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司马翎 >> 剑海鹰扬 >> 正文  
第十八章 且赴盛宴            双击滚屏阅读

第十八章 且赴盛宴

作者:司马翎    来源:司马翎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8/8
  放眼一望,方知仍在林内,只不过林内有片草地,盖搭得有数椽茅顶竹屋。屋内灯光隐隐射出,却似乎无人在内。
  白衣老人推开当中一间有灯光的屋门,回头道:“山野荒居,只以竹屋遮荫风雨,聊以藏身,可谈不上待客之道了。”
  罗廷玉拱拱手,侧身入内。但见这是一座小客厅,放置得有一些竹制的桌椅,虽是简陋,却自有村居朴实之美。
  白发老人没有进屋,却走入右侧的屋内。罗廷玉没有理会,四下浏览一眼,便在一张椅子上落座。
  过了一会,听到隔壁声响,便高声问道:“请问老丈,你家小姐几时可返抵此家?”
  白衣老人在邻屋应道:“不知道。”
  罗廷玉觉得没趣,便耐心等候。但他自知不能久候,尚须赶返那莫家庄去,否则便会露出马脚。因此,再等了一会,便又忍不住询问了一声。
  白衣老人打个呵欠,道:“不知道。”
  罗廷玉霍地起身,道:“若然你家小姐尚不回来,在下不能久候,这就告辞。”
  白衣老人半晌没有回答,罗廷玉举步走出客厅,刚刚跨过门坎,只听白衣老人冷冷道:“老夫劝你还是耐心等候的好。”
  罗廷玉怒笑一声,道:“难道有人敢拦阻我去路不成?我倒要瞧瞧谁有这等胆子?”
  他故意出言相激,以便闹出一些纠纷。如若平平静静的一走,便无丝毫线索可供臆测了。
  白衣老人的屋子内灯光忽灭,只听他道:“老夫要困觉啦!你如果不怕迷路,即管走吧,这儿没有人有这么大的精神拦阻你走。”
  罗廷玉哼一声,心想这区区一片竹林,还能使我迷路不成?
  当下不再出声,举步走出去,循着刚才进来的道路,迅快前奔,每一个转弯他都认得明明白白,毫无错误。原来他向来智勇双全,头脑缜密。
  进林之时,早就提高了警惕,每一个转弯都锐利地查看一下红灯旁边的竹树,总要认住一点。现下相隔不久,记忆犹新,自然绝不会差错。
  他走了好一阵工夫,突然停住脚步,双眉紧皱,忖道:“我明明记得一共是转二十七次弯,因此这刻应当出林才是,怎的尚在林内?”
  回头一望,陡然间大吃一惊。原来身后六七尺之处,竟有两条岔道。但刚才奔过之时,明明没有岔道。如何在一转眼间就多出了一条道路?
  再定神一望,这两条路形状大小一模一样,竟认不出刚刚是从哪一条路出来的?换言之,他即使想循旧路回返竹屋,也没有把握走对路子。
  这时候他才知道那白衣老人非是虚声恫吓,那黄衣女要他到此地来,更是早已定下擒他之策了。
  不过他并不慌乱,冷笑一声,继续向前走去。一边走一边细加观察,以胸中所曾学过的奇门阵法之学,参照探索真相。
  又走了十七八个弯,实在认不出这是什么一个阵法,也毫无出林之兆。心头顿时生出恶念,忖道:“这座竹林布置得再巧妙也是没用,难道我不会使用宝刀,砍平这座竹林么?”
  心念一动,立时撤出宝刀,淡红色的灯光照映之下,光芒闪闪。他这个想法乃是没有办法中的办法,假如他气力足够,乃又锋利,不管一切的向前直行,逢竹砍竹,遇树砍树,总之绝不转弯。
  则无论如何总有出林之时,纵然是弄错了方向,回到竹屋,也不过多费了一些气力,仍可循斩劈开辟之路往回走,再继续挥刀辟路。
  他提起宝刀,方要出手,忽然听到一阵娇柔的语声,在他身后传来。
  这阵语声说道:“先生的宝刀出鞘,可是想毁去我一片竹林么?”
  罗廷玉回头一望,但见那黄衣女站在七八尺外,身子倚住一株巨竹,俏生生的别有一种清新脱俗的美态。她仍然用大束头发掩住下半截面孔,不过却可以从她眼睛瞧出她正含笑盈盈,似是没有恶意。
  她接着又道:“这一片竹林费去我三个多月的时间,才布置好,总算可以阻止凡夫俗子胡乱闯入蜗居。先生如若出手毁损此林,未免太可惜了。”
  罗廷玉淡淡道:“在下如不取刀在手,恐怕终难见到姑娘之面了。”
  黄衣女笑一声,道:“这话非是实情,贱妾刚刚清理了战场,才赶得来。以致有累先生久候了,甚感歉疚。”
  罗廷玉没有做声,心想若然你当真有意留客,那个白衣老人岂会任得我到林中来乱闯?
  黄衣女已道:“先生现在已见到了贱妾,不知有何指教?”
  罗廷玉缓缓道:“姑娘好说了,在下发觉姑娘智慧过人,而又具有漠视生死的勇气,心中甚是钦佩,很想打破这个谜团。”
  黄衣女道:“什么谜团?”
  罗廷玉道:“姑娘到底是什么人?”
  黄衣女娇声笑道:“这就奇了,应该是我问你才对。”
  罗廷玉目中陡射异彩,威势迫人,冷冷道:“姑娘若肯赐告,固然是在下之愿。若然不便,在下亦不勉强。但姑娘却不可相戏。”
  黄衣女出神地瞧他一会,美眸中的眼波柔和无比。
  罗廷玉沉肃如故,似是丝毫不被她的美眸所动。
  她轻轻叹了一声,道:“我明白啦,这世上当真有铁石心肠的硬汉。”
  罗廷玉不耐烦地道:“在下心肠软得很,问题是在于对待什么人。现在言归正传,姑娘只须答复一声说是不说,在下就感激不尽了。”
  黄衣女沉吟片刻,道:“贱妾此生此世,已不打算踏入人间,说出姓名,也是没有意义之事。”
  罗廷玉拱拱手,道:“既然如此,在下告辞了。还望姑娘指点出林之路。”
  黄衣女欲言又止,终于回头,纤掌连拍三下,转眼间一盏光亮的灯笼飘移出来,却是一个青衣侍婢提着。
  黄衣女道:“燕儿,前头照路,我要送这位先生出林。”
  燕儿应了一声“是”,迈步走去,但擦过罗廷玉身边之时,却忍不住举起灯笼,打量他一眼。
  她见到罗廷玉奇怪的装束,“啊”了一声,道:“小姐,这先生是哪儿人氏?”
  黄衣女呵斥道:“别胡乱说话。”
  接着向罗廷玉道:“请先生莫怪这丫头,都是贱妾久居村野,疏于管教,是以这般失礼。”
  罗廷玉道:“这等小事何须挂齿,在下不敢有劳姑娘相送,就此辞过。”
  黄衣女道:“理该送此一程,先生请吧!”
  罗廷玉懒得多说,抱拳道谢一声,转过身子,大步跟着那燕儿走去。
  他们转入一条黑暗的岔路内,转了十六七个弯。沿途上不见盏红灯,若是没有灯笼照路,可真不好走。
  转眼间已出了这片竹林,燕儿高举灯笼,两只大眼睛,骨碌碌地,直在罗廷玉面上转动。
  罗廷玉也不理她,回身向黄衣女抱拳道:“有劳姑娘玉步了。”
  黄衣女裣衽还了一礼,道:“先生言重了,荒居简慢,无以款待贵客,又未能奉告贱姓出身,心中歉疚,还望先生海量宽宥。”
  她的呖呖莺声,娇美异常,实是令人难以忘记。
  罗廷玉却淡淡一笑,道:“在下亦是多方自秘,歉疚之情,决不下于姑娘。”
  燕儿忽然接口道:“我家小姐从来不跟别人说话,先生如是她的朋友,何不留下多谈一会呢?”
  黄衣女皱眉道:“燕儿,你胡说什么?”
  燕儿道:“婢子说的都是实话,如是实话,便算不得是胡说了,小姐您说是也不是?”
  罗廷玉冷冷道:“在下告辞啦!”
  转过身子,大踏步走去,竟是头也不回,霎时隐没在黑暗中。
  黄衣女呆呆地望住罗廷玉的背影,直到已瞧不见他,良久,兀自在出神。
  燕儿轻轻一咳,低声道:“小姐,这儿夜凉露重,当心受了风寒。”
  黄衣女应一声,自言自语道:“他一定是莫家庄的对头,所以想杀死我,以绝后患。”
  燕儿惊道:“他想加害小姐么?唉,像小姐长得这般美丽,又博学多才。这个男人怎忍心加害小姐呢?”
  黄衣女缓缓道:“这人有两副心肠,其中的一副就是铁石心肠了。”
  燕儿大是好奇,问道:“还有一副是什么心肠呢?”
  黄衣女道:“是大英雄大豪杰的心肠,所以他终于没有向我下手。啊!我差点儿瞧走眼了。”
  她沉吟一下,又道:“他是莫家庄的仇敌对头,这就使我感到十分大惑不解了。”
  燕儿可又听不懂了,道:“小姐的神机妙算,向来是天下无双,什么事竟能使你觉得疑惑不解?”
  黄衣女叹道:“我略通韬略阵法之学,哪里就能谈得上神机妙算,天下无双之评?你不过是见我摆下这座竹林内的阵法,又略有推测事理之能,便以为我很了不起。”
  她停口茫然望着天空,片刻又道:“哪一位英雄武功如是之强,假如很仇恨莫家庄,为何不仗刀直闯,报仇雪恨?这一点真是使我甚感不解。”
  燕儿大眼睛轻轻眨动,几次欲言又止。
  最后忍不住问道:“小姐,假如那位先生真是莫家庄的对头,有朝一日忽然两军相遇于阵前,小姐您是继续指挥呢?抑是避开?”
  黄衣女默然半晌,挥手道:“回去吧,我也要休息了。”
  她们的身影很快就隐没在竹林内。

×      ×      ×

  这时罗廷玉迅快奔回莫家庄,远远已见到早先的战场上,灯火点点,想是还在大举清查战场。
  他绕道穿过,直返那忘忧斋。
  在斋外他以弹甲传声之法,跟杨师道联络过,得知一切如故,这才迅快入室。
  他早就把倭衣和宝刀分别埋藏在庄外某处地方。返房之后,生怕莫家庄之人会来查看,所以嘱咐杨师道归寝,今晚暂时不谈。
  翌日早晨,专门照管这忘忧斋的阿俊向他们说,章如烟姑娘有点事情,今日不能来此。
  罗廷玉便在早餐之后,把昨夜之事一一告诉杨师道。
  杨师道骇然道:“真想不到此庄力量如此强大,从这一切迹象来看,这莫家庄必是独尊山庄无疑了,那位谙晓奇门遁甲兵韬战略的黄衣姑娘,神秘莫测,竟教人猜想不透。假如她是独尊山庄之人,昨夜里怎肯让你轻易离开?如若不是独尊山庄之人,却如何能指挥霜衣卫队?难道说她是受严无畏礼聘的高人奇士?”
  罗廷玉道:“我也想了一夜,得不到结论。目前暂时撇下这个黄衣姑娘不谈,有一件更为重要之事。”
  杨师道精神一振,问道:“是什么事?”
  罗廷玉道:“我有一个很奇怪的感觉,那就是拱翠楼中的严沧波老丈,他会不会是严无畏?”
  杨师道震惊一下,旋即冷静下来,凝神细想。
  罗廷玉又道:“我在拱翠楼中发现了翠华城故物,是以动了疑心。不过经我细察之下,严老丈并没有内伤迹象,甚至似是不谙武功,你以为如何?”
  杨师道缓缓道:“尝闻严无畏智谋盖世,乃是古今罕有的奸雄之才。如若他有心掩饰,咱们查看不出他懂得武功,并不出奇。”
  他双眸中射出智慧的光芒,又缓缓道:“此处既然发现本城故物,又有如此强大的霜衣卫队驻扎,可知必是严无畏的一处极重要的基地。属下窃以为值得多花点时间工夫查究,前此少城主独自离开的打算,暂时得作罢,免得打草惊蛇,让敌人迁移了地方。”
  罗廷玉颔首道:“你说得很对,我暂时不能离开。不过师道你也得当心点,我瞧得出那位如烟姑娘,似是对你极有好感。”
  杨师道没有立刻回答,想了片刻,才道:“属下自当小心注意。但想来我们之间未必就会生出情意。属下发觉她虽对我们很有好感,但言谈举止间,却很有分寸,属下故意与她接近,正是想设法探测她的内心……”
  他的语气似是十分慎重,可见得那个外表上天真无邪健康淳朴的姑娘,已使他生出某种疑心。

×      ×      ×

  这忘忧斋高高的围墙,隔绝了外面的世界。
  这刻,莫家庄中,有一股异乎寻常的肃穆气氛。所有的人,个个服饰齐整,举止谨慎。一个白衣少年奔上钟楼,巨钟随即响了三下。
  声音嘹喨,全庄皆闻。
  霎时间,庄门内那片广场上,无声无息地出现了无数白衣人。他们迅即排成两列,由庄门横贯广场一直排列到厅门。
  这两排白衣人对面而立,相距一丈。这样,便变成用两堵人墙建造了一条长廊直巷了。
  一会工夫,一辆马车停歇在庄门外。车中之人下地后,缓步入庄。两排白衣人都按剑挺立,双目向前凝视,没有一个人胆敢转眼打量来人。
  但当这一小队的人经过他们面前之时,从这迅速一掠眼间,都瞥见领头的是个高大青袍老人,气度威严,相貌清秀,顾盼之间,自有一股慑人的威势。
  在他稍后的左右两侧,却是一男一女。
  男的年纪四旬,雄伟壮健,两道眉毛又黑又浓,杀气腾腾。他除了背插大刀之外,手中还拿着一根精钢长杖。
  那个女子宫装高髻,走路之时,姿态甚是美观。可惜她的面庞被一块轻纱掩掉半截,只能见到两道画过的黛眉,以及明亮灵活的眼睛。
  再后面就是武胜堂堂主何旭,本庄庄主莫义。以及两个气度轩昂不凡的白衣人。这两人一是凌子流,一是吴辰雄,乃是霜衣卫队十二队长之二。
  那个青袍老人行经之处,两边的白衣人莫不凛然肃立。在这数百慓悍的白衣人心目中,这个青袍老人就是至高无上的神明。
  他天生有一种极强大的力量,能使人甘愿为他做任何事,哪怕是战死于疆场,亦在所不辞。
  青袍老人不时注视两旁的白衣人,偶尔点点头,表示嘉许。不久,已走完这一条人廊,踏入大厅之内。
  这一座可容数百人的广大厅堂之内,摆着三十多具棺木。
  青袍老人走过每一具棺木之时,都凝视片刻。偶然间也会命人翻动棺内的尸体,以便查看。
  这三十多具尸首,其中有些是身首分离,或是雪白的衣服上呈现大滩血迹。使得这座大厅内笼罩着一股阴森可怕的气氛。
  青袍老人逐棺瞧过,回头一望。但见厅门外的两排白衣人已完全不见影踪,这么多的人移动离开,竟没有一点声响,可见得纪律之严,他不禁又颔首微笑一下。
  之后,青袍老人在厅堂左角的一张太师椅上落座。太师椅上铺着整张的虎皮,显得势派极大。
  那雄伟大汉和宫装美女侍立在太师椅后。
  何旭、莫义二人坐在一侧,凌、吴两名队长却是站着,人人的目光都投注在青袍老人面上。
  青袍老人思索片刻,说道:“这三十四个战死的孩子当中,有十四个都是一刀殒命,皆被同一敌人所杀。”
  何旭起立道:“主人说得极是,属下也曾细心验看过,这个敌人刀法极是精妙,刀锋所及,必是立时毙命的部位,使对手全然失去反击之力。”
  青袍老人点点头,道:“不错,此人刀下无情,一招收效。可见得他刀法强绝。同时从那些伤口又可看出此人腕力沉雄无匹,纵然不是劈中要害,亦难望活命。”
  他凝目寻思一下,才又道:“本庄辛辛苦苦训练出来的人,竟挡不住此人一招,实是使人感到难以置信。”
  何旭说道:“属下深信此人必定就是端木小姐带走的那个倭子。”
  青袍老人道:“照你和凌子流接他一招的情形看来,谅必是他无疑了。你们可曾查出了那端木姑娘带走此人的用意了没有?”
  莫义忙起立道:“属下自昨夜就亲率五个最精明老练的人跟去查探。但我们竟然在路上耽误了一阵,到得那绿篁村时,外面已高悬红灯,没有法子见得到端木小姐。她的规矩是巳时撤禁,是以这刻尚无任何线索。属下守到这刻才赶回来迎接主上大驾。那五人仍然在绿篁村四下守候,一有消息,立时飞骑驰报。”
  青袍老人疑惑地望住他,道:“你们何事耽误了时候?”
  莫义道:“属下至今尚未找出原因。当时我们在黑夜中飞驰疾奔,好像是迷了路,找了许久,才摸到绿篁村。”
  青袍老人道:“你们都精通夜行术,又熟悉地势途径,怎会迷路?”
  莫义躬身道:“正因如此,属下自知失职,惶恐待罪。”
  青袍老人拂须闭目,想了一会,才道:“我明白了,这是端木姑娘在路上预布了奇门阵法,使你们入伏迷路,免得紧紧跟蹑着她,看到了一切。此事过不在你……”
  厅门外突然出现一人,高声道:“禀告庄主,现已有人驰返。”
  莫义道:“知道了。”
  随即疾奔出去,不久回转来,道:“那绿篁村刚刚撤禁,部属李玉清便见到端木小姐。据端木小姐说,那人到底是谁,未能摸清楚。只知道他年纪尚轻,通晓华语,是个英雄人物。为人又极为机警多智,乃是个极为扎手的强敌。”他的目光一直恭敬地望住青袍老人。
  这时突然瞄扫了何旭一眼,又道:“端木小姐又说,她当时认为此人太过厉害,如若不用点手段,我方定必伤亡惨重,动辄有影响当时战况大局的可能,是以放他上台,又把他弄走。”
  何旭听了这话,自然禁受不住,冷笑一声,道:“端木小姐未免过于高估这倭子了。当时如若容本座出手,谁胜谁败,尚未可知。”
  凌子流也欠身道:“端木小姐动辄抬出军法之名,权力极大,谁也没法子顶撞。关于这个倭子,恐怕是她看错了。”
  青袍老人眉头一皱,道:“端木姑娘的判断正确无误,其中有些关键,非是你们所知,是以感到忿忿不平。现在从她的话中,已可推测出这个倭子或竟不是真的倭子,这一点异常重要……”
  他那对深邃的眼睛中闪射出光芒,略略带点兴奋,又道:“你们都曾把经过情形详细报告过,我细心归纳起来,发现其中有一点最是奇怪……”
  他忽然住口,偌大的厅堂中一片静寂,谁也不敢出言询问。
  青袍老人沉默片刻,这才又道:“最奇怪的是,端木姑娘如何能晓得那倭子通晓华语?你们想想看,设法找出一个答案来,就可以推测出更多的线索了。”
  众人用心寻思,但反复细想,都找不到答案。
  青袍老人拂须道:“你们大概猜不出来了,这答案便是当何旭堂主最初与他对面之时,曾经自报姓名,以及询问他是谁。其时他用倭语说了一句话。这是何堂主报告中提及的,对也不对?”
  何旭道:“正是如此。”
  别人听到此处,仍然有点摸不着头脑。但莫义已说道:“属下明白啦,那厮既听得懂何堂主的询问,自然是懂得华语无疑。”
  众人无不点头,认为必是如此。
  谁知青袍老人摇头道:“尽管言语不通,但对面相峙之际,谁也能从对方的声音表情中,晓得是询问自己的姓名来历。如此岂能证明他通晓华语?”
  众人都愣住了,莫义讪讪一笑,道:“主上说得极是,但除此之外,属下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地方可以证明那倭子通晓华语的?”
  青袍老人拂须一笑,道:“讲穿了很简单,这是因为那厮在回复何堂主之时,根本是胡说八道。”
  何旭讶道:“即使他胡说八道,又如何作证明?属下觉得指穿之后,仍然一点也不简单。”
  青袍老人道:“据我的测想,那人可能不懂倭语,是以胡乱发声作态。你们也不识倭语,当然被他瞒住。但端木姑娘却懂得倭语,一听而知,已晓得他是咱们汉人,又见他振身上台,气雄万丈,知道他是个自傲自负之人。这种人自然不会随便向一个女孩子下毒手。因此,她大胆下令放他上台。”
  众人听了这番推测,不能不信,却不晓得对不对。
  莫义道:“那么这个假扮倭子的敌人,何以硬要侵犯司令台?既然得遂所愿,又何以全无别的行动?难道他目的不在扰乱本庄的军令,而是为了端木小姐才上台的?”
  青袍老人颔首道:“不错,换了我设身处地,忽见一个女孩子发号施令,指挥着不知多少武功高明之士,围杀倭寇,我也定要上台瞧瞧。”
  他转眼扫视众人一遍,又道:“但不解的是他何以出手杀死本庄之人?何故要穿上倭子衣服,掩遮起本来面目?他深夜至此,有何目的?”
  这几个疑问一提出来,人人目瞪口呆,无从置答。
  青袍老人突然起身,道:“这些疑问过个三两天就可以弄明白了。现在马上举行葬礼,我要亲自主持仪式,隆重的祭奠一番。”
  坟场就在这庄后里许之处,早就挖好了洞穴。也备妥了香烛纸钱以及丰盛的祭品。
  青袍老人率领着四百余名部属,跟随棺木行列之后,步向坟场,气氛异常严肃而隆重。
  人人都不禁泛起如此死法,实是光荣不过之感。
  棺木放在地洞内,堆上泥土,又树立起石碑之后。青袍老人率众在这长长一列坟墓前行礼。
  然后转身望住这数百白衣部属,说道:“每个人都难免一死,但有些人是懦夫之死,有些人却是英雄烈士之死,受到无数人追念景仰……”
  他伸手指住身后那一列坟墓,又道:“他们虽是长眠其中,却用不着耿耿,老夫这次复出江湖,第一件要办之事,就是替他们报仇雪恨。”
  那数百部属听他宣布复出江湖,都不禁欢呼狂叫,情绪激动热烈。当然,这些部属们如此激动热烈并非无因。他们一方面固然是为了威震天下的“七杀杖严无畏”之名而欢呼。另一方面也因为近来武林局势略有变化。
  自从独尊山庄扫平了翠华城,天下已在他们掌握之中。可是严无畏反而下了严令,不许部属得罪武林人士,许多迹象显示,武林的几个著名家派,大有连手对抗独尊山庄之势。
  领头的当然是嵩山少林寺,据说少林寺已组成五百名罗汉军,日夕操演“罗汉大阵”。此是少林寺千百年来脍炙人口的镇山之宝。又据说这支罗汉军中,还有数十名其它名门大派的高手。
  七杀杖严无畏复出江湖,当然要对付这些武林家派,使独尊山庄当真能够“唯我独尊”,雄霸天下。因此,群情大为激动欢欣,狂呼不绝。
  严无畏心中甚是高兴,他有如伟大的魔术师一般,使用种种察觉不出的巧妙手段,使得这一大群慓悍年青的人,个个甘心为他卖命,至死不悔。
  现在时机已至,又是独尊山庄在江湖上掀起另外一个巨大浪潮的时候了。
  在热烈的欢呼声中,七杀杖严无畏缓步离开,那宫装美女和浓眉大汉紧紧跟随,走出墓地。他们登上一辆马车,迅即驰去。
  莫家庄恢复了平日的气氛,但罗、杨二人却不会发觉此中的变异。
  由于这一天章如烟没有出现,使他们感到时间很不容易打发。尤其是杨师道,更是如此。
  傍晚之时,阿俊进来说道:“今儿不送晚饭来啦!”
  罗、杨二人大奇,都想莫非他们打算用饥饿政策?但目的何在?
  阿俊故意让他们面面相觑,才笑嘻嘻道:“庄主有请两位先生赴宴,所以这儿不开饭了。”
  罗廷玉道:“莫庄主忽然如此客气,当真稀奇,你可知是何缘故?”
  阿俊摇摇头,道:“小人怎会知道呢?大概是准备送先生们回家吧?小人这是随便猜测,并不是听到什么消息。”
  杨师道微笑道:“但你一定有一点根据,才想到是送我们回家啊!”
  阿俊道:“当然有点根据啦,昨夜里倭寇侵袭本庄,那时候两位先生还在睡大觉呢!倭寇拉了大队人马前来,最少也有一千之众。但却被我们打退了。”
  罗、杨二人不能不装出十分惊讶之容,齐齐开声追问其详。
  阿俊又道:“本庄向来富庶,倭寇方面得到消息,曾经有几次前来侵袭,但都失手败退。这次大举进犯,却被本庄查到消息,于是布阵迎战,一场大战下来,尸如山积,血流成河,实在骇人听闻。”
  他又渲染夸称了好多话,最后才道:“我们大庄主向他的朋友借到一帮人手,个个都有如生龙活虎,才把倭子杀得片甲不留。但据说倭子们早就准备分两次进袭本庄,这第一次已经失败,第二次听说是在后天晚上。这回倭子的人数恐怕有几千之众。假如本庄失败,休想有一个人活着,所以送你们回家,也是理所当然的了。”
  罗、杨二人这才恍然地点头,罗廷玉道:“我们能够回家,固然是天大喜事,可是闻知倭寇将要大举进袭,却又不由得悲愤交集。唉!朝廷无能,致使沿海良民百姓,惨受倭寇荼毒。”
  阿俊带领他们,走出忘忧斋,穿过数重院落,才到了一座大厅内。
  但见灯火辉煌,备有一席盛筵。庄主莫义和那武胜堂堂主何旭在场,迎客入座之后,莫义介绍何旭之时,用的是假姓名。
  酒菜送上来时,竟有四个妖冶的歌姬陪席,进酒劝食,风光旖旎。罗、杨二人装出局促不安之态。
  酒过数巡。莫义笑道:“两位别拘束,今日家兄命人送讯给我,要我好好款待两位。我倒没想到两位来头不小,竟使家兄也不敢小觑你们,哈!哈……”
  这样说来,今晚之宴,竟不是打算送他们回家了?罗、杨二人都极小心地观察着一切。
  他们被灌了不少,酒意渐浓,渐渐已减少了许多拘束顾忌,居然时时与身边的歌姬戏谑。
  但他们回到忘忧斋之后,立刻都回复常态,一点酒意都没有,略略谈了几句,便各自上床。
  到了半夜,罗廷玉悄悄起身,杨师道不待他叫唤,也离床落地。
  两人在室内各处,小心地查看过,又到书房查看一遍,之后,回到床上,各自躺着不动,暗中却以传声之法交谈。
  罗廷玉道:“你猜得不错,这一顿晚宴?用意只是把我们弄出去,以便下手细加搜查此地。”
  杨师道道:“他们真厉害,假如咱们不是早就猜到暗暗弄点手脚,只怕被他们搜查过之后,仍然觉察不出一点异状呢!”
  罗廷玉道:“他们没搜出兵刃及其它证据,会不会从此不再疑心我们?”
  杨师道道:“很难说,因为他们也想得到咱们可以把兵刃收埋在庄外。”
  两人在黑暗中默默寻思了一会,罗廷玉道:“你瞧他们对昨夜的我,已获得了多少线索呢?”
  杨师道道:“相当的多,起码他们已知道你是个汉人,才会怀疑到咱们头上。”
  罗廷玉皱眉道:“这样说来,那个长头发的黄衣女已统统告诉他们了?哼!下次我碰上她,非点住穴道,拨开掩面的头发,瞧个清楚不可。”
  杨师道道:“少主早就该这么做了,再说,您也不必气恼,她是对方请来的大将,当然会把您不是倭子之事告诉他们。”
  罗廷玉想想很有道理?她凭什么不把所知的真相告诉独尊山庄之人呢?然而他居然以为她不会泄露消息,竟又因此而气恼,实是全无道理,再就是他为什么当时不瞧瞧她的真面目呢?
  他想了一会,问道:“师道,你可想知道我为何不瞧她的真面目么?”
  杨师道道:“属下不敢妄测,您告诉我吧!”
  罗廷玉道:“我想来想去,这才知道我当时竟是恐怕一旦拨开她的头发,竟发现她长得很丑,所以不肯出手。”
  杨师道沉默半晌,才道:“这么说来,您心目中已觉得她很美了?只不知比起秦姑娘如何?”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