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司马翎 >> 剑海鹰扬 >> 正文  
第四十六章 程老仙长           ★★★ 双击滚屏阅读

第四十六章 程老仙长

作者:司马翎    来源:司马翎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8/5/21
  端木芙站在黑暗中,当真不敢移动,甚至连呼吸也不敢,因为她已见到那广闻大师就站在她面前。她是何等聪明之人,早就猜出广闻大师一定已提聚功力,准备出脚伤人。目下莫看对方瞧不见端木芙,但只要她稍稍有一点声息或是什么风吹草动,广闻大师生出了感应,一脚踢出,则这一脚之力,定有排山倒海之威,决计不能力敌。
  端木芙也瞧不见对方的身形和面上表情,只是从缚在他腕间的捆仙索所发出的淡淡绿光,得知他已在面前,相距仅有四尺。她必须设法退开一点,移转阵法,方可免被袭之虞。
  而她这刻正被对方高妙的武功,以及过人的学识所震惊。要知这间屋子之内,布有阵法,如是不谙此道之人,一则没有法子查听得出端木芙的位置。二则纵是查听出来,也无法通过这一段距离,迫到她面前。
  由此可见,这广闻大师不特武功精妙,同时学识渊博,竟精通阵法之学。虽是处身这等劣势之中,仍然能运用智慧,查出通行之路。
  端木芙深知自己已陷入险境之中,只要身子移动时发出声息,或是使空气流动,对方必能觉察。假如她不屏住呼吸,那自然更容易泄露了位置,使对方生出感应而发腿。然而除此之外,还有一大危险,这是常人决计想不到的破绽,自然也唯有在广闻大师这等绝世高手之前,这一点方足以构成危险,那就是她“体温”的问题,在一般高手而言,这一点殊不足重视,只要身上没有特别的气味,又屏住呼吸的话,哪怕只差一点就碰上,也无法感出对方的体温。但这广闻大师,自然不可拿寻常高手来比较。
  端木芙博识天下各家派的武功,因此之故,她晓得大凡超级高手,对敌之时,必定是全身各种器官都发挥功能。在触觉方面,不一定要碰到对方,例如冷热及飘拂的微风,皆是凭借皮肤上极敏锐的触觉而知。武功之道,与自然界界万皆有关连,亦绝不违背自然之理。
  例如拳术中,许多是象形一切的动植飞潜,如白鹤拳、黑虎拳等。又如许多内家拳,如太极拳之类,精究天地间的奥理,举手投足以及呼吸吐纳,皆与自然之理相合,是以妙用无穷,进则可以克敌,退亦可以养生。
  端木芙晓得一事,那就是毒蛇在黑暗之中也瞧不见,其时它将攻击有温度的物体,这是有根据的例证。
  因此之故,广闻大师亦不难根据她的体温,生出了感应,出脚伤人。她察觉出这个危机,连忙动脑筋解决。
  此时时间至为重要,可以说是顷刻必争。她左手拿着一根四尺左右的短棒,那是她用以改变她发出声音时的地点的奇妙工具。不过相距如此之近,她不但不敢发话,甚至连移动这根短棒的动作,也将招致对方的袭击。
  她深知唯一解围之法,就是利用一件什么东西,丢到别处发出声响,广闻大师心神一分散,其势自消。这是说时容易做时难的事,例如她手中现成有一根短棒,但设若她丢出之时,微微带出一点风响,广闻大师不等短棒落地发出声响,早就踢出这一脚了,岂不是自寻死路?
  假如她伸手入衣袋,摸出一件小的物事,以便用手指弹出去,在别处发出声响,而她又不须挥手以致带出风声。这个法子诚然很好,不过当她伸手到衣袋中摸索之时,岂能完全没有半点声息发出呢?当此之时,端木芙心中一点也不慌乱,相反的却是特别冷静地寻思一个解决危险的妙计。
  古语有道是:“天无绝人之路”,在任何困难的环境之下,终必有一线生机,问题只在当事人能不能把握机会,运用智慧,创造出一条生路而已。
  端木芙冷静地想了一下,从头到脚,都以心灵的眼睛检查一遍,终于她发现了一个逃生的机会。
  此时广闻大师已略略仰起头,用鼻探索空中的气味。他立即嗅到一股发自女子身上的幽淡香气。他马上闭起双眼,集中全身感觉,以探测是否有人在他前面?他将从温度的一点点变化而判断出来。
  端木芙全身都不动弹,但右手动作有限度的活动。原来她正以姆指和中指,设法把无名指上的一枚指环脱下来。幸而她的手指纤巧而灵活,同时不似男人的手指那样,当中的关节特别的大。假如是这样,这枚指环一定脱不下来。那枚指环很快就从她玉葱似的纤指滑到掌心。
  她轻巧的以食指勾住往外弹去。指环落地之时,发出低微的响声。端木芙但见一团淡淡的绿光,如响斯应的移过去,快得难以形容。
  这一团淡淡的绿光,发自那一条捆仙索。由此可知广闻大师已循声跟去,她已告脱险了。她长长的透一口长气,迅即移动地上的坐标,变动了阵法。
  直到现在,她方始真正放心,把短棒凑到嘴边,说道:“广闻大师,奴家几乎因轻敌而丧命,想不到你如此博学,竟精通阵法之学。我只离开了一会,你已查出了方位门户啦!”
  她的声音从短棒的另一头传出,听起来似是在对面的角落传出来一般。广闻大师没有作声,过了一会,这伸脚出去,在地面上轻轻的扫看。只听端木芙又道:“大师已失去了最后的机会,从今而后,休想出手反击。奴家衷诚奉劝一声,那就是你最好坦白回答我的问题。”
  广闻大师微微一笑,想道:“我的脚在探索她丢过来诱我到此之物。但她却不提我的动作,可见得她也瞧不见我。然则她又如何得知我的所在呢?”
  他脑筋一转,立时已想出其中道理,当下仰天一笑,道:“原来这条捆仙索还有偌大妙用,假如不是倒翦双手于背后,谅贫僧也可以看得见索上的微光。”
  端木芙道:“大师真是罕有伦比的高明人物。不过你虽然知道了其中奥妙,也对你没有什么帮助。”
  广闻大师道:“那也不见得,贫僧难道不能设法隐藏起来?”
  说完这话,端木芙但见绿光往下一沉,骤然消失。
  她发出一阵笑声,道:“大师躺在地上的姿势一定好看得很,这真是唯一可以掩蔽捆仙索之法。”
  说到此处,她忽然一惊,忖道:“我的指环就在地上,只不知他会不会压着?那指环上有一个标志,如若落在他手中,那就糟了。”
  她想了一想,便移步出屋,向崔阿伯道:“点灯!”
  崔阿伯讶然望她一眼,低声道:“小姐不是打算施展‘黑狱迷魂’大法,使他不知不觉中供出真话的么?莫非已有所得,所以改变了主意?”
  端木芙道:“恰恰相反,我是已有所失,所以暂时不谈什黑狱迷魂大法。你在‘夬’,‘小过’和‘归妹’三个位置上,悬上灯火。”
  崔阿伯闪身入屋,转眼间,三盏昏黄色的灯笼,冉冉升起,悬在半空。此时从屋后处望入去,那三盏灯笼的光线,把一屋都照亮了,地面上纵横摆着二十余个三角形坐标。还有就是广闻大师,也躺在地上。
  那广闻大师原来是利用自己的身体,遮住腕间的捆仙索,所以索上的绿光完全看不见了。他身在屋内,竟瞧不见地面上另有坐标,此是那三盏灯笼配合阵势的方位,所产生出的特殊效果。
  端木芙最重要之事,就是那枚指环有没有落在对方手中。目光到处,但见那枚指环,就在广闻大师身侧尺许之处,假如他躺下之时,歪了一点,便碰到指环,因而一定被他取去。
  不过她仍然有点疑心,只因这广闻大师实是智计百出,城府深沉之人。假如他已发现了这指环,摸到上面突出的飞鹰标志,以及两旁刻着的小字,纵然他一时不知是何物,终久会考详得出的。
  若是别的敌手,端木芙不会怀疑得太多。但这广闻大师实是不同凡响的人物,他只要一发觉这指环含有别的意义在内,他就一定不会继续拿在手中,而使端木芙知道他已碰过这枚指环。
  崔阿伯走到他身边,脚尖一拨,那枚指环已飞到大门边,端木芙伸手捡起来,看了一看,那上面无法发现广闻大师有没有碰过的线索。换作今日,她自然可以从指环上检验指纹了。
  广闻大师也站起身,他只能见到崔阿伯,当下道:“贫僧见笑了。”
  崔阿伯道:“那倒不然,老朽对大师却十分佩服!你是自罗廷玉公子以来,第二个使我家小姐伤脑筋的人。”
  广闻大师道:“贫僧岂敢与罗公子相提并论?”他心念一转,又道:“假如是罗公子的话,端木小姐只怕舍不得这样子对付他呢!”
  他嘻嘻一笑,语气神情都很轻松。崔阿伯“哼”了一声,道:“大师虽是年高德劭,不至于启人疑窦,引起了闲言闲语。但这等话今晚以前,你纵是说上一车也不要紧,今晚之后,形势已变,万万开不得玩笑。”
  广闻大师道:“贫僧不觉失言,真是罪过。照老施主的口气推论,端木小姐难道已许字于哪一位奇人异士么?”
  崔阿伯道:“不错,她已许婚于独尊山庄的雷世雄大庄主了。”
  广闻大师突然低头,诈作查看身上的什么,其实他却是掩饰面上的神情。
  以他如此老练之人,居然能使他不得不低头避过别人视线,可见得这个消息,是如何的使他感到震动了!他很快就抑制住自己,抬头淡淡道:“贫僧今竟得闻这个喜讯,理该恭贺。”
  崔阿伯道:“大师这次离山踏入江湖,是不是为了淮阴韩家之事?”
  广闻大师沉吟一下,才道:“可以这么说,自然敝寺另外还有一点琐事,吩咐贫僧顺便办妥。那只是敝派的家务小事,不足以烦渎清听。”
  崔阿伯迫近一步,眼中射出凌厉的光芒。虽未开口,但一望而知,他的火爆脾气已发,实是不耐烦假情假意的对答。
  广闻大师希望他问出一针见血的问题,谁知端木芙的声音飘送过来,只听她道:“阿伯,我们不可冷落了别的客人,走吧!且让广闻大师休息一会。”
  崔阿伯应了一声,转身行去。广闻大师目送这个高大老人走出屋子,这才转目四顾,陡然发觉这间屋子,比他最初见到的印象要宽广巨大得多,并且也不是木屋,而是十分坚牢的四堵砖墙。
  最初他见到这屋子有一扇窗户,窗下摆着一张方桌,另外尚有椅子床铺。但目下只余一张木榻在角落摆着,根本没有窗户,那扇大门一关,此屋就全无别的出路了。此外,屋中也只剩下一盏灯笼,放出微弱的光芒。
  广闻大师神情间安闲如常,走向木榻,盘膝而坐,虽然双手被缚在背后,但他的行动和坐姿,都看不出有丝毫不便或是不舒服。他很快就垂帘入定,面上一片湛明和祥,看上去大有法相庄严之致。
  但他并非进入禅定之境,而是施展一种极上乘的功夫,称为“天耳通”。现下在这间屋子周围两丈以内的声音,纵是附耳低语,也难逃过他的双耳。
  他听到四下有人往来巡逻的脚步声,人数既不少,复又配合得十分严密。假如有人想潜近这间屋子,除非击倒其中之一,休想安然通过。
  除此之外,他还听到了崔阿伯那中气充沛的声音。只听他说道:“老奴感到这位少林高手,似是个好人。”
  端木芙道:“他是佛门弟子,仅仅好人两字是不够的。”
  崔阿伯道:“怎么一个不够法?”
  端木芙道:“所谓好人,通常心地并不残恶,行事时愿意本着天良去做,这就可以称为好人了,对也不对?”
  崔阿伯道:“肯本着良心去做的,自然可称为好人。”
  端木芙道:“但好人的解释还不止,此例如在群盗之中,有一个性情宽大,事事都愿为这些盗贼朋友着想,别人投奔之时,总是极力帮忙。这个人在那些盗贼朋友眼中,一定称他为好人无疑了。”
  崔阿伯道:“是的!这种人不易多得。”
  端木芙道:“可是他身为盗贼,无论如何在本质上已是坏人而不是好人,对也不对?”
  崔阿伯支吾了一下,道:“这个……这个……”
  端木芙道:“不必这个那个了,那广闻大师的出身,正与盗贼之例相反,他既是佛门弟子,根本上就非得是好人不可,因此你如果认为他是有道高僧,这说法就两样了,仅是好人,如何能行?”
  崔阿伯道:“唉!老奴空自活了一大把年纪,竟然从未想到这一点,多谢小姐的指教了。”
  端木芙笑道:“阿伯别客气啦,这又算得什么?但这个问题我们还要讨论下去。以你刚才评的一句好人,那意思是说他大概不会做出恶毒残酷之事,对也不对?”
  崔阿伯道:“老奴是这个意思。”
  端木芙叹一口气,道:“但阿伯你只见其一,不见其二。不错,广闻大师本质上是好人,应该不会生出恶毒之心,行那残酷之事。然而好人只不过有良心或是性情和善,通达人情而已。假如有些事是他的师父吩咐办理,甚至是他们的方丈下令,他若然只是好人,就不会寻根究底去弄清楚是怎回事,反正依令行事,与他的良心全无抵触。但假如是有道高僧,可就不一样了!他一定先查究这个命令的来龙去脉,把内情弄清楚,即或弄不清楚内情,然而只要此令与他的信仰有所冲突违背,他就决不肯为,宁可接受任何处罚。”
  崔阿伯睁大双眼,道:“这话很有意思,若是高僧,当然不肯做下与他修持之道相违之事!譬喻杀戮一事,在佛家中乃是大戒之一,决不可犯,可是这样?”
  端木芙道:“但降魔护法,古今之例甚多,也不一定不能出手杀人。不过有道高僧,必是舍身度化,而不肯轻破杀戒的。”
  崔阿伯道:“那么……小姐您看广闻大师如何?他有份参加那一场……”
  端木芙的声音打断了他下面的话,她道:“这件事我得多想一想,现在你且别问。我们先去瞧瞧武当派掌门程老真人,他也是嫌疑人物之一。”
  端木芙率了崔阿伯渐渐走远,超出了广闻大师“天耳通”功夫的范围。这位肥胖而面目和善的老僧,神情一片肃穆,凝思着一件重要之事。从端木芙和崔阿伯的对话中,已可以听出他们是怀疑少林寺僧人做过一件恶毒之事。
  假如与端木芙早些提到的端木世家的话联结起来,无疑表示端木世家发生大变,由于历史渊源,加上了衡量各派实力,自然会想到少林和武当两派上,因为其它的家派,恐怕没有这等力量去动端木世家。
  广闻大师平静安详的面上,突然沁出了汗珠,表情也变得焦虑忧疑,口中低低诵念佛号,双眉皱锁起来。他无疑是触动了什么心事,以致如此。
  但端木芙却没有看见,她已走到数箭之遥的另一间石屋门前。这间石屋相当高大宽阔,但四四方方的,只有孤伶伶的一间,四下全是萧森高大的树木环境。因此如若不是走到近前,谁也料不到树木深处,竟有屋舍。
  屋子四周不断有白衣佩剑之人,往来巡逡,见到了端木芙和崔阿伯,无不恭敬地躬身行礼。
  端木芙上前轻叩门环,里面传来一阵苍劲清越的声音,道:“两位请进来。”
  端木芙推门而入,但见屋内陈设得甚是清雅,灯光明亮,而那云床上盘膝趺坐着一个形貌清古的老道人,更使这间屋子饶有隐逸空灵的情致。
  那老道人眼皮一抬,双眸亮如寒星,在端木芙面上打个转,微微稽首行礼。
  端木芙敛衽回了一礼,走近云床。崔阿伯迅即拿了一张椅,放在床边,让她坐下。自己则扶杖站在一侧。
  端木芙道:“程老仙长乃系武当掌门真人,身份高隆,在武林之中,如泰山北斗,无人不闻风景仰。奴家今夜冒渎仙驾,请到此地来,实有不敬之嫌。还望老仙长海量包涵。”
  程守缺冷静如常,面色全无变化,徐徐道:“小姐好说了,贫道这次下山,亲眼得睹武林中出了三位年轻艺高的绝代奇士,实在不虚此行。小姐乃是其中的一位,贫道愿聆教义,那得说到冒渎二字?”
  端木芙道:“程老仙长过奖了,奴家一艺未通,如何敢与剑后、刀君相提并论呢?”
  程真人道:“小姐与他们两位是各有所长,堪称一时瑜亮,尤其小姐在淮阴的中西对抗大会上,指挥天下群雄,那一份智慧与勇气,古今名将亦是无人可及。”
  崔阿伯听得程真人盛赞端木芙,不由得眉开眼笑,欢喜非常,插口道:“程真人身份崇隆,不是轻易说出夸赞之言的人。既然是这说,我家小姐,那是足足可以与刀君、剑后媲美的了。”
  程真人道:“正是如此,以端木小姐这等绝代奇才,古今罕有,贫道说句笑话,假如贫道有一个像端木小姐的女儿或徒弟,那真是足慰平生,虽死无憾了!这个笑话略嫌粗俗,望两位不要见怪。”
  崔阿伯呵呵而笑,道:“不怪!不怪!老朽得以服侍小姐这般人才,也一直觉得很光荣呢!”
  端木芙微微一笑,心想:“这位外貌肃冷深沉的程真人,真料不到比广闻大师还要高明些,三言两语中,已博得崔阿伯的莫大好感了。”
  她礼貌地表示道谢他夸赞这一节,然后沉默无语,静静的注视着这个仙姿清奇的老道人。过了一会,程真人神色之间,仍全无异状,一望而知,他修养功夫,已到了炉火纯青的境界。
  虽然在这等奇异的处境中,但假如端木芙不开口,他一定有足够的耐性等下去。哪怕是十年八年之久,对他亦全无分别一般。
  崔阿伯佩服地点点头,首先打破沉默,道:“老仙长好深厚的修养功夫。”
  程守缺真人道:“这也算不得什么!贫道出家数十载,早已心如止水,无复扬波。又如木石之物,冥顽不灵,此是修道人持守的功夫,何足为奇!”
  端木芙道:“话虽如此,但程真人德高望重,身为武当派掌门人,自然有许多事情,未能视若浮云敝屣。”
  程真人道:“小姐这话,真是一语中的,贫道深感盛名之累,有过于邪魔外道的侵扰。因是之故,贫道近年以来,极力摆脱敝派事务,不负实际责任。如今若是有机会的话,贫道即可还我闲云野鹤之身了。”
  端木芙道:“这样说来,程真人竟是以掌门的宝座为莫大负累了!但您想把这副担子交与别人,谈何容易?”
  程真人道:“天下无难事,只怕志不坚。贫道最近已把担子交出。因此之故,贫道就算在这儿滞留一年半载,敝派亦不至于发生不安的现象。”
  端木芙沉吟一下,猝然问道:“程真人,您下山之时,可曾听到过奴家这个人?”
  程真人坦然道:“当然听到了。”
  端木芙含有深意地一笑,道:“这样说来,程真人交出担子之举,大概也略受到奴家这个人的影响吧?”
  程真人缓缓道:“端木小姐这话内容深奥,似是另有隐微之情!贫道感到难以作答,假如端木小姐愿意多透露一点奥情深意,贫道自是乐于恭聆。”
  端木芙暂时不说话,细细打量对方,心中却想道:“他年轻之时,即有智名。不但江湖经验丰富无比,再加上充任掌门多年,更是老练不过。只看他这几句竟是何等圆滑,便可窥见其余了。”
  她想了一想,才道:“我们暂时不谈这个,奴家本身武功虽然有限得很,可是见闻却颇为博杂,今日有幸亲炙当代宗师,自然不肯放过良机,定要请益一番。”
  程真人道:“小姐好说了,贫道一则当不起宗师的美誉。二则以小姐的见识才学,贫道犹有未及,如何敢妄发议论呢?”
  端木芙道:“程真人处处谦退,大有惜言如金之慨,奴家可就有点不好意思强颜请教了。”
  程真人道:“贫道绝无此意,假如小姐下问之言,竟是贫道得知的,自然乐于奉告。”
  端木芙道谢一声,便问道:“奴家虽是久闻‘剑后’和‘刀君’两词,并且深知他们代表了刀道、剑道至高无上的境界。但世上之事,有正必有反,因此之故,又听闻武学之中,有魔刀、魅剑两大绝艺!这魔刀、魅剑两种绝艺,想来必有其事。只不知后者是不是邪门外道的绝艺?”
  程真人眼中的光芒渐渐强烈,盯住端木芙,缓缓道:“小姐一开口就谈论到如此深奥的问题,真使贫道既惊且佩,依贫道愚见,武学之道,除非是用邪法祭炼而成的恶毒功夫,不然的话,一概没有正邪之分。但问题在于这武功的路数上面,假如是专门以蹈险行奇为能事的功夫,则先天上已有了某种限制,正人君子决计不能修习到无上境界。换言之,一种蕴含有奇异、狡诈、恶毒、残忍、诡谲等性质的武功,必须是具有这等天性之人,方可深得三味,发挥这些特质。因此之故,大凡是奸恶邪怪之人,多半是炼成这种路子的功夫。因此世人都视这等功夫为邪派家数。”
  他停歇一下,心中很满意这两个听众的聚精会神态度,便又说道:“诸如小姐所举的魔刀和魅剑,应是刀、剑两道中以至奇至险而臻绝顶境界的技艺,本身绝无正邪之分。刀君、剑后所走的路子,也不是没有奇奥险辣的招式,而是在气势上,必须具有浩然坦荡的修养,光明磊落的风度。因此之故,看将起来,便使人感到正邪有别了。”
  端木芙那双发散着智慧光芒的美眸中,充满了衷心的惊佩之情。程真人察觉到这一点,心中很是安慰。
  崔阿伯突然插口道:“照程真人这个理论来说,少林寺的广闻大师,让他的门人弟子修习魔刀以及催发潜能的魔功,竟是十分不智之举了?”
  程真人微微一笑,道:“崔兄这话,贫道不便奉答,世上之事,正如刀剑之道,原无绝对可言。见仁见智,难作定论!这话想必端木小姐也有同感。”他的结论乖巧地把端木芙扯在一起,使崔阿伯无法就此题目,向他再施攻击,足见领袖之才。
  端木芙接口道:“程老真人,请您看看我。”程真人不明其故,定睛向她望去。只见她迅即把掩住下半截的乌发移开,然后又恢复原状,只露出上半截面孔。她道:“程真人,您是当世高人,眼力之强,不必细表,刚才奴家露出全貌,您一定瞧得很清楚的了。”
  程真人严肃地点点头,说道:“瞧得很清楚,就算再隔二十年,贫道仍然可以指认出来。”
  端木芙道:“好极了!奴家请问一声,我的面貌可曾使你记起了什么人没有?”
  程真人道:“记起了什么人么?这个……待贫道忆想一下。”他沉思了顷刻,才道:“贫道此生见过亿万之人,一时之间,不易在心头一一重现这些人的面貌。假如端木小姐透露一点范围,或者容易一些。”
  端木芙道:“如果须得奴家提醒的话,那就失去意义了。”
  程真人道:“贫道却认为颇有坚持愚见的价值,这是因为端木小姐你年事甚轻,青春焕发,如蓓蕾吐花,颜色方艳。在这等时候,纵然你与某人十分相似,可是由于年纪、服装、口音、甚至于性别等等不同的因素,使人无法因你而触忆起那个相似之人。”
  崔阿伯轻轻道:“小姐!程真人之言甚是有理。”
  端木芙道:“你不要管,我相信程真人已有了答案,但未敢肯定,所以不想先说,希望从我口中获得更多的资料而已。”
  程真人不能不感到服气,只因他确实如此。甚至当她要求他瞧看全貌之际,他脑中闪过了端木世家那些见过的人的面孔。他从各方面考虑了一下,才道:“端木小姐,贫道目下身为一派掌门,地位与常人稍有不同。因此之故,言语必须小心审慎。不然的话,往往为了一句不当之言,酿成无穷之祸,这一点苦衷,还望小姐亮察。”
  端木芙笑一笑,道:“当然!当然!奴家可以立誓不以老仙长今晚之言,向别人作为口实。只不过让我个人有所参考而已,老仙长意下如何?”
  程真人想了两个十分正当的理由,都被对方一一驳倒。目下如若不说,唯有直接拒绝,此外别无他途。因此,他又考虑了一阵,才道:“从小姐的姓氏上,贫道自然而然会联想起了端木世家。”
  端木芙笑道:“这个是最自然不过的联想了。”
  程真人见她口气甚紧,全然套不出任何线索,于是只好又接下去道:“贫道二十多年前,见到端木世家的第四代主人伉俪之时,他们已是将近四十的中年人,但容颜未衰,看上去仍然十分年轻。”
  崔阿伯听到这儿,面上泛现出不安的表情。端木芙则暗暗用力捏住椅子扶手,以发泄心情的紧张。
  程真人似是回忆过去之事。凝目望住屋顶,过了一会,才又出声说道:“然而贫道并不认为小姐你与他们很相似。当然也不是完全不相似,例如你的面型,就和男主人的一样,属于瓜子面型。”
  端木芙低下头,掩饰住眼中的失望。
  程真人又道:“但端木主人比你显得清癯,又年长甚多,因此之故,很难说你与他相肖。”略一停顿,又道:“说到女主人,她固然很美,但她是椭圆形脸蛋,与你全然不类,无须多说!”
  端木芙道:“这样说来,奴家与端木芙世家的男女主人,根本并不相似了?”
  程真人点点头道:“可以这么说,大凡在二十余年前那时见过端木世家主人的人,都会有此感觉。”
  端木芙突然放手,让那一大绺黑发,飘垂向肩后。现在她已露出了全副面目。这是那一场中西对抗大会上,无数人都暗暗猜想的容貌。但只有武当派掌门程真人得以细细鉴赏,甚至于他是受托这么做的,也就是非看不可的意思。
  他细细看了一阵,才举手拂髯,缓缓道:“端木小姐,当今之世,见过端木世家第四代主人年轻时的容貌之人,只怕已经寥寥无几,而贫道却竟是其中之一。自然当他们都是二十左右之时,容貌与四十之时,大有改变。”
  端木芙惊异地“哦”了一声,道:“这样说来,老仙长似乎还有见教呢?”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