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司马翎 >> 剑海鹰扬 >> 正文  
第三十七章 出奇制胜           ★★★ 双击滚屏阅读

第三十七章 出奇制胜

作者:司马翎    来源:司马翎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8/5/21
  青霞羽士低声向秦霜波道:“贫道实在不明白,对方何以屡次放过了迫攻的机会,每一次,他都可以发挥绝强无伦的凶威,大有取胜之望。”
  癞僧接口道:“莫非这叶维亚奉有严令,不许伤人?”
  宗旋笑道:“焉有此理,我瞧八成是疏勒国师作茧自缚,但其中的奥妙,却不易推测得出来。”
  雷世雄突然插口道:“诸位何不向秦仙子叩询?当可得到解答无讹。”
  他此举大有难倒秦霜波之意,宗旋立刻愤然地向秦霜波望去,大有要她立刻回答,使雷世雄失望之意。
  秦霜波恬然一笑,道:“这等情形,想必早在端木小姐算中,假如诸位向她叩询,她的答复,一定千真万确,再也不会差错。”
  她口气之中,隐隐露出她已对敌方形势了然于胸,只不过不愿说出而已,同时把众人的注意力,转移到端木芙身上,说得好是捧她的场,使她更添威望。
  从坏处说,却等如反击了雷世雄一记。因为端木芙终究是他的人。而秦霜波,则仍能保持她的高深莫测。
  双修教主詹先生最是了解秦霜波的厉害,这时又倒抽一口冷气,暗暗想道:“这位剑后从来是锋芒藏于平淡之中,一言一动,无不攻守兼具,看来大庄主也不是她的对手,除非端木小姐肯与她作对,不然的话,只有老庄主亲自出马,方能有胜她之望了!”
  此时,众人的目光,果然都转投端木芙,但那仅是迅快的一瞥而已,随即全都回到擂台之上。但见叶维亚兀自猛攻不休,占尽上风。从开始交锋直至现在,已斗了五十余招。这叶维亚以狮虎之勇,猛攻不休,直打得尚固全无还手之力一般。
  端木芙缓缓道:“在这数十招之中,尚先生已表现出武当派绝世的韧力,才承受得住敌人凶猛的攻势。换了别人,纵然捱得下来,但也将心头烦躁,极力设法反击,只要有这等念头,就得白白耗去不少精力,以致减弱了这柔韧之势,以奴家看来,疏勒国师果然堕入我算计之中,被我击中了他自傲自大的弱点了。”
  要知,目下中原与西域这两大阵营,已走上了斗力兼斗智的形势。端木芙虽是对疏勒国师前此全无所知,但她以敏锐细腻的观察,再加上情理二字,已瞧出疏勒国师实是智勇兼备的人物。唯一的缺点,大概只有自傲自大这一点而已。因此,她特地派出尚固,嘱他务必以最擅长的柔韧功夫应战。
  疏勒国师虽是晓得武当派韧力过人,但他却有一种心理,那就是,不但这一场战必须赢,并且还要赢得快。于是,他派出了擅长强攻硬打的高手叶维亚,要他在数十招之内,击败敌人。本来,他麾下诸人之中,比叶维亚强的,还有好几个,但后面还有几十场要打,他必须计算得十分精确,派出之人,只须刚能胜过对手少许,赢得这一场就足够了。如果强得太多,便是浪费实力。
  殊不知这么一来,果然被端木芙算中。那叶维亚一直是攻多守少,勇悍无比,却久攻不下。双方吶喊助威之声,渐渐改变。
  早先是西域方面之人,嘈声震耳,鼓掌喝采以及吹哨子,无不俱全。现在声势大见减弱。相反的,中原群雄,越叫越有劲。“加油”之声,不绝于耳。
  尚固自然感到敌人劲道,远不及初时凌厉沉雄,不由得精神大振,更加沉住气,以应付对方强弩之末的一轮猛攻。只须熬过这一关,便可以说是赢定了。
  他继续让对方保持攻势,以便使他的劲力,在不知不觉中消耗更多,可能就不必捱他最后一轮猛攻了。假如是年青之人,好胜之心太强,定必不肯继续捱打而试图出手反击。这么一来,当然激起对方拚命之心,这时,对方奋起残余之力,孤注一掷,其势将必勇悍难当。尚固老谋深算,当然不肯这么做。
  看看又斗了数十招。蓦然剑光暴涨,冲破了敌人战斧光幕。
  这道剑光乍现即隐,两人也立时分开,停手罢战。但见叶维亚左胸上,现出少许血渍。这等情形,一望而知,人家尚固乃是及时收剑,不肯伤人。如若不然,这一剑纵然不刺死对方,也是极重之伤。
  叶维亚性情悍直,怪叫一声,回头便奔返己阵。尚固在雷动般的欢呼声中,也徐徐步回己方。
  大家都向他道贺,尚固心中暗暗苦笑,因为他最不解的是,对手采取的战略十分奇怪。初时一上来,一味砍劈他的长剑。到了后来,却变成斧斧都向他要害猛攻。这种打法,分明是本末倒置,把气力耗费在没用的地方。他后来觑个空,向端木芙请教。
  端木芙道:“疏勒国师深知我们中原武林,讲究兵刃不能伤毁的规矩,所以告诉那叶维亚说,即使砍断了你的兵器,也算赢了。谁知叶维亚心眼不够灵活,听了这话,一上来就拚命想砍断你手中之剑。但试想长剑的目标,比起人的躯体,面积相差了多少?何况挥剑闪避,又不费多大气力。因此之故。叶维亚上来就自取灭亡。到后来,他又忘了疏勒国师的话,以致有时分明砍剑比砍人少费许多气力的情形,他都白白放过,舍易而就难,非攻击你身体不可。”
  尚固这才明白,对方何以打得如此奇怪失策,当下凛然忖道:“对方只不过是一个不甚重要的人物,已把我杀得难以招架。假如本派以后再无人出场,抖露一点功夫,天下英雄必将以为我武当派不过尔尔。”
  且不提尚固的寻思,先说疏勒国师,他一看果然连败三场,被端木芙讲对了。虽说第三场败得冤枉,却也不能不服气,也禁不住对她生出忌惮之心了。方转念间,只听端木芙以娇脆悦耳的声音道:“在那玉台铜马腹中,有一封函件奉上,请国师过目之后,再继续比武不迟。”
  疏勒国师眼珠一转,不等蒙娜翻译,立刻动手在那玉台铜马上找寻。他一下子就找到开启铜马肚腹的机关,取出一封书信。
  韩行昌道:“在下果然没猜错,疏勒国师竟然精通汉语。”话犹未毕,但见疏勒国师拆函阅看,不觉失声惊噫一声,道:“敢情也通晓汉文,这真是智者无所不能了。”
  疏勒国师向他望了一眼,道:“端木小姐比你更早就猜出来了,不然的话,她不会在这物事之中,留下书信。这也是我所以立刻表示懂得汉语之故,如若等到看过她的书信,才不再装不懂的话,便不足以显出我的才智,并不下于她。”
  韩行昌道:“国师这话,竟是暗示说,端木小姐这封书信之内,定必指出您懂得汉语么?”
  疏勒国师道:“正是如此。”他向对阵望了一眼,接着道:“你不妨看看她的表情,足证我之言定无虚假。”韩行昌忙向端木芙瞧去,只见她不住颔首,流露出钦佩的神情。可见得疏勒国师如此迅捷的才思,令她激赏不已。
  疏勒国师向信上望去,首先映眼的是一手簪花体好字,如见其人。那信上写道:“端木小女子拜上疏勒国师勋鉴:国师精通汉家文字,熟知汉家风俗人情,万里驱师,意欲效法我汉家前贤,布威中原,建赫赫万世之功,心雄天下,气壮山河,小女子无任佩服。窃思韩少爷行昌,一介书生,进无搴旗斩将之能,退无运筹献计之力,竟以地主远送贵客之身,忽遭楚囚之辱,贻人话柄,终无小补,国师失策之一也。汉家地域,广大无垠,人才亿万,国师竟以韩少爷为翘楚,行群龙无首之计,此失策之二也。玉台铜马,史书不载,裨帙全无,足见向壁虚构,名不正,言不顺,失策之三也。设若仍不释放韩少爷,则贵方纵然获胜,亦于国师威名有损,盖此举不无挟人质以胁敌之嫌也。小女子如不略施手段,国师绝难回心转意,多有得罪,伏乞海涵。”
  就是这么短短的一封信,把个气焰万丈的疏勒国师,看得心头凛骇不已!他定一定神,想道:“这妮子说得不错,假使我不释放韩行昌,纵是凭真本事大胜汉家群雄,谅他们也不心服。”心意一决,立刻下令。韩行昌难以置信地瞧他解开自己穴道,又让自己离开,心中恨不得夺过那封信瞧瞧。这真是像使魔法一般,韩世文眼见儿子无恙归来,老怀大慰,差一点就当众向端木芙叩谢。至此,中原群雄无不心服口服,信心大增,都认为在这位神机妙算的女诸葛主持之下,必可使敌人铩羽而归。
  端木芙却心中有数,她深知才智计谋,有时也无济于事。扭转乾坤之举,岂是那么容易的?她正是瞎子吃水饺──心里有数,不过她确也希望群雄对她信服,以便能作最有效地运用众人的力量。
  疏勒国师派了一人出场,蒙娜大声道:“这一位是捐毒国勇士罗里。”
  中原群雄凝神一看,但见这罗里服饰与维人一般,但发肤体貌却与哥萨克人一般,身量高大,浑身露出一股慓悍之气。原来,此人乃属黑黑孜族,史称此族轻慓躁急,犷如生獠,最擅于掳掠劫斗,居无城廓。他提着一把钢叉,背后还有一柄利刀,凶悍地奔上擂台。
  端木芙秀眉一皱,心想:“此人如此慓悍凶猛,天生就是搏斗杀人的材料。这一场如若略有不慎。不但会输,甚至是流血惨剧的开端。”方在想时,一人洪声说道:“在下甚愿出阵,一会此獠。”
  众人望去,但见开口的是陕西名家娄大勇。此人身量魁梧,以硬功著称武林。
  端木芙心中叫声不好,目光一转,向宗旋望去,那意思乃是想他争先出阵,谁知宗旋并没有望她,她又不便出言阻止娄大勇。
  要知,在今日这等场面中,谁不想赢上一场,扬威天下?虽然此举十分危险,但各人有各人的想法,各自暗中找寻机会,一旦认为自己较有把握,必须奋勇争先。故此,谁也不能怪娄大勇请令出战,因为娄大勇炼的硬功,名重一时。由他去对付这个蛮勇之人,似乎很是合适。
  端木芙一时无法可施,只好点点头,道:“娄老师请过来,奴家跟你讲一句话。”
  娄大勇走到她身边,旁人都识趣地让开。端木芙悄声问道:“你硬挡敌人兵刃时,最强的是什么部位?”
  娄大勇道:“小姐万勿见笑,在下是屁股的功夫炼得最好。”
  端木芙道:“这个名叫罗里的敌人,最凶毒的一记,必是从下而上,叉尖疾挑,有无坚不摧之威。若然万一你不幸失手的话,切记不要等到敌招乘隙攻入才作计较。必须在失手露出破绽之时,立即转过身子,以臀部抵挡敌人这一击!这是生死关头,万勿忘记。”
  假如这些话是在韩行昌释放回来以前说的,则娄大勇纵然相信,也不会像现在这般牢记心中。他道谢一声,转身大步出去。
  罗里一看来人魁梧强壮,登时露出虎豹碰到大敌时那种神情,须发微微竖起,两眼射出慑人的光芒。双方在擂台上只对峙了一下,娄大勇的镔铁棍和罗里的钢叉,一齐抡击出去,两下一碰,发出“当”的一声大响。
  紧接着,双方硬拚了数招,发出一片震耳欲聋的声响,娄大勇试出敌人的臂力,竟在自己之上,心中暗惊。他惊的是敌人不但力道绝强,而且含蕴得有内劲,并非徒有蛮力之士可比,这才会惕凛于心。
  他镔铁棍急走花巧路数,远攻近拒,使得极为灵活,宛如毒蛇出洞。这一下,又试出了对方钢叉招数也极为神妙,并且由于气力较强,是以娄大勇出棍之时,不免略有顾忌,登时生出束手缚脚之感。
  高手相争,胜负之数往往取决于很微小的原因上。娄大勇心中一旦有了顾忌,施展不开,便已陷入险境。
  五十招不到,娄大勇已势蹙力穷,守多攻少。又拚了七八招,娄大勇一招“移花接木”,迅挑疾扫。铁棍才发,突然感到不妥。
  全场之人,莫不看得清清楚楚,但见那捐毒国勇士,钢叉突然间攻入下盘,猛然挑起,其势勇不可当。中原群雄有许多人都闭上眼睛,不忍见到娄大勇下阴洞裂,骨断肠流这等惨死之态!
  “啪”的一声,娄大勇已被钢叉挑中,庞大的身形飞起七八尺高,坠下之时,落在湖水中,发出“噗通”之声。
  这时自有会水之人,划船过去,把娄大勇捞了起来,送往别处。
  疏勒国师放声大笑,道:“端木小姐,这一场你们败啦!”
  端木芙笑道:“我方只败了一场,何足道哉!”
  疏勒国师道:“老实说,我仍然很佩服你的眼光,竟早一步教导娄大勇,以最坚强的部位,硬挨罗里的钢叉,此举已救回他一条性命了。”
  众人这才知道,端木芙刚才跟娄大勇嘀咕的内容,因而并不因这一场落败而感到惊慌,反而信心更强。
  按照规矩,这胜的一方,可以立刻退下,但须在五十息之内出场,就可以再斗下去,不过假如又赢的话,便规定必须再出场,纵然十分疲乏,也不能换将。
  那罗里迅即退下,立时又有一人出场,蒙娜大声报道:“这一位是乌秘国高手雷多。”
  端木芙胸有成竹,立刻道:“有烦枯莲庵主,击败此敌。”
  枯莲庵主冷漠地瞧她一眼,那神态教人弄不清她是答应了呢?抑或是十分不愿出战?
  须知,这位来自终南山的高手,名望甚高,这倒不是枯莲她本人在江湖上有过什么赫赫惊人的经历,而是由于终南山苦行庵这一派,历代以来,皆出有惊世骇俗的高手。
  枯莲大师既是苦行庵主,潜修多年,武功深浅别人虽不知道,但只看她神态如此之冷漠,又是苦行庵的住持,全都感到她定必不弱。但见她站了起身,拿起一个灰布包袱,举步而去。
  她到得擂台上,但见那乌秘国高手雷多,长得瘦而高,服饰奇怪,手中握着一根三尺余长的短棒。棒身上镶满了各种宝石,在阳光照耀之下,眩闪出缤纷晕彩,极为惹目。
  枯莲大师则是瘦削冷峻的老尼,一袭灰衣,布袜芒鞋,与这雷多站在一起,使人感到十分不调和。
  双方不须打话,那雷多宝石棒一扬,反射出一片耀目光彩。但枯莲老尼既不招架,也不躲避,好像不知道对方已经出手一般,一径解开那个包袱。
  雷多见她如此动作,只好收回棒势。却见她从包袱中取出一宗兵器,乃是一根四尺长的荆条。但这荆条却是以钢铁打制而成,那上面的许多尖刺,锋利异常,如是鞭中一记,不但皮开肉绽,甚至会伤筋碎骨,甚是可怕。
  那雷多发出鄙夷的笑声,使得对方不禁向他瞧望。而这时,他双目突然发出奇亮的光芒,迫视对方。枯莲老尼一触对方目光,心中顿生异样之感,同时眼皮突然沉重起来,好像是困倦欲睡。
  她立时有了警惕,运起禅功,收摄心神。她数十载苦行之功,如今可显出了妙用。
  但觉这颗心,静如止水,坚如盘石,丝毫不被对方的奇异目光所撼动。
  雷多双眉一皱,突然挥棒扫击。那宝石棒不动之时,已是光晕辉映,夺目摇神。这一挥动,更是幻出了千重彩霞,五色缤纷。
  枯莲大师冷冷喝一声:“孽障!好大的胆子。”,手中铁荆条呼一声,翻卷而出,缠搭敌棒,手法奇奥,功力深厚。雷多怕被她的铁荆条搭上,连忙缩手。
  枯莲大师这一回毫不相让,挥动兵刃,一轮急攻。
  她的手法招数,全是极为冷峻森严,一如其人。把个乌秘国高手雷多,只打得连连绕台而走。霎时间,已斗了数十招,枯莲大师一直毫不放松,铁荆条使的招式,竟没有一招是重复过的。
  中原群雄喝采助威之声,惊天动地。可是枯莲大师一如坐禅入定,全然听之不闻的样子。既不兴奋,亦不放松分毫。
  雷多用尽一身本事,都没有法子化解这被动之势。但觉敌人奇招如长江大河一般,滚滚而来,似是永无干涸之期。
  尤其是她兵器上内力越战越强,沉重无比,假如这时挨上了一下,大概不死也得重伤。在这等形势之下,雷多双眼中的奇异光芒,早已见不到了。突然“啪”的一响,铁荆条已卷住了宝石棒。
  双方各自运聚功力,硬拚了一下。雷多怒啸一声,倏然跃退数尺。
  原来枯莲大师一斗内力之时,察觉对方已是用尽了全力,自己却尚有余劲,因此底下飞起一脚,疾踢过去。
  雷多无法封架,只好松手弃棒,急急躲避。但此棒乃是他最宝爱之物,日夕不离手边,如今硬是被敌人夺去,焉得不惊怒交集,以此急得狂啸出声。
  枯莲大师夺过敌棒,竟不碰那棒一下,面色也冷漠如故,突然一翻腕,往横甩去,只见那根宝石棒,在空中划出一道眩目的彩虹,迅快飞去,“咚”一声,落在数丈外的湖水中,很快就沉没不见了。
  雷多又心疼、又着急,眼见宝石棒已沉没不见,难有取回之望,真是恨不得剥了这老尼的皮,食她的肉。虽是如此,他却不敢扑上去。
  枯莲大师冷冷道:“这孽障仗恃炼有摄心邪法,又利用此棒迷惑别人心神,以遂其愿,作孽当必不在少数。因此贫尼夺去他的兵器,沉于水中,以示薄惩。他如若不服气,贫尼愿意空手奉陪。”
  众人一听,这才晓得,这雷多敢情还有一套秘艺,无怪武功虽不十分出色,却仍然被疏勒国师十分看重,派他出场挑战任何名家。
  童定山向端木芙道:“端木小姐选派的人手,果然最是合适不过。这枯莲大师天性冷漠,可不怕对方使什么摄心邪法。”
  端木芙道:“童老师过奖了,奴家只不过臆测对方派出此人,定必有某种奇异功夫。又想到枯莲大师修习的既是苦行功夫,则论到坚心忍性这一层,她的造诣,定必罕有匹俦,当能以不变应万变。所以请她出阵,果然侥幸未曾失算。”
  这时对方阵中,已把雷多召了回去。枯莲大师也就走了回来。
  方一到达,端木芙已道:“庵主力克强敌,可喜可贺。目下还请你立刻调息运气,这一场可能再度偏劳大驾,更取一城。”
  众人都十分羡慕地望住这老尼,只见她双目一瞑,站在那儿,就跟一根枯木似的,动也不动。
  端木芙一面计算时间,一面推测局势的变化。又一面观察枯莲大师的情形。到了第四十息之时,她忽然开口道:“我们的计划已经改变啦,这一场有烦宗旋宗大侠上阵,攻占一城。”
  众人都大感意外,连枯莲大师也霍地睁大双眼。宗旋向端木芙抱拳道:“在下遵命去啦!”
  大步走出,英姿飒飒,惹人注目。他才一踏上浮桥,敌方阵中也就奔出一人。
  端木芙向枯莲大师道:“庵主看了对方此人出阵之快,当知疏勒国师早已吩咐定当。而他已算定这一场必是庵主出阵,是以这个敌人,必有某种功夫,自以为可以对付庵主的。”
  枯莲大师冷冷道:“贫尼倒是不大服气,对方有什么高手,竟能对付贫尼的?”
  端木芙笑道:“庵主功力虽是强绝一时,刚才出手拚斗,也没有费了多大的功劲,就击败了对方。但以晚辈观察,表面上,你们拚斗得不算十分激烈,应该是耗力不多。但事实上,你们在拚斗心功之时,双方都损耗了大量的心力。晚辈如若估计得不错,则庵主想恢复至平时水平,最少也须半个时辰之久。”
  她话声一顿,好让对方表示意见。枯莲大师素来罕得开口,这刻只点点头,表示她所言不假。
  端木芙这才又道:“再者,以今日的战局而言,我方五场已胜其四,疏勒国师计算到这一场关键重大,假如他们再输这一场,则往后纵然派遣全部高手出阵,连赢四场,也不过是和局而已!但这一来,他却得损失了许多实力。这是由于每个人在三日之中,只许出场一次的限制所致。故此,他一定在这一场派出武功真强之人,准备与庵主硬拚功力。庵主既然未能完全恢复,吃亏太大,这一场恐怕不易闯过。有这许多缘故,所以我临时改变主意,让宗大侠以生力军之身,出场硬拚。”
  枯莲大师虽然不大服气宗旋会强过她这刻的情况,但对于端木芙的推测判断,却不能不衷心佩服。
  这时那疏勒国师的未来夫人蒙娜,已大声介绍道:“这一位是沙尔诺夫,罗刹国高手,但自幼定居乌鲁木齐。”
  中原群雄几乎都不晓得乌鲁木齐是什么地方,但却知道罗刹国,听过不少传说。这时,但见那沙尔诺夫黄发蓝眸,深目高鼻,双臂长满了黄毛,简直有如怪物,都特别感到兴趣,自然也禁不住替宗旋担心。
  双方在擂台上一站,但见宗旋比那沙尔诺夫矮小得多。而宗旋使的是剑,那沙尔诺夫使的是一把大刀和一面盾牌。在兵器上而言,宗旋也大显吃亏。
  但宗旋却毫无紧张之色,举止之间,英风飒飒。
  沙尔诺夫上上下下打量他一眼,嘴角泛起一丝诡谲的笑容。他突然以讶异的眼光,向宗旋背后望去。
  宗旋微微一怔,扭头观看。
  沙尔诺夫挥刀疾砍,口中发出得意的狞笑。
  原来,他乃是用计诱骗宗旋分心,以便实施暗袭。宗旋这一中计,他可就禁不住得意地狞笑出声。
  但见宗旋身形侧旋闪开,其快如风。倒像是早就料到他有此一着,时间恰到好处,丝毫未曾吃亏。两人乍分又合,霎时间,刀光剑气,纵横飞舞。
  但观战之人,无不发出嘘声倒采。人人皆瞧出沙尔诺夫使的诡计,心中对他大是鄙夷。浮台上的中原高手们,眼见这沙尔诺夫武功如此高强,而又如此卑鄙奸狡,无不相顾失色。
  五台癞僧晏明道:“端木小姐,这罗刹国高手太阴损恶毒了。假如宗大侠因此而败阵,咱们连报仇也无望,实在太不甘心。”
  端木芙道:“大师之言甚是,但以奴家愚见,宗大侠不至于失手落败。据我所知,罗刹国之人,坏的真坏,西域诸国对这一族之人,亦极为厌恶忌惮。”
  彭典摇摇头,道:“这厮真是卑鄙得可以,若不是宗大侠机警过人,只怕早就中了暗算啦!”
  他突然感到一对澄澈明亮的目光,正向他瞧看,登时心头一慌,连忙低头不语。这对目光,自然是秦霜波的,彭典感到心虚负疚,是以不敢向她回望。
  擂台上的宗旋,剑光飞洒,矫夭如龙,与那沙尔诺夫斗得十分激烈,惊险百出,他的威名,目下武林无人不知,但见过他武功之人,却少之又少。这刻见他功力如此深厚,剑法这般奇奥灵动,方知他胆敢得罪独尊山庄,敢情真有两手真功夫。
  那沙尔诺夫的刀盾毫不示弱,攻守兼备。刀势之凶悍威强,中土确实罕见。他不但抵得住宗旋的攻势,甚且还略略占点上风,攻多守少。这两位高手翻翻滚滚的鏖战了七八十招,沙尔诺夫由于有盾牌护身,苦苦进迫。宗旋硬拚不过,也就只好步步退却。
  又斗了二十余招,但见宗旋圈子越退越大,形势若是照这样子发展下去,迟早得退出擂台,掉在水中。西域方面之人,采声雷动,中原方面则全然静寂无声,对照之下,优劣胜败之数,已可得见。
  此时,秦霜波心中也不禁暗暗替宗旋着急,因为她自然看得出那沙尔诺夫不但武功高强,而且狡诈多智,目下分明是利用兵器的优点硬拚,直是迫得宗旋不能不往后退,造成了这等危险的局势。她心念电转间,立时想得一计。当即向雷世雄道:“雷大庄主何不出言激励宗大侠,并且鼓动众人吶喊助威?”
  雷世雄点头道:“对!正该如此。”他深深呼一口气,抖丹田大喝道:“宗大侠加点劲,扬威异国,此其时也!”他接着向众人叫道:“请大家给宗大侠吶喊助威。”顿时喊声如山洪暴发,有惊天动地之势。宗旋果然精神一振,“唰唰唰”连攻了三剑,缓住了敌人进迫之势。紧接着左手起处,一条长长的黑影,迅急扫出,原来是一条长达六尺的皮鞭。
  他以这条皮鞭抽扫缠卷,抵消了对方盾牌的压力,因此之故,形势立时扭转,不须再步步后退。双方吶喊之声闹成一片,震耳欲聋。擂台上的两人,斗得更激烈凶险,大有立判胜负存亡之势。
  在场之人,无一不是又紧张,又激动,喊叫不绝。宗旋的长鞭突然间缠住敌刀,双方运力一绷,谁也不让谁。在这一刹那间,双方又闪电般卸去劲力,往前猛冲,作贴身肉搏。
  沙尔诺夫手中长刀虽然不能使用,但他只要迫近敌人,一方面可用盾牌护身硬碰。
  另一方面又可使敌人之鞭放松变软,失去缠夺之效。相反的,他却变成可以运刀伤敌。因此在宗旋来说,实在不该往前凑。
  哪知双方一合,宗旋竟利用鞭柄,加上右手长剑,夹击敌人。他那鞭柄上吐出了一口利刃,长约一尺,加上尺许长的鞭柄,变成一把短刀。此时,沙尔诺夫只好全靠盾牌护身,封架敌人这两件兵器。迅急斗了十余招,沙尔诺夫守得十分严密,全无空隙可乘,但也被迫得一时无法反击。
  宗旋在这十多招之中,已准备停当。但见他左手短刀连舞几个圈子,把皮鞭绞在柄上。这一来,皮鞭已缩短了许多,鞭梢仍然卷住敌刀,猛然一手出剑攻敌,一手力拉夺刀。
  光芒一闪,沙尔诺夫的大刀,在宗旋双管齐下的夹击中,脱手飞出,落向数丈外的湖水中。宗旋这一招使得漂亮奇奥,人人拚命鼓掌喝采。但西域之人,却沉寂下来,紧张地看这局势如何发展。
  沙尔诺夫现在只剩下盾牌护身,而他早先有刀在手,仍然抵不住对方剑鞭之威,目下完全有守无攻,当然更为不利。只见他突然跃退数步,丢下盾牌,双手高举,作出投降之状。宗旋空自恨得牙痒痒的,却已不能动手了。
  那沙尔诺夫以一流高手的身份,居然在败象初现之时,立刻于众目睽睽之下,弃械投降,实是卑鄙无耻之极!
  他如此的奸狡恶毒而又不要脸,别人实是对他无可奈何。宗旋不屑地冷笑一声,退了开去。
  沙尔诺夫一点也不放在心上,神态自若地过去,拾起了盾牌,还向宗旋翘一翘拇指,赞他了得,这才扬长而去,只气得宗旋七窍生烟,自认这厮实是平生再也难以碰到的无耻之辈。
  不过他可慰的是,总算赢了这一场,当下转身回到浮台上,接受众人道贺,心中的气恼,渐渐平息。
  雷世雄暗暗以传声之法,向宗旋道:“你使出神鞭绝技,会不会被秦霜波窥出破绽,认得你就是当日在江心劫船之人?”
  宗旋抽空也以传声之法答道:“不会!不会!我前此使的鞭法,完全是两条路子,况且上次使的是钢鞭,定然不会露出破绽。”
  端木芙的声音打断了他们的暗下交谈,她道:“今日一共打了六场,我们已胜其五,但须再胜一场,就可以结束今日之战了。”
  她环视众人一眼,又道:“这一场关系重大,如若得胜,极为有利,因此,我们必须选出一位定能取胜之人。”
  众人的目光不期而然地转到秦霜波和雷世雄面上。
  端木芙摇头道:“他们两位不能出场,因为目下堪与疏勒国师一拚的,只有他们两位,岂可轻易出手,以致减少了对付疏勒国师的机会?”
  金银钩商阳道:“然则小姐打算派何人登场,却有必胜的把握呢?”
  端木芙微笑不答,转眼间,对方已有一人出阵,端木芙立刻下令道:“有烦商老师出马,打这一阵。”
  商阳神情一振,道:“小姐的神机妙算,万无一失,在下是欣然领命。”
  他出去之后,端木芙才道:“这一场,我们必输无疑,但疏勒国师比我们更感到头痛。”
  群雄闻言,大为惊讶,宗旋胜了这一场,心气较平时浮躁了一点,最先开口问道:“小姐这话怎说?难道你是故意要输的么?”
  端木芙道:“不错,以我看来,对方出阵之人,外貌虽无惊人之处,但却必是疏勒国师手下三五个实力最强的高手,甚至可能是第二号人物。”
  对手如此高明,则听起来金银钩商阳输了这一场,已是不足为奇,但如若这一场早已决定放弃,则何不事先告诉金银钩商阳,好让他先有准备,不必恋战?
  端木芙似是听到众人心中的疑问,说道:“奴家不请我方主将出阵之故,便因咱们目下实力较弱,无论如何以保存主要力量为主。其次,我们又得设法消耗对方的实力,因此对方越是迫得派出高手,我方就越是有利。至于奴家不把此意先行告诉商老师之故,便因我方虽是设法消耗敌人实力,以迫他们早早派遣主将上阵之法来消耗其实力,但也不能让他的主将发挥太大的作用。假如对方目下上阵之人,能够连赢四场,当然不能算是消耗他们的实力了。故此,奴家请商老师出马,务期使敌人赢得不易,耗力甚多,因而这底下的一场,不敢再行出阵。假如商老师早知必输,如何还肯尽力拚斗?”
  追魂太岁索阳道:“端木小姐真是派对了人啦,在下闻说商兄的金银钩,能攻擅守,皆有独到之功。因此他全力猛攻之时,固然能消耗敌人大量的气力。即使是防守之际,敌人也得付出极大的精力,方能取胜。”
  只听对方蒙娜夫人高声道:“这一位名叫扎布,是危须国人。”
  此时,商阳已走到擂台上,举目打量对方一眼,只见此人又黑又瘦,面上皱纹甚多,显得十分苍老。他右手拿着一把锯齿刀,站在那儿,全无出色惹眼之处。
  但金银钩商阳江湖经验极为丰富,丝毫不敢以外貌取人,是以全无轻视之心。他掣出双钩,左金右银,光华夺目。这一对利钩,不但色泽不同,连长短和份量都不一样,是以施展之时,双钩招式互异,变化繁复,难以测度。
  在台上的中原高手,既听了商阳必败的预测,便都开始改为担心他的安危,而不在胜败上着眼。
  但见商阳双钩使得神出鬼没,首先主攻,这一轮攻势,由于信心十足,格外的凌厉凶狠。
  扎布以锯齿刀严密防守,看他样子,果然是生怕耗力太多,所以不想一上来就与敌人硬拚。他那防守时的身手和刀法,果然显出功深力厚,不比等闲。不过很快就迭次遇险,大有落败的可能。
  其它观战的中原豪杰,不知内情,眼看商阳气势如虹,无不拚命喝采,一时之间,喧声震耳。
  扎布真没想到对方如此强悍凌厉,他原本是准备对付敌方一流高手,武功自然十分高明。假如不是临时得到疏勒国师传音指示,说那商阳并非敌方主将之才,要他小心保存实力,不可一上来就全力相拚的话,他便不会让商阳得到这等放手进攻的机会了。
  要知,商阳虽非一流高手,难与雷世雄之流比拟,但他毕竟仍是武林中有数的高手,自有独得成名之秘,既然有机会得以放手施为,这一轮猛攻,实是非同小可。
  双方激斗了五十余招,商阳久攻不下,锐气已失,反之,那扎布屡次遭险,虽然功力深厚而得以化险为夷,但心中不免恼火,也觉得在敌我双方多人之前,太丢面子。当下亦不深藏固守,极力觅机反击。
  战况自然也因此而发生了变化,但见扎布的锯齿刀奋力砍劈,着着争先,不久已反客为主,抢占了大半攻势。
  商阳感到面上无光,拚命坚守,希望敌人露出空隙,被他突然反击,当场取胜,因此他毫不气馁,苦苦撑持。台上的两人,看看又酣斗了五六十招,商阳忽然抓到一丝空隙,右手银钩如电奔般划去。
  这一钩突破了刀光,直取敌胸,招式既妙且辣,中原群雄都爆发出喝采之声,宛若雷鸣。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