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
2021-03-20 20:41:52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那真是一张世间少有,吹弹得破,美得令人目眩神离的玉脸!
  任何男人见到这张美脸,如果说他不为之着迷,那么他一定是个白痴!
  朱五绝就曾为她而神魂颠倒过,只因自知长得丑,不敢存“吃天鹅肉”之念,因此退而求其次,转而“喜欢”云英。
  他觉得金糊途和嫦娥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希望嫦娥会喜欢金糊涂,而金糊涂也会喜欢她,故这时看见嫦娥揭下人皮面具,便很注意金糊涂的表情。
  谁知金糊涂见到嫦娥那美得出奇的脸厐后,居然一面孔无动于衷之色,耸耸肩道:“不错,你很漂亮。”
  口气之冷淡,就等于在骂她很丑一样!
  嫦娥露出一个妩媚的微笑,道:“你见过比我更美的女人没有?”
  金糊涂道:“没有。”
  嫦娥含笑道:“林歌和朱五绝见到了我,便死心塌地的情愿留在我们百兽山庄充当一辈子的兽奴,而你呢?”
  金糊涂笑道:“我……嘿嘿,他们少见多怪,我跟他们不一样,要是你们愿意除去我的脚镣,我立刻跟你挥手道别!”
  嫦娥面有薄怒道:“我不美?”
  金糊涂道:“不,我刚刚说过了,你是很漂亮。”
  嫦娥道:“既然如此——”
  金糊涂截口道:“你虽然美赛天仙,可是……嘿嘿,在这世界上,我只喜欢一个女人……”
  嫦娥道:“谁?”
  金糊涂道:“凌波仙子。”
  嫦娥道:“她很漂亮?”
  金糊涂道:“没有你漂亮。”
  嫦娥道:“她什么地方使你着迷?”
  金糊涂道:“她有女人味。”
  嫦娥道:“那么你为什么不娶她?”
  金糊涂道:“我是想娶她,可惜的是剃头担子一头热。”
  “她不喜欢你?”
  “不,她也喜欢我。”
  “那为什么不结为夫妻呢?”
  “她要我戒酒,我不干,就吹了。”
  “这是谁的错?”
  “我的错。”
  “既知是你自己的错,为何不改?”
  “要我戒酒,那除非太阳打西边出来。”
  嫦娥很生气道:“酒对你比什么都重要么?”
  金糊涂道:“正是,我一天不喝酒,口中就要淡出鸟来啦!”
  嫦娥道:“喝酒到底有什么好处?”
  金糊涂道:“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羔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嘿嘿,镜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愿醒,古来圣贤皆寂寞,唯有饮者留其名——”
  嫦娥道:“够啦!”
  金糊涂欠身道:“惭愧,我不会吟诗,只好借李白的诗来形容一番了。”
  嫦娥回对老奶奶道:“娘,照这样看来,他这个人已无药可救,打发他走算了。”
  老奶奶还没回答时,林歌已从树林里走出来,他一直走到老奶奶跟前,将一把钥匙递给她,说道:“老奶奶,这是打开脚镣的钥匙,我在赵虹身上搜出的,你请收下。”
  老奶奶显然大感意外,道:“你为什么不乘机打开脚镣脱逃?”
  林歌笑道:“我是有此意思,可是我又不愿单独脱逃,而你们也不会眼看着我替他们打开脚镣,所以想来想去,还是还给你算了。”
  金糊涂道:“傻瓜,你不会先藏着它,等她们不在场时,再替我和五绝开镣?”
  林歌顿足道:“正是,我怎么没想到这一点?真笨!真笨!”
  老奶奶一把抢过钥匙,笑道:“大家都说你林歌如何如何聪明,看来也不过如此。”
  林歌叹道:“老奶奶有所不知,自从我娶妻之后,由于肩挑几十口负担,成天为养家活口而忙得像无头苍蝇,因此脑筋有些不管用啦!”
  老奶奶噗嗤一笑。
  金糊涂叫道:“咦,这笑声听来一点不像老太婆,你到底多大岁数呀?”
  老奶奶不答其问,忽然把钥匙递给林歌,道:“算了,你们三个混帐东西我不喜欢——打开你们的脚镣,给我滚蛋吧!”
  林歌大喜,便去替金糊涂和朱五绝解除脚镣,又为自己除去,然后向老奶奶和嫦娥一揖道:“多谢网开一面,我们告辞了。”
  老奶奶忽然冷冷道:“永远不要再来!”
  朱五绝道:“为什么不要再来?大家交个朋友不是很好么?”
  老奶奶啐了一口道;“我不与臭男人交朋友,尤其是爱灌黄汤的男人!”
  朱五绝道:“我不像金糊涂那样嗜酒如命,我可以来么?”
  老奶奶断然道:“不可以!”
  朱五绝失望地道:“好吧,请告诉云英姑娘,说我祝福她幸福快乐。”
  老奶奶道:“滚!滚!”
  三人便向谷外走去。
  嫦娥忽然道:“且住。”
  林歌转回身子问道:“姑娘有何指教?”
  嫦娥道:“你们要找狼人是么?”
  林歌道:“是的。”
  嫦娥道:“目的是什么?”
  林歌道:“在下在开封郊外开设了一家专门收容孤儿的及人善堂,由于人口众多,食指浩繁,在下赚的银子不够开销,因此想发个横财;听说狼人抢得许多人参貂皮,便想黑吃黑,抢他一些拿回中原卖钱。”
  嫦娥道:“就只这个目的?”
  林歌道:“其次,听说狼人杀人无数,要是能顺便将他除去,倒也是一桩功德。不过那家伙行动如风,力大无穷,我们只怕很难办到。”
  嫦娥道:“我知道狼人的栖身之处。”
  林歌大喜道:“好极了,姑娘要是肯赐告,在下感激不尽。”
  嫦娥道:“他栖身之处,就在此谷北方十里外的一座山腰岩洞中,那座山远看似一个老鹰的头部,很容易看出来。”
  林歌连声称谢,再揖欲别。
  嫦娥又道:“等一下,此去一路上尽是冰雪,你们带些食物去吧。”
  说毕,便入庄取出一大包食物,外加林歌的长剑和金糊涂的那把金剑,一起交给林歌。
  金糊涂道:“那只金葫芦呢?”
  嫦娥道:“扣下。”
  金糊涂道:“不成,那是我装酒用的。”
  嫦娥冷笑道:“不还给你,就是不要你装酒。”
  金糊涂道:“那是我旧情人凌波仙子的赠物,我睹物如见人,你行行好还给我吧?”
  嫦娥语气坚决地道:“不!”
  金糊涂道:“好,你现在不还,我终究还会再来,再见!”

×      ×      ×

  虽是春季,然而长白山的北部仍是一片银白世界,处处为冰雪所封,林歌、金糊涂、朱五绝三人虽然各有一身深厚的内功,整日行走在冰雪上,仍然感到其冷澈骨。
  现在,他们离开广寒谷已有数里之远,正走在一座雪岭上,这一带人迹绝无,眼前的雪岭就像沙漠般平坦,而嫦娥所说的那座山已在他们眼底下出现了。
  那座山,远看果如一只老鹰的头部。
  林歌很高兴道:“希望嫦娥姑娘没有哄咱们,要是今天能顺利捕杀那狼人,二十天后,咱们就可回到开封了。”
  朱五绝道:“要是人参貂皮不多,你和金糊涂带回去,我想留下来。”
  林歌问道:“干么?”
  朱五绝道:“不知怎么搞的,我对那个常常骂我肥猪的云英姑娘念念不忘,我爱上她了。”
  金糊涂道:“你想成家啊?”
  朱五绝道:“正是,要是她愿意嫁给我,我就他妈的投进去啦!”
  林歌道:“我看那嫦娥和云英都还不错,唯独那老奶奶又臭又硬,她以年必曾受到感情方面的打击,所以恨透了男人。”
  朱五绝道:“她不嫁人,那是她自己的事,凭什么要把嫦娥和云英拖下水?”
  林歌道:“她怕寂寞,所以收一个女儿和孙女一起过日子。”
  朱五绝道:“太自私了!”
  金糊涂道:“林歌,咱们回到中原的时候,你得帮我一个忙,帮我打听芳林园在何处,我现在想念凌波仙子也想得厉害,找到她时,你帮我去说一说,就说我愿意少喝一点……”
  说话间,三人已赶到山下,取出嫦娥赠送的食物吃了个饱,才继续往山上登去。
  林歌道:“等下见到狼人时,咱们可要卖力一些,咱们三人要是捕杀不了一个狼人,那可是天大的笑话。”
  金糊涂道:“那畜生力大无穷,尤其手上那柄狼牙棒真他妈的厉害,须得想个法儿——”
  一言未毕,蓦闻远处传来一声狼嗥!
  三人一惊,同时刹住脚步,朱五绝神色紧张地道:“不好,狼来了!”
  “呜——呕——”
  又是一声狼嗥,这次由另一个方向传来!
  朱五绝大惊道:“是狼群!”
  林歌拔剑出鞘,道:“那狼人能驱使狼群,定是咱们形踪被他发现了。”
  金糊涂也拔剑准备杀狼。
  “呜——呕——”
  “呜——呕——”
  狼嗥彼落此起,越来越多了!
  三人赶紧靠近一面陡峭的山壁,避免背腹受敌,他们并不怎么害怕狼群的攻击,却怕狼人跟着出现,故必须选一处有利于战斗的位置。
  瞬间,第一只狼出现了!
  它奔到数十丈外停住,对着林歌三人目露凶光,虎视眈眈!
  跟着,第二只出现了!
  然后,一只跟着一只出现了,只不过盏茶工夫,已在他们前面出现了二十几只野狼!
  林歌道:“狼皮也可卖钱吧?”
  朱五绝嘿然道:“林歌,我越来越觉得你太市侩气,看到狼,你就想到卖狼皮,你眼睛里还有没有别的东西呀?”
  林歌笑道:“没办法,我有家庭负担——啊也!它们攻上来了!”
  那群野狼发出一片怒狺,突然一齐向他们扑过来,开始发动攻击!
  林歌和金糊涂挥剑便劈,朱五绝则以肉掌对抗,三人对野兽出手当然不留情,一出手便各毙一只野狼。
  野狼前仆后继,不停的猛扑上来。
  三人从容迎拒,由于各有一身超绝的技艺,凡是扑上来的野狼,他们都能一击而中,不多久便已杀死了十多只。
  但是狼群越来越多,在他们击杀十多只后,随后赶到狼竟多达七、八十只,似千军万马蜂涌而至!
  三人奋力击杀,朱五绝拳打脚踢,凡是被他打中的,都是一击毙命,林歌和金糊涂也剑无虚发,一剑砍杀一只,不一会在他们面前已堆了许多狼尸,雪地上溅满一大片血渍。
  正杀得眼睛发红之际,蓦听得头顶上方传下一声震耳欲聋的厉啸,一条厐大的身形似凶神恶煞般从天而降——
  “呼!”
  一支巨大的狼牙棒跟着扫了下来!
  “狼人!”
  林歌大叫一声,疾速往旁窜开。
  金糊涂也即时窜开,只有朱五绝因为站在中间,一时躲避无路,连忙随手抓起一只死狼向上掷去。
  “蓬!”的一声巨响,狼牙棒正中那只死狼,打得死狼似断线纸鸢,直飞出七、八丈外。
  从天而降的,果然是狼人!
  他仍是露着一双肌肉结实的大胳臂和一双毛茸茸的赤脚,只在身上穿着一件兽皮,一头脏乱的头发覆面披肩,十足野人一个!
  林歌乘他双脚尚未落地,立即运剑刺出,大叫道:“杀啊!杀啊!”
  金糊涂也从另一边出剑攻击。
  狼人又是一声厉啸,双脚猛可一张,竟在空中分别将林、金二人的长剑踢开。
  朱五绝乘机一掌拍出,正中其腹部;他这一掌用力极强,换了旁人非重伤或死亡不可,但狼人却似铁打铜铸之身,只被打得往后飞出数丈,跌了个四脚朝天。
  林歌和金糊涂正待出招之际,狼人已一个倒翻跳了起来,手中狼牙棒“呼!呼!呼!”的猛挥猛扫,林、金二人知道他力大无穷,挨上一下就不得了,只得抽剑后退。
  这时,狼群已停止进扑,它们好像是狼人豢养的一群忠犬,围在四周守卫,不让林歌三人脱逃。
  狼人疯狂进击,口中不断发出厉吼,凶暴如恶魔,不使林歌三人有喘息的机会。
  朱五绝没有兵器,便抓起一只一只的死狼迎拒狼人的狼牙棒,而死狼便在狼牙棒下一只一只头破身裂,血肉横飞……
  三人浴血大战狼人,激斗约莫一刻时之久,仍然未能伤得狼人分毫,林歌火了,突然奋不顾身的欺前进招,剑如火花迸开,舞起一大片耀眼的寒光,在剑光未敛间,剑尖似啄木鸟般刺出五剑!
  狼人挥狼牙棒抵挡,只听“当!”的一声巨响,他的棒与林歌的长剑碰个正着,长剑顿告折断,林歌也在猛烈的撞击下摔倒地上。
  金糊涂正待上前解危,狼人已然一
  棒砸下,所幸林歌反应快,一个翻滚避开了那足以将人砸成肉酱的狼牙棒,跟着就地一剑向上刺去。
  这一剑其实刺得不甚高明,林歌根本不敢妄想能够伤得狼人,不料无心栽柳柳成荫,这一剑居然正中狼人的鼻梁,登时剌得他狂叫一声,鲜血如泉激射,痛得他拖着狼牙棒败退下去。
  金糊涂喝道:“那里走!”
  金剑一抬,奋力掷出,似标枪一样飞出,一下就赶上狼人,夺的一声,深深射入狼人的腰部!
  狼人又叫了一声,却未就此倒下,反而野性大发,舞起狼牙棒没头没脸的疯狂进攻。
  金糊涂见他腰部被自己的金剑贯穿,竟然还有力气动手,不禁有些发毛,骂道:“这畜生真他妈的……怎么还不倒下去?”
  狼人攻势猛烈,三人不敢硬挡,只得连连后退,并且四下散开。
  他鼻梁上中的一剑伤口极大,鲜血仍在大量涌出,已将整张脸染红,看上去更加可怕,但是他似乎有用不完的力气,狼牙棒舞得像狂风怒吼,继续追击林歌三人,一会追杀林歌,一会追杀金糊涂……

相关热词搜索:一剑染红长白雪

下一篇:二十
上一篇:
十八

栏目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