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一
2021-03-20 20:44:50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数日后——
  一辆马车从开封府的东城门驶出,向郊外通往“及人善堂”的路上飞驰。
  驾车的是林歌,和他坐在一起的是朱五绝。
  车厢中坐着的是金糊涂和凌波仙子;他们似一对“天之骄子”,过去的几天中,一直如胶似漆的坐在一起,宛如一对交颈鸳鸯,情话绵绵,卿卿我我,羡煞了前面车座上的朱五绝。
  朱五绝因此叹息不已,抱怨老天爷对他不公平,好不容易看中了一个心爱的姑娘(云英),却不能与她有情人终成眷属……
  林歌忽然将马车靠路边停下来。
  在车厢中的金糊涂立刻发问道:“林歌,前面不远便是及人善堂,你在这里停车干么?”
  林歌道:“交代你们几句话。”
  金糊涂道:“什么事呀?”
  林歌道:“等下见到我那母老虎时,切不可提起人参貂皮之事,只说咱们去长白山救你的凌波仙子,如今救回来了。”
  金糊涂道:“我知道。”
  杯歌道:“她问起狼人时,咱们的回答是合力杀了狼人,而那狼童是狼人生的儿子,咱们不忍见狼童继续与狼为伍,因此才将他带下山,打算给他良好的教育,唤醒他的人性。”
  金糊涂道:“这没错呀。”
  林歌道:“当然没错,但你们仍得多替我美言几句,因为我那母老虎现在很怕多收养一个孤儿,尤其这个狼童非常难侍候,收养这么一个小孩比收养十个普通小孩还难,她一定吃不消。”
  金糊涂道:“不要紧,我们可以帮她的忙,或者狼童由我们收养亦可。”
  林歌道:“不管怎样,总之你们在一旁多敲边鼓就行了,我那母老虎口硬心软,多奉承她几句,她就心花怒放了。”
  金糊涂道:“一定!一定!”
  林歌叹道:“这一趟长白之行,我是满载而归,只可惜你们两个都不能卖钱。”
  金糊涂叫道:“林歌,你别这么市侩气好不好,脑子里只想着银子!”
  林歌又长叹一声道:“你那里知道,我跟你们出门的时候,家里已没剩几两银子,所谓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我简直不敢想像她和那些孩子现在是怎么个情形。”
  金糊涂道:“你放心,天无绝人之路,没有人会看着那些孩子饿死的,你快开车吧!”
  林歌道:“记住我的话,千万不可提起人参貂皮的事,如果她知道有一车人参貂皮被人抢去,她不把我骂的狗血淋头才怪——唉,那个锡伯利真他妈的混蛋!”
  马车又开动了。
  一刻时后,抵达及人善堂门口,停了下来。
  及人善堂一切依旧,看不出一点“忍饥受冻”之象,门口还打扫得干干净净呢!
  在里面的水蜜桃听到马车声,一阵风似的冲了出来,欣喜若狂的大叫道:“林歌,你终于回来了。”
  林歌一跳下车,张开双臂大笑道:“是啊!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们杀了狼人,将凌波仙子救回来啦!”
  夫妇俩顿时拥抱在一起。
  朱五绝忙不迭的说道:“水蜜桃,我告诉你,我们三人这次总算做了一件好事,我们杀了那狼人后,当地的猎人和采参客好高兴——”
  水蜜桃接口笑道:“因此就送了你们一车的人参貂皮,是不?”
  朱五绝吃了一惊道:“没有!没有!他们是要送我们东西,可是我们没有接受,你知道行侠仗义是不能收取代价的,否则便流于下乘啦!”
  水蜜桃笑道:“你们虽然不接受,可是他们还是派人送来了。”
  林歌一呆道:“什么送到家了?”
  “来,我带你入屋去看!”
  水蜜桃拉起他的手,兴冲冲的跑入屋里去了。
  朱五绝好似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望着正在扶凌波仙子下车的金糊涂道:“金糊涂,她是不是说有人送礼物来了?”
  金糊涂道:“是呀。”
  朱五绝道:“谁会送礼物来?”
  金糊涂道:“大概是当地的猎户和采参客吧。”
  朱五绝压低声音道:“别扯淡了,那是我安慰她的话,长白山的猎户和采参客压根儿不知道咱们杀了狼人,有谁会老远送礼物来?”
  金糊涂道:“欲知端的,入屋瞧去!”
  朱五绝快步跑了进去。
  凌波仙子却拉住了金糊涂,从怀中取出一只小包袱递到金糊涂的手上,说道:“我第一次上门,没带来什么好东西,等下把这个当作礼物送给他们夫妇好了。”
  金糊涂道:“这是什么东西?”
  说着,就要打开来看。
  凌波仙子按住他的手道:“现在不要看,等一会你就知道了。”
  金糊涂顺从其意,当即与她一起进入及人善堂,一脚跨入堂屋,只见林歌和朱五绝呆如木鸡的站着,四只眼睛正一眼不瞬的钉着堆在堂屋地上的一大堆东西——人参和貂皮!
  正是被锡伯利抢去的那批东西!
  除了那批人参貂皮之外,还有五个箱子,其中一个箱子已经打开,那里面装满金银珠宝!
  金糊涂也呆住了。
  水蜜桃笑嘻嘻道:“林歌,你这一躺长白之行收获之大,超乎我想像之外,送这些东西来的那人是为了答谢你们除去狼人,可是送了这么多,我实在有些怀疑,是否另有内情?”
  林歌皱着眉头道:“是谁送来的?”
  水蜜桃道:“来人不肯留名。”
  林歌道:“是不是鼻子很大,有满脸胡子?”
  水蜜桃道:“是呀!”
  林歌转望金糊涂道:“你看这是怎么回事?”
  金糊涂耸耸肩道:“我搞不清楚,也许他良心发现吧。”
  林歌道:“良心发现,还额外的送来五箱金银珠宝么?”
  朱五绝一拍手道:“我明白了!必是那老奶奶和嫦娥授意的,否则锡伯利绝不会这么慷慨!”
  林歌道:“老奶奶授意锡伯利抢走咱们的人参貂皮,然后又命他送过来?”
  朱五绝猛搔头发道:“嗯,如果老奶奶要送你这许多东西,就不会叫锡伯利抢走咱们的人参貂皮,这件事的确叫人猜不透。”
  水蜜桃道:“老奶奶?谁是老奶奶?”
  林歌觉得已无隐瞒的必要,便将在长白山所发生的事情全盘托出来。
  水蜜桃听完之后,十分惊疑道:“竟有这许多事情,那老奶奶是个什么模样的人?”
  林歌道:“她有一头白发,面上常戴着人皮面具,看不见她的本来面貌,不过从身材上看,似乎年纪不大。”
  水蜜桃脸色一变道:“我知道了。”
  林歌大喜道:“哦,你知道她是谁?”
  水蜜桃冷冷道:“我不知道她是谁,不过我知道她为何要送这么多东西给你!”
  林歌道:“你快说。”
  水蜜桃道:“因为她爱上你了!”
  说毕,一脚踢出,把那个打开的箱子踢翻,一阵唏哩哗啦,金银珠宝满地滚动!
  林歌慌了手脚,忙道:“不!不!不!你弄错了,她怎么会爱上我?她是个七老八十的老太婆——”
  水蜜桃又一脚踢翻另一个箱子,吼道:“扔出去!扔出去!我不要这些肮脏的东西!那个不要脸的臭婆娘,她居然敢动起我丈夫的念头,她也不打听打听,我水蜜桃可是好惹的么!”
  凌波仙子上前劝慰道:“嫂子,你请暂息雷霆之怒,我想那老奶奶绝非爱上你丈夫,必是你丈夫的行为使她深受感动,所以——”
  水蜜桃暴吼道:“感动个屁!我是女人,我还会不了解女人的心思么?她一定是爱上了我丈夫,想用这些金银珠宝来打动我丈夫的心!哼哼,她做梦!”
  林歌道:“对对,她想打动我的心,做她的春秋大梦——五绝,帮我把这些东西扔出去!”
  金糊涂笑道:“慢来!慢来!她派人送这些东西来并未开出条件,你们大可老实不客气的收下,真不想要的话,也等她来了再说。”
  朱五绝道:“这话有理,暂时收下,等她来了,看她怎么表示再作定夺。”
  金糊涂见水蜜桃又要踢箱子,为了转移她的心情,连忙取出凌波仙子要送给她的礼物,双手捧上道:“这是凌波仙子送给你的一份见面礼,你请笑纳。”
  水蜜桃微怔道:“什么东西?”
  金糊涂道:“我也不知道,你打开看看吧。”
  水蜜桃接过那小包袱,对着凌波仙子笑笑道:“你来了就好,怎好叫你破费?”
  凌波仙子笑道:“小意思,不成敬意,嫂子莫嫌小妹寒伧才好。”
  水蜜桃笑道:“你的东西我一定要,这份礼物就当是媒礼好啦。”
  她一面说一面打开小包袱。
  当小包袱里的东西呈现在大家面前时,四个人顿时都呆住了。
  林歌睁大了眼睛。
  金糊涂睁大了眼睛。
  朱五绝也睁大了眼睛。
  水蜜桃则是一脸愕然,说不出是喜是怒。
  原来,小包袱内的东西很不值钱,也不像是送人的礼物,那是——
  一顶白发!
  一张人皮面具!

  (全书完,“娃哈哈”录校)

相关热词搜索:一剑染红长白雪

下一篇:最后一页
上一篇:
二十

栏目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