五绝身边,踢了朱五绝几脚,骂道:“你这头肥猪竟说要教训我,还骂我是丫头,当真无礼之极,现在我可要叫大黄把你吃掉了!”
  提高嗓门叫道:“大黄!大黄!”
  但那只老虎尾巴被断,负痛而遁,早已不知逃到那里去了。
  少女不见大黄回来,便转向大熊叫道:“大白,你来!你来!把这头肥猪的脑袋咬下来!”
  那只大白熊鼻子中了一剑,尚在流血不止,正在雪地上打转叫啸,没听见少女的话。
  少女很生气,一跺脚,转对那只大猩猩道:“大黑,你来把这头肥猪咬死!”
  那只大猩猩听了便丢下狼牙锤,摇摇摆摆的走过去,一把将朱五绝提了起来。
  林歌一见大惊,顾不得再与锡伯利和赵虹拚斗,大喝一声,飞身扑去,振剑便向大猩猩的面门刺去。I他出剑奇快无比,大猩猩闪避不及,右颊上立被刺中,登时痛得它怪叫一声,丢下朱五绝,掩面跳脚呱呱大叫。
  林歌俯身一把揽起朱五绝,正欲纵走之际,蓦觉背心似被针刺痛了一下,刹那间只觉头晕眼花,心跳气急,情知中了淬毒暗器,心中大惊道:“糟了!”
  他回头一看,只看见一个模糊晃动的白衣妇人的身形,次瞬间便全身一软,倒地不省人事了。

×      ×      ×

  林歌和朱五绝苏醒过来时,发现置身于一个山洞中,两人的脚上都系着脚镣,已成阶下囚矣!
  这山洞其实就是一间牢房,约有五丈深二丈宽,地上尽是野兽的大便,气味极是难闻,显见是用来关禁野兽的。
  由洞内向外望去,可以看见谷中的一些情景,但洞口拦着一扇铁栅,坚固无比,别说脚上系着脚镣,即使是自由之身,也别想破门而出。
  林歌别脸望望朱五绝,开口道:“五绝,你没事吧?”
  朱五绝神智尚未完全恢复,迷迷糊糊的答道:“嗯,…咱们在那里?”
  林歌道:“在山洞中。”
  朱五绝眨眨眼睛,定睛细视洞中情形,不禁吃了一惊道:“怪哉,咱们怎的被关在这里?”
  林歌道:“咱们着了那姓赵的道儿,被他们擒住啦!”
  朱五绝这才想起自己是被赵虹点了穴道的,不觉咬牙切齿道:“他妈的,还是金糊涂说的不错,这姓赵的真是阴险卑鄙已极——他和锡伯利是一伙的吗?”
  林歌道:“不错,他们是一伙的。”
  朱五绝问道:“你怎么也失手了?”
  林歌将经过情形说出,然后说道:“不知道这广寒谷的主人是谁,我只看见一个模糊的妇人身形,她好像穿着一袭白衣……”
  朱五绝道:“姓赵的王八蛋说他们奉主人之命要清除进入长白山的武林朋友?”
  林歌道:“嗯。”
  朱五绝道:“什么意思?”
  林歌道:“谁知道。”
  朱五绝道:“是了,那狼人必是那妇人的手下之一,她利用狼人去杀害采参客和猎人,抢得人参貂皮据为己有。”
  林歌道:“这倒不一定,那姓赵的是当今武林十大高手之,那锡伯利又是北国第一高手,像他们这样赫赫有名的人物,竟甘心为人奴仆,由此可见那妇人必是非常了不起的人物,这样的人物多半不会把人参貂皮放在眼里。”
  朱五绝道:“要不然,她干么要清除进入长白山擒捕狼人的武林人?”
  林歌道:“这一点我也想不通,好在她并未杀死咱们两人,我想她会来跟咱们相见解释明白。”
  朱五绝看看脚上的脚镣,叹了口气道:“这脚镣很坚固……”
  林歌苦笑道:“这山洞是关野兽用的,她竟把咱们当作野兽来看待,真是岂有此理。”
  朱五绝道:“现在只有一线希望了。”
  林歌道:“你说什么?”
  朱五绝道:“希望金糊涂能够找到这里,救咱们出去。”
  林歌道:“很难,这广寒谷的主人既然要清除进入长白山的武林人,只怕金糊涂也不能幸免。”
  正说着,忽见洞口铁栅门外出现了一个人影,竟是那容貌俏丽的少女!
  她附在铁栅门上,笑吟吟道:“喂,你们在说些什么?”
  朱五绝冷哼一声道:“林歌,这小丫头年纪轻轻竟是心狠手辣,只怕不是人生的。”
  那少女大怒道:“肥猪,你又骂我了?”
  朱五绝骂道:“骂你又怎样?你这个小狐狸精——对了,你一定是狐狸精生的,所以才没有一点人味!”
  那少女气得粉脸变青,大叫道:“大黄!大黄!你过来!”
  一声虎吼,那只老虎出现了。
  那少女掏出一支钥匙打开了铁栅门锁,便要驱虎入洞,便在此时,只听附近有个妇人的声音道:“翠儿,不可胡闹。”
  随着话声,一个白衣老妇人来到了洞口。
  这老妇人有一头银发,但脸上却戴着人皮面具,若听声音和看身材,似乎年纪并不大,可是那头银发却显示她的年纪已在七八十岁以上。
  林歌暗暗纳罕,心想那少女不过十七八岁,她若是这老妇人的女儿,那岂不表示老妇人是在六十岁左右生了她,一个老太婆还能生产吗?
  朱五绝也觉得奇怪,忍不住问道:“喂,你可是这广寒谷的主人?”
  老妇人摇摇头。
  朱五绝道:“那你是谁?”
  老妇人冷冷答道:“我是我女儿的母亲。”
  朱五绝“哈!”的一笑道:“失敬失敬,原来你是你女儿的母亲,你这个宝贝女儿可真是泼辣得紧,真不明白你是怎么把她生出来的。”
  老妇人又冷冷道:“这个不是我女儿,这个是我孙女儿。”’
  朱五绝一怔道:“哦,你是老奶奶?”
  老妇人点点头。
  朱五绝道:“这么说,你是广寒谷主人的母亲了?”
  老妇人道:“不错。”
  朱五绝道:“尊姓大名?”
  老妇人道:“你叫我老奶奶就是了,别管我们姓甚名谁。”
  朱五绝哈哈笑道:“不当人子,你是你孙女儿的老奶奶,可不是我朱某人的老奶奶,我凭什么要叫你老奶奶呀!”
  老妇人道:“锡伯利叫我老奶奶,赵虹也叫我老奶奶,你们当然也得叫我老奶奶了。”
  朱五绝一哼道:“我不叫!”
  老妇人冷笑道:“你非叫不可。”
  朱五绝一耸肩道:“为什么?”
  老妇人道:“不叫,你们就得死。”
  朱五绝哈哈大笑道:“我道是什么不得了的事,原来你是拿死来恫吓人,死有什么可怕的呀?”
  老妇人道:“你不怕死?”
  朱五绝道:“当然不怕,我这辈子生得难看,早就活得不耐烦了,今天你把我杀了,二十年后我又是一条好汉,说不定下辈子我会长得比现在好看一点。”
  那少女“咕!”的一笑道:“你自己也承认长得难看了?”
  朱五绝眼睛一翻道:“是啊,与你刚好是……是半斤八两!”
  那少女大怒,转对老妇人道:“奶奶,这肥猪骂得我好惨,快把他杀了吧!”
  老妇人道:“别急,先饿他们半个月,杀杀他们的威风再说。”
  她将铁栅门锁上,便欲拉少女离去。
  林歌开口道:“老奶奶。”
  老妇人听得一喜,道:“对啦!你这小伙子较识时务,真讨人喜欢,你再叫一次。”
  林歌道:“老奶奶。”
  老妇人高兴得桀桀大笑起来。
  朱五绝瞪了林歌一眼,道:“林歌,你一向最有骨气,今天你的骨气那里去了?”
  林歌笑道:“这位老婆婆没有八十也有七十了,够资格做我的老奶奶,我叫她一声老奶奶也不为过。”
  朱五绝道:“但她根本不是你的奶奶。”
  林歌道:“我奶奶已逝世了,就认一个来叫叫又有何妨?”
  朱五绝连连摇头道;“不对!不对!这半路认老爹,有奶便是娘的作风,我反对!”
  林歌不理他,向老妇人道:“老奶奶,我可以请教您一些问题吗?”
  老奶奶笑嘻嘻道:“好,好,你问便是。”
  杯歌道:“你们这广寒谷是由您作主还是由令嫒作主?”
  老奶奶道:“大半由我女儿作主,不过有些事情我也可以作主。”
  林歌道:“那赵虹骗我们到此,是谁出的主意?”
  老奶奶道:“是我。”
  林歌道:“目的何在?”
  老奶奶道:“我喜欢多几个人叫我奶奶,同时也可帮我们母女管理这座百兽山庄。”
  林歌道:“哦,你们这地方名叫百兽山庄?”
  老奶奶道:“正是,我们养了百种野兽,锡伯利和赵虹忙得不可开交,需要增加人手才行,听赵虹说你们都是中原武林一等一的好手,所以我命他把你们带来让我见见,你这小伙子还不错,可惜你的那位朋友太胖了,只怕他很懒。”
  朱五绝笑道:“你说对了,我朱五绝乃天下第一懒人也,每天只知吃喝睡觉,我看你还是赶快把我放了,免得糟蹋你的粮食。”
  老奶奶道:“不会,我们会把你刹成一块块,拿去喂给老虎和狮子吃。”
  朱五绝听她娓娓道来,说得好不轻松,不禁打了个寒噤道:“他妈的,你们究竟是人还是狐狸精呀?”
  林歌怕她生气,忙道:“老奶奶,我这位朋友是粗人,不大懂得礼貌,您别见怪。”
  老奶奶道:“不懂礼貌倒不要紧,我们百兽山庄的各种野兽也不懂礼貌,不过它们都很听话,我们只要听话就行。”
  林歌道:“你们养这么多野兽干么?”
  老奶奶道:“好玩呀。”
  林歌道:“只是好玩而已!”
  老奶奶道:“我们觉得与野兽相处比与人相处还来得可靠,所以我们便收养野兽,视百兽为一家人。”
  林歌道:“那狼人也是百兽之一?”
  老奶奶摇头道:“他不是,他不听话,我不喜欢他。”
  林歌道:“您知道他在哪里吗?”
  老奶奶道:“叫我奶奶!”
  林歌道:“是,奶奶,您知道狼人躲在哪里吗?”
  老奶奶摇头道:“不知道,我们不惹他,他也不惹我们,大家相安无事。”
  林歌道:“他杀害了许多猎人和采参客,这件事您知道吗?”
  老奶奶道:“知道,那不干我们的事。”
  林歌道:“我们是来为民除害的,希望您放了我们——”
  老奶奶立刻摇头道:“不成,你们两个今后是我们百兽山庄的兽奴,至死不得离开此谷!”
  林歌道:“要是我们不愿意呢?”
  老奶奶道:“那就刴成一块块,喂给老虎狮子吃。”
  林歌道:“那锡伯利和赵虹当初也是被你们捉来的吗?”
  老奶奶道:“不错。”
  林歌道:“您——”
  “叫奶奶!”
  “是,奶奶,您用什么方法使他们心甘情愿留下来而不想逃走?”
  “这……哈哈,未便奉吿。”
  “是不是用毒药控制他们?”
  “不是。”
  “给他们金钱?”
  “也不是。”
  “慑于您——奶奶的武功?”
  “不是,不是。”
  “要不然,是什么呢?”
  “这个……我不妨这样告诉你:你们男人都是贱骨头!”
  “这话什么意思?”
  老奶奶不再回答问题了,笑道:“我女儿会来回答你这个问题,你等着就是了。”
  说到这里,便推着那少女走了。

相关热词搜索:一剑染红长白雪

下一篇:十五
上一篇:
十三

栏目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