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
2021-03-20 20:37:29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云英入屋之后,赵虹已领着林歌和金糊涂回到广寒谷,三人来到老奶奶跟前,赵虹分别向老奶奶和嫦娥施礼道:“老奶奶,嫦娥姑娘,小的已将金糊涂带到了。”
  他对嫦嫌戴上人皮面具似不感奇怪。
  林歌心中却很诧异,暗忖道:“这娘们今天怎么戴上人皮面具了?那么漂亮的一张脸竟用死人脸皮遮住,真弄不通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金糊涂打量老奶奶几眼,开口道:“你就是广寒谷主人?”
  老奶奶冷冷道:“你要叫我老奶奶。”
  金糊涂不理,转对嫦娥问道:“你就是嫦娥?”
  嫦娥点了点头。
  金糊涂道:“川中八丑是你杀的?”
  嫦娥又点了点头。
  金糊涂微微一笑道:“林歌,你说这娘儿长得如何如何,难道她就是这般模样?”
  林歌道:“不是,这位嫦娥姑娘现在戴着人皮面具,上次我看见是她的庐山真面目。”
  说到这里,转对嫦娥道:“嫦娥姑娘,在下已将金剑葫芦客带到了,请让他看看你的庐山真面目如何?”
  嫦娥冷冰冰地道:“还不到时候。”
  林歌道:“要到什么时候呢?”
  嫦娥道:“我要先观察一段时候。”
  金剑葫芦客哈哈大笑,道:“嫦娥姑娘,你此言差矣!你想要招赘一个夫婿那是你的事,不过你既然挑上我金糊涂,你就得先让我瞧瞧才行。”
  嫦娥冷笑一声道:“为何要先让你瞧瞧?”
  金糊涂道:“因为你纵然看上我,我却未必看得上你。”
  嫦娥道:“我嫦娥的容貌是世间任何一个女子所无法媲美的!”
  金糊涂道:“我听林歌说过了。”
  嫦娥道:“你不相信?”
  金糊涂道:“我相信。”
  嫦娥道:“那你还说什么呢!”
  金糊涂笑道:“纵然你有沉鱼落雁羞花闭月之貌,我也未必会喜欢你。”
  嫦娥道:“为什么?”
  金糊涂道:“我金糊涂看女人另有一套,容貌固然重要,但最怕碰上那种‘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女人,也怕那种自命圣洁,全不把男人放在眼里的女人。”
  嫦娥道:“你看我是么?”
  金糊涂道:“听你谈吐,似非那种‘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女人,可惜却是自命圣洁不把男人放在眼里的那一类。”
  林歌道:“金糊涂,不得对姑娘无礼。”
  金糊涂哈哈笑道:“林歌,讨老婆乃是人生最重要的事,假定我还可活四十年,我就得在一万四千多个日子里与她朝夕相处,万一讨错了人,那可是乖乖不得了呀!”
  嫦娥道:“你怕讨错了老婆,我也怕嫁错了郎呢。”
  金糊涂道:“对,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所以你得让我瞧瞧。”
  嫦娥忽然轻笑一声道:“金糊涂,你心目中理想的女人是什么样子?”
  金糊涂道:“臭味相投。”
  嫦娥道:“听说你以前认识了一个名叫‘凌波仙子’的姑娘,她如何?”
  金糊涂道:“她很好。”
  嫦娥道:“那为何不娶她?”
  金糊涂道:“不是我不娶她,而是她不肯嫁给我。”
  嫦娥道:“为什么?”
  金糊涂道:“她讨厌我喝酒。”
  嫦娥道:“你喜欢她么?”
  金糊涂道:“那是我一生中唯一喜欢的女子,可惜她不该强迫我戒酒。”
  嫦娥道:“如果她现在仍肯嫁给你而仍要你戒酒的话,你戒不戒?”
  金糊涂道:“不戒。”
  嫦娥一哼道:“看样子,你是一个很自私的男人,凌波仙子在你心目中的地位竟不及酒。”
  金糊涂道:“话也不是这么说,我喜欢她和喜欢喝酒是两回事,那可不是什么‘鱼与熊掌不可兼得’之事啊。”
  嫦娥突然语气一严道:“金糊涂,我要教训教训你!”
  金糊涂咧嘴一笑道:“为何要教训我?”
  嫦娥道:“你太娇傲,太放荡不羁,你自以为生为男人就有权力决定一切,我生平最痛恨的就是像你这样的男人!”
  金糊涂耸耸肩道:“既然如此,你要林歌把我带来干么?”
  嫦娥道:“教训你,挫挫你的锐气。”
  金糊涂“哈!”的一声道:“这倒怪了,你我本来素不相识,既然你不欣赏我金糊涂,不理我就是了,为何叫人老远把我带来,要教训我?这岂非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乎?”
  嫦娥道:“我最讨厌像你这样的男人,一旦听说有这样的男人,我都不放过,非得澈底把他驯服不可。”
  金糊涂道:“吹皱一池春水,干卿底事?”
  嫦娥走到一旁的雪地上,向他招招手道:“你过来,咱们手底下见个真章!”
  金糊涂笑道:“万一教训不成呢?”
  嫦娥道:“那么,你们三人可以离开这广寒谷,或者你如喜欢我,可以收我为妻,我侍候你一辈子,你叫我蹲着我就蹲着,叫我站着我就站着。”
  金糊涂“嘻!”的一笑道:“这倒是很不错的一个主意……”
  这句话刚刚说完,附近就有人接口冷冷道:“如果你认为这主意很不错,那你就大错特错了!”
  是朱五绝。
  不知什么时候,他已来到附近,这时一边说一边拖着沉重的脚镣走过来。
  金糊涂见他一副囚犯模样,登时怒从心上起,厉声道:“林歌,五绝受到这种折辱,你怎么不跟她们拚了?”
  朱五绝笑道:“不干他事,是我自己情愿留下来的。”
  金糊涂瞪起一对眼珠子道:“既然你自愿留下来,为何还让你带着脚镣?”
  朱五绝笑道:“这是初入百兽山庄的规律,她们把世上的男人当作野兽一般看待,等确定训服了再除去束缚。”
  金糊涂道:“你甘愿受此凌辱?”
  朱五绝点头道:“正是,愿在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金糊涂喝道:“没出息。”
  这时,嫦娥已有些不耐,启口道:“金糊涂,要救你的朋友,全看你的本事了。我空手接你几招剑法试试,如果你能击败我,你便是广寒谷之主,这里的一切任你处置决定。”
  金糊涂正想领教领教她的武功,可是一听她要空手与自己较量,不禁大光其火道:“空手?呸!你这个女人也不怕闪了舌头,要空手大家一起空手!”
  说着,将手上的金剑和金葫芦扔在地上。
  嫦娥轻脆一笑道:“你擅长剑术,如今弃剑不用,岂非舍长就短?”
  金糊涂磨拳磨掌道:“我就凭这双肉掌,也能把你揉成一团,然后……”
  他托起掌心吹了一口道:“就这么把你吹掉!”
  嫦娥笑道:“好,你来把我吹掉吧!”
  金糊涂跨步上前,一拳击了过去。
  他这一拳是攻向嫦娥的面门,用的力气不大,一来是怕伤了她,二来是怕她武功出乎意料的高,故不敢全力施为,而留着变化的余地。
  也幸好他心存顾忌,没有全力攻击,因为他一拳打到嫦娥面前之际,忽觉拳头碰上一道无形的阻力,好像打中橡皮一般,登时产生反弹,由于不虑有此,当场被震退了两步!
  他是目前武林中少数几个顶尖高手之一,当然识得这是对方所发的罡气,但是他万料不到对方年纪轻轻竟然已练成这种被习武人认为“神化”的奇功,一时为之大惊失色。
  嫦娥没有乘机攻击,脆笑一声道:“你最好还是用剑,听说你的剑术已练到登峰造极之境,也许你用剑还可跟我走几招。”
  “放屁!”
  金糊涂骂了一声,再度欺上,右掌一招“小天星掌”全力推了出去。
  “小天星掌”是掌法中最为厉害的一门功夫,练这门功夫要有雄厚的内家真力做基础,金糊涂虽以剑术称雄于世,但在这方面也有很高的造诣,他知道只有“小天星掌”才可与对方的罡气抗衡,因此便打出了这门功夫。
  不料他全力一掌推出之后,但闻“波!”的一声风响,他的手掌仍然遇上一堵强坚的无形阻止,而且这次的反弹之力更大,震得他踉踉跄跄颠出四五步。
  再看嫦娥,除了衣衫飘动之外,身形纹风未动!
  林歌见此情景,已知赵虹所言不谬,这百兽山庄的祖孙三人确然身怀奇特的武功,当下开口道:“金糊涂,你知道什么叫好汉不吃眼前亏么?”
  金糊涂虽然两度受挫,依然豪气不减,大笑一声道:“男子汉大丈夫岂可屈服于一个女子手里,我金糊涂今天豁出去啦!”
  话声一落,便如一头蛮牛朝着嫦娥冲去。
  嫦娥容得他冲近,忽然娇躯一旋,飘然横开数尺,同时探手隔空抓出,抓向金糊涂的左脚。
  金糊涂脚下顿如被什么东西绊着,一时收势不住,摔倒在地!
  嫦娥道:“服不服?”
  金糊涂吼道:“服你个屁!”
  腾身跃起,一个凌空飞踢,双足一齐向她头部猛踢过去。
  嫦娥再一闪身,右手又隔空抓出,喝道:“躺下来!”
  说也奇怪,她这一隔空抓出,金糊涂顿似被她玩在手上的一个风铃,身子在空中一打转,又是“叭!”的一声摔倒地上!
  嫦娥身法奇快如电,忽然已一脚踩上金糊涂的背脊,笑道:“服不服?”
  “不服!”
  金糊涂挣扎欲起,可是却如被一头大象踩住,不论如何挣扎也已无济于事了。
  林歌立刻拔剑出鞘,一剑吐了出去,喝道:“把脚移开,一个女人踩住一个男人,太不像话了!”
  嫦娥左掌一挥,一股强猛无比的劲风应手而出,竟将林歌推出数步,清叱道:“不准动手,否则我踩破他的肚子!”
  说这话时,她脚下已在用力,金糊涂便似被一座山压着,哇哇怪叫起来。
  林歌投鼠忌器,不敢再上,沉声道:“嫦娥姑娘,你若伤他一根汗毛,我林歌这辈子就跟你没完没了!”
  嫦娥道:“赵虹,拿脚镣来!”

相关热词搜索:一剑染红长白雪

下一篇:十八
上一篇:
十六

栏目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