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上官云心 >> 圣剑录 >> 正文  
第九章 杯弓蛇影            双击滚屏阅读

第九章 杯弓蛇影

作者:上官云心    来源:上官云心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7/10/6
  施鸣峰看到这具身穿缁衣,脑壳碎裂的出家人尸体,骇然震惊不已下,不由感到奇怪起来:“荒山野岭的蓬草堆里,竟会发生这么一桩无头惨案!”
  梁上伸手莫八忽然道:“这事不用大惊小怪了,你大哥想通啦!”
  他这么有把握肯定的说这话,施鸣峰和田舍村林翠翠,殊感诧异地一怔!
  林翠翠含着揶揄的口气,冷冷说:“大哥,人命关天,不能信口胡说。”
  施鸣峰接着道:“大哥,据你看来是何等样的情形!”莫八朝林翠翠看了眼,自负地道:“这还用说,当然是桩谋财害命,杀人灭口的阴谋,这具尸体脑袋裂碎,穿了一袭宽袖缁衣,血水淋漓,一时无法分别出是尼姑,还是和尚,不过我莫八可以一语断定她是个尼姑,不会有错。”
  施鸣峰听得一惊:“大哥,此话何以见得?”
  梁上伸手莫八口末飞溅地接道:“这具尸体不但是个尼姑,假如我料得不错的话,就是‘疯尼’妙乙师太‘迦南庵’中的出家人!”
  施鸣峰心寒神凛,暗暗一震,道:“大哥,你是说‘赤地堡’堡主‘金戈叟’房震,为了夺取‘银鼎香果’,在‘迦南庵’暴施毒手,夺得‘银鼎香果’后,杀人灭口,将‘迦南庵’里的出家人处于死地!”
  梁上伸手莫八连连点头道:“兄弟,这下给你说对了,你莫大哥就是这么想。”
  田舍村姑林翠翠旁边冷冷接口道:“大哥,别把事情想得像是亲眼目睹似的,咱们先找着‘迦南庵’再说吧!”
  施鸣峰听得有理而道:“可能‘迦南庵’会在这里峰腰附近,咱们前去找找看。”
  三人寻找“迦南庵”,所以这一找,直找到金鸟西坠,夜色迷蒙,别说是庙庵,连山居猎肩,亦没看到一家!梁上伸手莫八喃喃地道:“这又奇了,难道‘金戈叟’房老儿,抢得‘银鼎香果’后,连‘迦南庵’亦毁掉啦!”
  林翠翠一边冷冷接上道:“大哥,‘金戈叟’房震毁掉‘迦南庵’,他总不会连瓦片砖头都搬走吧!”
  莫八撞上她一鼻子乌灰,朝她瞪了眼哼了声!
  施鸣峰笑了笑道:“夜色深浓,荒山野岭里,漫无目的地往哪儿去找,咱们先找个地方,把这晚上打发掉再说!”
  莫八点点头道:“兄弟说的是,这儿光溜溜寸草不长的石头山,找个山洞总该会有的!”
  三人摸索似地走有半个时辰。
  林翠翠突然站住,悄声道:“你们听有人说话声音!”
  两人凝神听去,夜风吹拂,传来一缕隐约、模糊的说话声!
  他们示意的相顾看了眼,悄然蹑足循声找去!
  话声渐渐响亮,清晰,不远处还微微透出一丝光亮,出自山坳一座石洞里……从话声中听来,人数在两个之上。
  “飞庭,这事与老夫声誉有关,不能声张出去。”
  “是,小的知道,堡主爷不必叮嘱……”
  “老夫闯江湖数十年迄今,这次经‘八荒天地盟’中四位道友授意,协助‘南天堡’吕老完成大事,想不到竟在这儿荒无人迹的白马山一角,会莫名其妙之下,遭了人所暗算。”
  “爹爹,‘铁珠佛’法空大师死得太惨了,咱们怎么地也该替他报仇!”
  “唉!瑜儿,好在程飞庭不是外人,为父才敢说出此话,法空大师一身武学造诣不是泛泛之流所能比拟,会在毫无意外动静之下,突然遭人暗算,头颅震裂而死,对方出手固然阴毒,其所怀之武学已在为父之上了!对方不露声色,出手疾速,连身形神态都没看到一瞥,瑜儿,咱们又如何去搜访这样的仇家呢!”
  “堡主爷,恕小的放肆说出此话,这事据我程飞庭看来,委实有点蹊跷,法空大师平素行踪,出没北地江湖,此次咱们途中相遇,才同来这里白马山。
  出来之际,‘铁珠佛’法空大师走在您堡主爷前半步,正在转首向您说话,会不会出手的暴徒,志在向您堡主爷行凶,可能出手时,手势稍有偏差,这位老禅师替死遭难!”
  “飞庭,你说的很对,老夫亦已有这样想法!”
  里面说话声音听来很清楚!
  梁上伸手莫八挥手示意,两人随着悄声退落!
  施鸣峰道:“大哥,怎么不听他们说下去?”
  莫八朝遥远灯光处望了望道:“咱们所要知道的事都听到了,留在那里行藏败露,反而不好。”
  林翠翠道:“大哥,干嘛不把洞里那些家伙宰了,突然退落下来。”
  莫八笑了笑道:“小妹子,方才你没有听他们在说有人在找他们霉气,咱们袖手看战,何必自己动手呢!”
  施鸣峰诧异地道:“从方才说话声音听来,正是‘赤地堡’堡主房震,一个随从的武生,和他的女儿房瑜!”
  林翠翠朝他楞看了眼:“你怎么知道?”
  施鸣峰道:“这话声我很熟悉,过去在衡阳城‘昭安居’客店的膳厅上,我曾有见过他们。当时他们四人共桌,其中一个家伙还是遭‘飞燕刀’所断臂的。”
  他朝莫八看了眼:“大哥,这事我可想不通了,‘南天堡’吕老儿阴谋达成,这些牛蛇鬼神眼前力,何异日中当星之际,怎么还有人向他们作对找霉气,听房震说来,显然咱们所发现的尸体,丧命在绝世高手之下!”
  摇头称奇不已:“这又是何等样人物?”
  梁上伸手莫八泄了口气,道:“兄弟,你想不通,你大哥更搞糊涂啦!”
  他朝两人看了看,接着向施鸣峰道:“兄弟,房老头在石洞里说的话,你别连想到九嶷山‘蜂巢死牢’,和‘昊天玉芙丸,那件事上去。”
  莫八棋高一着,施鸣峰正待要说的话给他打了回去,只有楞楞看了他!
  莫八断然摇头接道:“这事依我莫八看来不可能的!”
  林翠翠冷然地说:“何以见得?”
  梁上伸手莫八道:“‘赤地堡’‘金戈叟’房震,向吕老儿要了这份差使,志在觊觎‘迦南庵’疯尼姑的‘银鼎香果’,吕老儿后来一想不对劲!才……”
  林翠翠“噗嗤”一笑,接上说:“才窝里造反,同室操戈,派了高手暗中前来下手!”
  莫八点头道:“小妹子,想得一点没有错,正是……”
  林翠翠朝他一撇嘴,冷冷道:“‘一点没有错’?错才大呢,你莫大哥门缝里看人,梁上伸手,一肚子打的如意算盘……”
  梁上伸手莫八这张脸,由白变红,由红泛青。
  林翠翠接着再道:“你把‘南、北堡’两个堡主估价估得太低啦!
  ‘南天堡,堡主雷火金轮吕奎,完成他生平之愿,席居武林盟主之位,‘赤地堡’‘金戈叟’房震,叱咤武林,北地江湖上称帝,他们两个老头儿,俱是江湖赫赫人物,如果没有彼此间的默契、谅解,‘金戈叟’房震会向‘南天堡’的吕老头儿,会死死的拱手称臣。”
  施鸣峰唯唯点头!
  梁上伸手莫八一张泛青的脸孔,又涨得通得,一对眼珠滴溜滚转的看了目下扬名江湖,“神州五女”之一的田舍村姑林翠翠!
  林翠翠有条不紊的再道:“这两个都是一代枭雄,武林巨憝,他们深谋远虑,彼此利用之处还多呢,怎会为了‘迦南庵’‘银鼎香果’之事,反目暗算。”
  梁上伸手莫八喃喃叫饶似地道:“小妹子,你别再说下去啦,算你武林阅历深厚,你莫大哥认栽啦!”
  林翠翠见他这份哭笑不得的神情,忍不住绽唇“噗嗤!”笑了起来!
  莫八接着道:“小妹子,别把话题扯得太远,依你看来,‘金戈叟’房老头儿这记跟斗怎么样的?”
  林翠翠脸色一正,缓缓道:“今日武林上,能有这么一个轻描淡写之下,使北疆称帝,叱咤江湖的‘金戈叟’房震,自己认栽,我林翠翠还想不起有这等人物!”
  梁上伸手莫八脸色神情栗然一震,连连点头道:“小妹子,你说得大有道理,给你一句话点醒了啦。”
  施鸣峰豁色想起:“会不会是‘铁瓦羽虹赤地城,湖海金蛟南天盟’中,占有‘湖海、金蛟’四字的‘金蛟园主’,和‘湖海亭主’两位老前辈?”
  梁上伸手莫八正要开口!
  田舍村姑林翠翠摇头接上道:“这两位老人,乃是今世武林中硕果仅存的前辈人物,他们如果插手管这事,绝不会偷偷摸摸暗中出手袭击,可以冠冕堂皇,兴师申讨。”
  莫八叹为观止地喟然道:“小妹子,我莫八今儿可开眼了,你肚子里名堂着实不少呢!”
  林翠翠听得很受用,朝他甜甜一笑,倏即脸色一正,感慨地又道:“曾听师父说过,这些年来,江湖上少有听到这两位动静,说不定已返璞归真,圆寂升天了!”
  施鸣峰听她说这话,想要问她:“三妹,你师父是哪位武林老前辈?”
  这句话待要溜出口时,忽地一抹意识划过:“三妹她能说的话,早该说了,何必我再去问呢?”
  他又把这话咽进肚里。
  三人谈话之际,晨曦初曙,东方奂白,已黎明时分。
  梁上伸手莫八朝山天一角望了望:“天亮了,咱们走吧,赶快把‘迦南庵’找着,这桩扑朔离迷的‘谜’,亦就揭开啦!”
  三人翻过几堵错综嶙峋的山坡,霍然眼前一亮,横在前面的竟是一条用卵石铺成的山路,丰草长林,景色兴前迥异!
  莫八笑了笑,欣愉地道:“这才是真正上‘路’啦!”
  施鸣峰向山路两端望了望:“大哥,咱们该朝哪一个方向才是?”
  莫八困惑地向山路两端瞪看了眼,喃喃地道:“左边是‘上坡’,右边是‘下坡’,‘上坡’入山,‘下坡’走去该是往镇甸乡村去了,对!咱们走‘上坡’方向不会有错!”
  三人循着迂回曲曲折折的山径,攀登白马山而上!
  路上,碰到一老一少手执旗叉,腰佩钢刀的猎户,迎面走来!
  施鸣峰抱拳含笑,问道:“请问两位,去‘迦南庵’如何走法?”
  年轻的猎户转脸朝自己两人来的方向看了眼,正要开腔说话时,年老猎户迟疑地轻“哦!”了声,摇头含笑道:“在下父子两人初登此地白马山,山道路径不甚清楚,告罪了!”
  拉了他儿子扭身就走!
  施鸣峰碰上一个钉子,喃喃道:“难道咱们找错地方啦!”
  莫八大声道:“傻兄弟,咱们找对路了,锣鼓听声,说话听音,直走上去准不会错,就是疯尼姑的‘迦南庵’。”
  林翠翠狐疑地道:“大哥,你怎么会突然间知道得这么清楚啦?”
  梁上伸手莫八“嘻嘻”笑了道:“你们两个傻孩子,刚才猎户父子俩的神情还看不出来,年青的猎户朝他来的方向看了看,他正待开口时,却给那老家伙把话接了下来,那老家伙说话见他妈的大头鬼,猎户行猎差不多都住在附近,有一定地点的,他们不是王孙公子,闽阅富豪,以狩猎炸药,会老远跑来此地白马山!“疯尼”妙乙师太,身怀绝技,江湖上出名的难惹人物,她‘迦南庵’附近的猎户乡民,当然都怕这个疯尼姑,可能她们师徒俩离开‘迦南庵’,曾有吩咐附近猎户,是以方才这父子两人,噤若寒蝉,不敢多嘴管闲事!”
  施鸣峰听得含笑称是!
  林翠翠嘲笑似地道:“大哥,任何事情从你嘴里讲出来,没有道理的都变了有道理啦!”
  山径道路,像条蜿蜒曲折的长虫,朝白马山峰腰一隅迤逦而入,四下景色却是丰草长林,幽致宜人。
  三人走有盏茶时间,山道左边一脉树林,左侧贴着矗立的峰势,巨岩堆坳,峭壁陡立。
  峰壁脚沾,鬼斧神工之下,划分出一条宽有数尺的平坦小路!
  田舍村姑林翠翠诧异地看了眼:“哦!这条山路通往哪里去的?”
  梁上伸手莫八:“有这么一条通路,可能还是往‘迦南庵’去的捷径便道呢厂施鸣峰笑了道:“大哥,你把事情总是想得这么如意!”
  莫八咧嘴一笑,道:“天下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咱们走去看看”
  三人转入旁边这条岔路。林翠翠狐疑地道:“会不会是条没有出口的死路咱们可要走冤枉路呢!”
  莫八摇头不迭道:“哪有这等事情,有路就有去处,不会错的!”
  不到半个时辰,小路尽处赫然给一堵卵石堆砌的峰壁所阻住,正如林翠翠所说,是条没有出口的死路!
  林翠翠朱唇一嘟,娇啼的道:“说了不相信,这下可走冤枉路了!”
  梁上伸手莫八两眼滴溜溜的看了堵死的石壁,喃喃地道:“这又奇啦!鬼斧神工之下,出现这条平坦的山道,不可能,定不可能。”
  施鸣峰含笑揶揄地道:“大哥,你把事情总是想得那么顺利、如意,咱们原路走回去吧!”
  莫八摇头道:“兄弟,不是你大哥把事情想得简单、容易,我浪迹江湖这些年来,奇人奇事见闻不少!咱们眼前情形看来,一条平坦滑滑的小道,它竟是一条没有通口的小路,叫人看了谁也不会相信。”
  梁上伸手莫八肯定的说这话,施鸣峰听得亦不禁狐起来!
  林翠翠道:“大哥,你以前有没有来过‘迦南庵’?”
  莫八眼皮一翻,道:“我有来过‘迦南庵’,还会像没头苍蝇似的乱碰!”
  林翠翠笑了笑又道:“你有没有听人说过‘迦南庵’四围的情势、地形?”
  莫八想了想,颔首自语地道:‘疯尼’妙乙师太带了徒儿赴宴‘南天堡’,放心不下‘迦南庵’里所珍藏的‘银鼎香果’,生恐遭江湖中人觊觎偷窃,会不会故意布设疑阵。”
  他朝两人望了望,突然道:“兄弟、小妹子,你们两人施展周天劲力,能不能推倒这座堵死的峰壁?”
  林翠翠乍舌一怔,笑了道:“我们两人能推山倒海,该是天上的大罗金仙啦!”
  施鸣峰经梁上伸手莫八说这话后,朝这座用斗大卵石堆砌的峰壁打量了眼,又向四周看了看,暗道:“这里两壁陡立的狭道,与‘南天堡’‘蜂巢死牢’出口处倒有点相仿,只是这里狭道比较宽阔。莫大哥说得有几分道理,既有狭道就是通路,看这座卵石堆成的死壁,不像是自然形成的。”
  他想了想,含笑的对林翠翠道:“三妹,咱们两人不妨试试看!”
  林翠翠睁大眼道:“你听他的话?”
  施鸣峰笑了笑道:“只是试试而已,不一定要把石壁推倒,看咱两内劲合在一起,可以有多大威力!”
  林翠翠听到下面一句,芳心陡然微微一震,俏眼儿朝他瞟了下,含了一缕轻盈的甜笑,点头道:“我奉陪就是。”
  她朝石壁看了看,道:“二哥,咱们各人推出双掌劲力,朝石壁劈去,看看能不能发生效力!”
  施鸣峰含笑点头!
  两人劲提周天之力,双掌推吐朝石壁打去!
  “豁啦啦!”一股震天撼地巨响声中,碎石蓬飞,尘雾飞扬一块块斗大卵石,遭这股浑百无比的劲力所震,互相激撞。
  尘雾随风袅袅四播。
  忽然听到梁上伸手莫八鼓掌大笑,道:“行啦!行啦!……天庭不派大罗金仙下凡,派下一对金童玉女来这里,‘奇迹’果然有出现了!”
  施鸣峰眼神透过尘雾,注目看去,峰壁裂碎,出现一只八九尺方圆的大窟窿!
  林翠翠掸了掸身上泥土,探头朝石窟窿里看去。
  “唷!里面果然别有洞天。”
  梁上伸手莫八自负得意地道:“小妹子,岂是‘别有洞天’,本来就是疯尼妙乙师太的尼姑庵呢?”
  三人跨进石壁击破的大窟窿,纵目看去。
  原来堵塞的石壁,乃是两峰之间这条狭道尽头,里面群峰直立,中间一块数百丈方圆的山坳盆地。
  盆地一隅,苍翠浓荫处,露出红墙绿瓦,显然是处幽致清静的佛门圣地!
  莫八叹为观止的点头道:”疯尼’妙乙师太人疯心不疯,把‘迦南庵’筑在这块山色秀丽,世外桃源的盆地里。临走之际,还给她想出这样一个刁钻古怪,别出心裁的法子,把‘迦南庵’的通道堵塞!”
  田舍村姑林翠翠一撇嘴,冷冷道:“别把话说得太满了,咱们还没有到庙门口,是不是‘迦南庵’还不得而知呢!”
  梁上伸手莫八“哼!”了声:“疑神疑鬼的,小妹子,好事情到你手里,亦要变坏了!”
  施鸣峰含笑道:“大哥、三妹,咱们前去一睹庐山真面目,就知道是不是‘迦南庵’了!”
  三人身肩闪晃,施展轻功,直扑群峰拱围的山坳盆地而下,施鸣峰、林翠翠飘落此佛门圣地,一箭之遥的树林隐处站停,才见莫八气咻咻赶到!
  他一边跄踉跑来,嘴里大声嚷叫着:“小孩子,见不得世面的,急什么,咱们已经赶来此地‘迦南庵’,难道还怕人捷足先登!”
  施鸣峰朝他歉然一笑:“大哥,咱们这就走吧!”
  三人到了“寺庵’前……
  施鸣峰抬头朝大门上端望了望,殊感诧异地惊“哦!”了声!
  莫八连连点头道:“我说老尼姑妙乙师太,人疯心不疯,真是一点没有错,给她想得真周到,临走时,生恐给人找到‘迦南庵’,偷走‘银鼎香果’,竟把大门上‘迦南庵’这块金字招牌也摘了下来!”
  田舍村姑林翠翠旋首朝“庙门”外四围看了看,道:“咱们先在外间一探形势,再进里如何?”
  梁上伸手莫八眉宇一皱,不耐烦地道:“小妹子,我看你名堂奇多,这里‘迦南庵’连鬼影子亦捞不到半个,咱们还探查个屁!”
  林翠翠粉脸一红,朝他白了眼!
  施鸣峰笑笑道:“三妹,咱们进里看过动静再说!”
  三人走进大雄宝殿佛殿上,一尘不染,清静至极!
  林翠翠纵目四顾,喃喃嘀咕道:“疯尼妙乙师徒俩,已赴‘南天堡’多天,怎么大雄宝殿上还是这样干净?”
  施鸣峰一怔,转身朝四南望了眼,大殿外是块广场,左右有两扇通里的偏门,中供佛像。
  梁上伸手莫八不以为然的冷冷道:“小妹子,这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呢,这里是世外桃源,一块净土,不像城市镇的灰尘飞扬,大雄宝殿上当然干干净净了。”
  突然!
  “嘿嘿嘿!嘿嘿嘿!”一阵震耳欲聋的狂笑!
  大雄宝殿偏门,闪出数名疾服劲装武生,中间一位银须白发,年有七八十岁的老者,赫然正是湘、鄂、蜀、皖水道二百一十四舵总舵主“河川翁”鲍环!
  河川翁鲍环长笑声落,冷然缓缓道:“老夫等数人,恭候尊驾等多时了。”
  朝施鸣峰注看了眼:“施鸣峰,随同老夫回转‘南天堡’,不然,后悔莫及。”
  仓猝之间变化,三人诧然一震!
  梁上伸手莫八两眼流转一瞥过去,赫然发现给他网开一面放生脱走的一名“雷火铁骑”张子明,亦在这伙人之间!
  “哈哈哈!”施鸣峰一声长笑,朝道学武生环顾一匝,一对星眸间射出冷电似凌芒,看了鲍环冷冷道:“尊驾谅是江湖人称‘河川翁’鲍环,想不到身为水道二百一十四舵总舵主,竟助纣为虐,帮‘南天堡’堡主吕奎老贼做下这桩千夫所指,令人发指的丑事。”
  河川翁鲍环银须白发的老脸,好像突然喷上一层鲜血,涨得通红!
  施鸣峰冷然接着说:“鲍环,你忝列大江南北水道总舵主身份,已在江湖席居极品,一位受人称颂的前辈之流,竟甘心称臣,助吕奎老贼坑害武林正派人物,你为江湖所不齿,已给天下武林所唾弃了。”
  河川翁鲍环银须震颤,吼鸣道:“小子,你敢教训老夫!”
  “哈哈哈!”施鸣峰一阵傲然长笑:“鲍环,你执奉吕奎老贼‘金箭’,欲我施鸣峰再往‘南天堡’则甚?”
  鲍环暴怒道:“小子,你自己做的事还不知道!”
  施鸣峰俊脸笼上一层寒霜,嗤之以鼻,冷然道:“我施鸣峰顶天立地铁铮铮奇男子,不慎疏忽,中着你等牛蛇鬼神阴毒奸计,侥天之幸,一身武功恢复,脱走‘蜂巢死牢’。此番萍踪天涯,浪迹江湖,连络武林正义之士,揭发你等丑事暴行,同仇敌忾,养师申讨。鲍环,我施鸣峰此举,难道有不对之处?”
  河川翁鲍环银须根竖,喝声道:“小子,死在眼前,岂容你信口雌黄。”
  施鸣峰哂然冷笑道:“不见得!”
  他说话时,田舍村姑林翠翠凤眸四顾,蓄势应变!
  梁上伸手莫八朝河川翁鲍环死盯了眼,冷冷接上道:“鲍老头儿,现在两方面话说到这里,你死我活,一场‘死战’已经免不掉了,在没有击鼓大战前,我莫八还有几句话想问你!”
  鲍环正待吩咐众武生向前围战时,莫八说出此话,微感一怔,转脸朝他怒目瞪了眼,峻声沉喝道:“是谁?”
  梁上伸手莫八给鲍环怒目一瞪,暗暗抽了个寒噤,却是一挺胸大声道:“老头儿,你别管我是谁,我可以先告诉你。”
  指了施鸣峰、林翠翠两人,道:“这位施鸣峰施少侠,你老头儿认识,不谈了这姑娘乃是今日江湖‘神州五女’之一‘田舍村姑’林翠翠,一个是我小兄弟,一个是我小妹子。”
  莫八挺胸凸肚,大声说出此话,大雄宝殿响起哗然之声,原来跟施鸣峰来此的这名清丽绝尘,村女打扮的姑娘,竟是目下扬名江湖的“田舍村姑”林翠翠!
  河川翁鲍环觉得这个衣着方巾儒衫,一股酸气的中年文士,竟是“神州五女”之一“田舍村姑”林翠翠的“兄长”,不由朝他多看了眼,改口冷冷道:“尊驾所问何事?”
  梁上伸手莫八道:“鲍老头儿,这里是什么地方?
  鲍环憎厌的朝他瞪了眼:“此乃佛门圣地‘梵谷禅林’!”
  莫八听得这话,替自己暗暗抱怨不迭起来,暗道:“三人乱打误撞,怎会撞到这里来啦!”
  他不厌其烦的追问道:“老头儿,你如何知道咱们三人会来此地?”
  “嘿嘿嘿!”鲍环狂笑道:“施鸣峰逃脱‘蜂巢死牢’后,行踪出没却在咱们掌握之中,岂有不知道之理!”莫八一指他身沿的“雷火铁骑”之一张子明,道:“老头儿,你别吹,都是这小子告诉你的,说不定你等还是今天早晨咱们走上那条山路时给你等发现的!”
  河川翁鲍环给他说得语塞,一时答不出,大声吼喝道:“老夫哪有时间跟你胡扯,把命留下,你等到了幽冥地府自会清楚!”
  他纵目四顾,示意大雄宝殿众武生,向三人围战。“慢着!”莫八有恃无恐大声拦住:“鲍老头儿,大江南北江湖给你混出一个名号,我却替你叫屈抱愧不已,原来是个带领乌合之众,不顾名节,专捡便宜的糟老头儿。”
  鲍环给骂得青筋怒涨,咬牙冷然道:“孽障,我看你活不耐烦了。”
  莫八冷冷道:“不一定是谁活不耐烦!”
  他朝十来名手执兵刃,神髓充沛的武生掠过一瞥,接道:“老头儿,咱们这里‘梵谷禅林’,就是兄弟、妹子等三人,你这里人数有近二十名。你们抢攻围袭,凭咱小妹子一对肉掌,叫你等死无葬身之地,不过霉砂儿还顾到自己是个水道二百一十四舵总舵主的话,一个对一个打得斯文一点,让他们车轮接战,一个个往阎王爷爷处去应卯报到就是啦!”
  梁上伸手莫八他发觉大雄宝殿上这十来名武生中,有几个却是精英内蕴,神仪外莹,显然不是江湖上泛泛之流。
  如果河川翁鲍环率领他们围战三人,极可能遭着意外凶变,是以莫八转弯抹角说这些话,希望缓和眼前的险景!”
  河川翁鲍环听得殊感意外,朝他狠瞪了眼,冷冷道;“凭你等区区之辈,还容老夫带领抢攻围袭。”
  梁上伸手莫八连连点头,接上道:“老头儿,一言为定,咱们击鼓开战吧!”
  田舍村姑林翠翠厌烦地朝莫八看了眼,不过她知道这位莫大哥用心良苦,出于一番好意!
  梁上伸手莫八对鲍环的话中,施鸣峰突然激起了一个新的尝试,从这些时日来的演变下,他洞彻了江湖上的阴险,对自己所怀之学,亦有了充份的信心!
  施鸣峰等三人,和鲍环带领的这伙人,移至大雄宝殿外广场上。
  河川翁鲍环“嘿嘿”冷笑道:“施鸣峰,老夫身居大江南北水道总舵主之席,应‘南天堡’吕堡主之邀,插手此事。”指了近身四名武生道:“他们四位‘点水金鸥’钱尚雄、‘湖海苍鹰’徐守亭、‘子母金环’郭平、和这位‘剪风神影’许世仁,俱是湘、鄂内省水道分舵主,你如果在他们手下打个平手,老夫收回成命,不理这桩是非!”
  梁上伸手莫八听得心里暗暗欢喜:“这老头儿乖乖跌进我莫八圈套里了!”
  “哈哈哈”施鸣峰剑眉一轩,纵声大笑道:“我施鸣峰蒙你的总舵主这番盛意,却是不识抬举。”
  鲍环怒声道:“小子,你要挑战在场每一个。”
  施鸣峰摇头简捷地答道:“不!”
  旁边莫八暗暗狐疑:“这位施兄弟想搞些什么名堂?”
  田舍村姑林翠翠睁大了一对晶莹清澈的美目,出神地看了施鸣峰!
  河川翁鲍环大声道:“小子,你有什么花样,划下道来,老夫无不答应!”
  施鸣峰哂然道:“我施鸣峰误入此地‘梵谷禅林’,中着你等埋伏,将军阵头亡,英雄剑下死,施某如要挑战,只找一人够了。”
  鲍环朝四下望了望,诧异地大声道:“小子,你找谁?”
  施鸣峰指了他冷然道:“就是你统率大江南北水道二百一十四舵总舵主的‘河川翁’鲍环!”
  他说出这话,四周一片哗然声起!
  林翠翠美目露出一片敬慕之色看了他!
  梁上伸手莫八听得骇然一震,暗暗跌足叫苦起来:“兄弟,此时此地,你怎么还充起英雄来呢,你莫大哥替你好好排了这个场面,你竟去找这鲍老儿挑战起,真要命的!”
  河川翁鲍环听这年青人,竟指明自己挑战,不胜意外的楞了下,接着纵声大笑起来,笑了笑后,突然连连点头道:“行!行!老夫让你三招,第四招……。”
  他话还没说完,施鸣峰摇头含笑道:“施某既是不识抬举,何必再领你这份盛情,免了!”河川翁鲍环初时给他这份豪情雄心所激动,才说出此话,施鸣峰却是真个不识抬举,激起他心头怒火!
  “嘿嘿嘿!”狂笑声落,他冷厉的指了施鸣峰道:“小子,三招之内,老夫将你立毙掌下!”
  施鸣峰哂然道:“三招过后,又将如何?”
  鲍环银须根竖,瞪眼道:“你能挡住三招,老夫不理‘南天堡’是非!”
  施鸣峰冷然接道:“失手败落施某手下,又将如何?”
  鲍环怒目暴瞪,大声道:“如果真有此事,老夫金盆洗手,退出江湖!”
  施鸣峰厉声冷冷道:“鲍老儿,你助吕奎老贼,做下这等令人发指,遗臭万年的丑事暴行,岂容你金盆洗手,一走了事!”
  河川翁鲍环气怒已极之下,“嘿嘿嘿!”咬牙狞笑,道:“小子,你骂得好,到时你抽筋剥皮,凿骨扬灰时,休怨老夫出手狠毒!”
  梁上伸手莫八听到他这几声狞笑,头皮发炸,连抽寒噤,心里暗暗叫苦不已。
  “兄弟,你大话说出口,还要拿出真刀真枪真本事才行,鲍老头儿乃是大江南北江湖上一位混世魔王,数十年来,从未听到曾有败落敌手之事,你激起这老头儿怒火,兄弟,这下你可要够受啦。说不定你莫大哥,和小妹子,伴同你走进幽冥地府,去见阎王爷了!”
  莫八暗暗嘀咕沉思时,田舍村姑林翠翠凤眸四顾,守护施鸣峰怕遭人暗中袭击!
  鲍环狞笑声落,已不顾江湖上“前辈”“晚辈”的区分,一声暴喝,双掌推臂疾吐,朝施鸣峰劈来!
  他这记出手,势威猛至极,“呼”的一股劲风流转之际,广场上两棵合抱巨树,好像给狂飚所激,连树根都晃摇起来!
  广场上围观众人,遭劲风一角所扫,纷纷距踉跄跌退!
  这股劲风的主力,随着鲍环的掌势所指方向推吐,朝施鸣峰汹涌浪涛似的卷来!
  梁上伸手莫八紧紧的把两眼闭上,一手摸了“噗噗!”跳跃的胸膛,抿嘴喃喃地祝祷:“老天爷,保庇我那位小兄弟。”
  田舍村姑林翠翠,曾与施鸣峰印证交手过一次,她睁大了一对黑白分明的眼睛,一眨不眨地注看了眼前情形的演变!
  施鸣峰一声苍雄长啸,游身闪射,正展出学自“月华玄镜”,这门绝传今世武林的“摹凤八绝”武学!
  他闪过对方一招,倏然掌指拳腿,将“八绝”绝学连绵使出!
  “凤栖梧桐”,“凤翅剪波”,“飞凤归巢”,“云天风舞”。
  施鸣峰展到“摹风八绝”,第六绝“朝阳风鸣”一招时,右手戟指,疾扫对方中盘“气门”、“将台”、“期门”、“七坎’、“章门”五穴,左手弹指疾吐,反手朝鲍环“脉腕”穴扣来!
  河川翁鲍环身列大江南北水道总舵主之位,闯行江湖,听闻披靡,数十年来,从未碰到像眼前这少年所施展的这种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摹刚乙绝”,玄奇深奥的惊世绝学。
  一声厉啸,身形踉跄跌退八步!
  施鸣峰并不衔尾进招,骤落杀手,却是冷笑数声缓缓道:“鲍老头儿,大丈夫一言既出,不啻金书铁券,我施鸣峰‘八绝’中施出六式,你已败落我手,尚有何话可说!”
  河川翁鲍环身形拿桩站住,一脸羞愤之色,咬牙恨叫道:“想不到我河川翁鲍环一世英名,毁在你后生晚辈手里!”
  梁上伸手莫八看到眼前的演变,高兴得几乎掉下泪来!
  他衣袖抹了抹眼睛,突然大声道:“鲍霉砂儿,别在自己脸上贴金啦,你不过是‘南天堡’吕奎老家伙跑跑腿,挥旗呐喊的角色而已,敢称我小兄弟‘后生晚辈’,你丢脸丢尽了!”
  梁上伸手莫八说得刻薄挖苦,人木三分,河川翁鲍环这张银须飘拂的老脸,已经由赤红泛出一层紫色!
  田舍村姑林翠翠嘴角露出一缕轻盈、满足的浅笑,她对施鸣峰几式干净俐落的出手,击败江湖上一代枭雄,芳心感到无比的钦慕!
  由鲍环带领守候“梵谷禅林”的十数名武生,见他们总舵主败落在这么一个少年书生手里,几乎怀疑是做白日梦,一个个骇然怔住!
  河川翁鲍环“嘿嘿嘿”惨笑数声,抬头向施鸣峰道:“施鸣峰蒙你手下留情,没有将老夫处于死地,大丈夫一语千金,老夫带领大江南北二百一十四水道分舵,退出雷火金轮吕奎的是非漩涡。今日此地‘梵谷禅林’之事,老夫留得三寸气在,自有向你施鸣峰再请教的一天。”
  旋首向众武生接道:“老夫失手蒙辱,累及诸位,现在咱们就离‘梵谷禅林’!”
  梁上伸手莫八乌眸滴溜一转,大声道:“鲍老头儿,慢着!我兄弟如果败落你手,你要把他抽筋剥皮,挫骨扬灰,你老头儿吃了败仗,屁股一拍就走,天下哪有这等便宜的事!”
  施鸣峰不禁错愕一怔,心道:“这位莫大哥又给他想出什么刁钻古怪的名堂来啦!”
  河川翁鲍环脸色阵红阵白,心里却是暗暗震惊,冷然道:“尊驾尚有何种见示,不妨说来!”
  “哼!”莫八嗤之以鼻,冷冷道:“鲍老儿,我兄弟网开一面,饶了你这么一走了事未免忒说不过去了!”
  鲍环羞怒已极,他并不答腔,怒目圆睁瞪看了莫八。
  梁上伸手莫八慢条斯理的接着道:“鲍霉砂儿,你带了这些酒囊饭袋,来这里吃了一阵败仗,胜败乃是兵家常事,咱们可以不谈!你棋高一着,把咱们三人诱来‘梵谷禅林’,这点我莫八不能不佩服你老头儿,深谋远虑,机智卓绝。目下虽然你的老头儿已铩羽之师,无威可发,你能不能把咱们诱来此地的来龙去脉说一说,在你离开‘梵谷禅林’之前,让人知道一点你肚里藏了哪些云诡波谲的鬼名堂!”
  梁上伸手莫八转弯抹角,又挖又捧,说得鲍环脸色赤紫,咬牙切齿。
  施鸣峰,和田舍村姑林翠翠听得暗暗惊诧,不知道这位莫大哥婆婆妈妈地说这些话的用意何在!
  河川翁鲍环“嘿嘿”冷笑道:“‘南天堡’吕堡主寿宴之役,武林自命正派中人物一网打尽,‘蜂巢死牢’仅走脱施鸣峰一人。”
  莫八不耐烦地冷冷道:“暗计伤人,不算是英雄,我兄弟一掌把你打退八尺,还抖什么威风,我不听你说这些。”河川翁鲍环气得额筋怒张,两眼通红,朝莫八瞪眼“嘿嘿嘿’’狞笑地道:“要知道这段来龙去脉,老夫告诉你等便了!天下武林所瞩目的‘银鼎香果’,乃是白马山‘迦南庵’庵主‘疯尼’妙乙师太所珍藏!
  吕堡主知道此尼师徒两人,亦囚禁‘蜂巢死牢’,他想设法取得‘银鼎香果’,于是从她女弟子身上套取口供!
  在吕堡主重刑逼供之下,‘疯尼’女弟子只说出一句‘银鼎香果’已由她师父赠于施鸣峰,此女熬刑不过之下,死于‘南天堡’。”
  施鸣峰听得混身震颤,咬牙道:“好狠的老贼!”
  鲍环朝施鸣峰看了看,转脸向他道:“你脱走‘蜂巢死牢’后,吕堡主算定你十有七八取道白马山,找寻‘迦南庵’的可能。
  于是吕堡主除了分拨侦查外,暗邀高手数人,集中白马山,待你自投罗网将你捕获,至于此地‘梵谷禅林’,是目下尚在‘南天堡’吕堡主一位方外道友‘元空禅师’倏禅养真之处,老夫等暂作借用而已!”
  梁上伸手莫八忍不住插嘴道:“鲍老头儿,你怎会知道咱们一定会来此地‘梵谷禅林’?”
  鲍环朝他怒目扫过一瞥,冷然道:“兵家之道,‘虚虚实实,实实虚虚’,沿途经‘雷火铁骑’传讯,已发现你等行踪,首途来白马山,从行止判来,你等亦不知‘迦南庵’所在,于是将错就错,在此地‘梵谷禅林’设下疑阵!”
  施鸣峰星眸闪射出两道利剪寒冰似凌芒,注看了鲍环厉声冷然道:“我施鸣峰以天下苍生为念,掌下留情,放过你河川翁鲍环性命,想不到你等豺狼成性,毒逾蛇蝎,为了夺取‘银鼎香果’,竟在一个柔弱的小女子身上下此毒手!天理何在?人性何在?”
  鲍环两眼触看施鸣峰星眸射出的凌芒,不由身形跌退两步!
  施鸣峰峻声沉厉的接着道:“鲍环,‘疯尼’妙乙师太徒儿之惨死,可有你插手一份?”
  河川翁鲍环身列大江南北水道总舵主,平素跋扈飞扬,何曾受人咄咄逼问,这时他只有“嘿嘿’’冷笑道:“老夫技艺欠精,败落你手,却非贪生怕死之流,老夫有没有插手过问此事,此女虽然业已身死,事情自有水落石出之日,到时你向老夫讨回这笔血债就是!”
  施鸣峰听鲍环说这话,不像是推诿不认,摇头愤慨地道:“吕奎老贼,你作下这等令人发指的暴行,侠义江湖岂能容你!”
  梁上伸手莫八一扪颔下几根短须,纳罕地道:“哦!照此说来,疯尼妙乙师太的‘迦南庵’又在何处呢?”
  河川翁鲍环朝他怒目扫过一瞥,向众武生挥手示意,道:“咱们不必耽留此地,走吧!”
  众武生经鲍环说此话,只有舍下尚未演完的半出连台好戏,随他衔尾而去!
  梁上伸手莫八听到这声“走!”心神不禁一怔,两眼一眨不眨地朝鲍环等这伙人后影看去!
  河川翁鲍环带了十数武生,走进大厅!
  施鸣峰看得称奇:“这些人既要离开这里‘梵谷禅林’,怎地又转入大雄宝殿?”
  梁上伸手莫八眼睛滴溜一转,悄声向沉思中的施鸣峰:“兄弟,这老家伙带了这些去取行囊,咱们这儿等着,看他们如何出这儿,咱们跟着出去!”
  突然田舍村姑林翠翠娇啼的大声道:“你们两人把事情想到哪里去啦,拿行囊不是把这里‘梵谷禅林’搬走,还用得所有人都进里面,分明里面还有另外的通道,咱们呆待这干嘛,还不随同他们一起出去!”
  林翠翠这话,两人醍醐灌顶似的会悟过来!
  莫八大声道:“小妹子说得对,咱们别再中着他们这些牛蛇鬼神的奸计!”
  三人衔尾紧随在后,只见他们自大雄宝殿偏门走进后,越过偏殿、院子,转弯抹角走有盏茶时间,从一扇狭窄的红漆小门走向外间。
  “唏聿聿!唏聿聿!”连声骏骑长嘶,三人走出红漆小门看时,“嗒嗒嗒”马蹄声起。
  河川翁鲍环带领众武生,已跨上坐骑,飞驰而去!
  莫八纵目朝四下看了看,群峰卓立,山势峻雄,横在前面是条宽阔的山道,不由喃喃叫奇,道:“哦!这是什么地方?”
  林翠翠朝他白了眼:“这还用说,当然是‘梵谷禅林’的后门了!”
  施鸣峰喟然道:“吕奎老贼要把我施鸣峰捉回‘南天堡’,铁骑追踪,四下布防,真可说是用心良苦了!”
  莫八岔然道:“鲍老头儿这伙人一走了事,真便宜了他们!”
  施鸣峰笑了笑道:“‘恩’‘仇’两字,系于一念转变之际,我如掌毙川翁鲍环,固然泄吐我施鸣峰心头之愤。
  这老头儿却是湘、鄂、蜀、皖四省,水道二百一十四舵总舵主,到时遍布大江南北的分舵主,岂肯对我轻易于休!”
  田舍村姑林翠翠秀目闪射出异样的神采,注看在施鸣峰脸上!
  梁上伸手莫八连连点头:“兄弟,你经过几次江湖风波,比以前懂得多了!”
  施鸣峰接着道:“此番我掌底留情,网开一面,河川翁鲍老头儿如果真是言出如山,他带领水道人舵主离开‘南天堡’吕奎老贼而去,日后我等萍踪江湖,会同武林中正派人物,伸讨吕奎老匹夫时,可以省去不少手脚!”
  梁上伸手莫八一翘拇指,点头不迭道:“兄弟,你说得太对了,不到十年,君临天下,江湖上每一角洛里,都能听到到你兄弟‘施鸣峰’的名字了!”
  林翠翠甜甜一笑:“大哥,你说得对!”
  施鸣峰俊脸一红,朝两人笑了笑!
  三人说话时,已走完山路,来到白马山麓一处小镇上!
  梁上伸手莫八一手摸自己肚子,大声嚷叫道:“我的老天爷,咱们翻山越岭,找疯尼姑的‘迦南庵’,一天一晚没有东西填下肚里去啦!”
  林翠翠朝他“噗嗤!”一笑!
  施鸣峰指了小镇街上,含笑道:“大哥,咱们来到小镇街上,吃喝还会少了你一份?”
  这里白马山麓小镇,仅是一条直街,街上也只有一家简朴的酒肆。
  莫八泄气的道:“这么冷落的鬼地方,简直跟荒冢雯场差不多!”
  林翠翠“嘻嘻”的一笑,道:“莫大哥,你只要有吃喝就行了,还管他什么荒冢坟场!”
  三人走进这家酒肆里,店家掌柜打盹在熄火的炉灶边惊醒过来,忙不迭的殷殷张罗入座!
  莫八见炉灶已经熄火,气得“哇哇”大叫道:“光天白日,开饭店做买卖的,炉灶里竟连火也熄掉了,真是荒天下之大唐!”
  老掌柜哆嗦不安地道:“小店生意清淡,炉灶里起了火没有爷们来,—小老儿亏不起这笔老本呢!”
  施鸣峰薄责地朝莫八瞪了眼,含笑向老掌柜道:“老人家你别慌张,咱们三人闲了没有事,不是赶时间的,你先把现成酒菜端来,再生火起炉灶行啦!”
  老掌柜朝这位家衫鲜明,说话温和的少年书生多看了眼,连连点头道:“是,是,小老头儿这就去端来!”
  老掌柜端上酒菜后,三人吃喝起来!
  梁上伸手莫八大口吞下几口酒后,精神顿时抖擞起来,衣袖一抹唇边酒渍,呲牙咧嘴“嘻嘻”笑了道:“酒虽然不是好酒,喉咙里酒虫总算是喂饱了!”
  田舍村姑林翠翠含笑揶揄道:“大哥,三个月不喝酒,你会不会馋死?”
  莫八拿上满杯酒,摇头道:“死是死不了!混身酥软没有一点劲道,亦够受了!”
  两人正在谈笑时,施鸣峰突然轻叹了口气,莫八放下手里酒杯,诧异道:“兄弟,长吁短叹的什么啦!”
  林翠翠关心地道:“二哥,你在想些什么?”
  施鸣峰感慨悲愤地道:“‘迦南庵’妙乙老前辈的徒儿莹儿姑娘,一个玉洁冰清,弱质少女,竟丧命在‘南天堡’这些牛蛇鬼神之手,想起令人痛心。”
  突然“呛啷!”一声,正在生火起炉灶的老掌柜,把只锅盖掉落地上!
  梁上伸手莫八旋首看了眼,接着向施鸣峰道:“兄弟,别难受,有仇不报非君子!
  眼前‘南天堡’这些孽障,虽然不是跟咱们有杀父夺妻的私仇,却是今儿武林千夫所指的公敌,我们有一天会叫他们交出一个公道!”
  田舍村姑林翠翠狐疑的道:“二哥,莹儿姑娘遭‘南天堡’里这些孽障所害,‘迦南庵’的妙乙老前辈她会不会知道?”
  施鸣峰黯然含愤道:“这些孽障所使的手腕,伤天害理,令人发指,他把遭害的这些正派中武林人物,一个个囚禁‘蜂巢死牢’里!”
  林翠翠惊愕地道:“‘蜂巢死牢’?”
  施鸣峰道:“‘蜂巢死牢’在九嶷山峰腰,乃是一个个自然形成,像蜂巢似的洞穴,吕奎老贼就在这些洞穴口处,筑上铁栅,称它作‘蜂巢死牢’!
  过去听幻变千相路文说,‘蜂巢死牢’在九嶷山峰腰罗星四布,各处分散的所以莹姑娘遭害,她师父是不是知道,就很难说了!”
  正在起火的老掌柜,放下他事情,悄悄地站立一边!
  莫八灌下大口酒,醉眼惺忪地道:“兄弟,这是以后的事,不要先烦恼起来,妙乙老尼姑人疯心不疯,怎地做事鬼鬼祟祟的,光是找她的尼姑庵,把咱们找得好苦!”
  他旋首一瞥过处,见老掌柜楞楞出神的站在一边,不由大声诧异道:“老头儿,你不去生火,站在这里干嘛?”
  老掌柜“喏!喏!”退下!
  林翠翠朝他看了眼,悄声向施鸣峰道:“二哥,这位老人家怎么眼睛里含了满眶的泪水?”
  施鸣峰朝移步走去生火的老人后影望了望,惋惜、怜悯地道:“可能家道贫穷之故,待会咱们走的时候,多给他一点钱!”
  莫八边喝边接道:“兄弟,你蒙疯尼姑抬爱,以她珍藏的‘银鼎香果’相赠,大丈夫恩仇分明,现在她徒儿莹姑娘已遭人.所害,万一这疯尼姑亦遭了意外,兄弟,这桩无头惨案,只有咱们这些人知道,你要替她报仇才是!”
  梁上伸手莫八说到这里时,老掌柜踉踉跄跄走近他们跟前,只见他老泪纵横,边哭边道:“‘活菩萨’会不会给人害了!”
  莫八蓦然一怔,衣袖一拭醉眼,大声道:“老头儿,谁是‘活菩萨’?”
  林翠翠朝她瞪了眼:“大哥,好好的说话嘛?”
  施鸣峰见老掌柜问得出奇,温和的道:“老伯伯,你说的‘活菩萨’是谁啊?”
  老掌柜擦了擦眼泪,道:“就是你们几位方才在说的妙乙师太?”
  梁上伸手莫八听得殊感意外的一怔:“‘疯尼’妙乙师太是‘活菩萨’?”老掌柜拭泪点头道:“她老人家是这里白马山麓‘边山镇’上的‘活菩萨’。夏施茶药,冬赈棉粮,济贫救苦,是位大慈大悲的‘活菩萨’。”
  莫八手搔自己后颈诧声道:“竟有这等事。”
  老掌柜朝三人望了望,忍不住又流泪地道:“方才你们三位说的话,小老儿都有听到,不知这位‘活菩萨’会不会遭到凶险?”
  他问出此话,一脸虔恳之色,等着三人给他一个回答!
  施鸣峰看得心里感到不已,这时只有简略地安慰道:“老伯伯,你不必耽心,妙乙老师太只是遭坏人所囚禁,谅来不致会有什么意外发生!”
  老掌柜合掌膜拜,嘴里喃喃道:“‘活菩萨’有难,求求天庭老佛爷保庇!”
  他念了几声,抬头朝三人望了望,道:“你们三位来白马山,是找‘活菩萨’的庵堂?”
  施鸣峰、林翠翠殊出意外的一震!
  梁上伸手莫八点头,道:“正是!咱们三人正是来白马山找妙乙师太的‘迦南庵’,你老人家知道在哪里?”
  老掌柜轻叹了口气,道:“你们三人刚才说的话,小老儿都有听到,你们是‘活菩萨’的同道好朋友,万一她老人家被坏人害了,还要你们几位给她去报仇。”
  老掌柜婆婆妈妈的说到这里,三人听得错愕怔住!
  他接着道:“‘活菩萨’临走时,曾有叮嘱过上乡邻,不能告诉来人‘迦南庵’在哪里,你们三位有这番心意,小老儿说了,谅‘活菩萨’也不会见怪的。”
  施鸣峰心里嘀咕:“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从这位老人家身上,可能会知道一点头绪!”
  梁上伸手莫八听得不耐烦地接上道:“老掌柜,你知道‘迦南庵’在哪里,快说嘛!”
  老掌柜朝尚未起火的炉灶看了看,道:“让小老儿带你们去,回来再生火起炉灶。”
  林翠翠含笑点头道:“老伯伯,你先伴咱们去‘迦南庵’,回来再生火不晚!”
  老掌柜连连点头,伴同三人走上小镇街上。
  田舍村姑林翠翠朝施鸣峰看了看,其含意似乎在说:“我们在白马山找了一个晚上没找到‘迦南庵’。现在这位店家老掌柜又把我们带往哪里去?”
  施鸣峰朝她笑了笑!
  梁上伸手莫八忍不住问道:“老掌柜,‘迦南庵’在哪里啊?”
  老掌柜一指镇街前面:“就在前面,快到啦!”
  莫八心里狐疑不已:“咱们三人方才来这儿‘边山镇’,就是走的这条街,哪里有见到红墙绿瓦的庙庵寺堂。”
  老掌柜带了他们三人,走到“边山镇”快到大街尽头,突然在一幢簇新的瓦房前站住,小心翼翼地朝镇街两旁看了看:“就在这里,到啦!”
  三人听得一怔!
  施鸣峰心里暗暗嘀咕:“‘疯尼’妙乙师太的‘迦南庵’,竟是这么一幢瓦房!”
  老掌柜喃喃地又道:“这些时日来,‘边山镇’街,常出现陌生脸孔的江湖上人,所以小老儿不得不小心一点!”
  莫八指了这幢族新的瓦房,诧异地问道:“老掌柜,你说‘迦南庵’在这里?”
  “嗯!”老掌柜点头应了声!
  这时大街上的街坊邻居,都向施鸣峰等三人递过一瞥惊疑的眼色!
  其中有无数老年人,走近老掌柜跟前,“悉悉索索”耳语了一阵,掌柜的指了他们三人好像解释似的连连点头!
  几位老年人,顿时向三人展出一缕亲切、和善的神情,其中一个向老掌柜递过一把开门的锁匙。老掌柜打开瓦房门,含笑道:“‘迦南庵’就在里面,咱们进去吧!”
  林翠翠朝两邻看了看,都是古旧不堪的民房,只有这幢房子族新,好像还是盖造不久她心里暗暗称奇:“这是怎么回事?妙乙师太的‘迦南庵’还是新盖造的?把庵堂盖造在民房里?”
  三人随同老掌柜进入房里。
  梁上伸手莫八朝屋里环顾一匝,却是四壁空空,一无所有这时他心里暗暗惊疑起来:“这老头儿别在耍咱们三个的猴子戏走夜路碰到鬼,又是‘南天堡’一条路上的东西?”
  他嘀咕沉思时,老掌柜手指瓦房进深里面他一拐一拐导前走去!
  瓦房进深,划分数间,老掌柜推开门,一间间走进去!
  三人衔尾跟了老掌柜,仿佛跌进五里层浓雾里,满腹疑窦,百思莫解!
  老掌柜走完进深最后一间房间时,里面一块空地,再去不远,三人凝目看去,赫然一扇红漆大门,门口顶端黑底金字,笔劲浑厚,写有‘迦南庵’三字!
  老掌柜转身朝三人歉然不已,道:“这儿就是‘活菩萨’的‘迦南庵’了!”
  这时,施鸣峰才始理会过来,心里暗暗感动不已:“‘边山镇’上的乡民,对妙乙师太照顾得无微不至了,外面新盖的瓦房,显然就是镇街往‘迦南庵’的通道,老师太带了莹姑娘走后,生恐佛门圣地遭人所扰,这些父老乡民,干脆在通道上盖上一幢瓦房除了本乡乡民走漏秘密外,真是天衣无缝,来白马山的人,谁也无法找到这座‘迦南庵’所在!
  三人推门进“迦南庵”佛殿上,发觉这座庵堂虽然占幅很少,却是幽致清净,令人有脱尘离俗之感!
  老掌柜向三人哈腰道:“您三位在此随善膜拜,小老儿回店去生起炉灶,待会回小店时,小老儿把吃喝的都准备了啦!”
  施鸣峰含笑道:“老伯伯,要你多费神啦!”
  老掌柜轻轻道:“哪里!哪里!小老儿应该侍候。”
  老掌柜走后,梁上伸手莫八喟然不已道:“难怪‘南天堡’这些牛蛇鬼神,和咱们三人没法找到‘迦南庵’,原来还有这么一段感动人的曲折经过呢!”
  施鸣峰感慨地道:“妙乙师太在江湖上有‘疯尼’之称,是个出名难惹的人物,想不到对当地乡邻,竟是这般恺悌慈爱!”
  莫八眼皮翻了翻,道:“本来嘛江湖上的人都不是好东西!”
  林翠翠朝他一瞪眼:“大哥,你是不是算江湖上人?”
  莫八给她一语堵死,只有咧嘴“嘻嘻”一笑了起来!
  施鸣峰蹙眉不安地道:“咱们虽然找着妙乙师太老前辈的‘迦南庵’,不知她老人家将‘银鼎香果’珍藏在何处?”
  梁上伸手莫八有恃无恐的接上道:“这事还不简单?”
  林翠翠抿嘴一笑,接了他的口气,道:“本来嘛,莫大哥乃是江湖上有名的一位妙手空空,梁上君子,让你来寻找的话,不是探囊取物,易如反掌!”
  莫八脸上一红,大声分辩道:“疯尼姑已经答应送给施兄弟的东西,怎能算是‘偷’呢!”
  施鸣峰含笑道:“大哥,你有何锦囊妙计,兄弟洗耳恭听!”莫八自负地道:“这事谈不上锦囊妙计,说出来太简单了,就有‘银鼎香果’这四个字,咱们在这‘迦南庵’里很快找到。
  两人听得殊感意外!
  莫八接着道:“‘银鼎’该是用银子铸制的炉鼎,‘香果’,香喷喷的果子,看到银鼎,闻到香味,‘银鼎香果’就在啦!’”
  梁上伸手莫八断断续续说出这些话,两人听到确有几分道理“迦南庵”四围占幅不大,没有半个时辰,三人已找遍佛殿、禅房、卧室、厨房每处角落!
  林翠狐疑地道:“二哥,妙乙师太不会将‘银鼎香果’随身携带施鸣峰把经过情形说了遍,接着道:“妙乙老师太亲口有说,自‘南天堡’赴宴,回‘迦南庵’后将此‘银鼎香果’相赠,当然她老人家不会信口随便说的。”
  人在妙乙师太的禅房里,商议如何搜找“银鼎香果”。
  窗外吹来一阵风,梁上伸手莫八掀掀鼻子:“什么味道,好臭”
  林翠翠朝他白了眼,揶揄地道:“大哥,你这张嘴是最馋的,怎么连味道也闻不出来!”
  莫八掀了掀鼻,点头道:“不是臭味,是股酸霉的怪味。”施鸣峰听得微微一怔,暗道:“会不会妙乙师太把‘银鼎香果’贮藏不妥,离开时日一久,变了味道啦!”
  站起身含笑道:“咱们去看看,什么东西会发出酸霉怪味!”
  三人循这股怪味找去,发现在贴近墙沿的毛坑边,风势吹送,这股酸霉怪味,突然间加浓起来!
  梁上伸手莫八皱眉道:“又酸又霉,再加上这股大粪臭味,这味道可不好受!”
  施鸣峰用足尖踩毛坑边泥土,朝每一角落细心找去!
  “哦!”他一脚踩着松土,不由惊呼起来。
  “这地下会不会藏有东西?”
  莫八瞪直眼大声道:“咱们挖起泥土看看。”
  他卷起衣袖,帮了施鸣峰挖掘泥土。
  深不到一尺处时,发现泥土里埋了一只有双掌大,紧闭了盖子,生锈的铁钵!
  施鸣峰一手拿起铁钵,喃喃称奇道:“这是什么东西?”
  风势面对了林翠翠吹去,只见她皱了眉道:“对了,这股酸霉怪味,就是这只铁钵里发出来的!”
  梁上伸手莫八不耐烦道:“疯尼姑做事疯疯癫癫,粪坑的泥土里埋了这么一只铁钵,里面不知放些什么东西?”
  朝施鸣峰望了望:“兄弟,这脏的东西,还拿在手里干嘛,把它丢了算啦!”施鸣峰犹疑地笑了笑,道:“大哥,既来之则安之,咱们辛辛苦苦从泥土里挖掘出这只铁钵来,总该打开看看才是!”
  莫八一撇嘴,道:“你打开吧,准是一堆三百年前的大粪!”
  林翠翠接道:“二哥,把它打开看看!”
  施鸣峰点了点头,左手腕指略一动手,铁钵盖子旋开突然,一股闻之欲吐的酸霉怪味,扑鼻冲起。—梁上伸手莫八一手掩鼻,跌退不迭,嘴里埋怨的道:“兄弟,跟你说你不信,这股味道多难闻!”
  施鸣峰瞪直了两眼,注看了铁钵里,大声道:“大哥,你快来看,铁钵里放的是什么?”
  武侠屋扫校独家连载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