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上官云心 >> 圣剑录 >> 正文  
第十五章 行踪飘忽            双击滚屏阅读

第十五章 行踪飘忽

作者:上官云心    来源:上官云心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7/10/6
  施鸣峰听铁笔神算屠牧说他目前武林中声誉,已远播湘、鄂、蜀、皖四省,且赞佩他的行止,二十年内君临天下称主武林,该是意料中的事。
  施鸣峰给他说得脸色通红,心里却是暗暗嘀咕。
  “这话从何说起,凭我施鸣峰之流,将来能称主武林?这位老人家的玩笑开得太大了!”
  屠牧见他脸色神情,不禁诧异问道:“施少侠,你声誉能晓传江湖,远播四省的在因,难道你自己不知道?”
  施鸣峰摇头茫然道:“施某委实不知。”
  屠牧颔首徐徐道:“这事得要从秃翅飞燕梁立道友说起。”
  施鸣峰一听到他说到秃翅飞燕梁立,已料着几分。
  屠牧道:“梁道友与你在蜀西青城山‘羽虹寨’,和孟夫人铁枝芙蓉扈晓虹等数位会商,经你施少侠授意决定,请梁道友往湘、鄂、蜀、皖四省,通知遭陷‘南天堡’‘蜂巢死牢’的家属后裔。”
  施鸣峰听他说到这里,已知道大概情形,就问道:“屠前辈,您已见到秃翅飞燕梁立?”
  屠牧含笑道:“不然老夫怎会知道这等清楚?”
  施鸣峰接问道:“您在哪里遇到这位老人家?”
  微微一顿,又问道:“不知他进行的情形如何?”
  铁笔神算屠牧道:“老夫路过皖西吴家店,碰到这秃顶老儿,听他说来似乎进行得很顺利,秃顶老儿还说,如果老夫来湘地遇到你施少侠时,要我转言,说是遭陷死牢的后裔家族,会准时赴会邵阳。‘玉壶春’酒店!”
  施鸣峰听得心里大感安慰。
  屠牧颔首慨然道:“施少侠,你做下这桩旷古迄今的功德善事,万家生佛,名垂千古,连老夫等亦沾上你的一份光了!”
  施鸣峰闻听,玉脸通红,垂首不知所答。
  半晌,他才始道:“屠前辈,怎么你老人家又转道折回湘地?”
  屠牧听他问出此话,扪须笑了含蓄地道:“施少侠,你问起此事,该要从你身上说起了。”
  施鸣峰不禁诧然。
  屠牧接道:“老夫有位武林同道,昔年江湖人称‘驼山公’李四七,此老金盆洗手,业已退出是非江湖,想不到在‘南天堡’寿宴之日,亦遭雷火金轮吕老头儿所算,遭陷入九嶷山蜂腰‘蜂巢死牢’中。”
  施鸣峰不禁一声轻“哦!”
  “有这种事?”
  屠牧颔首徐徐道:“此老囚禁‘蜂巢死牢’,居然给一名‘南天堡’堡丁所救,给他服下一颗灵丹,才脱险九嶷山。”
  施鸣峰暗暗点头。
  屠牧接着道:“‘驼山公’李四七离九嶷山时,这名吕老堡丁才吐露他身份,原来是秃翅飞燕梁立之徒,号称幻变千相路文,卧底来此地‘南天堡’。
  路文告诉李四七服下的这颗灵丹,乃是你施少侠所赠的‘昊天玉芙丸’,叫他出‘蜂巢死牢’后寻访你施少侠,商议应付‘南天堡’之策。”
  屠牧抬头朝他微微一笑:“施少侠,你就是这位李老的救命恩公了!”
  施鸣峰赫然道:“这是施某份内之事,怎能配称‘恩公’两字!”
  铁笔神算屠牧激赞地朝他点点头,又道:“老夫在鄂地遇至‘驼山公’李四七,据说服下‘昊天玉芙丸’后,李老一身功夫恢复,他正在寻访你施少侠的行踪。
  老夫告诉他,你施少侠请秃翅飞燕梁立梁道友连络四省武林人物,在湘中邵阳城‘玉壶春’酒店会合应对‘南天堡’之事……可能你目前行踪会转回湘地,极可能会在湘中一带出现。”施鸣峰听得感触不已,暗道:“想不到我施鸣峰会受武林中人这等重视!”
  屠牧又接道:”驼山公’李四七听得少侠行踪已有着落,高兴至极,亦已衔尾赶来此地,五月初五‘端阳佳节’湘中邵阳堀‘玉壶春’酒店之会,这位‘驼山公’李四七亦要参加一份!”
  两人正在说话时,匆匆走来一位银髯垂胸,身穿长衫,年寿有七十开外的老者,一见铁笔神算屠牧后影,扪须朗笑起来,大声道:“皇天不负苦心人……屠老,这可给我找到了!”
  铁笔神算屠牧诧然转身看去,大笑道:“李老!咱们正谈到你,你就来了。”
  施鸣峰转首看去,一位银须飘然精神矍铄,背脊隆起的一位驼背老者,他从形相看去,已知道这位老人家就是屠牧所说的驼山公李四七!
  驼山公李四七朝施鸣峰眯眼一瞥,含笑问道:“屠道友,这位小友是谁?”
  屠牧笑了道:“驼老!你向这位小友施下三跪九叩大礼后,老夫才说出他的来历。”
  李四七瞪眼大声道:“老不正经,老夫年届八十,岂能向童稚幼儿叩头之理!”
  施鸣峰听得朱颜酡红,肃客让李四七入座后,吩咐店伙摆上一付杯筷后,横坐一边,呐呐不知所言。
  屠牧含笑问道:“驼老,你转道来湘中则甚?”
  驼山公李四七不耐地道:“老夫过去听你所说,恩公行踪会在湘中一带出现,故又回来希望能找到他,道谢我老儿恢复武功,重见天日之恩,再则‘端阳佳节’已近,老夫要参与邵阳城‘玉壶春’酒店之会。”
  朝屠牧一瞪,又道:“屠老儿,何必明知故问!”
  屠牧一指施鸣峰,大笑道:“驼背老儿,说话老气横秋,叫人听了不舒服,既是专程找来湘地,见到恩公何不道谢救命之恩!”
  驼山公李四七听得错愕一怔,转脸注看了施鸣峰,急忙离椅站起,施礼道:“原来,小友就是我李四七恢复一身功力,能重见天日的施少侠。”
  施鸣峰忙不迭的站起,呐呐道:“你老人家切莫多礼,我施鸣峰担受不起,施某此举替武林保留一脉元气,诚属份内之事。”
  驼山公李四七听之连连点头,道:“施少侠说出此话,实在难能可贵,不愧盖代俊彦,老夫若非服下‘昊天玉芙丸’,脱险‘蜂巢死牢’,遭雷火金轮吕奎所算,埋骨九嶷山后,武林中仅知老夫失踪,而是成了一桩千古沉冤了!”
  施鸣峰听李四七说这话,倏然想起道:“李前辈脱险‘蜂巢死牢’前,有没有听到雷火金轮吕奎,分拨三批活埋这些蒙害的武林人物于九嶷山之事!”
  两老经施鸣峰此说,各个诧然。
  驼山公李四七道:“老夫被禁‘蜂巢死牢’中一所洞穴里,只是单独一人,后来由一位幻变千相路文英雄暗地送下一颗‘昊天玉芙丸’,老夫功力恢复,破铁栅脱身死牢,是以施少侠所说老夫就不清楚了。”
  傍边屠牧接问道:“施少侠,你怎会知道九嶷将会有此变故?”
  施鸣峰就把离蜀西“羽虹寨”后,遇到所经过的情形前后说了遍!
  说到这里,接着又道:“我义弟于静已去湘东官渡南桥集,找‘九连玉环’杨天送,林姑娘已去湘北重冈镇探查‘叱火龙’周荣动静。”
  两老听施鸣峰说出这段经过,喟然感慨不已!
  施鸣峰殊感迷惑地接问道:“您两位老人家是今日武林前辈,江湖见识过不少风尘奇士之流,施某在路上遇到那位自称‘十一个再加三个’的老者,您们可知道是何等样人物?”
  “‘十一个再加三个’?”两老给他问得愕然怔住,两人相顾一瞥,半晌找不出话来回答施鸣峰。
  屠牧一脸茫然之色,问李四七道:“驼老,老夫虽然萍踪天涯,浪迹各地,江湖上见闻、阅历之深该轮到你了,施少侠所问之人,你说是谁?”
  驼山公给他问得瞠目不知所答,半晌才始道:“老夫浪迹江湖迄今数十年,自隐退休的前辈中人,即使并无渊源的,老夫亦该知道他的名氏称号。
  施少侠方才所说的那位‘十一个再加三个’,这光怪陆离的称号,确是闻所未闻,就不知道了!”
  施鸣峰接着又问道:“这位‘十一个再加三个’的老人家,后来他又说出自己一个称号,说是‘嘉禾生’游子仁。”
  “‘嘉禾生?”驼山公李四七怀疑地道:“施少侠,你不会听错吧!该是‘嘉禾圣公’四字才是!”
  施鸣峰含笑道:“不会听错的,我和义弟于静,和林姑娘等曾跟他相处一起,这位老人家肥硕臃肿,诙谐有趣。”
  说到这里,忽然想起道:“对了,他还是个瘸子呢!”
  “瘸子,‘嘉禾生’!”李四七搜思地喃喃自语:“这么说来此老正是‘嘉禾圣公’无疑了。”
  这时他又感到奇怪起来,抬脸朝两人一瞥,又道:“这瘸子老儿这么些年来少有听到他动静,怎么突地称号改换,又出现江湖,这是怎么回事?”
  施鸣峰听得星眸连转,忍不住问道:“李前辈,这位‘嘉禾生’游子仁,昔年在江湖上是何等样人物?”
  驼山公李四七感慨不已道:“这些才是身怀绝技,游戏人间的真正风尘侠隐!”
  “‘这些’?”施鸣峰脱声接道:“还不止一个?”
  李四七颔首徐徐道:“据老夫所知这些行踪飘忽,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风尘奇士,就有六七名之数,他们行道江湖,做下功德善事,从不留下名号,是以武林中很少知道他们的来龙去脉,和行踪出没之处。
  后来一段时间,老夫虽然退出是非江湖,可是在武林亦很少有听到他们这数位的侠义事迹出现!”
  注看了施鸣峰含笑接道:“若不是你施少侠提起,老夫还认为这些绝世高人,已返璞归真,魂游太虚了,真想不到的事!”
  施鸣峰从这位驼山公李四七嘴里听到这话,心里暗暗震惊不已:“眼前这位驼山公李四七,在今日武林中已是一位前辈人物,而他对‘嘉禾生’游子仁之流,还是称颂倍之,可见游前辈昔年武林中身份了!”
  他意念流转之际,突然想起,“铁瓦羽虹赤地城,湖海金蛟南天盟”中的两位高人,不由稚然地问道:“李前辈,你老人家所说的人物,如果与‘湖海亭”主、‘金蛟园’主两位老人家一比又如何呢?”
  “施少侠,这些风尘侠隐绝世高人,他们处世行事,对江湖所取的观点都不一样,是以无法比拟了!”
  施鸣峰脸一红,想接问的话不敢说出来。
  驼山公李四七关切地问道:“施小侠,你离这里宁乡后,准备去往何处?”
  施鸣峰若有所思地徐徐道:“目前行止未定。”
  铁笔神算屠牧叮咛道:“施小侠,目下江湖已是山雨欲来风满楼之势,你此去行止,需得小心才是,免遭这些奸人所算。”
  施鸣峰听得感动不已,含笑向二老道:“多谢您两位老人家关心,我此去会自己随时注意。”
  施鸣峰在宁乡城的酒店里,跟铁笔神算屠牧,和驼山公李四七两人分手后,顺着官道往湘中方向而为!
  这日,来一处市面繁荣的镇上,施鸣峰午膳过后,沿着横贯官道的大街走向镇郊时,大街尾端围了大堆乡民,各个仰头在看泥墙上一张告示,这些乡民离走时,脸上都挂了一缕忍俊不禁的笑容!
  施鸣峰转脸看到,心里暗暗弥奇:“泥墙上贴的的什么玩意儿,把这些乡巴佬看得一个个掩嘴在笑。”
  他一时好奇之下,亦挤进入堆里,抬头朝泥墙上看去。
  施鸣峰看得不但笑不出来,心头骤然一震。
  原来泥墙上贴有一张红纸,写有寥寥数字。
  “兄弟!青树坪的关帝庙外,一只大乌龟好大!”
  字的下面,添画了三只手臂。
  施鸣峰看到墙上数字,心自嘀咕。
  “梁上伸手莫大哥,他最喜欢别出心裁的搞这些怪名堂,从泥墙红纸上数字看来,莫大哥已跟李婆婆从皖中淮阳山七旗岭‘铁瓦寨’来湘地,他张贴这红纸,显然正暗示在寻访我施鸣峰呢。”
  他一问当地乡民,才知道这里是鲁店镇,此去青树坪已近湘中邵阳,尚有一大段的脚程!
  施鸣峰见泥墙这张红纸犹新,料定梁上伸手莫八经过这里鲁店镇张贴没有多久,可能他知道这青树坪有关帝庙之处,把会晤地点定下才走的!
  施鸣峰意外地有了这个发现,漏夜赶路,往青树坪而来,他路过镇集时,大街小巷时有看到这样的红纸。
  他沿途经过处,都是人口稠密地方,生恐惊世骇俗,不敢展施轻功,他徒步赶到青树坪时,已是第三天黄昏!
  施鸣峰在当地乡民探问下,只知关帝庙在青树坪镇外,是一座荒无香烟的古庙,他到古庙纵目四顾,却是藤萝密布,蔓草丛生,一片荒凉,半个人影都看不到。
  施鸣峰暗暗感到怀疑起来,自己疑神疑鬼想到梁上伸手莫八,可能把事情弄错了!
  这时夜色深浓,他转首朝古庙看去,嘴里自语地道:“回到青树坪镇上,还要走一大段路,今·晚就在这关帝庙里将就一夜口巴!”
  施鸣峰走进古庙,在大殿一隅把尘土挥干净后,就席地坐下。
  蓦地!
  “壳壳壳!”一阵脚步声响,渐渐逼进庙门前!
  施鸣峰一听到这脚步声,好像不止一个人,心里诧奇之下,站起身移步闪进大殿的隐僻一角处!
  他从隐处注目看去,推门进来的是个体态魁伟,穿着疾服劲装的中年大汉,衔尾跟着梁上伸手莫八!
  施鸣峰一眼发现莫八时,正要现身招呼时!
  只见梁上伸手莫八冷冷的向这名劲装武生道:“大殿上坐下!”
  这名彪形大汉两眼直视,莫八说出这话后,好像木偶似地“噗!”的跌坐地上。
  施鸣峰看得诧奇不已,暗道:“这是怎么回事?我跟莫大哥分手这些时日,他又学到了左道旁门的邪法,在作弄这名武生!”
  他本想现身招呼莫八,一见他这种扑朔迷离的行止,看得心里暗暗惊奇,索性就藏身隐处一观动静!
  梁上伸手莫八朝大殿中看了眼,冷冷道:“把那只石鼎拿过来。”
  大汉两眼直视毫无表现,听莫八说的话,如奉纶旨,站起身捧了那只足有数百斤重的石鼎到他跟放下!
  梁上伸手莫八撩起长衫一角,解开裤头,“嗖嗖”撒了一泡尿,冷冷地又道:“把石鼎里尿倒在庙门外。”
  大汉两手捧起石鼎,乖乖地走到庙门外,把尿倒了又捧了回来,轻轻放落大殿,挺直了身站在莫八跟前!
  莫八冷冷地接道:“睡吧!”
  大汉听莫八说,“咕终!”倒在地上睡去!
  藏身在隐僻处的施鸣峰看得啼笑皆非,暗道:“莫大哥最爱捉弄人,什么地方给找来这样邪门手法,把这名疾服劲装的大汉,制得服服贴贴。”
  这时只见梁上伸手莫八瞪看了死尸似地倒睡在地上的大汉,自语地在道:“你这厮害人反害己,你想暗算我梁上伸手莫八,该你自己受罪啦!”
  施鸣峰听得疑惑不已,暗道:“这个‘活死人’似的大汉,怎么还会暗算莫大哥呢!”
  施鸣峰藏身大殿隐处,见梁上伸手莫八行止诡奇,令人百思莫解,忍不住游身闪出,大声道:“莫大哥,你怎么啦!”
  梁上伸手莫八见一瞥身形从隐暗角落电射而出,蓦地一震,当他发现竟是施鸣峰时,堆下满脸的欢笑,道:“兄弟,是你,我知道你行踪如果在湘中一带,见了红纸条一定会找来,我料得不吧!”
  施鸣峰眉宇一皱,手指躺睡在地上的大汉,诧问道:“莫大哥,这是怎么回事?”
  梁上伸手莫八笑了自负地道:“木匠做棺材,做了让他自己睡,这小子活该,他想在你莫大哥身上打主意,结果自作自受。”
  施鸣峰听得一片迷惘。
  为乙又道:“我来青树坪时,前面小镇上碰到这家伙,素昧生平,这小子竟像遇到爷爷似地一见如故,还拉了我上酒店。”
  施鸣峰听得暗暗称奇,心道:“像你莫大哥这样怪人,才会碰到这种怪事!”
  梁上伸手莫八朝睡在地上的大汉死盯了眼,才道:“人情一把锯,你来我去,哥儿俩大块肉,大口酒一起吃喝,总该攀得上积分的交情才行啦。
  这小于把我请进酒店,叫了不少酒来,满堆笑脸的请我吃喝,我想来想去总觉得有点不大对劲。”
  施鸣峰听得出神,楞楞地看着他!
  梁上伸手莫八咧嘴一笑,接道:“果然这小子下手啦。他拿了酒壶替我斟酒的时候,故意把肘臂一挪,把我筷子撞落地上,装得浑然不知似地替自己添酒!
  我看得暗暗嘀咕,这小子搞的什么名堂,我弯下腰捡地上筷子的时候,偷偷侧目一瞥!”
  施鸣峰豁然想到,道:“莫大哥,他在你酒杯里下了手脚?”
  莫八摇头道:“兄弟,你猜错啦。”
  “他把自己酒杯给我,把我的一杯酒拿去,下手好快!”
  施鸣峰诧异道:“这是什么意思呢?”
  梁上伸手莫八“嘻嘻”笑了道:“兄弟,你就不知道啦!这是黑道上偷天换日的手法,他先在自己酒杯里下了手脚,只要一霎时间,他就能把两只杯子换过来!”
  施鸣峰愕然道:“莫大哥,你把这杯子酒喝下去啦?”
  莫八笑了说:“我捡起筷子后,故意好像发生什么事似地瞪直眼,一眨不眨的看了他后面的酒店门口处。
  嘻嘻,这小子可上了我大当啦,他见我神情出奇,亦转身朝店门看去,就在他转身时候,你莫大哥也来个‘偷天换日’,把我这杯子酒换了过来,这厮掉身过来时,我煞有其事地告诉他,方才出店门的汉子,真像我六年没见面的舅子。”
  施鸣峰听得忍俊不禁笑了起来!
  莫八接着道:“这小子,该是他倒霉,深信不疑,连连点头道:‘脸膛相像的人常会碰到!’你莫大哥忙举杯相邀,和他干下这杯子酒。”
  施鸣峰听得出神,急问道:“莫大哥,后来呢。”
  梁上伸手莫八一指睡得像死猪似的这名大汉,道:“后来?后来他就迷失真性似地跟了我啦,你莫大哥要他做什么,他就乖乖地听我的指使!”
  施鸣峰诧异不已道:“会有这不可思议的怪事!”
  梁上伸手莫八含笑道:“兄弟,这不算奇怪,只是江湖黑道上的一种下流之手法而已!”
  施鸣峰狐疑道:“莫大哥,这汉子是什么来历,你知不知道?”
  莫八摇头道:“这小子现在浑浑噩噩,真性没有更醒过来,连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施鸣峰道:“你有没有法子把他治愈过来?”
  莫八答道:“我用江湖上一般治救的药物试过,却没有一点效力,可能这小子使的,是种极毒厉的东西。”
  施鸣峰听得殊感疑惑:“莫大哥,这汉子为什么找上了你呢?”
  莫八苦笑道:“这事你莫大哥更不清楚啦!”
  施鸣峰暗暗惊疑,心道:“过去铁笔神算屠前辈曾有说过,江湖上山雨欲来风满楼,杀机四伏,此去行止,需要多加小心。
  莫大哥遇到这个‘活死人’的大汉,极可能隐含了一种云诡波谲的阴毒奸计,幸亏碰到他的手里。”
  施鸣峰辗转沉思找不出一个结论,忽地想起的问道:“莫大哥,你和李婆婆去皖中‘铁瓦寨’情形如何了?”
  梁上伸手莫八略作沉吟,始道:“还算不错!”
  “‘还算不错’?。”施鸣峰听他回答得出奇,不禁心里迷糊起来,但楞了半晌,忍不住接着又道:“莫大哥,你和李婆婆是去皖中‘铁瓦寨’?”
  “嗯!”莫八简略地应了声!
  “‘铁瓦寨’有没有遭人所算,遇到凶险?”
  “‘南天堡’雷火金轮吕奎等这些牛蛇鬼神,还会放过摘星移月范老儿的一家门,当然有嘛!”
  “莫大哥,你跟李婆婆赶往皖中淮阳山七旗岭,是不是刚巧遇上他们?”
  “晚了一步了。”
  “啊,这么说来我义父一家已给人所害,血洗‘铁瓦寨’了。”
  “没有,这些牛蛇鬼神,魅魑魍魉,一个个却拔腿溜走,哪里像你说的那么严重。”
  “莫大哥,你跟李婆婆去‘铁瓦寨’,不是晚了一步,来自‘南天堡’这些奸匪,又如何溜走的呢?”
  “兄弟,别追问那么紧,打退‘南天堡’这些牛蛇鬼神的:可不是你莫大哥,和你那位李婆婆呢。”
  “是谁呢?”施鸣峰听得像跌进五里层浓雾里,他接着道:“莫大哥,是不是义父‘铁瓦寨’,事前已知有些凶变,已邀请武林高手,严阵以待,才把他们打退的?”
  梁上伸手莫八摇头道:“兄弟,不是你说的那回事啦!‘铁瓦寨’里众人,还不知道他们寨主爷范老儿已跌进‘南天堡’雷火金轮吕老儿所设的‘蜂巢死牢’里!”
  施鸣峰一片惑然地看了看莫八!
  莫八接着道:“据‘铁瓦寨’里的人所说,那天夜晚突然出现不少身怀绝技的江湖人物,四面围袭,来势凶厉。
  ‘铁瓦寨’里正待应变时,同时又出现了脸蒙巾布,身穿长袍,行止离奇的人物,没有几个招式下,摧朽拉枯地把这些坏蛋打跑啦!”
  施鸣峰听了诧奇至极,喃喃道:“这些人又是谁?”
  梁上伸手莫八又道“‘铁瓦寨’里这些酒囊饭袋,起先还不知是怎么一回事呢,等到你的莫大哥和老太婆赶到‘铁瓦寨’,把前后情形一对照,才知道这江湖高手,却受命吕奎老头儿,来自‘南天堡’的!”
  施鸣峰忍不住又道:“这些脸蒙巾布,身穿长袍,暗中守护‘铁瓦寨’的,是何等样人物?”
  莫八慨然道:“这事别说你莫大哥,把老太婆亦搞糊涂啦!”
  展脸一笑,又道:“有人出手相助,省了咱们一番手脚,这是一桩再便宜不过的事情,偏偏这个老太婆不领这份感情。
  她认为有损她的威风,赌气离开‘铁瓦寨’,要把暗中守护的这些人,要调查一个水落石出。”
  施鸣峰诧然道:“李婆婆人呢?”
  梁上伸手莫八双掌一摊,没可奈何地道:“走啦,去找那些蒙面人去啦!”
  施鸣峰暗暗称奇不已:“天下会有这等不可思议的事!”
  莫八又道:“老太婆一走,你莫大哥亦掉身回转湘地了。”
  施鸣峰豁地道:“莫大哥,你有没有碰到秃翅飞燕梁前辈?”
  梁上伸手莫八摇头道:“这个马头脸,秃脑袋的老头儿,一看到他就厌烦了,最好一辈子不见他。”
  莫八说到这里,朝他滴溜注视一眼,始道:“兄弟你莫大哥的话都说完了,你呢,你怎么来湘地,对啦!又怎么看到我贴的红纸?”
  施鸣峰把他分手后的经过说了遍,接道:“这位秃翅飞燕梁前辈,就是卧在‘南天堡’,化名吕忠,‘幻变千相’路文的授业师父。”
  莫八一撇嘴,道:“凭这么一个活宝似的师父,会教出一个好徒弟来!”
  施鸣峰感慨地道:“莫大哥,对人不能取之貌相,更不能存有偏见,此番江湖上‘南天堡’的变乱平静,梁前辈师徒的汗马之功该列第一。
  幻变千相路文卧底‘南天堡’,抄录‘蜂巢死牢’中武林人物的名单,由金笛子乐华脱险死牢携带出来。
  路文知道他师父轻功脚程神速,由他老人家转知湘、鄂、皖、蜀四省的家属后裔,共声申讨‘南天堡’!”
  梁上伸手莫八听他说出这段经过后,虽然不敢否认,只有点头轻“嗯!”了声,接着却恨恨地道:“吕奎老头儿真死不要脸,堂堂一个‘南天堡’堡主,竟做出掳劫人质,邀胁勒索的勾当出来。”
  抬脸向施鸣峰又道:“兄弟,‘羽虹寨’铁枝芙蓉孟夫人,她已答应交出明珠一斛,黄金十万两,给吕老头儿?”
  施鸣峰颔首道:“答应他‘端午节’后十天,将明珠、黄金送到‘南天堡’!”
  “‘端午阳’后第十天?”莫八诧异道:“兄弟,孟夫人为什么不前不后,偏偏找上这一天把明珠、黄金送去呢?”
  施鸣峰道:“我方才已有说过,湘、鄂、蜀、皖四省遭陷在‘蜂巢死牢’的后裔,家属,由秃翅飞燕梁前辈转告,邀他们在五月初五‘端午节’中午,会聚在湘中邵阳城里‘玉壶春’酒店,共同商讨应对‘南天堡’之策。”
  他朝莫八抬脸一瞥,又道:“就在这十天之间,显然咱们已有决定对付‘南天堡’吕老贼之计了!”
  梁上伸手莫八惑然道:“你们准备如何对付老头儿?”
  施鸣峰道:“不外是‘火攻’两字!”
  莫八凝容点头道:“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吕奎老儿平素出手狠毒,此番让他们尝尝‘毒’的味道好不好受!”
  突然咧嘴“噗”的一笑,含蓄地道:“兄弟,你那位半男不女的宝贝兄弟,和田舍村姑林姑娘,有没有吵架,是不是很合得来?”
  施鸣峰听他把话问得出奇,不由玉脸一红,道:“怎么合不来呢?”
  抬起脸朝莫八狐疑地多看了眼,心里暗暗纳闷!
  这时,晨曦初曙,将黎明时分!
  施鸣峰朝殿上“呼呼”酣睡了的大汉看了眼,道:“莫大哥,这大汉你想如何处理才是。”
  微微一顿,又道:“据我看来,不会是桩单纯的事情,此人显然有人唆使,才会打你莫大哥的主意的,是以……”
  梁上伸手莫八不待他说完,蹙眉点头道:“兄弟说得对,我也有这样想法,可是这厮真性迷失,叫他做什么,他就做,就是不会说话,你说我该怎么办呢?”
  施鸣峰颔首自语似道:“如果静弟在此的话,他会把这汉子救过来!”
  梁上伸手莫八朝他瞅了眼。
  这时他忽地想起,道:“兄弟,你说‘南天堡’吕奎老儿,分批活埋‘蜂巢死牢’武林中人在九嶷山,可真有此事?”
  施鸣峰颔首道:“这事不会有错。过去鄂南五老峰‘上德观’妙清老道说过,‘大漠四寇’以借刀杀人之计,用吕奎之手把这批人救出来。”
  梁上伸手莫八两眼滴溜注看了他,徐徐道:“兄弟,你看怎么办才是,把关在死牢里的武林中人救出来。”
  施鸣峰慨然地道:“莫大哥,把这些武林人物救出‘蜂巢死牢’非你我兄弟两人所能做到的,目前只有设法如何让他们挨过五月初五,直到‘端午节’第十天后的这一段时间,那时,‘南天堡’发生变乱时,才能趁机把他们救出来!”
  莫八搔首喃喃道:“兄弟的话说得很有道理,可是你又如何进行呢?”
  施鸣峰垂首搜思地缓缓道:“莫大哥,在‘端午节’,我想一探‘南天堡’!”
  “一探‘南天堡’?”莫八诧然一震,道:“兄弟,你先说给大哥听听看,到‘南天堡’又该如何呢?”
  施鸣峰苦笑地道:“现在亦说不出究竟来,只有到时见机行事了!”
  莫八连连点头道:“兄弟,咱们兄弟俩,祸福共受,我跟你一起往‘南天堡’,到时咱们俩碰上刀山油锅,再作打算了。”
  施鸣峰听梁上伸手莫八朗爽豪迈地说出这些话,心里感动不已,他知道莫八的个性,不敢推辞,只有不安地道:“莫大哥,为了我兄弟的事情,怎能劳你神呢?”
  莫八两眼一瞪,不乐意的道:“兄弟,你说这话太见外了。别说咱们俩情逾同胞,共生共死,就是以今日乱糟糟的江湖形势看来,谁都该出份力量,把那些妖魔鬼怪一个个斩掉。”
  施鸣峰激赞地道:“莫大哥,兄弟早看出你是个血性男儿。”
  莫八听他说出赞扬自己的话来,突然脸膛一红,欲语又止地嗫嚅了半晌,咧嘴“噗!”的一笑,始道:“兄弟,你莫大哥不是替自己脸上贴金,处事为人还真过得去,就……就是有这么一点儿怪毛病!”
  莫八猛搔自己后脑,喃喃道:“就是,看到喜欢的东西,手上痒,眼睛红,心儿噗噗地直跳,想来个妙手空空,顺手牵羊!”
  施鸣峰听得忍俊不禁笑了起来,心里暗道:“莫大哥,这不是你怪毛病,该说‘贼脾气’才是!”
  他心里这么想,嘴上却没敢说出来!
  梁上伸手莫八朝地上这名汉子瞪了眼,蹙眉道:“这小子怎么办呢?一个半死不活的‘活死人’!”
  搜思地喃喃又道:“我莫八委实想不起,跟你有什么过不去的地方?”
  施鸣峰颔首徐徐道:“莫大哥,这汉子找你麻烦,来龙去脉,如果咱们把这事细细分析的话,也许可以找出一点蛛丝马迹。”
  莫八倏然道:“兄弟请道其详,你莫大哥洗耳恭听!”
  施鸣峰接道:“这汉子害人反害己,迷失真性的事,有两种可能:一种是‘错将冯京作马凉’,张冠李戴,找错了你莫大哥!”
  莫八点头不迭道:“兄弟说得有理,还有一种呢?”
  施鸣峰凝容缓缓道:“说到第二种就可怕了!这汉子受人教唆,就冲着你莫大哥来的。”
  莫八茫然道:“有谁会找上咱莫八的岔子?”
  施鸣峰贪首道:“最有可能的,就是‘南天堡’吕奎老儿了!”
  莫八狐疑道:“吕老儿麾下高手如云,他想找我莫八的麻烦,不会太困难,随便叫上一二个武林高手,暗算明斗就可以了,何必刁钻古怪来这么一个见不得人的鬼名堂。”
  施鸣峰道:“这事我现在才把它想通过来。
  如果要搜索这汉子的来龙去脉,该从皖中淮阳山七旗岭,吕老儿派下高手围袭‘铁瓦寨’,铩羽败归说起才是。”
  莫八皱眉道:“兄弟,你把话扯得太远啦,你莫大哥发生这事,就在此地湘中一带,怎会拉到皖中淮阳山去呢?”
  施鸣峰颔首徐徐道:“莫大哥,你听我说,一点没有错。‘南天堡’吕老儿派下高手,铩羽败归,据你说是栽在数名身穿长袍,脸蒙巾布的怪客手里。”
  “‘铁瓦寨’这事的发生,完全出于‘南天堡’里的这伙人意料之外,他们遭受此挫,虽然败退,可能并未离开‘铁瓦寨’近围,显然要找个水落石出,这些蒙面人何等来历,方能在吕老儿跟前有个交待。”
  莫八点头道:“兄弟这话说得有点道理!”
  施鸣峰朝他抬脸一笑,接着道:“可能这时候,你莫大哥出现在‘铁瓦寨’,给这些牛蛇鬼神暗中注意到,他们一边飞报雷火金轮吕奎,一边对你来个衔尾盯踪,接吕奎老儿谕示以后,就对你莫大哥下手啦。”
  梁上伸手莫八殊感疑惑地道:“兄弟,照你这么说来,我有点不清楚啦!”
  “事情出在皖中淮阳七旗岭,怎会一拖就拖来湘中交待啦。”
  施鸣峰道:“‘南天堡’吕老儿派下高手,在‘铁瓦寨’栽了一个大跟斗,惊弓之鸟,摸不清对方底细,还敢放肆。
  你莫大哥进入湘地一带后,就是吕奎老儿严阵布防的心腹地带了,于是想出这么一个阴毒奸计‘请君入瓮’!”
  梁上伸手莫八听得一对眼睛儿滴溜滚转,闭目沉思了半晌,始道:“兄弟,你说得入情入理,可是吕奎老儿派下这小子来找你莫大哥的用意又何在呢?”
  施鸣峰展脸一笑,道:“莫大哥,转弯抹角把话说到这里,现在就简单了!
  如果真是出我所料的话,吕奎老儿在人不知鬼不觉之下,将你真性迷失,骗进‘南天堡’后,再把你治愈过来,要你乖乖说出暗中守护,铁瓦寨的蒙面高手,他们的来龙去脉,何等样人物!”
  梁上伸手莫八听到这里,豁然理会过来,点头道:“兄弟,你说对了,真像亲眼目睹似的!”
  施鸣峰朝地上这名汉子看了眼,又道:“这不过是猜测而已,详细情形还要他亲口说才行!”
  两人正在说话,不远处传来一阵说话声:“李魁,别卖命的找啦,咱们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吧!”
  “奇怪!钱三儿你说张清这小子上哪儿去啦?”
  “我亲眼看他跟那个穷酸进酒店去的,后来你在街尾招呼我,咱们谈不了几句话,转身再去酒店看时,不但张清不见了,连咱们奉命盯踪的那个穷酸,亦影踪杳然,不知去向了,这事可叫人想不通啦,奇怪!”
  “钱三儿,你看张清会不会遭意外?”
  “这事就很难说了!不过咱们三人奉命盯踪到现在,这穷酸看来不像是身怀绝技的高手,而且张清身上还藏有‘失魂散’珍药,除非张清遇到了穷酸一伙中的人物,行藏揭穿,这时就没法预料了啦!”
  说话声音渐近庙门外!
  大殿上施鸣峰和莫八,听外面两人的对话,殊感诧奇!
  施鸣峰悄声道:“莫大哥,这两人说话有点蹊跷,他们会进庙殿来,咱们先藏身暗处,看看他们什么行径?”
  莫八点了点头,两人游身闪进庙殿的隐暗处!
  果然,“伊啊!”一声,庙门推开,两人暗处注目看去,原来衣着一色疾服劲装的两名彪形大汉。
  走在前面一个,拢目一见庙殿上睡得像头死猪似的汉子,突然大声道:“好哇!你这小子,爷们到处搜找,还以为你跌进幽冥地府了,原来你躲在古庙里呼呼大睡,做起太平王来啦!”
  转脸对身后的伙伴道:“钱三儿,你看气人不气人?”
  说着,飞起一腿朝酣睡中的大汉,臀部肥肉处踢去。
  这一腿有几分劲道,踢得这汉于几个翻身,爬了起来,却是两眼直视,瞠目看着两人,却一语不发!
  李魁这名汉子气极了,挥手一记巴掌,大声道:“张清,你小子躲在古庙里蒙头大睡,敢情你梦里还没有醒过来?”
  张清给他打得“登登”连退,却是浑浑噩噩的瞪看了两人,失魂落魄似地,还是没有半句话说出口来!
  李魁走上来要揍他时,后边钱三儿突然道:“李魁……慢着……你看张清这般窝囊相,不大对劲!”
  李魁听他说这话,豁然亦想了起来,走近前,一推张清的肩膀,大声道:“喂,小子……你……你怎么啦?”
  他使劲的推了几下,张清还是两眼平视,一语不发。
  李魁诧然掉脸问钱三儿,道:“这……怎么回事?”
  钱三儿走到张清面前,用手掌在他的眼前晃了几下,张清两眼一眨不眨,还是睁着大大的眼瞪着前面!
  钱三儿叫苦道:“李魁,坏了,怎么搞的,张清身边藏的‘失魂散’给他自己吞下了肚里面去啦。”
  藏身庙里暗处的施鸣峰、莫八两人,听到他们说出这些话后,虽不知事实真相,已能料出一个大概情形。
  施鸣峰一声薄叱,身形电射而出!
  两人蓦被一震,正待开腔说话时。
  施鸣峰举手投足之际,这名李魁汉子被他戳着“肩井”穴,跌倒地上,钱三儿“脉腕”穴处已给紧紧扣住!
  钱三儿周天筋血逆流,眼冒金星,一颗颗黄豆大汗珠直流下来,瞪直眼,颤声呐呐地道:“您……您这位少侠,咱钱三儿又不认识您……您有话可说嘛,这么凶地干嘛?”
  这时梁上伸手莫八衔尾出现。
  莫八还不知这钱三儿是何许人,钱三儿一见莫八脸色骤变!
  施鸣峰略松掌指,沉声喝问道:“你等三人奉谁的命,暗底盯踪,用‘失魂散’毒物来害人?”
  钱三儿“脉腕”穴处给施鸣峰一松,长长地吁吐了口气,始嗫嚅的道:“小,小的三人,奉堡主爷吩咐行事!”
  “堡主爷?”施鸣峰听得一怔,转脸朝莫八一瞥,冷厉地接问道:“是哪一个堡主爷?”
  钱三儿苦了脸,徐徐道:“就是‘南天堡’的吕堡主嘛!”
  施鸣峰心自忖道:“果然是‘南天堡’吕奎老贼所出的诡计!”
  他又问道:“吕奎老儿命你等暗地盯踪的用意何在?”钱三儿支吾了半晌,抬脸看到莫八时,始呐呐道:“小的奉命行事而已,详细内委就不甚清楚了!”
  施鸣峰一声冷“哼!”扣住他“脉腕”穴的掌指,骤然加上几分劲道,钱三儿混身一阵哆嗦,脸色泛白!
  他熬忍不住下,只有嚅嚅说道:“少侠,小的实说了,您松松手吧!
  小的三人这份差使,是堡主爷派下来的,前两天箭书飞报来·‘南天堡’,说是奉堡主爷吩咐去皖中‘铁瓦寨’的几位大爷,遇到强敌,败退下来,强敌身份来历不明……只发现一个可疑的中年文士。”
  钱三儿畏缩地朝莫八望了眼,又道:“咱们三人是湘北洞庭湖畔,接替这份差使下来的,堡主爷吩咐咱们牢牢盯踪,用‘失魂散’骗来‘南天堡’问个清楚。”
  说到这里,苦了脸喃喃道:“少侠,小的们知道的就是这么多啦,您少侠贵手高抬,饶了咱们三人吧!”
  施鸣峰听这名钱三儿汉子说出这段经过后,虽然说得断断续续不相连贯,显然跟自己所猜测,已有几分相符。
  傍边梁上伸手莫作赞佩不已的连连点头,他见施鸣峰问出一个究竟,于是就接道:“兄弟,真相已明,这三个小子打发他们回去吧!”
  钱三儿听到“打发”两宇,“噗通”在施鸣峰跟前跪下,哀求地道:“少侠,饶了咱钱三儿吧。”
  施鸣峰见他这份窝囊相,不屑一顾的冷冷道:“小子,你想留下这条命可以,我问你几句话,你要从实详细说来。”
  钱三儿捣蒜似叩头,道:“小爷,咱钱三儿知道的,半句不瞒告诉您。”
  施鸣峰道:“听说你们堡主吕老儿,要把囚禁在‘蜂巢死牢’的这些武林人,一个个活埋在九嶷山野岭。钱三儿,可真有此事?”
  钱三儿连连点头道:“少侠,您这事问到咱钱三儿身上,可找对人了,‘南天堡’里人,不一定都知道这桩秘密。
  施鸣峰爷已决定在‘端午佳节’前就在这些日子里,把‘蜂巢死牢’中人,一个个活埋了,不过……”
  钱三儿垂首道:“小的听堡主爷贴身的一位总管说,这事情的最后决定,他老人家还要听命一位老前辈的主意才行。”
  “老前辈!”施鸣峰听之殊感意外。
  “是谁?”
  钱三儿呐呐道:小的没有见过,只知道是个爱喝酒,不能喝酒的老和尚。”
  施鸣峰听之不禁跌足叫恨地道:“果然是他。”
  梁上伸手莫八看得暗暗惊奇:“兄弟是怎么回事啊?这汉子提到老和尚,看他这份出奇的神情。”
  莫八肚里想,两眼滴溜溜地直看了他!半晌,施鸣峰朝钱三儿和另外两名汉子一瞥,道:“今儿放过你等三人回去,以后你们再为非作恶,撞在我施鸣峰手里,就得小心啦!”
  接着,把这名点着“肩井”穴的李魁汉子,解开穴道始转过来,两人拉了张清出庙门而去!
  三人走后,梁上伸手莫八忍不住诧异问道:“兄弟,方才怎么回事?那名钱三儿汉子提到喝老和尚时,瞧你这股咬牙恨恨的样子。”
  施鸣峰喟然道:“刚才钱三钱所说的老和尚,就是我曾有跟你提起的那个‘酒尸’卜乙和尚!”
  莫八不禁楞然道:“‘酒尸’卜乙和尚又怎么样?”
  施鸣峰道:“‘酒尸’卜乙和尚该是宇内江湖黑白道上,一个突出的人物,怀有一身刀剑不伤,水火不惧的‘玄天龟灵功’!
  ‘八荒天地盟’的‘大漠四寇’,把他收拢后,派来中原武林,匿居在湘北华客城郊的一间茅屋的地窖里。”
  莫八大声道:“兄弟,方才你草草讲了经过情形,就忘了这一节!”
  施鸣峰歉然一笑,接道:“这老和尚来湘地的任务,暗中察看‘南天堡’吕奎老贼的动静,等吕老儿坐定盟主宝座,‘大漠四寇’授意卜乙和尚,送他归天。”
  莫八听得两眼直瞪。
  “有这等事情?”
  胸鸣峰又道:“吕奎老儿沐猴而冠,自封武林盟主,还不知团团危机四伏,时有罹上杀身之祸的凶变,自己还浑然不知。
  方才这名钱三儿汉子所说的话,一点没错,‘南天堡’吕老儿有所重要变故,还要听命卜乙和尚吩咐!”
  莫八摇头喟然道:“这种虚有其名,傀儡似的武林盟主有屁的味道!”
  施鸣峰忽地想起,又道:“还有一桩骇人听闻的事情,过去吕老儿寿宴前后,有不少武林正派中人物,丧命在一种毒厉暗器‘银须针芒’之下,这就是‘酒尸’卜乙和尚贼秃驴,经‘大漠四寇’授意,所下的毒手。”
  “啊!”莫八霍然震住,喃喃道:“原来还有这么回事!”
  施鸣峰道:“这事我已有向你提过,那次我和义弟于静,还有林姑娘,把卜乙和尚骗出‘养心宫’,在草地上摆下酒菜,想从贼秃驴身上,问出一点秘密要闻,突然树林传出一缕话声,咱们三人四出搜找,未见人影出现,等到再回草地时,这肥硕臃肿,烂醉如泥的老和尚已不知去向!”
  梁上伸手莫八惑然道:“给人劫走了?”
  施鸣峰点点头道:“正是!此人用调虎离山之计,劫走‘酒尸’卜乙和尚。”莫八狐疑道:“此人将死猪似的老和尚偷走,有什么用处?”
  施鸣峰慨然不已道:“这就是个‘谜’了,不过从当时情形断来,出手劫走卜乙和尚的,显然是位绝世高人,且不像是敌对中人物!”
  莫八又问道:“兄弟,你方才跌足叫恨,又是怎么回事?”
  施鸣峰感慨地道:“如果‘酒尸’卜乙和尚还在我手里,可以用这贼秃驴名义,假传真谕,吩咐吕奎老贼暂且缓行处死‘蜂巢死牢’这些武林人物之事!”
  梁上伸手莫八摇头惋惜地道:“兄弟,你的主意想得是很好,就是太晚啦!”
  突然!
  施鸣峰注目朝庙门处,一声冷叱:“谁?”
  他出庙门睁目四望,古庙四周围藤罗密布,蔓草丛生,未见有可疑之处!
  这时莫八衔尾出来,诧问道:“兄弟,怎么回事嘛?”
  施鸣峰道:“刚才我在跟你说话时,分明看到半掩的庙门处有人影闪晃。”
  莫八笑了道;“兄弟,咱们在黑黝黝的古庙里耽了一个晚上,可能眼睛晕花啦。”
  施鸣峰垂首轻应了声,蹙眉搜思方才发生的情形!
  莫八拍了拍他肩膀,道:“兄弟,芝麻大的事情,别搜肠苦思了,咱们走吧!”
  两人离古庙,绕上大路,往湘南方向走去。
  施鸣峰对庙门口处,看到人影闪晃之事,他相信不是自己眼神晕花,心里暗暗称奇不已。
  “我施鸣峰即使接连数天彻夜不眠,亦不致会眼神晕花,我朝庙门看到的,分明是怀有一身上乘轻功的武林中人的身形,难道是偶尔经过古庙?抑是窃听我和莫大哥的说话。”
  这时梁上伸手莫八倏然想起,转脸向施鸣峰道:“兄弟,咱们此去往湘南九嶷山,这一段路程不少呢,五月初五前又要转邵阳,时间不知道够不够?”
  施鸣峰听之骤然一怔,他凝容略作思忖,点头道:“咱们脚程加快,时间就够了!”
  莫八又道:“兄弟,现在胖和尚不知去向,咱们此去湘南九嶷山‘南天堡’,你看该如何进行这事情呢?”
  施鸣峰心绪沉重的徐徐道:“眼前‘蜂巢死牢’这些武林中人,已临生死边缘,纵是剑山油锅我亦要闯进去,到时只有见机行事了!”
  莫八颔首赞佩地道:“兄弟说得对,大丈夫义无反顾。”
  夜晚,两人投宿镇甸客店。
  晨起,正要首途赶路时,客店老掌柜匆匆来到两人共宿的房里,先向梁上伸手莫八上下打量了眼,又朝施鸣峰身上滴溜溜的滚转的看不息!
  两人给老掌柜这付神情看得奇怪起来。
  莫八不耐地大声道:“老头儿,咱弟兄俩可不是十八岁的大姑娘,你瞧得这么仔细的干什么?”
  老掌柜脸一红,呐呐道:“回两位客官爷,外面有人拖来一辆篷车,要小老儿进来传一个口讯。”
  两人听得一怔!
  施鸣峰诧问道:“老掌柜你找的是谁呀?”
  老掌柜嗫嚅地道:“篷车上的人,要小老儿传讯给两个穿着文士巾衫的客,小店昨晚来投宿的客官,就是您两位穿的文士巾!”
  梁上伸手莫八听得忍不住又是大声道:“老头儿,说话婆婆妈妈的,叫人听了不耐烦,天下穿文士巾衫的多的是,总该有名有姓。”
  老掌柜嚅嚅地答道:“篷车上的人,没有说出姓名,只是交待小老儿,两个穿着文士巾衫的,一个是大大少爷,还有一个是小小偷儿,把篷车上的东西交给大大少爷,别交给小小偷儿。”
  老掌柜老眼晕花地又朝两人盯看了一会,喃喃接道:“篷车上东西交待两位是不会错的,不知您两位,哪一位是大大少爷,哪一位是小小偷儿?”
  施鸣峰听得不由嘀咕称奇起来,暗道:“这儿是湘中官道沿的小镇,谁也不会知道我施鸣峰和莫大哥的行踪,怎么会有人拖了一辆篷车来找我?”
  倏然,意念一转。
  “难道是蜀西青城山‘羽虹寨’,孟夫人派人架来的一辆篷车,可是孟夫人对莫大哥并无交谊,她决不会说出‘小小偷儿’三字!”
  施鸣峰辗转一想,找不出一个结论,只有含笑道:“真是在下兄弟两人,‘大少爷’和‘小小偷儿’之称,是驾车来的故意开玩笑。”
  老掌柜睁大了眼睛,朝梁上伸手莫八盯了眼,才点头缓缓道:“只要不错就行啦,篷车在外面呢。”
  说着,一拐一拐小房而去。
  老掌柜走出客房,梁上伸手莫八气得脸色通红,咬牙恨恨道:“哪一个缺德的王八龟孙,到众乡僻地的小镇上,找莫爷爷的开心?”
  施鸣峰忍俊不禁,笑了道:“莫大哥,这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平时你最爱捉弄人家,今天就给人家捉弄啦。”
  朝房门一看,又道:“莫大哥,咱们出去看看,篷车上放的什么东西?”
  两人出客店一看,路边停了一辆竟是双马曳拖的大篷车,这位老掌柜似乎责任重大,巍颤颤站立车旁,不敢离开。
  他见两人出店门过来,指了大篷车对施鸣峰道:“客官爷,就是这辆车子,不会错吧!”
  施鸣峰含糊地应了声,心里暗暗叫奇不已!
  他向莫八示意一瞥,到篷车后端,揭开车帘看去!
  陡地,一股浓烈的酒味,朝两人扑来!
  莫八凛然一怔,诧声道:“篷车里有酒味道。”
  施鸣峰注目朝车厢里看去,里面就是放了一只硕大无比,圆滚滚水桶似的大木桶,这股浓烈酒味就出自木桶里。
  他转脸殊感诧奇地向莫八道:“莫大哥,这是怎么回事……?会不会真找错了人?”
  他探出头问老掌柜,道:“老掌柜,驾车的车把子呢。”
  老掌柜见两人认领下来,就走回客店里,听施鸣峰问这话,转脸简略地道:“车上的人,交待给小老儿后,自己就走啦!”
  施鸣峰满腹狐疑,百思不解!
  梁上伸手莫八突然一咧嘴“噗!”的笑了笑道:“兄弟,别问了不会错啦!”
  施鸣峰愕然道:“莫大哥,你知道啦?”
  梁上伸手莫八脸上展出一缕春风得意的笑容,舌一舔嘴唇,徐徐道:“兄弟,篷车里是桶又烈又香的上好美酒,一定是你莫大哥方外知己,武林同道专程送来的,他知道我莫八酷爱杯中之物。”
  施鸣峰听之亦有几分道理,不然,方才老掌柜转言时,不会说出“小小偷儿”三字了!
  两人进篷车里,施鸣峰见这只硕大无比的木桶上,鉴有一颗颗黄豆大的小孔,这股浓烈的酒味从小孔里冒出来。
  梁上伸手莫八看到桶盖点点小孔,惋惜地喃喃道:“可惜,可惜,陈年美酒该密封起才是,什么盖子去凿了这么多孔,真不懂事。”
  自语时,一手使劲的撬开酒桶盖子,探头朝酒桶里看去。
  他这一看,“啊!”声惊呼,脸色骤变,跌退两步指了指酒桶呐呐道:“兄,兄弟,酒,酒桶里泡了个人呢!”
  施鸣峰探头朝酒桶里看去,果然里面泡了一个混身赤裸,肥硕臃肿的老头儿。
  他注目看去,这肥老儿不是别人,正是自己想要找的“酒尸”卜乙和尚。
  大桶子的酒泡到他胸腹处,这老和尚已烂醉如泥,醉倒在酒桶里。
  施鸣峰见老和尚气息低弱,伸手摸进头额,一阵火辣辣烫手,知道他并非有意外不测,只是酗酒过度而已。
  梁上伸手莫八两眼发直,惊诧不已的道:“兄弟,这事可把我搞糊涂了。”
  施鸣峰感慨地道:“眼前的演变,委实出人所意想不到的。莫大哥,可能暗中有绝世高手之助,现在咱们就利用这辆双骑快车,赶往湘南九嶷‘南天堡’行事。”
  他见莫八楞楞出神之状,含笑又道:“莫大哥,你就在篷车里守护‘酒尸’卜乙和尚,详细情形,咱们在路上再谈吧!”
  梁上伸手莫八听他这样说,亦只有钻进篷车里。
  施鸣峰一声吆喝,挥鞭策马,把这辆双骑篷车,电掣风飘似地驰向湘南方向而来。
  路上……
  梁上伸手莫八拉开篷车前端的帘子,忍不住问道:“兄弟,这究竟是恁地一回事?一头肥猪似的老和尚泡在酒桶里,怎么说是有绝世高手暗中相助呢?”
  施鸣峰一边驾车,一边道:“这是我的猜测,大概情形的演变,亦可能是如此!
  过去在湘北华客县城郊树林草地上,劫走‘酒尸’卜乙和尚,和这次把贼秃驴泡在酒桶里用篷车送来的,前后都是一个人。
  此人劫走卜乙和尚的原因,现在还无法把它猜出来,不过毫无疑问这人是今日正派武林中一位绝世高手。”
  莫八点头道:“从他神龙见首不见尾,出没无踪的行止看来,你兄弟说的有几分道理!”
  施鸣峰又道:“咱们俩人的行踪、遭遇,此人可能了若指掌,是以会暗中将‘酒尸’卜乙和尚放进酒桶里用篷车送来客店!”
  莫八诧异道:“奇怪,为什么把这胖和尚脱得光光的,泡在酒桶里来呢?”
  施鸣峰含笑道:“这贼秃驴有过‘酒尸’的称号,原因就是一喝下酒,行尸走肉,真性迷失,前后判若两人了。
  酒是这老和尚唯一的克星,这位老前辈把他泡进酒桶里用篷车送来,人不知鬼不觉,天衣无缝的妙计!”
  莫八颔首道:“这样说来也对。”
  两人披星戴月,风尘仆仆,驾了这辆篷车已抵湘南嘉禾县城里,在街巷隐僻一隅,找了家客店歇下。
  客房里,梁上伸手莫八如释重负的吁吐了口气,道:“兄弟,好快,你大哥坐这辆篷车,好像飘在云雾里似的。”
  说到这里,忽地笑了起来,又道:“这贼秃驴江湖上给他一个‘酒尸’尊号,再恰当不过了,这两天来我常揭开酒桶盖子,暗地里注意他的动静,他眼睛睁开醒转过来后,就把头脸埋进酒里,‘咕嘟!咕嘟!’不知喝下多少酒后,就闭上眼晴,像一头死猪似地呼呼酣睡去了!”
  施鸣峰含笑揶揄地道:“莫大哥,你跟他一比又如何?”
  莫八摇头道:“你莫大哥与他一比,小巫见大巫,只配称个‘酒虫’啦!”
  施鸣峰忍俊不禁,又笑了起来。
  梁上伸手莫八凝容郑重地道:“兄弟,笑话说过,现在谈正经了!
  九嶷山‘南天堡’已在咫尺之间,咱们把一只死猪似的胖和尚拖来这里,你有什么锦囊妙计,先说出来给莫大哥听听!”
  施鸣峰歉然含笑道:“莫大哥,咱们这次来‘南天堡’,兄弟要重用你了!”
  莫八坦然道:“赴汤蹈火,只要你一句话。”
  施鸣峰听得感动的点了点头,道:“明儿咱们离店时,找个僻静处化装一下,免得给‘南天堡’里的牛蛇鬼神注意到。”
  莫八连连点头道:“兄弟说得对,这个好主意。”
  抬脸看了他,又道:“接下去呢。”
  施鸣峰凝容搜思的徐徐道:“咱们在这嘉禾城,再另找一家客店住下……”
  莫八出神地听他说下去。
  施鸣峰又道:“我在客店看守卜乙和尚,你到大街小巷,找十几名小要饭来,每一个要饭的给他们一枝梆子,一个小锣带上。”
  莫八听得瞪直眼,愕然道:“兄弟,这是怎么回事?”
  施鸣峰狡黯的一笑,说:“天机不可泄露,到时自会明白,莫大哥,你依计而行就是啦!”
  莫八两颗眼珠滴溜滚转,大声说:“你不把事情说明怎么行,叫你莫大哥盲人骑瞎马‘乱闯’!”
  他理直气壮地又道:“兄弟,你莫大哥这条命丢掉是小事,到时候我为了不知内委真相,把大事坏了,这笔帐该算在哪一个头上,还能怨你莫大哥?”
  武侠屋扫校独家连载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