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司马翎 >> 剑海鹰扬 >> 正文  
第七十二章 翠华重光           ★★★ 双击滚屏阅读

第七十二章 翠华重光

作者:司马翎    来源:司马翎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8/5/21

  但见严无畏又跨前一步,气势更盛,若是武功稍差一点之人,站在罗廷玉的位置,准保要胆裂或窒息而死了。他冷冷道:“罗廷玉,你父亲尚未身死,老夫甚愿得知他的近况,始行出手。”
  话虽如此,但他的森杀气势,仍然笼罩着着对方,未曾减少分毫。因此,罗廷玉一旦分心寻思,可能就现出了可乘之机,遭致败绩。
  罗廷玉当然不会这样容易就上当,心神收摄得紧紧的,朗朗应道:“家父的近况,连我也不知道,这话只不知严无畏你相信不相信?”
  他的反击,便是在问他“信不信”这一句上,如果严无畏寻思答案,心神动摇,罗廷玉的宝刀,定必马上就击到他面前了。不过他这一反击,毫不凌厉,所以在这对答的“心战”第一回合中,罗廷玉可算是败了一招。
  严无畏道:“老夫忽然记起了当年之事,其实你翠华城混乱不堪,而令尊却独自持刀应战,威风八面,这印象实在是太深刻了。”
  这又是一着非常巧妙恶毒的“攻心”绝招,要知严无畏即使不提当年旧事,罗廷玉亦会情不自禁的想到。何况他目下这一提起,当年混乱的情状,威声如雷,隐隐送入罗廷玉的耳鼓,使他为之一怔。
  他禁不住的记起了英雄一世的父亲,还有那锦绣般的翠华城,却都是毁灭在面前这个敌人手上。他除了仇恨之外,不免因想起了旧日情景而分心。
  这正是严无畏所希望的,他乃是古往今来第一等魔君枭雄,对于人类的心理反应,精深无匹。因此,他不须急急发动攻势,因为罗廷玉这等刻骨铭心的仇恨,使得心神波荡不静,决不是一时三刻之内,可以平复得了的。
  罗廷玉怒恨填膺,恨不得生噬这个恶人之肉,因此对方虽未出手,但他却大大跨前了一步。他刀上的凶厉气势,直如石破天惊,无人得以抵御之威。
  严无畏毫不吃惊,淡淡道:“假如你父亲在此,我倒是有几句非常重要的话告诉他。”
  其实他已发觉了莫大的危险性,敢情罗廷玉的刀风气势中,含有一种森杀之威,足可抵偿了他心神波荡的破绽。所以严无畏必须想法子打消他这股森杀之气。
  他晓得这是从“仇恨”中大量产生的。因此,他只须乱以他语,使他的心灵转向,这一股骇人的气势,自然消减许多。
  罗廷玉听了他的话,不知是计,念头一转,厉声道:“假如这话可以告诉我,那就说出来听听。”
  严无畏摇摇头,道:“不行,这话我告诉他之后,他肯不肯转告与你,那是他自家之事,就与我无关了。”
  罗廷玉不由得沉吟忖想起来,严无畏顿时感到压力减轻了很多。他预计在这等情况之下,可能还有击败他的希望。
  因此雄心陡振,双目如隼,找寻可以出击的任何机会。罗廷玉虽然气势减弱。但事实上刀招没有半点松懈。
  甚至他这刻的森森刀气,尽够使寻常之人,为之心寒胆裂而死了。严无畏窥伺了一下,随即决定出手。
  方在这时,他突然灵机一动,忖道:“老夫的心计可以瞒过千万人,但决计瞒不过端木芙,然则她何以一言不发?难道她也没有看破我的计谋用心?”
  此念闪电般掠过心头,不禁转眼望去,森冷锐利的目光,扫过端木芙和秦霜波两人的面上。只见她们都没有一点表情,尤其是端木芙,更是深不可测,休想从她面上摸出任何线索。
  严无畏“哼”了一声,道:“端木芙,你何故竟不警告罗廷玉一声?”
  这话突兀而来,惊人之至,所有的人,包括罗廷玉在内,都愣住了。
  端木芙对严无畏这句没头没尾的话,居然懂得,轻轻一笑,道:“好厉害!怪不得你能独尊天下好一阵子了,老实说,我以为你一定无暇觉察到我这一方面来呢!”
  严无畏道:“老夫平生谄言充耳,听得太多了,不易动心,你还没说出答话。”
  端木芙美眸中射出凶毒的光芒,恨声道:“严老贼!不论你今日施展任何诡计,也休想逃得大劫,这就是我给你的答话。”
  严无畏憬然而悟,忖道:“原来她深信罗廷玉纵然是在分散心神之下,仍然可以赢得我,嘿!嘿!她们未免把罗廷玉看得太高了。”
  方转念间,端木芙的悦耳的话声又响起来。战场中除了偶尔发出刀剑相击的铿锵声之外,再无任何其它声息了。
  只听端木芙道:“罗公子,令尊翁已经仙逝,这噩耗是那孟夫人告诉我的。”
  对峙中的两位绝代高手,闻得此言,身子都不禁震动一下一下。但他们震惊的原因,却是两样。
  先说罗廷玉,他猛然得知老父已确实死亡,心中的震悼,不言可喻。至于严无畏,却又大大不同了,他是因为听得这消息竟是姚小丹传出来的,心中不禁大乱。
  他并非不知道姚小丹与罗希羽相识,因为他本是因此事而远远走开,不再见她之面。这一大误会,早先总算解释清楚了。可是,她居然得知罗希羽的生死,却没有预先告诉自己。
  从这件事上,可以看出两件事。一是她对罗希羽,终究有一份情谊,所以她才会恐怕说出此事,会对于罗希羽的遗体以及他的后代,都发生重大影响。第二点是她曾经见到罗希羽,很可能罗希羽是得她庇护收容的。第一点使他妒恨,第二点使他猜疑。因此,以严无畏这等一代之雄,也不由得身躯为之震动,无法掩藏心中的剧烈情绪。
  端木芙看得清楚,晓得自己的估计没错,当下又道:“罗公子,大仇就在眼前,你不用尽全力,扑杀此獠,尚有何待?”
  罗廷玉听得此言,心念电转之际,果然把满腔悲愤,化作复仇的意志,而意志正是产生不可与抗的力量的泉源。他宝刀上的杀气陡然间增加了一倍,“嚓”一声,又跨前一步。
  严无畏的情绪既被姚小丹之事所扰,复又想到端木芙的确高明之极,轻轻一语,就使自己的布局苦心,完全落空。以罗廷玉现下的气势,加上严无畏自己的心情,这一战几乎可以不打,就分得出胜负了。但如果情形当真是如此的话,就未免显得严无畏太以无能,而他决计不可能做成独尊天下的局面了。只见严无畏的“七杀杖”一举,也向罗廷玉反迫而去。
  他杖势乍动,侧边的尚大名已如闪电一般,向秦霜波扑去,他手中的一对短戟,发出一种劲厉得足以令人胆寒的风声,并且舞出一片光影。此人在秦霜波如此厉害的剑气笼罩之下,居然还能够冲上去攻击,这等身手功力,照理说已经是比秦霜波还高明,方能办到。
  秦霜波清啸一声,身剑合一,化作一道精芒,电掣升空,竟在间不容发之际,避过了尚大名这一击。她破空而起之际,感到冲破敌人战圈之时,并不艰难,可知对方功力绝对不比她深厚。
  端木芙高声道:“秦姊姊,你尽管放心反击,这厮一定身有至宝相护,是以才敢悍然出击。”
  这真是一言惊醒梦中人,秦霜波心灵间已毫无疑虑,顿时完全贯注在手中的剑上,猛然掉头电射。她在空中的姿势轻灵飘逸之极,即使是外行人,也看得出她的身心与宝剑已合而为一了。
  这道光芒下射之时,严无畏亦已挥杖向罗廷玉抢先攻去。他乃是趁尚大名突然出击的动作,使得罗廷玉略略分心时,抓住机会,出手抢攻,若然他错过了这个机会,此后休想复得了。
  严无畏一出手,威势之猛,无与伦比,本来人人都被秦霜波下击的灵翔剑势吸引,可是严无畏杖势一出,风雷并发,使得全场之人,变作向他望去,然而秦霜波那边亦不忍轻轻放弃,这使所有的人,都恨父母没有给自己多生一对眼睛。
  罗廷玉宝刀疾出,严密封架,他的气势,也足以使三军辟易,因此之故,这当代的两大高手稍一接触,已经比别人斗上千百招还要紧张,真是扣人心弦。
  两股兵刃一触,但听“呛”的一声脆响,余音袅袅,兀自萦绕耳际。众人方诧为何那刀杖相触之时,竟会发出这等清脆悦耳的声音?
  忽听端木芙高声赞美道:“秦姊姊不愧有‘剑后’之名,这一剑如庖丁解牛,又如羚羊挂角,香象渡河,全无痕迹。”
  众人在百忙中转眼望去,但见尚大名双眉当中,现出一点红印,此外,双目已瞑,尸身正向后仰跌。众人这时方知刚才那一声脆响,竟是秦霜波击破敌方双戟封架之势所发出的,怪不得如此清脆悦耳。
  她只是凌空一剑,就把这尚大名杀死,这等身手造诣,果然至足惊人,也的确可当得上“剑后”之称了。但众人又奇怪那严、罗二人,何以能够兵刃猛碰而不发出一点声息的?
  此时严无畏和罗廷玉两人,兵刃业已分开,各自绕圈疾行,速度越来越快,绕了二三十个圈子之后,众人眼都花了,难辨人影。
  端木芙一拍掌,发出清脆的声音。疏勒国师突然惊醒一般,振吭喝道:“杀呀,”顿时全场一阵大乱,本来已经停歇了的刀光剑影,立即又弥漫全场,连正在对峙中的双方大队人马,亦开始冲杀搏斗。整座古寺的后半截,完全变成了战场,这是因为杨师道也及时发动攻势,从四面八方攻扑。
  独尊山庄仍有数百手下,在四周布防,因此四周都传出了厮杀喝叱之声,而且不须多久,惨叫之声,更是此起彼落。
  严无畏施展他那艰苦修炼了数十年的功力,刻意找寻机会,进击罗廷玉,他目下已占了些许机先,所以很有可能一举击杀了罗廷玉,正如秦霜波一剑就杀死了尚大名一般。
  要知他们这等绝世高手相争,胜负生死,往往是在一招半式之间,即可奏功。
  如若双方皆能保持水平,情势旗鼓相当,谁也抢占不了先机的话,则可能鏖战三五千招,为时十天八天,也分不出胜负。
  严无畏深悉自己的内伤尚有那么一丝未愈,这一丝内伤,表面上可以不露形迹,但如果苦斗之下。一拚上内功,立刻就变成致命的弱点。
  因此,他要么就一举击毙罗廷玉,要么就远走高飞,等内伤完全痊好,方可作那长期的艰苦鏖战。
  有这个理由,所以他早先极力设法在心战上取得上风,以期能争到先手,虽然此计后来被端木芙轻轻破去了,但他目下终究已抢到了一点机先,换言之,他还有机会可以一举击毙罗廷玉。
  至于其余的高手,如秦霜波、疏勒国师等,现下已没有插手余地,纵然罗廷玉死在临头,他们也只能干瞪眼,绝对无法相助。这是因为他们这等高手一拚上了,每一招一式都丝丝入扣,绝无任何空隙可以插得进去。
  疏勒国师和广闻大师,都出手对付蜂拥而来的霜衣卫队,连潘大钧等人,亦不得不出手抗拒扑迫而来的敌人,因此,在端木芙身边,只有一个崔阿伯尚未出手而已。
  严无畏和罗廷玉越转越快,到后来简直分不清哪一条人影是严,哪一条人影是罗。这等打法,天下罕睹。
  秦霜波虽是明知无法插手,但她看出罗廷玉失去先手,大有杀身之危。因此之故,她完全无心去理会旁的事,独自抱剑守在罗、严这一对的旁边,只要有那一丝空隙,她定要发剑相助。
  那两人不知转了多少个圈子,罗廷玉的圈子越转越小,严无畏则相对的扩大,正如下围棋一般,在一定的面积上,此消则彼长,面积占得多,亦即得到胜算。这两人的情形,亦复如是。
  秦霜波真是忧心如焚,恨不得自己替代下罗廷玉,宁愿是自己遭遇到这等危险,而不忍看见罗廷玉如此。她晓得这情势将有一个限度,便会结束,那就是当罗廷玉失去活动余地之前,定将露出破绽,予敌以可乘之机。
  自然那结果是严无畏一杖扫毙罗廷玉,并且率众展开反攻,翠华城以及正派群侠,一看“刀君”也死于非命,将登时溃散,一败涂地。她痛苦和着急得连神智也有点不大清明了,脑子中空空洞洞,浑身也感到阵阵麻木,好像血液都不流通了。
  幸而她有“剑后”的威名,站在那儿,敌方之人,没有一个敢去惹她,假如有人那么大胆敢去攻击她的话,一定发现很容易就得手,容易得将会教人无法置信。
  时间只过了一阵,可是在动手者以及旁观者的感觉上,好像已经漫长得没个完一般,尤其是秦霜波。
  罗廷玉的圈子已经小得方圆还不够两尺了,再小的话,那就唯有站着旋转了,其实也就是败亡的一刻了。
  只见他们急如星火地转了二三十圈,罗廷玉的情况虽然还未改善,但似乎已略略站稳了一点,没有再行缩小。
  严无畏心中暗暗吃惊,因为他已觉察对方不但抗力绝强,甚且已有着膨胀的趋势先兆,他甚至也知道这是什么缘故。
  要知大凡是高手相争,一方失去先机的话,只要对方紧迫不放,则失去先手这一方,必定越来越弱,终致露出致命的破绽为止。
  这一点在气势上,最是分明,照常理而言,罗廷玉应该气势一直削弱,直到全无斗志,心寒胆落,以招致败亡的结局。可是罗廷玉眼下就是那股气势一点也不曾减弱,虽然在招式身法中落了下风,但那气势只不过压得缩小一点而已,并非减弱。
  严无畏明白这是因为罗廷玉内心之中,燃烧复仇的火焰,这股恨火,造成无法扑灭的气势。所以,他所受的压力越大,等到有机会宣泄之时,威力更强,其时他的一记反击,必是石破天惊,用尽平生之力的一击。
  假如严无畏他没有那一丝内伤的顾忌,还不至于害怕,目下却因为心存忌惮,自问接不住对方突然爆炸的一招反击,所以心中暗惊,念头电转。
  他乃是一代枭雄,从来当机立断,绝无迟疑不决之事,现在的局势,正是须要一种异常的果敢决断。
  但见他忽然间斜斜分开,快得如同电光石火,真是使人看也看不清楚。这是因为他借转圈子时,那股天然的离心力量,再加上他本身的武功,比起平时几乎快了一倍。
  他有如一支劲锐无匹的疾箭,穿过了纷乱的人群,一下子刺破了潘大钧等数人的防卫网,落在端木芙的身边。崔阿伯那等身手之人,也不过刚刚提起拐杖,但端木芙一条左臂,已经落在严无畏的巨掌之中。
  这个突然发生的变故,使得周围的数十人为之目骇神摇,都忘了挥动兵刃而停止搏斗。
  严无畏发出一声长笑,震得众人耳鼓嗡嗡直响,他接着大喝道:“都给我住手!”双方还在交战之人,转眼望见,无不如言停止了。
  严无畏又斥道:“站住。”
  但见罗廷玉、秦霜波、疏勒国师、广闻大师等四个有资格可以与严无畏一拚之人,都同时停住脚步,不敢上前。广闻大师道:“严老施主,你这等手段也好意思拿出来么?”
  严无畏道:“老夫成名之时,你尚是一个小沙弥,何须你来教导于我?”
  秦霜波抗声道:“严庄主,你此举的确太不够光明磊落了。”
  严无畏道:“哦!难道刚才罗廷玉呈现败势之时,你也能无动于衷,而不生救援之念么?那么你横剑站在旁边,是何用意?”
  秦霜波为之语塞,她乃是“剑后”身份,是普陀山听潮阁的传人,佛门规矩绝对不可以打诳语。
  疏勒国师高声道:“好吧!就算你严老兄可以这样做吧,咱们言归正传,你想勒索什么,开出条件来。”
  此人干脆直爽,叫对方划出道来,快人快语,博得全场之人都在心中喝采。
  严无畏阴森森的目光扫过全场之人,特别在罗廷玉面上多停留一会,但见他俊目中含着熊熊的火焰。当下转念道:“此子满胸仇恨之火,大有宁为玉碎,不作瓦全之想,看来要价不能太高,否则只落得一个同归于尽,甚不划算。”
  他目下正如押重注赌博一般,如果押对了,顿时扳回败局,如果错了,性命亦将不保,这等以性命生死下的注头,可以称之为天下罕有的豪赌了。
  他睨视了崔阿伯一眼,冷冷道:“放下你的拐杖,赶快站到那边,以免罗廷玉一时冲动,扑了过来,迫得老夫把这女孩子杀死。”
  崔阿伯愣了一愣,想想也是道理,只好收杖走过去,挡在罗廷玉与严无畏之间,在他的立场而言,果然可以如此,谁也不会怪他。
  严无畏道:“老夫第一个条件,要罗廷玉你立时下令,叫手下都停手退开。”
  罗廷玉一言不发,打个手势,当即有一名翠华城的手下,取出一枚号角,呜呜的吹将起来。由于他们乃是实力强大的胜方,是以他们一退,独尊山庄之人自然不会上前挑衅搦战。
  严无畏侧耳听了一阵,感觉到很满意地点点头,道:“这就对了,罗公子,你仍然不失为明智之士,要知你如若娶了端木芙为妻,那就等如已占有天下了。”
  罗廷玉道:“我没有霸占天下的想法,翠华城有史以来,也从无这等想法,那只是你这等枭雄方有这种野心而已。”
  他一方面表示自己的立场,另一方面,也暗示对方说,他并非定要得到端木芙不可,这是非常厉害的答话,可以使人咀嚼半天。
  严无畏道:“使得!这是你个人之事,老夫管不着,但老夫却深信端木芙的性命,其重要的程度,足以使本庄在这一场劣势之中,全部撤退。”
  他冷冷一笑,又接着道:“假如我只开出一个条件,我深信你们会立刻答应的,不瞒你说,老夫正在考虑如何多要一点。”
  罗廷玉怒哼一声,崔阿伯忙道:“罗公子,你千万别生气,且听听他有什么条件?”
  端木芙突然道:“严无畏,你和宗旋如出一辙,皆是扣押了我做人质,他是你教出来的,自然不足为奇。”
  端木芙的话虽然轻松讽刺,但目下局势太严重,谁也笑不出声。
  只听她又道:“但我得警告你一声,假如你需索太多,只怕到头来一无所获。”
  严无畏发出的笑声,非常刺耳,接着说道:“是么?假如你宁愿牺牲你的生命,而不作卷土重来的打算,老夫自将一无所获,但我敢打赌,你很信任你的智慧,必定会力谋生存,以便将来向我再次报复。”
  他的分析,合情合理,没有人持异议。
  端木芙格格笑道:“严无畏!假如你很年轻的话,也许我会倾倒于你的才智武功之下。”
  这句话使得罗廷玉方面的人觉得很不舒服,但严无畏却不免飘飘然起来,因此,他竟没有觉察端木芙利用眼色,把崔阿伯支开,尤其是当他察觉许多人表现出尴尬脸面之时,心中更为得意。
  突然间,他半边身子麻木了一下。在此之前,好像被蚊子叮了一口似的,就在他发觉麻木之时,端木芙已经带着笑声,曳空飞去。
  这个变故,不论是敌我双方,无不为之愣住,最少有片刻之久,所有的人都呆住了,包括罗廷玉也在其内。
  端木芙能够从严无畏掌握中挣脱出来,已经是使人难以置信之事,何况她还使出一记非常美妙轻盈的身法,凌空飞越了两丈有余,这等距离,已经是功力很深厚的高手方能办到的了。
  她身子着地之后,眼见全场尽皆愕然,这才格格笑道:“罗公子你尚有何待?”
  罗廷玉如从梦中惊醒,大吼一声,震得众人耳鼓轰轰发响,但见他人随刀走,化作一道精芒眩目的光虹,向严无畏电射而去。
  严无畏已经没有麻木之感,可是心灵的挫折,比之任何打击还要严重,简直连一点斗志都没有了。
  罗廷玉挺刀迫去,脚下发出“哧哧”的声音,配合宝刀和姿式,形成一股莫与伦比的强大气势。
  全场为之鸦雀无声,因为已知是何缘故,所有的人,不论武功强弱,无不体会出罗廷玉这一招,含蕴着至为巨大的威力,而且是他一身武功之所聚,假如他这一招不能得手,则等如昭告天下,他目前尚非严无畏的敌手了。
  所以他这一刀能杀死严无畏,没有一个人会觉得太容易,反之,如若不能奏功,则至少证明他造诣尚弱于对方,被对方逃走。
  这是古今未之前闻的奇事,一个人居然能令致全场观众,不论本身武功的高低,均能感受得出他的刀势所代表的意义。
  严无畏终究是当代之雄,到了这刻,也自振起平生的功力,运聚杖上。他已晓得对方这一刀已妙入化境,唯有出手硬碰硬的斗上一招,各凭真功夫,分出胜败。
  此外,别无他法可想,换言之,他已没有逃避的机会了。
  罗廷玉一直迫到切近,宝刀起处,踏中宫,走洪门,迎头劈去。严无畏目射精光,威风凛凛,挺立如山,横杖向敌人宝刀力架。
  但见这两大高手,表演了一记毫无花假的硬斗手法。刀杖相触,又是“当”的一声,火星四溅,声势骇人。
  人人都极力睁大眼睛,但见罗廷玉退了一步,严无畏却渊渟岳峙,稳立原地,双脚未移分寸。
  但不知如何,全场之人,却都感觉到严无畏似是输了,只不知他是一个怎样子的输法而已。
  罗廷玉捧刀齐胸,仰天长啸一声,虎目中忽然迸射出泪珠点点,啸声之中,也含蕴得有无限悲愤,无限怅惘。
  他啸声未歇,严无畏手中的七杀杖,“砰”一声掉在地上,面色也变得如纸一般白,但见他身躯摇摆了几下,终于向后跌倒,尘埃飞扬。
  这一次,全场之人也愣了好久,端木芙高声道:“恭喜罗公子,仇人授首,身膺刀君。”
  疏勒国师道:“不错!罗公子已臻刀君境界了,这一刀的形质虽然被敌杖架住,但那无形之刃,已直取敌心了。”
  刚刚说过这两句话,人群起了一阵骚动,独尊山庄之人,纷纷夺路而逃,顿时又引起一场盛大的厮杀。寺里寺外,升起了一片响彻云霄的杀声,没有多久便下令罢战。
  只见独尊山庄之人伤亡枕藉,到处均是血迹尸体,所剩下的人之中,已找不到一个领袖人物了。翠华城以及正派群侠一停手,余众四下逃窜,转眼工夫都逃得一乾二净了。
  一小群人围立在严无畏的尸首四周,罗廷玉和端木芙站得最近,他们低头望着这个面目冷峻的一代魔王,但见他紧闭的嘴角,仍然透出一种残忍无情的味道。
  一代魔王,终于伏诛,罗廷玉和端木芙的血仇,也终于得报了,但纵是如此,他们心中仍有无限遗恨,因为以往被害者的音容笑貌,只能成为记忆中的幻影,再也不能在这世间出现了。
  这战场的后事,自有杨师道等人料理,即使是严无畏的尸体,也和其它的人一同埋葬,并不曾拿到罗希羽的墓前,再加摧毁,这便是正派侠士与不法强徒相异之处。
  疏勒国师看了罗廷玉的那一刀,心悦诚服,顿时死了对端木芙的爱慕之念,同时也因为端木芙能从严无畏手中挣脱,对她异常敬佩服气。
  端木芙事后拿出一件暗器,给大家看,这是一枚钢管,能发射针状暗器,她解释说,她乃是故意设法给予严无畏机会,好让他抓住自己,然后,她凭借刚刚苦炼有成的家传秘剑及内功,一面发出药针,使严无畏麻木一下,顺便也就挣脱了。她指出唯有以身诱敌,方能使严无畏不至于一上来就全力逃遁,她所冒之险虽大,但很值得。
  罗廷玉率领翠华城之人,送走西域疏勒国师这一路人马,接着又分别送走少林、武当等无数众人。之后,他率队前赴翠华城故址,着手加以重建。接下去的日子,购材纠工,大兴土木,把翠华城从一片废墟中,逐渐建造起来,最后,已大致恢复了旧日的壮观了。

×      ×      ×

  天下武林同道,贺礼络绎不绝的送来,每个人的贺礼,都是双份,原来罗廷玉已发出喜帖,预定在翠华城重建竣工之日,同时也举行他的婚礼。
  他的婚礼也与众不同,敢情新娘子的姓名,竟要列出名单,多达三人。这三位新娘,领衔的是“剑后”秦霜波,接着是一代才女端木芙,最后则是西域佳丽蒙娜夫人。
  这一件风流韵事,传遍了南北十三省,大凡是略有办法之人,谁不想前赴翠华城,看看刀君和三位美女的丰采?因此,迫近佳期之时,水陆两路,武林人物之多,可说是盛况空前。
  翠华城之风光热闹,看官们定可想象得到,笔者毋庸赘述了,本书至此,也告结束。

  (全书完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