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
2021-03-20 20:32:26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出得百兽山庄,林歌和赵虹循原路而行,到了这时,林歌已知赵虹是百兽山庄的兽奴,可是他对“老奶奶”、“嫦娥”和“云英”仍然不了解,这时便问道:“赵兄,你是怎么进入百兽山庄的?”赵虹变得很冷漠,淡淡答道:“现在你只要知道我是百兽山庄的兽奴,这就够了,别的不必问,你问我,我也不会告诉你。”
  林歌笑道:“那位‘嫦娥’真是美若天仙,我和朱五绝都被她的美色迷上了。不过,如果说你是为她的美色而甘愿为兽奴,我实在有些不相信。”
  赵虹不答。
  林歌道:“她们是不是用什么方法控制了你,使你无法反抗?”
  赵虹仍不答话。
  林歌道:“你进入百兽山庄为兽奴已有多久的日子了?”
  赵虹道:“不到一个月。”
  林歌惊讶道:“不到一个月的时间,竟使你赵虹服服贴贴一至于此,当真英雄难过美人关,百炼钢成绕指柔乎?”
  赵虹面上闪过一抹诡笑,只不回答。
  林歌道:“如果你对留在百兽山庄当兽奴并不感兴趣,不妨坦诚与我谈一谈,让我们合计合计,看有什么法子可以解脱她们的控制。”
  赵虹道:“我是心甘情愿做她们的兽奴的,并没受到任何胁迫。”
  林歌道:“为何心甘情愿?”
  赵虹道:“因为她是我生平仅见的美人……”
  “你希望她嫁给你?”
  “嗯。”
  “那老奶奶是何许人?”
  “……”
  “嫦娥是她的亲生女儿吗?”
  “……”
  “她们为何隐居在那冰天雪地的绝谷之中?”
  “……”
  林歌见他守口如瓶,不禁哈哈笑道:“你不说就算了,不过要知道你是当今名列十大高手的人物,如果你只因迷上她的美色而甘为兽奴,话传到江湖上去,会被武林朋友笑掉大牙呢!”
  赵虹忽然笑道:“林歌,你真是个俗不可耐的人,你的眼中除了名利之外,好像不知世间尚有可留恋之物,当初水蜜桃真不知怎么会看上你!”
  林歌笑道:“她愿意嫁给我,只因为她需要一个男人,我愿意娶她,只因为我需要一个女人。”
  赵虹道:“你们都太俗气。”
  林歌道:“是。”
  赵虹道:“时不论古今,地不论东西,凡有血气者莫不爱美人;汉武帝说‘人可三日不食,不可一日无女’,隋炀帝见吴绛仙之美,也说‘秀色可餐,如美人者,真可疗饥也’,此皆情豪之实语。那嫦娥乃是集天地间之精华于一身之尤物,能与她在一起,我可以抛弃一切,甚至为她而死亦在所不惜。”
  林歌微笑道:“原来你对美人倾慕如此,佩服佩服!只不知与美人相处,能不能洗去一身肮脏?如果可以,那就更好。”
  赵虹道:“我见到她的那天起,便抛弃了一切尘俗之念,情愿终生为护花使者,这种情形,可喻之为抛弃红尘,遁入空门也。”
  林歌大笑道:“比喻甚当,佩服之至!”
  赵虹谈起女人,兴致就来了,又口若悬河道:“李笠翁有言:‘食色性也,见美人而不知其美者,与无目者同’,那嫦娥之美,真是美得无法形容,她不但美,而且媚态天成,你知道女人美而无媚,则其美如石,很难令人动心,有媚态者美者益美,艳者益艳,能使无情者变为有情,故女子有媚态则三四分姿色能增至六七分;嫦娥有十分姿色和十分之媚,乃是倾国倾城之一代尤物,我能与她朝夕相见,实为运气,人生到此夫复何求?”
  林歌道:“你不是在胡说八道吧?”
  赵虹道:“不是。”
  林歌自己也觉得自从见了嫦娥后有些神魂颠倒,再想起朱五绝一再表示愿意留在百兽山庄,便觉赵虹甚有可能是为嫦娥所迷,当下轻叹一声道:“我这个人比较现实,明知得不到的东西,我是不会去想的……你认为嫦娥会嫁给你吗?”
  赵虹道:“她不嫁给我也没关系,我只要能经常见到她,于愿足矣。”
  林歌道:“那锡伯利也是为她的姿色所迷而甘愿为其兽奴的?”
  赵虹道:“他已不是兽奴,他现在已升为管家,过去一个月内,他很少与我交谈,因此我不知道他是不是为嫦娥所迷。”
  林歌道:“那老奶奶虽有一头銀发,但我看其身材仍极苗条,似乎年纪并不大,是不是?”
  赵虹摇头道:“我不知道,无可奉告。”
  林歌道:“她脸上戴着人皮面具,你也不知道,是吗?”
  赵虹道:“无可奉吿。”
  林歌原想引诱他说出来,见他精明机警,一点不松懈,有些气结,轻嘿一声道:“赵兄,也许川中八丑正在前面等着,这回少了个朱五绝,你不怕命丧八丑之手?”
  赵虹道:“不怕。”
  “为什么?”
  “……”
  林歌见他不答,心甚不快,暗忖道:“哼,你别神气,川中八丑出现时,我便袖手旁观,看你怎么去对付!”
  行行重行行,当两人翻过一座山脊,将要行入一片辽濶的原始森林之际,忽听得林中传来几声惨叫!
  林歌心中一惊,刹足道:“那是什么?”
  赵虹若无其事地道:“可能有人遇难吧。”
  林歌疑云丛生道:“遇难?”
  赵虹道:“你知道那狼人经常出没于山中各处,他一旦找到杀人的机会是绝不放过的。此外,进入长白山的武林人为数不少,他们为了夺取狼人那批人参貂皮,经常会发生冲突,你们不是已见到不少人被杀了吗?”
  正说着,又有两声惨叫遥遥传来!
  林歌觉得情况有异,急道:“快过去看看。”
  双足一顿,如燕投林,飞入林中去了。
  赵虹微微一笑,缓步跟了过去。
  林歌一路往林内疾钻,进入约莫百来丈深,一眼瞥见一处积雪林地有一滩鲜血,并且看出血是从树上滴下来的!
  他抬头往树上望去,赫然发现树桠上挂着一个人,那人胸口一片殷红,已经死了!
  再仔细一看,才看出,那人竟是川中八丑中的墨梅,她的胸口似被某种野兽的利爪所抓中,一片血肉模糊,令人不忍卒睹!
  林歌心中骇异已极,暗忖道:“莫非那狼人又出现了?”
  他已领教过狼人的身手,深知其来如风,常使人措手不及,当即拔出长剑,准备应变。
  这时候,赵虹已来到近处,林歌便指着墨梅的尸体给他看,低声道:“好像是狼人下的手,你最
  好小心一些。”
  赵虹瞥了墨梅一眼,淡淡一笑道:“我听到五六声惨叫,死的只怕不只她一人吧?”
  林歌便与他再往前搜视,果然又发现了两具挂在树上的尸体,一具是无鼻龟,一具是无眼龙,两人也都是胸口受到剧创,情况与墨梅相同。
  但为什么他们都挂在树上?
  林歌脑中闪过这个疑问,却不闲细想,仗剑继续在附近搜索起来。
  很快的,他们又发现了五具尸体,正是刺竹鬼、万年青、无耳麟、无牙凤、无毛虎五人,也都是胸口受创,尸体挂在树桠上!
  林歌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冷气,川中八丑的身手他是见识过的,虽说称不上出类拔萃,毕竟也是武林中不可多得的高手,这八人要与狼人单打独斗固然远非敌手,但如联手对抗,狼人也未必能占得什么便宜,何以竟在短短的时间内全军覆没?
  他向赵虹投去疑惑的眼色,道:“你看这是怎么回事?”
  赵虹双肩一耸,摇头表示不明白。
  林歌突然扬声道:“狼人!你出来,咱们干一干看!”
  赵虹一怔道:“你怎么了?”
  林歌冷笑道:“川中八丑虽然不是什么好东西,毕竟也是人生父母养的,我不能眼看着狼人这么残杀人类,我要跟他斗一斗!”
  赵虹道:“这……”
  林歌热血沸腾,急欲发泄,又大声道:“狼人!你出来呀!你出来呀!”
  他运气而发,声若长啸,声浪传出甚远,却又从远处反响过来:“狼人!你出来呀!你出来呀!”
  回声静止之后,忽听树上响起一声微弱的呻吟!
  林歌精神一振,纵身疾起,迅速将挂在树上的五具尸体一一移落地上,发觉其中的万年青尚有余温,似乎尚有一口气在,立刻运掌抵上他的背心,将自己的真气源源输入他的体内,然后急问道:“万年青,是不是狼人出现攻击你们?”
  万年青本已气若游丝,经他输入真气后,神智便清醒了些,他吐出断断续续的声音道:“他……好……标致。”
  语毕,胸上伤口突然涌出一大股血,接着头一勾,便死了!
  林歌发怔道:“他说什么?他说谁好标致?”
  赵虹微笑不语。
  林歌突然省悟,心头一震道:“是她?”
  赵虹含笑点头。
  林歌又不禁倒抽了一口冷气,骇然道:“她……那么一个娇滴滴的姑娘,竟然在指顾之间杀死了八个武林高手?”
  难怪赵虹一点都不担心川中八丑的袭击,原来他早已知道嫦娥将在前面路上为他清道!
  但是,使林歌震惊的是:她竟能在一段极短的时间内杀死了川中八丑,而且手法相同,都是抓破了八丑的胸膛,把他们的尸体挂在树桠上,这是他林歌自觉无法办到的事呢!
  她是用手掌抓的吗?
  那么白晳纤细的玉手,柔若无骨,伸来似笋,白如春葱,居然一口气连杀八个人?
  这岂非表示她有一身高深莫测的武功?
  这岂非表示她美若天仙,毒若蛇蝎?
  这样一个可怕的蛇蝎美人,一旦下嫁金糊涂,那金糊涂岂不注定要倒霉了?
  林歌越想越怕,不觉打了个寒噤道:“你早知她要来?”
  赵虹点头道:“是的,我告诉她八丑在山中,她答应为我除去。”
  林歌问道:“是她一个人干的吗?”
  赵虹又点头道:“不错。”
  林歌道:“我倒没想到她有如此惊人的武功,是她母亲传授的?”
  赵虹没有回答,举步往前便走,道:“百毒公主可能已等得不耐烦,咱们快走吧!”
  林歌没有跟上去,运剑在雪地上挖掘起来。
  赵虹发觉他没跟来,回头一看他在掘地,不禁一怔道:“你在干什么?”
  林歌道:“埋人。”
  赵虹眉头一皱道:“川中八丑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这长白山的森林又是辽濶无比,让八具尸体躺在这里,没有人会闻到臭味的。”
  林歌不理,继续掘坑。
  赵虹道:“你不怕金糊涂毒发而亡?”
  林歌道:“还来得及。”
  赵虹道:“她希望咱们明天入夜之前将金糊涂带入百兽山庄。”“:
  林歌道:“也还来得及。”
  赵虹道:“救活人比埋死人重要吧?”
  林歌道:“这些人虽已死了,毕竟他们也是人,有一天如果我发现你暴尸野外,我也会把你埋掉。”
  赵虹无奈,只得站在一旁等候。
  林歌掘了很大一个坑,将川中八丑的尸体一一移入,再推土掩埋,忙了半个时辰才告完毕。
  他拭净长剑,纳剑入鞘,才说道:“好了,现在可以走了。”
  经过一整天的跋涉,这天薄暮时分,两人终于回到金糊涂“驻扎”的山洞。
  一看,原先放在洞中的两瓮酒尚在,但金糊涂却已不知去向。
  林歌心头一沉,急忙转到洞外,大声喊叫道:“金糊涂!金糊涂!你在哪里?”
  连喊数遍,未见金糊涂赶回,也未闻应声,远近一片寂静,似乎这一带山区早已没有一个人了!
  林歌顿时忧心忡忡,望着赵虹道:“你看这是怎么回事?”
  赵虹道:“金糊涂虽然中了百毒公主姬飞飞的毒,一身武功仍在,如果他遇上强敌,仍有搏斗能力,而这洞内洞外并无打斗痕迹,足证他并未遇险……”
  林歌道:“既然如此,人到哪里去了?”
  赵虹道:“可能是离开了。”
  林歌道:“他要离开此洞,必会留言。”
  赵虹道:“对,再找找山洞看。”
  两人再转入山洞内,仔细的寻找了一遍,甚至连两瓮酒都打开看过了,结果并未找到金糊涂的留字。
  林歌眉头皱成了一团,道:“他会不会找百毒公主拚命去了?”
  赵虹笑道:“金糊涂名叫糊涂实不糊涂,他绝不肯干没把握的事。”
  林歌忽然目光一凝,逼视着他道:“会不会是嫦娥来把他带走了?”
  赵虹道:“这是不可能的,金糊涂的体内之毒未解,她将他带去百兽山庄干什么?”
  林歌道:“也许她有解毒之法。”
  赵虹道:“若是如此,她何必要我带着这些人参貂皮来救人?”
  林歌一想也是,又皱眉道:“金糊涂是一条血性汉子,他也许会因不愿拖累我和朱五绝而不顾自己的性命离此下山而去,但是他一定会留字说清楚,绝不致不告而别。”
  赵虹道:“也许他打猎去了,咱们且在此等一等看吧。”
  说毕,将背上的一大包貂皮卸了下来。
  林歌可没心情歇息,像热锅上的蚂蚁急得团团转,一下走去洞外呼叫,一下返回洞中搜索,简直急得要发疯了。
  赵虹打开酒瓮的盖子,伸手入瓮沾了一点酒闻了闻,再用舌头舔了一下,道:“不知道这酒有没有毒?”
  林歌没听到他的话,忽然道:“乘着天尚未黑,我去附近搜一搜!”
  正要出洞,忽听赵虹大叫一声道:“不好,我中毒了!”
  林歌吃了一惊,回头见他面色苍白,不禁愕然道:“你怎么了?”
  赵虹指着那两瓮酒,颤声道:“这酒已被下了毒,我……我的舌头……我的……舌……头……不能……不能动了!”
  林歌大怒道:“这一定是百毒公主搞的鬼!”
  一语甫毕,蓦闻洞外有个娇美的声音吃吃笑道:“不错,是奴家下的毒!”
  随着话声,百毒公主姬飞飞出现了!
  林歌立刻拔剑上前,喝问道:“金糊涂呢?”
  百毒公主嫣然一笑道:“别慌,他没死,还活得好好的。”
  林歌一听之下,心头宽了不少,道:“他在哪里?”
  百毒公主瞥了那两包人参貂皮一眼,笑问道:“那是人参貂皮吗?”
  林歌道:“不错,你快将金糊涂交出,这两包东西便是你的。”
  百毒公主道:“你们找到那狼人了?”
  林歌扯谎道:“是的,我在离此百里外的山中找到了他,我们合力把他杀了。”
  百毒公主笑道:“他所抢夺的人参貂皮就这么一点点?”
  林歌道:“不少了,这两包人参貂皮,价值在数万两银子以上。”
  百毒公主吃吃脆笑道:“太少了,狼人所抢夺的人参貂皮绝不止这些,你们必是藏匿了大部份,只拿这些来哄骗奴家。”
  林歌沉声道:“姬飞飞,你该知道我林歌是重义轻财之人,为了救金糊涂,我会把拿得出的财宝全部送给你!”
  百毒公主笑吟吟道:“是吗?可是奴家绝不相信狼人的人参貂皮只有这一些,你愿意带奴家去狼人的窝看看吗?”
  林歌正不知怎么回答,身后的赵虹已在哇哇怪叫,他的舌头似已僵硬,说不出话来了,乃乘机换了个话题道:“你在酒中下毒?”
  百毒公主含笑点头道:“是的。”
  林歌一指赵虹问道:“他会死吗?”
  百毒公主道:“暂时不会,你知道奴家不轻易杀人,奴家杀人是要有代价的,无故杀人,岂不糟蹋了奴家的毒药。”
  林歌道:“金糊涂在哪里?”
  百毒公主展露一个妩媚的笑容道:“他还活着就是了,不过你如想救他,就得——”
  刚说到这里,洞外忽然传来四声女人的惨叫!

相关热词搜索:一剑染红长白雪

下一篇:十六
上一篇:
十四

栏目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