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司马翎 >> 饮马黄河 >> 正文  
第四章 白刃无情            双击滚屏阅读

第四章 白刃无情

作者:司马翎    来源:司马翎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8/8
  说到此处,突然停口。原来连他也发觉这实话说不得。只因这一切虽是实情,可是说出来却万万不能令人置信,天下间那有人会带敌人前往奸污自己的爱妾,然后又亲送出庄?况且当时还以为敌人已失去武功?这等情形完全不合情理,纵是平日十分相信他的人,听了这话也会以为他神经错乱。
  欧阳谦淡淡一笑,道:“如若计香主不趁你武功已失之时取你性命,反倒把你送到古槐院,又亲送出庄,他定必疯了。”
  那和七坛香主江原厉声道:“这厮做下了伤德败俗之行,反而血口喷人,信口诬辱计兄,其罪当诛,便请少帮主下令。”
  欧阳谦颔首道:“有劳江香主擒杀此人。”
  江原大吼一声,挥刀劈去。
  朱宗潜举刀封架,双目快如电光石火投向兀自骑在马背上的林盼秋望去。
  只见她眉宇间愁郁之色更浓,这幽怨的神情一下子烙在他心中,再也难以磨灭。他的心神迅即完全集中在对手身上,无暇分心寻思别事。
  那江原一出手就是仗以成名的“追魂快刀”,只见刀光如潮,从四方八面激涌冲击,眩人眼目,发出阵阵劲厉的劈风之声。
  在刀光当中的朱宗潜拚命运刀招架,却隐隐感到这一回好像没有上次吃力。眨眼间,已封拆了十六七招之多,他甚至可以使出连贯的招数偶施反击。
  这时,在不远的山腰危崖之上,有两个人隐身在山石后面俯瞰观战。一个是浓眉勾鼻的计多端,另一个便是黑心判官金老三。
  计多端低声道:“金老三,你可曾瞧出那厮的师门来历?”
  金老三道:“目下还瞧不出。”过了一会,金老三又道:“你只需使出以前最拿手的追踪绝技紧钉住他就行啦,不必现身动手。哎!你瞧,他这一手连环三招是谁的家数?”
  金老三定睛望去,但见那江原围攻对方的刀圈已破,反而被朱宗潜杀得连退两三步,不由得倒抽一口冷气道:“计大哥,那厮不独武功精绝,这等心计也端的罕见,单凭他如此的沉潜不露,教人测不透他到底有多么大的本事这一点,咱们远比不上他,不如远远避开他为妙。”
  计多端只嘿嘿冷笑,似是胸有成竹。此时战场上形势已变,朱宗潜越战越勇,竟是攻多守少。
  那江原使尽了三十六路追魂快刀,仍然赢不得对方,第二趟施展之时,朱宗潜便显然较易应付,是以攻多守少。
  欧阳谦细察之下,发觉朱宗潜的刀法博杂变幻,说不出是哪一家哪一派的路数,其中甚至夹杂得有江原使过的追魂快刀招数,这自然是刚刚学上手的。
  他极是疑惑不解,忖道:“这厮内功如此精深,显然曾得高人传授。任何人有了这等成就,焉有隐埋师门来历之理?谁不想扬名立足于江湖呢?若说他是故意不使出本门身法,但刚才他居于劣势之时,仍然如此,可见得并没有留起心法绝艺。”
  要知上阵交锋,乃是攸关生死大事,若非屈居劣势,动辄有丧生之忧,那能不把压箱底的本领都使出来?相反的,倘若一直占了上风,自然可以隐藏起本门武功。
  那追魂刀江原功力甚是深厚,久经大敌,这刻虽是略居下风,但离真正落败还远得很。
  因此欧阳谦并不着急,举步走到林盼秋鞍边,说道:“姑娘想是看不惯这等凶杀场面,我们暂且离开片刻可好?”
  林盼秋轻轻摇头,欧阳谦又道:“实不相瞒,在下有意出手,只怕骇着了你。”
  她低声道:“谢谢你的好意,但你不要理会我。”
  欧阳谦点点头,转身向战圈走去,但见他步伐沉稳,大有龙行虎步的气象。
  他朗声道:“江香主且退!”
  江原使个败式,跃出圈外。他道:“少帮主打算亲自出手么?”
  欧阳谦道:“不错,我心中有些疑惑,须得设法明白。”
  江原立即退下,这欧阳谦淡淡一语,就使江原极自然的下得台,果然是雄才大略之士。
  欧阳谦不慌不忙的走到朱宗潜面前,拱手道:“朋友,你的兵刃似是不大趁手,不妨换过始行动手。”
  朱宗潜目光一闪,随即收回,道:“不用换了。”
  欧阳谦两眼一直没有离开对方面庞,微笑道:“原来朋友本是使剑的,何妨换一把长剑?”
  他早就看准了手下各人所站的位置,是以朱宗潜目光一动,便晓得他瞧的是谁,以及那人携的是什么兵器。
  他如此灵敏的心思把朱宗潜骇了一跳,心想:“此人年纪虽是比我大不了多少,但机智绝世。可见得他的武功定必十分了得,并非全靠父亲的威名方能号令全帮之辈。我刚才已用尽了全力才略为扳回败局,倘若这欧阳谦比江原更强,我就非败不可……”
  他心中掠过长剑的影像,真想抛下手中金刀换一把长剑,但转念想道:“一则我说过不必换兵器,焉能出尔反尔。二则他未必就强胜过江原。怕他何来?”当下奋起雄心豪情,长笑一声,道:“要打就打,何须多言?”
  欧阳谦道:“很好。”伸手在腰间一摸,取出一根碧绿色的软鞭,也不知是何物制成,看上去似是份量特轻。
  他内劲一发,绿鞭笔直挺起,指住对方,道:“此鞭颜色虽怪,但并无异处,名为碧藤鞭。”
  朱宗潜见他运聚内功使软鞭挺直之时,还能开口说话,不觉又一阵骇然。
  但见那碧藤鞭当胸疾刺而去,极是凶猛,有如使剑刺截一般。朱宗潜金刀一翻,磕中鞭身。双方内劲一触,手中兵器都震开尺许。
  欧阳谦喝一声“朋友小心了”,脚下移宫换位,碧藤鞭化作一道绿光,忽扫忽戳,一出手就连攻三招。
  朱宗潜挥刀一一化解,但已连退四步,感到十分吃力。他自知明明有些招数可以破拆对方这三招,无奈那都是剑法,不能用大刀施展,心中不禁微感后悔。
  欧阳谦这三招问路之意多于伤敌,当即施展煞手,挥鞭横扫出去。这一鞭去势不快不慢,看起来很容易招架或闪避。
  但朱宗潜却发觉对方鞭上含蕴得有无穷真力,俟机爆发。同时他因鞭势不快,随时改变手法,抢制先机。自家若是使剑,恰好可用一招“销锋铸镝”解围。但这一招须得使用长剑,方能得心应手。心念一转,迅即抽身后退。
  他已晓得对方碧藤鞭定要化横扫之势为直戮,是以竖刀以待。果然一点鞭尖破风戳到,来势之快,无与伦比。
  霎时间,鞭尖已堪堪点中他胸口穴道,朱宗潜恰好在这时吸气凹胸,让出半尺空间,手中金刀一旋,刀身打扁,恰好迎住鞭尖。
  他但觉一股强劲无比的力道涌到,赶紧提聚内力抵挡。两件兵刃便这样黏在一起,不再移动。
  那欧阳谦这一记煞手如此被挡,实是大出意料之外,他机变过人,当鞭尖一触敌刀之时,立刻改变主意,不再与敌人缠斗,干脆趁机拚斗内力取胜。
  双方内力潮涌而出,数尺方圆之内空气激荡摇震,片刻间,欧阳谦已使出八成功力,仍然未压倒敌人。他不由得暗暗心惊,又加上一成真力。
  他一催动内力冲压过去,朱宗潜便沉身坐马苦撑,这刻他已用足全力,若不是真气流过玄关秘锁之时便生出新力的话,他早就呕血倒地了。
  欧阳谦连催三次,朱宗潜的马步就下沉三次,虽然每次只下沉了寸许,但长此下去终究得趺坐地上。

×      ×      ×

  危崖上的计多端突然起身,金老三讶道:“怎么啦?”
  计多端道:“他们正在拚斗内力,这时有个人过去给他一刀,那小子非死不可。”
  金老三道:“对,快快杀死这小子可以省许多事。”
  计多端拔腿便走,眨眼去得无影无踪。
  朱宗潜身躯已坐低很多,满头热汗滚滚而下,欧阳谦却从容如故,面上还微带笑容。
  其实欧阳谦也很吃力,不过他家传武功向来最讲究风度,是以纵然跟朱宗潜掉换位置,他仍然也是这付从容暇豫的样子,至死不变。
  这等内家高手搏斗内力当真是没有丝毫取巧的余地,朱宗潜不晓得对方目下在武林中的地位极是崇高,这次十大高手组队搜索狼人,这欧阳谦也有一份。
  因此他今日居然能力拚多时,已经是足以震惊武林的大事。也由于今日这一场生死之斗,他已经扬名于世,不久便是武林皆知的人物了。
  常人若是处身朱宗潜这等境地,早就动脑筋抽身退出圈外,始行再拚个生死了。
  但朱宗潜反而斗志更旺,苦苦支撑,他虽是明知内力逊对方一筹,决无反败为胜之机,可是对方那种从从容容态度,却使他佩服而又受不了,尤其是在林盼秋面前。
  一道人影迅快奔入草地,银衣帮之人一见是计多端,便不加注意,仍然回眼注视拚斗内力的两人。
  计多端经过林盼秋身边之时,见众人都注意场中,迅即塞了一张纸条给他,然后举步向那两人移去。
  走到丈许之处,他突然抽出一把短匕首,刃口呈现出蓝汪汪的颜色,说道:“此人罪大恶极,该当处死,敝坛意欲出手刺杀此人,未知少帮主意下如何?”说时,逐步迫去,晃眼间,已离那朱宗潜数尺之远,手中毒刃向他背后缓缓递出。
  此时人人感到十分紧张,只因他的匕首只要向前一送,朱宗潜纵然不被毒刀弄死,也难逃过欧阳谦的一鞭之厄。
  欧阳谦电光石火般寻思道:“这姓朱的若是正派之士,即使做过一些错事,也可容他活命,劝他改过自新。然而他贪淫好色,这种败德之士焉能姑息纵容?况且他武功极高,下次碰上了我,也未必有机会取他性命,为江湖武林着想,自应实时取他性命,不必拘泥小节。”这么一想,便不作阻止计多端之想。
  林盼秋突然尖叫一声,催马奔到切近。
  计多端眼见欧阳谦眉头一皱,顿时收刀跃开一边,哈哈一笑,道:“林姑娘不必多心,本帮向来最重武林规矩,我虽然想早点结束此战,但少帮主已示意不许。”
  众人都觉得这计多端不愧是多智机变之士,这几句话极是冠冕堂皇,轻轻就勾销了刚才的过错。
  林盼秋道:“不对,你们先停手!”
  欧阳谦应声跃退六七步,道:“姑娘有何见教?”
  林盼秋向他微笑一下,道:“我本不该介入你们的事情,但一则我不喜见到有人伤死的情景,二则依我想来,那计香主这么打扰人家,自然使人家输得不服。少帮主何不放过他这一回,反正下次我定必不会在场。”
  欧阳谦颔首道:“姑娘说得有理,计香主此举果然足以扰乱对方心神。”
  他转面向朱宗潜道:“今日之战就此结束,朋友你的武功很使我佩服,可惜已结下仇怨,不得相交。只不知朋友打算往哪一方走?”
  朱宗潜气喘未定,用手向东南方指去。
  欧阳谦便道:“很好,三日之后,朋友定必已在百里之外,我们或许会再度相逢,就此别过。”说完转身就走,银衣帮之人包括计多端在内,都跟他离开,眨眼间,人影被树丛隔断。
  草地上只剩下一个林盼秋高踞马背,怜悯地望着满面热汗犹在的朱宗潜,道:“我也得走了。”
  朱宗潜吸一口真气,透行过秘锁玄关,顿时不再气喘,侧顾她一眼,正想问她信不信他是强暴妇女之人,但回心一想,这话问也没用,便改口向她道谢,又道:“在下也得上路啦!”
  林盼秋仍然无限怜悯地望着他,使朱宗潜感到有点受不了,皱眉道:“人家在等你,还不快去?”声音中隐隐流露出不快之意。
  林盼秋觉得很多话都不适宜当此时机说出,只好点点头,把手中的纸团抛给他,道:“这是计多端暗中塞给我的,再见了。”
  朱宗潜等到她的背影消失不见,这才展开那纸团瞧看,不觉一楞,原来纸上写着教她如何做便可救回朱宗潜性命的办法,而林盼秋正是依纸上所写的去做,果然使欧阳谦撤退。
  他觉得大感不解的是那计多端何故要救自己?无论从哪一个角度看,他都不该相助?这使他有如置身于五里雾中,极是迷惘疑惑。最后想道:“莫非他认为欧阳谦若是杀死了我,就永远得不到林盼秋的芳心?唉!只好勉强作此解释吧!但倘若计多端当真如此忠心耿耿的为欧阳谦出力,这个人便还有可取之处了。”
  这时才发觉金刀尚在手中,转眼四望,只见刀鞘就在数丈外的草地上,便过去捡拾起来。他的马还在树下,于是把大刀挂在鞍边,一跃而上。出得大道,果然是向东南方走。
  一路上他不断的用心寻思计多端为何设计解围自己?不想犹可,越想就越胡涂。到了晚间,在一处市镇投宿,那店只有简陋的大房间,所有客人都同在一个大炕歇宿。幸好客人不多,连他一共才三人。
  那两个客人,一是走方郎中,一是贩卖药材的小商人。在灯下谈得挺投机的。
  朱宗潜管自躺下睡觉,耳中不时听到他们的谈话。若在往时,他是要倒头便睡。但今晚一则林盼秋美丽的面庞和那对幽怨的眼睛在他心中不住的晃动。二则计多端的所作所为,甚是难以索解。因此他转辗反侧,良久还未入睡。
  忽然听到那药材商贩言道:“老兄,不是兄弟夸口,有一件事比你老哥说过的全都奇怪几倍,而且是千真万确之事,那地方就在这儿往北几十里远的山脚下,你老哥不信的话,自己去瞧一瞧就晓得了。”
  那走方郎中意似不信,道:“你说吧!”
  药材贩子道:“那山脚下有一座树林,大白天也十分阴暗,蛇兽出没,等闲之人可不敢前往。在那林子里却有个老人居住……”
  对方敞声笑道:“这有什么稀奇?”
  药材贩子道:“别笑,那老人乃是被一条铁链锁住,像牲口一般系在树上,不能走远。”
  走方郎中顿时目瞪口呆,道:“这事可是当真?”
  药材贩子大为得意,道:“不信就去瞧瞧,但恕兄弟不敢奉陪,我有一次采药入林亲眼看见,差点没骇死。”
  走方郎中沉吟半晌,突然大笑道:“胡说八道,你老兄只是贩卖药材,那有工夫采药?”
  药材贩子无言可答,尴尬笑道:“实不相瞒,是一个采药为生的乡人告诉我的,他赌咒说是千真万确之事。”
  他为了取信对方,把那座树林座落的山脚那一处,如何辨认等等都详细说出。
  这番对话被朱宗潜听得清楚,他几乎跳了起身,但终于忍住,过了一会,同店伙交代几句,便在夜色中奔出市镇。
  他在夜色中放开脚程,迅快向北走去。由于不熟地形,虽是练就了一双夜眼,也不免使速度打个折扣。
  出了镇外,一条人影也悄悄的跟在后面。
  朱宗潜不曾发觉有人跟踪,一径向北奔去,走了十余里路,已穿过数处村庄。每次经过村庄之时,犬吠之声不绝于耳。
  所谓一犬吠影,众犬吠声。村中之犬只要有一只吠叫起来,其它的都跟着狂吠。
  他连经数座村庄皆是如此,眉头一皱,心想:“目下半夜三更,莫要惊扰村民安睡。”于是认准方向,落荒而行。
  后面跟踪之人远远吊蹑着他,忽然间失去朱宗潜的踪迹,侧耳而听,四下村庄也没有传来犬吠之声,顿时大感诧异,便认定他已停留在这附近某处地方,便开始十分小心地搜索。
  朱宗潜穿越过田园旷野,走了个把更次,但见一座山巅矗立前面。他按照听来的特征找到一座茂密的树林,定一定神,这才举步入林。
  林内更是一片黑暗,他慢慢的走着,极力保持方向不变。如此走了好久,耳中但听兽嗥枭鸣之声,此起彼落,若是常人至此,准被骇得心寒胆落,不敢再行深入。
  朱宗潜全神戒备着向前移动,又走了一程,耗去不少时间,忽见前面豁然开朗,却是一片空旷的草地,当中有一棵老树,一如那药材贩子所形容的一般。
  他收拢眼神,凝目望去,隐隐见到树身阴影中,好像有人坐在椅上,不过相距太远,光线又黯,实在没有把握判定是否当真有人坐在椅上。
  他望了半晌,忖道:“好在不久就天亮了,且等曙色来临之时瞧明白了才打招呼。”于是拣了一根横枝,耸身跃上去,坐着等候天亮。
  那个跟踪他的人,正是昔年黑道高手黑心判官金老三,他一向以跟踪绝艺著名,奇妙之处,使人瞠目结舌,想不出他怎能跟踪得到。但今晚却被朱宗潜溜掉,四下查看了一阵,毫无朕兆线索,不由得大感颜面无光,忖道:“我应当用‘万里寻香’之法才不会落到如此地步。罢!罢!且回去找计大哥商议一下,现在唯有寄望他提供一点线索才行了。”须知那计多端既是要跟踪朱宗潜,定然有所图谋,所以向计多端问一问,可能找出线索。
  他如飞回身奔回,脚程之快有如奔马。不久,他已见到计多端,把情形说出。
  计多端对周围百里之内的地形极是熟悉,了如指掌,听罢略一沉吟,不禁变了颜色道:“我知道他往哪儿去了,啊!老三,去把梁老二叫来,咱们兄弟以前练过的,今晚要派上用场啦!”
  金老三那么老练的人,听了这话,也不禁大为耸动,道:“行,这就把梁老二找来,可惜彭老大不在此地,四毒阵尚欠其一。”他转身匆匆去了,不久,就带了一个身量短小精悍的中年汉子同来。
  计多端一直独坐寻思,那二人进来之时,他只问一声“都准备妥当没有?”那两人齐齐点头,神色间甚是严肃。
  书中交代,那梁老二外号“毒无常”,加上先前金老三提及的“两面阎王”彭老大,合称南方黑道三鬼,个个武功高强,各有绝艺。昔年在南方数省猖獗出没之时,当真是恶名赫赫,人人闻名胆丧,不敢招惹他们。
  计多端却是那三鬼中的彭老大的盟兄,是以三鬼都喊他做大哥。昔年他别出心裁想出八种绝毒暗器,每人两样,合力练成一个毒阵,称为“风雨四毒阵”。此阵表面上连手合击敌人,其实威力全在这八种暗器之中,端的阴毒无比。纵是当世高手陷身阵内,若然不知底细,定难活命。
  那梁老二、金老三深知此阵非同小可,虽然目下只有三人,但骤然施展出来,亦是神仙难逃,既然计多端要搬出此阵,可见得事态严重万分,大有只许成功不许失败之概。因此他们都很严肃的颔首表示准备妥当,并且照规矩,把他们各自的两种毒药暗器取出来,给计多端查验。
  计多端一一瞧过药力尚在,便还给他们。他自己也取出暗器验过,准备妥当,才道:“你们跟我到一处地方,定要找到朱宗潜和一个长发老人。那时小心听我的号令,一旦发出攻敌之令,你须以全力出手,不拘手法,定要把两人立毙于当场。”
  梁老二泛起恶毒的笑容,道:“大哥放心,我们兄弟虽然蛰隐已久,但杀人之乐尚在。老实说,对方除非深知咱们的底细,预有防范,不让咱们围住。如若不然,当今之世想找出一个能逃得出咱们毒阵之人,也可真不容易。”
  金老三接口道:“老二的话不算夸口,纵是目下聚集本坛中号称为武林十大高手这些人物,只要落在咱们毒阵之内,谅必插翅难逃。”
  计多端似乎也极有信心把握,微微一笑,抬头望望天色,道:“咱们立刻动身,天亮之际可以赶到那个地方。本来我的计划中还不想杀死朱宗潜,而已布下天罗地网,料他决难逃出我的掌握。可是他既然去与那老鬼会面,为了慎重起见,只好把他们一齐杀死,以绝后患了。但这一来未免可惜!”
  金老三心中微寒,忖道:“今日他赶去战场之时,口中还要趁朱宗潜与欧阳谦拚斗内力之时取他性命,谁知他当时其实有意救他脱难,哼!哼!他对老弟兄也用这等诡诈手段,我可得防着他一点,说不定哪一天他会翻脸加害于我。”
  三人当下动身起程,直向那山脚下的树林驰去。这时距离天亮只一个更次。朱宗潜不知大祸迫于眉睫,还在横枝上闭目养神。

×      ×      ×

  过了半晌,他被一阵奇异的声浪惊动,睁眼望去,只见一个影子在树下晃动,传来铁链锵锵之声,但他却瞧不清楚那影子到底是不是一个人?寻思一下,便叫道:“师父……师父……”
  树下黑影中发出一阵刺耳的惨笑之声,朱宗潜吃了一惊,一跃下地,奔入草地之内。叫道:“师父,果然是你老人家么?”声音中透出悲惨的意味。
  怪笑之声突然中止,山风吹掠过森林,发出使人胆寒的呼啸声。
  朱宗潜奔到大树前两丈左右之处,鼻中嗅到一阵甜香,不觉用力吸几下,心想:“我师父怎会散发这等香味?”
  树后黑暗中一个苍老的嗓音喝道:“站住,谁是你的师父?”
  朱宗潜果然闻声止步,万分诧异,道:“老丈的口音果然不似是家师的声音,但还望允许见示芝颜,在下方始能够心息。”
  树后的人说道:“奇怪,你师父在哪里你竟会不知道的么?”他话声之中微微透露四川口音。
  朱宗潜道:“正是如此,老丈可肯接见一面?”
  树后的老人半晌没有言语,朱宗潜也不敢造次,肃立等候。此时微弱的月光从云隙洒射下来,照出他的身影。但见他屹立如山,自然而然有一种尊贵的气象。
  又过了半晌,树后传出老人的话声,道:“你师父姓甚名谁,是何处人氏?”
  朱宗潜躬身道:“在下深感抱歉,不能奉告家师名讳。但他是四川人,口音与老丈甚是相类。”
  那老人哦一声,又道:“然则你姓甚名谁?”
  朱宗潜道:“在下朱宗潜,不敢请问老丈高姓尊讳?”
  那老人道:“我姓康,本来别有名字,但因老朽平生擅长医药之道,擅识草木之性,是以人人称我做康神农,真名反而隐没不彰。”
  朱宗潜听了,心中半信半疑。他细加追忆之下,以前师父曾经向他提过无数高人异士,却好像从未提过这“康神农”之名。
  康神农又道:“现下你已知道老朽非是你的师父,何故还不离去?难道还要见我一面么?”
  朱宗潜道:“自然最好是能拜晤康老丈一面。但如若老丈坚拒不允,也是没有法子之事。”
  康神农冷冷一笑,道:“你身上长有双脚,我纵是不允,但你硬要过来瞧瞧,那也没法子阻止你。”
  朱宗潜听出这一声冷笑含有不善之意,甚感奇怪,心想:“他也许很不喜欢见到生人。”便不敢无礼造次,道:“在下岂敢无礼。”
  康神农冷冷道:“然则你为何不走?是不是回去没法交差?”
  朱宗潜讶道:“交差?这是什么意思?”
  康神农并不解释,沉吟自语道:“还有半个更次就天亮了。”
  朱宗潜又讶道:“天亮,老丈的话在下全不懂。”
  康神农喝道:“谁要你懂?好吧,你既是愿意留下,可怨怪不得我心狠手辣!”
  朱宗潜听出他话中蕴含无限杀机,心中大是惕凛,连忙运功戒备,吸气之时,突然又嗅闻到一阵浓冽的香气,不禁甚觉奇怪。
  康神农讶声道:“噫!果然有点道行!”说时,空气中的香味突然改变,甚是刺鼻。
  朱宗潜兀自屹立如山,心想:“这等不同的香气难道其中藏有古怪?”猛听一阵铁链震动的响声,接着一团黑影自树后转出来。
  霎时间,那团黑影移出树下阴影之外,微弱的月色之下,但见一个老头子坐在一张木制轮椅上,头发又长又乱,已是雪一般的白。一条铁链拖曳地上,一头缚住他,另一头系在树身上,这老人双足已废,因此按理说他逃不到哪里去。
  朱宗潜一瞧果然不是他师父,心中大为歉疚,躬身行礼道:“晚辈无知,有扰康老丈清静,深感不安,还望老丈宥恕,晚辈告辞了。”
  康神农原本眼泛凶光,要知他连接使用了两种绝毒,竟不曾把那少年毒倒,当即认定必是计多端曾给予解药所致,否则世上决无人能够安然无事。
  然而眼见这朱宗潜气度尊贵,彬彬有礼,却又不似是计多端这一类之人,顿时敛去眼中凶光,冷冷道:“不要忙着走了,你的眼力若是还可以的话,可瞧瞧四周的草地上有些什么?”
  朱宗潜如言运足眼力瞧去,但见离他立足之处大约是三尺方圆之外,有许多绿色的长脚蚂蚁正在迅快奔走。
  他不但从未见过绿色的蚂蚁,更没听说过蚂蚁竟有足长及寸,奔走得如此迅快的。
  那些绿蚁数目本已不少,加上脚长擅走,顿时似是满地皆蚁一般,声势极是浩大惊人。他道:“老丈以这等奇怪之物困住晚辈,不知有什么用意?”说时,心想:“这位老人被囚此地,情形甚是古怪,说不定是个大奸大恶之人,我且看他如何对付我,若是凶邪恶毒之辈,那我就不要管他,撒手一走。”
  康神农道:“这一窝毒蚁乃是我费了多年心血才养成的,剧毒无比,武功再高之人踏落蚁阵之中,刹时间,便被群蚁布满全身,成了它们的食粮,你如若不信,可用背上大刀一试便知。”
  朱宗潜沉住气,问道:“怎生试法?”
  康神农道:“你用大刀向蚁阵中的地上插落,便可瞧见这些毒蚁奔走得多么快了。”
  朱宗潜身上带着从银衣帮得来的金刀,暗念:“我不用大刀也不怕你。”便掣出金刀,向四尺外的草地脱手掷出。金刀一闪,刀尖插在草地内,斜立不倒。
  他眼力不凡,已瞧见当刀尖堪堪沾地之际,已有三只毒蚁展开长脚搭上刀尖,其中两只被刀尖插入地内,但有一只已爬上刀身,快得难以形容。
  而且眼睛来不及转动之际,那柄大刀已全然变为绿色,敢情已布满了绿蚁。
  由此可知,武功再高之人虽然能沾地即起,上落极快,但仍然难免被毒蚁疾攀上脚。
  他平日天不怕地不怕,及至见到这窝毒蚁如此厉害,也不由得汗毛尽竖,头皮发炸。心中一阵寒冷,道:“好厉害,老丈这座蚁阵可以困得住天下英雄了。”
  康神农嘿嘿冷笑道:“算你有点眼力,现在你的性命已在我掌握之中,我说什么,你便须听什么。”
  朱宗潜仰天朗朗大笑,道:“老丈此言差矣,如若老丈要晚辈做那等不仁不义之事,休想使得动我。”别的人纵是说出这等光明正直之言,也未必似得朱宗潜如此的大义凛然,震撼人心。
  康神农两眼发直,半晌才道:“你为了不愿做那不仁不义之事,竟连性命也可以不要么?”
  朱宗潜凛然道:“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晚辈虽是谈不到名垂史册,但在泉下也不致愧对先人,也不枉读过圣贤之书。”
  康神农被他的凛然气概所慑,不能不信,当下道:“好吧!就算你重义轻生,志行可敬,现在我只要你替我弄掉这条铁链就行啊!”
  朱宗潜面现难色,道:“晚辈尚有下情奉达,那便是老丈缘何被困此地,晚辈毫无所悉。万一晚辈此举反而遗祸世间,其时百死亦不足以蔽其辜,兹事关系不轻,若是弄不清楚,决计不敢遵命。”
  他说得极是坚决,一听而知出自衷心,全无回旋余地。康神农又呆了半晌,才道:“好一个倔强的小伙子,我昔年如若不是心无主宰,善恶不分,今日焉能遭遇这等世间罕闻的苦难……”
  他长叹一声,又道:“待我先把蚁阵收回始行细说。这个毒蚁阵我是打算用来对付那三个万恶不赦逆徒的,一向深藏不露,多少次都差一点使用出来,但终想等到有一日天赐良机,教他们三人一道前来,得以一举歼灭他们。今晚是见你不畏毒气,才被迫施展。这蚁阵易发难收,恐怕到天亮时才能完全收妥。”
  老人提及逆徒之时,不知不觉露出咬牙切齿而又十分悲惨的神色。
  朱宗潜心想:“任何人纵然极善作伪,但这种无意中流露出来的真情,岂能装作得出?”于是深信不疑,道:“只不知晚辈可有效劳之处没有?”
  康神农道:“不用了,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事。”
  他转到树后,好一会才又出现,说道:“凭良心说,我倒是很高兴你的出现,这些年来的仇恨和寂寞,使我盼望有人出现,那怕是逆徒们遣派来也是好的。嘿!嘿……”
  他突然冷笑两声,又道:“这些逆徒们不弄死我,便因一则想得到我的一件宝贝,二则我胸中之学他们都用得着,须得来找我指点。”
  朱宗潜心头一震,问道:“老丈可识得一个姓计名多端的人?”
  康神农讶道:“从未听过此名。”
  朱宗潜皱眉道:“上次他曾微泄口风,似是向什么人请教过一个奇怪法子来治我的寒热……”
  康神农道:“你有什么寒热?”朱宗潜便说出自己误食野果以后的情形。
  康神农思忖了一阵,才道:“我老实告诉你,计多端就是我门下收的三个逆徒之一。他排行第三,心肠之坏可以媲美他的师兄们。你服食的是‘紫府禁果’,化解寒热吸取禁果灵效之法,必定要借助别人,但有一个诀窍他未曾得知,那就是阳性之人须阴人救助,反过来也是一样,他错用了男子救你,焉得不败事?”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