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司马翎 >> 剑海鹰扬 >> 正文  
第三章 妙计巧连环          双击滚屏阅读

第三章 妙计巧连环

作者:司马翎    来源:司马翎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8/8
  七杀杖严无畏这才沉声道:“阿旋,须知情场有如战场,千变万化,相机行事,全在一心之间,以为师而言,可就觉得情场比战场更为凶险可怕,稍一不慎,便有挫败没顶之虞,你可明白为师之意?”
  宗旋躬身道:“弟子省得,自当尽心尽力而为,庶几不负师恩。”
  雷世雄从这位四师弟口中,发觉他出口成章,敢情乃是文武全才之士,心中更加惊服师父的手段。
  严无畏道:“多年以来,为师已准备下两处地方,都可以成为你的出身成长之地,任凭你自择其一,你或许在形势所迫之下,不得不与独尊山庄作对,亦不妨事。但有个原则,你须紧记于心,那就是为师手下五大帮派之主,最多只可杀两个,他们派下之人,多杀无妨,此是你取信于人的必要条件,为师不得不作此牺牲。”
  宗旋道:“弟子记住了。”
  严无畏又道:“咱们独尊山庄布设于全国各地五百处秘密通讯站,你都记住了没有?”
  宗旋道:“弟子记得极熟,甚且可以倒背出来。”
  严无畏点点头,道:“你这一去之后,咱们师徒今生今世不知还有没有欢叙一堂的机会了?世雄,你亲自去取些酒菜来,替你四弟饯行。”
  雷世雄应声出去,严无畏向宗旋使个眼色,宗旋迅如闪电般纵到门边,轻巧地拉开一线,向外窥看,随即掩上,向师父摇摇头。
  严无畏叹一口气,道:“你大师兄忠心耿耿。为师自信眼力无差,才会让他与闻这件重大之事。”
  他取出两封柬帖,上面都写了蝇头细字,交给宗旋,又道:“这是为师为你安排的两种出身,你瞧过之后,任择其一,便须牢牢记住一切细节,免得到时露出了马脚。”
  宗旋取到手中,严无畏又道:“说到昭信天下一事,你在必要之时,连你三师兄洪方亦可杀死!但这话不必让世雄知道。”
  宗旋恭谨应了,便低头阅看那两封柬帖,他虽是心乱如麻,但幸而自幼受过师父的严格训练,擅长作伪,所以神情上不露半点声色。
  他本来有如一张白纸,纤尘不染,毫无垢瑕。但多年以来在严无畏严格训练之下,变成了诡计多端手段恶毒之人。他所受到的训练,使他天生过人的机智、聪明完全得以发挥,心胸之深沉,料事之准,手段之辣,无不是已达到了一流境地。
  他近两年来已深知自己实是处在极危险的环境中,这是因为他的智力已达到测破严无畏真正为人的地步。他已知道严无畏性情冷酷残忍,是个彻底的功利主义者,但求成功,不择手段。若是必要的话,他会毫不顾惜地牺牲他一切亲人,包括父母妻子儿女在内。幸而严无畏一生不娶妻成家,亦不近女色,所以没有子女,不然的话,做了他的子女,可真够受的了。
  宗旋既是洞悉严无畏的为人,便晓得自己处境危险万分,任何时刻只要有丝毫不忠的迹象,哪怕是极小的事而又是出自无意,也会被严无畏处死。所以他当真是打醒了十二分精神,连做梦之时也极为警惕。
  正因他体察出自身处境之险,反而使他思想分裂,时时研究与严无畏完全敌对的观念。他览阅渊博,读书甚多,是以研究起来毫无困难。
  他直到现在还想不通的是,严无畏有什么方法可以防止自己背叛他?以严无畏的为人,若无制他之法,焉敢如此信任委托?
  要知严无畏的计划中,宗旋乃是个文武全才,而又正气凛然之士。因此,宗旋必须熟读各家道德文章,俾可出言成章,使人崇敬,但这一来当然会有感染之力,严无畏焉得不防?
  宗旋好不容易熬到今日,眼看就是出笼之鸟,脱锁之龙,所以更加小心翼翼。虽是听师父吩咐可以杀死三师兄洪方,也不敢露出一点点神色。
  试想严无畏刚才命他窥看雷世雄之举,以至命他可杀洪方之言,哪一宗不使宗旋心寒?因为雷世雄出了名的忠心,仍然被师父怀疑,洪方是严无畏一向宠爱之人,却随口下命说可杀,则他宗旋焉能例外?焉能得到师父无条件的信任?
  他只略为心动一下,便镇摄心神,阅看柬帖,不久,便把两者都细细看过。他很喜欢其中一个出身,那便是他本系孤儿,六年前十四岁之时,被金陵一位武林名家收留,认作义子。这位武林名家姓佟名安国,夫人黄氏,亦是武林世家之女,夫妇膝下全无儿女承欢,所以收养了宗旋。过了两年,佟氏夫妇都病殁了,宗旋又无所依,幸而得到义父佟安国的方外之交大痴和尚收容,并传以武功,因而宗旋身兼两家之长,剑术超卓,内功精深。直到五年后他二十一岁时,大痴和尚圆寂,他便游侠江湖,在东南数省小有名气。
  下面还详细注明他游侠所经路线以及做过些什么侠义之事,此外,关于佟家的一切亲友以及他们的生平事迹,武功源流等等都极详尽,大痴和尚的事亦是一样。
  当然这一切都有根有据,昔年严无畏已着手安排,果然有这么一个宗旋为佟氏夫妇所收养,稍后又转入大痴和尚门下,去年这个宗旋便在东南数省行侠仗义,创下一点声名。
  宗旋心知那个曾经游侠过一年左右的年轻人,定必已被师父杀死,让他顶替。那佟氏夫妇及大痴和尚已死,天下谁也指认不出他是假的宗旋。自然佟家的亲友和大痴和尚的同门僧侣乃是例外,不过这些人很难有机会碰到他,例如佟家的亲友人数既少,又不是武林人物。大痴和尚的同门僧侣个个都是真真正正修行的僧人,全然不懂武功。大痴和尚本来乃是出身少林,其后才在金陵驻锡,不返嵩山。
  他决定之后,便向师父说明此意,严无畏道:“使得,你回头再细阅几遍,方始焚毁。”
  宗旋把柬帖放回封袋中,摆在桌上,这时雷世雄尚未回来,他眼中闪动着不安的光芒,严无畏道:“阿旋,你心中有什么事呀?”
  他的话声甚是柔和,其实满腔杀机。要知他虽然受了伤,但宗旋绝不敢有反抗之心,这是因为严无畏平生做事虚虚实实,从来无人窥测得透,也许他正是诈作受伤而试验宗旋敢不敢反抗。
  因此,假如严无畏下令教雷世雄制住宗旋穴道,宗旋为了表示忠心,一定不敢抗拒,等到雷世雄得手了,还愁宗旋活得成么?
  这是严无畏自己的把握,全然不须考虑对方会不会反抗之事,他只须用心考察出这个徒弟是不是不满自己所为,起了贰异之心?如若不错,便须先发制人,取他性命了。
  宗旋忽被师父瞧出心中不安,不禁骇然道:“弟子该死,果是有点心事,却不知该不该说?”
  严无畏道:“傻孩子,为师早就视你如子,情如骨肉,还有什么事不可以商量的?”
  宗旋透一口大气,道:“既是如此,弟子就大胆上陈下情了。弟子乃是为三师兄感到不安,只因弟子平常观测所得,三师兄亦是忠心不过的人。”
  严无畏心中暗喜,心想:“我其实是用洪方试一试你的为人,假如你一直不提此事,当以为真,我等你前脚一走,后脚就传召阿方,授以护身保命之法,并且命世雄、阿方他们即日起严密监视你一切行动,以免遭你反噬,连我也有不测之祸。”
  宗旋到底晓得不晓得严无畏深心中藏有这许多秘密呢?他可知道以刚才的情势而言,他已经一只脚踏入鬼门关之内?
  局外之人可无从揣测宗旋的心思,他俯首站着,等候师父作最后的裁决。
  严无畏缓缓道:“你求为师撤销可以加害你三师兄洪方之举,足见同门之间情深义重,为师心中甚喜,便依你之言就是。”
  宗旋这才敢抬头道谢,他极希望师父此言乃是出自真心,而这刻他亦已迫自己相信这是师父的真心话,是以眼中闪着感动的光芒,向师父谢过恩。
  此时,雷世雄步声传来,推门而入,手中提着食盒,他迅快摆开尊罄,斟满美酒。
  严无畏举杯道:“阿旋,你此次出马,一则所负的使命极为重大,二则为守秘起见,你可能终身不复回返本门,可干了这一杯,聊以饯别。”
  宗旋想起师恩深重,竟使自己从一个孤儿身份变成当代高手,不由得感激涕零,热泪盈眸。他干了一杯,旋又斟满,单膝下跪,向师父道:“弟子借这一杯美酒,敬祝师尊贵躬康泰。”
  平生从不触动真情的严无畏,这时也忍不住叹息一声,举杯饮干。他脑海中忽然泛起那普陀山听潮阁阁主李萼的倩影,顿时升起一缕遐思。
  二十年时光宛如电抹一般迅快,如今这些华年已逝去得无影无踪,每一年都是如常地春往秋来,草凋花谢。假如他没有轻轻放过这些似水年华的话……假如他不斩断深心中那一丝爱慕之情的话。
  他轻轻转动手中的酒,依然沉迷在那缥缈遐思之中。
  毫无疑问的,那位丰神艳照的李萼阁主对我很有点意思,倘若我像世间一般的人那样追求她,想必可以缔结良缘,严无畏自个儿在想:“但我却放弃了这个唯一的机会,现在回想起来,方知此生虽是阅人千万,却只有李萼能使我怦然心动,我何故放弃了她?对了,就是为了今日已经到手的武林霸座。但如今想一想,好像不太值得呢!”
  他的唇边泛起一丝飘忽的苦笑,他已领略到成功之后的空虚滋味了。那武林霸座以往是如此的光芒四射,令人无法迫视,宁可牺牲一切去求得,谁知一旦在手,却发觉那不过是一团幻影而已。
  雷、宗二人都十分仔细地瞧着师父这等罕见的表情,各自心中揣测。
  严无畏竟一时排遣不掉心头这股淡淡的哀愁,因此一个念头忽然泛起,便是金盆洗手,从此隐退的意念,他自己也吃了一惊,想道:“我好不容易登上这独霸天下的宝座,如何就萌生退志?”
  他反复地寻思着这个意念之时,一响钟声传入室中,把严无畏从沉思中惊醒,也把严无畏正在考虑着的退隐之念惊散了。
  雷世雄奉令出去,旋即回报道:“本庄辖下五大帮派之主已经出动,据报是翠华城被毁的消息已传到此间。因此不少与翠华城有关之人都纷纷作前往查看之计,已有几拨人离开了高邮城,是以曾经奉令对付这一干武林高手的五个帮派首脑,不能不当机立断,迅即追去。”
  严无畏点点头,道:“他们做得很对,现在阿旋也可以动身了。”
  宗旋一直站在一边再次细阅那两封柬帖,听得吩咐,便取出火折,把柬帖烧成灰烬,当下拜别师父、师兄,从庄中秘道离开了。

×      ×      ×

  城南的大道上,一辆马车在烈日之下缓缓驶行,离城六七里处,有座凉亭,这辆马车停歇在凉亭左侧的浓荫下,车把式放下鞭子,走入亭中休息。
  车帘时时掀开缝隙,有人在车内向外瞧看。过了一炷香工夫,有四五批路人经过,其中有些在马车所据的树荫下歇凉,那是因为凉亭已挤满了人之故。
  不久歇凉的过客都走光了,这辆马车仍然停歇在树荫下。又过了一会,车帘掀得更开,可以瞧见车内共有三人,都是女性,一个是四五十岁的妇人,相貌端秀,另外的两个皆是十八九岁的妙龄女郎,都长得很美貌。这两个美貌少女之间有一点极为不同之处,便是衣饰方面,一个穿戴得十分华丽,另一个则极为素淡。
  这时那个华丽少女道:“妈,约定的时间已过了许久啦,大概有人跟你开玩笑。”
  她的母亲默然摇摇头,两眼不停地向大道上搜索。那少女又道:“妈,你怎知那封信一定是千面人莫信所写的呢?”
  那妇人眉头皱了一下,道:“傻丫头,你不怕你秦姊姊笑你,我就说出来。”
  那素淡少女微微笑道:“单大娘言重了,我那会取笑如玉姊姊?”
  单大娘道:“那我就说罢,人家的信中有暗记,一看而知绝无虚假,任何人都想得出这个道理,只有你这个傻丫头没想出来。”
  单如玉撅嘴道:“这话真没道理,别人怎知信里面还有暗号?假如我知道你识得千面人莫信,当然猜得出来,但我以前并不晓得你们相识的呀!”
  单大娘笑道:“你少说几句,人家就不会发觉你竟是个这么笨的姑娘了。我几时识得千面人莫信?只不过他在信内留下一点痕迹,让我一瞧而知当真是数年前所失之物,才会深信不疑。”
  单如玉还是不服气道:“他怎生留得下痕迹?我们失去的是一柄短剑,难道他弄下一块封在信内不成?”
  单大娘道:“我告诉你之后,你便服气为何不够资格到听潮阁学艺了,那千面人莫信只须用剑柄染黑,印上一块在信纸上,那块墨痕的花纹,我一瞧而知,现在明白了没有?”
  单如玉便没话可说,皱起鼻子,表示一点也不佩服,她的人长得挺美,所以这个动作仍然很好看。
  单大娘沉吟自语道:“奇怪,他信内明明约我在这处见面,他将在头上插一朵红花以作识别,但现下逾时甚久,他究竟是何缘故爽约不来?”
  单如玉立刻接口道:“那厮偷了我们的家传之宝,哪里还敢露面?难道不怕我们把他打个半死?”
  单大娘问那姓秦的少女道:“寒家的那一口水仙剑,实在是一宗异宝,价值连城,是以失去数年以来,我们钱塘单家之人,不知费了多少心血钱财,明查暗访,终无所得。假使我们不是在藏剑钢盒之中发现千面人莫信的暗记,这一件事恐怕会害死一些自己人呢?所以我这次前来,真有动手一拚以泄此忿的决心。”
  秦姓少女道:“既然如此,单大娘为何不多带几个人来?你不是说过那千面人莫信的武功极是了得的么?”
  单大娘笑道:“当日我本已计划好带不少人同来赴约,但其后你有意跟来瞧瞧,我可就不必多带别人了,现在我却怀疑那千面人莫信是不是已探知你是听潮阁的秦霜波姑娘,被你骇住,不敢赴约?”
  秦霜波忙道:“我还是第一次离开普陀山,从来没有人晓得我的名字,即使有人晓得,但我只炼过几年武功,怎能骇得住像莫信这种异人高手?”
  单大娘道:“你的名字虽然陌生,但大凡是武林高手,无有不久仰听潮阁的威名,谁敢以一世英名去试剑后的锋芒?”
  秦霜波摇摇头道:“听潮阁同门甚多,若说剑后的话,怎样也轮不到我头上,再者江湖中也不会有人这么想。”
  单大娘道:“这一点你大概还不晓得,在江湖中有个传说是:听潮阁若然派弟子到江湖行道,便是剑后出现之时。你可是数甲子以来第一位入江湖行道的听潮阁门人,人家自然要那样想了。”
  秦霜波很感兴趣地含笑聆听,最后笑道:“但我却不是剑后,剑法比我高强的同门多的是,若有机会,还望单大娘代为澄清一下这个传说才好。”
  她的神情语气都十分恬淡优雅,使人觉得十分舒服。单大娘出身于武林世家,也曾行走江湖,阅历甚深,眼力过人,早已发觉她这种高雅恬淡的气度大异常人,是以对她评价极高,坚信她必有过人的成就。
  单如玉笑道:“我可真希望你就是剑后,那样我就可以骄傲地向别人夸夸口了。”她的话一听而知出自真心,没有丝毫妒忌,可见得她乃是个性格开朗爽直坦率的女孩子。
  她们又谈起千面人莫信,单大娘道:“此人成名至今已有二十年左右,但从来无人说得出他的面貌长相,风闻此人武功既高,又擅神偷之术,所以二十年来可真偷了不少宝物。但他下手的对象都是武林中颇有声望之人,这二十年下来,也不知有多少宝物已落在他手中,而至今却还没有人能逮得住他。”
  秦霜波淡淡道:“他的行踪既然如此隐秘,这一次来函邀约之举,太不合情理,其中定必有诈。”
  单大娘点点头,道:“我也这么想过,但还是非来不可。”
  她的面色突然阴沉下来,想了一会,才道:“不错,这其中真的有诈,竟然牵涉一件极大的血案。”
  秦霜波讶道:“什么血案?”
  单大娘道:“我也是刚刚才得到消息,那就是翠华城全城被屠,罗希羽已被严无畏杀死。这件惊天动地的大血案发生于前天晚上。”
  秦霜波面色微变,道:“翠华城居然被毁,这真是使人料想不到之事,既是发生于前天晚上,则其时我们已在赴此途中,很难闻得讯息赶去翠华城了。”
  单大娘道:“不错,假如我一直在家中,或者会接到罗城主的消息而赶去助阵,但这次出门,去向秘而不宣,传讯决计无法追上我。”
  秦霜波道:“你不是说在城内碰见了好几位居于远方的名家高手么?他们如若也是千面人莫信约来,则此举的用心显然是使罗城主无法邀人助阵了,这个阴谋真是厉害不过。”
  她们自然梦想不到这个阴谋之中还有阴谋,而江湖中的仇杀正是方兴未艾。
  马车内静寂无声,远处大路上一条人影疾奔而来,到了切近,原来是个俊美少年,背插长剑,一身衣服剪裁精美,质料贵重,举止之间自具威仪,大有龙行虎步之姿。
  他一直走到车前,才停下脚步。车帘唰地自行掀起,露出车内的三人。那美少年虎目含威地向车上之人扫瞥一眼,目光旋即落在她们座位上,面上顿时泛起忿怒之色。
  他的眼光转回单大娘面上,沉声道:“你下来,我今日非教训教训你不可。”
  单大娘的目光凝定在他英雄巾上的红花,本也泛起怒容,闻言更加忿恨,一手抓了双刀,便蹿落地上。“锵锵”两声过处,双刀出鞘。在太阳之下泛射出一片森森光辉。
  这单大娘本是名噪江南的武林名家,目下但看她纵落拔刀这一份迅快,便可知盛名无虚,果然极是了得。
  那美少年只瞧得眉头一皱,但右手却不闲着,迅即掣剑出鞘,冷冷道:“报上名来。”
  单大娘双眉一耸,怒声道:“钱塘单大娘也不识得,便敢张牙舞爪,看刀!”
  她竟不反问对方姓名,双刀先后劈出,光华电闪。
  她一出手就是凌厉迫攻手法,只要被她攫抓着丝毫空隙,抢制了机先的话,底下一百零八招肉搏迫攻的刀法,便将如长江大河般源源攻去。敌人休想有喘息的机会。
  这一路肉搏迫攻的“双锋夺魄刀法”,已是钱塘单大娘的压箱底拿手本领,如若这一路刀法还无法击败敌人,便休想有取胜的希望了。
  但见她双刀一时如鸷鸟展翅,一时如毒蛇出洞,凶毒无比,着着进迫。那美少年挥剑封架,却也招熟力强,腾踔刺击之际,显示出内力特别深厚,以及一股坚强无惧的斗志。
  不过那美少年开始之时失去先机,因此尽管他的剑法精奇,内功深厚,但仍然无法挡得住对方凌厉凶毒的刀势,步步后退。
  马车内的两位妙龄女郎都讶异地注视着那个美少年,不过她们的心意并不相同,那单如玉一双妙目一直盘旋在对方俊美的面庞上,但觉这个美少年竟是她平生所见最具有吸引力的男人。
  素淡幽雅的秦霜波却惊异地细看对方的剑法,她本身也是练剑的人,所以对此特别有兴趣。她已瞧出对方的剑法竟能揉合少林和武当之长,别创一格,表面上似是比不上少林寺的威猛气象,亦比不上武当派的飘逸跳脱。但其实已把这两种优点完全融化在一起,忽而阳刚,忽而阴柔,并非一贯下去,所以非是精于剑道之人,便很难窥出其中之妙。
  正因如此,那美少年表面上虽是抵挡不住单大娘的凌厉刀势,但其实他蕴蓄得有一股极强大的潜力,只要一旦有机可乘,这一股潜力如火山爆发,突施反击,定必威猛难当,三招两式间就可以置敌死命。
  这一来秦霜波不禁暗暗替单大娘担忧起来,她反手摸一摸背上的长剑,便飘然下车,缓步迫近战圈。
  单如玉自然不肯让秦霜波独自占先,连忙也下车上前。秦霜波见她毫无戒备地迫近战圈,心想交战中的人各出全力相争,无暇旁顾,很容易就波及到她身上,这位单如玉姊姊实在不该如此大意,当下轻移莲步,悄悄挨近单如玉。
  单大娘双刀泛涌出惊涛骇浪般的光芒,迅急砍劈,疾如风雨,看看已施展了六七十招,忽然发觉敌人反而稳住了阵脚,不再后退。而在六七十招之中,双方刀剑相触约有五次,单大娘可就感觉出对方腕力特强,自己的长刀虽是极为急猛地砍中敌剑,竟无法震撼对方剑式,使他露出丝毫空隙。
  至此她更加深信对方必是“千面人莫信”无疑,因为错非是具有数十年内功修为之士,决计不能如此坚稳,连经猛劈也不能稍稍影响他的剑式。假使这个敌人果真像他外表上的年纪那么年轻的话,怎能炼成如此深厚的内力?是以可见得这厮就是那个有千副面孔的莫信无疑了。
  她发觉敌人已稳住阵脚之后,不由得心胆微寒,只因她自知已使尽一身本事,既然不能取胜,再斗上十次八次也是一样。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她心胆微寒之际,敌人长剑蓦地迅急跳弹,“当”地一响,竟把她左手的刀震开少许。这一丝空隙正是单大娘心胆微寒的后果,如若不是她斗志挫弱,敌人这一剑莫说震不开她左手之刀,甚至根本无法使得出这一剑。
  那美少年抓住这一丝空隙,顿时展开反攻。但见他人如鹰隼,剑似游龙,从四方八面向单大娘迫攻。
  当他猛地展开反攻之时,战况变得激烈无比,刀光剑气此起彼落。但这等争持局面只维持了十三四招,那单大娘支撑不住,骤然被迫后退。
  此时剑气刀光突然把单如玉笼罩在内,但见她衣袖襟袂间,陡然出现好几道裂痕,几块碎了的绸缎掉落地上,那森森的寒气侵肤蚀骨,单如玉打个寒噤,骇得花容失色,有如灰土。
  距她不远的秦霜波也被剑气刀光笼罩住,但她全身上下的衣服全不飘摆,更别说碎裂了。她举手掣出长剑,向单如玉身前轻轻一划,单如玉登时如释重负,急忙后退,直退到两丈之远才敢停步。
  秦霜波手提长剑,道:“好俊的剑法,只不知你是偶然用剑抑是全力精研此道?”
  她说话之时,那两人斗得极为激烈,按理说这刻双方都以全副心神交兵鏖战,听不见她的说话。
  但事实上那美少年字字听得清楚,因为秦霜波这几句话说时忽快忽慢,每一个字都是从他剑式交替之间传入他耳中,使他泛起无从摆脱之感,迫不得已留神去听。
  大凡高手相争,若然心意浮逸,霎时间就将尸横就地,血溅当场,何况秦霜波说的话,那美少年不但得用心去听,还须思忖,更应该是必定败亡之局。
  哪知战况全然不受影响,单大娘只觉对方之剑随着话声忽攻忽守,精妙之至,竟然无懈可击,心中一阵骇然,暗想普陀山听潮阁的绝学果然并世无双,大有神鬼莫测之妙,似这等情况之下她仍能兼顾到双方情势。不使一方因聆听言语而丧生,这等神通当真已达匪夷所思的地步了。
  那美少年收剑跃出圈外,单大娘自知很难拚得过对方,唯有靠秦霜波之力收拾下这千面人莫信,最是上算,是以也凝身不动,任得对方撤出圈外。
  秦霜波平静地迎接对方炯炯目光,她那恬娴温雅之态,使人感受到一种深邃隽永的内在美。她问道:“阁下还没有回答我的问话呢?”
  那美少年道:“我平生精研的是剑道,但不瞒你说,我在刀杖上也有几分成就。”
  他停口继续凝视着对方,过了一会,才道:“姑娘才慧过人,武功绝世,在下甚感敬佩,不敢请教姑娘尊姓芳名?”
  秦霜波毫不迟疑地道出姓名,并且随口反问,那美少年缓缓道:“在下宗旋,刚刚因事从东南赶到此地,有缘拜识姑娘,实在平生之幸。”
  他们好像谈得很融洽,一旁的单如玉没由来的感到一阵气恼,冲了上来,道:“喂!你的真姓名到底叫什么?”
  宗旋转眼瞧她,讶异地上上下下打量一番,才道:“姑娘这话使在下大感迷惑,难道在下有哪一点使你怀疑我的姓名有假不成?”
  单如玉道:“当然有啦!”举起玉手向他头上指一指,道:“你英雄巾上插着的红花,就是证据。”
  宗旋赶快伸手一摸,取下那朵绒制的红花。端详了一下,道:“姑娘不妨说说看,我的真姓名叫什么?”
  单如玉道:“你是千面人莫信。”
  宗旋一怔,摸摸面庞,道:“我是千面人莫信?哈!哈!我还以为那位单大娘才是千面人莫信呢?”
  单大娘道:“这话怎说?”她已听出话中有因,赶快接口询问。
  宗旋道:“在下的理由就在尊车之内,单大娘过去瞧一瞧就晓得了。”
  单大娘转身奔去,片刻就回转来,手中多了一个青布包袱,她皱起眉头,道:“你可是说这个包袱?”
  宗旋道:“不错,这个包袱之内有两套替换衣服,又有一个玉盒,此外,便是一些巾袜之类的零星对象。”
  单大娘解开一瞧,果然不错,但见那只玉盒长约一尺,宽只四寸,沉甸甸的好生堕手,当下道:“这玉盒之内盛放着什么物事?”
  宗旋面色微沉,道:“是一支五百年以上的长白山野人参,我得自什么地方俱有凭证可查。”
  单大娘打开一瞧,面色也沉了下来,道:“如玉过来。”单如玉奔过去,单大娘把玉盒交给她,道:“小心看,别给他瞧见。”
  宗旋眼中闪出疑惑之光,但他却沉住气不做声,等到秦霜波也瞧过那盒中之物,才朗声道:“诸位可是看上了这支人参,不舍得交还与我么?”
  秦霜波默然走过来,她手中长剑一直没有归鞘。当她走到宗旋身前六七尺之远时,长剑提起,剑尖斜向外吐,顿时阵阵寒煞之气笼罩住对方全身。
  她平静地说道:“那玉匣之内没有野人参。”
  宗旋泛起怒色,道:“什么?没有人参?那么匣中是什么东西?”
  秦霜波道:“这正是最奇怪的事,匣中之物你如若猜测不出,我们自然不能璧还,因为那里面是一件价值连城的宝物。”
  他的威仪和口吻都有一种力量教人相信,但秦霜波却不肯感情用事,宁可相信证据。
  宗旋道:“如若不是人参,我怎知你们已掉换了什么物事?反正我的野山参已落在你们身上,若不取出还我,势难罢休。”
  他的威仪和口吻都有一种力量教人相信,但秦霜波却不肯感情用事,宁可相信证据。
  她剑势向外斜指,往前迈出一步,说道:“好极了,横竖你不肯干休的,我们先在武功上分个高下,然后让我瞧瞧你到底是不是千面人?”她接着又向前迈出一步,剑尖离宗旋胸口要穴不过是两尺左右,只须振臂送出,即可取他性命。
  宗旋手中长剑竟提不起来,也没有后退或闪避,面上忽然流露出痛苦的神色。
  原来他想不到对方剑术如此奇奥精妙,居然能够在跨步之间,抢制了绝对可胜的机先,只要他强自挣扎闪避,势必逃不了长剑透体之厄。但他其势也不能眼睁睁地任得对方之剑移到胸口大穴,连招架的机会也没有就被对方制住,生擒或是杀死,悉由得对方决定。
  事实上他已找不出挣扎反击的机会,是以他泛起十分痛苦的表情。
  他那种强烈的痛苦表情不但使得秦霜波中止了迫前去之势,更震撼了单如玉的芳心,她响亮地叫道:“宗旋,你要不要猜一猜这匣中是什么物事?”
  宗旋“哼”了一声,道:“我怎能猜得出来?”
  单如玉已走到秦霜波后侧,闻言把玉匣侧斜放低,让他瞧看,一面说道:“这就是寒家祖传宝剑,名为水仙,你以前见过了没有?”
  宗旋道:“既是你家祖传之宝,我怎会见过?倒是我的长白山人参呢?”
  单大娘见女儿单如玉不但上前打岔,而且违令把匣中之剑示敌,气得低哼一声,骂道:“大胆的丫头,还不回来?回头非重重处罚不可!”她深知单如玉这一打岔,可能使秦霜波暂时放过对方,不肯立即把他拿下,此举无异是纵虎归山,放龙入海,再想擒下对方的话,谈何容易?
  秦霜波那对澄澈明亮的眸子,凝定在数尺外这个美少年的面庞上,但她并不是被他的俊美所迷惑,而是细心观察他这一张面庞到底是真是假?这秦霜波虽然极用心地查看对方的面庞,要查看出这一张面孔到底是真是假,但她手中之剑仍然控制住绝对压倒的优势,丝毫未曾放松。
  因此,宗旋只好像泥塑木雕一般站着不动,他深知目下决计不能轻举妄动,如若认为她已分心注视自己,暗暗移剑封闭门户的话,定必被对方一剑刺死。这是由于一种极奥妙的气机吸引的道理,只要他的长剑或身子一动,秦霜波的长剑就将自然而然的闪电般攻出,制他死命。
  他当然晓得对方为何向自己凝视之故,是以并没有误会对方乃是被自己的美俊面孔迷住,正因如此,他才不敢妄自移动。目下唯一不致死于非命之法,便是弃剑就擒。
  宗旋当下长叹一声,五指一松,“当啷啷”剑落尘埃。
  秦霜波剑上的杀气顿时大见消退,她剑尖一吐,已抵住他胸口要穴,说道:“请你说一说如何失去长白野人参的经过?”
  她的声音甚是平静,可见得她最有成就的还数修养之功。须知任何人经此一番变故,情绪绝难不受影响,因而语气决计无法保持平静如常,但她却办得到,这自然是由于修养功深而致。
  宗旋心中大为佩服,但他可不敢流露出来,以免被她瞧出自己具有如此高明的眼力,从而推测出自己的武功实在强于刚才的表现。他道:“姑娘请听吧,在下昨夜投宿客栈,今晨外出访友,返店之时,店伙告知有人过访,在下一听竟是女人,甚感奇怪。连忙回房瞧看,谁知房中已不见访客,同时也失去了这个藏放着有长白山野人参的玉匣。在下心中急忿交集,向那店伙一打听,问出那位女客衣着形貌,便挟剑追查。当在下发觉失去玉匣之时,曾经小心查看全房,果然在屋角隐秘之处发现一个暗记,那是用钢印戳在木头上的一块凹痕,清清楚楚写着‘千面人莫信之印’等七个字。在下曾经听得传闻,说那千面人莫信十多年来纵横天下,任何高手都免不了被他光顾,但在下却自恃武功不弱,心想这一回说不定是我成名露脸的绝佳机会,只要拿住千面人莫信,何愁不震动武林?当下离店追蹑,一路查询之下,出了南门。”
  他话声忽然中断,秦霜波仍然目不转睛地注视着他,当宗旋叙述经过之时,他也是一直跟她对瞧,可是其间有两三次似是敌不过她那澄澈如水的目光而避开过,秦霜波面上神情丝毫未变,心中却暗自估计对方情绪上的变化,蕴含着什么意义?
  宗旋现在又避开她的视线,寻思地沉吟一下,才道:“在下出了南门,走了一程,便碰到一位老和尚,还有一大群过路客人,在下向老和尚问讯,他便告诉我这辆马车的位置。当时那一群过路客人从我们身边挤过,在下记得被他们挨碰了几下,想来我巾上的红花便在其时被人插上,此后我一直赶来,详细经过已不必再述。”
  秦霜波异常小心地推敲,但觉这一番经过无懈可击,当下道:“单大娘请过来一下。”
  单大娘走近去,道:“姑娘有何吩咐?”
  秦霜波道:“大娘言重了,我想托你做两件事,但动手之前,先请问你可曾听过宗旋之名?”
  单大娘道:“这个名字倒是听过,风闻他在东南数省行侠仗义,薄有声名。”
  秦霜波道:“如此甚好,单大娘还知不知道他的出身来历?”
  单大娘道:“好像是与金陵佟安国有很深的渊源,但佟氏夫妇已亡故多年了。”
  宗旋道:“那是在下的义父母,在下本是孤儿,蒙先义父母抚养传艺,方有今日。”他提到“孤儿”二字之时,声音中流露出强烈的感情。要知宗旋事实上真是孤儿出身,此所以他提及这一点之时,能够贯注真正的感情。
  单大娘母女和秦霜波都发觉了,那母女两人已全相信此人一定就是宗旋,而且对他孤苦的身世生出无限同情。
  秦霜波却平静如常,谁也猜测不出她到底相信了没有?她缓缓道:“这么说来,你的一身艺业乃是得自金陵佟家的了?”
  宗旋道:“那也不完全是,先义父母见背之时,在下年方十六,无能自立。幸得老恩师大痴禅师收容,又传授武功,亦习文事,是以在下精通两门武学,所学甚杂。”
  他长长的叹息一声,又道:“在下想必是个不祥之人,以致老恩师也在年余前圆寂……”
  他的声音都有点变了,但仍然看得出他乃是强行抑制着情感的波荡。
  单家母女深受感动,都同情地望着这个英俊的年轻高手,秦霜波依然好像不受丝毫影响,道:“这就是了,尝闻金陵佟家的武功源流出自武当,大痴大师则本是少林一脉,这两家的内功心法本有互通之处,是以你兼具两家之长而得到特殊成就。单以武功而论,你确是宗旋无疑,但此事关系重大,为了慎重起见,还有两件事不能不做。单大娘,有烦你摸一摸他的面,那莫信既有千面人之称,定有极高妙的易容之术,别人决难窥出破绽。”
  单大娘果然上前伸手向他面颊摸去,她看上去,虽然只是中年妇人,但其实已达六旬之龄,所以对这一点没有什么顾忌。她摸了几下,才道:“不会是假。”
  秦霜波道:“那就有烦进行第二件事,请大娘搜查他身上各物。”
  宗旋抗议道:“姑娘此举不免欺人太甚,在下感到难以忍受。”
  秦霜波道:“你可知我何以要搜查你身上的原因?”
  宗旋道:“当然晓得啦!你要瞧瞧在下可曾把那支野人参藏在身上。”
  秦霜波道:“若然那野人参在你身上发现,你有什么话好说?”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