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
2021-03-20 20:36:19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赵虹到了洞中,才定睛上下打量他,以不相信的表情道:“你怎能躲过鸟嘴铳的袭击?”
  林歌淡淡答道:“没有人能躲过鸟嘴铳的袭击,你只是没有打中我罢了。”
  赵虹听了有些尶尬,走去一旁坐下,道:“咱们最好和平相处,否则必会为狼人所乘。”
  林歌道:“那真是狼人么?”
  赵虹一怔道:“嗯?”
  林歌又道:“那狼人不是人乔装的么?”
  赵虹忽然笑了,道:“你认为狼人是某一个人乔装的?”
  林歌点了点头道:“川中八丑死于利爪之下,而万年青却说她好标致……”
  赵虹哈哈笑道:“如果你有这种想法,那么你可能会死得不明不白!”
  林歌斜睨着他道:“怎么说?”
  赵虹道:“狼人绝不是某一个人乔装的,而是确有其人!”
  林歌道:“你见过?”
  赵虹道:“我没有见过,是老奶奶告诉我的,她曾见过狼人,跟狼人有过一场搏斗。”
  林歌道:“你相信她的话?”
  赵虹点头道:“我相信。”
  林歌道:“相信她的话,应该有理由吧?”
  赵虹道:“不错,我有理由,理由是她的武功极之高强,其高强的程度几令人不敢相信,以她那样超凡入圣的身手,实在犯不着乔装狼人杀人。”
  林歌问道:“如何高强?”
  赵虹道:“先说掌力,你见过最厉害的掌力是怎么个情形?”
  林歌道:“据说天下掌力最强的人是锡伯利的师父青云上人,他能隔空一掌推开一颗两丈开外的千斤巨石。”
  赵虹道:“比之老奶奶,青云上人不过是雕虫小技而已!”
  林歌道:“是么?”
  赵虹道:“她能在五丈之外一掌震碎一颗坚硬巨石!”
  林歌心头一懔道:“你亲眼看见的?”
  赵虹道:“是的。”
  林歌道:“还有呢?”
  赵虹道:“再说剑术,听说你的剑术已打遍天下无敌手,请问你能以剑气斩杀从空中飞过的小鸟么?”
  林歌道:“多高?”
  赵虹道:“大约二十丈高。”
  林歌轻轻吐了口气道:“斩杀二十丈高的空中飞鸟,先师在世时亦不能做到,他只能斩杀七、八丈高的空中飞鸟。”
  赵虹道:“而我亲眼看见她挥剑击杀一只在二十丈高空飞翔的小鸟!”
  林歌道:“既然她有如此惊人的本能,何以不能打杀那狼人?”
  赵虹道:“她告诉我狼人于半年前的某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突然冲入百兽山庄,她因猝不及防未能从容应战,而且当时又是在屋中,身手施展不开,因此只将狼人打得跌了一交,狼人随即越窗逃去,自那以后,狼人就不敢再去百兽山庄寻衅了。”
  林歌凝望着他道:“这些话都是真实的么?”
  赵虹道:“如有一言不实,我赵虹就是狗娘养的!”
  林歌已从金糊涂嘴里得知此人品行不端,是个很卑鄙奸诈的人物,但他也知道一个人不论如何卑鄙奸诈都不愿赌咒骂自己是“狗娘养的”,因此他不得不相信对方说的是实话了。
  他因此心中非常震惊,脱口道:“若照你这么说,那位老奶奶将是武林有史以来武功最高强的人了?”
  赵虹点头道:“不错。”
  林歌道:“她叫什么名字?”
  赵虹道:“老奶奶。”
  林歌道:“没有姓名?”
  赵虹道:“有,但她不肯告诉我,一直到现在,我连她的庐山真面目都不曾见过一眼,她面上一直戴着人皮面具。”
  林歌道:“她虽然有一头銀发,但看身材绝非四十岁以上的妇人,是么?”
  赵虹点点头。
  林歌道:“那嫦娥不是她的亲生女儿吧?”
  赵虹道:“我想也不是。”
  林歌道:“她们三人为何隐居在那冰天雪地的绝谷之中?”
  赵虹摇头道:“我不知道。”
  林歌道:“为何养那么多野兽?”
  赵虹又摇头道:“我不知道。”
  林歌道:“你为何愿意做她们的兽奴?”
  赵虹道:“这个……”
  林歌正色道:“赵兄,如果你希望有一天能够活着离开这长白山,那么你最好与我坦诚相见。”
  赵虹目中出现阴晴不定之色,沉思了半晌之后,还是摇头道:“无可奉告。”
  林歌微微一笑道:“好,不谈这个,现在请告诉我,她们要收我和朱五绝为兽奴,真正的目的是什么?”
  赵虹道:“就是要你们做兽奴,每天喂养那些野兽,清理野兽的大便,使那些野兽经常保持干净,因为她们都有洁癖。”
  林歌道:“要金糊涂去百兽山庄,也只要他充当兽奴?”
  赵虹笑道:“要不然,你真以为嫦娥会选他作丈夫?”
  林歌道:“她们不需要丈夫么?”
  赵虹道:“就我所知,她们对男人似乎有一种憎恶的心理,因此她们便收伏男人为仆役。”
  林歌忽然觉得奇怪,道:“原先你什么都不肯说,现在你又怎么都肯说了?”
  赵虹道:“我希望你和金糊涂好好的跟我去百兽山庄,不要反抗。”
  语声微顿,又道:“反抗只有自讨苦吃,川中八丑的惨死,你都亲眼看见了。”
  林歌道:“假如我和金糊涂老老实实跟你去百兽山庄,你便建了一大功劳,是么?”
  赵虹避开他的逼视道:“也不算是什么大功劳,我只是……只是觉得跟她们在一起并没有什么不好罢了。”
  林歌倚洞壁坐下,掏出百毒公主临死时塞给自己的东西来看,见是一颗蜡壳包装的药丸,心想必是给金糊涂服用的解药,当下又收入怀中,说道:“你放心,我会与金糊涂一起去百兽山庄,除非金糊涂遭了意外不能在毒发之前赶回来。”
  赵虹已看见那颗药丸,问道:“那是解药么?”
  林歌认为不必隐瞒,便点头道:“大概是的,我不相信百毒公主至死还想毒死人。
  这句话刚刚说完,忽听洞外传来一片脚步声,似有三个人正朝山洞走过来。
  赵虹立刻站了起来,开声道:“来者何人?”
  “又是你!”
  金糊涂在洞外嚷了起来:“姓赵的,你怎么回来啦?”
  林歌大喜,跳起来道:“金糊涂,你回来了!”
  一瞬间,金糊涂和闲云、野鹤二叟已在洞口出现,三人鱼贯走入山洞。
  金糊涂看见林歌无恙,也很高兴,哈哈笑道:“林歌,你没有死掉真出我意料之外。”
  林歌笑道:“这话什么意思?”
  金糊涂看了赵虹一眼,却没有把心中的话说出来,一屁股在地上坐下,伸直双腿道:“他妈的,我们三人像疯狗一样到处乱窜,不怕跑了几百里路,硬是他妈的鬼都没见一个。”
  林歌见他和天山二叟在一起,颇感意外道:“你交上这两位朋友了?”
  金糊涂摇头道:“不是!我们虽然走在一起,却绝对不是朋友,只能勉强说是同病相怜而已!”
  语至此,左右张望道:“那位姓姬的姑奶奶不在这里面?”
  林歌道:“她死了。”
  金糊涂一呆道:“死了?”
  林歌笑道:“你放心,她对你总算不错,临死之前交给我一颗解药。”
  说着,将解药掏了出来。
  天山二叟一听百毒公主已死,登时面色大变,只因他们都中了百毒公主的毒,非得解药不能保命,故一听百毒公主已死,心头便好像挨了一拳头,野鹤叟瞪目骇然道:“是真的?她真的已死了?”
  林歌道:“不错,尸体就在对面树林中。”
  闲云叟急问道:“那么老夫二人的解药呢?”
  林歌不知他们也中了毒,闻言一怔道:“你们也中了她的毒?”
  闲云叟着急道:“是呀!”
  林歌道:“既如此,二位快去她身上搜一搜,我想她身上必然还有解药。”
  天山二叟听了这话,飞也似的跑出去了。
  林歌便把解药递给金糊涂,说道:“这是她给的解药,至于到底是解药还是毒药,你只好碰碰运气了。”
  金糊涂将蜡壳揑破,捡起里面的药丸丢入嘴里,哈哈笑道:“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反正不服也要死……”
  说到这里,已含着口水将药丸吞了下去。
  林歌随将经过情形说给他听,然后问道:“你去不去?”
  金糊涂搔搔头道:“那个名叫嫦娥的姑娘,当真美艳至极么?”
  林歌道:“是的,如果你能娶她为妻,那真是几世修来的福气,怕只怕她没有诚意罢了。”
  金糊涂道:“要是我不去呢?”
  林歌道:“不去,你我两人便去寻找狼人。”
  金糊涂道:“五绝怎么办?”
  林歌道:“他一再表示愿意在百兽山庄住下去,因此咱们大可不必理他。”
  金糊涂道:“奇怪,五绝这回何以如此的不上路,他一向是不动良家妇女的念头的……嗯,想是那嫦娥确有倾国倾城之姿,既然如此,那倒得去见识见识了。”
  正说着,只见天山二叟神色惶急的奔回山洞,闲云叟手上托着五颗蜡壳包装的药丸,拿给林歌看道:“哪一种是解药?”
  林歌道:“嘿,我又不是百毒公主,怎知哪一种可解你们体内之毒……”
  野鹤叟从袖中取出一只死貂道:“这是百毒公主的百毒貂,老夫是被它咬上一口而中毒的。”
  林歌一怔道:“你把它打死了?”
  野鹤叟道:“是的,它刚在百毒公主的身上钻进钻出,老夫便发一石把它打死。”
  闲云叟道:“林歌,你刚给金糊涂服下的是哪一种?”
  林歌仔细看过那五颗药丸,摇摇头道:“对不起,大小颜色都一样,在下分辨不出来。”
  闲云叟转对野鹤叟问道:“你吃不吃?”
  野鹤叟道:“吃啊!”
  “吃哪一颗?”
  “随便。”
  “不能随便,万一吃错了药,那可乖乖不得了哪!”
  “老夫认为解药就是解药,吃错了也不要紧,何况不吃也要死,吃吧!”
  “好,咱们每人吃两颗。”
  于是,天山二叟各揑破两颗服了下去。
  这时候,金糊涂却觉得有些不对劲了,手按腹部呻吟道:“糟了,我肚子痛起来啦!”
  林歌大惊道:“肚子痛?是不是吃错了药,他妈的,难道她……”
  金糊涂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站立起来道:“对不起,我……我得出去一下。”
  林歌心惶惶道:“干什么?”
  “拉!”
  金糊涂叫了一声,拔步跑了出去。
  林歌忽然明白了,道:“是了,那颗解药产生了功效,拉出来就等于解药了。”
  果然,不多久金糊涂已笑嘻嘻的转回洞中,说道:“林歌,这回拉得真痛快!”
  闲云叟本在闭目静坐,闻言睁开眼睛问道:“你中毒的现象也是大小便不畅通么?”
  金糊涂道:“不是,我一向有便秘的毛病,今天唏哩哗啦一下拉出,真是痛快极了。”
  野鹤叟忽然大喜道:“好了,老夫的肚子也开始痛起来了,这表示也要拉了。”
  说毕,提着裤子跑了出去。
  闲云叟与他是焦不离蒙,蒙不离焦,见他出洞,便也起身跟出。
  赵虹见他们出洞后,便向林歌和金糊涂道:“二位,我们何时动身?”
  金糊涂道:“睡一觉,明早便行。”
  他看见洞内一角还摆着那两瓮酒,登时精神一振,伸出舌头舔着嘴唇道:“不睡觉也成,只要有酒可喝。”
  林歌道:“那两瓮酒不能喝了,百毒公主已在酒中下毒,刚才赵兄险些被毒死呢。”
  金糊涂嗜酒如命,一听酒已不能喝,气得破口大骂道:“那个该死的女人,她怎么这样喜欢下毒,她可以毒死我,怎么可以在酒中下毒呀!”
  林歌笑道:“你索性乘此戒酒算了,戒酒对你是有益的,说不定凌波仙子闻知你戒酒,会不远千里而来与你——”
  一言未毕,洞外树林中忽然传来天山二叟的惨叫!
  三人吃了一惊,以为狼人又来了,同时抄起兵器冲出山洞,疾扑入林。
  赶到树林中,找到天山二叟时,只见他们光着屁股倒在地上发抖,但身上并无损伤,似乎不是遭到狼人的袭击!
  林歌急问道:“你们怎么了?”
  野鹤叟好像痛苦万分,冷汗直冒,挣扎着道:“一定……一定是吃……吃错了药……”
  说到一个“药”字,嘴里已流出一股血丝,双目也接着流血,然后是鼻孔、耳朵,正是七孔流血的现象!

相关热词搜索:一剑染红长白雪

下一篇:十七
上一篇:
十五

栏目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